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大方廣佛華嚴經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賢首品第十二

F3.一頌類顯一切毛光業用

如一毛孔所放光 無量無數如琩F
一切毛孔悉亦然 此是大仙三昧力

如一毛孔所放光,無量無數如琩F:譬如從一個毛孔所放出來的光明,就有無量無數,像琲e沙那麼多的種種光明。一切毛孔悉亦然:一個毛孔放種種不同的光,一切的毛孔也都是這樣,每一個毛孔所放的光都有種種的不同,都是有無量無數琲e沙那麼多種的光。此是大仙三昧力:為什麼能有這種妙不可思議的境界,有這種光明?這都是佛的三昧力量所加持的,令一切菩薩、十方諸佛都放種種的光明,來教化種種的眾生。

                                     卍                               卍

上人:有問題沒有啊?

弟子:師父說佛的時候,是哪一位佛?

上人:你想是哪一位佛?這是十方三世所有的佛。十方三世所有的佛也是本師釋迦牟尼佛,因為佛與佛沒有分別的;佛雖然說有琲e沙數佛,但是佛佛道同,每一個佛和每一個佛都是一樣的,說的法也是一樣的,教化眾生也是一樣的,所以每一位佛就是一切佛,一切佛也就是一位佛。現在你所問的是哪一位佛?可以簡單地說,是釋迦牟尼佛。

上人:還有沒有問題?

弟子:今天Hare Krishna的人對我說佛是Krishna再來的?

上人:我不懂你的意思。

弟子:佛是Krishna天人再來做佛,天人的化身?

上人:Krishna 又是什麼?

弟子:Krishna是他們的天主、天知。

上人:什麼叫天知?那是什麼意思?

弟子:……

上人:Krishna他說鬼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弟子:沒講,……

上人:佛是鬼那兒來的,鬼是從佛那兒來。不是說鬼就不是佛,佛就不是鬼,眾生和佛是一體的,佛沒有一個來,也沒有一個去。Krishna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他說天主是從Krishna那兒來的,也可以;說佛從Krishna那兒來,也可以的。他是不是說鬼從Krishna來的?若是鬼也從那兒來的,喔,這個就算他說對了!他若說單單佛是從他那兒來的,鬼不是,那就立不住的。他們連十法界的道理都不懂,怎麼能懂這個道理?你到鄉下,對無知的人那地方,說:「你們知道嗎?尼克森是我的兒子,福特是我的孫子。」你可以這麼說,沒有人知道嘛!沒有人知道這是真的?是假的?對無知的人要怎麼說都可以。明白的,我不說你也明白;不明白的,怎麼說你也不明白。如果你是有知識的人,我不必說太多,你已經懂了;如果沒有知識的人,分不出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我講再多,你也不懂。

F4.七頌釋成分齊(分二)
G1.一頌總明   G2.六頌別顯
今G1.

如其本行所得光 隨彼宿緣同行者
今放光明故如是 此是大仙智自在

在前面所講的放種種光明,用種種自在三昧的力量來教化眾生,在佛的每一個毛孔都放出無量無數無邊、不可窮盡那麼多的光明,來覺悟一切無量無數無邊,不可窮盡那麼多的眾生。這種光明,有的人就見著,有的人就沒有見。見著的人,有的是有宿緣的,有的是有現因;邪知邪見、愚癡的眾生,沒有智慧的,就見不著這個光明。

宿緣有四種:(一)昔同業:在以前造相同的業,也就是做一樣的事情;和佛在因地修行時,造一樣的業,所以在今生能見到佛的光明。

(二)愛其行:就譬如佛在因地時,修種種的行門,他所修行的這種種法門,你自己雖然不能修行,但是愛好。譬如修十二頭陀行,持但三衣的戒,或者穿糞掃衣的戒,或者常乞食的戒,或者次第乞的戒,或者日中一食的戒,或者過午不飲漿,或者露地坐,或者樹下坐,或者修一坐食的戒,或者在塚間修行,這種種頭陀的行門,你自己雖然不能修,但是你愛好讚歎,這叫愛其行。你有這種的宿因、宿緣,也可以見著佛光。

(三)能隨喜:修道的人所修行的功德,你都能隨喜。譬如這修道的人他願意造廟,你說我隨喜功德,幫助出錢出力,這都叫隨喜功德,這個也能見到佛光。

(四)但見所作:你見到佛菩薩在因地修行,他所修行的行門,你雖然沒有和他在一起修行,也沒有說對不對,也沒有隨喜,可是你見著了,並沒有反對,這樣子也有機會見到佛菩薩放這種種三昧的光明。

以上是四種的宿緣。現因,就是現在你所種的因,又有三種,也可以見到佛的光。

(一)修廣福:修廣大的福田,所謂「諸惡不作,眾善奉行」,廣修供養,來供養三寶,這是第一種的現因。你現在若能修廣大的福,也能見到佛的光。

(二)供多佛:你供養無量無數無邊琲e沙數諸佛,這也能見到佛光。

(三)求佛果:你修道不求人天福報、聲聞緣覺,只求無上的佛果,你有這樣的現因,也可以見到佛的光。

有以上七種遠緣和近因,有這七種的因緣都可以見到佛的光;若不具備這七種的因緣,就不會見到佛的光。

不見到佛的光,也有三種的因緣(一)凡愚:凡夫愚癡,沒有智慧,也見不著佛的光。(二)邪信外道:什麼叫邪信外道?就好像昨天有一個人提的Hare Krishna,他所講的無根無據,就是隨便亂說,隨便云云,這就叫邪信外道。他信是有點信,但是信邪知邪見的這種外道,旁門左道。(三)劣解二乘:劣解就是愚癡,不明白真正的佛法,就是懂也懂一點,但是他懂得不徹底、不完全。二乘的人,他雖然是修行,但是不了解佛法真正的道理,你對他說,他也不信,這種的人也是不能見到佛的光明。

這三種人愚癡、無智慧,就好像什麼?就好像一個人生來就是盲眼的人,也就是個瞎子,他見不著太陽光。有眼的人當然是見著太陽光了,可是生盲的人見不著太陽光,也不知道太陽光是個什麼?沒有見到太陽光,也就和沒有見到佛的光明是一樣的,所以這三種人不容易見到佛的光明。我們大約都屬於這三種人其中的一類,所以有的人就見不著佛的光明。但是也有的人見得著,就在我們這個法會媄銦A有的人就常常見到佛的光明,有的人就常常見不著佛的光明。見著的,就因為有前面那七種的宿緣和現因;見不著的,就因為有最後那三種的邪知邪見和愚癡、劣解二乘。

如其本行所得光:在因地修行什麼行門,就得到什麼智慧光明。隨彼宿緣同行者:跟隨佛菩薩在因地修行,能夠和他或者同業,或者愛他修行的行門,或者能隨喜,或者但見所作,這是隨彼宿緣同行者,今放光明故如是:所以現在,才有人看得見佛所放的光明,有的人就見不著。此是大仙智自在:這是大覺金仙得到自在的智慧,所表現的一種神通妙用。

G2.六頌別顯

往昔同修於福業 及有愛樂能隨喜
見其所作亦復然 彼於此光咸得見

往昔同修於福業:就是修廣福,言其佛在因地修行的時候,這個眾生在那時也發菩提心,也見著佛所修的廣大福業。佛在因地為求無上正等正覺的佛果,捨千身而不惜,為了求菩提道,為了修廣大的福業,修福修慧,行人所不能行的,做人所不能做的,忍人所不能忍的,讓人所不能讓的,吃人所不能吃的,受人所不能受的,修人所不願意修的苦行,成人所難成的佛果。這個有緣的眾生,在當時受佛因地這種願力的影響,也同修這個福業,所以說往昔同修於福業。及有愛樂能隨喜:和有愛樂其行,愛樂佛所修行的這種行門,及隨喜讚歎,能隨喜讚歎佛所有的功德。見其所作亦復然:又見到佛所做的這種種功德,也能見到佛的光明。彼於此光咸得見:因為在往昔有這個宿緣,又有現因,前邊所講的都是宿緣,有種種的宿緣,所以對佛所放的光明咸得見,才可以見得到佛所放的光明三昧,以及這種自在的神力,不可思議的境界。

今天講這八句偈頌,以我這個很愚癡、很笨的思想,來講經文的道理,大約是掛一漏萬,就是沒有真正講明白。你們哪一位有獨到的見解、高深的智慧,對這段經文有什麼看法,比我所見的更清楚,請提出來,我們共同討論。因為我們這個講經的法會,是自由民主的,不是獨裁專制的,不是只許可我講,不許可你們講。我們在美國這兒的講經法會,誰都有發言權,誰有什麼看法,都可以提出來共同研究,我們絕對要把佛法真正研究明白了,不要弄得糊里糊塗,盡騙愚夫、愚婦,騙老太婆,很專制的樣子。那種態度,不是真正佛教的本來面目。我們絕對是以眾人的智慧為智慧,不要單單我一個人講,所以各位有寶貴的智慧,都可以說一說。

弟子:師父提到供養無量諸佛,我想問怎麼正確地來做這個供養?

上人:這要看自己的力量,你能做得到的事情,就去做,儘量來令佛教發揚光大,這就是供養無量諸佛。你要是不叫佛教發揚光大,只會妒忌障礙,這就是不供養諸佛。例如:你看這個道場興盛了幾天,就想把它毀滅了,這就是不供養諸佛。供養諸佛,不是說我到南邊去供南方佛,北邊去供北方佛,東邊去供東方佛,西邊去供西方佛,中央我供中央的釋迦牟尼佛,要這樣地各方去供養,不需要的。你盡你的力量所能做得到的來護持佛教,這就是供養諸佛了。還有誰有什麼問題?

弟子:師父,關於佛菩薩的光明,我想所有的光明都是一個,不是種種的光明,但是依眾生機緣的不同,就見到一部分的光,是不是這樣?

上人:Yes! 是的﹗你怎麼知道?你各處去找佛,找不著的;你只要放下,當下就是!你把那個找佛的心放下,那就是見佛了。你找佛那個心若放不下,永遠見不著佛。怎麼樣?

某法師:對!有就是沒有,有就是無!

上人:那你為什麼還要在這兒?哈哈哈!有就是沒有,為什麼你又要有?說說看。有都是沒有嘛!為什麼你又要有?(上人對弟子說)最主要的我要告訴你,你不要把求佛的心放下了,又跑到各處去求女人。

果童:我想說說有關經典的問題,我常看到經典上放了其他東西,這是不應該的,那咒文能不能放在經典上面呢?

上人:你為什麼問這個問題?

果童:因為我看到有人把咒放在經典上。

上人:經典放在經典上邊可以,咒放在經典上邊,這個也可以的,因為都是佛所說的。不過經典有大乘經,有小乘經,大乘經應該放到上邊,小乘經應該放到下邊;咒呢,不分大乘、小乘經典都可以放的。懂嗎?

若有自修眾福業 供養諸佛無央數
於佛功德常願求 是此光明所開覺

若有自修眾福業:前面的幾句偈頌是說,往昔有四種宿緣和佛在一起修行,就能見著佛所放的光明。現在這四句偈文是說自修,是自己所修的眾福業,就是一切的善事是自己所修的,沒有和佛在一起。好像我們現在願意修一切的福業,但是佛已經入涅槃了,那麼怎麼辦?就要我們自己來修,自己去做一切的善事,修一切的福業。

修福業,首先應該從供養諸佛開始,所以就說供養諸佛無央數:供養無量無邊那麼多的諸佛。那麼我們是不是要走到每一尊佛的面前,去供養無量無邊的諸佛呢?不需要。因為我們現在要是用兩條腿,走到每一尊佛的面前去供養,那是辦不到的。你或者騎馬去各處找佛來供養,這也是辦不到的;你坐汔車去找,也不一定找得到。因為佛在此世界、他世界、無量諸世界,佛的數目猶如琲e沙一樣,無論你是坐車、坐船、坐飛機到各處去找佛,都不容易找得著。那麼佛在什麼地方呢?佛就在你的面前,你的面前就是佛,你不要當面錯過,交臂失之。所以說佛就是心,心就是佛。你有一種至誠懇切心來供養佛,佛就接受你的供養。佛究竟在什麼地方?佛是無在無不在的,沒有一個地方他在,也沒有一個地方他不在,盡虛空遍法界,都是佛。可是你要是沒有至誠懇切心,哪個地方都沒有佛。

所以我們拜佛的時候,必須要恭恭敬敬,不可以東看看、西看看、前望望、後望望,不可以這樣。你這樣,那就是沒有誠心,沒有專一。你拜佛就一心拜佛,持咒就一心持咒。好像我們在佛堂這兒拜佛、誦咒的時候,不要聽見樓上有一個什麼聲音,心就跑到樓上去了;樓下有一個聲音,又跑到樓下來了;街上有一個聲音,心又跑到街上去了;門有一個聲音,心就跑到門那兒去了,不可以這樣跑。不要管閒事,因為你拜佛比什麼都重要;你誦經、持咒也比什麼都重要。除非特別叫你管理事情,你再去管理事情;沒有叫你管理事情,你不要管閒事,這樣子你就能專一,這才是真正地供養佛,真正地禮拜佛。

真正的專一就是用一個心來拜佛,來誦經、持咒,才能有感應道交的力量。所以各位說:「我拜了這麼多佛,念了這麼多經,持了這麼多咒,啊!我修行了這麼多年,一點什麼成就都沒有!」你想要成就什麼?你在那兒拜佛,盡打妄想,盡想入非非,一邊拜佛,一邊打妄想,一邊管閒事,這怎麼會有感應?所以修道必須要專一其心。我以前對你們說過,我讀書的時候,在我的旁邊或者有打鼓、打鐘的,都不能擾亂我,我不被這個鐘聲、鼓聲所轉,能專心致志來讀書。那麼說這鐘鼓的聲音,我是不是聽不見呢?不是的,也聽得見,但是就不被這種聲音搖動讀書的心。我們現在拜佛,也應該這樣,一心拜佛,不被其他的閒雜聲搖動我們的心。

拜佛的時候,應該念這幾句偈頌:

能禮所禮性空寂 感應道交難思議
我此道場如帝珠 諸佛菩薩影現中
我身影現諸佛前 頭面接足皈命禮

「能禮所禮性空寂」,能禮就是指我們,我們現在是一個能禮拜諸佛的眾生,我們「所禮」拜的就是十方諸佛,我這個能禮拜的眾生和我所禮的十方諸佛,這兩種都是空寂的。那麼說:「空的就不要禮囉!既然空,還要禮他做什麼?」不錯,本性是空的,無為是空的;但是你想要證得無為法,先要從有為上做起。所以你沒有證到空寂這種空理的時候,不可以說:「既然空,我也不要禮佛了,佛也不要受我的禮,這本來都是空的嘛!」本來都是空的,這是真空;但是你要從妙有上著手,你要禮拜,所以這叫能禮所禮性空寂。

「感應道交難思議」,雖然性空寂,但是中間可有一種感應,這感應道交是不可思議的。你這兒禮佛,佛受你的禮,你增加你的福慧,這是感應道交難思議。「我此道場如帝珠」,我這道場就好像帝釋天的寶珠,這寶珠什麼都會現出來,「諸佛菩薩影現中」,十方一切諸佛菩薩法身的影都會在這寶珠現出來。「我身影現諸佛前」,我現在在這兒拜佛,我這身形、這個影就現到十方諸佛的面前,所以你供養一佛,也就是供養一切佛了;你供養一切佛,也就是供養一佛。那麼我的身體和諸佛的身體都互相在這寶珠現出來。「頭面接足皈命禮」,我的頭面和手都接到佛足上,我一心皈命頂禮。

在拜佛的時候,要誠心誠意來念這幾句偈頌。你拜哪一尊佛,就加上哪一尊佛的名字,譬如我拜釋迦牟尼佛,就說:「釋迦如來影現中,我身影現釋迦前,頭面接足歸命禮。」你若拜觀音呢,就說:「觀音菩薩影現中,我身影現觀音前,頭面接足皈命禮。」在拜佛的時候,你若能專一其心,那個感應道交就不可思議。所以無論哪一位在念佛時,就要像一個念佛的,不要各處看,無論那埵陸岍R、有聲音,都不需要管它,就是不管閒事。那麼念佛時要專一,拜佛時要專一,供養佛時要專一,你誦經的時候也要專一,持咒的時候更要專一。所以我們這兒誦經持咒,旁邊有什麼聲音,我們都不知道,那就是得到持咒三昧了。你說這麼多年也沒有得到什麼感應,你那兒盡打妄想,怎麼會有感應!

所以自修眾福業,供養諸佛無央數,那麼供養佛,這就是修福業的。於佛功德常願求:我們發願要成就佛所成就的功德,佛所修的功德我們都想要得到,常常發願要懇切至誠來求,要和佛的功德是一樣的。是此光明所開覺:你能自修眾福業,又能供養無量無央數這麼多的佛,與佛的功德是一樣的。因為這個,所以這種光明才能令你開悟,令你成就你的願力,能遂心滿願。

                                     卍                               卍

以後無論哪一位隨著我到什麼地方去,不要那麼嘎嘎大笑,笑得都忘形了,要守一點威儀。你嘎嘎大笑,啊!這令外邊人一看,說:「喔!原來你們金山寺的人,這麼樣沒有規矩,這麼樣不懂規矩。」無論到什麼地方去,笑是可以,但是不要笑得那麼狂,令人家以為你吃了什麼發狂的藥,變成狂笑了,所以這一點每一個人都應該特別注意。要是盡這樣子,誰我也不要帶到外邊去,因為我們是佛教,一定處處都要有規矩,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所以規矩是很要緊的。

譬如生盲不見日 非為無日出世間
諸有目者悉明見 各隨所務修其業

譬如生盲不見日:佛所放的光明三昧照耀一切眾生,那麼一切眾生有的見佛的光明,有的不見佛的光明。不見佛光明的人就有一個譬喻,譬喻什麼?譬如生來就是個盲人,他從來沒有見過太陽,不知道太陽是個什麼樣子。他沒見過太陽,並不是沒有太陽,而是他沒有眼睛。非為無日出世間:所以這並不是沒有太陽出在世間上,而是因為他沒有眼睛,看不見。

諸有目者悉明見:所有有眼睛的人就會見著佛的光明,會見到太陽。有眼睛的人也就是有智慧的人,有智慧的人也就是因為在往昔或者和佛一起修行,或者愛樂佛這種修行的行門,或者隨喜佛的功德,或者見過佛所修行的行門,或者修廣大的福業,或者供養無量諸佛,或者勤求佛果,以上這七種都能見著佛的光明。見不著佛的光明就是一些劣根性的人、凡夫、愚癡的人,和沒有智慧的二乘人,他們都見不著佛的光明。我們見不著佛的光明,是屬於凡夫、愚癡的人,所以沒有見著佛的光明;而有智慧的都會見著佛的光明。各隨所務修其業:這是各隨各所修行的,去造他們這一種福報的廣大善業。

大士光明亦如是 有智慧者皆悉見
凡夫邪信劣解人 於此光明莫能睹
摩尼宮殿及輦乘 妙寶靈香以塗瑩
有福德者自然備 非無德者所能處

大士光明亦如是:諸佛菩薩所放的光明也是這樣,就和太陽光是一樣的。有智慧者皆悉見:所有有智慧的人,就是有善根、有大智慧的人,都能見著佛的光明。凡夫邪信劣解人:所有一切愚癡的凡夫。邪信,就是邪信的外道,所有一切的外道。劣解人,就是鈍阿羅漢,他雖然證果位,但是他智慧還不夠,所以也見不著佛的光明,「有眼不見盧舍那,有耳不聞圓頓教。」於此光明莫能睹:對於佛所放的光明,他是見不著的。

摩尼宮殿及輦乘:摩尼就是一種摩尼寶珠。摩尼寶珠所造的宮殿,和所坐的車輦、車乘,都是摩尼寶所造成的。妙寶靈香以塗瑩:用微妙不可思議的寶貝、最名貴的香,以塗瑩,來莊嚴宮殿。有福德者自然備:這是要有福德的人才能這樣,才能有摩尼的宮殿和摩尼的輦乘,和妙寶靈香來莊嚴。非無德者所能處:這可不是沒有德行這一類的人所能居處的;就是住在這種莊嚴的宮殿媕Y的,都是有德行的人,只有他們才能住在這兒。

大士光明亦如是 有深智者咸照觸
邪信劣解凡愚人 無有能見此光明

大士光明亦如是:菩薩的光明,也像前邊所說的摩尼宮殿、妙寶靈香以塗瑩一樣的,有福德的人就能見著這光,沒有福德的人就見不著。有深智者咸照觸:大士所放的光明都能照觸到有大智慧的人。邪信劣解凡愚人:邪信是信旁門外道那種邪知邪見,他信是信,但是他信邪不信正,信心是有,但是信的是邪。他知見也不正當,既自私又自利,沒有真正的正知正見。劣解,劣就是不善於解,就是明白得很少,也就是不明白的人、愚癡的人,不過劣解比那愚癡人又明白一點。這個劣解的二乘──聲聞緣覺,和凡夫、沒有智慧的人,無有能見此光明:他們都不會見著這光明。

F5.一頌聞信光益

若有聞此光差別 能生清淨深信解
永斷一切諸疑網 速成無上功德幢

若有聞此光差別:聞,也就是或者聽見佛的光明,或者見著佛的光明,有種種不同,每一個人所見的佛所放的光明不同,這叫光差別。能生清淨深信解:你要是聽見這種的經,或者見著佛的光,能生清淨的深信解,永斷一切諸疑網:永斷,不是一時斷,是時時斷,時時都沒有疑惑心。不是這一個時候沒有疑惑心,等一等又生出疑惑心了;這一個時候精進,等一等又懶惰了;只一個時候有信心,過一個時候,又生了懷疑,這就不叫永斷。永斷是時時刻刻,無論任何時候,都沒有懷疑。你若一有懷疑,對佛法就不相應了;你沒有懷疑,就能速成無上功德幢:你很快就可以成就無上的佛果了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