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大方廣佛華嚴經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賢首品第十二

E9.主伴嚴麗三昧(分三)
F1.一頌標門顯意   F2.四頌明一方業用   F3.一頌類顯十方
今F1.

有勝三昧能出現 眷屬莊嚴皆自在
一切十方諸國土 佛子眾會無倫匹

有勝三昧能出現:有一種殊勝的三昧光明能出現。眷屬莊嚴皆自在:這光明所有的眷屬,你自己所有的眷屬,都能莊嚴。皆自在,很自在的。一切十方諸國土,佛子眾會無倫匹:所有一切十方諸佛國土,所有佛的弟子,在佛的法會媄銦A沒有人可以比的,你這種功德是無量無邊的。

F2.四頌明一方業用

有妙蓮華光莊嚴 量等三千大千界
其身端坐悉充滿 是此三昧神通力

有妙蓮華光莊嚴:有一朵大寶蓮華微妙香潔,放出種種的光來莊嚴。蓮華有多大呢?量等三千大千界:有三千大千世界那麼大。怎麼叫三千大千世界?我們這一個日月、一個須彌山、一個四大部洲,這叫一個世界。積聚一千個一世界,這叫小千世界;就是一千個日月、一千個須彌山、一千個四大部洲,這叫一個小千世界。積聚一千個小千世界,這叫中千世界。再積聚一千個中千世界,這叫一個大千世界。因為三次都說千,所以叫三千大千世界。其身端坐悉充滿:佛菩薩端坐在這大寶蓮華的上邊。是此三昧神通力:這就是這種三昧神通的力量。

復有十剎微塵數 妙好蓮華所圍繞
諸佛子眾於中坐 住此三昧威神力

復有十剎微塵數,妙好蓮華所圍繞:又有十佛剎那麼多的微塵數,那麼多的妙好蓮華來圍繞這朵大寶蓮華。諸佛子眾於中坐,住此三昧威神力:所有佛的弟子都在這蓮華媄銣今菕A住在這種的正定大威神力媄銦C

宿世成就善因緣 具足修行佛功德
此等眾生繞菩薩 悉共合掌觀無厭
譬如明月在星中 菩薩處眾亦復然
大士所行法如是 入此三昧威神力

宿世成就善因緣,具足修行佛功德:在宿世──就是前生──因地所成就的善因緣,已經具足圓滿修行佛所修的功德了。此等眾生繞菩薩:這是說所有的眾生來圍繞放光的這個菩薩,悉共合掌觀無厭:他們完全合起掌來觀看這位菩薩,沒有疲厭。所以釋迦牟尼佛在因地的時候,為了供養佛,向佛獻花,用一條腿在那兒站了七天七夜,這就是合掌觀無厭,觀看佛沒有疲厭。我們在佛前能站一日一夜,已經覺得受不了了,可是你看,釋迦牟尼佛用一條腿站了七日七夜。

譬如明月在星中:這是比方虛空中的明月在眾星媄銦A月亮那麼大,眾星來拱月。菩薩處眾亦復然:菩薩處在這個大眾海會媄銦A也就好像明月在眾星媄銢O一樣的。大士所行法如是:菩薩所行的法門就是這樣。入此三昧威神力:入到這種的光明三昧大威神力媄銦C

                                     卍                               卍

我告訴你們,誰無緣無故離開金山寺,那都會墮落的。無論哪一個,在金山寺這兒,看像個樣子;離開金山寺,我就不保險了。在金山寺媄銦A我都不一定保險,何況離開呢!有的人不知自量,就想要住茅棚去修行,修行這麼幾年,把光陰都空過了!

所以無論哪一個受過比丘戒的人,不經過許可,出去之後,回來可以的,但就要走在比丘後邊,這是第一次。若第二次沒有經過許可,又偷跑了,回來還可以,但是要走到比丘尼後邊。若第三次,再走了,想回來,不論犯什麼過,都可以原諒的;那麼想回來,還是可以,但是怎麼樣呢?要走到沙彌、沙彌尼後邊。否則你無緣無故跑了,人家在這兒修行,這麼認真,你回來還走在人家前邊,這是不對的。要是奉常住的命令,好像果道到洛杉磯那兒去了,想開一個坐禪班,那麼這樣回來,就不會降級的。若無緣無故自己到外邊又回來,過了一個月,或者兩個月,這回來都要走到後邊,不能走到人的前邊了。因為我們在這兒不是這麼容易的,都是很辛苦的。你沒有經過大家的同意,跑到外邊去,這對金山寺來說,完全是不合法的。

F3.一頌類顯十方

如於一方所示現 諸佛子眾共圍繞
一切方中悉如是 住此三昧威神力

這是說佛菩薩在這一方所示現,所以說如於一方所示現,諸佛子眾共圍繞:所有的菩薩、所有的聲聞、羅漢都共同來圍繞這佛菩薩。一切方中悉如是:不單一方這樣子,所有十方世界都是這樣。住此三昧威神力:住在圓融無礙這種三昧的威神力媄銦C

E10.寂用無涯三昧門(分三)
F1.一頌標名總辨    F2.三十二頌半正顯業用    F3.一頌總結難思
今F1.

有勝三昧名方網 菩薩住此廣開示
一切方中普現身 或現入定或從出

有勝三昧名方網:又有一個殊勝的三昧,名字就叫方網三昧。菩薩住此廣開示:所有菩薩住在這種方網三昧媕Y,來教化眾生。一切方中普現身:所有一切十方世界的菩薩,都去現身說法。或現入定或從出:或現入定相,或現從定中出來的相,用種種的三昧來教化所有十方的眾生。

                                     卍                               卍

我前幾天所講的,有人常常生一種妒忌心。你有妒忌心,就好像在糞和尿媕Y沐浴一樣,越沐浴越臭。你想要清淨,就要把妒忌心除去,要沒有妒忌心。任何人有妒忌心就有一股臭氣,沒有妒忌心就有股香氣。所以各位要注意,你們看看離開金山寺的人,和在金山寺的人有什麼分別?今天晚間你們都要特別地來研究研究這些問題。

我也不怕哪一個人好,也不怕哪一個人壞,好到極點就該不好了,不好到極點又該好了,所以不好正是好的一個開始,好正是一個不好的開始,所以我的宗旨就是Everything's OK!(一切都可以﹗) 你知道錯,能改,這就是好;你知道錯,不改,這就是不好。所以各位不要看那個不好的人,就沒有辦法了;不好的人,他若改了,「大惡者回頭,大善;大善士若墮落,大惡一般。」這沒有什麼問題的。

F2.三十二頌半正顯業用(分三)
G1.二頌於器世間自在    G2.五頌於智正覺世間自在
G3.二十五頌半通顯三世間自在
今G1.

或於東方入正定 而於西方從定出
或於西方入正定 而於東方從定出 

以下的偈頌,是說菩薩於三世間自在,三世間是器世間、正覺世間、有情世間。菩薩於三世間自在,大略有二義(一)以身作三世間,故得自在。(二)菩薩於三世間處,示現自在。

我們修道講到得到三昧,三昧有小三昧、大三昧。我們修習禪定的功夫,最初就得到一種輕安的境界。什麼叫輕安呢?就覺得無人、無我、無眾生、無壽者了,心堣]沒有貪,也沒有瞋,也沒有癡了,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脈也停止,呼吸也停止,念也停止了,這一切一切都停止了。這時候就好像本來有個鎖鎖著門,不能開門,忽然有一把鑰匙,把這鎖開了;鎖打開,門也可以開了;門開了,我們的智慧也現出來了。這種輕安只是將要入定的一種前方便,到這種程度上。這也就是喜、怒、哀、樂、愛、惡、欲,沒有發生之前,那一種中道的理體。這中道就是真空,也就是妙有,你和真空和合了,就會生出妙有來;和妙有和合,也就是真空。這個時候,也不落於空,還不落於有,不落於二邊。

在儒教說的:「而一旦豁然貫通焉,則萬物之表媞貒妗L不到,而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明矣。」「而一旦豁然貫通焉」,就是有一天,豁然間,也就是突然間,就是立刻。豁然就是開朗的樣子,也就是開悟了。貫通焉,焉是虛字,孔子說:「吾道一以貫之。」貫什麼?就貫通這個理,你明白這道理了,不是單明白一個道理,是把所有的道理都明白了。「則眾物之表媞貒妗L不到」,眾物就是萬物。表是皮毛、表皮;奡N是內,表就是外,內外這叫表堙C精粗,精是精細、微細的;粗是粗糙的,就是大概的意思。無不到,沒有不明白的了,內外、粗細,這所有一切的道理都明白了。「而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明矣」,我們這個心的全體大用,這種大用和佛的妙用是一樣的,沒有不明白的,這就是修禪定的一種功夫。

所以我在十六歲的時候,說過這麼幾句偈頌:

事欲求精 須用苦功
功夫既到 默識心通

無論什麼事,你若想精通、明白,須用苦功,你應該用一種苦功,不要貪享受,不要怕苦,不要怕難,還不要怕沒有錢。你功夫若做到家了,成就了,你默默中自然就會懂了,心也會明白了,默識心通。這都是參禪習定很要緊的幾句話。

現在這個方網的三昧定,就是說或於東方入正定:或者在東方那兒坐禪入定了,可是這個菩薩又到西方出定了。以前在東北,有幾個人在一起打般舟七,把門鎖上,外邊有人送飯,他們就在媄銗敞謔鄐C。打打七,其中有一個人,也不知道怎麼就出去這房子了。一出去就出去四十里這麼遠,跑到四十里以外,也不知怎麼走到那個地方的。這就是或於西方從定出,他出去了!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樣出去的。這是要你心入定了,媄銧N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人所不知道的,所以而於西方從定出

或於西方入正定,而於東方從定出:或者又在西方入定,而在東方又出定了。這就叫「無入而不自得焉」,遂心如意,變化無窮,隨緣還能不變,不變還能隨緣,入定也是妙不可言,出定也是妙不可言。所以東西南北、四維上下,在定中都可以到一切處,這就叫方網三昧,沒有一個方,沒有一個不方,隨心變化,感應道交。

                                     卍                               卍

弟子:上次禪七,師父說打坐時,嘴巴要閉上、舌頭放到後邊,我聽不太懂。當我試著這樣做時,覺得不太自然,我覺得放前邊比較舒服。有口水的時候,是讓它自然吞下,還是用力吞下?

上人:那也不是放到後邊,也不是放到前邊,是放到上邊,舌尖頂上顎。你不要問它有什麼好處,它就能去病;你若再問有什麼好處,可以生小孩子,你這個男人可以生個小孩子,哈哈!

翻譯者:如果去做了,男人可以有孩子?

上人:男人生一個小孩子,不是有一個小孩子。

翻譯者:生孩子?甚至於男人可以生孩子?

上人:你怕不怕啊?哈哈!

翻譯者:這個小孩子是…

上人:那他自然就有了,你不要學著有。

弟子:那是不是出竅?

上人:哎!不出竅,佛教不講出竅的。佛教講的是不出不入,盡虛空遍法界。叫果璃說一說他的情形。

果璃:幾個月以前,我還沒有來過這堙A我到了一間房間,樣子和這個講堂一模一樣。師父也在臺上說法,師父後面有佛龕,但是不太清楚,堶悸漲罋酗]看不太清楚。韋陀菩薩站在師父的左邊在寫東西,看著大眾,師父也很注意韋陀菩薩看的那個人。然後師父開始講經,我不記得師父講哪一部經?但是我記得大家都面對著師父,可以感覺大家都很恭敬。

上人:還有很多的情形,你說多幾個。

果璃:有一次我在山上走路,遇見師父,他騎在一隻大的白馬上,指著左邊的一條路,這條路往上到山那邊,路很窄,有很多石頭阻礙人前進。路的盡頭有一棟房子,我感覺這房子是師父的,我走進去,媕Y有刺繡絲織這些東西,顏色就和廟上一樣。我走到桌邊,桌上有一支簫,上頭每一個指頭有三個洞,我知道它可以吹出很多聲音。我拿起來要吹的時候,它就變成一隻白色的鳥,這隻鳥沒有飛走,因為這時我就醒了。第二個重要的夢是,我坐在一個戶外的餐廳,看見師父和一個穿著西裝的生意人走過來,師父看我,我也看師父,師父走過去,說:「你吃得太多了。」然後我就醒來了。第一個夢是一九七一年,第二個是一九七二年的事。從那時到現在,每一年我都會有一、兩個很清楚的夢;後來我去了佛根地,從那之後,每個月會有一、兩個很清楚的夢,那些夢有很多是很重要的,也有師父給我的開示。

翻譯者:這些夢都是關於師父的嗎?

果璃:有幾個是關於念佛的夢。

上人:你又沒有見著過我,你怎麼知道是我?

果璃:去年十一月以前,我不知道是師父;去年十一月的時候,我看到〈金剛菩提海〉有一張相片,在照片堮v父拿野莓派給恆具法師,所以那時我就知道在夢堛漪O師父。

上人:那麼你到這兒來,有什麼感想?

果璃:皈依之後,有很多東西就冒出來,我覺得自己好像重新出生,以前的欲念、貪、毒等種種,好像都不在了;我覺得自己好像開始走一條完全新的路。

上人:你知不知道這條路很難走的?

果璃:我知道。

上人:那為什麼還要走?

果璃:解脫是無價的。

上人:哈哈!你們大家相不相信他所說的話?若有誰不相信這個事情,可以提出來一個意見;有人相信,也提出來一個意見,我們大家研究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沒有人有什麼意見?

弟子:我相信,但是這種情形是不是師父故意給他這個夢;如果師父不要他夢,他沒辦法做這個夢?

上人:為什麼你這麼說?

弟子:我聽說的。

上人:我也沒見過他。這就是今天這段經文的道理。還有什麼意見?

弟子:今天聽他所講的,是不是表示我們應該記住我們的夢,因為可能很重要?

上人:夢,也重要,也不重要。你說吃飯是重、不重要?也可以說重要,也可以說不重要。重要,你不吃,就死了;不重要,你只要能維持活著就可以了。夢,有種種的夢,但是要是屬於善類的、勝境的,這可以相信的。要是有種種的惡夢,或者種種情情愛愛的那種夢,那就不應該記得它。發願生到西方極樂世界的發願文上也說過,坐臥之中,夢寐之間,見著佛像,見著菩薩像,見著聲聞緣覺、羅漢的像,這都是宿世有善根,才能這樣子。

或於餘方入正定 而於餘方從定出
如是入出遍十方 是名菩薩三昧力

各位相信「或於東方入正定,而於西方從定出」這個道理,或者還有人懷疑:怎麼在東方入正定,又能從西方從定出呢?現在我們不講菩薩入定的問題,我們講太陽。太陽在西方入正定了,可是它出來的時候,在東方從定出。由太陽,你們就應該知道菩薩這種境界也是這樣。或於餘方入正定:或者在其他的八方,就是東南、西南、東北、西北,這是四維;加上南北,是六方;再加上下,共八方,這叫餘方。或於餘方入正定,而於餘方從定出:也就在八方這個地方都從定又出來。這麼樣入定、出定,出定、入定,如是入出遍十方:像這樣子,這種微妙不可思議的境界,遍滿十方都是入定、出定這種境界,是名菩薩三昧力:這就是菩薩方網三昧的力量,所以才能這樣。

G2.五頌於智正覺世間自在

盡於東方諸國土 所有如來無數量
悉現其前普親近 住於三昧寂不動
而於西方諸世界 一切諸佛如來所
皆現從於三昧起 廣修無量諸供養

盡於東方諸國土:就是在東方所有琲e沙數那麼多的諸佛國土,所有如來無數量:國土有琲e沙那麼多,佛當然也是無數量,有無數量那麼多的佛。悉現其前普親近:菩薩在這個定中現到諸佛如來的面前,普遍地來親近東方一切的無量諸佛。住於三昧寂不動:他在三昧媕Y親近、供養無量諸佛,可是本體還在那兒寂然不動。而於西方諸世界,一切諸佛如來所:菩薩在西方所有的世界,所有一切佛的道場,皆現從於三昧起,廣修無量諸供養:又示現從這個三昧起,廣修沒有數量那麼多的供養,供養於佛、供養三寶。

盡於西方諸國土 所有如來無數量
悉現其前普親近 住於三昧寂不動
而於東方諸世界 一切諸佛如來所
皆現從於三昧起 廣修無量諸供養

盡於西方諸國土,所有如來無數量:就在西方所有的國土,所有的佛也都是無數量那麼多,悉現其前普親近,住於三昧寂不動:菩薩也都能現於諸佛的道場前,雖然如此,菩薩仍在這個三昧堭I然不動。而於東方諸世界,一切諸佛如來所:而在東方所有的世界,一切諸佛道場的地方,皆現從於三昧起,廣修無量諸供養:菩薩在那兒又都從定出來了,從定出來做什麼?就廣修一切的供養,來供養一切的佛。

如是十方諸世界 菩薩悉入無有餘
或現三昧寂不動 或現恭敬供養佛

如是十方諸世界,菩薩悉入無有餘:像這樣子,在十方的世界堙A都是這麼循環無端互相去供養。菩薩在三昧媕Y供養諸佛,出三昧也是供養諸佛。或現三昧寂不動,或現恭敬供養佛:或者現出三昧,寂然不動的樣子;若出了三昧,出定了,就現出來一種恭敬供養諸佛的禮儀。

G3.二十五頌半通顯三世間自在(分四)
H1.十二頌明根境相對。以辨自在   H2.六頌半於他身自在
H3.二頌半微細自在   H4.四頌半器界事中。周遍入出以明自在
今H1.

於眼根中入正定 於色塵中從定出
示現色性不思議 一切天人莫能知
於色塵中入正定 於眼起定心不亂
說眼無生無有起 性空寂滅無所作

有功夫的人能轉境界,而不為境界所轉。眼耳鼻舌身意這六根門頭,對著色聲香味觸法這六塵,中間又生出六識。作亂造反的是這六根、六塵,可是成就你的菩提道果,幫助你行菩薩道,也是這個六根、六塵。從眼根中入正定:眼根就是我們的眼睛。這眼睛怎麼叫入定呢?從眼根入定,就是你不被色塵所轉,「眼觀形色內無有,耳聽塵事心不知。」「見事省事出世界,見事迷事墮沉淪。」你不被眼根所轉,不被色塵所轉,這就是從眼根入正定,於色塵中從定出:於色塵媄鉹S出定了。入定、出定,這都是不為境界所轉。所謂常在堅固定媄銦A沒有不定的時候,就是常在楞嚴定媕Y。

所以現在不要錯過機會,我們這兒最初講的是《楞嚴經》,你們每一個人最低限度應該把〈楞嚴咒〉背得出,如果照著本子去念,那不算的!你若能背得出,還背得清清楚的,不是隨著人家念我就背得出;自己念的時候,就背不出了,那是不行的!你也不能用小抄。無論哪一個,都應該能背〈楞嚴咒〉。我們最初這個暑假班,第一個考試就是〈楞嚴咒〉。無論哪一個,就是果童也不能晚間人家在那兒念〈楞嚴咒〉,你就跑了,連佛都不拜!你這麼小就這麼懶惰,這麼散,那你什麼時候能修成道果啊?你現在小的時候,是正好修道,拜佛也要誠心,念佛也要誠心,誦咒也要誠心,不要那麼盡貪著玩。聽見人家講話,也就用個耳朵去聽,這是不可以的;看見人家拿個什麼東西,也就用眼睛去看,這簡直也不能從眼根入定,也不能從耳根入定了,這都是不定了。你從眼根入定,非禮勿視,不合乎道理的不看;從耳根入定,就非禮勿聽;從口入定,就非禮勿言;從身入定,就非禮勿動,這很要緊的。

以後無論哪一位到廁所去,不要遇著人就在廁所開會;廁所是個很邋遢的地方,不適合開會。新來的人不知道規矩,老住的人應該告訴新來的,不要跑到那地方,好像那個地方是個酒吧,一邊喝酒一邊談話。要告訴人家,那是個廁所,不是酒吧,不是喝醉酒跑那地方亂講亂說的。做什麼工的時候,也不要盡講閒話,講張家長、李家短,三隻蛤蟆是六隻眼哪,不要講這一套。這一套,簡直是沒有用的!

以後每一個人都要注意,不會背〈楞嚴咒〉的,趕快要學〈楞嚴咒〉,不是背一句、兩句就算了,要全部〈楞嚴咒〉都能背得出。我們以〈楞嚴咒〉做考試的題目,第一個暑假班是考〈楞嚴咒〉,那麼以後就不用注重〈楞嚴咒〉了,這是不對的。我們這兒注重《楞嚴經》和〈楞嚴咒〉,哪一個不會背〈楞嚴咒〉,就是不願意學佛法的人,所以〈楞嚴咒〉是最要緊的。不論誰,以後我都會考的。不要說:「哦!我有錄音機,錄在錄音機上,我就等到念的時候,聽一聽錄音機。」那是不行的!

尤其新皈依的,這些剛來的居士,不要學得那麼散漫。誦咒就要正正經經地誦咒,不要人家誦咒,你卻跑到其他的地方去談話,這是不對的。近來我很少講規矩,以為你們都懂了,想不到還有很多人不守規矩。不守規矩是不可以的,因為金山寺都是金子,沒有糞土,沒有不值錢的,我們這兒的出家人都是萬金和尚,在家人都是萬金居士,用萬兩黃金,你也買不到的。在我們金山寺,你若再不知道自己的重要,那可太可惜了!

示現色性不思議,一切天人莫能知:菩薩能示現色性,這也是有不可思議的一種境界,所有的天人都不懂這色性。於色塵中入正定:在色塵媄鉹J正定,於眼起定心不亂:起定心不亂,就是不被境界轉,而能轉境界。說眼無生無有起:說這個眼根也是無生的,沒有起滅,它是性空的。性空寂滅無所作:本來都是空的,無所作為的,都是無為法。

於耳根中入正定 於聲塵中從定出
分別一切語言音 諸天世人莫能知
於聲塵中入正定 於耳起定心不亂
說耳無生無有起 性空寂滅無所作

這個菩薩隨心變化,根塵無礙,互相圓融,所以說於耳根中入正定:在耳根入三昧正定,於聲塵中從定出:於聲塵媄鉹S出定了,這叫根塵無礙。分別一切語言音:在耳根和聲塵媄銦A他能分別一切的語言和音聲。這種的神通妙用,諸天世人莫能知:一切諸天也沒有這個能力,一切的世人更是沒有這種的能力,這種不可思議的境界,所以說諸天世人莫能知。

於聲塵中入正定,於耳起定心不亂:菩薩修行方網三昧法,又於聲塵中入三昧,於耳根又起定,心也不亂。說耳無生無有起,性空寂滅無所作:說耳根也是無生的,也沒有起滅的,也是本性空寂,無所作為的。

於鼻根中入正定 於香塵中從定出
普得一切上妙香 諸天世人莫能知
於香塵中入正定 於鼻起定心不亂
說鼻無生無有起 性空寂滅無所作

於鼻根中入正定,於香塵中從定出:於鼻根又入定了,這一入定,在香塵媄鉹S出定。普得一切上妙香,諸天世人莫能知:普得一切上妙的香味,是所有一切諸天和世間的人,沒有能知道的。

於香塵中入正定:於香塵中出定,又可以於香塵中入定,這就叫根塵無礙,互相圓融。於鼻起定心不亂:在香塵入定,於鼻根又起定,心還是寂滅的。說鼻無生無有起:說鼻根也是本來無生,沒有起滅的,鼻根和香塵也都是性空寂滅無所作的。

於舌根中入正定 於味塵中從定出
普得一切諸上味 諸天世人莫能知
於味塵中入正定 於舌起定心不亂
說舌無生無有起 性空寂滅無所作

於舌根中入正定,於味塵中從定出:於舌根又入定了,在味塵又出定。普得一切諸上味:普遍明白一切上妙的味道,諸天世人莫能知:一切諸天和世間人,都不能明瞭味塵的所以然。

於味塵中入正定,於舌起定心不亂:在味塵又入定了,於舌根又起定,也是心不亂。說舌無生無有起,性空寂滅無所作:說舌根也是本來無生,沒有起滅的,是性空寂滅的,也無所作的。

於身根中入正定 於觸塵中從定出
善能分別一切觸 諸天世人莫能知
於觸塵中入正定 於身起定心不亂
說身無生無有起 性空寂滅無所作

於身根中入正定,於觸塵中從定出:我們人都有個身,這個身根就對著觸塵。菩薩在身根入定,在觸塵又出定了。善能分別一切觸:我們人的身體都歡喜觸,而菩薩善於分別一切的觸性。諸天世人莫能知:一切諸天和世間人都不能明白觸塵的所以然處。

於觸塵中入正定,於身起定心不亂:你看是觸塵嗎?在觸塵媕Y也可以入定,在身又出定了;出定,這個心還是在定中。說身無生無有起,性空寂滅無所作:說這個身體也是無所生的,也是無有起滅,本來是性空的,也是寂滅無所作為。

於意根中入正定 於法塵中從定出
分別一切諸法相 諸天世人莫能知
於法塵中入正定 於意起定心不亂
說意無生無有起 性空寂滅無所作

於意根中入正定,於法塵中從定出:在意根媕Y入定了,在法塵又出定了。分別一切諸法相,諸天世人莫能知:能分別一切諸法相,這一切諸天和世間人都不容易知道這種境界。於法塵中入正定,從意起定心不亂:在法塵堣J正定了,從意根出定。出定,可是還是在定中。說意無生無有起,性空寂滅無所作:說起來意根也是無生無有起的,它也是性空,也是不動的,無所作。

H2.六頌半於他身自在

童子身中入正定 壯年身中從定出
壯年身中入正定 老年身中從定出
老年身中入正定 善女身中從定出
善女身中入正定 善男身中從定出
善男身中入正定 比丘尼身從定出
比丘尼身入正定 比丘身中從定出
比丘身中入正定 學無學身從定出
學無學身入正定 辟支佛身從定出
辟支佛身入正定 現如來身從定出
於如來身入正定 諸天身中從定出

這一段偈文就是說彼此無礙,人我圓融。所以這個入定,一入一切入,一切入也是一入,這是彼此無礙,互相圓融。

童子身中入正定:童子,就是或者十六歲以前的是童男,十四歲以前的叫童女;童子就包括童男、童女。在童男、童女身上入定了,這是說這個菩薩一切處都可以入定,一切時都可以入定,一切的境界都可以入定,所以在童男、童女身上入正定了,壯年身中從定出:你看他是在童男、童女身上入定的,可是他出定的時候,是在壯年身上。壯年就是大人了,不是小孩子。

壯年身中入正定:在已經長大成人的壯年人身上入正定了,又在老年身中從定出:所以這就是彼此無礙。你看他在壯年人的身上入定了,可是他從老年人身上又出定了,這是不可思議。老年身中入正定,善女身中從定出:在老年人的身中入正定了,又在善女,這善女就不是那個童女了,就是從做善的這個女人身中出定了。善女身中入正定:在善女身中入正定,這個菩薩又從善男身中從定出善男身中入正定,比丘尼身從定出:善男身中又入正定了,又在比丘尼身上從定出了。比丘尼身入正定:這個菩薩在比丘尼身入定了,可是在比丘身中從定出:他從這個三昧又起來了,這就是彼此無礙的境界。

比丘身中入正定:在比丘身中入定了,學無學身從定出:什麼叫學無學?從初果到三果,這叫有學位,有所學,有所修。初果有學,二果是有學,三果還是有學。那麼到四果,這叫無學位了,四果阿羅漢這才證得無學位,這時候所作已辦,不受後有了,所以叫無學位。在學無學的阿羅漢身上又從定出了。

學無學身入正定:在初果阿羅漢、二果阿羅漢、三果阿羅漢、四果阿羅漢身上入正定了,辟支佛身從定出:「辟支佛」是梵語,譯為「緣覺」,又叫「獨覺」。有佛出世的時候就叫緣覺,在無佛出世的時候就叫獨覺。緣覺修十二因緣而悟道,這是在有佛出世的時候;若無佛出世呢,他到深山穹谷,沒有人到的地方,自己在那兒修行,春看百花開,秋觀黃葉落,覺得這生生滅滅都是無常的,觀十二因緣而自己悟道,這叫獨覺。這是辟支佛。

辟支佛身入正定,現如來身從定出:在緣覺和獨覺的身入正定了,又現出佛身從定出了。這是菩薩彼此無礙、互相圓融的境界,依報無礙,人我無礙,依正無礙。於如來身入正定,諸天身中從定出:在佛身入正定了,在諸天的身中從定出來了。所以這種境界不是一般天上的人和人間的凡夫所能明白的。

                                     卍                               卍

我有個問題,這是一個不重要的問題,但是我若說出來就是特別重要;我沒有說是不重要,說出來就是重要。這是什麼意思?各位都知道,我們早晨做早課,晚間就做晚課,然後講經。有的人就覺得做功課是不重要,所以我說我這個問題是不重要的問題。怎麼又重要呢?這個做功課和聽講經是同樣地重要。不是單單聽講經不做功課,也不是單單做功課不聽經,講經和做功課同樣地重要。

如果你能把早晚功課都背得出了,自己隨時隨地都可以做早晚功課,那可以的;如果你不能背得出,你必須要來做功課。做功課一定要鄭重其事的,你天天做功課,自然而然這早晚功課就都能熟了,可以背得出了。背得出,你無論到任何的地方,都應該做早晚功課,人多要做早晚功課,人少也要做早晚的功課。

因為你修行,修行什麼呢?有人說:「我修心。」你修心?你管住你的心了嗎?你那個心真能如如不動、了了常明了嗎?你心要是常常能入定,能「童子身中入正定,壯年身中從定出;壯年身中入正定,老年身中從定出」,你若能這樣,那可以的,你也不需要聽經,也不需要做功課了。

出家人應該做功課,做居士的也應該做功課,不應該把時間都空過了,或者貪睡眠,或者貪吃好東西,或者貪穿好衣服。你這回把這種的貪心都改過來,改成要貪著做功課,貪著聽經。聽經要有個貪心,這一句聽明白了,又想聽那一句,直到聽明白了為止。所以必須要天天來做功課,這就是修道。不要像那些什麼也不懂的人,對佛教一點什麼都不明白呢!就說:「做早晚功課,這又有什麼用?這只不過唱唱歌,尤其中國這一套敲打、唱念,這是佛教的戲子嘛!參禪打坐才是佛教的弟子,才是佛的弟子。」他把讚佛、拜佛,都給說得是沒有用的,這樣的人簡直愚癡到極點。你早晚功課不做,做什麼?睡覺!睡覺比做早晚功課重要。所以無論是一個人也要做早晚功課,人多也要做早晚功課,早晚功課非常重要的!除非你是做工的人,說:「我要是早上起得太早,或者晚上睡得太晚,就沒有精神,不能做工。」這樣可以的,可以方便一下。如果不是這樣,無論出家人、在家人都應該做早晚功課的。所以我說這個問題也是重要,也是不重要,看你怎麼樣想。愚癡的人就認為它不重要;有智慧的人就認為它是重要的。因為愚癡的人,不知道它重要,有智慧的人明瞭它是重要的。

諸天身中入正定 大龍身中從定出
大龍身中入正定 夜叉身中從定出
夜叉身中入正定 鬼神身中從定出

前邊所講的是根塵無礙、互相圓融。入這個三昧正定,依報也無礙,正報也無礙,依正二報互相無礙、互相圓融。所以才說諸天身中入正定:諸天,是指一切的天人,一般人所說這個天,就以為說是天主;其實天上的天人很多,也有很多天主,每一個天有一個天主,每個天主帶著很多的天人。菩薩在諸天身中入正定,大龍身中從定出:又在龍王、海龍王身上出定,這是神龍無礙、互相圓融。大龍身中入正定,夜叉身中從定出:在龍王的身上入正定,又在夜叉身中從定出,這是龍和夜叉也是互相無礙、互相圓融,所以這種境界是一種微妙不可思議的境界。

夜叉,有地行夜叉、空行夜叉、天上的夜叉。夜叉譯為捷疾鬼,捷疾就是非常之快,這種鬼也有神通。從夜叉身中從定出,又在夜叉身中入正定:菩薩在夜叉身上也可以出定,也可以入定,鬼神身中從定出:又在一切的鬼神身上從定而出。

H3.二頌半微細自在

鬼神身中入正定 一毛孔中從定出
一毛孔中入正定 一切毛孔從定出
一切毛孔入正定 一毛端頭從定出
一毛端頭入正定 一微塵中從定出
一微塵中入正定 一切塵中從定出

鬼神身中入正定,一毛孔中從定出:菩薩在一切的鬼、一切的神身上入正定,又可以在每一根毛孔媄銗X定。

一毛孔中入正定,一切毛孔從定出:在一根毛孔可以出定,當然就可以入定了。在這一毛孔中入正定,又可以在一切的毛孔從定出。於一切毛孔入正定,一毛端頭從定出:在一切的毛孔又可以入正定,入這三昧,在一毫毛的梢上又出定了,所謂

於一毛端現寶王剎
坐微塵娷鄐j法輪

一毛端頭入正定,一微塵中從定出:在一毛的端頭入三昧正定,在一粒微塵媄鉹S出定,這就是依報、正報互相無礙,依正二報互相圓融。一切毛端,這是正報;一微塵中,這就是依報。一微塵中入正定,一切塵中從定出:在一粒微塵媕Y又可以轉大法輪,入正定,教化眾生,而在一切的微塵媄銗X定。

H4.四頌半器界事中。周遍入出以明自

一切塵中入正定 金剛地中從定出
金剛地中入正定 摩尼樹上從定出
摩尼樹上入正定 佛光明中從定出
佛光明中入正定 於河海中從定出

摩尼樹上入正定,佛光明中從定出:菩薩在摩尼寶樹上入正定,在佛光明媄銗X定。佛光明中入正定,於河海中從定出:又在佛所放的光明媄鉹J正定,在一切的江、河、湖、海從定出。

一切塵中入正定,金剛地中從定出:在所有的微塵媄鉹J正定,在金剛地媄鉹S從定出。金剛地中入正定,摩尼樹上從定出:在金剛地又入正定,從摩尼寶樹上出定了。這都是依正無礙、互相圓融的一種境界。

於河海中入正定 於火大中從定出
於火大中入正定 於風起定心不亂
於風大中入正定 於地大中從定出
於地大中入正定 於天宮殿從定出
於天宮殿入正定 於空起定心不亂

四大就是地、水、火、風。四大和合,就成一個人;四大若分張,這個人就死了。現在菩薩分別於四大中入定、出定。河海中入正定,於火大中從定出,菩薩在河、海中入了正定,入了三昧,在火大媄鉹S出定了。於火大中入正定,於風起定心不亂:在火大媄鉹S入定了,在風媄鉹S出定了。起定也就是出定,出定還是如如不動的。

於風大中入正定,於地大中從定出:在風大媄鉹S入正定,在地大上又出定。於地大中入正定,於天宮殿從定出:菩薩於地大中入正定了,在天的宮殿堣S出定了。所以這都是依正無礙、互相圓融的境界。於天宮殿入正定,於空起定心不亂:在天宮中又入定了,在空媄鉹S出定了。

F3.一頌總結難思

是名無量功德者 三昧自在難思議
十方一切諸如來 於無量劫說不盡

是名無量功德者,三昧自在難思議:這都是因為做無量功德而成就這種種的三昧,這些三昧都是自在無礙、不可思議的境界。

十方一切諸如來,於無量劫說不盡: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在無量劫這麼長的時間,也不能說盡這個法。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