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地藏菩薩本願經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經文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一根頭髮記

◎美國萬佛聖城宣化上人講述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一九七一年六月十三日

今天講完《地藏經》,還有一點時間,我跟你們講一些事實,兩個都是美國人。一個姓何的,叫何悟明,這個何悟明也是很誠心的,但是有點小毛病,總也去不掉,什麼毛病呢?抽香煙的毛病。那個時候是一九六八年,我在維福利街天后廟住,在一層樓五十尺乘二十五尺這麼大的一個面積。咱們住有三、四十人,怎麼樣住法呢?就是人都打地舖,在前邊一排一排,像軍隊似的,就在那樓板上睡覺,也沒有床。但是這麼一排一排的,也擠不下三、四十個人,所以剩下的一些人就到外面天臺上去睡覺。天臺睡覺,一下雨怎麼辦呢?每一個人就用一塊雨布遮在四方形的木頭箱子,正好人在裡面,也可以坐,也可以在裡頭坐著睡覺,所以就這麼練出坐單的。這種四方箱子在天臺上,一個一個的大約擺有十多個。這個何悟明也是在天臺上住,有一天晚間兩點多,他就偷偷的開門跑出去,誰也不知道。

第二天早晨五點回來就叫門,因為門鎖著,所以他進不來。問他是誰,他就說:「明」!因為我們那兒有個叫果寧的,果寧、果明音都差不多,人家聽了以為是寧,就幫他開門。開了門,他進來了,到了樓上,偷偷的跑回他的箱子,窩在裡面。偏偏我也在那兒,我問他:「你到什麼地方去了?」他說:「我什麼地方也沒去。」

「什麼地方也沒去?真的?假的?」

「嗯……」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說:「你什麼時候去的?」

「嗯……」也不敢說,就「嗯……」。

我說:「你出去幹什麼的?」

「Walk! Take a walk !(散步)。」

「你walk到什麼地方去了呢?」

「我……我就是散散步!」

「你walk到加油站幹什麼?」

他眼睛睜得大大的「我……」

「我什麼?你到那邊幹什麼?」

「我到那邊看看!」

「你看看?買著什麼東西?」

「喔!沒……沒有!」

「沒有?你香煙從什麼地方來的?」

這一問,他傻了,眼睛睜大大的,「我……我到那邊買一包香煙。」

「買完一包香煙,你又到什麼地方去了?」

「我…walk!瓷v

「Walk? 怎麼 walk 到巴士上去了呢?你到巴士上幹什麼?你到巴士上 walk ?」

「我……我到五號巴士。」

「你去五號巴士?你在車上有沒有抽香煙?」

「沒有!」

「沒有?你為什麼給一個黑女人一支香煙?」

喔!……這會兒,更嚇壞了。

「我……我給她一支香煙,好和她講話。」

「你為什麼不和男人講話?要找一個黑女人講話?」

「哦……我沒有旁人嘛!」

「車上有四、五個人,沒有旁人?」

「誰對您說的?」

我說:「不是你剛才告訴我的嗎?」

「我沒有告訴您!」

「你沒有告訴我?你忘了!剛才告訴我!」這麼樣嚇壞了。嚇壞!我真打人,我告訴你們,不是假的,我拿起這麼長一根木頭棒,在頭上很用力的打了他一下:「我告訴你,你以後再不守我的規矩,我就打死你。」難怪他們大家說我是人民教,這會兒嚇得以後再也不敢偷跑出去。這是我最初教化美國人的第一次,把所有當時在場的美國人聽了都毛骨悚然,怎麼回事呢?就問師父:「您怎麼知道?」「不是你剛才告訴我的嗎!」誰問我,我就這麼樣回答他們,到現在他們還是莫名其妙。今天跟你們講講這個,所以美國人很多在我面前不敢打妄語,就是這樣。

我再跟你們講一個故事,你們願不願意聽?也是真的,不是假的。這也是我一個美國徒弟果速,這個果速他很誠心的出家,出家以後在廟上,不知道和哪一位師兄弟不能合得來,這個師兄弟常欺侮他,他受不了氣,就跑出去住茅蓬。一住茅蓬,先在他媽媽的一個房子住。住著覺得一個人也沒什麼大意思,也沒有開悟,就跑到大約現在萬佛城的北面,叫什麼山的,在山上住。有一天他回來,回來就問我:「我現在想要回來,我不知道是在那兒住好,還是回來好?」我說:「你去的時候也沒有問過我,你要回來為什麼要問我?你去沒有問我,你回來也不要問我。」這個意思就是說:你要回來就回來。走時是你自己走的,你回來不要問我,因為我不能說:「你回來好了。」若是叫他回來,他就會好像有仗勢了,我不能說這話。

他跪在我面前正在講著話,我在他耳上拉出一根頭髮,這根頭髮有三尺多長,大約沒三尺,也有兩尺半。我說:「嘿!你在什麼地方帶回來這麼個寶貝啊?」這件事有個徒弟寫一篇<一根頭髮記>,不知有沒有人看過?我說:「你在什麼地方帶來這個寶貝?要是說這根頭髮是在金山寺來的,金山寺沒有這麼長頭髮的人。再說,你會認識這根頭髮是誰的──是在你住的那個地方的。你怎麼會帶著一根頭髮回來?你認不認識這根頭髮?」「認識!」「認識?那是誰?」「一個女人的頭髮。」說u那女人的頭髮怎麼跑到你耳朵上去了?說說看!」「沒有什麼。」我說:「沒有什麼?那個女人為什麼要拿槍把你打死?」

喔!他這時,嚇得睜著眼睛,不敢說話。我說:「你坦白講,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們為什麼又去找警察把這個女人弄跑的?」我說:「你趕快坦白說,不要……」他說:「因為在山上住茅蓬,住著,就有一位男的來一起住。以後又來一個女人,是那個男人的女朋友,她也在那兒一起住。這一起住,就影響那個男朋友,不要這個女朋友了,要修行。後來就把那個女人給攆走了。」這個女人受這麼大的侮辱,就下決心想殺了他們兩個人。第二趟回來,拿了鎗,就問他:「你為什麼把我男朋友給搶去?」她認為他搶她的男朋友了,要把她男朋友和我這個徒弟都槍斃。這時候他們嚇得沒有辦法,就打電話找警察,這真是找警察來保護,一來就是四、五個警察,把這個女的抓走了。所以他就不敢在那兒住了,回來問我,是要回來呢?還是要在那兒住?就是這麼一個原因。但是說完這個事情,這根頭髮也就沒有了,不知到哪兒去,也沒有颳風,什麼也沒有,頭髮就找不著了,所以這叫做「一根頭髮記」。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經文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