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序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序淺釋

◎美國萬佛聖城宣化上人講述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一九七一年六月十三日

C2.正顯成益(分四)
D1.見聞解行益    D2.頓證超權益
D3.成智成位益    D4.成就行願益
今D1

見聞為種,八難超十地之階;解行在躬,一生圓曠劫之果。

見聞為種:你見到這一部《華嚴經》,或聽聞這一部《華嚴經》,都會在你的八識田中,種下菩提種子。種,就是種子,你這金剛種子種下去了,始終會成就的。那麼這種子,將來成熟的時候,也就是成就佛果時,所以說「見聞為種」。

八難超十地之階:八難,是八種很困難的事情。哪八種呢?就是三惡道,再加上北俱盧洲、長壽天、盲聾瘖啞、世智辯聰、佛前佛後,這叫八難。為什麼叫八難呢?因為這八種人很困難聞到佛法、不容易修行佛法;要是想要學習佛法、修行佛法,這是很困難的,所以叫八難。

(一)地獄難:因為在地獄不聞佛法。
(二)餓鬼難:餓鬼也不容易聞佛法。
(三)畜生難:畜生也不容易聞佛法。
以上三惡道,都是很困難聞到佛法。

為什麼不能聞佛法呢?好像前邊講的「上德聲聞,杜視聽於嘉會」,他們也不能聞佛法;你們知道為什麼?是什麼道理佛在那兒說法,他們聽不見呢?本來是在佛的面前,可是卻猶如隔著十萬八千里那麼遠呢?

這一點,各位應該要注意的,為什麼呢?就因為他們在過去生中,都不讚歎佛,不讚歎法,不讚歎僧;他們的性情都很古板的。什麼叫古板呢?就是太老實了,在佛前唱讚,他也不願意唱,說:「修行就修行,唱這個幹什麼?念這個幹什麼?這簡直像作戲似的,這有什麼意思!」或者想:「嘿,這真是胡鬧,真是沒有意思!」作佛事,他說是唱戲;唱「阿彌陀佛身金色」,他說:「我要是願意聽這個,那我去聽聽音樂多好呢!我就因為不願意聽音樂,所以才來拜佛。在佛教堣]有這些東西,這真是討厭!」他不單自己討厭,他還教旁人:「你不要學這個了,這沒有什麼意思,這是假的。」究竟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都還不明白,怎麼會學真的呢?就算它是假的,你會不會?你連一個字也不認識。像這樣的人,他在因地不讚歎佛,不讚歎法,不讚歎僧,在三寶前他很古板的,不讚歎三寶,所以到聲聞的果位上,佛說《華嚴經》,他看不見,也聽不見。

這一點,你們各位要知道,「因地不真,果招迂曲」;在因地做得不真,到果報上就有很多麻煩,這麼彎彎曲曲的,不直。這就是為什麼佛講《華嚴經》,二乘人聽不見的原因。

(四)北俱盧洲:生在北俱盧洲那個地方,這種人很有福報的,壽命是可以活到一千歲那麼長,但是就不見佛;不要說見佛,就連佛法也聽不見;也不睹僧,看不見比丘、比丘尼,看不見出家人。為什麼看不見呢?就因為盡修福不修慧。雖有福報,而不聞三寶名,這叫一難。

有人說:「那個地方也不錯,活一千歲,吃得好,穿得也很好。」雖然這樣,但是不能種善根,不聞三寶的名字,你就不能供養三寶;不能供養三寶,你的善根就不能增長;善根不能增長,你在這兒活了一千歲之後,或者就墮地獄去,或者轉餓鬼,或者轉畜生,沒有一定的。

(五)長壽天:又叫無想天,這個天上的壽命,比北俱盧洲的壽命更長,但也是不見佛、不聞法、不睹僧,所以也叫一難。

(六)盲聾瘖啞難:好像一樣是人,但他就沒有眼睛;一樣是人,他就聽不見;一樣是人,他就不會說話,是個啞吧。他為什麼這樣子呢?這些盲聾瘖啞的人,都是在過去無量劫譭謗三寶,說佛、法、僧不對。譭謗三寶,就要墮地獄;墮地獄的罪受完了,然後又轉餓鬼;做了餓鬼,然後再轉為畜生;做畜生也是經過不知多久的時間,然後才做人;雖然做人,可是或者是瞎子,或者是聾子,或者是啞吧,或者是癱子。癱子,就是不會走路的,一天到晚就是在床上,躺著睡,睡又坐,不能走路,這是癱子。這都是譭謗三寶的果報,那麼這種人都是在八難之內。

過去在美國很少有出家人,就是有想要出家的,也不是真正受過沙彌戒、比丘戒、菩薩戒;都是似是而非的,像是出家人,其實不是。就好像過去這Su Man Gala,是個美國籍的出家人,但他在日本受了五戒後,他們就說是出家了,叫沙彌戒。以後他自己知道他在日本受的戒是不圓滿,不是個真正出家人,所以他到香港,就要求我給他授中國的比丘戒。當時我說:「我們中國這個戒,不是像日本式那麼簡單,隨隨便便就可以授。中國傳戒,最低限度要五十三天,或者三十天,最少是十八天,要有三師七證來授戒,不是一個人可以授的。」結果他也沒有時間,也不能得到具足戒;以後在新加坡沒有好久,他就往生了。

現在美國這兒,比丘也有了,比丘尼也有了,這都是經過詳細地修行和學習,學習戒律,學習出家比丘的樣子,這是沙門。這就是真正有了佛、法、僧三寶,可是在這個國家很少人能認識的。因為這個國家,是一個過去根本就沒有佛法的國家;現在有了,人也不確實認識;因為不確實認識佛法,所以也就不能真正修行。

你們要知道,我現在在這兒傳佛法,不是傳中國的佛法,不是傳緬甸的佛法,不是傳印度的佛法,也不是傳錫蘭的佛法;我所傳的,是從初祖迦葉尊者,到二祖阿難尊者,乃至於到二十八祖菩提達摩尊者傳到中國,這種「以心印心」的佛法。這種佛法,不單單是哪一個國家的佛法,是整個世界的佛法、宇宙的佛法、法界的佛法。為什麼?

我常常對你們講,我說我不希望哪一個人信我,也不希望哪一個人不信我。你信我,也是在法界媄銦F不信,也是在法界媄銦A你並沒有跑出法界外邊去。所以誰到「中美佛教會」金山寺來的人,我不管你信不信我所講的佛法──我沒有佛法,這是世界的佛法。

六祖惠能大師說:「吾若言有法與人,即為誑汝。」我呀,什麼法也沒有。我若說有法可傳給你,那就是欺騙你!我一法了不可得,沒有法。在這一法沒有的時候──一法不立,萬法皆空──這種情形之下,在外邊的人,有的人就譭謗我們,說這個地方又是這個教,或者又是那個教。有人聽見人家告訴他說,我們傳的是白蓮教,或者就有人說是紅蓮教,或者又會有人說是黃蓮教,還是青蓮教、紫蓮教,有這麼多。其實我們這堿O「一法不立,萬法皆空」;你們各位要是不相信,就來試一試看。

因為我們不是在八難媄銦A所以才能研究佛法。我們這佛法,你們到外邊去講,也不是假的,也不是真的,根本就沒有,什麼也沒有;一法不立,無智亦無得,沒有智慧,也沒有所得。

(七)世智辯聰難:這種人認為他自己的智慧很大。哲學是無頭又無尾、無始又無終、無上也無下、無古也無今,哲學就講這個。你說它死的,它又是活的;你說是活著,它又死的,怎麼樣講怎麼樣對,這就叫世智辯聰──世間的智慧,會辨別,有一點聰明;但是世間的智慧不是出世智慧,這種也在八難之一。

(八)佛前佛後難:我們現在都是八難之一;生在佛前也是難,生在佛後也是難。佛出世的時候,我們趕不上,所以在佛前佛後難,我們都是八難之一的人。不要以為自己是很不得了!有什麼不得了?都在八難媄銦A這八種的難都不容易學佛法。

佛住世時為正法時代,叫「解脫堅固」。什麼叫解脫?就是證果了,證果得到初果、二果、三果、四果,這叫解脫堅固。解脫,就是無拘無束、無罣無礙、無煩無惱。

再過了五百年,叫「禪定堅固」。那時候,人專門終日歡喜打坐;你們現在誰歡喜打坐,誰就是禪定堅固。

再過了五百年,叫「多聞堅固」,人人都讀誦大乘經典,能背誦幾部大乘經典;看書看得多,但真正解脫的人卻沒有。

你們誰要是證果了,誰就是解脫堅固;誰能背下《楞嚴經》或《法華經》等,這就是多聞堅固,這也是多聞堅固。

過了多聞堅固,就是到末法時代,叫「寺廟堅固」;人好造廟,這兒造一座廟,那兒造一座廟,造了很多廟,廟都很大的。

那麼過了寺廟堅固,又是過了五百年之後,現在是什麼呢?「鬥爭堅固」。你看現在,國與國鬥爭,家與家鬥爭,人與人鬥爭,你搶我的,我搶你的,互相鬥爭,一定要鬥爭。有的人就說:「那將來要鬥爭幾百年?」當然了,五百年的時候嘛!這五百年都是你我鬥爭的時候,末法時代就是這樣子。

我們現在正處於末法時代,所以不要再譭謗三寶了!在這個世界上,真正修道的人很少很少;就是出家人和出家人,都願意鬥爭──你說我不對,我說你不對;你說我不好,我說你不好;互相鬥爭,一定要把對方鬥爭倒了。你那座廟可以住一百人,我造個廟就要住一千人,一定要大過你;你的廟能住一千人,我造個廟能住一萬人,一定比你那個好。這都是鬥爭,所以這是八難。

八難雖然不能聞佛法,但是若有因緣的話,一聽見《大方廣佛華嚴經》這名字,他們就可以由地獄、餓鬼、畜生這八難媄銦A都可以證得十地。十地是菩薩位,菩薩有初地、二地、三地、四地、五地、六地、七地、八地、九地、十地。這十地的果位,都可以證得,所以說「八難超十地之階」。階,是階級,就是到那個地位上。

解行在躬:解,是明白,明白這部經的道理;行,是修行;躬,就是自己。你明白,也是在你自己;修行,也是在你自己。你要是既明白又修行,怎麼樣呢?

一生圓曠劫之果:在你這一生之中,就可以修行圓滿。曠劫,就是有無量劫,就是多的意思。眾生要經過很多很多大劫,才能修行成佛,好像佛「三祇修福慧,百劫種相好」,三大阿僧祇劫修福修慧,在一百個大劫修這個相好。所以我們現在聞到《華嚴經》,你若能依照《華嚴經》來修行,你再能明白《華嚴經》,在這一生就可以成佛證果。曠劫之果,也就是好像釋迦牟尼佛經過那麼長的時間,才能成佛,而我們在這一生就可以成佛。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