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佛祖道影白話解(二)禪宗初期祖師

雲老和尚集•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三十七世牛臺鶴林玄素禪師  

三十七世牛臺鶴林玄素禪師

師,延陵人也,俗姓馬。參威禪師,悟旨;復居京口鶴林寺。一日,有屠者裕謁,願就所居辦供;師欣然往,眾皆見訝。師曰:「佛性平等,賢愚一致;但可度者,吾即度之。何差別之有?」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會即不會,疑即不疑。」又曰:「不會不疑底,不疑不會底。」又有僧扣門,師問:「是甚麼人?」曰:「是僧。」師曰:「非但是僧,佛來亦不著。」曰:「為甚麼不著?」師曰:「無汝棲泊處。」天寶十一年示寂,塔於黃鶴山。敕諡大律禪師,大和寶航之塔。

贊曰

佛性平等 海水味一 屠兒刀放 三塗頓息
西來何意 會即不疑 不疑不會 佛亦奚為

或說偈曰◎宣公上人作

馬氏有子玄素師 屠夫設齋供養之
眾皆訝然呼怪怪 佛性平等勿咄咄
聖凡暫異應修善 賢愚一致莫糊塗
自古真理原不二 休認蟑螂作木虱

白話解

今天是講第三十七世,牛臺鶴林寺的玄素禪師。

師,延陵人也,俗姓馬:這一位禪師是延陵人,俗家姓馬。參威禪師,悟旨;復居京口鶴林寺:他去參拜智威禪師,明白向上一法這個心印法門。以後他就住在京口這個地方,那兒有一座廟叫鶴林寺,他就在鶴林寺住。

一日,有屠者裕謁,願就所居辦供:有一天,他遇到一個殺豬的,或者殺牛的,或者殺羊的,凡是殺畜生的都叫屠夫;這屠夫就是殺生的,這也是一個微賤的種姓,也是一個微賤的行業。這個人叫「裕」,就來到這兒拜訪他來了,請玄素禪師到他那個屠戶舖去吃齋。你看,這是簡直太滑稽了吧?本來他那兒豬鴨魚什麼肉都有,而他一個屠夫要請這位和尚去吃齋,在那兒辦供養。

師欣然往,眾皆見訝:「欣」,就很快樂的。玄素禪師很高興地就答應了,說:「好,好,我到你家堨h應供。」那麼這一般的和尚就都認為這個事情是很特別的,很奇怪了──殺豬宰羊的這麼一個屠夫請吃齋,這怎麼可以去呢?所有的僧人就都很驚奇的,認為他這個事情做得不對了。

師曰:佛性平等,賢愚一致:玄素禪師就說了,各位不要著急,也不要生一種懷疑。佛性是平等的,殺豬的屠夫也是有佛性,將來也可以成佛的;這平等的,沒有分別;不論是善人、惡人,這都是一樣的。

那麼佛教講這樣子,這不是善惡混合了嗎?「佛性平等」,殺多少人也是那麼多佛性,救多少人還是那麼多佛性。那麼為什麼人要救人,不殺那麼多人呢?你們各位想一想。

不是這樣子!佛性平等,是誰都有份的;可是「賢愚一致」,不論他是善人、惡人,所謂「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只要他能改過自新,誰都有成佛的機會。不是說,你做惡的人也和善人是一樣的,不能這樣說。

好像有人說:「這個見嘛就是不見,不見就是見了。」那不見就是見,你為什麼又要見呢?說:「那個好就是壞,壞就是好;沒有好也沒有壞,沒有壞也沒有好。」那你壞就得了,為什麼你又要好?所以這不能混合而談,不能籠統而談。不錯,可以一致,但是要改過自新才能一致的!若不改過自新的話,賢者是賢,愚者是愚,不能雷同。

不能說是:「喔,那我就不修行和修行一樣的,我不吃齋和吃齋是一樣的!」這簡直是罵人了嘛!啊,我不修行就和修行是一樣,我不吃齋和吃齋一樣?那我不罵人和罵人也一樣吧?我不殺人和殺人也一樣吧?有這個道理嗎?沒有的。所以不能這麼囫圇吞個棗──吃個棗,就這麼囫圇個把它吞下去了。那個豬八戒囫圇個棗吞下去,卻問:「猴哥,猴哥!這個棗是什麼滋味啊?」你說這是屬於愚癡、不愚癡?

所以善者不妨勇猛精進,惡者需要改過自新;你賢者不妨教化愚者,愚者應該向賢者來學習。不能一概而論,說:「喔,那你這麼樣講,我有一個最好的折衷的辦法。什麼呢?你不吃齋就吃齋了!」那你不穿衣服就穿衣服了,你不吃飯也就吃飯了?那你就不要吃飯嘛!這是我的方法;不吃和吃一樣的,為什麼你又要那麼麻煩要吃?試試看!

說:「不行,我肚子不答應!」那你學這個有什麼用?怎麼可以說口頭禪,來講一些廢話呢?不可以用口頭禪講廢話的,要講實實在在的、老老實實的,不要盡講騙人的口頭禪。我講「東西」,你們都說我罵人。「啊,我罵就是沒有罵!是吧?」不可以的!我講真理,所以你們說我罵人;我不是罵人,我是講真理的。

但可度者,吾即度之,何差別之有:只要是有可度的機會,我就要試一試來度一度他;為什麼要那麼重的分別心,為什麼要那麼多的顧慮?這有什麼分別呢?

僧問:如何是西來意?有一個和尚就問玄素禪師說:「怎麼樣是西來大意啊?」西來大意也就是祖師意。

師曰:會即不會,疑即不疑。玄素禪師就說:「什麼叫西來大意啊?你明白的時候,就像不明白一樣。」這怎麼講呢?明白怎麼像不明白一樣?那不明白又像明白一樣?那可不行的!你明白,可以像不明白的;你不明白,不可以像明白。這就是你明白了,不要貢高我慢,不要那麼驕傲,說:「喔,你知道了嗎?我懂得西來意了!啊,你還不懂呢!」這就叫貢高我慢了,這就叫會即不會;本來你不一定通的,你就冒充通達。

你通了,不需要各處去賣膏藥,說:「啊,我是一個明白西來大意的,我是明白祖師意的!」各處去滿街賣廣告,不需要的。「有麝自然香,何須大風揚」,你若有真東西,不怕沒有人買;不需要各處去找買主。尤其你真有了,何必又那麼著急想要賣它呢?不需要的;因緣成熟了,自然就師資道合了,就能行法了。不是像個喇叭筒似的,一天到晚吹吹吹,吹給旁人聽,不是那樣的。「會者不難,難者不會」,會了,一切都沒有問題了;不會,那問題就多得很。「疑即不疑」,究竟會不疑了。你不疑就不會,不會就不疑。

又曰:不會不疑底,不疑不會底。你若不會,也就不疑;若不疑嘛,又不會。這個「底」字是個虛字,不要深追它。

又有僧扣門:又有一個和尚來扣他的門──就叫門、拍門。師問:是甚麼人?這都是在這兒盡打機鋒,弄口頭禪呢!你不要把這口頭禪就當著一個真實,這都是在那兒遊戲、開玩笑呢。師問:「是什麼人叫門?」

曰:是僧。說:「是個出家人,是個僧人。」

師曰:非但是僧,佛來亦不著。禪師說:「不但你是個僧,你就佛來了,我也不理你!」「不著」,就是不理你;我不管你,也不招呼你,當沒有一回事似的。

曰:為甚麼不著?這個僧人就問:「您為什麼佛來都不理呢?」

師曰:無汝棲泊處。禪師說:「我為什麼不理啊?就因為現在沒有你住的地方。」「棲泊」,就是住宿的地方。沒有你住的地方,就是你還不夠資格呢!

天寶十一年示寂,塔於黃鶴山。敕諡大律禪師,大和寶航之塔:玄素禪師在大約唐玄宗當時的天寶十一年那時候,就圓寂了,在那黃鶴山造一個塔。皇帝敕號大律禪師,那個塔就叫大和寶航之塔。

贊曰

佛性平等,海水味一:佛性是平等的,海堥滬茪臛ㄛO一味。一味是什麼味道?你們自己去嘗嘗就知道了!

屠兒刀放,三塗頓息:這屠夫刀子放下了,就立地成佛。「三塗」,就是地獄、餓鬼、畜生;「頓息」,就立刻停止了。

西來何意,會即不疑:西來有什麼意思啊?你若明白了,就不疑。

不疑不會,佛亦奚為:你要是不疑,還不能真明白。要是真明白了,連佛都不執著了,佛來也不理了;「佛來佛斬,魔來魔斬」,這叫大徹大悟,掃一切法,離一切相。

或說偈曰

這首偈,不知道是誰寫的,我也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我,但是這首偈我記住。這說是──

馬氏有子玄素師:這馬氏真正幸運,真可以說是有子了!這個子,真是個大丈夫,真是個大英雄,真是個大豪傑,是人天師表;他叫玄素禪師。這個「有子」,其中就包括一種讚歎辭:「姓馬的真是幸運哪!他有這樣的好兒子,出家做一個大的禪師!」

屠夫設齋供養之:突然間有一個殺豬宰羊的屠夫要來設齋供養他,他很歡喜就答應了。

眾皆訝然呼怪怪:其他一切的僧人都很驚奇的(verysurprise),很驚訝的,就說:「奇怪了,奇怪了!哎,怎麼搞的,怎麼到屠夫那兒去應供啊?」大家都很奇怪:「啊,真是怪怪,真是怪怪!」

佛性平等勿咄咄:而玄素師就說了,佛性是平等的,你不要在那兒盡大驚小怪的,沒有什麼!

他們說「怪、怪、怪」,他就「咄、咄、咄」;你看,這很好的對聯嘛!凡寫偈頌和寫詩,頭兩句不需要對,那麼第三句、第四句是一副對聯,第五句、第六句又是一副對聯,等第七句、第八句就不需要對了。我這算偈頌,他們給我算詩也好,算偈頌也好的;我就詩不詩、偈不偈,什麼也不是。

聖凡暫異應修善:聖人和凡夫本來一樣的,這只是暫時間不同;但是你應該修善,諸惡不作,眾善奉行。你要是眾善不奉行,你諸惡要作;那你凡夫永遠是凡夫,永遠不能到聖人的果位上。為什麼?你不順著這個法去行,盡逆法而行嘛!

賢愚一致莫糊塗:你賢、愚可是一致都可以成佛;賢人可以成佛,愚人也可以成佛,善人可以成佛,惡人也可以成佛。但是你不能就囫圇吞個棗,說:「我作惡就是作善。」這個是不可以的,不要糊糊塗塗地把那個真理弄不清楚。

自古真理原不二註1):自古到現在真理只有一個,沒有兩個。誰也不能違背這個真理。

休認蟑螂作木虱:你不要拿蟑螂就當著木虱來看;你差之絲毫,就謬之千里。你不可以那麼樣子,就以為善也沒有關係,惡也沒有關係;我殺人就是沒殺,我沒殺人就殺。那你看,被殺的人多冤枉!沒殺也就殺了,這是不是沒有公理啊?所以這一點各位要認清楚了,不要糊堣K塗的。

──宣公上人•一九八一年十月二十四日講解


註1:此句《再增訂佛祖道影》作「古今真理原不二」,今依上人原錄音,作「自古真理原不二」。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BTTS/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