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佛祖道影白話解(二)禪宗初期祖師

雲老和尚集•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三十五世牛頭法持禪師  

三十五世牛頭法持禪師

師,潤州江寧人,姓張氏。幼出家,年三十游黃梅,依忍大師座下,聞法心開。復值方禪師,為之印可。及黃梅垂滅,謂弟子玄賾曰:「後傳吾法者,可有十人,金陵法持是其一也。」唐長安二年,終於金陵延祚寺無常院,遺誡露骸松下,飼諸鳥獸。迎出日,空中有神旛西來,繞山數匝,所居故院竹園,林木變白,七日而止。壽六十八臘。

贊曰

黃梅聞法 牛頭受記 傑出威師 綿遠相繼
露骸松下 含生等利 慧日長明 輝天耀地

或說偈曰

江寧張氏育奇才 年幼出家暢所懷
黃梅聞法傳心印 青松捨肉施骨骸
空中神旛來西域 竹園喬木向東白
大聖化物無方隅 千秋後世莫徘徊

白話解

這是牛頭山三十五世的法持禪師。

師,潤州江寧人,姓張氏:這位禪師,是潤州江寧人(江寧就是南京),俗家姓張。幼出家,年三十游黃梅,依忍大師座下,聞法心開:他年輕的時候就出家了。三十歲那年,到湖北黃梅縣去親近弘忍大師(五祖),他天天在忍大師座下聽法,然後就開悟了。復值方禪師為之印可:後來又遇到慧方禪師,來印證他是開悟了。

及黃梅垂滅,謂弟子玄賾曰:後傳吾法者,可有十人,金陵法持,是其一也:等到五祖大師將要圓寂的時候,對他的徒弟玄賾說:「以後傳我這個法的,能有十個人。金陵這個法持,他是其中的一個。」

唐長安二年,終於金陵延祚寺無常院:唐朝這個則天皇帝(武后)長安二年,他在金陵延祚寺那個無常院圓寂了。遺誡露骸松下,飼諸鳥獸:遺言告訴他的徒弟,把他的屍體放在松樹下,給雀鳥和野獸吃。

迎出日,空中有神旛西來,繞山數匝:等到把他的屍首從房婼苭X的時候,空中那個雲堶情A就有幢旛寶蓋從西邊來,好像有天人在那兒舉著旛似的,在他所住的那個地方,向右繞很多次。所居故院竹園,林木變白,七日而止:在他所住的那個無常院,那個竹子和樹林子,所有的林木都變白色,白了七天。壽六十八臘:壽命六十八歲。

贊曰

這是讚歎這位法持禪師。

黃梅聞法,牛頭受記:他在黃梅五祖大師那兒聽了法,在牛頭山那兒就給他授記,說他是傳法的一份子。

傑出威師,綿遠相繼:他是一個傑出的人才,是很有威儀的,在佛教堣]很尊嚴的,很有地位的;他紹隆佛種、紹隆三寶,那麼相繼不斷傳留佛法。

露骸松下,含生等利:他吩咐把他的屍首放在松樹下面,對鳥獸一切平等,這樣子來供養這些鳥獸。

慧日長明,輝天耀地:他好像是一個智慧之日,常常是光明的;照耀天地都光輝了,榮耀這個天地,天地都特別莊嚴了。

說偈曰

這是沒有事情找事情來幹一幹,多此一舉;雖然是多餘的,也是一個心得,不是在什麼書上抄的。那麼就說一說:

江寧張氏育奇才:南京(江寧)這個姓張的家堨秅F一個小孩子,很奇怪的。可不是用屁股來認字的!我今天聽見某某說:「有報紙說,北京有個女孩子用屁股認字。」這真是笑話!屁股會認字,那頭不會認字?那個字去聞臭味去?「奇才」,就是又聰明,記憶力又好;還守規矩,不調皮。所以這個奇才,就與眾不同。為什麼?

年幼出家暢所懷:他很小的時候,就自己發心出家了,童真入道。童真入道,就是沒有結婚,男的也沒有女朋友,女的也沒有男朋友。那麼這個當然是男的,不是個女的;他沒有女朋友就出家了。「暢所懷」,就是把他所願意做的事情暢開來了,隨心滿願了。不是本來想要出家,想不到就結婚了;結婚了又黏住了,就想要出家也出不了,辦不到了──這就沒有暢所懷。那麼現在他暢所懷了。

黃梅聞法傳心印:那麼出家了,在五祖弘忍大師那媗巨ㄞu正的佛法。五祖大師是傳心印的,他在那兒聽法,也就得到了這個以心印心的心印法門了;所謂「正法眼藏,教外別傳,以心印心,不立文字」。這正法眼藏,傳佛心印,就是心印法;彼此大家心堻ㄘ白了,以心印心,用這個印印到心堨h了,就是大家都明白這個法了。

青松捨肉施骨骸:這個字句都是對聯。你看「黃梅」對「青松」,多好!很漂亮的。「聞法」對「捨肉」,聞法是從外邊聞來的,捨肉是從堶控迉X去的。「傳心印」對「施骨骸」,這骨骸都不要了,都施給眾生了。你看,這是不是破一切執著?所以以後這個身體都布施給世界了,布施給眾生了。

因此各位都記住:這一生我什麼都不要;等我圓寂之後,我不需要施給鳥獸餵牠們,牠們在那兒,也不知道是不是發菩提心。那麼把屍首燒了,將這個骨灰灑到虛空,盡虛空遍法界,這風一吹,呼呼呼到所有的地方去了,到每一個地方有一粒微塵、有一粒骨灰到的地方,我就度那個地方的眾生都成佛!就這麼辦,你們記得啊!我也不要紀念堂,我也不要肉身──肉身,將來或者老鼠沒有東西,給老鼠吃了。我是要大公無私的,至中不偏的;不要布施單單給一隻老鼠,要布施給所有的眾生。你看好不好?所以我也不要松樹下來露骨,來給雀鳥和野獸吃。

空中神旛來西域:空中這神旛從西方來,這就證明菩薩來接他。

竹園喬木向東白:你看這都是對子,「來西域」、「向東白」,這都是相對的!這喬木都像叩頭似的,向東給這位法持禪師叩頭。

大聖化物無方隅:那個大的聖人教化眾生啊,沒有一定的方法,沒有種族的,沒有說:「你是中國人,我不教化你;你是美國人,我討厭你!」沒有這個;沒有種族的觀念,沒有人我的思想,一切都平等的。「哦,你是高麗人,我離你遠一點!」不是這樣子的。所以大聖才是教化無方的,沒有一定的執著。

千秋後世莫徘徊:拿法持禪師來講,我們是後人。千秋後世我們這些後輩,一見我們老前輩這麼樣修行,有這麼樣的成就,我們不要再站那個地方等著了。說往這一條路走,「出家、結婚,怎麼樣好呢?」想這樣子,又想那樣子,這叫徘徊不定。一雙腳踩著兩隻船,又要上江北,又要去江南;你說,到什麼地方去好?不要這樣!那就哪個地方也不能去,江北也到不了,江南也不能去。所以這是自誤呀!

「徘徊」,就是站在那個地方,不知道走那條路好了;向這邊走又不行,向那邊走還不對,這就叫徘徊了,沒有主意。說是為修行,用用功吧,又想:「睡覺不錯。」想要打打坐:「哦,睡覺還不夠睡,都睡覺去好了!」到那兒睡覺,又後悔:「哎,我應該打打坐!」結果,也沒有睡好覺,也沒有打好坐,這叫做徘徊。這一個淺的例子是這樣子;深的,那你們自己想去了啦!人就是這樣的,這就是沒有主宰。

── 宣化上人•一九八一年二月二十日講解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BTTS/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