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佛祖道影白話解(二)禪宗初期祖師

雲老和尚集•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三十二世牛頭山法融禪師  

三十二世牛頭山法融禪師

師,潤州韋氏子。年十九,投茅山落髮。後入牛頭山北巖之石室,靜坐觀心。適四祖踵至,問曰:「觀是何人?心是何物?」師無對,遂延祖入庵。祖見虎狼圍繞,作怖畏勢;師曰:「猶有這個在!」祖於師座上書一佛字,師竦然不敢坐;祖曰:「猶有這個在!」師乃稽首請益。祖為說法要,且曰:「吾受璨大師頓教法門,今付於汝;向後當有達者,紹汝元化。」自爾法席大盛,後得上首智巖,付囑法印。明年正月十三日,不疾而化。

贊曰

宴寂空山 禽獸作侶 賴遇作家 坐斷佛祖
狼蹤虎跡 日輪當午 前日後日 問取庵主

或說偈曰◎宣公上人作

牛頭靜坐習觀心 四祖親來訪至人
虎狼惡獸同圍繞 鶴雁良禽各聞經
佛字未空猶存執 法緣殊勝尚精勤
無疾而化真自在 談笑往生遺高風

白話解

第三十二世的牛頭山法融法師。這位禪師他在牛頭山那兒修行,所以有的人就稱他叫牛頭師,不叫他的名字。

師,潤州韋氏子:這牛頭祖師他的名字叫法融,他是中國潤州的這個地方的人,俗家姓韋。年十九,投茅山落髮:在他十九歲那一年,他就到茅山那個地方落髮,出家修行了。所以出家修行是越早越好,童真入道是最好的。

後入牛頭山北巖之石室,靜坐觀心:在茅山那個地方住了一住,他覺得還很多人,所以以後又到牛頭山去了;在牛頭山北邊有一個石巖,石巖埵陪茯},到那地方去修行了。在那地方,就參禪打坐,總觀看自己的心。

適四祖踵至:在這個時候,四祖道信禪師到這兒來。問曰:觀是何人?心是何物:就問法融禪師:「你看的是誰?心是個什麼東西?」(註1

師無對,遂延祖入庵:他不知道怎麼樣答覆好,沒有辦法答覆;這時候就請四祖到他這個石室媄銦C

祖見虎狼圍繞,作怖畏勢:到這石庵媄銦A四祖一看有四、五頭老虎,有七、八隻餓狼,都在給他做伴侶,來陪著他打坐,也都在那地方陪他修行;四祖看見這些虎狼,就假裝害怕的樣子。

師曰:猶有這個在。法融禪師一看四祖害怕,他也不知道這是四祖,就說:「喔,你還有這個在呢!」這個是什麼?就是說四祖:「你還害怕呢,你還沒有看空呢!」

祖於師座上書一佛字,師竦然不敢坐:四祖道信大師聽他這麼樣講,也沒有講什麼,就在牛頭法融禪師法座那個地方寫上一個「佛」字;法融禪師一看這個「佛」字,也就不敢坐下來。

祖曰:猶有這個在。那麼四祖大師就說:「你還有這個在,你還沒有空呢!」連一個「佛」字你還沒有空,那只是一個字,你怕它幹什麼呢?所以這祖師和祖師當時也在那兒互相打機鋒、互相報復,他說他「猶有這個在」,他也要說一說他「猶有這個在」。

師乃稽首請益:這樣一來,法融禪師就向四祖頂禮叩頭,請求四祖來教化他,教他怎麼樣修行。祖為說法要:四祖大師就給他說這個中道的法要,這中道的法門要怎麼樣修行?

且曰:又說了。吾受璨大師頓教法門,今付於汝:我是接第三祖僧璨大師直指人心、見性成佛這個頓教的法門,你得這個法門,你一修行就可以成佛;我現在把這個法傳給你了。向後當有達者,紹汝元化:那麼以後會有個聰明有智慧的人,繼續你的法化。「紹」,就是繼續。

自爾法席大盛:由這個之後,法融禪師就很多人來聽他講法了。後得上首智巖,付囑法印:後來他得一個上首的弟子,叫「智巖法師」;他傳給他這個心印的法門了。

明年正月十三日,不疾而化:次年正月十三那天,法融禪師也沒有什麼病就往生了。

贊曰

這個偈贊,就是用很簡單的幾句話來讚歎這位法融禪師。這幾句話怎麼說的呢──

宴寂空山,禽獸作侶:他一個人在這空山媕Y,人到不了的地方,在那兒參禪打坐,有飛禽走獸來給他作伴。這些個飛禽走獸都是到他那兒去求佛法,循規蹈矩地來保護著他;老虎做他的護法,豺狼也做他的護法,一切的惡禽做他的護法,善的禽也做他的護法。

賴遇作家,坐斷佛祖:「作家」,就好像寫文章的作家;這個是修行的作家,就是造就佛祖的作家,就是說的四祖。幸虧他遇到大作家,把這個佛的執著都沒有了。

狼蹤虎跡,日輪當午:這個狼走的腳印和虎走的腳印,就好像太陽正在中午的時候。

前日後日,問取庵主:或者在昨天、或者是明天,這種修行的消息,應該親近這個庵主──在這兒石室塈云熙o個老修行。

又說偈曰

在這兒又偈贊曰:

牛頭靜坐習觀心:法融禪師在牛頭山那兒打坐,修行這觀心的法門。

四祖親來訪至人:四祖道信禪師大約自己觀這因緣成熟了,所以到這兒來訪法融禪師。

虎狼惡獸同圍繞:到這兒一看,他有這個虎狼惡獸在這兒前前後後圍著他。

鶴雁良禽各聞經:聽他佛法的,白鶴、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都有,又有鴻雁,都在這兒聽經;他一說法的時候,這些鵲鳥都在那兒老老實實地聽他講經說法。

佛字未空猶存執:四祖大師來考驗他,看他修得雖然老虎都親近他,禽鳥都親近他,可是他還有一點點執著;一點點什麼呢?也就是佛字他還沒有空呢!

那麼說這個佛字空,是不是就那麼說我空了,我在那兒寫個佛字,我坐上它,這就是我空了嗎?不是的,這不可以冒充的。不可以說,我想我空了,我就空了;我想我是佛,我就是佛了!不是這樣子的。好像現在那些個旁門外道說EverybodyisBuddha,你是佛,我也是佛,他也是佛,大家佛、佛、佛。是佛,你為什麼還那麼貪?你怎麼不想研究研究你為什麼還那麼貪、還那麼大的瞋心?佛像你那麼大的瞋心?佛像你那麼大的癡心?貪瞋癡慢疑那麼大,就是佛了?這真是罵佛呢!

那怎麼樣呢?他若空了,自然就沒有那個執著了,根本就不會說是怕。不是說我故意壯下膽了,我不怕;你壯下膽了,你敢殺人呢!何況坐一個佛字?這是不對的!人人可以成佛,但是要修行才能成佛;不是說人人都是佛了,不要修了;你願意吃肉就吃肉,願意喝酒就喝酒,願意做什麼就做什麼,是佛嘛!不是那樣子的。那樣是撥無因果,將來一定墮地獄的!

法緣殊勝尚精勤:這位法融禪師他法緣很盛的,很多人都相信他,皈依他,信仰他;但是他還是那麼勇猛精進,一點也不懶惰。

無疾而化真自在:你看我們修行修的什麼?這修,要沒有病痛;死的時候,「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佛及聖眾,手執金臺,來迎接我;於一念頃,生極樂國。花開見佛,即聞佛乘,頓開佛慧;廣度眾生,滿菩提願。」若這樣子,這是真正自在了。

談笑往生遺高風:在那兒,他一邊講一邊笑,和人講話就往生極樂世界去了。你說這多自在,多自由啊!自由自在的,無掛無礙的。若能這個樣子,那就是一個真修行的人,什麼罣礙也沒有了,什麼也不貪戀了──身不貪戀,意不顛倒。

──宣公上人•一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講解


註1:法融禪師見四祖道信大師的公案,《指月錄》詳載如下──(法融禪師)年十九,學通經史,尋閱大部般若,曉達真空。忽一日歎曰:「儒學世典非究竟法,般若真觀出世舟航。」遂隱茅山,投師落髮。

後入牛頭山幽棲寺北巖之石室,有百鳥銜花之異。唐貞觀中,四祖遙觀氣象,知彼山有異人,乃躬自尋訪。問寺僧:「此間有道人否?」曰:「出家兒那個不是道人。」祖曰:「阿那個是道人?」僧無對。別僧曰:「此去山中十里許,有一嬾融,見人不起,亦不合掌,莫是道人麼?」祖遂入山。

見師端坐自若,曾無所顧,祖問曰:「在此作甚麼?」師曰:「觀心。」祖曰:「觀是何人?心是何物?」師無對,便起作禮曰:「大德高棲何所?」祖曰:「貧道不決所止,或東或西。」師曰:「還識道信禪師否?」祖曰:「何以問他?」師曰:「嚮德滋久,冀一禮謁。」祖曰:「道信禪師貧道是也。」師曰:「因何降此?」祖曰:「特來相訪,莫更有宴息之處否?」師指後面曰:「別有小庵。」遂引祖至庵所。

遶庵惟見虎狼之類,祖乃舉兩手作怖勢。師曰:「猶有這個在。」祖曰:「這個是什麼?」師無語。少選,祖卻於師宴坐石上,書一佛字,師睹之竦然。祖曰:「猶有這個在。」師未曉,乃稽首請說真要。祖曰:「夫百千法門,同歸方寸;河沙妙德,總在心源。一切戒門定門慧門、神通變化,悉自具足,不離汝心。一切煩惱業障,本來空寂。一切因果皆如夢幻,無三界可出,無菩提可求。人與非人,性相平等。大道虛曠,絕思絕慮。如是之法汝今已得,更無闕少,與佛何殊,更無別法。汝但任心自在,莫作觀行,亦莫澄心,莫起貪瞋,莫懷愁慮,蕩蕩無礙,任意縱橫,不作諸善,不作諸惡。行住坐臥觸目遇緣,總是佛之妙用。快樂無憂,故名為佛。」

師曰:「心既具足,何者是佛?何者是心?」祖曰:「非心不問佛,問佛非不心。」師曰:「既不許作觀行,於境起時,心如何對治?」祖曰:「境緣無好醜,好醜起於心;心若不強名,妄情從何起;妄情既不起,真心任遍知。汝但隨心自在,無復對治,即名常住法身,無有變異。吾受璨大師頓教法門,今付於汝。汝今諦受吾言,只住此山,向後當有五人達者,紹汝玄化。」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BTTS/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