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佛祖道影白話解(二)禪宗初期祖師

雲老和尚集•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三十祖僧璨大師  

三十祖僧璨大師•
(東土三祖)

祖,罔知姓氏,以白衣謁可。祖曰:「弟子身纏風恙,請師懺罪。」曰:「將罪來,與汝懺!」祖良久,曰:「覓罪了不可得。」曰:「與汝懺罪竟。」執侍二載,可付偈曰:「本來緣有地,因地種花生。本來無有種,花亦不曾生。」偈已,復示般若,讖曰:「汝今得法,宜處深山,未可行化。當有國難,所謂『心中雖吉外頭凶』是也。」及後周果嬰沙汰。祖往來司空山,居無常處。時有道信者承法,乃入羅浮,為眾廣宣心要;訖,於法會樹下立化,玄宗諡鑑智禪師。

贊曰

身纏風恙 非世所醫 覓罪不得 迸出頂珠
空山高照 寶印全提 道嫌揀擇 早落階梯

或說偈曰◎宣公上人作

既無姓氏更無名 強名僧璨眾中英
身染風疾求懺罪 心內雖吉外頭凶
隱居空山恆寂靜 弘化羅浮結法緣
樹下歸去解脫竟 江河流水永留傳

白話解

僧璨大師是西天第三十祖,中國的第三代祖師。

祖,罔知姓氏,以白衣謁可:這位三祖,誰也不知道他的姓氏;他是一個在家人,去見二祖慧可大師。

祖曰:弟子身纏風恙,請師懺罪。這個「祖曰」就是三祖,三祖說:「我身上有風濕病,想請大師您給我懺一懺我的罪。」

曰:將罪來,與汝懺。慧可大師就說:「你把罪拿給我,我好給你懺啦!」

祖良久,曰:覓罪了不可得。祖想了大約幾分鐘,就說:「我找我的罪找不著,沒有啊!」

曰:與汝懺罪竟。慧可大師說:「已經給你懺完了。」這就是好像那個「與汝安心竟」一樣的道理,這根本罪是沒有形的,你為什麼要執著它呢?你不造就沒有罪了嘛!

執侍二載:他服侍二祖神光兩年(註1)。可付偈曰:慧可大師就傳授給他一首偈頌,兩年傳授他一首偈。

本來緣有地,因地種花生:本來是因為有地,在這地種了花,花才生出來。

本來無有種,花亦不曾生:若本來沒有種,也就沒有什麼花。就是說:你雖然有一個載道之器,你若不修也沒有用了;你沒有種花,就是有地,花也不會生。就是你可以修道,你若不修,它也沒有用的。

偈已,復示般若:這個偈說完了之後,又給他講一切種智、一切智、根本智、道種智,給他講這個般若的智慧。讖曰:就是預先給他說一個預言。「讖」,就是個預言。

汝今得法,宜處深山,未可行化:你現在得法之後,要到山上去住,不可以弘揚佛法,因為現在時機還沒成熟,時機不對;你暫時就要修行。怎麼說呢?當有國難,所謂「心中雖吉外頭凶」是也:現在你這國家會有災難。國家有災難,就是時局不平定。雖然你心埵章D了,你心埵N了;在外邊呢,很危險的。你心堥S有危險了,外邊有危險。

及後周果嬰沙汰:在這以後,這個周朝果然不平安,佛法受淘汰了。「周」,是南北朝時代,在北朝的那個周朝。

祖往來司空山,居無常處:僧璨大師就在這司空山,有的時候出來,有的時候回去,他沒有一定的處所。

時有道信者承法,乃入羅浮,為眾廣宣心要:在這個時候,四祖道信跟著他來修行,給他當侍者;他就到羅浮山(羅浮山是在廣東),為大家講說心地法門。「心要」,就是心地法門。訖,於法會樹下立化:講完了之後,在這法會的樹下,站在那兒就圓寂了。三祖僧璨就是這麼攀著樹就圓寂了。玄宗諡鑑智禪師:唐玄宗給他一個諡號,就是鑑智禪師。

贊曰

身纏風恙,非世所醫:他身上有風疾這種病痛,世間一切的醫生都治不好了。

覓罪不得,迸出頂珠:他去見慧可大師,請慧可大師給他懺罪,可是覓罪了不可得;從頭上迸出來一顆摩尼珠,摩尼珠就是頂珠。

空山高照,寶印全提:在羅浮山那個空山高照,佛教以心印心、心心相印這種法門,他是負完全責任。

道嫌揀擇,早落階梯:你修道要沒有揀擇,沒有這些分別心;你要是一有揀擇了,那就有階級了,有相了,道本來是無相的

或說偈曰

又頭上安頭,再說一首偈頌。本來這個偈頌就不少了,那麼我願意再說一個,就是再把它說得更詳細一點。這說的三祖僧璨大師──

既無姓氏更無名:這位僧璨大師,他也沒有個姓,也沒有個名。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也不知道到什麼地方去了;在樹下他站那地方就走了,你看這自在不自在?這種的境界,如果沒有把握的,誰能辦得到的?誰也辦不到。

強名僧璨眾中英:慧可大師給他勉強取個名字,說:「好啦!你就叫僧璨了,是在佛教媕Y,將來會放大光明的,對佛門有一種很大的光輝的,這是人間一些眾人媕Y一個大英雄。」

身染風疾求懺罪:可是他當初也有病,什麼病呢?這個「風」,或者可以說是風濕病,因為這也沒有說明白;或者就是身上長了痲瘋病,痲瘋病就是一種治不好的病。現在不有痲瘋院?但是他這是一個示現。因為他連個姓名都沒有,他究竟有什麼病、沒有什麼病,也沒有人知道;不過這麼說,說他裝這麼一個樣子,說有這麼種病。那麼他是個在家人的樣子,就去見二祖神光──也就是慧可大師,就求慧可大師給他懺罪。慧可大師就說:「你把罪拿來,我給你懺啦!」那麼他站那兒找一找他自己的罪,找、找;罪本來也沒有形,也沒有相,也沒有一個什麼東西。於是乎他就說:「我覓罪了不可得。」我找罪找不著。所以慧可大師說:「我與汝懺罪竟。」給你懺悔完了,你沒有罪,你找不著,你叫我給你懺個什麼?這就本來是空的嘛!本來無一物,你何處惹塵埃呢?也就是這個道理。那麼僧璨大師大約在這個地方也就明白了,所以他就在這兒服侍二祖。「執侍」,就是在那兒來給二祖做飯吃、洗衣服,這一切的工作都他來照顧,也可以說是有什麼需要都是他做護法,服侍了兩年。

心內雖吉外頭凶:怎麼說心內雖吉呢?心媕Y他是得道了,他是懂得修行了,但是「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危巖之下」,就是「危邦不入,亂邦不居」;所以二祖就叫他去住深山,不要在世界上,說這個國媕Y將會有災難。那是南北朝那時候,有個皇帝叫周武宗的,滅佛。若不是滅佛,他也不需要隱遁。因為那時候想要把見著的和尚都殺;見著和尚就殺,見著出家人就抓去勞改,比文化大革命大約還厲害。那麼這樣子,他就在這個司空山那兒,來回在那媕Y,也不敢住一個地方;因為住一個地方,怕人家來抓他。今天在山東邊住,明天又搬到山西邊,後天又搬到山南邊,再後天又搬到山北邊,也就居無定處,沒有什麼一定的地方。或者在樹上住一宿,或者在岩洞埵矰@宿,也沒有什麼一定的。你看古來修行那麼難,他就在這時候來用功修道。

隱居空山恆寂靜:他隱居在司空山那兒,這空山媕Y什麼也沒有,是人跡罕到的地方,只有一些個狼蟲虎豹、獅子之類的。古來那些修道的人,都和這些個野獸在一起,他也不傷害野獸,野獸也不傷害他,和平共處在那兒。那麼他常常是在定中。「寂靜」,就是沒有人去擾亂他,他很方便用功的。

弘化羅浮結法緣:他以後去廣東的羅浮山說法,在羅浮山大開法筵,很多聽眾都去聽他說法,所以說和所有的眾生都結法緣。

樹下歸去解脫竟:等到他圓寂的時候,就在樹下一手扳著樹枝子,就那麼樣圓寂了,所以說「樹下歸去」。他回去了,得到究竟的解脫了;他來去自由,願意活著就活,願意死就死。

江河流水永留傳:雖然他沒有姓名,但是僧璨大師這種道風、這種道德,他這種的教化,流風易俗,是人永遠都不會忘的。

──宣公上人•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講解


註1:《八十八祖道影傳贊》〈二十九祖慧可大祖禪師傳〉記載──……自達摩西歸,大師(二十九祖慧可大師)繼闡玄風,博求法嗣。後見一居士,年踰四十,不言名氏,聿來設禮。問曰:「弟子身纏風恙,請師懺罪。」師曰:「將罪來,與汝懺。」士良久曰:「覓罪了不可得。」師曰:「與汝懺罪竟,宜依佛法僧住。」士曰:「今見和尚,已知是僧;未審何名佛法?」師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無二,僧寶亦然。」士曰:「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其心然,佛法無二也。」師深器之,即為剃髮云:「是吾寶也,宜名僧璨。」其年三月十八日,于光福寺受具。自茲疾漸癒,執侍二載……。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BTTS/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