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佛祖道影白話解(一)西天歷代祖師

雲老和尚集•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尊者,迦摩羅國人也。頂有肉髻,辯才無礙。初見七祖論義,祖曰:「仁者!論即不義,義即不論。若擬論義,終非義論。」尊者知祖義勝,心即欽服,曰:「吾願求道,霑甘露味。」祖遂與剃度授具,付以大法,偈曰:「心同虛空界,示等虛空法;證得虛空時,無是無非法。」尊者得法已,領眾行化至提伽國,轉付法於伏馱密多,即現神變,卻復本座,端然示寂。爾時眾建寶塔,葬其全身。

贊曰

論即非義 一語便了 廓徹靈源 撒卻珍寶
甘露門開 三更日杲 今之古之 清光皎皎

或說偈曰 ◎宣公上人作

頂生肉髻示真源 隨形相好願力堅
無礙辯才深般若 大開圓解義論玄
心同虛空超法界 量包宇宙入微先
即現神變還本座 三更杲日似明天

白話解

尊者,迦摩羅國人也:第八祖,名字叫佛陀難提,是印度迦摩羅國的人。

頂有肉髻,辯才無礙:這他一生來,頂上就有個肉髻。你看他這個像,頂上有個肉髻,有個肉糾糾。他無論和誰講話,誰都講不過他,他一定勝利。

初見七祖,論義:這他一開始去見七祖婆須密尊者,就到那兒和七祖論義。論義,就是大家談論義理的意思。這是沒有「言」字邊的「義」,不是「議論」。

祖曰:仁者,論即不義,義即不論,若擬論義,終非義論。這七祖就對他說了:仁者!你一論,就不是真義了。「義即不論」,你若是真有義的時候,是不可以論的。「若擬論義」:你若是想一想,想來研究這個真正的道理的話。「終非義論」:你就沒有真理了。這個「義」,是真正的真理;前面的「擬論義」,就是你若想來說真理的話。

尊者知祖義勝,心即欽服:這這位佛陀難提尊者,知道七祖的道理比他高了!因為那個真正的道理,你說不出來的,所以心堳雰堛A七祖的。曰:吾願求道,霑甘露味。說︰「我願意現在向祖師求道,我想要得到這個甘露法味。」祖遂與剃度,授具,付以大法:七祖當時就給他剃度,授具足戒,傳給他心印的大法。偈曰:又給他說一首偈頌:

心同虛空界,示等虛空法:這心和虛空是一樣的,我現在指示你這個虛空的法。

證得虛空時,無是無非法:這你證得虛空這個境界的時候,「無是無非法」,這才是沒有什麼義可議論的了。

尊者得法已,領眾行化,至提伽國,轉付法與伏馱密多:這尊者得法之後,就領眾遊方行化,來到了提伽國,又將此心印法門傳給第九祖伏馱密多尊者。即現神變,卻復本座,端然示寂:然後就即刻現出神通變化,踴身虛空,現十八變後,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就在那兒跏趺而坐,往生了。爾時眾建寶塔,葬其全身:當時大家給他建個寶塔,把他的全身葬在那兒。

 

贊曰

論即非義,一語便了:「你若討論討論,或者研究研究,那就沒有真理了。」七祖就這麼說一句話,八祖就開悟了。

廓徹靈源,撒卻珍寶:已經明白本來的面目,已經開悟了。「撒卻珍寶」,把珍寶都不要了。

甘露門開,三更日杲:甘露法門都開了。「三更日杲」,三更就是半夜。雖在晚間,但好像太陽出來了。這是一個譬喻,是說晚間你放光,有一種光明的境界,好像天明了。

今之古之,清光皎皎:現在是這樣子,古來也是這樣子,這種清淨光明,非常的明亮。

 

或說偈曰

又一個人沒有事情來找事幹,又說了一個很粗的偈頌。就是──

頂生肉髻示真源:頂上肉髻,就是指示他是個有來歷的;他來頭很大,是從佛那兒來的,他是有根基的人。

隨形相好願力堅:他這相好,也是指這個肉髻;這是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其中的一部份。「願力堅」,他往昔發的願力,決定不撤回去;他發的願力,就是要常常這樣。

無礙辯才深般若:他有無礙的三昧辯才,有很大的智慧。

大開圓解義論玄:他大開圓解了,所以他和七祖那時候互相議論,這是很妙的。七祖告訴他論即非義,義即非論,擬議即非義,也就是說「論即不義,義即不論」。「義論玄」,他所說的這種義,是很玄妙的。

心同虛空超法界:你心媢陬磢臟的,甚至於超出法界那麼大。

量包宇宙入微先:你心量大到把整個宇宙都包含了,又可以入到一粒微塵那麼地小。「入微先」,這是偈頌的一個順韻,他可以先入到微塵堙A就是小中現大、大中現小,也就是《華嚴經》入到一粒微塵媕Y的境界。

即現神變還本座:他即刻在虛空堬{出這個神變,然後又坐到他自己的本座上。

三更杲日似明天:雖是三更,但卻像太陽出來似的,把三更照得好像天明一樣。這不是「明天」,是「似明天」。

 

──宣公上人•一九七八年三月一日講解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