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水鏡回天錄白話解.古人篇(一)

化老和尚著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匹夫之風──楚霸王

西元前二三二年∼西元前二O二年•秦末

◎宣化上人講述於
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七日

霸王姓項,名籍,字羽。秦 下相人。年少尚武,力能扛鼎,氣可拔山。秦末,陳涉 吳廣,揭竿而起,天下大亂。其叔項梁,舉兵伐秦。後梁死,羽代領其軍,大破秦兵,所向無敵。入關殺秦王 子嬰,火焚咸陽,自稱西楚霸王,以劉邦為漢中王。鴻門宴,仁柔寡斷,鑄成大錯。終於九里山誤中埋伏,全軍覆沒,無顏見江東父老,自刎烏江,令人嘆惜不已!

評曰

粗暴善戰 勇猛無敵 仁柔寡斷 失戎先機
匹夫之風 為後人譏 全軍覆沒 眾叛親離

又說偈曰

力能扛鼎氣拔山 有勇無謀失機先
雖有范增不重用 棄置韓信奔四川
衣錦還鄉光宗祖 丟盔敗陣面無顏
自刎烏江付流水 叱吒喑啞古今傳

白話解

霸王,怎麼叫霸王?霸王就是不講道理,就是以力服人的一個人,他胳臂也粗、力量也大,天也不怕、地也不怕,就這麼樣的一個人;那麼這樣天不怕、地不怕,所以成為霸王。這個霸王就是什麼都不在乎,所以就不講道理。好像現在香港來說吧,佔領這一個地方,也沒得到政府許可,也沒有買、也沒有花錢,就在那婸\房子,住在那個地方,這叫霸王屋、霸王地。那麼由這個來看,我們就知道這個霸王就是不講道理,就是不聽你三七二十一;他說三七二十二,你就要說三七二十二:這就叫霸王。霸王他有獨斷獨行的這種手段,可是沒有獨斷獨行的智慧;沒有智慧就處事不當,做什麼事都不當,這是我對他的評論。

霸王哩「吃霸王飯」,就是到餐館堨h,吃完了飯也不給錢,這叫吃霸王飯。沒有做霸王工的,吃霸王飯是有的;做霸王工的就沒有,因為如果給人做工,一定要錢的,所以不會有霸王工。只有吃霸王飯的,穿霸王衣服的,住霸王屋子的;沒有做霸王工的。

楚霸王姓項,名籍,字羽;大約也叫「子羽」,項子羽,後人沒有稱「子」字,就只稱項羽;因為他是霸王,大家也不願意稱他這一個好名字,雖然他叫子羽,也不稱他子羽,就叫項羽。據野史說,他是龍生出來的,虎給他奶吃長大的,在那個熱的天氣,太陽曬著,也沒有人保護他,就有鵰用膀子來給他搧扇子,足見這個人是很了不起的。他本來是龍生的,當然沒有爸爸;虎養的,也沒有媽媽了;就是無父無母的這麼一個人。沒有人照顧他,所以他就在那兒哭,哭得聲音都哭啞了,遇到姓項的人從那兒路過,就把他撿回家去了。因為他一小就這麼不要命的那麼哭,後來長大了也是聲音啞啞的。那麼,是不是這樣子,我不知道了!

項羽年少的時候就是願意習武,拿刀弄槍的。他又力能扛鼎,就是他這個力氣可以把一個大寶鼎舉起來;「氣可拔山」,他甚至於這麼吹一口氣,就可以把山吹倒了,就那麼厲害!那麼又有些個在老師跟前不認字的人,因為不認字,「聽」說項羽可以力能扛「鼎」,就說楚霸王有這麼大的力氣,自己抓著自己的小辮子,可以把他自己拎起來,離開地,不著地,有這麼大的力量!你看,這是不可能的!自己拎著自己小辮子把自己拎起來--他說這是扛「頂」。其實這個「鼎」不是頭頂的頂,是寶鼎的鼎,三個腳的那種鼎。他因為不認字,以為這個「力能扛頂」,就是自己拔著自己小辮子就能起來。你看,中國這種笑話也很多的。他「氣可拔山」,就是他吹一口氣就能把山都吹倒了,就那麼大的力量;言其這個力量比吹風機的力量還大,甚至於和火車的力量差不多了,他那個力量那麼大!還有像飛機那樣往前一衝,把房屋也都給衝倒了,樹也給衝倒了;就言他與人不同就是了。

在秦朝末年的時候,又有這麼一件事。先前周老師說的,有關陳涉、吳廣(註1),他們是被朝廷徵調去戍守邊疆的屯墾隊長,在途中遇上下大雨,道路中斷,他們估計了日程,就算趕去也已過了規定的期限。按照秦的法律規定,過了期限是該被斬首的。於是他們就對著這些個罪人說:「你們到那個地方一定死的,我們現在還死堥D活,我們要找一條生路,就是要反抗。」那麼,造反有理了,於是就「揭竿而起」。

他們的武器是什麼呢?那時候十八般兵刃就刀槍劍戟之類的,不過不多。吳廣和陳涉他們本人一定有武器,那麼不多,就叫這些罪人斬樹木把它削尖了,拿著竹竿子,也就像那個長矛似的,這個時候就造反。頭先周老師講得很清楚,把這個竹子弄斷了,劈一劈它就尖了;這個尖不是用刀削的,它那個是自然的,竹子你一把它弄斷了,它就會有尖的。那麼,他把這個尖端放油鍋堿竣@炸,它就硬了,硬了可以一刺就刺死人了;就拿這個當武器。那麼他們就揭竿而起,他們這一造反--這個世界是一股氣,這會兒有人造反,那會兒也有人造反了。一聽說他那兒造反得到什麼什麼好的東西啦,怎麼樣也勝利啦,又在什麼地方把軍隊都給繳械了,軍隊上的武器都給拿下來啦,就這樣子,所以天下各處就大亂了。

秦朝的時候,因為怕人造反,不准老百姓家埵釭Z器,所有的銅鐵都聚到一起,就鑄成「十二金人」──十二個青銅人像(註2)。因為秦始皇把天下的銅鐵都鑄在一起了,任誰再不能殺人了,再不能有造反這種的行為了。可是他沒有想到,沒有鐵的武器,人們拿棍子、棒子、竹竿子,也會造反哪!這一造反,因為軍隊大約也知道朝廷這種暴政不太好,所以也就都不抵抗。那麼軍隊都不抵抗老百姓了,所以老百姓就勢如破竹,把軍隊的武器都給拿下來,就這麼樣有了武器,實力一天比一天雄厚了,所以這個勢力就一天比一天的大。

有個項梁,就是項羽的叔叔,他是義軍的統領,因為輕敵戰死了(註3)。這個時候,大家覺得這項羽還有一把粗魯、粗暴的力氣,於是就推舉他做領袖,做統帥了。或者人家不推舉他,他就和人比力氣:「你們誰能拿動這個大鼎,誰就做元帥!」但是誰也拿不動,只好叫他來了!所以霸王就是不講道理,就是「以力假仁」(註4),用他這個力量來壓迫旁人,這就叫霸王。你們各位誰要想做霸王,先要長得胳臂粗一點,力氣大一點;若矮矮的,切記不可以做霸王!

那麼這樣子,項羽就在這個時候接手,有了軍隊了。他也是力量大的,所向無敵、戰無不勝、攻無不取,因為他勇猛善戰,所以就把秦朝的兵都給破了。那時候,不單他自己,還有劉邦。他和劉邦有盟約,說是誰要先把咸陽佔領了,誰就做皇帝──「先入咸陽者王之。劉邦因為有張良、蕭何,那時候還沒有韓信,韓信還在楚霸王那兒;張良用計先進咸陽了,應該劉邦做皇帝了,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勢力沒有霸王的那麼大,敵不過項羽,所以也就要很客氣的,還讓給霸王做王。

霸王因為沒有履行他的諾言,所以就耿耿於懷,總是覺得心堣ㄕw,對不起良心,就問范增。范增說:「你現先封劉邦做漢中王,叫他到四川去。可是不能叫他去,你只給他一個名義。你到他那兒問他是否願意去四川,他說他願意去,你就把他殺了,藉口說他自專,要去四川做漢中王;他若說不願意去,你也把他殺了,就說他違抗軍令,你叫他去他不去,這是違抗軍令,也可以藉著這個名義就把他殺了。總而言之,這個劉邦一定要殺,這是第一個計策。第二個計策呢,這個韓信現在在我們軍隊媕Y,你要是能用他就用他,你要是不能用他,或是你不願意用,也把他殺了;不殺他,就是一個後患。第三件呢,你呀,無論如何要在咸陽這兒,你不要走,不要回去江東;你在這兒鎮守著,就不要緊。」有這麼三個計策。

可是楚霸王雖然說不講道理,但是歡喜人家拍馬屁,歡喜人家給他戴高帽子。於是他就問劉邦,說:「我現在封你做漢中王,你是願意去漢中呢?是不願意去呢?」這個願意去也殺,不願意去也殺,你看這個問題怎麼樣答覆?劉邦說:「臣猶大王之馬也。」說我劉邦就是大王你的一匹馬,「鞭之則行,不鞭則止」,你要打牠一鞭子牠就走,你不打牠一鞭牠就站住了。楚霸王一想:「他是我的一匹馬,我殺他幹什麼?他聽招呼的。」這麼樣子,所以就不聽范增的話,不殺了,放劉邦回去。

那麼楚霸王回去,范增一問他,說:「沒有殺。」范增說:「這是太錯過機會了,以後你不容易打他!」「那怎麼辦呢?」「那我們現在給他餞行。」范增又給他獻計策,說:「給他餞行,送他到漢中去。先設宴請他,給他餞行,在鴻門那個地方設宴,等他來赴宴的時候,你要埋伏刺客,隨時就把他刺殺了,這麼樣子也可以了。」楚霸王就說好。

於是楚霸王也到這個宴會上來了,劉邦也來了。來了,就對楚霸王畢恭畢敬的,很聽話的樣子,楚霸王叫他坐哪一席,他就坐哪一席。坐下了就喝酒,喝了酒大約都喝得半醉不醉的那個樣子了,﹁我們現在喝酒喝得這麼不熱鬧,我們叫一個人出來耍一耍劍,大家看一看,一邊喝酒一邊看劍。「有臣子(就是范增)向楚霸王來建議。楚霸王說:「好,那就叫項莊出來舞劍。」在面前舞劍,舞劍就是預備舞到劉邦身邊,一劍就把他刺死。可是這個時候張良一看:「喔,這不得了了,這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情!」然後就找他的朋友,他的朋友叫什麼呢?叫項伯,說:「現在你要救我的主公,這個樣子是很危險的。」項伯說:「你叫我怎麼救呢?」「你也去和項莊一起舞劍,舞劍保護著我的主公,劉沛公。因為劉沛公是大仁大義,不要讓他吃這個虧。」那麼項伯因為和張良是朋友(註5),於是乎也就答應他了。

項莊是個年輕的,大約二十多歲;項伯年紀大一點,舞藝更好。項莊一出來舞劍,這個項伯總是在那兒擋著他近不了劉沛公的身。在這兒舞劍,旁邊這個也叫好,那個也拍掌:「唉呀,這劍耍得真好!」那個說不錯:「這兩個人,他的舞藝更好。」楚霸王也覺得他們神乎其神。大家又唱歌、又喝酒;一喝都喝到醉了。劉邦這個時候因為有戒心,所以就不敢多喝酒,等他們都喝醉酒了,他就走了。待他們酒醒了,劉邦也沒有被殺,連人也沒有了,這又錯過機會了──所以這叫「仁柔寡斷」,就是人家告訴他怎麼做,他也不做;人家一給他戴起高帽子,喔,就以為自己真了不起了。就這樣子,錯過機會,總也沒有把劉邦給殺了,所以鑄成大錯。

以後在九里山(註6)受韓信的十面埋伏,把他的軍隊都給解散的解散、跑的跑、逃的逃、殺的殺,都沒有了。楚霸王那麼叱吒喑啞(註7),那麼樣厲害的一個人,就剩孤身寡人了;就剩一個人,那麼匹馬單槍,也不好意思回去。因為他所帶的軍隊都是江東的子弟兵,所以他說:「沒有面目見江東父老了(註8)!」把人家的子弟都給死在外邊了,所以他就烏江自刎。這可以說是一代的一個強人,也就嗚呼哀哉到烏江那個地方去了,所以付於東流,令後人嘆惜不已呀!大家都很可憐他,你這麼厲害的一個人,結果就這麼不知為什麼就死了。為什麼呢?後邊就有評論了。

評曰

粗暴善戰,勇猛無敵:他力量是有,但是很粗氣的。他很勇猛的,沒有人可以敵的。

仁柔寡斷,失戎先機:可是他沒有什麼真正的智慧,所以就「失戎先機」,這個用軍的方法他不會。

匹夫之風,為後人譏:他不善於用兵,他就仗著「匹夫之勇」(註9),就是一匹之夫的那個勇敢。什麼叫「匹」?就是一匹一匹的,好像布是一匹一匹的,馬也一匹一匹的;這一匹馬,一匹布。那麼「一匹之夫」,就是他這一個人的,沒有什麼朋友,誰的話也不聽,也不用參謀,也不用良將。他這個風度是一匹之夫的風度,「匹夫之勇,拔劍而起,挺身而鬥,敵一人者也。」那麼,大勇是勇於天下(註10);項羽是個小勇,只能把一些個兵打敗了,遇到有智謀的人,他就失敗了。後人都很譏笑他。

全軍覆沒,眾叛親離:他這個樣子,所以全軍都沒有了;誰也不幫他了,大家都背叛他了。

又說偈曰

力能扛鼎氣拔山:他的力量能扛鼎,氣能拔山。

有勇無謀失機先:他有勇無謀,用兵也不會用,把這個機會都錯過去了。

雖有范增不重用:雖有范增給他做參謀,他不聽,不重用范增,把范增氣了,以後就告老還鄉了,不願意管他的事情。

棄置韓信奔四川:那個韓信本來也是一個大將之才,他也看不起韓信,把韓信放在一邊做執戟郎。他看韓信那個樣子大約也有點威風,就給韓信拿著戟,給他做侍衛。那麼韓信因為沒有受到重用,也離去了。

衣錦還鄉光宗祖:他聽那個童謠說:「今有一人,隔壁搖鈴,祇聞其聲,不見其人,富貴不還鄉,如衣錦夜行。」那麼他就衣錦還鄉了,想要光宗耀祖,到江東去。可是他一走了之後,怎麼樣啊?

丟盔敗陣面無顏:以後就每一次都是丟盔卸甲的,敗陣而逃,面無顏了。

自刎烏江付流水:在烏江那兒,自殺死了。

叱吒喑啞古今傳:「叱吒」是發怒時的聲音,「喑啞」是聲音啞啞的,說的是這個楚霸王。雖然古今人都知道他,但是也沒有什麼大意思,沒有什麼了不起!

 


註 1陳勝,陽城人,字涉。吳廣,陽夏人,字叔。兩人原都是農民。史記 卷六秦始皇本紀引漢 賈誼 過秦論:「率疲弊之卒,將數百之眾,轉而攻秦,斬木為兵,揭竿為旗。」。後人用「揭竿而起」比喻起義舉事。  

註 2實際上這十二個「金人」並非用純金鑄成。當時的兵器主要用銅所鑄,古人又把青銅稱為金,所以這些青銅人就被稱為「金人」。  

註 3項梁,秦末下相人,秦將項燕之子。陳勝起義後,項梁與其侄項羽殺秦會稽郡守殷通,在吳(今江蘇蘇州起義)。後率軍擊敗秦將章邯,因輕敵,在定陶(今山東定陶西北)戰死。  

註 4孟子曰:「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國;以德行仁者王,……」──見孟子 公孫丑上。  

註 5項伯,也是項羽叔父。和張良的私交很好。「楚左尹項伯者,項羽季父也,素善留侯 張良。張良是時從沛公,項伯乃夜馳之沛公軍,私見張良,具告……」──見史紀 卷七 項羽本紀。  

註 6九里山位於中國江蘇省徐州市西北部,因東西連亙綿延約九華里而得名。據說,九里山是楚 漢鏖兵的戰場,留有項羽兵敗的白雲洞。  

註 7……寬宏豁達高皇量,叱吒喑啞霸主威。滅項興劉,……──見笠翁對韻。  

註 8項羽敗退到烏江西岸,烏江亭長勸項羽渡江回到江東,據地為王。項羽笑曰:「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乃自刎而死。──見史記 卷七 項羽本紀。  
後人用「無顏見江東父老」形容心懷羞愧,沒臉見自己人。  

註 9國語 越語上云:句踐既許之,乃致其眾而誓之曰:「……今寡人將助天滅之。吾不欲匹夫之勇也,欲其旅進旅退。進則思賞,退則思刑,如此則有常賞。」後人用「匹夫之勇」來形容人有勇無謀。 

註 10孟子對曰:「王請無好小勇。夫撫劍疾視曰,『彼惡敢當我哉!』此匹夫之勇,敵一人者也。王請大之!詩云:『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以篤周祜,以對于天下。』此文王之勇也。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見孟子 梁惠 王下。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