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百日禪選輯(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百日禪期間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來果禪師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好的,他也不動心;不好的,他也是「唉,和我開玩笑呢!」

● 找一找這個念佛的是誰

高旻寺妙樹老和尚,又叫來果老和尚,他是湖北人。在七歲的時候,就有一個法師教他念佛,念佛就念得晚間做夢,夢見極樂世界這個「七重行樹,七重羅網」,那個「七寶莊嚴,白鶴、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他在做夢的時候,就見到這種境界。以後他念佛念得更誠心,可以說是念得打成一片了。什麼叫打成一片呢?就是旁的妄想什麼也沒有了,只有「南無阿彌陀佛」這一念,時時刻刻也不間斷,那麼用功用得是很圓滿。

他就向這法師請教,說他夢中所見的境界,和他念佛的這種情形。這個法師就又告訴他說:「你現在念佛念得這樣子,這可以說是很誠心了。可是你要找一找這個念佛的是誰?」啊,這一下子把這個小孩子給難住了!就找念佛是誰,找來找去也找不著!找不著就發心要出家,可是機緣沒有成熟。

人所不能受的痛苦,他能受!

以後機緣成熟了,他出家了。出家之後,他在廟上住,覺得也不得用功就跑了,跑到金山寺坐禪。他從廟上跑出來到金山,也不懂得規矩禮法,一舉一動都是犯過的。禪堂堣ㄜ蓁C眼睛,眼睛只看眼前三尺的地方,他常常把眼睛睜開,東張西望的。一睜眼睛,打一頓香板;往東望一望,又打一頓香板;往西望一望,又打一頓香板。禪堂媕Y它就有這個毛病,專門欺負很愚癡的人,打他也沒有什麼事,他也不會反抗。走路也有一定的,要順序而走。他走路從這邊走到那邊去,又被人打一頓,走路也挨打。人家坐那地方都是端然正坐地結跏趺坐,他坐那個地方東晃西晃,這麼一晃,又打一頓。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打他,班首也不講明白了說為什麼打他。說:「怎麼不講明白?這不講道理!」禪堂奡N不講道理的,沒有時間和你講道理,打死你再說。

在一天之中,你說怎樣啊?被打了四百多香板。要放不下的人,這一打他會跑了。他也不跑,越打,他越在這地方注意要來修行。我告訴你們,這一些個大德高僧,都在那困苦艱難媄銇]出來的。人所不能忍的事情,他能忍;人所不能受的痛苦,他能受!這時候,他做什麼觀想呢?他就得到《金剛經》的好處。《金剛經》說「無我相」,他說:「既然無我相,怎麼可以怕打呢?既然無我相,又怎麼可以怕罵呢?罵隨他罵去了嘛,打隨他打去了嘛!」他因為就記得一個「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所以罵,他也不怕;打,他也不怕,就這麼樣子。

金山也請一些個新班首。那一年,這些新班首因為從來沒有當過班首,沒有打過人,都是被人打過,那麼現在做班首了,就要報仇,說:「這回我做班首,我也一樣打你們呢!」所以他一天被人打了四百多香板。這個班首心媟Q:「我用他來試試香板。」就打了一頓。那一個班首也過來:「他打他,他好像也不發脾氣,我也來試一試。」啊,大家用他來試香板,打了四百多香板,竟把香板打斷了十幾塊!不是說馬馬虎虎、普普通通,好像開玩笑似的輕輕打一下。你不要說肉啊,骨頭都痛的!為什麼要這樣子?什麼也不為,就是要打你。

這個打啊,是人最放不下的;罵呢,那還是小事,還不要緊的。那罵只不過說一說,沒有痛,也沒有癢;你要打呢,那的的確確是很難受的。人都是血肉之軀,這個身體是血和肉做的,你打他,他怕痛。可是,這位老和尚在當參學的時候,就不怕打。那麼你說:「他會不會打人呢?」他會打人,他的力量比誰都大。這個妙老和尚,他在沒出家以前練過武術,這一隻手有四百斤力量,兩隻手就有八百斤,八百斤就有一千磅,他可以拿動一千多磅的東西。但是,他有這麼大力量,有人打他,他也不還手。

他真放下了!

這樣子經過一個時期,他真放下了!參禪參的天也沒有了,地也沒有了,人也沒有了,就變成一個法界性了。法界雖大,也不比他大了;微塵雖小,也不比他小了。這就到「大而無外,小而無內」的境界上,然後他就開悟了。他能忍人所不能忍的,受人所不能受的。所以以後開悟了,做人天的師表,他也是這個法子,老規矩——用香板來打。誰到他那兒住,要不被他打過的,就不算當參學;一定要被他打過,這才是光榮。「被老和尚打過了,這是不錯了,功夫有點成就了。」老和尚要沒打過,那沒有什麼意思。你看,被老和尚罵、被老和尚打,認為這是最光榮的一件事情,你說愚癡不愚癡?被人罵、被人打還認為是好了——愚癡。修道的人多數就是這樣的,修得愚愚癡癡的,修得也不知道好歹了,也不知道什麼叫好、什麼叫不好。好的,他也不動心;不好的,他也是「唉,和我開玩笑呢!」都沒有什麼輕重的。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