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百日禪選輯(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百日禪期間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臨濟禪師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你不要以為打是不好,打會開悟的。
你們誰想要開悟啊,就先來要打!

● 臨濟祖師請開示

在中國,佛教由六祖以後分開五宗,這五宗有的傳到日本去,有的傳到朝鮮(Korea)去。臨濟就傳到日本,曹洞也傳到日本。雲門、法眼、溈仰,這三宗是看門口,看家不到外邊去。日本有臨濟、曹洞宗,究竟曹洞宗是怎麼回事,或者有的日本人會知道,或者就不知道。「曹」是曹山,「洞」是洞山,是兩個山合起來叫「曹洞」,也和「溈仰」是一樣的。「溈仰」是一個溈山,一個仰山。雲門就不是了,就是一個山就叫雲門;法眼也不是,臨濟也不是。

臨濟宗這個祖師啊,以前很笨很笨的。在黃檗那個地方住,住了三、四年就是在那兒專門做飯。當時有一個首座和尚,一看這個人這麼忠厚、這麼老實,一天到晚也不講一句話,所以就沒有妄語打,那麼這是一個法器,就說:「你在這兒住多久啦?」 「或者是三年了。」 「你有沒有向和尚請過開示啊?」 「什麼叫請開示?」請開示他也不懂。首座和尚就說:「你穿上你的袍,搭上你的衣,拿著具到方丈和尚那兒去大展具,頂禮九叩首,然後你跪到那個地方合起掌來,請和尚開示開示你。」 「那我怎麼說啊?」 「你就請問和尚,如何是祖師西來的大意?」 「這麼樣子,好,我就去囉!」

劈頭蓋腦打三頓

到了方丈和尚的寮房堙A就大展具,頂禮九叩首,然後長跪合起掌來,說:「請問和尚,如何是祖師西來的大意?」黃檗禪師拿起香板就打起來了。這一頓香板,打得這個臨濟真覺得痛了,在那兒拿起具就跑,就打跑了! 第二天首座和尚看見他了,說:「你昨天請開示怎麼樣?」

「你呀,你真害死人呢!我到那兒也不知說什麼說錯了,就是這一句話說完了,和尚就拿香板打我一頓。」

「哦,那或者你是有一點不對的地方,或者你跪沒跪好,或者你合掌合得不恭敬,或者你說話說得不清楚,他聽錯了。你慢一點說,不要慌慌張張的嘛!」

「我到那兒很害怕的,所以說話就說得大約是不太清楚。」

「明天再去,你再去試一試,還是這麼請開示。」

「還去?還去,還得挨打?」 「你不請開示?你在這兒住這麼多年了,你一點好處都沒有得到啊,你要請開示才能得到好處的嘛!」

臨濟想一想:「請開示能得到好處?昨天我去是講話講得或者不清楚,我今天去慢慢地說,我看他怎麼樣!」就又穿上袍、搭上衣、持著具,到那兒又向方丈和尚來請開示,還是大展具,頂禮九叩首,長跪合起掌來了。這回慢慢講,說:「請問和尚如何是……」,就剛說到這個「是」字上,黃檗禪師拿起香板又劈頭蓋腦就打起來了,這回比昨天打的更厲害、更重,甚至於把頭都給打得腫起來了。

 回去一見著首座和尚,就埋怨他說:「我說我不去,你單叫我去,被和尚又打了我一頓。」這臨濟被打了兩次了。首座和尚說:「哦,你到那兒怎麼樣情形?你說一說看。」他就說了,說:「我就穿袍搭衣到那兒大展具,頂禮九叩首,然後你叫我慢慢講,我就說:『請——問——和——尚——如——何——是……』,我這麼樣子說的,到這個『是』字這兒,和尚就把我打了一頓。」首座和尚說:「唉,你太愣兒了!」

「你叫我慢說嘛,我這不慢說了嗎?」

「你慢也不要慢得太厲害了,你不快不慢才可以的嘛!」他一想:「或者是。」

首座和尚說:「你再去請開示。」

「再去?再去和尚把我打死了!」首座和尚就說:「你不要怕打,要為法忘軀,為佛法把自己的身體也忘了它。你怕打?釋迦牟尼佛當初修捨身餵虎、割肉餵鷹,那比打還痛得厲害呢!他都不怕,你這打一點就不敢去了,那怎麼能修行呢?」臨濟一聽,有點道理,說:「那我再去,和尚真不會打我了嗎?」首座和尚說:「我保證不會再打你了,你去了!」

第二天他又是照樣穿上袍、搭上衣,手持著具。這回啊,一邊走這個心媕Y啊,就變成了那個兔子在媄銝麙o不得了。那麼走到方丈和尚房媄銗h,又是大展具,頂禮九叩首,長跪合掌,這回也不慢也不快,就說:「請問和尚……」,剛說四個字,黃檗禪師又拿起香板,這回呀,沒有頭、沒有身,就亂打一通,手也給打出血了,腳也給打瘸了,跑路也跑不太快了,具也不記得拿就跑了。這回就把衣單收拾收拾,「這兒我不能住了!做了三年飯,沒有功勞有苦勞呢!這個和尚對我這麼不客氣地打我,我不能在這兒住了,這一定要走了!」 正收拾衣單要走,

首座和尚又來了,說:「臨濟,你幹什麼?」「你害死我了!這個地方這碗飯我不能吃了,我再也不能在這兒住了,你就是想叫我餓死,我也不能在這兒住了!」他收拾東西,一邊收拾,一邊就哭。首座和尚說:「你到什麼地方去啊?」

「我也不知道到什麼地方去!」

「你沒有什麼地方去,你怎麼要走呢?」

「在這個地方和尚總打我,我怎麼可以再住了呢?」

「你想要走,你還要問方丈和尚去才可以的。方丈和尚打你三次了……。你現在要走,你要問問方丈和尚,你應該到什麼地方去?」 「我不敢去了,我寧可餓死都不去請開示了,我也不想開悟了。」

「不要緊,你這回去啊,無論如何和尚再不能打你了!你就到那兒向和尚告假。告假完了,你就請問和尚,你到什麼地方去好啊?」他根本也沒有地方去,自己也不知道哪個地方會留他,會有飯吃。臨濟祖師那個樣子,就這麼樣笨!

黃檗老婆心切

他這回收拾東西哭哭溜溜地,沒有地方去,還要去問和尚囉!這回沒有具了,到和尚那地方才把他的具又要回來,頂禮九叩首,又長跪合掌,說:「和尚我向您告假。」黃檗禪師說:「你告假,你到什麼地方去啊?」 「我就是沒有地方去,被和尚您打得我沒有地方跑了!我應該到什麼地方去呢?」黃檗禪師一看,說:「喔,你要走,好了,你到大愚去吧!」臨濟平時就知道大愚禪師在什麼地方,這回和尚叫他到那兒去,他知道和尚叫他去,那地方一定會留他單的。那時候是掛單,你到什麼地方要有人介紹你才能住。他擔著衣單就到大愚去了。

大愚這個方丈和尚也是個開悟的人,知客也是個開悟的,早就知道了!方丈和尚告訴知客師說:「你今天看見有一個叫臨濟的,他來掛單,你告訴我。」知客就等著。果然,等一等有一個和尚來了,到這兒掛單,一問名字叫什麼?叫臨濟。這麼樣子,就通知方丈和尚了。方丈和尚,你說他怎麼樣呢?拿這個香板就在後邊備著,出來了到這兒見面,臨濟一句話也沒講,根本就沒開口呢,這個大愚說:「這個黃檗老婆心切!」老婆心切,就好像個老太婆那麼慈悲。拿起香板又劈頭蓋腦,也沒有等講話就打起來了。正那兒打著呢,臨濟說:「好了!」上去把香板搶過來就要打這個大愚,大愚說:「不關我事,你去找黃檗去!」

那麼他又回去,拿著香板到那個地方去找黃檗去了。黃檗說:「好了,我讓給你了!」就叫他陞座做方丈——這是被打出來的!大愚在打他的時候,才把他打開悟了。你不要以為打是不好,打會開悟的。你們誰想要開悟啊,就先來要打!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