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窺基法師

唐•長安 

◎宣化上人19701122日講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要是像窺基法師那種境界,就可以睡覺;要沒有到那種境界,就不要睡覺。是肉身菩薩才可以睡覺;不是肉身菩薩不可以睡覺的。

坐禪要有忍力,不怕苦二十一個鐘頭。你看古來那位窺基祖師,他的前生,你看他多苦,坐在那個地方,一坐坐了幾千年 ,不知道究竟坐了幾千年。因為他也不記得甚麼時候開始坐的了,等到唐玄奘法師到印度取經,在路上遇到他,看見這位老修行頭上有小鳥在那兒蓄窩。蓄窩在那兒住還不說,還生小鳥,小鳥又生小鳥,在那兒不知道幾輩子了,這雀鳥的世紀不知道是多少個世紀;人的世紀也不容易計算了。

可是玄奘法師一看,這位老修行入定了,雖然是沒有氣,但是可不是死了,衣服都爛了,就是塵土蒙著,身上的塵土有半寸厚。玄奘法師也就沒有事找事幹:「我叫他出定,好同這位老修行談一談。」於是打了一下引磬,這位老修行幾千萬年來,都沒有人來到這兒給他開靜,現在他出定了,但是身不能動彈。身雖然不能動彈,可是能說話,說:「你是從哪堥茠滌琚H」這就好像那位尤孝子問我似的,但玄奘法師可就和他老老實實地說:「我是從唐朝來的,想到印度去取經。你在這兒裝死有甚麼意思呢?」

「喔,我是在等釋迦牟尼佛出世,好幫他弘揚佛法。」

「等釋迦牟尼佛出世?釋迦牟尼佛已經入涅槃一千多年囉!」

「真的嗎?」

「甚麼真的假的,你在這個地方睡覺,睡得這麼久,你真是睡得糊塗了。」

老修行一聽說;「那不要緊,釋迦牟尼佛入涅槃,我再等當來下生彌勒尊佛。」

他說完,就又要入定了。玄奘法師說:「你先不要又入定去,我現在有事情和你商量。」這位老修行不願意管閒事:「你有甚麼事情?我不管你的事情,你到這兒來打我閒岔,我在這兒入定,入得很自在的,很好的;你多事,我不管你的事。」

「這不是我的事啊!」

「那麼誰的事?」

「這是佛的事。」

「喔,佛有甚麼事啊?」

「釋迦牟尼佛雖然入涅槃,佛法仍然在世間,需要有人來弘揚佛法。你入定等彌勒尊佛,這還有很久的時間,最低限度也要十幾萬年之後,這十幾萬年你甚麼事情也不幹,這太沒有意思啦!」

「那我,我能幹甚麼事啊?」老修行連自己能幹甚麼事都不知道,玄奘法師說:「你幫我弘揚佛法,釋迦牟尼佛的法還在世間上,現在沒有甚麼人發願弘揚佛法了。你去到大唐國,等我取經回來,好幫助我弘揚佛法。」

老修行本來不願意去,但是想一想,時間太久了,唉,還是去作一作戲,到那地方看看,逢場作戲!他這一念想要作戲去,說:「那我怎麼樣去呀?」

「你從這兒向東,走到大唐國,你看房子是黃琉璃瓦的,就到那家去投生,等我回來,好幫我弘揚佛法。」這位老修行大約眼睛也沒有睜開,就說:「好,我去了。」一邊走路,一邊好像沒睡醒覺;等到了唐朝這個大唐國,眼睛還睜不開,一看那個房子是綠色的瓦,但是他沒有睜開眼睛,就以為是黃的,於是就到綠琉璃瓦的家堨h投生出世了。

玄奘法師到印度去取經,也到那兒學佛法,聽了很多法師講經,跟了很多法師修禪定,一去去了十四年。十四年了,他就想,他有一位老同參到中國去了,他要回來找一找這個人啦!於是在印度把事情都辦好了,就向回走。

在他要去印度的時候,和唐太宗有一個約會,唐太宗問他說:「國師!你甚麼時候回來啊?」他說:「現在你看這松樹枝子向西歪著,這棵松樹甚麼時候向東歪,那個時候我就要回來啦!」這是一個預言。有這麼一天,唐太宗一看,宮殿前面這一棵樹,枝杈都向東彎了,唐太宗就想起玄奘法師走的時候說過,他回來時這樹就會向東彎。現在所有的樹枝都向東彎了,喔,玄奘法師回來了!就帶著文武百官到西門去迎接國師,果然就迎著玄奘法師回來了。玄奘法師回來第一句就說:「皇帝陛下!恭喜你又生一個兒子啊!」
「沒有啊!你走時我那個太子,現在還是這一個太子,我沒有多啊!」

「不對,我給你派了個兒子,怎麼會沒有?」

「國師!你是不是作夢啊?怎麼盡說夢話呢!」

玄奘法師聽皇帝說沒有,於是就作觀來查查看。喔,這位老修行真是走錯路了!他一觀察,知道這個老修行因為眼睛沒有睜開,跑到大將尉遲恭的家堨h托生了,作了尉遲恭的一個姪子。玄奘法師就向皇帝說:「這位尉遲恭的姪子一定要出家,跟著我弘揚佛法。」就說他是怎麼怎麼一回事。

尉遲恭無所謂的,他叫他姪子出家,但和他姪子一商量,他姪子不肯出家,說:「不行,我不能出家,我怎麼可以捨得世間這麼好的東西?出家太苦了,我不出家!」

那麼玄奘法師又去找皇帝了,說:「皇帝陛下!你要幫我的忙,因為佛教在中國當興了。這個人前生是一位老修行,我叫他來托生的,他現在迷了不出家。你得要下一道詔書,叫他奉旨出家,如果他不出家就殺了他。這樣子,他就不得不出家了。」你看,在那個君主時代,皇帝說話,誰也不可以不聽的。於是唐太宗就下了一道詔書,叫尉遲恭這位姪子跟著玄奘法師出家。

尉遲恭的姪子說:「皇帝叫我出家,好,我去和皇帝講條件;這條件講好了,才出家;不合乎條件我是不出家的。」究竟怎麼講條件呢?

在玄奘法師請唐太宗下詔書的時候,已經對唐太宗說了:「我相信這一道詔書下給尉遲恭的姪子,他會來向皇帝要求出家的條件,無論他要求甚麼條件,你都可以答應他。」

尉遲恭的姪子就去見皇帝說:「本來我不願出家,皇帝一定要叫我出家,我不敢不出家。可是,請求皇帝答應我三個條件。」

「喔,你要出家啊,不要說三個,三十個條件我也答應你,你就說說你這個條件吧!」

「我第一個條件:出家人不准喝酒的,但是我不能戒酒,我出家後,走到甚麼地方,必須要有四匹馬拉著一車最好的美酒跟在我後邊。這是第一個條件,皇帝您可以答應我嗎?」皇帝本來不想答應他這個喝酒的條件,因為佛教堛漱郁晼A其中一條就是戒酒;但是玄奘法師又預先告訴他,無論對方要求甚麼條件都答應他,皇帝因為相信玄奘法師,於是說:「可以,你是例外,我可以答應你,你不要愁你這個喝酒!」尉遲恭這個姪子,以為皇帝不應承,他就可以不出家,誰知皇帝答應他了。

皇帝問他:「你第二個條件是甚麼?」

「第二個條件:我最歡喜吃肉,而出家人吃齋,不吃肉。我因為生到武將的家庭堙A學武的人一定要吃肉,我出家之後要有一車肉跟著我。這個肉要新鮮的,一天都不能擱。」因為當時也沒有甚麼冰箱,用一塊冰裝在一個箱子媕Y就叫冰箱了。所以他說:「必須要新鮮的肉,每一天都要換新鮮的,一定要有夠我一天吃的肉放在車上,車上這箱子媕Y放很多冰,把肉放在箱子堙C」皇帝想:你這麼饞,肉都放不下!不過玄奘法師早就叫他答應他啦,就說:「也可以,第二個條件我也答應你,我供養你肉吃,供養你酒喝,那麼你說一說你第三個條件囉!」

尉遲恭的姪子說:「這第三個條件哪,我相信你不會許可的。」皇帝說:「你說出來看看,或者我許可你呢!」他說了,第三個條件是:因為他有生以來就歡喜女人,歡喜美女,所以他出家之後,無論走到甚麼地方,必須有一車美女在他後邊跟著。皇帝說:「這真是!出家人怎麼可以要美女呢?」但是玄奘法師又叫他答應,於是他說:「好,第三個條件我也答應你。現在你應該出家啦!」

尉遲恭的姪子以為這三個條件,皇帝一個條件都不會應承,想不到三個條件皇帝都答應了,這回他就要出家啦!皇帝就給他預備一車美女、一車酒、一車肉,共三車,送他出家去。這時候,文武百官和很多的出家人都知道他奉旨出家,就送他到廟上去出家。

到了大興善寺,這個大興善寺,從方丈室到山門口,有十個mile(哩)這麼長的路,每一天晚間關山門,要騎著馬去關的。那麼從皇城送他去出家,接近大興善寺那兒,就聽見寺媊褸盂藾鵅C這是廟上有大的法事,就要撞鐘打鼓。那個鐘不是像我們這個鐘這麼小;那個鐘扣在地上,十幾個人站在鐘媄銙ㄔi以的,就那麼大的鐘!那鼓也很大的,這個鼓鐘聲差不多十里路遠都可以聽得見的。那麼他朝著廟來了,一聽到廟上的鐘鼓響,豁然間開悟了:「喔,原來我是那個老修行啊!頭上有那麼多鳥在上面菢窩,我在那兒入定,我答應玄奘法師來幫著他弘揚佛法。」他得宿命通了,就向後面擺手,說:「你們這些車都回去了,我不要了。」美女也不要了,酒也不要了,肉也不要了,把這三車都打發回去了。因為他出家的時候有這個典故,所以在中國,稱窺基祖師為「三車祖師」。

這位窺基法師最聰明,他能「目下十行字,耳聽百人音」。怎麼叫「目下十行字」呢?就是你看一行字,他可以看十行,比你快十倍。例如,你讀這本英文書,一個鐘頭讀完,他十分鐘就讀完了,甚至於五分鐘就把這一本書讀完了。這不是馬馬虎虎看,他也一個字一個字看,但他看得快。「耳聽百人音」,一百個人同時說話,他也分別得清楚你講甚麼、他講甚麼。不是像我們,有兩個人講話,就聽不清楚那個是說甚麼,這太笨了!

窺基祖師幫著玄奘法師翻譯很多很多經典,所以玄奘法師所翻譯的經典,多數是窺基祖師幫著翻譯的。

這位老修行,在那兒坐了幾千年,甚至於萬年以上,也不覺得腿痛腰痠,也不覺得辛苦。所以我們坐二十幾個鐘頭,這不算一回事。無論甚麼事情,你認為它很平常,不是很重要的,就沒有麻煩了;你若認為是很不得了的一件事,很重要的,那就很多麻煩了。所以修行,要忍苦又要忍痛,不要怕腿痛。你現在怕腿痛不修行,不關上地獄門,不關上餓鬼門,不關上畜生門,將來那個痛苦更厲害;因此我們現在以忍一時的痛,來得永遠的快樂。

在座的各位善知識!我不知道哪一位有好像三車祖師的這種根基,也不知道哪一位有好像五車祖師的那個來歷。所以你們各人要向前勇猛精進,不要落人後,或者你們前生有的是比丘,或者有的是比丘尼,或者有的比丘變成比丘尼,或者有的比丘尼變成比丘,這都沒有一定的。各位都要打起精神來,把一切的困苦困難打破,你就會有所成就了。

你如果腿痛了,可以騙一騙你那個腿。怎麼樣騙法呢?你這麼樣說:「你不要痛哪,我才坐下嘛!我坐下只有一分鐘,一分鐘你就受不了了?只有一分鐘嘛!」你若能這樣子騙你的腿:「才一分鐘,等一等再痛,現在才一分鐘啊!」那麼你坐二十一個鐘頭也好像一分鐘似的,這樣它就不痛了。這個方法,你試一試看;如果不靈,再另想方法,OK?要是這個方法你用靈驗了,這就是妙法。

窺基祖師生在一個武將的家庭堙A所以他的性情很豪爽,身體長得很胖很高很大。雖然他記憶力非常好,學問也很好,但是在表面上看來,很粗氣,就是不文雅,不是像文人那麼樣文質彬彬的。他雖然不吃肉,吃齋了,但是吃得很胖。

有一次他聽說終南山有一位道宣律師,修行非常地好,非常有道德,也非常有學問;總而言之,沒有一樣不好的,樣樣都好。感動了甚麼呢?他的道德感動了天人給他送飯。他一天吃一餐,專門修持戒律。他坐著一定要端端正正地像一座鐘,站著一定要像一棵松,走路像輕風,躺著像一張弓;行、住、坐、臥四大威儀,他作得非常之好。因為嚴守戒律,守得清淨了,天人就想在他的面前來求福報,於是就發心給他送飯,每逢中午就給他送天人所吃的飯作供養。

窺基法師聽人說,道宣律師是天人給他送飯,就想:沒出家以前,所有的肉類都吃遍;出家以後,所有的齋菜也都吃過,就是沒有吃過天上飯的味道,這天廚妙供,究竟是甚麼滋味呢?他這時候就打妄想了:「Yes,我到道宣律師那地方去趕齋!」因為在佛教媕Y,出家人和出家人無論從哪堥茠滿A有東西大家吃,有地方大家住,不分彼此。他想,人間的飲食吃遍了,天上的飲食沒有吃過,於是他預備到那兒趕齋;趕吃的去,吃一點天人所吃的飲食,於是就到終南山去了。

道宣律師所住的茅蓬,他早就知道在甚麼地方,所以在沒吃午飯以前,他就到了。因為那時候他是個很有勢力的大法師,一個大德高僧,道宣律師也知道窺基法師幫著玄奘法師翻譯經典,就歡迎他到這兒坐,請問他來有甚麼事情?窺基法師很直爽地說:「我啊,肉也吃過,齋菜也吃過,人間的所有飲食,再好我統統都吃過,但是我沒吃過天上人所吃的飲食。聽說你是天人給你送供養,我到這兒來趕趕齋,也嚐一嚐天人所吃的飲食是甚麼味道,大約你不會不結我的緣吧?」道宣律師說:「當然當然!這兒每天受的供養都很多,你當然可以在這兒,我們一同應這個供養。」

他們在這兒等著,本來每一天,天人十一點半鐘就一定給送供養來的,一秒鐘也不會錯的,這時候一定來。可是這一天啊,他從十點鐘就來趕齋,等到十一點、十一點半,到十二點也沒有來。道宣律師說:「或者今天有旁的事情耽誤了,或者等一等還會來。」一等,從十二點等到一點、兩點、三點、四點、五點、六點、七點、八點……,也沒有來。

終南山離長安有七十多里路,天黑了,窺基法師也不能下山了,那就在這兒住啦!他就很不高興的樣子,說:「聽人說你這兒有天人給你送飯,你或者盡是欺騙世界上的人,哪有天人給你送飯?我今天來了,怎麼天人就不來了?這分明是你打妄語,你持的甚麼戒律嘛!」就罵起來了,罵這位道宣律師。道宣律師因為持戒,也不和他辯,也不說為甚麼今天沒有來,不講話;兩個人大約都不太高興,心堣ㄚ凗w喜。

窺基法師倒頭便睡,睡得鼻息如雷,道宣律師心奡N想:這還是一個國師?唉,一點修行都沒有,睡覺這麼大的聲音,吵得我也不能打坐,也不能睡覺,也不能用功;早知道這樣子,不叫他在這兒住。但是也沒有法子,他睡著了,叫也叫不醒。

道宣律師在這兒打坐,坐啊坐,身上很癢,就用手到衣服媄鈭N,一摸,摸出了兩隻蝨子;這兩隻蝨子都吃得很胖的,好像小肥豬那個樣子。他一看這兩隻蝨子,怎麼辦呢?不可以把牠們殺了,不可以把牠們弄死,弄死犯戒了啊!怎麼辦?給牠們搬搬家吧!從手塈漼e們放到地上去,還繼續打坐。窺基法師還是像打雷,鼻息呼嚕呼嚕地。

第二天,道宣律師也發了脾氣,說:「你啊,一點也不用功,整晚你都是睡覺。睡覺還不要緊,你這個鼻子呼吸,好像打雷這麼大的聲音,你擾亂了我,令我晚間一點也不能用功。你太沒有修行了,還作國師呢!」他發脾氣罵窺基法師。窺基法師說:「喔,你說我沒有修行,你有甚麼修行啊?你是持戒的,是一個律師,昨天晚間你在身上拿了兩隻蝨子,你不殺牠們,你把牠們掉到地上,這兩隻蝨子一隻腿摔斷了,一隻已經摔死了。摔死的這隻蝨子,到閻羅王那兒就把你告了,說你持戒律破了戒,殺生了。我在閻羅王那兒給你講好話,說你是無心殺的。」道宣律師一聽:「咦,奇怪了!怎麼他睡得鼻息如雷,我拿兩隻蝨子他都知道?這是甚麼道理啊?他的境界真是不可思議。」於是就不敢再多說話了。窺基法師說完了這話,也就發脾氣了:「唉,我在你這兒趕齋,餓了一天,現在我這個肚皮是最難過了,你把我騙得太離譜了。唉,我要走了,一方面要趕回去吃飯,一方面知道今天再等,這個齋一定不會來了,還是趕回去,自己吃一點人間的飲食算了!」

他走了之後,第二天這個天人到時候又送飯來供養了,道宣律師也就發脾氣了,說:「你昨天幹甚麼來著?昨天為甚麼不送供養來?我昨天餓了一天,並且我還有貴客在這兒趕齋,你也不送來。」天人跪下來了,說:「請律師原諒,慈悲啊!我昨天也是依照這個時候送飯來的,但是到四十里地以外,金光閃閃,所以眼睛睜不開,沒有法子再往前行路了。我就請問當方的土地神,為甚麼這麼大的金光,照得我眼睛都睜不開,不能往前行路呢?當方的土地神告訴我,他說有個肉身菩薩到你這茅蓬堥茪F,所以我沒有法子給送供養。今天呢,這個金光沒有了,所以我又送供養來。」

天人這樣一講,道宣律師才生了大慚愧,說:「我責怪這位窺基法師,說他睡覺鼻息如雷,令我不能入定,原來他還是一個肉身的菩薩,這個境界是不可思議的。」所以以後他更加用功,更加精進,聽見有人睡覺打鼾的,他也不敢輕看了。

所以你們誰睡覺啊,要是可以像窺基法師有那種境界,就可以睡覺;要沒有到那種境界,就不要睡覺,睡覺把光陰都空過了啊!你要是肉身菩薩才可以睡覺,不是肉身菩薩不可以睡覺的。我也常常聽人家睡覺那聲音很大的,那麼或者也是肉身菩薩現身,或者不是。我不管他是不是,是,我也不准他睡覺;不是,也不准他睡覺。所以在我們這禪堂媄銦A肉身菩薩和不是肉身菩薩都不能睡覺的,要參禪,要打坐,要打起精神來參這一句話頭「念佛是誰」,問出來了,然後才可以睡覺;要是找不著是誰呀,那就要來找找這個是誰。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