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百日禪選輯(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百日禪期間

上一頁目錄•│

參禪 Q & A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智慧是從自性生出來的,這個擇法,知道哪一個法要怎麼樣用,那就妙了

● 初參?老參?

問:怎麼叫「初參」,怎麼叫「老參」呢?

上人:這個「參」就是參禪這個參。初參的人,就是什麼規矩都不懂;老參的人,就所有的規矩都懂了。

參究竟是誰

譯者:某某的問題是在這個參禪的時間又可以念咒?

上人:本來呢,參禪,也不念佛、也不持咒,只參禪。那麼他以前如果要持咒,他持的是什麼咒?

譯者:他念天主的名字。

上人:為甚麼念這個天的名字呢?

譯者:他說在這個參禪最難的時候,念這個天的名字,這是幫助他。

上人:參禪,有什麼最難呢?

譯者:有時他想念天時好點。

上人:你問問他每天跑出去好幾趟,他是做甚麼去了?

譯者:他受不了,所以他到外邊去玩去。

上人:為甚麼他又回來?

譯者:因為他還沒有知道這個「誰」?

上人:就因為他往外跑,所以就不知道。

譯者:應該定在一個地方。

上人:一說這個參禪,本來參禪時,禪堂一步也不能出去的,不要說走這麼四層樓,就是一出禪堂門口也不可以的,這是禪堂的規矩。我們這個地方也小、也近那個鬧市,我知道他天天跑出去。為什麼我不說呢?因為他也就是第一次,不很容易的。那麼他來參加,雖然又跑出去,但是他還知道回來,所以這還有機會找著這個「誰」,就怕出去不知道回來了,那很危險的。

他現在問這個問題,那麼他覺得誦這個咒要是相應的話,也可以誦的,誦一遍也可以。不過誦咒這是藉著三昧加持;參禪呢要仗著自己的力量,不藉外邊的力量。所以,他如果覺得誦咒對他相應也可以。

但是參這個「誰」,不是參「誰」從什麼地方來的;這個「誰」呀,是因為你不認識是「誰」,不是說這個「誰」是從什麼地方來。你是「誰」你還不知道呢,怎麼知道這個「誰」從什麼地方來的?所以就是要參這是誰,究竟是誰?不是參這個「誰」從什麼地方來。譬如你見著這個誰了,你才知道這個誰,知道這個誰從什麼地方來。現在你還不知道,你還沒見著,你還沒有明白這個「誰」是誰呢,那麼你怎麼可以找他從什麼地方來呢?你要知道是誰了,才知道他從什麼地方來;你誰都不知道,這從什麼地方來根本就沒有,怎麼可以找他從什麼地方來呢? 好像我找果前,這果前我找著了,才可以問他:「啊,你從哪堥茠滿H」這才可以知道他從什麼地方來。我找果前還沒有找著呢,那麼我怎麼知道他從什麼地方來。這四面八方,你從什麼地方來我怎麼知道?你懂這個意思嗎?

弟子:懂。

上人:所以參「誰」從什麼方來,那是錯的。

吃飯這個問題

上人:方才某某說不吃飯這個問題,我還補充幾句。你不吃飯,如果你能在定中不想吃,那麼你就一天不吃、十天不吃、二十天不吃、乃至四十九天不吃,一百天不吃你也不想吃,你也忘了吃,你就在定中,這是可以的。如果你不吃飯呢,餓得受不了,又想吃、又不想吃,這麻煩更多了,你妄想也更多。所以,你若能有定力,行、住、坐、臥都在定中,不知道自己吃沒吃,這可以的。若沒有這種功夫,就要還坐多一點禪,把基礎立起來才可以。

不增不減

弟子:經上說「不增不減」是什麼意思? 上人:經上的「不增不減」,這就是悟徹本來的體了,所以它也不減也不增了;要是沒有悟徹的時候呢,那就是有增有減了。

無出無入

弟子:《六祖壇經》經上說有一個和尚二十年常坐不臥,六祖徒弟問他:「你做什麼?」「我入定。」六祖徒弟答覆他說:「你有入有出,那不是常定。」那位和尚就無話可說。為什麼說這個正定是沒有入、也沒有出,要是有入、有出不是常定?

上人:這位六祖徒弟叫玄策,對那位和尚那麼說,正是破他的執著。你說「沒有入、沒有出」,那要是過來人。行、住、坐、臥「那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行住坐臥都在定中,那是過來人。你沒有過來人,你一個凡夫,你教他「沒有入、沒有出」,怎麼可以?凡夫他根本就沒有定,你叫他怎麼入怎麼出?所以這修道,你要修行才入定。那麼他修了二十年就說入定,但他這個入定,入的一個死定,執著有一個入定的心,想要入定修行。他修行因為過了二十年了,才到這個程度是「無出無入」了,但是他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六祖這個徒弟走到那個地方來破他的迷,意思就是叫他去再參訪六祖,給他印證;不是說那就是「無出無入」。

「無出無入」,是對過來人可以這麼說;沒有過來人、你初學,你叫他「不出不入」,那簡直的是你等於殺了他一樣,一刀把他殺了,斷他的菩提種子,你懂了嗎?所以說法無定法也就是這個。對這個這麼樣講,對那個就不能那麼樣講。你學來的這個法門呢,也都不合用的,一定要你由自性生出來這種智慧,知道這個法怎麼樣、哪個法怎麼樣,那就是可以了。譬如這個玄策說「無入無出」,他對那個老修行那麼講,可以;他要對一個凡夫講,不行!這個智慧是從自性生出來的,這個擇法,知道哪一個法要怎麼樣用,那就妙了。

密在汝邊

譯者:某某請問《六祖壇經》惠能大師所說的一段話:「與汝說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密在汝邊。」

上人:這個「密」就是一個妙,密妙不可思議的境界,不可說的、說不出來的,說不出來這種境界。說是你要「反照」,這「反照」就是用功修行,你要能照著這樣去修行。你這修行,修行也就是思惟修,他說那個「想」也可以的,這就是思惟修。「思惟」,你能以這樣就是「參」,那個「反照」就是一個參禪的參。這你要能參呢,那個不思議的境界在你那兒,不是我能告訴你的,要你自己用功修行,才能夠得到真實的那種的味道。現在你們懂了嗎?所以那個反照也可以說是「想」,也可以說是「思」,也可以說是那個「參」,也可以說是「觀照般若」那個觀照。他為什麼用一個「返」?「返」就是在他那兒那個地方,這種不可思議的境界,要你自己去真實用功修行,才能領會得到、才能得到,我現在和你說你也不懂。這也就是:我這個方法告訴你了,你去用功修行啊!「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好像你喝水,是熱的,你自己知道;是冷的,你自己知道。這修行,你得到妙處,你自己知道;你得不到,那你自己也知道。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