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百日禪選輯(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百日禪期間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法海禪師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以這麼有學問的人,到廟上來出家,要做這樣的苦工,
天天挑水,天天做水頭的工作,一做就做了三年。

● 挑水的翰林

昨天我和大家預先就講明了,今天要講裴休這個兒子。裴休是做丞相的,丞相這個職位,是除了皇帝就是丞相最大了。他本來想自己出家修行,但是因為他來治理國家,皇帝也不准他出家,他就不能出家了。這個出家的願力不能滿,於是乎就和他兒子商量,問他兒子可不可以出家?他兒子已經是中秀才,又中過舉人做翰林了。這個舉人,就是比秀才學問又高一點了;做翰林,就是進士之類的了,學問非常之好。裴休就送他到同慶寺,拜靈祐禪師做師父,請靈祐禪師收他做徒弟。

 靈祐禪師在這個時候,廟媄鉹w經有兩、三千和尚在那兒吃飯,在那兒住,在那兒修行。在山上這個水是很困難的,幾千人用的水,是要用很多,這做水頭的不夠。靈祐禪師就說:「你叫你兒子出家,首先要在這兒做水頭,就是挑水。這個挑水的工作,一早要三點鐘就起來挑水,一天也不休息,挑到晚間十點鐘才可以休息。」他就問裴丞相說:「你兒子可以做這種的工作嗎?」裴丞相問他兒子說:「你可不可以做這個工作啊?」他兒子說:「這可以的,我行苦行都可以的。」答應了,天天就在這挑水。以這麼有學問的人,到廟上來出家,要做這樣的苦工,天天挑水,天天做水頭的工作,一做就做了三年。

三年之後,有一天,他到禪堂堨h參觀,一看,禪堂堥漕ン荍切I的人,有的在那兒睡覺的,有的在那兒打坐的,有的就在那兒站著的。他就想:「我天天在這兒做苦工挑水,原來你們在這兒什麼也不做,就是在禪堂堣@天到晚睡覺,坐這個地方什麼也不幹。唉,以我這一種有學問的人來挑水,供著你們這一些個睡覺的人,在這兒吃飽了就睡!我行苦行,行得沒有什麼價值,沒有什麼意思了!」心堨斑o麼個妄想,還沒有說出來。

在大眾之間走出去了,就和他同伴就講了,說:「唉,我們挑水這麼辛苦,天天通身都出汗,那一些個出家人在那兒就睡覺!」殊不知這一講之後,靈祐禪師就叫人來叫他了,叫他到方丈媄銦C靈祐禪師說:「你不願意做苦工了,是不是?」「不是啊,我還願意做苦工!」「你願意做苦工?你為什麼說人家在那兒坐著睡覺,你這麼辛苦,天天身上都累得出汗,這不是你不願意做,是什麼呢?」他說:「我不過這麼想一想,他們在那兒盡坐著睡覺,我天天這麼辛苦,這怎麼可以呢?」靈祐禪師說:「不可以呀?不可以,你趕快給我滾,趕快給我走,不准你在這兒住了!」就遷單了,這叫遷單,就趕他走了。這趕走是真要他走,不是假叫他走,不是說說就算了。所以他就想要不走也不可以了。

八個半錢能做什麼呢?

 然後他就對靈祐禪師說了,說:「我走,也沒有錢,我到什麼地方去呢?」靈祐禪師說:「你沒有錢?好,我送給你一點錢,你可以走。」靈祐禪師給他錢,給多少錢呢?給八個半錢,一個大錢、一個大錢的,八個半。怎麼叫半呢?那有一個是小的,就給他。說:「這是你做三年苦工的酬勞,就給你八個半錢。」「八個半錢能做什麼呢?」「你不要管,不要管能幹什麼。你在什麼地方把這八個半錢用沒有了,你就在那地方住了,就不必走了。」

他這個徒弟的名字叫什麼呢?叫法海,法海禪師。於是乎收拾自己的衣服,就帶著行李就走了。他八個半錢到什麼地方也不敢用,那麼一路各處就要飯吃,也沒有用這八個半錢。走來走去啊,從湖南一走走到湖北,湖北走到南京,南京過了,走到鎮江。鎮江這個地方有座山,他要過河到山上去,偏偏擺船的就和他要錢,說:「我擺你過江,你要給錢。」他說:「你要多少錢呢?」擺船的說:「多了我也不要,少了也不可以的,你只要給我八個半錢就可以了。」也不多也不少,就要八個半錢。他就有八個半錢,就把這八個半錢給這擺船的,他就過河了。

到這個山上就住下了,那時候這個寺不叫金山,就叫澤心寺。這個山很小的,不大,就在南京鎮江那個江心,在長江的中間,他就到這個山上。到山上也沒有錢,也不能再回去了,就在山上住下了。在山上採樹根,或者野草,或者有水果,吃這些個東西,在這兒修行。那兒有一個洞,他就在那兒住洞。有一天,他把這個洞又往深了刨一刨,就在這個洞刨,刨出很大的缸,這缸媄銝豸F金子。他又一刨,不但一缸金子,這兒有三缸金子,三缸金子是很多了!於是乎他有了金子,就用那個金子造廟,造了一個「江天寺」。

金山的腿子

江天寺這座廟啊,在中國禪宗媕Y是最有名的。禪宗媕Y第一個就是金山,第二是高旻,「金山的腿子,高旻的香,海潮寺的哩啦腔。」在金山的人,那個腿子只坐得一尺八寸寬,不准多了,多了不行的,每一個人,坐就是坐一尺八寸這個地方,也不准翻腿子。怎麼叫翻腿子?不准調腿子,這腿調到上邊,那腿調到下邊,不准翻的。你坐那個地方,這一支香就是永遠在這兒坐著,你腿怎麼疼、怎麼痛,也不准動彈的;動彈,拿香板就打。你在金山一住,這個腿子就練出來了。因為人就是樣子,你要不管著他,他隨隨便便,痛了,他就要放一放;有人管呢,他怕打,就不敢放了。你怕不怕打啊?所以金山寺腿子是最出名的。「高旻寺的香」,高旻寺這個香是一定的,它一定的時間,一分鐘也不會錯的。上海有海潮寺,這海潮寺的哩啦腔。哩啦腔就是調皮搗蛋,什麼都幹的,這叫哩啦腔;就是專talking, talking, too much talking(講,講,講太多),這叫哩啦腔。哩哩啦啦的,就好像我說那個啦啦啦,這叫哩啦腔。

這個靈佑禪師,是他師父叫他到湖南那兒去開闢道場。他也學會了這個方法,叫他的徒弟法海禪師,也到這個地方去自己開闢道場。但是他徒弟就比他命運好,有三缸金子在洞媕Y給預備現成的,他只有三百兩銀子在草媕Y放著。所以他這個徒弟造金山寺(江天寺),造得非常之大。金山寺也有個寶塔。現在,這個金山寺不是在江中間了,那個江搬家了(編案:由於長江水流變遷,鎮江在清道光年間開始和南岸相接,成為内陸山),這個金山是在這個江的堰上了,不是在江的中間了。那麼在金山下邊那個地方都成了街道,很多做生意的在那兒。

沒有住過金山的,那不算一個參禪的人

金山寺在中國來講是很大的一個道場,但是這個道場很奇怪的,在中國歷朝以來,每逢改朝換帝,就是那唐、宋以後,一改朝的時候,金山寺就會被火給燒了,然後由國家再給它造起來,都是這個樣子;在民國三十七年,金山寺也燒了。這金山寺,它大約是不願意見新朝代,所以每逢改一個朝代,它就燒了一次。

在中國的出家人,要是沒有住過金山的,沒有住過高旻的,那算不了一個參禪的人;必須要在這兩個寺院埵竁L。或者在金山住過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喔,這一出來,這就是大禪師了。在高旻寺也是,也是在那兒住了三年、五年,或者十年、二十年,這一出來,這也是大禪師了。一般人就搶著來供養,爭著來供養,恐怕供養不著。在金山和高旻這兩個地方出來的出家人,難怪一般人爭著來供養,因為他的威儀,這個修行的樣子非常得好:到任何地方,他和人講話,或者是做什麼事情,他都是眼觀鼻、鼻觀口、口問心,都是這樣子;到任何的地方,他都是端然正坐,照顧他自己的話頭。所以很多佛教徒對他們都生很大的信心。

 在中國的佛教,有真正修行的,也有真正不修行的。真正修行的,就是住持佛教;不修行的呢,就破壞佛教。我相信不單是在中國是這樣,就到任何一個地方,都會有這兩種。那麼修行的對那不修行的,一定是很慈悲的,他就修行、不修行都會原諒他。可是那個不修行的,對修行的他就生出一種妒忌心,生出一種障礙心,他一定想把這個修行的使令他也不修行,和不修行的人是一樣的,那麼他就歡喜了。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