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達摩蜜多法師(曇摩蜜多)  

南朝•劉宋•上定林寺

◎宣化上人19701220日講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這位法師所注重的就是參禪,他教化人也是令人參禪。他帶著四眾弟子很虔誠地修行,當時有一百多人在他那兒開悟。

今天我給你們講一位高僧,這位高僧叫甚麼名字呢?叫達摩蜜多(註1)。達摩是法,蜜多是秀,就是法秀。他是罽賓國的人,年七歲的時候就非常聰明,歡喜佛法。這個時候,他聰明絕頂,見到僧人就歡喜得不得了。每逢僧人在那兒念經,他就跪在那個地方聽經;僧人在那地方拜佛,他也就隨著拜佛;高興得不得了,就歡喜看這個。一天到晚,跑到廟上去玩,學著拜佛念經。他父母一看這種情形,就很奇怪的,說:「哦,這個小孩子怎麼專門歡喜到廟上去拜佛念經,學出家人這種行為呢?」於是乎在七歲那時候,父親、母親就叫他出家了。

在罽賓國,當時很多證聖果的僧人,所以他遇到很多的明師;明師就是明眼善知識。因為遇到了很多的善知識,所以他修行就很虔誠的,不是像普通那種修道馬馬虎虎地,過一天算一天,光陰都隨隨便便就空過去了。他不是!他是晝夜都不休息,誦經、念佛、拜佛,拜得辛苦了,就坐那地方參禪習定,或者稍微坐著睡一睡,又繼續來學習佛法,他不分晝夜這麼樣來學習佛法。因為他學習佛法這麼樣誠心,就有大智慧。在十八歲的時候,就為人講說佛法,並且講得非常奧妙,所有禪宗的道理,他也到甚深地境界上了。

這位禪師的相貌是很特別的,一生出來兩個眉毛就連著,我們是兩個眉毛,他的眉毛連到一起,所以一般人都稱他叫「連眉禪師」。

這位禪師的志願非常地遠大,他願意到每一個國家去弘揚佛法,所以他所到的國家有二十幾個,到處去宣揚佛法來教化眾生。有一次,他到龜茲國,在沒有到的前一天,這位國王就作了一個夢,有神人來告訴國王,說:「明天有一位有大福德的人,要到你國家來,你應該對這位福德人廣修供養,種福田。」國王醒來覺得這個夢是很清楚的,知道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夢。於是乎就命令邊界守關 customs 的人要特別注意,今天無論有甚麼特別的人,入到國境來,就趕快用快馬來報告。快馬就是「八百里換馬不換人」這種的快報,那時候因為沒有電報,只可以用馬,這匹馬跑一百里,到那兒換另外一匹馬,騎著新馬又跑一百里,又換一匹馬,這一天可以跑八百里,就用這種的方法來報告國王。

果然就有一位和尚來了,於是乎海關的官員就趕快報告國王去了。國王聽說有一位沙門來了,大約就是這位大福德人,就親自到城外去迎接,出城十里路這麼遠去歡迎。歡迎到了,就請到宮堥茖捔N,這文武百官一起跟著吃齋。吃齋之後,國王就跟著法秀禪師(即達摩蜜多法師)受了五戒,用四事供養,這種禮序是很豐隆的,用飲食、衣服、臥具、湯藥這四種的東西來供養法師。本來這位法師不志在吃好東西,也不志在穿好衣服,也不志在住好房子,也不志在得豐富的供養,他很隨便的,無拘無束。

在這兒住了幾年,蜜多法師就又想走了。這個時候,神又託夢給這位國王,說是:「這大福德的人要走了,你知道嗎?你所種的福田就是這麼多了。」國王有這麼一種夢,就猛然驚覺了。醒了,一詢問文武百官,果然達摩蜜多法師就一定要走了。國王就帶著文武百官,跪到達摩蜜多法師的面前挽留他,不叫他走。國王和百官都這麼樣誠心請求這法師,叫他不要走,可是這位法師一定要走,怎麼樣留他也不住了,他說:「我在你這兒因緣已經夠了。」於是乎就走了。

一走就走到了中國敦煌這個地方,他經過流沙的地方,很遠很遠都沒有人,很不容易度過的。到了敦煌,在敦煌那個地方,他開闢造了一個寺院——他在那個地方把地平一平,造了一座精舍,種了一千棵奈子樹,又開闢了一百多畝地,在那個地方耕種,來教化中國的眾生。他作的道場,作得非常地好,又有花園,又有水池,很美麗。所以在千里之外,都有出家人、在家人來到他這兒修行,學習禪法。這是蜜多法師由罽賓國到龜茲,由龜茲到中國大概的情形。

雖然在敦煌他造了一座精舍,以後他又不在那兒住了。又走到涼州,涼州就是現在新疆那一帶,在那個地方又造了一座精舍,大家在那兒參禪。這時候,甚至於萬里地以外的沙門都來親近他,都來同他在一起修行。他在那兒提倡禪宗的道理特別地興盛。以後,他又聽說宋朝(劉宋)南京這個地方佛法很興盛,就想到南京那一帶去傳法。

在宋元嘉元年的時候,他就從新疆那兒到了四川,從四川又到荊州,荊州就是湖北那一帶。他住在長沙市,又造了一個大禪堂,這個大禪堂可以住一千人的樣子。在這個地方,他有一種很靈感的事情,也就像康僧會法師似的。甚麼靈感呢?他聽說過去康僧會法師在孫權那個時代,求舍利得到舍利。他也帶著一班徒弟在這兒設了一個法壇,求佛的舍利。他沒有經過三個禮拜的期間,只經過一個禮拜,就得到一顆舍利,掉到那個盤媕Y,發出很大的聲音,然後這舍利晝夜都放光。所以當時他的門徒和一般修道的出家、在家人,這都特別發心,都覺得這是特別的靈瑞,一種特別稀有的事情。大家都很虔誠地修行,當時有一百多人在那兒開悟。

以後他從荊州又向東走,就到南京了。他方才(剛剛)到南京的時候,住在中興寺,過了一個時期,又到祇洹寺去住。當時法秀禪師的聲名,所有中國的出家人都知道這是最有道德的一位禪師,所以很多人都去親近他,和他在一起來修行,聽他講經說法。

在中國那時候有魏,又有宋,很多國家都歡迎他去。他到南京之後,上至皇帝和皇后——皇后姓袁,還有太子、公主都請他到宮媄銗h供養,請他來給受三皈五戒,所以在當時佛法非常興盛。誰去看他的,去拜這位法師的人,都要在一個禮拜以前就報名make an appointment(預約),不是一個禮拜以前報名就見不著他。即使一個禮拜以前報名,都還要排到或者一個禮拜、兩個禮拜、三個禮拜之後才可以見著這位法師,所以在當時不是那麼容易見到的。

在祇洹寺,他翻譯出來有《禪經》,又有《普賢觀》,又有《虛空藏觀》(註2)等等的。他所注重的就是參禪,他教化人也是令人參禪。所以在幾千里以外都寫信請教他,在當時一般的人都叫他大禪師。

當時有一位會稽的太守住在平昌那個地方,叫孟顗。這位太守雖是個作官的,但是他相信佛法,以佛教為己任,聽說這位法師這麼大的聲名,所以就請他到平昌一起研究佛法。當時在中國這地方人信甚麼呢?信巫祝。巫祝就是有鬼上到他身上來,會說話,甚麼事情他都知道。因為甚麼事情他都知道,所以一般人就認為這是有神通,都相信巫祝。這巫祝就是給你說幾句好話,譬如你生小孩子,他就給你說:「這個小孩子,長命百歲,快高長大。」給說吉祥話,就歡喜給人講這個話。那麼曇摩蜜多禪師到這兒來,把這種風氣都給改了,因為他以妙法來教化眾生,眾生都知道巫祝是不對的,這不是正法。譬如這家皈依三寶,不信巫祝了;那家也皈依三寶,也不信巫祝了;大家都皈依三寶,都不相信巫祝了,把這種風氣都改了,這是當時的情形。

他和孟顗在一起經過三幾年的時間,以後又回到南京,住在鍾山定林下寺。他認為定林下寺地勢很低,接近水不太好,所以又在鍾山的上邊找了一塊地,他說:「這塊地方和嵩山、華山差不多那種環境。」所以他又造了一座定林上寺。造定林上寺的時候,地方的老百姓都來幫忙造寺,沒有好久就把寺院給造成功了,老百姓都爭著來供養他。當時所有各處的佛教徒,都知道他是一位大善知識,所以都來親近法秀禪師,甚至從一萬里地以外來親近他,在這兒修行。

這位法師從罽賓國一開始到龜茲國的時候,有一位在印度的迦毘羅神王,這神王也就是個護法,來護送著他,保護著他。等到他從罽賓國到龜茲國半路上的時候,這位神王就現一個天大將軍身,向他告辭,說他要回印度去了。法秀禪師就對這位護法善神說:「你的神力變化無窮,如意自在,隨你願意怎樣就能怎樣,你又何必回去呢?為甚麼你不跟著我去呢?」他這樣說完,這位護法善神就隱起來,把身體又收起來沒有了。等達摩蜜多禪師到了南京,在鍾山把定林上寺造妥了,就把迦毘羅神王像畫到牆上。很奇怪地,常常就有人聽見這位護法善神說話,有人在這兒求甚麼事情就很有感應,都很靈驗的。

在元嘉十九年七月初六這一天,達摩蜜多禪師結跏趺坐,告訴大家說:「我今天要走了。」正在同大家說法,還沒說完哪,他坐在那地方就go to Nirvana入涅槃了,這時候他八十七歲。他那墳墓還在南京鍾山定林上寺的前邊。

那麼聽這些高僧,我們自己要想一想,願意學哪一位高僧?願意學哪一位矮僧?願意學哪一位不高不矮的僧?是願意學一個聖僧?是願意學一個凡夫僧?是願意學一個精進的僧?是願意作一個懶惰的僧?自己要想一想,不是聽完了就沒有事了,像耳邊的風,從這個耳朵吹進來,從那個耳朵又出去了,過耳不留,連個影子都沒有了,這樣子我給你們講就白講了。你們要是能把每一位高僧的樣子、聲音、肖貌,他修行的定力、慧力,和守戒的戒力,都能畫出一個模型來,作自己的一個榜樣。這樣子,在這個國家媕Y就會出很多的高僧,很多的聖僧,很多的精進僧,很多不可思議的神通僧。要是不這樣子呢,恐怕就凡夫僧都沒有了。

所以在美國佛教一個開始正法的時期,我們應該作人的領袖,不要認為自己是一個沒有用的人,墮落一點也不要緊,不要這樣子!這個居士也都要作維摩居士,作須達多居士。《金剛經》不有須達多居士修祇樹給孤獨園?他用金磚鋪地,造了一個佈金寺。要作須達多,要作維摩詰。維摩詰雖然是個居士,但是他的神通比這一些個大阿羅漢都大,把舍利弗尊者那麼聰明的人都給問得沒有話講。那麼作須達多居士,能以一種真心來擁護三寶,這是最需要的。現在在這個國家就應該有這些個居士、這些個法師,所以藉禪七的時間給你們講高僧傳,我揀最好最好的講,最值得人效法學習的這些高僧來講給你們聽。恐怕高僧傳從來也沒有人講,沒有人一個一個地介紹給大家,這也是這個世界頭一次。果瞻說我們這兒作甚麼都是頭一次,這的確是真實不虛的,我們這兒甚麼都是頭一次。

(註1):「達摩蜜多」,亦作曇摩蜜多。
曇摩蜜多,此云法秀,罽賓人也。年至七歲神明澄正,每見法事輒自然欣躍。其親愛而異之,遂令出家。罽賓多出聖達,屢值明師,博貫群經,特深禪法,所得門戶極甚微奧。為人沈邃有慧解,儀軌詳正。生而連眉,故世號「連眉禪師」。——《高僧傳》卷第三

(註2):即為《五門禪經要用法》、《佛說觀普賢菩薩行法經》、《觀虛空藏菩薩經》。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