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求那跋摩法師(功德鎧)

 南朝.劉宋•京師祇洹寺

◎宣化上人19701216日、17日講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這位法師來去自由,這是真真正正地自由! 你看,吃吃飯自己就走了;到後邊坐著,就圓寂了。

今天我給你們講一位高僧,這位高僧是南朝劉宋的時候。他是外國人,名字叫求那跋摩,翻譯過來意思就是「功德鎧」。他年輕的時候就願意修行,也非常地聰明,他的祖父是罽賓國的國王,很有道德的,在罽賓國這個地方都很相信他祖父。他祖父的名字叫呵梨跋陀,翻譯過來叫獅子賢,因為太剛直,就被其他人給趕走,不作國王了,所以他父親沒有作國王。他父親叫僧伽阿難,翻譯過來就叫「眾喜」,意思是大家都很歡喜的。

他父親就在山媄鉽蛈獢A所以功德鎧生下來也就歡喜修行。到他年十四歲的時候,他母親想吃山上野獸的肉。他就對母親說:「所有的眾生都好生惡死。您要吃野獸的肉,是傷害自己的慈悲心,並且還造殺業,這是不好的一件事。」他母親聽他這麼一講,就發大脾氣,說:「你不去幫我打獵,找野獸的肉回來吃,還這麼多的話講啊?假設就是有罪的話,我吃肉也是我的罪,與你沒有甚麼關係,我可以代替你受罪呀!」求那跋摩也不講話了。被他媽媽發大脾氣,罵了一頓,那麼他也沒有去打獵。

過了幾天,他用鍋來燒油,把油燒滾了,在無意中這油就把手燙了,燙破了幾個地方,痛得不得了,這個時候他才十四歲,就跑到他媽媽那去了,說:「媽媽啊,我現在痛得不得了,請你快一點替我受一受這個疼痛。」他媽媽說:「你這個傻孩子啊!你太愚癡了,痛在汝身,我焉能代呢?」說痛楚這個事情發生在你的身上,我怎麼可以代你受這個痛呢?求那跋摩就說:「現在我身體所痛的,您尚且不能代替我來受,何況來生的罪業,怎麼又可以代我受呢?前幾天,您不是說我去打獵造的罪,您可以代我受;現在我身痛,您都不能代我,那麼這個罪業您怎麼可以代我呢?」他母親一聽,哦,豁然明白了,這不可以代的!於是乎從此終身戒殺,終身不吃肉,就吃齋了。你看這個十四歲的小孩子,就可以感化他母親來永遠戒殺,持不殺戒。所以你們教化人哪,好像度你爸爸媽媽,都要有一個方法。求那跋摩不是油把手燙破了,是他故意燙破的,叫他媽媽替他受一受啊!因為他要找一個方法,說得他母親信服了。果然這個方法很靈,一用把他母親就感化過來。

當時有一個相面的相師,他一看你這個人就知道你可以作甚麼。相師一見著他,說:「哦——你這個人在三十歲的時候,就可以面南背北,登基作大國的國王。如果你不作國王,也可以出家證聖果,作出世的聖人。」等到他二十歲的時候,就出家受具足戒。受具足戒後就到處弘揚佛法,一般人都恭敬信仰,對這位法師非常地相信。他所讀的經典,大乘、小乘都讀遍了,讀了有幾百萬言,好像《楞嚴經》、《法華經》都能背下來。

他年到三十歲這時候,罽賓國國王死了,沒有人可以繼承作國王。罽賓國一般的臣民、老百姓就統統大家來選,一選就說:「求那跋摩既有道德又有學問,他要是作國王是最好了,可以幫助我們這個國家。」就請他去作國王,他說:「我現在出家修行不問世事,你們請我作國王,我不會作了,你們另選其他的賢能。」他推托不作國王,這個時候他就周遊列國,印度所有的國家,他到了很多,去弘揚禪宗,弘揚大乘佛教。因為這一班的文武百官左一次請他,右一次請他,一定請他作國王,請了有一次、二次、三次、四次、五次,甚至六次、七次來請,無論如何請他出來作國王。你說怎麼樣啊?這時候他就跑了!跑到深山窮谷,人看不見、找不著他的地方。一天吃點樹葉子,或者吃點草根,在這個地方和野獸在一起,就這麼樣子來修行。

以後他又到獅子國,大約就是現在的錫蘭,以前叫獅子國,到那兒去參學,又到那地方去弘揚佛法。在當時一般的人都知道這位法師,已經證聖果了。他對一切的眾生都有一種的感動力,無論誰一看見他就發菩提心了。

以後他到一個國家叫闍婆國,在他沒到闍婆國以前,國王的母親就作了一個夢。甚麼夢呢?就看見一隻飛船,在那海堶落茪@隻船,船上坐著一位沙門。第二天,果然求那跋摩法師就來了。國王的母親就非常相信,「哦,我昨天晚間作了那個夢,就是這一位法師來了!我在夢中所看和這位法師差不多這個樣子。」於是乎就很相信這位法師了,跟著這位法師學習佛法,受五戒修行。這一修行,修行的時間久了,學了很多道理。

有一天,國王的母親就對國王說:「我和你很有緣的,所以你作我的兒子,我作你的媽媽,這是很不錯啦!可是現在我信佛了,你不信佛,這個因果就不同了,恐怕將來再沒有這麼好的因果囉!因為我們兩個所行的道路都不同了。」國王一聽,媽媽信佛說這個話,也是歡喜他信佛,雖然沒有一定勉強他來信佛,但是言語之間的意思,已經表現出來了是歡喜他信佛。於是乎就對他媽媽說:「那好,我也受戒囉!」於是乎就勉勉強強地也跟著求那跋摩法師受了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國王受了五戒,一開始的時候本來對佛法沒有甚麼興趣,以後時間一久了,因為求那跋摩法師是已經證初果的聖人了,所以講的道理都很圓滿的。久而久之,國王也就生了信心,說:「這個佛法真是妙不可言啊!太好了,我怎麼不早一點研究佛法呢?」就對佛法生大信心,說:「真是幸虧我得到一位好的媽媽,我媽媽信佛,她度得我也信佛了,真好!」非常高興。

正在高興的時候,啊,有了麻煩了!甚麼麻煩呢?鄰國就來和他作戰了。這國王你說怎麼辦?就來求他這位師父說:「哎呀!信佛就有人欺負了,惡的人就有人怕,善的人就有人欺負。我以前沒有信佛的時候,他不敢來和我作戰。我現在信佛了,他來打我,我要是用兵和他去作戰呢,就會殺死很多眾生;要不戰呢,我這國家就亡了。請問師父這怎麼辦?」這是要給他advice(忠告)。求那跋摩法師就說:「鄰國來侵略你,你可以用軍力來對付他,但是應該生慈悲心。你受過五戒了,要發一種慈悲心、憐憫心來對他作戰,不要生瞋恨心。」國王聽師父這樣子告訴他,就這樣去作,告訴所有的軍隊,都念「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都要可憐對方那個軍隊,不要以殺生為主題,要可憐他。

那麼所有的軍隊就都念「南無觀世音菩薩」,一邊作戰,一邊念觀世音菩薩。果然和敵人一作戰,敵人就不戰而退,沒有打就跑了,被他這邊這種的威德給嚇住,嚇得跑了。可是這國王也受傷了,被箭把腳給射壞了。打一勝仗回來,國王雖然受傷了,回來也很高興。求那跋摩法師就用〈大悲咒〉加持水,洗他這個傷。用咒水給他一洗傷,過了三、五天好了,沒有事,也不痛了。國王對這位法師就更相信了,信得很誠懇地。闍婆國王和鄰國作戰得到勝利,國王知道這真是佛法無邊,於是乎就天天研究佛法,研究了一個時期,就得到一點覺悟,說:「作國王啊,很多麻煩的事情,這個事情也問國王,那個事情也問國王。莫如出家作一個僧人,沒有這麼多麻煩,人生在世何必這麼放不下呢?」

這麼樣一想,國王就召集所有的文武百官,向他們來宣佈他要出家作僧人,不作國王了。這個文武百官一聽,國王要作僧人了,就都跪在他的面前來請求,叫他不要推辭國王的地位,還是請他作國王。這一些個文武百官都痛哭流涕地請他作國王。在這個時候,他說:「可以,你們如果一定要請我作國王,我有三個條件,你們要依照我這三個條件嘛,我就不出家了;要不依照我這三個條件,我一定就出家作僧人,不作國王了。」這些文武百官說:「三個條件?甚麼條件?您講一講啦!」闍婆國王說:「第一個條件,凡是在我所管的國境之內,所有的地方都要恭敬三寶、供養三寶、皈依三寶,所有的老百姓都要這樣子。」這個文武百官一想,說:「這事情我們可以作得到的,這可以的!第一個條件我們一定依教奉行。請問國王,第二個條件呢?」

「第二個條件,凡是我所管境內的老百姓,都要受五戒修十善。五戒就是戒殺、盜、淫、妄、酒;十善就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貪、不瞋、不癡、不綺語,不妄語、不惡口、不兩舌。老百姓都要受五戒,行十善,也就是統統都斷宰殺,全國都要吃齋,不吃肉。」你看!這一位法師度了他母親不吃肉了,現在又度他這位國王的徒弟、全國的人都影響得不吃肉了。他這位國王的徒弟這麼樣子一要求,這些文武百官說:「這個條件我們也可以接受。那麼第二個條件沒有問題了,請問第三個條件是甚麼呢?」

國王說:「第三個條件,把倉庫媄銎狾釭滌]寶都拿出來賑濟貧民,賑濟有病的人,所有的這一些個鰥寡孤獨,都散給他們。」「老而無妻曰鰥」,老年人沒有太太的,就叫鰥夫,很苦的。「老而無子曰獨」,老年的人沒有兒子了,這叫獨,也是很苦的。「幼而無父曰孤」,小孩子的時候就沒有父親了,這叫孤,這孤兒也很苦的。「老而無夫曰寡」,老年的女人沒有丈夫了,這叫寡婦;年輕的要沒有丈夫,這也是寡婦。年輕的人沒有了太太,也叫鰥夫。不一定就是老了才叫鰥夫、寡婦。孟子那時候所訂的「老而無妻曰鰥,老而無夫曰寡,幼而無父曰孤,老而無子曰獨」,照他這個老啊,大約也都是三十歲以後的樣子。「鰥寡孤獨這四種的人都要用國家的財寶來幫助他們,維持他們的生活。」這個文武百官一聽第三個條件說:「那也好!這第三個條件我們也都答應您,沒有問題。」所以闍婆國王又作國王。

國王就給師父造一個精舍。他說:「給我師父造精舍,一定要我自己去作工。我雖然是國王,但是我要親身去作工,造這個精舍。」那麼還有其他工人,當然他是其中工人的一份子。以國王的身分去給造精舍,很勤奮的,也不懶惰,在那地方給釘釘子啊,修理這個地方,修理那個地方。有一次,正在作工的時候,腳就被木頭給砸壞了,啊,砸得腫得很厲害!那麼回來又找師父,說:「師父!我今天作工把腳砸壞了!」師父說:「你盡自己沒有事情找事情幹,為甚麼要你自己去作工呢?」他說:「這表示我對師父的誠心啊!」這位師父說:「你表示對師父的誠心,就要受多一點痛苦啊!」於是乎就又用咒給他加持,哦,即刻就好了!所以他對於師父這個信心又很特別地有進步了。

在這個時候,中國南京那個地方的宋朝(劉宋),有位覺賢法師,他徒弟埵陪茈s慧觀的,就聽說求那跋摩法師的神通妙用不可思議,他在印度一帶弘揚佛法,人人都相信他、供養他、恭敬他。慧觀法師說:「我們一定要把這位法師請到我們國家來弘揚佛法啊!」於是乎寫信奏明宋文帝,派交趾刺史,就是越南那個地方官去迎請這位法師到中國來。慧觀法師等又派法長、道沖、道儁這些法師去迎請求那跋摩法師。正當在迎請還沒有到那兒的時候,他已經去到另外一個小國弘法,不是到中國。但是很奇怪的,就被大風把這位法師給吹到廣州來了,所以宋朝又派人去迎接他。

闍婆國王啊,本來捨不得叫他師父離開國境,離開他的人。但是又一想,人不應該自私,他這個國家是一個很小的國家,中國是個大的國家,應該讓他師父到中國這個大國來教化眾生。所以在幾位中國的沙門沒有到達闍婆國的時候,求那跋摩法師已經坐船到一個小國堨h預備弘法,但是就因為順風,坐的船遇到很大的風,一颳就把他颳到中國廣東來了。

他到了廣東之後,就到始興。始興是廣東的一個縣,這個縣媕Y有座山,他看見這座山和印度靈鷲山是差不多的樣子,所以把山的名字也就改成靈鷲山,他就在這山上造了一座廟。這座山有很多老虎,有人到山那地方就被老虎給吃了。有的時候,他走路遇著老虎,就用拄杖 stick 按在老虎頭上給虎說法,說完了虎也就走了。有過這麼幾次後,老虎見人也不咬人了。

他到這座山上造了廟,就有很多出家人在這住。他自己住的地方,離這個廟大約有一里路這麼遠,打引磬是聽不見的。但是每逢一打引磬的時候,他就來了!正打引磬,或者上供啊,或者作甚麼佛事啊,他一定來!

怎麼說他是證初果的聖人?證果的聖人行動和人不同的,他走路是離開地,有一寸這麼高,他不走陸地,在空中走。別人看他是在地上走,但是他是在空中走。就是下雨天,他那個鞋的底下也不沾泥土,所以一般人認為這是聖人。

他在山上大約住了一兩年,以後宋文帝堅持請他去南京,他就去了。到了南京,宋文帝對他講:「我也想吃齋,但在作皇帝的環境之下卻不可能。這情形很複雜的,不許可我吃齋,怎麼辦呢?」他對宋文帝說:「皇帝的修行和老百姓的修行是不同的,老百姓沒有甚麼威德,不能作甚麼好事。你作皇帝的,不須要一定自己吃齋,你只要作種種的好事,令一切百姓得到好處,就是修行。譬如你發政施仁,命令百姓少殺生,就能救很多的生命,不是你在一頓飯不吃一眾生,才算功德。你教百姓都不殺生,無形中就是你吃齋;你叫百姓都孝順父母,就是你孝順父母;你令百姓都改惡向善,也就是你自己修行。所以你不必說,我少吃一點肉或者少喝一點酒,才是修行。作皇帝只要能令百姓諸惡不作,眾善奉行,這就是你自己修行了。」

文帝歎說:「一般的沙門都迷緣,一般的儒者都迷經。迷緣呢,就講因果循環報應不爽;迷經呢,就執著文章典籍。今天我和法師這一談論,這真可以了然天人的大道,天人的這種關係!」於是給這位法師造了一個祇洹寺,寺造成後,很多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在這修行。

有一天就在吃飯的時候,功德鎧法師只吃了幾口,飯沒吃完就走了,回到方丈室堨h,結上雙跏趺坐,偃然而化,就往生了。等侍者跟著去一看,功德鎧法師已經圓寂了。

這位法師在沒圓寂以前,有很多靈異的事情,甚麼靈異事情呢?他坐靜室常常一坐就一天,也不出來。吃飯的時候他也不吃,到甚麼時候他也不來,一班的沙門就派沙彌去看他。到他那一看,哦,滿屋子媄銙ㄛO青蓮花,在他這個門口就有獅子在那兒!這位沙彌就喊起了,一喊,旁人到那一看,甚麼也沒有!好像這種事情很多很多的。

他圓寂的時候是六十五歲。在沒圓寂之前,他寫了一篇文章,有三十六首偈頌,這個偈頌是說他自己這一生的經過。他一生怎麼樣修行呢?修死屍觀,就看這個死屍,人死了屍首過幾天就變了,由青色慢慢變得生出一種膿,爛了,然後生出蟲來,把所有的血肉都給吃了,就剩一堆白骨頭。這麼樣子觀來觀去,觀這個死屍,他就明白,「啊,再美貌的女人,再美貌的男人,死了,這個屍首也是這樣子,有甚麼可留念的呢?」就這麼觀,觀來觀去,他就得大自在了,得大快樂。在坐禪的時候,不知道怎麼那麼好了啊!

他在得大自在,得大安樂之後,證得初果。以後又修行,就有很多人來供養他,這個人也供養,那個人也供養,一看這是聖人啦,人都爭著來供養。他討厭得不得了,這麼多麻煩!於是乎就跑到深山媄銗h不見人,然後又從闍婆國證二果。他不是在大城市證的二果,是在一個鄉下,這個鄉下很幽靜的,在那修行證二果。以後為了弘揚大乘佛教到中國來,來弘揚一個時期,他的因緣已經了了,所以自己就走了。這位法師來去自由,這是真真正正地自由!你看,吃吃飯自己就走了;到後邊坐著,就圓寂了。他告訴徒弟他在哪一天圓寂,自己都預先知道,所以這一位法師境界是不可思議的。

在他圓寂之後,依照佛教的儀式要用火燒了。因為一般人對於這位法師信仰得很真誠,所以就用很多檀香來焚他這個肉身。正焚他肉身的時候,這一般人看見所燒的煙,都變成蓮花的樣子;又有一條龍,也在煙霧媄鉽落黖磢羈堨h。所以在當時,這位法師所翻譯的經典一般人都很相信的。

這一位法師在佛教來講,功德很大的。我們學佛法的人應該學大德高僧,知道過去的高僧怎麼樣修行,我們也應該學習來修行。切記不要懶惰,不要以為多休息一個時候就是好處,必須要精進用功,人人都應該要快一點了生死。出家的人應該修行用功;在家的人呢,也一樣應該修行用功。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