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百日禪選輯(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百日禪期間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平常心是道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行菩薩道要是「平常心是道」,平平常常,人人都懂的;
不是人做不到的事我能做到,那我就比人家高了。

● 無情歲月增中減,有益佛法苦後甜

「無情歲月增中減,有益佛法苦後甜」,什麼最無情呢?這個時間最無情,它不論你是誰,和你也不客氣,不能把這個時候停留下,和你多聚會一個時候。今天過去了,你再找今天就沒有了,就是明天了,所以這叫「無情歲月增中減」。你說是「增」,又多一歲了;「減」,可是又少活一天了。你這年歲增了,但是你到死的這個時候就減少了,你在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少了,這叫「無情歲月增中減」。

「有益佛法苦後甜」,這個佛法是最有益的,但是可先苦後甜,你要先修修苦行。修什麼苦行呢?你能修什麼都可以的,你能修不吃飯的苦行,就試一試不吃飯;你能修不穿衣服的苦行,那就不要穿衣服。你要是不穿衣服,修這種苦行,跑到街上去,警察一定要抓你,說你這個人擾亂社會的秩序!那麼怎麼樣修不穿衣服的苦行呢?不是說不穿衣服,是不穿好的衣服,那麼壞的衣服可以穿一點。說:「哦,那我們美國所有的人現在都行這種苦行了!你買一件新衣服,故意把它剪出個窟窿來,叫它壞了。或者在腿上、或者在胳臂上、或者在脊背上、或者在前胸,把它剪出個窟窿,露出肉來,這不就是不好的衣服嗎?」哎,這你故意造作的又不算!這好的,你故意把它弄壞了,又不算了,那也不是苦行。

精足不冷、氣足不餓、神足不睏

昨天有一位居士,想要請這個不吃飯的法和不睡覺的法。這個不吃飯、不睡覺的法,並沒有什麼其它法,只要你自己能以守住戒律就可以了。你「精足就不冷」、「氣足就不餓」了,你氣要充足了,就幾天不吃飯也沒有什麼問題的,講話還是那麼大聲音。不會說一不吃飯這個聲音就小了,沒有氣力了;不是的,還是一樣有氣力。因為你這個真氣升起來了,這個氣是源源不斷的,就好像電力,那個電流它總是跑的。「神足就不睏」,你若這個「神」足了,就不睏,就不會睡那麼多覺了。為什麼睡那麼多覺呢?就因為陰氣盛才睡覺;你陽氣要是盛,就不會睡那麼多覺。所以這並沒有什麼一個特別的方法,就要你自己修行,要守戒律——男人要不接近女人,女人要不接近男人。要這樣子,你就會不吃東西可以了,不穿衣服也不冷了。

 這三種也就是「戒定慧」,你戒律充足了,什麼苦也不怕了,不要說冷啊、熱啊、凍啊,根本就沒有問題。「戒」,就是守戒律,戒律守清楚了,不犯戒,你就可以不怕冷了,怎麼冷的天氣也不怕了。「定」,你定力要足了,就不吃飯也可以。人這個餓,為什麼想吃飯?就因為沒有定力。你定力從什麼地方來?從戒律那兒來的。你要嚴守戒律,這個身體就不怕冷了,又生出定力來,你生出定力,不吃飯可以了。為什麼?你那一「定」啊,忘了餓了!為什麼你想吃東西呢?就因為你想:「哦,我今天還沒有吃飯呢,這個Cheese(起司)還不來。」

我發現我們這兒的人上午不願意做工作,我知道為什麼?就因為餓得受不了了,沒有法子做工了,所以做也做少少的,做這個普普通通、不費力的。的確也是這樣,這餓得很難受,怎麼能做工作呢?因為我們一早起不吃東西。我希望我們一早起還做一點粥大家喝一喝,喝點粥幫助人這個暖氣。那麼你要是定力具足了,什麼叫疲倦呢?什麼叫餓啊?你這一找它,也沒有了,跑了。為什麼你這麼樣要睡覺呢?我告訴你,就因為你沒有參這個睡覺的禪。為什麼你要吃飯?就因為你沒有參這個吃飯的禪。為什麼你怕冷,怕沒有地方住?就因為你沒參這個住的禪。這個衣、食、住都有禪的,你一參,它就不要緊了!

● 行所無事

你再能發菩薩心,發菩薩心的人,是幫助他人,不是幫助自己;是利益他人,不是利益自己。所以我們這個受過菩薩戒的人都應該行菩薩道,行菩薩道就是要遇到機會就幫助人。你也不必找機會去幫助人,說:「我到街上去看看,哪一個人需要人幫助,我去找他來我要幫助他。」那也不必去找去,你遇著這個機會就幫助人。你若去找,那又是有心了;有心那就是妄想,就是打妄想了。你用你的心去想說:「哦,我要行菩薩道啊,我幫助人啦!我看這人受苦,我就來救一救他。」那就是妄想!「無心是感應」,要沒有心。沒有心,你遇著這個境界:「啊,我要來幫助他。」你要幫助了,還要「行所無事」,幫助完了不要想:「喔,我幫助人啦!」好像禮拜天我們來那個貴賓,果護的這個Uncle,他說得很合理的,他若真這樣做那就對了,真這樣行就對了。他說:「我不要人謝謝我。」真能有這種的思想和行為,那是對的。

所以修行就是要利益眾生的,不是要眾生來利益我的。我有力量,我能建立道場,我們就建立道場,建立道場也就是利益眾生,這也就是行菩薩道了。所以我們大家來在這兒做工,這麼辛辛苦苦的,這都是行菩薩道。可是菩薩道你要會行;你要不會行,你行菩薩道變成行魔道了。怎麼叫魔道呢?你盡妙想天開,想一些個奇奇怪怪的事情。什麼奇怪的事情?想啦:「哎,那個豬,我若即刻能叫牠做個人,這是多好啊!我把所有的豬都變化成人,然後我再度牠成佛。」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或是他就這麼樣想:「哎,那個人不聽我話,我叫他變成個豬,他就害怕我了。叫他現個豬形,他自己知道他要變豬,那麼他就聽我教化了!」 這也叫奇怪的思想:要行這個特別的一種行為。

這個行菩薩道要是「平常心是道」,平平常常人人都懂的、人人都明白的。不是人做不到的事我能做到,那我就比人家高了;不是的,就是要和大家一樣的,能和大家一樣,你再能利益大家、利益眾生,那就是行菩薩道了。不是或者:「我趕快修行,修行到天上去。我往這兒一打坐就到天上,我度天人去。這個人間的人太難度了,我去度天人去,我到天上給天人說法。」這也叫奇奇怪怪的事情。又有想:「哎,地獄眾生那麼苦,那麼多惡鬼,那麼多的地獄。哎,我現一個神通到地獄,把地獄都變成蓮花,叫這些個餓鬼即刻就成佛去,你看這多妙啊!這佛就是鬼、鬼就是佛,他現在是鬼,我即刻叫他做佛。」這怎麼可能的事情?這都是奇奇怪怪的想法。我們要「平常心是道」!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