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智嚴法師   

 南朝•劉宋.京師枳園寺

◎宣化上人19701213日講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智嚴法師究竟證得是初果、二果、三果、四果?沒有人知道。但是,一般人都知道他是一位證果的聖人。

今天講這位高僧名字叫智嚴,他是晉代以後,南朝宋武帝時候的一位高僧。這一位高僧是西安的人,就是現在新疆那一帶。他二十歲出家,出家之後就專修苦行,勤學不輟,也是日中一食,長坐不臥。出家雖然沒有好久,但是他這種好的名譽已經為四方人都知道了。他所穿的衣服是衲衣,衲衣就是用破衣縫到一起,衲到一起。他常常晏坐,就是結上雙跏趺坐,一坐或者就三天,或者七天,或者十天,或者半個月,不倒下來。

當時在涼州那個地方,都很荒涼的,地方很大,人很少的,佛法當然更談不到了,所以他就要出去參方求善知識。參方就是到各處去當參學,參觀其他的地方和學習其他地方的家風,這種的修行方法叫「參方」。他從中國向外國走,一走走到罽賓國,到一個摩天陀羅精舍,堶惘穔菑@位善知識,就是前面所講的那位佛大先,又叫佛馱先。這位善知識在這兒教化,有幾百人親近這位善知識。其中就有一位叫覺賢法師的。智嚴法師親近佛馱先,經過三年的時間。在這個三年的時間,他所學的佛法、經典、教理,超過其他在那兒住十年的人,那些人都沒有他學這麼多的佛法,這麼多的教理。所以佛馱先就非常驚奇,「啊,這個人不是平平常常的一個普通人,一定是個outstanding(出類拔萃)的人!」他這一讚歎,以下的人對智嚴法師看法也都不同了,就說:「現在中國也有求道的沙門了!」這一句話意思就是以前中國沒有求道的沙門,都是不修行的沙門。那麼現在有到那兒求道的沙門了。他們都沒有他這麼聰明,於是乎才不敢輕慢中國的沙門,對遠來的中國沙門也都很恭敬了。

這時候,覺賢法師對智嚴法師印象很好,大約就是志同道合,認為他是一個特別的人才。於是乎智嚴法師就說:「我們中國沙門沒有真正善知識,所以證果的人很少,你可不可以同我到中國去弘揚佛法呢?」之前我講覺賢法師,那時候不是說,智嚴法師就跪在那兒不起來,說:「如果你不接受我的請求,我就不起來。我這是為法忘軀,在你面前跪死在這個地方。」覺賢法師也是老婆心切,就答應他了。「老婆心切」,就像女人似的,太慈悲了。兩個人就到中國來,一走走了三年才到中國。智嚴法師就跟著覺賢法師來學佛法。你們還記得有一位道恆嗎?道恆法師就說覺賢法師打妄語,說他標異現奇,就是出眾了,和眾人不同,把他遷單了。智嚴法師請來覺賢法師,本來他跟著學佛法,覺得很好的,得到很多益處,這回讓人給遷單,就給攆走,不留了。

智嚴法師從那兒也走了,就到山東,住茅蓬去了,住一個精舍,所謂精舍也就是茅蓬。這個山,有三個人在這兒住,研究經教,參禪習定,勇猛精進,在這兒用功修行。他們三個人都坐在繩床上。這時候,宋武帝去打長安,作戰勝利回來,就到山東那個地方去觀山玩水。在當時跟著宋武帝有一個始興公叫王恢,這個人走來走去,就走到智嚴這個精舍來了。他走進他們所住的茅蓬媄鋮荂A到了很久,這三位比丘也都不知道,很長的時間也不知道有人來。於是乎王恢就彈指,這麼彈指make noise(作出聲音),他們三個人就同時睜開眼睛,一看,又都閉上眼睛,還是在繩床上打坐。這個繩床多大呢?一尺平方。這三個人又閉上眼睛打坐也不理他,一句話也沒同他講。王恢就問:「你們三個人在這堶蛈璁h少年了?」他們也不答覆。「你們都叫甚麼名字啊?」這三個修道的也像聾子似的。又問:「你們在這地方修行,對世人也沒甚麼益處,你們在山上修行是獨善其身,是自了漢,你們應該到都市去弘法,到京城去教化眾生啊!」他們還是不講話。王恢說了很多道理,自言自語問這三位,但是這三位都不答。

不答,他更覺得奇怪了!更覺得這三個人不是平常人。於是乎就問鄉村的父老:「這三位和尚在這媟F甚麼啊?怎麼我和他講話,他們都不答覆我呢?」那些個父老統統說:「哦,這三個和尚,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和尚啊!他們是隱遁的和尚,隱居求志,這是最高尚、最清淨的法師啊!」這麼樣一講,王恢回去就和宋武帝講,要請他們到京都去。

宋武帝就派使臣到這兒請這三個人。一次請,他們不去;二次請,也不去;三次、四次,甚至於五次,總而言之,他們不去!最後宋武帝再派人請,另外兩個和尚,就是智嚴法師的同參,就把他推著推出茅蓬,說:「你去,我們不去!」那麼智嚴法師被人家趕出來,就到京都去。

到那個地方,王恢因為很相信佛法的,所以就供養他很豐厚。在那兒最初住在始興寺,以後大約智嚴法師因為始興寺不太寂靜,所以在東郊又給他造了一座枳園寺在這住,就翻譯經典,大作佛事,在這兒教化眾生。

這一位法師很少講自己的事情,所以他雖有很多很多道德高超的行為,人記下來的就很少。有一次,有一個人可以看見鬼,就在鬼王廟媕Y,聽鬼講話了。鬼說甚麼呢?鬼說:「嚴公來了,我們要趕快躲避躲避啊!」這個見鬼的人也不明白甚麼叫嚴公要來了,他們要跑到旁的地方去避一避。等沒好久,就看見一位和尚來了,就問這位和尚:「你叫甚麼名字啊?」和尚說:「我叫智嚴。」這個人才知道,「哦,這鬼說是嚴公,原來就是智嚴法師。」於是乎就對他特別恭敬,特別相信他,這是一次。

又有一個女人,也得一種鬼病,就常常看見鬼來。這鬼來幹甚麼呢?就嚇她,令她害怕。那麼有人告訴她,說:「智嚴法師啊,鬼一見到他就跑了,妳請他來試一試。」於是乎,家媄銂G然就去把智嚴法師請來了。哦,這個有病的人看見智嚴法師一進門口,這鬼就都跑沒有了,以後病就好了。智嚴法師這種高深的道德,沒有人明白他。

智嚴法師沒出家以前受過五戒,但是他不能守戒,犯了戒。犯戒以後,他又出家受具足戒,就總有一種懷疑,說:「我是不是得戒了呢?因為我在家受五戒,沒有守住戒,犯戒了,這怎麼辦呢?」於是他就專門打坐,希望在靜坐媄鉿酗@種聖境;聖境,就是有一種好的境界,或者殊勝的境界。但是經過很長的時間也沒有得到。於是乎他就發願到印度去,去找大德高僧來給他討論這件事。

到那兒就遇到一位阿羅漢,他就問這位阿羅漢:「我在沒出家以前,受過五戒,但是沒有守住。我出家之後又受戒,不知道會不會得戒呢?」這位阿羅漢也不敢給判斷,不敢說你得戒了,或者你不得戒,因為自己的智慧還不知道。於是乎就入定,升到兜率天去見彌勒菩薩,請問彌勒菩薩,說:「娑婆世界有一位法師叫智嚴,在沒出家以前受五戒,又破了戒;出家之後,不知道會不會得戒?他問我,我不清楚,請菩薩來印證。」彌勒菩薩告訴他:「他得戒了!」那麼阿羅漢出定,告訴智嚴法師說:「我給你問彌勒菩薩,彌勒菩薩給你印證,說你已經得戒了。」智嚴法師生大歡喜,高興得不得了,就從印度要回來中國。

走到罽賓國就走不動了,怎麼樣呢?也不是有病,但是就坐在那地方就圓寂了,無疾而終。在罽賓國,僧人死了之後去燒,有兩個地方:一個是燒凡夫僧的地方,把凡夫僧的骨灰埋到一起。另外一個是證果聖人燒的地方,和凡夫是不同的,埋的墳墓也不同。最初罽賓國這些個和尚,預備把他抬到凡夫僧的那地方去焚燒,但是抬不動,多少人也抬不動這個屍體,沒有法子。就好像六祖大師那個衣缽放在石頭上,惠明拿不動一樣的。這麼一來,這一些和尚知道智嚴法師一定是證聖果的高僧了。於是乎,就預備把他抬到證果的聖人那個地方去焚燒,他這個屍體,這一回也不費力就抬起來了,就好像他自己願意到那地方去似的。

因為在罽賓國他有兩個徒弟跟著他,知道這種詳細的情形,回到中國向所有的僧人來報告,以後他這兩位徒弟又回到印度去。那麼智嚴法師究竟證得是初果、二果、三果、四果呢?沒有人知道。但是,一般人都知道他是一位證果的聖人。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