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百日禪選輯(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百日禪期間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性命由我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我們修道要修明心見性,得到真正的自由,這時候才不是作夢。

● 恆河也會變的

釋迦牟尼佛問這個波斯匿王,說:「你小孩子的時候和你現在六十多歲,你看前邊這個恆河,它的樣子有沒有什麼改變呢?」波斯匿王就說:「沒有改變!我小孩子的時候看恆河是這樣子,乃至我到六十多歲的時候還是這個樣子。」其實這個恆河它也會變的,不過人呢不覺得它變了。它也會搬家的,或者向南搬一搬,或者向北搬一搬。我們人呢因為不是恆河,所以就覺得它沒有變,尤其天天看見這個恆河,也不注意到它的變。世界上,不單恆河會變,乃至於天地都會變。

這個天地,怎麼會變呢?好像有地震,這個地震就是地變了。那麼說天怎麼變呢?天那個變化,也是像恆河一樣,你人覺察不到。天地是一個大的生物,人是個小的生物,好像這個地上,有河流、有海、有江,也就和我們人身上有血脈是一樣的。這個地上有山、有海,我們人也都有──人這個頭上就等於山一樣;有海、有河流,在人就有這個血脈、津液,這都屬水的。那麼在人有變,這個天地也都有變,它若不變就不會壞的,所以說「成住壞空」,天地也是有「成住壞空」的。不過,這個天地毀壞了,那個天地又生出來了;這個世界沒有了,那個世界又現出來了。在我們這個世界上,你就可以知道的,有的國家就沉了,沒有了;有的地方又新生出來一塊土地,那上邊又有人,又現出一個新的國家。不過你不注意它,你就說它是一樣的;你若注意它,世界上一切一切都有變化的,都是「成住壞空」,經過這四個步驟,你要明白這個道理。這個人生老病死、生住異滅,在這個世界上過了幾年就變化了、過幾年就變化了。我們人生,覺得幾十年是很長的一段時間;其實,這個時間也沒有長也沒有短,只是人的感覺而已,你感覺長就是長,感覺短就是短。

● 南柯一夢

那麼在以前唐朝的時候,有一個姓淳于的,叫淳于棼。他住在這個山東的地方,在他門前邊有一棵槐樹。這個人常常喝酒,喝醉酒就到這槐樹下邊去睡覺。有天,睡覺就作了一個夢,作什麼夢呢?在這個夢中就有兩個做官的人來請他去,請他到什麼地方呢?到一個叫「南柯國」的地方。到那兒一見這國王,這國王對他很歡喜的,就把公主嫁給他,招他作駙馬;派他到南柯郡那個地方去做太守,做官去,就好像做個省長。他在那兒做了二十多年的官,生了三個男孩子、兩個女孩子。這國王對他是特別歡喜,那麼有事情請他來開會議啊,或者做什麼,國王就親身去迎接他、歡迎他。啊,他這種的光榮啊可是到極點了!

可是好景不長,公主呢,就是他這個太太,有一種病死了。死了,他就把她埋到盤龍崗這個地方;「盤龍崗」,那個地方好像一條龍在那兒盤著。埋在那地方了,他就回來到朝媕Y。到朝媕Y,他這個太太已經死了,皇帝對他也不好了。那麼就常常有人講他的是非、講他的壞話。在這個時候呢,又有另外一個國家造反,他就帶兵去把這個國家都給平定了,勝利回來了。雖然回來,這皇帝還不相信他,有一次把他捉住就要殺他頭,要斬首示眾,要把他殺了。那麼這把刀正要往他頭脖子上一砍的時候,哦,他這個夢醒了!

夢醒了,自己就到在這個夢所經過的地方去找。一找,原來這個南柯國就是他前邊這一棵槐樹。在槐樹南邊,有這麼一個螞蟻洞,螞蟻在那地方就有隻螞蟻王。這螞蟻王,有四隻螞蟻在牠前後保護著,他一看這螞蟻:「哦,原來這就是南柯國王啊!」那麼除了這四個站兵將軍,他又找他這個太太,也是在南邊那棵樹有這麼一根杈枝,在那個杈枝又有個螞蟻洞。那個地方好像有隻死螞蟻,用土在那兒埋著,他一看,哦,這個原來就是他太太,就是那個公主。又向另外一個國家去作戰那個地方去一看,原來也是有一洞螞蟻,但是有很多死的了在那地方。他一想:「啊,這個人生啊就是一場夢嘛!這一切都是成住壞空啊,沒有什麼可貪戀的。啊,我在作夢的時候做了二十多年的官,又有三個兒子、兩個女,現在也都沒有了,都變成空的。」於是乎他就出家,做和尚修道。那麼修道以後,他就不再作夢了。 所以我常常講,人生就是像作夢似的。但是對你說這是作夢,你怎麼樣也不相信;等你夢醒了,你就知道是作夢了。好像這個淳于棼,他在做駙馬的時候、在做太守的時候、在去和敵國戰爭的時候,他不知道他是作夢呢,等他要被這國王給殺的時候,他這個夢才覺悟了。這個夢覺悟了,所以他才看破放下了,知道一切都是虛妄的了,一切都是假的了。知道一切是假的,就無所著住了。

● 得到真正的自由,這時候才不是作夢

不過假的媄鉹S有個真的。什麼是真的呢?我們自性才是真的,自性應該自修自了。自己修行,就是想要明心見性。怎麼叫明心見性呢?明心的人,無論任何事也不困難的;見性的人呢,就不知道憂愁了,不怕。就來地震了,他也不憂愁,也不擔心這個生、也不怕死,他看這活著和死是一樣的。

「生死自由,性命由我」,這個願意活就活、願意死就死,這叫「生死自由」。怎麼叫「性命由我」呢?人這個性命,人都作不得主。怎麼作不得主呢?就由少而壯,由壯而老,由老而死,一天天的遷變、一天天的不同。也就好像樹,樹在一開始生長的時候,長得很壯、很茂盛的;等到長大了,就長得更茂盛了;那麼年頭多了,它也會老了,又會死了。那樹老了,樹梢就乾了,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它就那樣子了。人也一樣的,由小的時候長高了,等到壯年很高的,到老的時候,年紀老了又矮了。本來他也還是那麼多的骨頭,不知道為什麼他就縮短了,他自己做不得主。那麼你修道要是得到這個明心見性了,你真正生死自由了,那才算你真正有了主宰。若沒有到這個生死自由的時候,也不知道怎麼生,也不知道怎麼死。今天怕這個,明天又怕那個,有一點錢又怕賊來偷,有一個房子又怕火來燒,總有所恐懼:這就是沒有得到真正的主宰。得到真正的主宰了,什麼也不要怕了,什麼麻煩也沒有了。這是我們修道要修明心見性,得到真正的自由,這時候才不是作夢呢。OK, 他們願意Dreaming(作夢)的就Dreaming去,不願意 Dreaming 的就Wake up(醒來) 。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