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道融法師  

 晉•彭城郡

◎宣化上人1971125日講於三藩市金山寺  

這位法師一生專門講經,鳩摩羅什法師翻譯甚麼經,他就講甚麼經。佛法中興在像法時代,道融法師有很大的功德。

再介紹一位高僧給各位知道,這位高僧也是晉朝的時候,他的名字叫道融。這位法師生來非常聰明,十二歲的時候就出家了。他的相貌生得非常圓滿,看著非常聰明有智慧,所以他師父非常地愛惜他,對於這個小徒弟很歡喜,就叫他到外邊去讀書。

他走到一個鄉村媄銦A借一部《論語》來讀,可是借的《論語》他沒有拿回來,在那兒看一遍就都記住了。回來師父問他:「你去借書,怎麼沒有拿回來呢?」他說他已經都可以背得出了。於是乎他的師父不相信,就去借了一本《論語》,他師父看著《論語》就叫他背,他一背果然一字也沒有背錯。這樣子他師父對他就很驚奇了:啊──這個小孩子這麼樣聰明!就叫他讀誦佛經,讀誦儒家的經,這樣他就讀了很多書。因為他記憶力特別好,所以很多的經書他讀了,很多的儒書他也讀了。

這時候,他聽見鳩摩羅什法師在關中弘揚佛法,就從很遠的地方去長安親近鳩摩羅什法師。鳩摩羅什法師一見他,和他一談論就非常驚奇,說:「將來在中國弘揚佛法的人,一定就是這個人!」所以他就向姚興說:「昨天我見著融公法師,他真是太奇怪的一個聰明人,在秦地僧人媄銢O很稀有的。」姚興聽鳩摩羅什法師這麼樣說,第二天也就召見他,和他會面。見面一談之後,果然是與眾不同。於是乎也叫他進到逍遙園媄銗h住,和鳩摩羅什法師在一起來翻譯經典。

鳩摩羅什法師翻譯經典,他就講經。什師翻譯甚麼經,他就講甚麼經——翻譯《法華經》他就講《法華經》;翻譯《中論》,他就講《中論》。他講經,鳩摩羅什法師也去聽經,一聽他講經特別佩服,說:「中國這位僧人真是有大智慧!這部經還沒有翻譯完呢,僅僅就翻譯前邊兩卷他就講,但是把後邊這個經的道理已經都講出來了,太奇怪了!」他幫助鳩摩羅什法師翻譯經典,又來講解經典。他的辯才無礙,智慧無量,講起經來就「口若懸河」,這說的話就好像在空中吊著一條河流似的,這河懸到空中,那個水接接連連不斷,言其他會說會講。

在這個時候,就有了一位外道生妒忌心,這外道是甚麼地方的呢?是獅子國的;獅子國就是現在的錫蘭。錫蘭有個外道叫婆羅門教,婆羅門教這個外道法師是一個首領,他聽說鳩摩羅什法師在中國長安這兒弘揚佛法,對他徒弟就說「釋氏之教」,釋氏就是釋迦牟尼佛這個教,他所謂釋氏,也就是不恭敬的一個說法。他說姓釋的這個教在「震旦大興」,在中國大興。「吾等正化」,他說他那個婆羅門教叫正化,他不說正法,他說正化。「豈可後於彼」,我們這個正法怎麼可以落他的後邊呢?我們應該去和他鬥法去。

於是乎從獅子國,那時候就騎著駱駝到中國。這位外道婆羅門的祖師,相貌生得也很好,很圓滿的,說話非常地會說。來到這兒一見姚興,把姚興也給迷住了,就相信他講的話了,甚至於對鳩摩羅什法師就生起了疑問。婆羅門教這位祖師對姚興就說「大道無方」,大道沒有一個方向,沒有一個界限。誰要能以辯論勝了,誰的教就應該大興,就應該來弘揚誰的教!姚興也就答應他了,說:「好!你們大家現在開一個辯論會,互相辯論,誰有真理我就信誰的教。鳩摩羅什法師、道融法師和所有中國的和尚,你都可以和他們辯論。」

在這個時候,中國的和尚,一遇著這樣一位大論師,辯論的專家來要辯論,誰也不敢上陣了,都知道自己的辯才不夠。甚至於鳩摩羅什法師也就憂愁起來。鳩摩羅什法師就對道融法師說:「這一位婆羅門的論師,他的確是辯才無礙,會說到極點!如果在我們身上來辯論輸了,佛法就不能弘揚,這真是一件可悲的事情!」鳩摩羅什法師又說:「在我想啊,這一次辯論,一定要由你來出頭和他辯論。」道融法師想一想,自己的智慧辯才,不會比這位婆羅門遜色。但是他對於婆羅門的書沒有看過,於是乎就祕密地叫知道婆羅門教這個書名字的人,把它統統都寫出來。他拿過來一看就記住了,永遠不忘了。

皇帝姚興答應這位婆羅門來辯論,到這一天的時候,就開辯論會。姚興也到這個地方參加辯論會,文武百官和所有作官的也都來參加這個辯論會。這辯論會一開始,道融法師和這位婆羅門辯論,道融法師講的道理就好像「飛天遁地」似的,忽然就飛到天上去,忽然就到地下來。「妙化無方」,他這種妙不可思議的辯才,沒有一定的執著,無所執著。把這位婆羅門辯得,等一等就瞪眼睛,等一等面也紅了,再講一講面又青了,青一陣、紅一陣、白一陣。正所謂「口欲言而辭喪」,口媟Q說話,把言辭的道路死了,說不出甚麼話來。「心欲言而慮亡」,心媟Q一想啊,頭腦也不好用了,這個腦袋也不聽支配了,也想不出一個得勝的道理啦!

這時候自己覺得很不好意思,但是還不願意表露出來是輸了,還自己很自滿地說:「嘿,你看幾本書啊?你懂得甚麼?我們在獅子國那個書、經多得很,你連看都沒看過,聽都沒聽過!」很驕傲地說出這麼自滿的話。道融法師說:「你所讀的書,我都知道!」就把他所讀的甚麼甚麼書,叫甚麼名字,都說出來。然後又說出中國書的名字,說:「你也是不懂啊!你說我不懂你所讀的書,那中國書的名字你也不會懂的。我們可以互相舉出書的名字來,我知道你書的名字多少,你知道我們中國書的名字多少,我們來試一試!」這麼一比,這位婆羅門簡直都不知道。道融法師所說出來書的名字,比他多了三倍都不止。

所以鳩摩羅什法師就笑起來了,說:「你這麼遠冒冒失失地來,應該先打聽打聽中國都有甚麼書嘛!你怎麼這麼荒唐就來了呢?」這婆羅門一聽,生大慚愧說:「我在外國的地方覺得自己了不起,原來還是井蛙之見呢!」好像在井媕Y的蛤蟆看天一樣,於是乎就趕快向道融法師叩頭頂禮。然後又過了一個禮拜,自己覺得也沒有甚麼意思了,又回到獅子國去了。

所以佛法中興在像法時代,道融禪師有很大的功德。你們將來或者也遇著婆羅門,或者天主教,或者耶穌教,或者那個、這個,都會遇著的,很不一定的。不是說我們好和人辯論,因為邪存在,正就不存在;正存在,邪就不能存在。邪正不能並立的,所以雖然有邪有正,但是必須要顯出來。

這位道融禪師一生專門講經,鳩摩羅什法師就專翻譯經典,翻譯甚麼經,他就講甚麼經。什師翻譯,他就講;什師翻譯,他就講。本來以前中國沒有這個經,那麼他就講。他那個智慧太高了,就是老得走不動路了,他還是講經,還是說法。

好像已經往生的倓老法師,也是這樣說:「我有這口氣啊,我就講經,就說法。」他沒老以前,他大約和你差不多那麼高,比我高。我見著他在天津大悲院講經的時候,很高的;戴著個小帽頭,看起來很高、很威風的,站在一般人媄鉹韙@般人都高。那時候還有一位紀雲朋,比倓老還高,紀雲朋是個當將軍的,也是信佛的。我那時看著他很像樣的,以後這幾年怎麼樣啊?就彎彎腰了。本來差不多有你那麼高,到香港他就有多高呢?那時候他就只有這麼高,那個腰就彎彎地這樣。

這位道融法師,講經一天也不閒著,天天都講經。在他的座下,常常有千餘人來聽經。每天都有三百人一起吃飯,在一起住。等到他在彭城圓寂的時候,七十四歲。這位法師對佛教是特別有功德。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