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曇邕法師

 晉•廬山

◎宣化上人1971121日講於三藩市金山寺

這位高僧功夫真是好,他會輕功,會「草上飛」。慧遠大師這一生各處的通信多數是他給送去。

今天時間是很少的,我再講一位高僧,他的名字叫曇邕。這位高僧功夫真是好,專門蹦、專門跳,一跳就可以跳三丈那麼遠,也可以跳兩丈那麼高。為甚麼呢?他原來是一位武將,保護苻秦的一個將軍。俗家姓楊,是關內的人。由小的時候就練功夫,所以練得力大無窮,他手這麼一舉,可以舉起來八百磅;用腳這麼一踢,可以踢飛起來一千磅的東西,就是這麼大的力量!所以他善於打仗,善於作戰。

他跑得也快,一天跑起來,可以跑八百里路。因為他會輕功,會這個「草上飛」,他會在草梢跑路。他一跑的時候不要沾地,這個腳有草梢上那麼一點點力,就又可以往前跳去。所以在中國說輕功,這就是輕功,叫「草上飛」。又有一個名字叫甚麼呢?叫「踩雪無痕」,踩到雪上沒有腳印,雪是飄浮的,他踩到雪上沒有腳印。草上飛是它的名字,踩雪無痕也是它的名字。

他雖然這麼好的功夫,但是苻秦去和晉朝打仗的時候,他也被晉軍打敗了。打敗了,他回到長安一想:「我的武功這麼好,還是作戰被人給打敗了。唉,在世界上爭名奪利,沒有甚麼意思!」正趕上這時候道安法師在那兒講經說法,他就去聽經。一聽經,很快就發了菩提心,跟著道安法師出家了。出家,大約還沒有受戒,沒有好久道安法師就死了。他這個家也沒有出成,沒有正式作了比丘。所以他又跑到廬山去了,見慧遠大師,由慧遠大師幫助他成就比丘戒。他作了比丘,就護慧遠大師的法。他身高八尺,要是有甚麼事情,他往慧遠大師旁邊一站,作大將軍護法,像韋陀菩薩的樣子。

這樣子侍候慧遠法師,在山上也學習經典。他有一個專門的責任,甚麼責任呢?作postman(郵差),作這個送信的人。當時郵政不是像現在這麼發達,你放到post box(郵筒)就可以了。那時候要派一個人,專門拿這一封信去見人去。為甚麼他專門作送信的人呢?因為他跑得快,一天就可以跑八百里,等於當時換馬不換人的那種郵寄方法,他有那麼快!所以從廬山到長安去,慧遠大師就常常叫他去送信給鳩摩羅什法師。他這個送信的呢,也是很會說的。到那兒,譬如給誰送去信,人問他的問題他很會答覆的,答覆得非常圓滿。不是說光這麼會跑路,會草上飛,不會講話,很粗氣的,不是的!他也很有智慧的。所以慧遠大師這一生各處的通信多數是他給送去。因為他長得也大,相貌也很威武的,曾作將軍的,人人見著他,就不要說看信,就看見這個送信的,已經對這封信不敢隨隨便便、馬馬虎虎的。所以這是他特別的職責。

當時在長安有一位和尚,就對他發生興趣了,想請他去揚州住,但是因為他侍候慧遠大師,沒有能去。因為慧遠法師年紀也老了,他不願意離開師父,就生了一種執著心,以為就跟著師父,要侍候師父。但是慧遠大師的座下,有很多很多很好的弟子。慧遠大師想要成就他的道業,和弘法的工作,所以有一次就藉一個小小的緣故,把他遷單了。那麼遷單呢,他一點也不生不滿意的心;這個面上或者是不高興啦,師父把他遷單了,趕他走了,就一定心堣歡喜,他沒有的!他還是和平常一樣的,遷單就遷單,聽師父的話就走了。

走,他沒有到旁的地方去,還是在廬山另外一個地方,就造了一個茅蓬,帶著他一個徒弟在那住。他徒弟叫曇果,兩個人還有其他的人在這地方住茅蓬修行。有一天晚間,曇果就作了夢,作了一個甚麼夢呢?夢見山神要來求受五戒。他在夢中就說了,說:「我的師父現在在這個地方住,你想求受五戒,應該向我師父來求。因為我師父在這兒,我不能把我師父就沒有了,我應該尊重師父,所以你求受五戒應該向我師父來求,我不敢替你傳戒,我也不能給你傳戒,我現在可以說還不夠資格。」

等到第二天,就有一個人穿的衣服很單薄的,帶著二十幾個從人到這兒來,向曇邕法師求受三皈五戒。曇邕法師因為聽他徒弟說有這麼個夢,於是乎就知道這位一定是山神,就給這山神說了三皈五戒。這個山神供養他七雙筷子,這個筷子不是普通的筷子,是外國的,大約或者是日本的。他們日本那時候是象牙筷子,不是化學的筷子。以後一般人聽說他這種的境界,也就來供養這個法師,皈依這個法師,這個法師也就收他們作徒弟。以後曇邕法師在荊州的竹林寺圓寂了。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