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慧永法師

晉•廬山

◎宣化上人1971118日講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這位法師的道德本來比慧遠法師高,但一般人知道他的很少,為甚麼?就因為他的徒弟沒有甚麼本領,所以這位法師是老虎給他作護法。  

今天給你們各位講一位高僧,這位高僧啊,真是太高了!恐怕比果寧還高出兩個頭。他的名字叫甚麼呢?叫慧永。「慧」就智慧,「永」就是永遠;今天晚間講這位高僧的名字,就希望你們每一個人永遠地有智慧,永遠地沒有愚癡。這位法師是甚麼地方的人呢?他是河北人,就是近北京那個地方。俗家的姓呢?姓鄱;他也是在廬山住的。這位法師十二歲就出家作沙彌,作沙彌就學習經典,也是非常聰明的,但是沒有慧遠大師那麼聰明,也沒有慧持大師那麼聰明。他雖然沒有慧遠、慧持大師那麼聰明,但是他有「永遠的聰明」,這也是不錯的。

他先出家作沙彌,把所有的「沙彌律」都讀熟了,然後受具足戒。他的師父是誰呢?也是印手菩薩——道安法師;這位道安法師收了很多高徒。因為他是道安法師的徒弟,所以就和慧遠法師他們是師兄弟。作師兄弟,就一起發願要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

那個時局很不穩定的,等到道安法師把所有的徒弟都分開,到四面八方去住了,但把慧遠大師又留在那兒住了一個時期。這時候,慧永法師就想要和慧遠大師一起結伴到廣東的羅浮山;羅浮山也是一座很有名的名山,他想要到那個地方去住茅蓬修行。可是慧遠法師被道安法師留下了,慧永法師就自己想先到廣東羅浮山去修行。

一走走到江西,就遇到一位當地人叫陶範,陶範非常信仰佛教,於是乎就留他在江西廬山那兒住;他想要走,陶範就不叫他走,一定要留著他。在這個時候,就有一個很動人的故事,陶範對他說:「你要是不在這兒住,想要到廣東去,我就再也不接近出家人了!」跪到他面前痛哭流涕,一定要請他住在廬山。慧永法師看見他這麼誠心,就在廬山西林寺住下;他自己在這兒開山修行。

他這一生,所穿的都是布的衣服,不穿其他絲棉的衣服。也是日中一食,一天只吃一餐。他性情非常地樸素而端正,不茍言笑。可是他雖然不茍言笑,但是面上總是有一種笑容,就好像我們果前差不多;無論甚麼事情,果前很少發脾氣,不過有的時候也會發一點脾氣,那是一個小毛病。慧永法師所說的話,無論如何不會得罪人的;無論任何的時候,不會叫人發脾氣的。他最歡喜讀誦經典,又善於講說經典。

他在廬山西林寺住,自己又單單造了一個茅棚在山的上面,離西林寺大約有一、兩mile(哩)那麼遠,或者三mile。每逢自己在禪觀的時候,就到自己那個房子堨h打禪七。雖然說住在西林寺,但是他常常是自己在那個地方打禪七,每一坐十天、二十天,這都是很平常的事情。不是像你們坐了一個鐘頭,就把頭低低的打起鼾來了,不是這樣的,這樣太沒有出息了!這樣子簡直的……,你一坐就要睡覺!

他房媄鉿酗@個護法,這護法是甚麼呢?誰也猜不著。這護法是一隻老虎,這老虎就好像他自己養的貓或狗一樣,很聽他招呼。有的時候有人去拜見他,一看見這隻老虎就嚇跑了。他就告訴這老虎護法說:「你先出去,到山上去玩一玩啦!」這隻老虎聽他一說,就搖頭擺尾地走了;好像那隻養的狗,自己到車上去等著了。果回養那隻狗,他叫牠坐在車媄銦A牠也很聽話的;雖然牠不願意單獨坐在車堙A也跑去了。那麼這隻老虎啊,就和這隻狗差不多的情形;等到人走了,牠又自己回來,又趴到慧永法師的面前,給他看門口。這隻老虎在這兒一守門口,其他的野獸就都不敢來了。大約這些野獸也都是和這老虎多少有點交情,和牠都是朋友。牠對這些野獸說:「這是我的師父,不要來給他麻煩!」所以這隻老虎在這兒給他當護法。

每一個人到他茅蓬堛漁伬唌A就聞到一股特別的香氣,這股香氣簡直從來就沒有聞過的。不是像我們下邊那間房媕Y放那種香水——房媕Y空氣不好,要變成香一點,不是那個。它這自然的香,有一種香味。因為這樣,一般人就對他很恭敬、很信仰。

可是他不像慧遠大師,慧遠大師在山上住了三十多年也不下山;他有的時候,常常下山。有一次下山,晚間回來也晚一點了,走到有個地方叫烏橋。這烏橋住著一營兵,兵的營長這天喝醉酒了,大約喝的不是高粱酒,再不就是茅台酒;決定不是白蘭地和威士忌,因為那時候沒有,這我知道的。那麼喝醉酒,他就騎著一匹馬在路中間,擋著慧永法師不叫他回山上去。在那兒堵著,大約有一、兩個鐘頭也不走,就和慧永法師來對峙著,在路中間不叫他過去。

這位大師就發了脾氣,怎麼發脾氣呢?離著這匹馬大約有兩丈多遠吧,慧永法師把他這個鈷杖拿起來,沖著這匹馬這麼一比,就好像放槍似的,這匹馬就跳起來了,把這位營長從馬身上給掉下來。這位大師就把他扶起來,送他回到營去,慧永法師也就回去了。

這位營長也就摔壞了,摔斷了一隻胳臂。第二天他酒醒了,他還有一種回憶,知道在昨天晚間作錯事了,所以把胳臂摔斷了。第二天就到山上西林寺見慧永法師,向他叩頭認錯,說:「哎呀,我昨天晚間喝醉了,請法師不要怪罪我!我這兒自己罪有應得,所以把胳臂摔壞了;沒摔死我,我這已經是很知足了!」就這樣向這個法師來叩頭頂禮,認錯。

由這個之後,一般人都知道這位法師不凡了。那麼慧永法師對這位營長怎麼說呢?說:「這不是我有甚麼本事,叫你這匹馬受驚,或者怎麼樣。這是護持戒律的善神看見你這樣子,要罰一罰你。」這營長也說:「這罰得還不太重,我很感謝,你這個護法還留情了!」這個消息一傳到四面八方,大家就都來皈依這位法師。所以他的徒弟出家人、在家人都很多很多的。

這時候在江西那兒,最大的官叫何無忌,這何無忌到廬山這個地方,請慧遠法師、慧永法師和慧持法師都去應供。慧遠法師就帶著一百多個出家人,莊莊嚴嚴,穿袍搭衣,「禮儀三百,威儀三千」的,這樣的「嚴整威儀,肅恭齋法」。每一位都是像羅漢的樣子,這一百多人來了。

等慧永法師來了,你說怎麼樣呢?他就穿著破衲袍、草鞋,一個人拄著拐杖、托著缽,這麼一個人來的。但是很奇怪的,慧遠法師高談闊論,所講的都是很有道理的,舉止很莊嚴的。可是到會的這些個在家人,對慧永法師卻特別恭敬。他雖然後來,又不莊嚴,就一個人;但是這一班人一看,他是一個真正修行的樣子,所以就對他叩頭頂禮,想得到他這種修行的福報。由這個看來,這位法師當時的道德恐怕比慧遠法師都高。

在晉朝義熙十年那個時候,有一天他就病了。有病的時候他還是照常念佛,念得更精勤,更守戒律,更修行了。在躺到床上也不能起身,他還是照常念佛,面上很歡喜的這個樣子。等到有一天,自己要起身,很歡喜地。這一些個徒弟就問說:「你為甚麼要起身呢?」他說:「佛來迎接我來了!」說完「佛來迎接我來了」,就這麼半起半躺著往生了。也不是躺著,也不是坐著,你看就這麼樣往生了!往生了之後,在廬山有七天放異香,都是異香撲鼻,過了七天才沒有。

這位法師的道德很高,學問也很高。但是他的徒弟沒有慧遠法師那麼多,他的徒弟大約都是LeiDay王,沒有甚麼成就;慧遠法師的徒弟就有很大的成就。他的道德本來比慧遠法師高,但一般人知道他的就很少,為甚麼?就因為他的徒弟沒有甚麼有本領的,所以這位法師是老虎給他作護法。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