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慧持法師

 晉•蜀•龍淵寺

◎宣化上人1971117日講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法師身高八尺,相貌清奇,當時廬山所住的人都是英俊之士,來往的人客也都很高尚的;但是沒有人能比得了慧持法師。這位法師可以為人之首。

今天再介紹一位高僧,這位高僧是慧遠大師的兄弟,出家的名字就叫慧持。他生來和一般的孩童不一樣,非常聰明有智慧。十四歲的時候,他開始讀書,一般人讀十天,他在一天之中就可以把十天的功課都作好了。在十八歲這一年,他出家作沙彌,他的師父也是印手菩薩——道安法師。出家之後,學習三藏經典,在很短的期間就通達無礙了。等到道安法師分散徒眾到各地去弘揚佛法,他就跟著慧遠法師到了江西,在廬山那個地方住。

慧持法師身高八尺,相貌清奇,他也是日中一食,穿破衲衣。當時在廬山所住的這一些個人都是英俊之士,都是一些個又有學問,又有道德的人。常常來往的人客,也都是很高尚的。可是雖然都很高尚,但是沒有人能比得了慧持法師;就是有一千個人、兩千個人、三千個人,這位法師都是第一,可以為人之首。

他有一位在家的姑姑,也出家作比丘尼,名字叫道儀。她因為聽說在長安這個地方佛法大興,有幾千個人在那兒翻譯經典,就要到長安去看一看這種情形,於是乎慧持法師就送她到長安去。在長安,無論是出家人、在家人都對慧持法師很恭敬。在當時,長安有印度來的法師在那兒翻譯經典,慧持法師就幫他來潤色中文,所以這一位法師所翻譯的經典,文字都非常通順、非常的好。

沒有好久,慧持法師又回到廬山去。在江西有個地方叫豫章,太守叫范寧,就請他講《法華經》。他一講《法華經》,四方的出家人都像雲彩般到這地方來,連千里以外的佛教徒都來聽他講經,他的經典講得非常之好。當時有瑯琊(地名)王珣,也是和慧持法師是很好的朋友,就寫信問范寧,說:「你覺得遠公和持公他們兩位,哪一位是最好?哪一位的道德是最高的?」范寧就答覆說:「這兩位是賢兄賢弟,都是有道的高僧。」就是他的哥哥也是個賢人,他的弟弟也是個賢人,賢兄賢弟,都是得道的高僧。所以一般人對慧遠法師是特別的信仰,對慧持法師也是特別信仰。那麼不單在家人來信仰,就是出家人也是對這兩位法師都是特別恭敬信仰的。可是慧持法師性情和他的哥哥慧遠法師有多少不同,慧遠法師這個人情是很濃厚;慧持法師就很冷淡。也就是一個歡喜人多,一個就歡喜人少。

在廬山住了一個時期,慧持法師聽說四川那個地方「土沃民豐」,這個土地無論種甚麼,都很容易生長農產品,種甚麼就收甚麼。老百姓也都很老實、很樸厚的。他就打了一個妄想,想甚麼呢?想要到四川去教化眾生,一方面朝拜峨嵋山,一方面想要在四川那個地方建立道場。於是乎就對他的師兄,也就是他的哥哥告假。這一告假,他哥哥定力就跑了,就哭起來,留他說:「你不能走啊!你怎麼可以到旁的地方去呢?」慧持法師說:「我不能不走,我已經打這個妄想,就要滿足我這個妄想的需要。」慧遠法師就說:「你這個人簡直太特別了,一般的人都好聚,你為甚麼就好散?」「聚」就聚到一起。一般人都是歡喜合在一起,你為甚麼就歡喜要離開?「這樣不行的,無論如何你不能走!」

這樣一說,慧持法師就生出一種悲哀心。他也落淚,說:「你所說的,這是一般俗人的情形。可是我們如果還是執著情愛,常常在一起住,為甚麼我們又要出家去欲斷愛呢?既然出家,應該不著住情愛上啊!所以我現在還是一定要走,等我們將來到西方極樂世界,那時候再永遠在一起聚會了!」他這樣一講,他的哥哥慧遠法師又把定力收回來了。於是乎兩兄弟就「灑淚而別」,就你也落幾滴淚,他也落幾滴淚,分別開了。

分別了,他就向四川走,一走就走到荊州。當時荊州刺史叫殷仲堪,這位作官的對慧持法師非常尊重。當時桓玄也在這個地方,他們兩人很久以前都聽說慧遠、慧持兩位法師的名字,現在這位法師到這兒來了,他們就挽留他在那兒住,叫他不要走。可是慧持法師一看這兩個人不太老實,都是很狡猾的,知道和他們在一起也沒甚麼大的意思,所以就一定要走。他們兩個也沒有辦法留他,他就從荊州到四川去了。

當時四川的刺史叫毛璩,毛璩早就崇拜慧遠大師和慧持大師他們兩位,於是乎就對慧持法師非常地恭敬,請他住在龍淵精舍媄銦A由毛璩來供養他。在慧持法師沒有到四川來以前,四川有兩位高僧,一位叫惠巖,一位叫僧恭。這兩位法師是四川的龍象,一般人都信仰這兩位法師。等到慧持法師一到了四川,這兩位法師對慧持法師也都五體投地這麼恭敬,常常到龍淵精舍來親近慧持法師。當時四川人就有一句俗話,誰去見慧持法師都叫「登龍門」。中國有這麼一句話「一登龍門,身價十倍」,就是身價高了。那麼一般人去見慧持法師就叫「登龍門」。僧恭法師學問非常好,智慧也非常高;惠巖法師也是修行戒律精嚴,作一般僧人的榜樣。他們兩個人都相信慧持法師了,其他的僧人也都聞風而化。

在這個時候,四川有一個人叫譙縱,是個武士,他善於打鬥,武藝很高強,就和刺史毛璩來比武,一比武呢,就把毛璩給殺了。殺了之後,他自立為成都王,作四川的王了。他首先召集僧人聚集到一起來開一個會,用他強制的力量,來請惠巖法師和僧恭法師都去參加這個會。因為毛璩是惠巖法師他們的護法,那麼現在被譙縱給殺了,又要請他們去開會。於是乎惠巖法師就有一種感觸,很悲哀的樣子,甚至於哭起來。於是乎譙縱就很嫉妒了,說:「好啊,你對毛璩這麼樣子放不下,我把他殺了你就這麼悲哀!」於是派暗殺的人,把惠巖法師也給殺了。

當時僧恭法師和慧持法師都避難跑了,跑到四川陴縣,那是個小城市,在那兒避難。譙縱有個姪子叫道福,又帶著兵到陴縣那地方去殺人放火,作種種的惡事。臨回來的時候,就到達他們所住的這座廟媕Y,所有的僧人一看,這些個兵身上也是血,馬身上也是血,這個血人、血馬,很兇惡的,於是乎都嚇得逃跑了,唯獨慧持法師沒有走。這個道福就走到慧持法師的身邊來,慧持法師在這兒幹甚麼呢?正在漱口呢,就是擦牙。道福在他旁邊,手堮陬裗_劍,這麼凶神惡煞的樣子。但是慧持法師還是用手指頭彈這個水,神色一點也都不搖動。在這個時候,道福自己就生出懺愧心來,脊背上冒冷汗,就走了。他生大懺愧了,到了外邊對他這一些個士兵、隨從就說了:「這個偉大的人物是與人不同的!」

這個事情過去了,時局也平定了,沒有戰爭,慧持法師又回到成都龍淵精舍去,在那兒住。等到有一天,他就告訴他這些個門人、大眾,說:「明天中午十二點鐘,我就要離開你們了,我要走了。」說完了這話,他就吩咐:「東邊那個經典,就都交給道泓保管;西邊那個房子的法物,所有的一切東西就歸曇蘭來保管。你們各位以後都要精持戒律,在戒律的經上說,戒就好像平地似的,一切的善法都由地而生,都是從戒律生出來的。所以我走了之後,你們要以戒為師。」說完了這話,第二天的十二點鐘,他也是結上雙跏趺坐,含笑合掌,面對著西方就圓寂了。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