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慧遠法師

 晉•廬山

◎宣化上人1971113日、14日、17日講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中國的念佛法門,是由慧遠法師來首創的。這位大師的學問是最好的,他的修行也是最好。  

我們今天晚間講一講淨土法門。甚麼叫淨土呢?「淨」就是清淨,「土」也就是國土。那麼這個國土是清淨而沒有染污,在極樂世界就叫「淨土法門」。怎麼有的淨土法門?就因為沒有妄想、沒有雜念。沒有一切的妄想,所以這個土就淨;沒有一切的雜念,所以就極樂了。

這淨土法門,是釋迦牟尼佛不問自說的法門。「不問」,就是不等其他的人問,不等到弟子問,佛自己說的。為甚麼佛不等有個請法的人來問,自己就說這個法門呢?因為這個法門是特別重要,佛的弟子沒有哪一個能明白這個法門的。所以佛就「不問」,不等弟子請問就說了;如果要等弟子請問才說這個法,就沒有甚麼時候可以有機會說了。那麼這種法門是非常重要的,在一切法門之中,這個法門是不可思議的、是妙不可言的。在《金剛經》上,是須菩提來請法,是當機眾。《法華經》上,舍利弗和彌勒菩薩、文殊師利菩薩來請法。在《楞嚴經》上,是阿難尊者請法。唯獨《阿彌陀經》,是不問自說的法門。

這個法門對於後世的眾生——也就是我們現在的眾生,是最相應的一個法門。所以佛說:「末法的眾生,一億人修行,沒有一個人得道。唯獨要能依念佛的法門,就可以離苦得樂,往生到極樂世界去。」

佛法將來一定會滅的。世間無論甚麼都是有成、住、壞、空;佛法也是這樣,有成、住、壞、空。佛出世講說佛法,這是一個成就的時候;佛入涅槃之後,這個佛法在世間,一般人宣揚佛教,這是個住;住,世間久了就該壞了;壞之後就該空了。佛法也是這樣子。

那麼現在是在減劫的時代,怎麼叫「減劫」呢?就是每過一百年,人的壽命就減少一歲,身量的高度就減去一寸。減來減去,減到人的身量高度只有兩尺高的樣子,這和狗差不多那麼高,這時候佛法都滅了。

佛法先滅,滅甚麼呢?就先滅《楞嚴經》,因為魔王最怕《楞嚴經》,它把魔王的相貌都給說得清楚楚地,所以魔王就怕《楞嚴經》,所以就先由《楞嚴經》上滅。然後其他經滅,《法華經》、《大方廣佛華嚴經》……,最後就剩《阿彌陀佛經》不滅,在世界上多停留一百年,度無量眾生。然後《阿彌陀佛經》也滅了,就剩「南無阿彌陀佛」這六字洪名,又在世界多停留一百年。然後「南無阿彌陀佛」這個六個字也滅去兩個字,剩四個字,只剩「阿彌陀佛」,又在世間上多停留一百年,那麼這個佛法就滅完了。所以在末法時代,這念佛的法門對我們現在是最好的法門。

今天我所要講的這位高僧,是淨土法門的初祖,也是晉朝的,他是廬山東林念佛社的慧遠大師。這位高僧專門提倡念佛法門,那麼其他法門他明白不明白呢?他完全都明白,禪、教、律、密他都懂;不單懂,也都深入到媄銗h,可是他就專門提倡、實行念佛法門。當時這個念佛法門,沒有其他人盡力提倡,就慧遠法師是專修淨土法門。

這一位法師的道德非常地高深,他的學問也非常地通達,多聞強記,記憶力很好。他是甚麼地方的人呢?北方雁門關的人,在中國的西北方,他那個縣就叫樓煩縣,俗家姓賈。他一出生就非常的聰明,一般人都稱他神童。為甚麼叫神童呢?就因為他記憶力太好了,讀書過目不忘,讀一遍就記得。他這種記憶力,任何的小孩子都沒有這麼好,所以一般人稱他神童。他所寫的文章也與眾不同,作文章作得快,而且又不需要修改,寫出來就是了。這種的天才智慧是很少有的。

可是在沒研究佛法以前,他最歡喜就是老子和莊子。他把六經都熟讀於心,都可以背得出來。然後老子《道德經》,他也非常地熟,也能背得出來。莊子的《南華經》,他也能背得出來。這樣子一來啊,一般的讀書人就沒有他的學問這麼好了。簡直他就在十三歲的時候,和一般的秀才、舉人、進士,甚至於狀元,這些個最高有學問的學者來和他談,都認為他的學問是比他們高。所以他十三歲的時候就馳譽全國,全國的人都知道有這麼一位神童了。

在他十三歲就把「五經四書」、《老子》《莊子》,甚至於「諸子百家」,所有中國的書差不多都讀完了。這樣子,他就跟他一位姓令狐的舅舅到洛陽、許州那個地方,各處去遊學。甚麼叫遊學呢?就到各處去見一些個讀書的人。到甚麼地方和讀書人一談論,都沒有他學問好,他名譽就很高了。

等到他十八歲這個時候,又到荊州、南京那一帶去,正趕上那時候時局也不好,他就不能各處去走。這時候在太行山、恆山,道安法師在那兒弘揚佛法,道安法師名譽是很高的,就是印手菩薩。這位印手菩薩,誰都知道他講經講得好,偏偏這時候他又講《般若經》,慧遠和他的弟弟叫慧持,就去聽經。到那兒一見道安法師,慧遠法師就好像前生認識似的,說:「這位是我的師父啊!」本來他以前沒有見過,現在一見就知道這位是他師父,心媮`想:「啊,這位法師就是我的師父!」等一聽經之下,他就豁然開悟了!他說:「喔,原來真正不可思議的這種妙理,完全在佛教媄銦C儒教所講的就好像穀子那糠秕似的,一點用處也沒有!」(糠秕,就是穀子的外殼,就是表皮的意思)。

中國有三教九流。「三教」,就是儒教、道教、釋教。「九流」,就是一流舉子、二流醫,三流地理、四流推,五流丹青、六流畫,七僧、八道、九琴棋。「一流舉子」,舉子就是讀書的。「二流醫」,醫就是醫生。「三流地理」,地理就是看風水,它叫堪輿學。「四流推」,推就是算命的。「五流丹青」,丹青就是畫畫的,畫得很微細的,它用工筆畫的,那個色很淡。就好像我有那唐朝的像,那就叫丹青。「六流畫」,這是普通的那種畫畫(painting);而丹青是畫得細緻一點。「七僧」,七流就是僧人。「八道」,八流就是道人。「九琴棋」,琴就是彈吉他(guitar)之類;棋是下棋。

那麼慧遠法師知道:唯一的妙法就是佛法,唯一能離苦得樂的法也是佛法,唯一能滿足他求智慧這種欲望的也是佛法;所以就和他弟弟拜道安法師作師父出家了。出家之後就發大願,說:「將來整個佛教,我一定要把它擔負起來,我一定把它擱到我肩膀上,我一定要令佛教發揚光大!佛教就是我自己,我也就是整個佛教。」他發這種大願,「我一定要作佛教最高的善知識!」他也想要得到第一。這樣子他就勤苦用功,人家所作不了的事情他就作,人家所辦不了的事情他也要辦。他白天、晚間都讀誦經典、研究戒律,研究道理。

他非常窮,飯是有地方吃了,但是沒有衣服穿,也沒有油燈。那時候沒有電燈,讀書白天可以看,晚間就沒有法子看經了。當時就有一位也是道安法師的弟子叫曇翼(前邊已經講過),他大約有一點錢,就常常給慧遠和慧持兩兄弟買燈油的錢。道安法師聽說了,就非常歡喜,說:「這位道人,他可以說是認識修道的人啊!」於是乎就非常讚歎曇翼法師。

這兩兄弟雖然窮,但是修行可不窮,修行是最豐富的。兩個人對師父也特別孝順,對佛法也特別精進,任何人也比不了他們這樣子。經過一個時期,道安法師就說:「將來令佛法流行到中國的人,其在遠乎!」就是說在慧遠了,將來一定是看他的了。這美國的佛教將來不知道在哪一個?是在近呢,是在遠呢?是在左呢,是在右啊?是在前呢,是在後啊?現在還不能決定。是在動啊,是在靜啊?是在法呢,是在護啊?現在還要等一等再說。

道安法師這位徒弟慧遠法師,二十四歲就開始講經了,雖然不像神光法師講得「天華亂墜、地湧金蓮」,但也是聽眾滿座,法友如雲。聽的人把這個座都坐滿了,聽眾滿座;法友如雲,法的朋友好像雲彩似的。可是因為他年紀輕的關係,聽眾和法友有心堣ㄗ堛A他的,就和他辯論。他在上面講,他們就在下面問:Hi!I have a question, can you answer me?(喂!我有個問題,你能回答我嗎?)這個也有question(問題),那個也有個問題。那麼有一個人就問他:「你講經講般若,你說有文字般若、觀照般若、實相般若。我不明白甚麼叫實相,請你解釋實相的問題給我聽一聽。」他就說:「實相者無相也,無相是無所不相。真空不礙妙有,妙有不礙真空,空而不空即是妙有,有而非有這是真空。」

講來講去,這個人說:「哎,你講來講去,我也聽不懂!真空又是妙有,妙有又是真空。倒是妙有,還是真空?你要說出決定來嘛!」慧遠法師就說:「我講實相般若,你聽不明白,我跟你講莊子。莊子說:『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而已!』」莊子說生命是有邊際的,學問、知識、智慧是沒有邊際的。用我們有限的生命,就是有邊際、有分段的生命,來學這個沒有窮、沒有盡、沒有邊的這種學問、這種知識、這種智慧,你到甚麼時候能學得完呢?」所以說「殆已」,就是很危險的、很不平安的,很辦不到的事情。

好像我們現在讀書,學英文、學中文、學日文、學西藏文、學印度文、學蘇聯文、學泰國文、學緬甸文……,這個世界幾百個國家有幾百種文字,你想把所有的語言都學會了,還沒完全學會就死了,時間不等著你。你說:「哎,你再延期,叫我再多活一百年,我把這個世界所有的語言文字都學會了。」不行的,死了!死了,就說:「我繼續來生再學!」來生又都忘了,好像昨天的事情我們今天又忘了,是不是啊?像去年的事情,今年又忘了一樣。所以你不要說來生的事情你不記得,我們前天的事情,今天就都忘了;或者昨天的事情,今天也都忘了,睡一宿覺就都想不起來了,「哎,昨天我作甚麼來著?誰來見我啊?怎麼想不起來了?昨天有沒有聽經啊?昨天有沒有lecture(講經)啊?」你看,想不起來了!為甚麼呢?沒有睡醒覺呢,所以把甚麼都忘了。等到來生,把今生所學的學問也都忘了,也是這樣的道理。

這麼一講,慧遠法師又說:「吾生也有涯,這就是一個有;而知也無涯,這就是個無。有,就是妙有,你怎麼有的?是個妙有。無,怎麼沒有的?這是真空。真空和妙有媄銦A莊子沒有說明白,這個中間就是個實相。」這個人想一想:「哦,對了,對了,這就是實相,這回我明白了。」

這麼樣子,有人就把慧遠法師講經,互相談論實相的情形,告訴道安法師去了。那時候道安法師大約也有很多的特務或者間諜,在這兒來看著他這位徒弟究竟有沒有作壞事,有沒有犯戒,有沒有不守規矩之類的。這個特務間諜回去對道安法師說:「慧遠法師在那兒講經,就有一個人問實相,那麼講來講去,講了一個多鐘頭、兩個多鐘頭,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以後慧遠法師就引用莊子的道理,來解釋實相的道理,這個人就明白了。」

道安法師聽了,說:「哦,原來他會《莊子》、《老子》,以前我不准他再看這個書,現在原來有用啊!好,以後旁人不准看世間其他外道的書;慧遠法師呢,我准許他看所有外道的書,所有世間的書,看甚麼書都可以。」給開他開一條可以博覽世間書的門路。《老子》、《莊子》,在佛教都叫外道的書;天主教、耶穌教那更不要提了,都是外道的書。你們各位想一想,世間的書本來也有用,只怕你不會用;你要會用那也是佛法,要不會用那就是世間法。

這位大師隨著道安法師學習佛法十四、五年的時間。當時因為苻秦向晉朝去出兵作戰,所以時局就不穩定。道安法師道場媄銗X家人有五、六百人,時局不好,吃的東西就發生問題。於是乎,道安法師就叫跟他學佛法這些個人和徒弟都分開,自己願意到甚麼地方去,就到甚麼地方去,免得大家在一起都餓死。

臨分別的時候,其他的這些大德高僧、這些法師,道安法師都有話對他們講,就是教他們怎麼樣作、怎麼樣守規矩、怎麼樣持戒律、怎麼樣要修行,來教化所有的長老、大德,唯獨對慧遠法師一句話也沒有講,也沒有教他怎麼樣作、怎麼樣修行、怎麼樣教化眾生。

這時候慧遠法師定力大約還是差一點,所以也就慌上來了,就著急了,說:「師父對所有的人都教誨,都來吩咐他們怎麼樣去作,為甚麼就不吩咐我呢?」於是乎就給道安法師跪下了,說:「師父一句話也不教化我、教誨我,大約我不是個人了吧?如果我是人,現在分手的時候,為甚麼師父不教我呢?」道安法師就說:「像你現在的程度,我一點也不憂心你了。你作甚麼事情,我不為你擔心了!」意思就是說:「你無論到甚麼地方,我都放心,我都沒有憂慮,對你所行所作,我都滿意的。」

這樣子呢,他們就分別走了。一走啊,慧遠大師就到江西廬山那個地方,他歡喜廬山那個風景。廬山,它有一個東林蓮社是念佛道場,是第一個念佛道場的開始。它背後有一座山峰,這山峰生得很奇怪,就好像一個香爐那個樣子。他一看這個地方就歡喜了,歡喜在這兒,他說:「如果這地方可以讓我安心在這兒住的,應該建立道場,就應該有水。」說完這話,拿他那個錫杖往地下這麼一戳,地下就出水泉了,變成一條河,有了水,於是乎在這兒用功辦道。

用功辦道啊,有一次江西那個地方,很久很久也沒有下雨。慧遠法師在江西這地方住,他說:「我不在這兒就不管了,我在這個地方住,就要幫助這地方的老百姓。」於是乎就到一個水池的旁邊去念《海龍王經》。正念著經呢,就看見在虛空埵酗@條好像蛇似的,這蛇過去之後,沒有好久就下雨了。求到應該得的雨,這一年所有的農人種的穀都得到豐收。所以從這種因緣之後,就把他所住那個精舍,改叫龍泉寺。好像這種的事情,他有很多很多的。

這位慧遠法師的境界是特別高深,在家就是神童,出家變了神僧。神僧也就是聖僧,他這種的境界很多都不可思議的,好像他走進廬山,那兒本來沒有水,就有水了。所以慧遠法師這種境界是不可思議的。人人見著他,怎麼樣啊?都怕他,沒有一個人不怕的;本來有很多話講,見著他,變成一句話也沒有了,不敢說了,不敢問了。有很多的問題,一見著這位法師,就沒有口開了。

當時,有一位和尚拿著一個用竹子作的如意,很美麗的。他愛得拿著那個竹子如意都拿活了,可以照見人;所以那個如意拿得通紅的,像鏡子似的。因是他最愛惜的,所以一天到晚拿著這個如意來玩。但是,他因為最恭敬慧遠法師,就說:「慧遠法師道德這麼高超,我把我這如意供養他了。」就到那個地方去了,見著慧遠法師,本來想供養如意,但是不敢說;不敢講話,怎麼樣呢?他等誰也看不見他,偷偷地把如意放到慧遠法師的法座旁邊,就跑了。你看,他不敢講話!有很多作大官的不相信佛法,一見著慧遠法師,也嚇得不敢講話了。本來人都怕官,這是官怕活和尚,他的威德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有的人在這個地方就生一種懷疑心,說是:「一位法師叫人家怕得這麼樣子,眾生一看見就敬鬼神而遠之,這怎麼可以教化眾生呢?」這是凡夫的知見。這個遠和近有甚麼分別?甚麼是遠,甚麼是近?遠也沒有遠出法界去,近也沒有在法界媄銦C這個講一種緣,「有緣無緣,同圓種智」。你知道為甚麼人怕他嗎?因為他有這種威德、有這種莊嚴。道安法師是他的師父,相貌是醜陋的;慧遠法師相貌是莊嚴的。無論就是甚麼樣的大將軍,一見到這位法師,就生出一種敬畏的心。這就是他的威德,把眾生的習氣毛病都給照得藏不住了。這個人一看見他:「啊,我是一個很壞的人,我吃了那麼多的迷魂藥,我見了這位法師怎麼辦呢?」「啊,我又偷過東西,我又喝過酒,以前盡打妄語來著。這個迷魂藥吃得也放不下,我想要學佛法,雖知道種種是假的,但我放不下,因為覺得它很好玩的。」所以就沒有話可講。就因為自己黑暗太久了,見不了光明;一見了光明,就睜不開眼睛了;這個眼睛睜著,也看不見東西——就是這個意思。

雖然是這樣,但是還會種菩提的種子。不過成熟的時候有遲有疾,所以說「法本無頓漸」,法沒有頓也沒有漸。「迷悟有遲疾」,迷的時候有的慢,有的快;悟的時候也有的慢,有的快。好像這佛教講堂,有很多人來到這兒,就被你們這幾個美國的出家人給欺負跑了。他一見著你們就都怕了,本來他們想和我講話,因為怕你們,所以就不敢和我講話。不過機緣成熟了,也還是會有機會講話。

又有一次,慧遠法師正在講經,從另外的地方就來一位沙門。這位沙門辯才無礙,最會講會辯,就對他徒弟講:「嘿,你們都怕你師父,有甚麼好怕的?等我和他談一談,看看怎麼樣子?豈有此理!你們人人都怕你的師父,他又有甚麼了不得的呢?怕他!」慧遠法師當時講《法華經》,他來聽經,本來有很多的問題,想「有所問難」,就是要和慧遠法師來辯論,想把慧遠法師給難倒了。可是一見著慧遠法師,不單不能辯論了,嚇得通身都出汗。

等下座了,就對慧遠法師的徒弟說:「太奇怪了,你師父他這個威德是不得了!我從來甚麼也不怕的。本來沒見之前,我以為我有很多的問題,可以來把他問倒了。不知為甚麼一見著你這位師父,自然就甚麼也不敢問了,甚麼問題也講不出來了。」所以慧遠法師這種威德不是一般人所可想像的!

當時慧遠法師結念佛社,一天到晚大家就是在一起念佛,大約有一百二十多個人,有劉遺民,又有其他,很多都是作大官的。作大官的覺得作官沒有甚麼意思了,都來親近慧遠法師,跟著他念佛。這一百多個人,大家都共同發願,一定要生西方極樂世界。誰也不懶惰,都是共同念佛,早晨很早就起身,大約也是三點半、四點的樣子,晚間十一點鐘睡覺。在由起身到睡覺的時候,就是專門念佛,念「南無阿彌陀佛」。這一百多個人互相來競賽,看誰念佛念得有成就,共同在一起修行。所以在中國的念佛法門,是由慧遠法師首創的。

以這位法師的威德,他禪、教、律、密、淨這五宗都精通明白,但是他專專地來念佛。在這一百多個人媄銦A等到臨命終的時候,多數看見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西方三聖垂手來接引他們。慧遠法師見過三次阿彌陀佛來迎接他,他得到上品上生。所以有這麼西方發願四句偈頌:
願生西方淨土中  九品蓮華為父母
花開見佛悟無生  不退菩薩為伴侶

「願生西方淨土中」:我們發願一定要生到西方極樂世界這個清淨國土媄銗h。

「九品蓮華為父母」:我們生到極樂世界,不是像我們娑婆世界由父母的肉身來生我們這個肉身。極樂世界是由九品蓮華作我們的父母,沒有肉體的父母,那個蓮華就是父母。因為你這兒念佛,西方那個蓮池媄銧N生出蓮華。你佛念得多,那個蓮華就開得大;你佛念得少,那個蓮華就小。

蓮華大就是上品,蓮華小就是下品,它分九品。九品就是上上品、上中品、上下品,這是上三品;上品媄鉹S分出上、中、下品。又有中上品、中中品、中下品,這中品蓮華又分出上、中、下三品。又有下上品、下中品、下下品,這下品的蓮華也分出上、中、下三品。所以「九品蓮華」,每一品堣S分成九品,那麼九九變成八十一品。

「花開見佛悟無生」:你這兒念佛念得圓滿,得到念佛三昧了,西方那個七寶池八功德水媄銂瑤炸堙A就開得大如車輪。等你往生的時候,你這個自性就投到那蓮華,等那蓮華一開就見佛了,就見到阿彌陀佛;所以說「花開見佛悟無生」,花開見佛,得無生法忍。

「不退菩薩為伴侶」:到那時候,我們的朋友都是菩薩,我們的親戚也都是不退的菩薩。

所謂「不退」的菩薩,就是「念不退、行不退、位不退」。「念不退」,他始終也不生出向後退的念頭。「行不退」,修行總是向前進的,不會向後退的。「位不退」,他這果位處到菩薩的地位上,不會再退回到二乘的果位上,叫位不退。那麼得到不退的菩薩作我們的伴侶,你看有多妙!

在西方極樂世界,生在上上品的,一生到極樂世界,那個蓮華就開了,就可以見到阿彌陀佛。生在下下品,還得要在極樂世界那地方等一個時期,才能見佛。

念佛法門是既方便、又簡單、又圓融。這個法門叫「徑中徑又徑」,甚麼叫徑呢?徑就是一條小路。走大路,譬如要一百里;走這個小路,四十里就到了。這個小路就叫徑。念佛的法門是在徑中的徑又徑,就是抄近的路又抄近的路。

所以這一個法門,你最有智慧的人,也可以修行念佛法門;你最愚癡的人,像愚夫愚婦,沒有甚麼智慧的,也可以修行。你老年的人,也可以修行念佛法門;年輕的人,也可以修行念佛法門。有錢的人,也可以修行念佛法門;貧窮的人,也可以修行念佛法門。你讀書的人、作工的人、作生意的人,無論作甚麼的,都可以修行念佛法門。它也不費錢,也不費力,你只要心堜嚏u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就會接你成佛去。

為甚麼呢?因為阿彌陀佛發過這個願,他說:「等我成佛的時候,我國土媄鋮S有三惡道,『無有眾苦,但受諸樂』。十方一切的眾生要有稱我名號的人,我就一定接他來成佛。如果他念我的名號不能成佛的話,我也不成佛,不取正覺。」因為阿彌陀佛發這個大願,那麼在十方的一切眾生,若念「南無阿彌陀佛」的人,阿彌陀佛離著無論多遠,幾百里、幾千里、幾萬里、幾萬萬里,甚至於幾萬萬個世界,你要是能念「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乘著他願力這艘大法船,就來迎接你生到極樂世界去。所以念佛法門是最圓融無礙的。修其他的法門呢,都要費一點工夫、費一點氣力,唯獨念佛的法門是最方便、最容易了。在我們末法時代,更是一個最好的法門。

中國有位永明延壽禪師,他是阿彌陀佛的化身。正式的功課作完之外,他一天念十萬聲佛,還迎賓待客,出入往還。他念一聲佛,就有開眼的人見到從他的口堬{出來一尊化佛的佛像,這位老人念佛的工夫是最好的。

古人說過:
有禪有淨土  猶如帶角虎
現世為人師  來生作佛祖

「有禪有淨土」:「有禪」就是參禪,有淨土就是習念佛。既參禪又念佛,既念佛又參禪,這叫禪淨雙修。禪不礙淨,淨不礙禪;禪也就是淨,淨也就是禪,因為參禪就是參實相佛,就念實相佛。你真正明白參禪的人,就不會反對淨土;真正明白淨土的法門,也不會反對參禪。所以這叫「有禪有淨土」。

「猶如帶角虎」:就好像老虎本來就厲害了,但是老虎的頭上又生出兩隻角來,你說是不是更厲害了?老虎有角,就好像牛有牛角,那是牠的武器;老虎那個牙也是牠的武器,牠再加上生了角,這是又加多了一種武器。

「現世為人師」:你要是這樣子修行,就是有禪有淨土,現在世你就可以作人的師表,作人天的導師。

「來生作佛祖」:你等到來生一定會成佛,或者成祖師。所以參禪念佛這是最好的。

我們現在參話頭,就參「念佛是誰」,這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了,把一切的生死根本都給它找出來,所以才說「念佛是誰」,找這個念佛是誰?那麼念佛,你要知道念哪一位佛。這十方都有佛,東方、東南方、南方、西南方、西方、西北方、北方、東北方,這八方再加上、下,共十方。這十方的佛,你念哪一方的佛,一定要有一個選擇。說「我念十方佛」,念十方佛,那十方佛都坐那個地方看著你,不管你。因為你念的是十方佛,那九方就等著,說:「喔,是他去度他去。」等著上方的這位佛去度他去。那麼上方這位佛,就等著他下方的佛去度他去;下方的佛說:「哦,東方阿閦佛最慈悲,也是金剛部,他應該去教化眾生。」阿閦佛就想:「阿彌陀佛是最慈悲,應該他去接引這個眾生。」所以念十方佛,十方佛都在那兒等著你,不來接你。

那麼現在選擇一位,選擇哪一位佛呢?就是西方蓮花部的阿彌陀佛,蓮花部的教主就是阿彌陀佛,這是五大部的教主之一。所以才說——

「十方三世佛」:十方和三世,就是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這三世佛。

「阿彌陀第一」:阿彌陀佛是最第一的。

「九品度眾生」:他用九品這個法門來接引眾生。

「威德無窮極」:他的威德沒有任何的佛可以比得了的。

「我今大皈依」:我現在發大的願、發大的心,來皈依阿彌陀佛。

「懺悔三業罪」:我懺悔身、口、意這三業的罪。

「凡有諸福善」:所有的一切福和一切的善。

「至心用迴向」:我用我懇切至誠的心來迴向到極樂世界。

「願同念佛人」:我發願不單我要生極樂世界,就是所有能念南無阿彌陀佛的人都得到感應,所以說「願同念佛人」。

「感應隨時現」:這種感應道交的力量,隨時都現前,隨時都會成就的。

「臨終西方境」:等臨命終的時候,西方極樂世界這境界。

「分明在目前」:明明了了、清清楚楚現在我的眼前。

「見聞皆精進」:等我臨終有祥瑞的相好,一般人看見這種祥瑞,或者聽見這種祥瑞的,都一起精進修行。

「同生極樂國」:都一起同生到極樂世界去。

在廬山有一位沙門叫慧永,他所住的地方在西林精舍。慧遠法師到這兒,和他所有的徒弟就都在西林這兒住下來,因為慧永法師和慧遠法師是很久的老朋友了,所以大家在一起修行。當時慧永法師就對當地地方官桓伊說:「遠公大師現在正在弘揚佛法的時候,所以他的徒弟很多,從四面八方都到這兒來了。另外其他的這些個比丘、比丘尼來親近他的也很多,我所住的地方是很狹窄的,不夠大家共同在一起住。你能不能給想一想法子呢?」

這位地方官就在山的東邊,又造了一些房舍,造了一座廟,就叫「東林蓮社」。慧遠法師是很聰明的一個人,對於這個山水、風水,他也非常的明白,所以就把廬山這個地形怎麼樣造廟,都給作好了,作得非常地精美,這座寺院是非常好的。又造了一個大禪堂,能容納很多人。

慧遠法師聽見在印度有一尊佛的像,這佛像是釋迦牟尼佛當時教化毒龍時所留的一尊像,他想去看一看這尊像。這像在北天竺月氏國媕Y一個地方,一位古仙人所住的石洞媄銦A是釋迦牟尼佛教化毒龍之處,當時這個形像就在這個地方。他很想要去看一看,但是相離地太遠,所以想去看這種古蹟的機緣也沒有成熟。恰巧在這個時候,有一位印度的修道人來到中國,就對慧遠法師說釋迦牟尼佛教化毒龍所留的這個道影的樣子。於是乎他就在山的後邊,臨著流水的地方,造了一間房子,在房子的媄銦A就畫出釋迦牟尼佛教化毒龍的影像,畫得非常之妙,就好像這個像在虛空媕Y似的,又好像在煙霧媄鉿的。

因為他在背山那個地方造這麼一間房子,來畫這像的樣子,被雲霧一遮漫呢,這個像就好像有又好像沒有,在煙霧之中若隱若現的樣子。慧遠大師就作了幾首銘,「銘」就是刻到牆上的,這不是碑之類的碑銘。其中一首就說了,說甚麼呢?說:「廓矣大象,理玄無名,體神入化,落影離形。迴暉層巖,凝映虛亭,在陰不昧,處闇愈明。婉步蟬蛻,朝宗百靈,應不同方,跡絕而冥。」這一首的銘詞,是他作的。由這首銘詞,就見出慧遠大師學問是非常地高深。

「廓矣大象」:「廓矣」,就是很廣大的樣子。「大象」,大象無形,沒有形相的大象。

「理玄無名」:這個道理要到最玄的地方,它就沒有名了,你說不出一個名字來,因為太玄了。

「體神入化」:這個體也是非常絕妙不可思議的境界。

「落影離形」:「落影」,雖然好像有個影,但是還「離形」,沒有那個形象。因為在煙霧之中,好像有,又好像沒有,這叫落影離形。

「迴暉層巖」:光來回這麼樣子,好像輪子這麼來回的;暉,有一種光的樣子,在一層一層山的巖上都現出來了。

「凝映虛亭」:在虛空媥挾瓷A這麼映照著,好像有個光似的。又似在虛空埵陶o麼個亭子,又像沒有似的。

「在陰不昧」:雖然在陰的地方它也不闇昧,有光。

「處闇愈明」:在黑暗的地方,它更有光明。

「婉步蟬蛻」:宛然就好像蟬蛻那個樣子。也是你看,好像玻璃似的,但是又看透又不透,像蟬蛻牠外邊的衣服這樣子。

「朝宗百靈」:言釋迦牟尼佛降伏毒龍這個地方,百靈都來朝拜。

「應不同方」:它這感應沒有一定的方向,沒有一定的樣子。

「跡絕而冥」:這個行跡也沒有。冥,是甚麼也沒有。

他有五首偈頌,那麼講這一首,就知道慧遠大師的學問是非常好。因為講這個恐怕你們也都聽不懂,就不要花費時間。「廓以大象,理玄無名,體神入化,落影離形」,你看他這個寫的,這要不是有一種開悟,寫不出來這種句子。「迴暉層巖,凝映虛亭,在陰不昧,處闇愈明。婉步蟬蛻,朝宗百靈,應不同方,跡絕而冥。」

你們讀「歸去來辭」,這個「歸去來辭」是陶淵明寫的。陶淵明為甚麼能寫出「歸去來辭」呢?也就因為明白一點點佛法,但是明白得不圓滿,所謂「半桶水」。這個水要是滿了,這叫「一桶水」。那麼他是半桶水,半桶水就是言其似是而非,知道佛法知道得不太多。他說:「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他所以能說出這樣的話,就因為他明白一點佛法,但是不真明白。

陶侃是江西的人,他到廣州來作官。在廣州海岸這個漁人 fisherman,就看見廣州這個海媄銦A一到晚間就放光,這個打魚的就說:「喔,那個地方一定是有妖怪,一定是有妖精!」因為中國的古人,那時候大約很多妖精出現,所以一見到甚麼事情,就說是妖精。陶侃那時候在廣州作官,就好像現在大約作省主席、省長那麼樣子。這個漁人就到那去報告了,說:「主席大人,現在大約在海埵陪荇怪,一到晚間牠就放光。我們很恐懼的,不敢到那海堨h捉魚了,您去看一看!」陶侃就到那兒去一看,原來是有一尊佛像在水媕Y。

這個佛像在水媕Y,他用人力把它拿出來。拿出一看,是阿育王所造的像,他就送到武昌廟上去。武昌在湖北,這座廟叫「寒溪寺」,廟上和尚叫僧珍,他常常從武昌到廈門去(廈門又叫廈口)。有一次,到那地方去,晚間就作了一個夢,夢甚麼呢?夢見他自己這寒溪寺被火燒了,但是唯獨供佛像這房子沒有燒,因為這房子有很多龍神在保護著這尊佛像。僧珍第二天早起趕快回來了,果然他這廟被火燒了,就是他作夢那天晚間被火燒的;也果然供佛像這間房子沒有燒。就這麼樣子有感應,陶侃也知道這件事情了。

以後陶侃又到旁的地方去作官,就想把這尊佛像請去。他叫了很多人來把這佛像請到船上去,可是一搬到船上,船就翻了。所以這些個人也不敢請這佛像了,又把佛像給送回寒溪寺去。

等到慧遠法師在江西,把東林蓮社造好的時候,他發願想要請一尊阿育王所造的佛像,知道湖北武昌這兒有一尊,就在佛前發願,一定要把這尊像請去。以後就派了三幾個人到寒溪寺,這佛像也不那麼重了,沒有費事就把這尊佛像請去了。所以足見慧遠大師這種感應的力量是很不可思議。

在當時,慧遠大師和其他的出家、在家人,共有一百二十三個人,大家都發願一起要往生極樂世界。由居士劉遺民作了一篇〈發願文〉,也作得非常之好。同一時期,又有鳩摩羅什法師在長安翻譯經典。鳩摩羅什法師在印度時,就向中國道安法師叩頭頂禮。這位法師到了中國,慧遠法師就先給他寫信,和他在信上作朋友。因為長安到江西廬山,相離的路途非常遠,所以他們彼此通信,在信媕Y互相研究佛法。等到慧遠法師聽說鳩摩羅什法師要回印度去,就寫信挽留他,叫他不要回印度。其中來往的書信很多,所說的道理也都很詳細。

同時在印度有一班修道的比丘、比丘尼,就知道中國有這個大乘的修道人,就是慧遠法師,也在印度向慧遠法師來頂禮。那麼遠的地方,雖然沒有見面,都這樣恭敬他。慧遠法師在學問方面,是非常之高的,一般的出家人沒有他學問這麼好。他作了五篇「沙門不敬王者論」,比丘不恭敬皇帝這個論。因為當時有個皇帝,也想叫比丘恭敬皇帝;那麼慧遠大師就寫五篇出家的沙門不應該恭敬皇帝的這種論。

他到八十三歲那年,在晉朝的義熙十二年八月初那時候,生了一點小毛病。等到初六這天,病就厲害了。因為他持午,過午不食的,有大德高僧看他病得厲害了,就勸他在晚間喝一點用豆子作的酒,大約也就是在中國有的豆汁。豆汁就是用豆子磨成粉,把它放大約過三、五天,就有一種發酵那麼個味道,也就好像豆漿似的,大約就是豆漿。勸他晚間喝一點那個東西,他不喝!

又有的人勸他喝一點米汁,就是米水。在中國北方煮飯,不是像廣東,廣東和北方不同的。廣東煮飯用多少水就把它燒好了,沒有水了,米就變成飯。北方煮飯是這樣子:用點水把它煮滾了,用個罩籬把米撈上來,底下就剩那個飯水了,那飯水叫飯米湯;也就好像我們煮麵,把麵撈出來後那個麵湯。這個是煮米那個米湯,因為它也有點營養,有人就勸他喝一點米湯、米汁,他也不喝,真不喝!

又有大德高僧連他徒弟,當時有很多人,他是一個主腦人,他有病了,一般人都很關心他;就勸他,又用水和一點蜜糖給他喝,他也不喝!他說:「這樣子吧,你打開戒律看一看,有哪個戒律上許可我喝,我就喝;如果不許可,我就不喝!」所以古來的人,他成一位大德,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們現在又喝牛奶,又喝orange juice(橘子汁),又喝apple juice(蘋果汁),又喝這個,又喝那個,還覺得:「唉呀,我沒有吃飯,要喝一點來幫助幫助;要不我就不行了,甚至於就死了!」

人家古人,你看那麼大年紀——八十三歲了,病得那麼厲害,一定在中飯也沒有吃多少,所以一般關心他的人,就希望他喝一點豆汁或米湯,或者蜜糖用水沖一沖來喝一點。他都要叫人看戒律,說:「你看看戒律,如果許可持午的人可以用蜜糖來沖水喝,我就喝;如果不許可呢,我就不喝。」這麼樣清楚,這麼樣子絲毫都不馬虎的!修道,你馬虎一點也差之絲毫就謬之千里了。所以不要說再偷著喝、偷著吃,那更不行!

這個人就看戒律,看到一半,還沒看完呢,他圓寂了!慧遠大師圓寂了之後,他的徒弟你說怎麼樣?就好像天塌地旋似的,大家都痛哭流涕,哭得不得了!把他的屍首放到外邊松樹下,等了七天,然後才收殮起來放在棺材堙C那麼當時的官就去看,送給他一塊山的地,然後把他埋在那座山。

當時有一位謝靈運給他作了碑文,謝靈運也是當時的一位大學問家,他非常驕傲,誰也不服。但是一看見慧遠大師之後,他五體投地那麼佩服,再也不驕傲了。所以慧遠大師死了之後,他就給作了碑文。

慧遠大師寫的書有十卷,五十多篇,都傳留在世間上。所以這位大師的學問是最好的,他的修行也是最好。在他圓寂的時候,這個人正在看戒律呢,他就說:「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現在又用金臺來接我了。」先先的用銀臺來接他,他不去!他說:「銀臺接我,我不去!」以後又用金臺來迎接他,他才去的。所以你看,雖然他有病,這都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他還是生死自由的!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