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百日禪選輯(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百日禪期間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飢來吃飯,睏來眠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所作已辦,大事已畢」,這個生死的問題沒了,
所以她就餓了就吃東西,睏了就睡覺。

● 龐公、龐婆、龐女打機鋒

這個佛法,你說它難就很難的,你要說它容易又很容易的,所以古人說:難!難!難啊!那個龐公說:「難!難!難!十擔芝麻樹上攤。」太難了,太難了,太難了,怎麼樣呢?「十擔芝麻樹上攤」,好像十擔芝麻一粒一粒把它放到樹上了,你說這是一粒也不要掉到地下,是不是很困難的?所以說「十擔芝麻樹上攤」。這個龐婆啊,大約是專門和龐公來鬥,也是兩個人來fighting、fighting,歡喜fighting;不過她這個fighting是用法來fighting,不是用事來fighting。她就說了:「你說難!難!難嘛!哈,我說才不是這樣子呢!我說易!易!易啊!百草頭上祖師意。」這個易得很,容易得很,再沒有這麼容易了,為什麼?「百草頭上祖師意」,說百草頭上都是祖師的意思,就是百草頭上都是表明了道的心印妙法。心印,就是釋迦牟尼佛以心印心,這種的傳心妙法。

龐公和龐婆兩個老居士啊,很不要臉得打機鋒,這麼鬧著吵架啊。他們這個小姐聽見就不高興了,也就和他們吵起來了,說什麼呢?她說:「爹爹就說難,媽媽就說易。我說也不難,也不易,飢來吃飯,睏來眠。」這兩個老夫婦(老居士)這吵得很,這個戲做得很鬧熱的,以為這會有人看他們這個戲,殊不知他們這個女兒這麼樣一講,兩個人都沒有開口處了。難的這會兒也不成立了,易的這個道理也不成立了,都沒有開口處了!他們三個人這回也不打機鋒了,都不來吵了,大約都跟著他們這個女兒,飢來就吃飯,睏來就眠了,所以誰也不吵了。

那麼說是這樣說,行哪也有難,也有易。這個你修行的時候,是很難,是很難;開悟的時候,就很易,就很容易了。你等開悟之後,那時候也沒有難,也沒有易了,就是飢來吃飯,睏來眠了。所以我們在這個沒有開悟的時候覺得是很難,開悟了之後覺得不難了。這個龐公所說的是在沒開悟以前,這修行是很難的;龐婆呢,所說的是修行之後開悟了,就覺得很容易了;那麼龐小姐呢,所講的就是「所作已辦,大事已畢」,所應該做的已經辦妥了,這個生死的問題沒有問題了,所以她就餓了就吃東西,睏了就睡覺,覺得難易都沒有了,這真是中道了義。

● 沒有欲念,才是真正的清淨

在難的時候,你若能不怕難,那就是真了。好像我們這位果地居士,家堣p孩子把腿碰了,要他在家媟蚥U著,他天天跑到佛堂媕Y,把他太太氣得不得了,那麼他也不管。這個呢,有多少放下了,還有多少沒有放下,為什麼?在心媮晹酗@個太太那麼樣對他發脾氣。要連發脾氣這種的感覺也沒有了,那是「空無所空」了。空無所空,所空既無,這個所空的也沒有了,那時候就湛然常寂了;再進一步,連那個寂也沒有了。你寂都沒有了,還有什麼欲呢?所有的欲念都沒有了;沒有欲念了,這才是真正的清淨。你得到這種真正的清淨了,才能「禪悅為食,法喜充滿」,你一天到晚都是快樂的,沒有憂愁,這時候無論在什麼境界上都是快樂的。所以永嘉大師才說:「縱遇鋒刀常坦坦,假饒毒藥也閒閒」,就是有人拿把刀想要把我頭給割下來,沒有問題,割就割了,這叫「縱遇鋒刀常坦坦」。「假饒毒藥也閒閒」,就是有人送一碗毒藥來,好像菩提達摩祖師人家給他六次毒藥,他都把它喝了。喝了那個毒藥,你說毒得多厲害?它由大便便出去,把那個石頭都毒爆,爆裂開了,你看多厲害;但是他這個肉體沒有爆,這就是「假饒毒藥也閒閒」。你若能修到這種境上,你說還有什麼麻煩?什麼麻煩也沒有了!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