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道安法師

 東晉•長安五級寺

◎宣化上人19701227日、28日講於美國佛教講堂

道安法師是從來沒有過的一位高僧,在中國佛教媕Y,他的功德是很大的。他的徒弟有很多開悟的,很多都有道德的。  

今天我介紹一位從來沒有過的一位高僧,是晉朝時代的,俗家姓衛。他是誰呢?就是道安法師。他住在常山扶柳這地方。他生來就很不幸,父親和母親很早都死了,由他舅舅的兒子來把他養大的;他舅舅的兒子姓孔。他到七歲時就讀書,他讀書啊,讀兩遍就可以背得出來,完全都記得,所以讀書讀得非常快。在這個鄉村的人,都認為這小孩子是特別有天聰,特別聰明。

他年十二歲的時候,就出家了。出家,他更加聰明,比以前更聰明。可是,人沒有十全十美的,甚麼事情,你這樣好,那樣就不好;那樣好,這樣又不好。他有甚麼不好的地方呢?相貌特別醜陋,不好看。那個面上的皮膚啊,就和現在黑人似的。所以以後一般的出家人都叫他「漆道人」,就是黑得像油漆那樣子。那麼他很醜陋的,就令人很不注意他,誰一看見這個人,就很討厭,這麼醜陋!沒有一個女人歡喜他,因為他太醜陋了,女人一看他,就趕快把頭轉過去。這樣子也有他的好處,修行就沒有女人來磨他了。不用去討厭女人,這個女人也不接近他,所以他就很容易用功修行。

就因為相貌生得很醜陋,不單女人不歡喜他,連他自己的師父也不歡喜他,一天到晚不願意見這位徒弟。那麼他幹甚麼呢?就到田堨h種田,作苦工;或者作個驅烏沙彌,就是趕烏鴉的沙彌;或者到田堨h耕田,盡作苦工。這麼樣子,一作作了好幾年,最低限度也作了三年。他最勤力,不懶惰。譬如我們三點鐘起來,他兩點半就起來;晚上十二點鐘睡覺,他要十二點半才睡。總而言之,早起在人前,睡在人後,作沙彌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果護想作沙彌,就要先起在人前面起,睡在人後面睡,那才行呢!雖然他那麼勤勞,也不怨人,也不說:「你看,你們都這麼懶惰,就我一個人作工,這太不平等了,出家太不公平了!」沒有這話說。他總是一天比一天勤,總也不懶惰。他也吃齋,也守戒,齋戒都守得非常圓滿。

在五年之後,就對他師父說了;拜師父拜了五年,才和師父說第一句話,你看!不是像你們這一些,今天來一個question(問題),明天也來一個問題,來一個problem,總有問題來問。這位醜沙彌,不敢去和師父講話,所以和師父講第一句話,講的甚麼呢?輕聲細語說:「師父!我應該看一部甚麼經呢?」他師父聽他想要看經,也沒有和他講話,就拿一部《辯意經》給他,這一部經有五千句話那麼多。他把這部經帶到身上,恭恭敬敬地放在身前邊這個地方,帶到田奡N作工。因為人作苦工是這樣子:譬如作兩個鐘頭,要休息半個鐘頭,再開始作。

那麼他帶著這一部《辯意經》到田堨h,一邊作工,休息的時候他來看。等晚間就把經還給師父,又和他師父要第二部。他師父說:「我今天給你這一部經還沒看完呢,怎麼可以看第二部呢?」他就說:「我已經都能背得出來了。」他師父心媕Y就,「豈有此理!你一天就把這部經都可以背得出來?簡直是打妄語!」不過,也不願意理這個徒弟,也不同他講那麼多。於是乎就給他又找了一部經,找一部甚麼經呢?叫《成具光明經》,有一萬言那麼多,就給他了。

他又到田堨h作工,也是在休息的時候就念經,到晚間又把這部經還給他師父了。他師父說:「你又看完了嗎?」「師父,我看完了,我可以背得出來。」他師父說:「真的?我不相信!來,我考驗考驗你,你把本子給我。」他師父拿著本子,不叫他看著字,把字掩起來自己偷著看,說:「你背啦!」他就從頭開始背,背到終了,一個字也不錯。

這回他師父可就太奇怪了,「喔,這位醜徒弟,這麼樣子聰明,這麼樣子不得了!」於是乎就叫他讀書,不叫他作苦工了;叫他看經,學習佛法。道安法師得到這麼一個好機會來學習經典,所以把大乘、小乘、經律論三藏都通達無礙。通達這個經藏,就智慧如海,辯才無礙,到處弘揚佛法,教化眾生。那麼在年輕的時候,他學習佛法;等到二十歲的時候,就講經說法。

以後,他就去親近佛圖澄法師。佛圖澄法師是位證果的聖人,有很大的神通。一見到他,就特別高興,說:「你可來了,我等你很久了,你才來!」那麼由這一句話「我等你很久了」,就證明道安法師不是一個普通的人。他和佛圖澄法師兩個人談話談得津津有味,從早晨談到晚間沒有間斷;也沒有吃飯,也沒有喝水,甚麼都沒有。當時佛圖澄法師的徒弟就都生了嫉妒心,對他師父講:「這麼一個醜陋的和尚,你同他講甚麼呢?」佛圖澄法師說:「這一位醜陋的和尚啊,你們可是比不了他,他不是一個普通人哪!」佛圖澄法師有幾百個比丘、比丘尼在這兒親近他。雖然這樣講了,看師父對他這麼好,大家還是有一種不滿意的妒忌心。所以修行為甚麼不證果、不開悟呢?就因為有妒忌心,要沒有妒忌心就離開悟、證果不遠了。

有的時候佛圖澄法師講經說法,就叫道安法師來給復小座。甚麼叫「復小座」呢?就是do the lecture(講法)。這 do the lecture,道安法師辯才無礙,這一些個人都不佩服他,但是還沒有法子他。為甚麼不佩服他?新來的講得這麼好!以前跟著佛圖澄法師十幾年的那些個學生,都沒有他這麼好的辯才,但是都要和他辯,辯不過他,也要強辯。常常是這樣來為法辯論,但是一辯論就輸給道安法師了,所以叫「漆道人,驚四鄰」。這個四鄰,就是四周,鄰是鄰居,make neighborhood all surprised(驚動四鄰)。

道安法師的相貌雖然醜陋,但是他的心性非常美麗。所以當時一些個作官的人,就都皈依他;一些個有學問的文人,也都皈依他。因為他的學問好、智慧也大,所以這一般有名的人士就來親近他、供養他,各處請他去講經說法。這一個節度使請他去講經,(節度使就是作官的,好像作省長的),那一個節度使也請他去講經。當時他沒有一天閒著的時候,每一天每一天都是講經說法。親近他這一些個門人、弟子,無論到甚麼地方,都在五百名以上,所以他這個名聲就沒有人不知道。

當時有一個隱士,就是「隱居以求其志,行意以達其道」,甚麼也不貪,甚麼也不求的這麼一個人,他也是研究佛法的。叫甚麼呢?叫習鑿齒。但是他不是一個牙醫,不過叫這麼一個名字。他來見道安法師,道安法師說:「你貴姓啊?」

「你還不知道我?四海習鑿齒!」就是表示甚麼人都知道他四海習鑿齒,你還問我!

「哦,你是四海習鑿齒,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道安法師。」

「我是彌天釋道安!」

彌天就是滿天。他是個四海,我是個彌天,彌天正遮蓋著四海了。所以當時一般人認為這是一個最好、最有名的問答 famous question and answer。

道安法師各處去講經說法,翻譯經典,其時正逢鳩摩羅什法師這個時候。鳩摩羅什法師在印度,就知道中國有這麼一位彌天釋道安,他就說這一定是聖人,所以就在龜茲、罽賓那一帶,每一天都向道安法師頂禮九叩首。他希望到中國來見一見釋道安,但是沒到中國以前釋道安已經往生了。

道安法師在往生之前,有過這麼一段事——他告訴當時一位隱士,這位隱士叫王嘉,常常來見道安法師。等道安法師將要圓寂的時候,王嘉又來了,他就對王嘉說:「喂,我們兩個應該走囉,我們兩個應該不在這兒啦!」王嘉說:「喔,要走嗎?要走你先走;我還有一點小小的債務沒有還清,等我把債務還清,我才走。」債,就譬如借人錢沒還這叫債。你殺人的命沒有還,這也叫債。說完了不久,道安法師就結上雙跏趺坐走了。

又過一個時期,姚萇去伐長安,打符登,在那個地方就把王嘉給捉住,叫王嘉跟著他,去幫他。這個時候,姚萇和苻登相持不下,就問王嘉:「我能不能得到苻登? 」王嘉說:「略得。」姚萇很生氣,說:「能就說能,有甚麼略得的! 」就把王嘉殺了。殺了王嘉,在他死的同一天,就有人看見王嘉在另外一個地方走路。那麼他所說有一點小債務,就是他要等著來還這個果報(註1)。

所以在古來人哪,看生死的問題,「有輕於鴻毛,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好像一根雁毛那麼輕;有「重於泰山」,重要的時候,好像泰山那麼重。王嘉雖然是個居士,可是他也明白自己的宿命,要去認賬,要去消除這種的宿債。

所以在佛教媕Y,一切的事情都是講「因果」,都有前因後果。講這個業,就是「起惑、造業、受報」。怎麼起惑呢?起惑就是那無明,惑就是個無明。因為你不明,沒有智慧無明了,所以就造出種種不正當的惡業。造業了,就要受果報,所以叫起惑、造業、受報,這是連帶關係。你要是怕受報,就不造業;你若想不造業,就要常常用你般若的智慧,不用你那個無明。

頭先果護說有佛法的問題,我以為不是怎麼大的一個問題呢!以後我問他是甚麼問題,他又說是小問題。小問題說出來,又沒有問題了。甚麼小問題呢?他就說找他這desire(欲)的根,沒有根,找不著,沒有;沒有,但是一不找了,它不知道從甚麼地方又跑出來了。

從甚麼地方呢?現在我答覆你,就是從你那個無明。你那個無明若破了,這些個desire就都沒有了,這些個問題也都停止了。所以你若想明白這個問題,先破你的無明,把你無明打破了。無明是甚麼?就是你那個黑漆桶,你把黑漆桶給打破了,就破無明,見法性了。見法性,你就是常常在大光明藏媕Y了。你常常在大光明藏媕Y,那個desire想進也進不來,想出也出不去了,它根本就沒有了。

我再給你們講一講出家人何以姓釋?本來以前,在中國的出家人都跟著師父姓,師父姓張,徒弟也姓張;師父姓李,徒弟也姓李;師父姓王,徒弟也姓王——師父姓甚麼,徒弟跟著姓甚麼。因為一定要有個師父,才可以作出家人,才可以有人給你證明你是出家了,受戒了;但是還都沒有離開自己本姓。當時道安法師就提倡,說:「我們不應該跟著師父姓,應該跟著佛姓。佛姓釋迦,我們出家人都應該姓釋迦,姓『釋』。」當時他這個提議,沒有人相信,說這是胡鬧,怎麼可以跟著釋迦牟尼佛姓呢?跟著師父姓這是應該的,不應該有自己那個姓啊!就這麼傳來傳去,當時有幾十年的時間也沒有通行。

等以後,在印度又傳過來一部經典,這一部經典叫《增一阿含經》,媄銂G然有「四河入海,不成為河;四姓出家作沙門,同稱釋種」這種道理。「四河入海,不成為河」,四條河那個水到大海堙A都不再為河了,都成海了。「四姓出家作沙門,同稱釋種」,四姓,印度有四種的種姓,就是剎帝利、婆羅門、吠舍、旃陀羅;這四姓出家統統都姓釋,同稱釋種(註2)。由這個證明道安法師這種見解,和經上所說的道理是一樣的。由此之後,所有出家的比丘都姓釋了;所以說釋道安,「彌天釋道安」。以前有的稱他竺道安,在一般人說這是兩個,其實不是,因為前邊他叫竺道安,以後又叫釋道安,都是同一個人。

道安法師有很多徒弟,在中國佛教媕Y,他的功德是很大的。他相貌雖然醜陋,可是等到他弘法的時候,他的緣特別的廣大;就是不信佛的信佛了,不願修行的比丘,見到他也歡喜修行。他相貌雖然醜陋,但是對人人都很有緣的。所以他講經說法那個法座非常莊嚴,設備非常美麗,媄鉿頃l幡寶蓋,又有金佛像,又有刺繡的佛像,又有畫的佛像,畫得很美麗很莊嚴。所以到他那兒聽經的人都肅然起敬,都生一種恭敬心。

那麼其中就有一尊佛像,是外國送給他的。這尊佛像大約雕刻的手工很不好,所以一般人對這尊佛像不恭敬,就說這個佛像造得不好。他就說了:「這尊佛像本來也不錯,造得過得去,唯獨頭上無見頂那個肉髻造得不太好。」就叫徒弟生上爐火,把肉髻再往好的作一作。這個徒弟就作,就用磨石來磨這肉髻,往光磨,一磨,這肉髻像就放光了,晚間不用燈,它也照得很光很光的。那麼一般人到那堬茯搳A肉髻媄鉿酗@顆佛的舍利在放光,所以當時的人就說:「哦,難怪安公叫徒弟磨這個肉髻頂相,一定是他知道肉髻媄鉿酗@顆舍利。」所以一般人對他更相信。

道安法師當時收了很多徒弟,他的徒弟有很多開悟的,很多都有道德的。所以以後的人,都對道安法師很崇拜。
 

(註1):及姚萇之得長安也,嘉時故在城內。萇與苻登相持甚久,萇乃問嘉:「朕當得登不?」答曰:「略得。」萇怒曰:「得當言得,何略之有。」遂斬之。此嘉所謂負債者也。萇死後,其子興方殺登。興字子略,即嘉所謂略得者也。——《高僧傳》卷第五

(註2):初魏晉沙門,依師為姓,故姓各不同。安以為大師之本,莫尊釋迦,乃以釋命氏。後獲《增一阿含》,果稱「四河入海,無復河名;四姓為沙門,皆稱釋種」;既懸與經符,遂為永式。——《高僧傳》卷第五

四姓,是印度民族之四種階級:婆羅門、剎帝利、吠舍、旃陀羅。
《增一阿含經》云:「爾時四大河入海已,無復本名字,但名為海。此亦如是,有四姓。云何為四?剎利、婆羅門、長者、居士種,於如來所,剃除鬚髮,著三法衣,出家學道,無復本姓。」
本文保留宣公上人當年講解之四姓:婆羅門、剎帝利、吠舍、旃陀羅。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