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百日禪選輯(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百日禪期間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是法平等,無有高下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佛所說的八萬四千法門,每一個法門都是第一,沒有第二。八萬四千個法門,就八萬四千個第一。

● 對眾生的機就是第一

今天晚間我給你們講一講修行的道理。這修行的道理,「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不是說那一種就好,那一種不好。禪宗、教宗、律宗、密宗、淨土宗這五宗都是第一,沒有第二;不單這五宗都是第一,就佛所說的八萬四千法門,每一個法門都是第一,沒有第二。八萬四千個法門,就八萬四千個第一,為什麼?在它本身來論就是第一,它對眾生的機就是第一,不對眾生的機就不是第一。所以,禪宗也不能說教宗不對,教宗也不能說律宗不對,律宗也不能說密宗不對,密宗也不能說淨土宗不對。

 雖然說不能說不對,但是還有很多專門說這個不對!譬如參禪的人,他就說:「噯,學教沒有用的,那個嘴巴皮口頭禪,沒有什麼用的啊!一天到晚聒啦、聒啦、聒啦來講,這有什麼意思?這修行要打坐嘛,坐那地方用功嘛,參禪嘛,學糊塗嘛!」他就說那個講經的不對,其實不是講經的不對,是他心埵酗@個偏見,偏於一邊去了,他只知道參禪,只知道有禪宗,不知道有其他的宗。就好像那小孩子似的,就知道自己有個爸爸媽媽,不知道所有的小孩子都有爸爸媽媽:姓張的這個小孩子,他爸爸就姓張;姓李的小孩子他爸爸就姓李。我們學佛法也就好像這個小孩子,學禪宗,這禪宗就是我們的爸爸,那個教宗就不好了;因為他不知道那個教宗也有它的機緣。於是乎,這個住山的老修行,就說住城市的不對,住城市的老修行,就說住山的不好;講經說法的法師就看不起禪宗,參禪的這個禪和子又看不起講經的法師──這互有偏見。

圓融無礙,每一個法門都是第一

其實,應該圓融無礙,每一個法門都是第一。你要明白這個第一了,就不能說這個是,那個非。好像雲門、法眼、溈仰、曹洞、臨濟這五大宗,「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都是講的禪宗,但是這些個後人就搞得不清楚了。臨濟宗就說我們臨濟宗最好了,曹洞宗他們以為曹洞宗非常的重大的,雲門以為雲門就是獨一無二的,法眼說我這是傳佛心印,溈仰說:「這個法就在我這呢,你知道在什麼地方啊,真是可憐!」法不在一個地方,法是無在無不在的。所以執著的老修行就會執著他所修的法門,你說另外有一個法門比他那更好的,他不相信的,他說:「我這是第一的!」若是就要一個法門,佛為什麼要說八萬四千那麼多啊?這八萬四千法門是對治眾生的病的,因為我們眾生病太多,所以這法門也不能少。既然法門不能少,你就不能說哪個法是對,哪個法是不對啊!

沒有牙的人呢,就歡喜吃爛的東西,為什麼?他咬不動硬的,但是他不能說,你們吃硬的東西都是不對的。你說這可不可以呢?我相信絕對不可以的。沒有眼睛的人,他說:「根本就沒有一個青、黃、赤、白、黑。哼,我就看見黑色的!」你說這個對不對呢?他看見黑色的就不准旁人看白色的,這對不對呢?絕對不對的!這個聾的人聽不見聲音,你這兒吵得怎麼厲害,他也覺得very quiet,覺得很清淨的。你會聽的人就覺得很吵了,聾的人他就聽不見,在什麼地方都很清淨的啊。啞吧的人不會說話,你說他也不讓其他人說話,這對不對呢?不對的!

不要當影像機

總而言之,這個法對某一種的人相應就是法,不相應就不是法。所以《金剛經》上說得明明白白:「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但是有偏見的人,他不是說這個不對,就是說那不對;一天到晚總看人家不對,他自己怎麼樣子不知道,就看人家不對,沒有看見自己的不對。好像影像機,一影就把人家的相影出來了;那個影像機它自己不會把影像機的相影出來,在它影像機的本身沒有辦法也照一照它的本身。就是科學再發明,也要另外一個機才能照著這個機,把這個影像機照出來。那麼有偏見的人和影像機是一樣的道理,所以我們修道的人不要做影像機;影像機到處給人找毛病,那是最沒有意思的!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