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康法朗法師

 晉•廣東中山

◎宣化上人19701224日講於美國佛教講堂

這位康法朗禪師,他遇著病比丘,如果不發心來服侍這病比丘,那麼證果的聖人,他當面也不認識,就錯過去了。

今天再給各位介紹一位高僧,這位高僧是晉朝時候的,他的名字叫康法朗,是廣東中山的人,很小的時候就出家了。從有生以來,就歡喜研究佛法。出家後他研究大乘經典,讀誦大乘經典。他能把《楞嚴經》、《法華經》和《華嚴經》都背得出來,不要照經本都能念得出來。因為他非常聰明,所以讀誦經典特別快。在他誦經時,有的時候誦到鹿野苑、菩提樹,他就合起經本嘆息,說:「我這個業障很重的,沒有生在佛出世的時候,所以不能見到佛;但是佛所有的聖蹟,我應該去看一看啊!佛當時怎麼樣地在雪山修行,怎麼樣在菩提樹下夜睹明星而悟道;成佛了之後,又怎麼樣去度五比丘;這些個事情,我都應該看一看。」

他有這麼一個願力,於是乎就找同伴,看誰也有這種願力,好和他一起去。找了很久的時間,找著了四個人,連他五個人,就從中國向印度走。走呢,就經過流沙;流沙就是完全是沙子的地方,也沒有水,也沒有樹木,要經過八百多里地這樣的地方。所以,經過三天,也沒有人,也沒有畜生,連個草木都沒有。走走啊,就看見有一個地方,有草了,也有樹木了,這草長得比人都高,這樹木也都很古老了,又有兩間破廟。破廟媄鉿釣潀儠a和尚,不單窮,而且還有一位比丘有病。那位老的沒病,也不理年輕有病的比丘。這位病比丘,在房子埵穔菕A身上有很多的瘡,這瘡都流濃淌水,淌這個水呀,臭不可聞,在膿血媄鉹S生很多的蟲。唉,一看見這個樣子,是特別的邋遢,一看見就要作嘔了!

這時候,康法朗就和他這些個同參講了,說:「佛法是一個的,我們佛教都是一家人,這一位比丘病得這個樣子,那一位老比丘也不管他、不照顧他。我們發心在這兒照顧照顧這位病比丘。」於是乎,就給病比丘燒一點熱水,沖一點茶給他喝。又把他身上的瘡啊、膿啊,這臭的地方用水洗乾淨,把他衣服也都給洗乾淨了。就這麼誠心誠意地來侍候病比丘。侍候了六天以後,第七天早上,病比丘的病好了。這房媄銦A就有一種香味,有一種花香,味道就不是那麼臭了。這位病比丘就告訴他們五個人,說:「房子媄鋮漲鴞悀韖C是我的師父,他已是證果的聖人,你們應該去向他請問佛法。」這時候,他們才知道病比丘,原來是個假病,不是真病,就是來試驗他們的心。

於是乎就過去見老比丘。老比丘問他們說:「你們是想幹甚麼啊?」他說:「我們想到印度去求佛法,所以經過這個地方。」老比丘說:「修行啊,不必一定到那個地方去求佛法,你自己認真修行用功,就會成道。你自己若不用功,走到天邊去,走到甚麼地方,也不能成道業。若是你聽我的話,就在這地方住下來,我們一起用功好了。」這五位比丘一聽,也就相信這一位聖人的勸導,就在這兒住下了。以後,康法朗法師又繼續到其他的國家去遊歷,訪尋很多善知識。所以我們修道的人,遇到一切的境界應該忍耐。這位康法朗禪師,他遇著這病比丘,如果不發心來服侍這病比丘,那麼證果的聖人,他當面也不認識,就錯過去了。

康法朗禪師以後也證果了。證果之後,沒有人知道他到甚麼地方去,是在甚麼地方圓寂,有沒有圓寂也不知道。他有個徒弟,俗家姓呂,法名叫令韶,也是非常聰明。在家的時候,好各處遊蕩,各處去跑。又歡喜打獵,打了很多畜生,歡喜吃畜生的肉。吃來吃去他覺得:「畜生也不是願意死的,為甚麼我要打牠呢?我應該不殺生才對。」於是乎就拜康法朗作師父,也學禪宗的道理。他一坐能坐很多天,禪定的工夫也很好。

他修行修行把師父丟了,不知道師父跑到甚麼地方去了,就找不著了!找不著,他就跑到一座山上,作了一個石頭的洞,在洞堛孎中ㄙ蛈b那地方修行。他又用木頭,造了一尊師父的像,他在那個地方就天天誦經,禮拜師父的木頭像。那麼修行時間大約有十幾年,以後他也證果了。他在這個洞媄銣今蛓N圓寂了,在他圓寂的時候,他所住這座山附近的人,都看見山上大放光明。有的人很好奇地就到山上去看一看,一看,才知道這兒有一位比丘已經圓寂了。一般的人知道光明是這位比丘顯現的,於是乎這地方的人信佛的就很多。

人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朱是紅色的,墨就是黑色的,所以你「染於蒼則蒼,染於黃則黃」,你接近甚麼人,就會學甚麼人。染就是染污,蒼就是比藍色深一點,或者比綠色要深一點;染到蒼,它就不是黃,是蒼;染到黃色,它就黃色的。為甚麼說一般人就發心信佛了呢?就因為看見這樣一位比丘,他坐那個地方就圓寂了,這山上又放光,所以有善根的人看見這個情形就發菩提心了,這是受這位比丘的影響。

那麼在這個沒有佛法的國家來提倡佛法,你們各位若是用功,有人能一坐坐十天,頭也不低,腰也不彎,入定定了十天;或者入定定了二十天;甚至於你一入定,定了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一百天。這個不信佛法的人,也都要信了。為甚麼呢?看見你這真是有真工夫啊!凡夫怎麼可以坐這個地方坐了一百天?這一定是證果的聖人!

好像中國虛雲老和尚,為甚麼那麼多人相信他呢?就因為他一坐可以坐一個禮拜,乃至十幾天、二十幾天,都可以坐。他到暹羅,那兒天氣非常熱。我到過暹羅就受不了,每一天都要用涼水來沖涼take bath with cold water,唉,熱得太厲害!他在暹羅呢?一坐坐了九天,所以國王就請他到皇宮堨h講《心經》,講經說法,然後皈依他。又送給他很多的地,他自己也不要,把這個地以後又送給檳城極樂寺。

所以我們現在在美國作開闢佛教的人,就一定要真真實實去修道用功,得到真正的定力,那時候教化眾生就比較容易了。開始是很困難的,但是這個開始也最有價值、最有意義。我希望你們美國出家人、在家人——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都把「我」忘了,來為佛教受一點苦,這也是我們作佛弟子應當作的事情。

在這個國家,現在在這兒有二十二個人來聽佛法。其餘的呢?大約有two million people(二百萬人)都是去跳舞呀、喝酒呀、看電影呀、打球呀、打bowling(保齡球),或者去滑冰呀,或者有其它種種新的玩意兒去玩。這二十二個人能在這兒這麼端然正坐,畢恭畢敬地來聽佛法,這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這一些年輕的小姐、中年的婦人、老年的婦人都能這麼誠心,來到這兒聽佛法,這是很難得的。有的有毛病的人都來聽佛法,所以我今天也很高興的。

本來在這個國家,應該今天晚間一個人都沒有了,都跑了,都到各處去玩,但是你們都一樣來聽佛法。你們這些人都是佛教的先鋒,就好像軍隊有先鋒,先到那個地方去打衝鋒的叫先鋒官。你們在佛教媕Y,都是佛教堛澈i士,將來你們各處都要打勝仗,不要打敗仗。要認識自己是一個佛教的勇士,不要有的時候就哭起來了;不要有的時候,又說要跑了。你們不能跑的,你也不能哭,就是再苦都要咬著牙來挺著,一定要在佛教媕Y作一個勇士。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