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法顯法師  

 晉•江陵辛寺

◎宣化上人1970127日、8日講於美國佛教講堂 

這位高僧,他在佛教的地位是實實在在地很高,甚至於比唐玄奘法師都高。為求戒律,法顯法師在六十二歲從長安出發,歷盡千辛萬苦到印度,七十六歲回到中國。

今天給各位介紹這位高僧,他在佛教的地位是實實在在地很高,甚至於比唐玄奘法師都高。為甚麼呢?他是中國到印度去取經很早的一個人。在當時,中國的僧人去到印度,是很難的一件事,因為當時的交通特別不方便,行路非常地困難。從中國到印度,走路要走幾年的時間,所以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究竟這位高僧是誰呢?他是晉代時候的人,名字叫法顯大師。

這位大師本來有三個哥哥,第一個哥哥生出來,三歲就死了。第二個哥哥又來了,兩歲就死了。第三個哥哥又來了,一歲就死了。這回他爸爸媽媽就都慌上來了。等法顯一生出來,就把他送到廟上去,因為生出來就怕他死,所以叫他到廟上去作沙彌。在廟上住了三年,也沒有死。他爸爸媽媽一想,這個小孩子或者不會死了,又從廟上把他拿回來了。很奇怪,拿回他就有病,病得不省人事了。他爸爸媽媽又慌上來了,說:「哦,這不得了了,還得要把他送到廟上去!」本來捨不得這第四個兒子,捨不得也不行啊,病得這個樣子,就又送回到廟上去,過了一宿就好了,這麼嚴重的病就沒有了。

於是乎就還在廟上住,以後他媽媽總想看她這個孩子,但是他又不能到家堥荂A一到家奡N有病。於是乎想一個方便的辦法,就在門口單單給小沙彌兒子,作一個小小的房間,等他回來住三天兩天,給他媽媽看一看。就這樣子,或者一年回來一次,或者回來兩次,最多最多不超過三次。這一年,媽媽只可以看三次自己這個兒子,還不能到她自己的房門口媄銗h,要在門外邊那個小房子堥ㄔL。那個小房間也就等於一個小廟一樣,單給這個小沙彌作小廟。

等到長到十歲,他爸爸死了。他的叔父就多事了,說:「你爸爸就你這麼一個兒子,你爸爸已經死了,你現在不能出家了,應該還俗了。」他叔父就逼著一定叫他還俗,說是:「你媽媽守寡不容易,你應該回家堙A給你媽媽作個伴,陪著你媽媽。你不可以再出家了!」你說這個小沙彌說甚麼話,他說:「我出家不是因為我有父親出家呀!那麼不是因為我有父親出家,所以現在我父親死了,我怎麼應該就不出家了呢?」這一句話把他叔父給問住了,沒有話講了。他叔叔說:「你這個小孩子,我如果和你打官司,也打不贏你,你可以自己作辯護律師,自己給自己作lawyer(律師)。」沒有法子了,就由他出家了。

前邊我說過他一生出來,他父親母親就把他捨到廟上去作沙彌。那麼這個小孩子一生出來,怎麼就可以作沙彌呢?這個沙彌是在家塈@的。一生出,就怕他會死,說:「這個小孩子長大了,若活過三歲,我就叫他去作沙彌。現在在家堹鉧i到三歲,就叫他作沙彌。」所以由一歲一生出來,這就是一個沙彌了。那麼等到三歲送到廟上去,他媽媽就捨不得,過了幾天,又想把他拿回來,哎,他就生病啊!送到廟上,病就好了。所以在中國有一種出家人,好像法顯法師這樣子的很多很多的。由一小因為有病,爸爸、媽媽就把他送給廟上作出家人。送給廟上呢,這病就好了。這樣子的人,雖然是從小就出家,不一定會修行的。他若遇到真正的善知識,就可以修行;不遇到善知識,就不一定會修行。相信法顯法師,一定遇著善知識,所以以後他叔父逼迫他還俗,他也不肯還俗。那麼這位法顯法師,他是出家之後成了一位很高的法師。

出家就在廟上行苦行。人家所作不到的苦行,他就作;沒有人歡喜作的苦行,那麼他就作。他作了苦行,還不叫人知道。那麼其中就有一個歡喜圖虛名的沙彌,有人問他:「是誰作的?」這個圖虛名的說:「我作的!」就把他這個功勞給領去了。譬如廟上有當家師、有方丈和尚,他們說:「這個工誰作的?作得不錯啊!」那個沙彌知道沒有人承認,就說:「我作的!」大家都以為這個沙彌是真作了苦行,想不到他是假的。

有一次,就很多沙彌到稻田堨h割稻 rice。那個時候割稻,年成大約也不好,或者就和現在高棉和越南差不多這種性質,年年一到收穀這時候,就有很多人去搶去。當時就有一些個餓的賊,這些餓的賊餓得大約和餓鬼差不多,看見廟上割稻,就去搶。這些個沙彌一看見土匪強盜來了,嚇得都跑了;就是法顯沒有跑,沒跑他幹甚麼呢?他給土匪來說法。

他說:「各位兄弟們,現在因為餓,所以要來拿這個穀,這是很好的。你們隨便拿,歡喜拿多少就拿多少,我們這穀你們都拿去沒有關係。可是,我現在要告訴你們一個道理,你們願不願意聽啊?」
這些土匪一聽他說願意把穀都送給他們,也不和他們抵抗。於是乎就都很高興這位小沙彌,說:「你說吧,有甚麼話你講吧!我們歡喜聽的。」他說:「你們自己知不知道為甚麼你們沒有飯吃?為甚麼你們餓得這樣子呢?」這些個土匪你看看他,他看看你,這樣互相一看,也沒有甚麼話講,大家說:「我們不知道哪!」

「你們若不知道,我就告訴你;你們若知道呢,就不必我講了。」土匪說:「因為甚麼?」

法顯法師說:「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你們今生沒有飯吃,作土匪各處去搶,因為你們前生沒有布施給他人,所以今生就窮得連飯都沒得吃啊!可是你們今生還不作布施想,還是到處去搶,恐怕你們來生更不如今生了。今生,你們還會搶;來生,恐怕你連腿都不會走路了,活活地會餓死。你說,那是很可憐的!」

這土匪一想,「咦——他講的是有一點道理。」講完了,法顯這位沙彌頭也不回就走了,也不望望這些個土匪是怎麼樣子。土匪自己一想就生大懺悔心,一粒穀也沒有搶,就跑了。

他廟上有幾百個和尚啊,這沙彌真是……!他膽量這麼大,也不怕土匪,把土匪都給教化得改惡向善了。於是乎一般人認為這個沙彌不是普通的沙彌,對他都特別注意了,「哦,這將來是一位法門的人才啊!」

等到他二十歲受戒之後,就看佛經有的翻譯得不太好的,有的又翻譯得不完全的,有的翻譯得有上卷就沒有下卷,有的翻譯得有下卷又沒有上卷。這樣子,他就發願要到印度去取經。那時候在中國的佛教,也就和現在在美國一樣的,根本就沒有甚麼佛經,很少很少的。就有呀,也很簡單的,摩騰、竺法蘭兩位尊者翻譯《佛說四十二章經》,因為當時印刷也沒有這麼進步,所以翻譯出來的經典,就互相抄寫。那麼抄寫有些地方就會錯的,很不圓滿。他就發願組織一個團體,徵求所有的同志一起到印度去取經(註1)。這麼一徵求,就得到十多個人,或者二十多人的樣子,都是出家的法師,預備一同到印度去求法。

於是乎就從中國到印度去。當時和他在一團的人,其中有叫慧景的,又有叫道整的,有個叫慧應,又有個叫慧嵬的,其餘的還有十多個名字也都不記得了,一起由中國向印度走去。所經過的地方有流沙,經過幾百里路完全都是沙,也沒有水喝,困苦到極點。又走到最不容易走的地方,上邊連一隻飛鳥也沒有,下邊連一頭走獸也沒有。飛禽走獸都斷了,何況人呢?簡直這個地方就沒有生物,沒有活的東西。又有一種熱風,人被這熱風一吹就頭迷眼花,躺在那地方甚麼都不知道就死去了。還有一種毒鬼,這種鬼見不著人,人也見不著他,因為他所住的地方太毒了,人一聞見他這種毒氣就像現在中gas(瓦斯)差不多,那gas一放出毒氣就把人都給毒死了。那麼法顯法師帶領這一團人,經過這種種困難不容易走的地方。

在蔥嶺之外,有一隻毒龍,這毒龍也吐毒物,在風媄銦B雨媄銧N夾雜牠這種毒,人也受不了的。可是法顯法師和他這一些個同參道友,明明知道是不能走這個地方,但是沒有其他的路可走,於是乎就冒生命的危險,為求法而向前走。有的地方,那個山沒有路可走,只有以前的人在石頭上鑿的窟窿,就一個窟窿、一個窟窿的,要用木頭橛子,放到窟窿媕Y用腳蹬著,上一腳再把下邊那個拿出來,再往上安一個。一個人帶四個木頭橛子,這個腳放到這個橛子上邊;那個又拿起來,又往上放一個,這麼一點一點往上爬。那個地方,人人都是這麼走。(註2

他們二十多個人,把這條路走完了,走了三天,少了十二、三個人,都是滾下去死了。那麼又往前走,就走到小雪山,這個地方太冷了,把慧景冷得打戰顫,就對法顯法師說:「我是不能同你們去了,我現在要死了,你們還不要退心,還再往前去,我希望我這個靈魂保護著你們去取經。」說完這個話,慧景法師就凍死了。(註3

所以有這麼一首義淨法師所作的偈頌說:
晉宋齊梁唐代間  高僧求法離長安
去人成百歸無十  後者安知前者難(註4

「晉宋齊梁唐代間」,說在晉朝、宋朝的時候,這個「宋朝」是在唐朝以前南北朝時的劉宋。「高僧求法離長安」,有一些高僧向印度去求法,離開長安。「去人成百歸無十」,去的時候有一百,回來沒有十個。「後者安知前者難」,後邊的人就不知道經典這麼樣寶貴,這麼樣艱難!這是中國人到印度去求佛法,拿生命來換,不是去想佔領印度的土地,也不是想去搶印度的珠寶,就去求佛法,不要性命去求佛法。還是美國人有福報,所以現在不用費那麼多精神,很容易就可以得到很完整的佛法了。現在中國這些個經典,都是經過很多大德高僧、菩薩、羅漢來印證、來研究,都非常地好而且也完整。所以現在把它翻譯成英文,這是很方便的一回事。

那麼慧景法師凍死了,法顯法師摸著慧景這個屍首就痛哭起來,說:「我們本來的願力也沒有滿足,你現在就死了。你雖然死了,但是你也不要有甚麼遺憾,我一定到那兒去求佛法去。」說了就走了,又經過三十多個國家,就到印度王舍城了。

離王舍城有三十里,那個地方有一座廟。他到這個廟上,廟上有很多和尚在這兒,有幾百個。他說,他是從中國來的,到這兒求佛法,想要到靈鷲山那兒去看一看。這些和尚你說他們說甚麼:「唉,那去不了的,那個地方太危險了!沒有人敢到靈鷲山去,這佛在世的時候可以,現在不行了,不可以到那地方去!」他就問:「為甚麼不可以去?當初佛怎麼可以去,我們現在就不可以去了呢?」這些人就說:「佛在世的時候,佛有神通可以降伏惡獸,可以降伏種種的魔。現在靈鷲山上,不要說旁的,就這個黑獅子,那就不得了。見到人牠就吃,這不知有多少的黑獅子,所以不能去的。」法顯法師說:「不能去?我從中國來,這麼困苦艱難,那個毒蛇猛獸,甚麼都遇得太多了,我都不怕死。現在我到靈山底下了,怎麼就可以怕死不去呢?無論如何我要去看一看。」那廟上說:「好啦,派兩個和尚跟著他去囉!」
陪著他到靈鷲山,這靈鷲山是釋迦牟尼佛所住的地方。到靈鷲山上邊,大約走了一天路,已經天要黑了,他就說:「我們在這兒住下。」這兩個和尚,你說怎麼樣?這兩個和尚大約是印度的和尚:「哦,在這兒哪堨i以住得?在這個地方住一定被獅子給吃了,這不可以住的!無論如何我們快點回去了。」他說:「我不回去了,你們兩個如果不願意在這兒住,你們先回去囉!」法顯法師說完了之後,這兩個和尚果然毫不客氣,說:「那好了,你在這個地方叫獅子吃了,我們還要弘揚佛法呢!我們捨不得我們這個生命。」於是乎這兩個和尚就跑了。

他在這一個地方就拜佛,就好像見著釋迦牟尼佛還在法會上說法一樣——聖跡宛然。拜,拜……你說怎麼樣?果然廟上和尚所說的話就應驗了,就靈了。靈甚麼呢?三隻黑獅子來了!獅子比老虎都厲害,黑獅子更厲害,更不講道理。到這個地方,黑獅子就伸舌頭舔自己的嘴唇,又搖尾巴向他來示威,讓他看一看多威風!法顯法師在這個時候就誦咒誦經,對牠們講話了,說:「你們如果是想要吃我的話,要等我誦完了經、誦完了咒,再吃我沒有關係,我可以同你們三位來結結法緣,布施給你們我這個身體。如果你們不想吃我的話,認為沒有這種的緣,你們是來試驗我的,那麼就趕快走吧!不要在這兒了。」說完了這話,這三隻獅子就趴在他腳前邊了,他就用手給三隻黑獅子摩頂。這三隻黑獅子就像貓那麼樣子,對人那麼樣子親善,那麼樣好。過了一段時間,這三隻黑獅子跑了。大約這三隻黑獅子,或者也是因為他一個人不夠牠們三隻黑獅子吃,莫如就大家都不吃,所以法顯法師是在獅子口媕Y撿回來這一條命。

等到天亮了,他又往回走,走了大約一里路的樣子,遇到一位很高很大的人,看那個樣子有九十多歲了,穿的衣服非常樸素,就和他打對面過去了。他看這個人,不是平常人,但是他也想不到這個人是誰,以為這是普通的人,又走幾步,回頭看看這個高大的人,沒有了!在這個時候就很奇怪了,前面又來一個很年輕的僧人。他就問那個僧人,說:「方才那個很高很大的人是誰?」這個僧人對他一笑,說:「哦,你問他啊!他是摩訶迦葉的大徒弟。」法顯法師說,「喔——」這才知道是遇到聖人了,遇到摩訶迦葉的大徒弟了!又一會兒,他又想看看這位高人,回頭一看,咦!這一個年輕的和尚也沒有了。他知道這是不可思議的境界了。

又有一次,法顯法師在印度看見過一條白耳朵的龍,這白耳龍是當地的神龍,牠保護著這個地方每一年都得到豐收。那麼這地方的人,必須要供養牠,每一年有一次來專門供養白耳龍。牠現出好像一條蛇那麼樣子,但是那個耳朵是白的,所以一般人都認識牠,就叫白耳龍。法顯法師在印度的時候,也見過這個白耳龍。因為在那兒一般的人都可以看得見,牠每一年出現一次給大家看看,然後牠又沒有了。

法顯法師在印度就學梵文,並且學著寫梵文。在那個地方住了一個時期,他看見廟上佛前有布施供養了一把扇子,他認得這是中國的產品,那麼就知道有中國的商人到印度去。以後他就乘著中國商人的船回來了(註5)。在這個時候,他得到很多印度的《僧祇律》、《菩薩戒本》等等屬於戒律的經典,還有《阿含經》,他得到很多經典。

搭船想回到中國,殊不知就遇到大風浪,一颳,颳到哪個地方?一個從來沒有甚麼人到過的地方!據說就是現在的墨西哥。到那個地方,他住了五個月,所以墨西哥有的文字和中國古來的文字差不多的。墨西哥有很多好像中國的建築物,就因為法顯法師和幾百人被風颳到那個地方去,在那兒住了五個月,教當地人中國文字和建築。

以後,從墨西哥那地方又走了,又搭船走,又遇到風。這船上還是有兩百人,大約有墨西哥人呢,又有其他的人。遇到風浪,這一些人就說:「我們船上就因為有這個沙門,所以就遇到風浪。趕快把沙門推到海堨h祭祀海神,風浪就會沒有了!」於是乎這些人就預備要把法顯法師推到海媕Y去。在這個時候,有一個護他法的人就說:「你們如果想把這位沙門推到海堨h,就把我先推下去!如果你們不把我一同殺了的話,我到中國一定報告皇帝,你們這一些人一定都沒有命了。因為中國的皇帝是信佛的,他是恭敬三寶的,你們如果把他推到海堨h,那你們都沒有命了!」這麼樣子一說,這護法大約也是很有力量的,所以這一些個商人一看打不過他,就不敢把法顯法師推到海堨h了。

就這麼樣子,又過了二十幾天,他看見岸上有中國的一種菜,叫蔾藿。這個蔾藿菜,是中國的產品,外國沒有的。他一看這菜,就知道到中國了。上岸去一問人,已經到了山東青州這個地方。他到了山東以後,這地方的人就去報告太守,這位太守叫李嶷,就來歡迎他,因為李嶷也是一個信佛的,對三寶非常恭敬,於是乎請他到太守的公館,就想留他在這兒過年。他告訴太守,因為他去印度去得很久了,現在回來要到京都去。那麼太守挽留他不住,就讓他走了。

他一走就到京城,當時就是覺賢法師在這兒住的(註6),這個廟叫道場寺。在這個地方就翻譯他在印度請回來的經典,有《僧祇律》,又有《泥洹經》,很多很多的,翻譯有一百多萬言這麼多經典。

在他所翻譯的經典,有一部叫《大泥洹經》的,一般人都很歡喜研究這一部經典,當時都是用手抄本,沒有印出來的。有一個居士,他有這一部《大泥洹經》和他普通的這一些個書都放在一起——因為他沒有很多的房間,所以和其他的書都放在一起的。有一次就著火了,把其他所有的書都燒糊了,就這一部《大泥洹經》沒有燒。因為這個,當時在京都一般人就認為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所以人人都學這一部經。

法顯法師對佛教的貢獻、功勞是很大的;在中國佛教的歷史上,法顯法師是很有功德的一位法師。他八十六歲時圓寂了。

(註1):法顯法師于西元三九九年,為求戒律,以六十二歲高齡從長安出發,於元興元年(西元四○二年)進入印度,在義熙八年(西元四一二年)带了多部梵本典籍,歷盡千辛萬苦從海路回到中國。其中經歷三十餘國,途中越過中國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瑪干沙漠),亦攀登過蔥嶺(帕米爾高原)。回國時已七十六歲了,餘年全心翻譯律典。

(註2):法顯法師所著之《佛國記》中自述:「得度蔥嶺。蔥嶺冬夏有雪,又有毒龍,若失其意,則吐毒風、雨雪、飛沙、礫石。遇此難者,萬無一全。彼土人人即名為雪山人也。」

《佛國記》:「於此順嶺西南行十五曰。其道艱阻,崖岸險絕,其山唯石,壁立千仞,臨之目眩,欲進則投足無所。下有水,名新頭河。昔人有鑿石通路施傍梯者,凡度七百,度梯已,躡懸縆過河,河兩岸相去減八十步。九驛所記,漢之張騫、甘英皆不至。」

(註3):住此冬二月,法顯等三人南度小雪山。雪山冬夏積雪,山北陰中,過寒暴起,人皆噤戰。慧景一人不堪復進,口出白沫,語法顯云:「我亦不復活,便可時去,勿得俱死。」於是遂終。法顯撫之悲號:「本圖不果,命也,奈何!」復自力前得過嶺。——《佛國記》

(註4):義淨法師《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觀夫自古神州之地,輕生徇法之賓,法顯則開闢荒途,奘法師則中開王路。」中國佛教史上三大西行求法的高僧,其首位乃是法顯法師,此後的玄奘法師及義淨法師,都深受其影響。

(註5):顯同旅十餘,或留或亡,顧影唯己,常懷悲慨。忽於玉像前見商人以晉地一白團絹扇供養,不覺悽然下淚。停二年,復得《彌沙塞律》、長雜二含(《長阿含經》、《雜阿含經》)及雜藏本,並漢土所無。既而附商人大舶循海而還。——《高僧傳卷第三》

(註6):據《出三藏記集》卷二記載——
法顯法師從天竺、師子國帶回建康的十一部經律,法顯法師與天竺僧人佛陀跋陀羅法師(覺賢)一起合作譯出六部,凡六十三卷。除二部律本《摩訶僧祇律》、《僧祇比丘戒本》之外,其餘四部譯經為:《大般泥洹經》六卷、《方等般泥洹經》二卷、《雜阿毗曇心》十三卷、《雜藏經》一卷。未及譯出而由後人譯成漢文的,則尚有《長阿含經》、《雜阿含經》、《彌沙塞(五分)律》、《薩婆多(有部)律》等。從法顯法師攜歸的經律種類及卷數來看,法師重於律部梵本的求取,除了四分律及新的有部律之外,現存於漢文中的諸部廣律,幾乎都是法顯法師帶回來的。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