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百日禪選輯(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百日禪期間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不怕苦、不怕難,用功修行!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你自己不用功,永遠都是糊塗人;
你自己能用功,很快就會開悟,做一個明白人。

● 古來的人修行,各有各的長處

修道,在過去所有的大德高僧,每一位大德高僧都有他特別的長處。所謂特別的長處是什麼呢?有的就以智慧是他所長的,有的又以修行是他所長的,有的是忍辱是他所長的,有的專門行布施是他所長的,有的就是持戒是他所長的,有的就精進是他所長的,有的就是禪定是他所長的。這個已經過去的不要講,就以近代虛老來講,他這種禪定的功夫是不可思議的。他每一坐或者七天、或者十天、或者三個禮拜,坐到那埵p如不動,了了常明。他怎能坐到三個禮拜、或者十天、或者一個禮拜,而我們這一些人怎麼連一天也坐不了?坐那麼一天,這個頭就盡去親近腳了,為什麼?就因為我們沒有道心,我們不知道修行要有一種忍耐心。

古來的人修行,各有各的長處,各有個人的這種特別境界,一般人所比不了的。現在的人修行也有一個特別長處,什麼特別長處呢?就是幫助其他人來洗衣服;看到其他人很多的毛病、很多的不合法的事情,於是乎就要管理其他人的閒事,這是一種特長。還有一種特長是什麼呢?就是脾氣特長。這是古來人所做不到的事,現在的人就能做得到,做得到,就比古來的人脾氣大,比古來的人煩惱大,比古來的人妒忌障礙大,比古來的人貪心大、瞋心大、癡心大。這是現在修行人的特長,這一種特長,也正是特別的短處,正是不長。你覺得是特長,實際是一個最沒有用的。自己的功夫沒有用好,怎麼有時間去管其他人的閒事?自己不曉得用功,盡用這個反光的鏡子來照,這樣的用功用到盡未來際,甚至於恆河沙那由他不可思議那麼多的阿僧祇劫,也是不會成功的,這是決定的。為什麼?你盡給人洗衣服,盡向外照了,沒有迴光返照。

● 君子上達,小人下達

我們現在在這兒已經到第四個七上了,還是坐也不像一個坐的樣子,走也不像一個走的樣子。怎麼坐不像一個坐的樣子呢?一坐到那個地方,就把頭低下去了,低到自己的腳那個地方,和那個腳做鄰居了;或者開靜之後,也把頭低下去這麼樣子。

「君子上達,小人下達。」你這個頭一低,這就是和地獄近了;你頭抬起來,這和天堂接近了。這天堂、地獄只在一念之間,你一念就是天堂,一念就是地獄。你一念覺就是天堂,你若覺,就是不昏沈;一念迷就是地獄,地獄就是昏沈,昏沈就是地獄。為什麼你修行不願意往上達,盡歡喜往下達?已經開靜了,你為什麼要低這個頭?是不是沒睡醒?我看見很多很多次了。這樣子,就是一種懶惰,一種萎靡不振的性質,就是一個沒有什麼意思的行為。說:「我這麼低著頭,就可以就不疲倦了。」你就寧可以疲倦,也不可以把頭低下去,你常常這樣子低著頭,那你功夫絕對不能相應了!怎麼那個好的樣子不學,一定要學這種壞的樣子?把頭低下去,莫如拿一把刀把頭斬去好,免得頭在這個身上這麼重,脖子也挺不起來。

修行,應該照那個好樣子的學,不應該自己作出一個特別的壞樣子。一天生死不了,就一天不能懶惰下來,除非你生死了了,那時候你才是「所作已辦,大事已畢」。「所作已辦」,所應該做的已經做完了;「大事已畢」,這個生死了了,這個大事也做完了。你那時候睡睡也好,低著頭也好,是頭在地下走路、腳在天上也可以(你不用腳來走路,用頭來走路),你怎麼樣顛倒過來也可以;不是在這個道業沒有成的時候。怎麼可以懈怠的?出家,為的什麼要出家?出家是想要修行,不是一天到晚打妄想。

誰能用功,誰就先得到覺悟

我們在這個禪七的期間,無論那一位有正當的事情可以做,沒有正當的事情就要來參禪,要來隨喜這個坐禪。在這個坐禪期間,白天人少都應該到前邊來坐,不要到媄銗h,就是以為睡覺方便,在那兒容易睡覺,旁人看不見;這是一種最壞的行為——你若這樣子能夠開悟,若能成就道業,那才怪了!這個人修行要自己管自己,不要令人家管;令人家管哪,那就是最沒有價值了。你自己不警惕自己,旁人怎麼能幫得了你的忙?自己生死要自己了,自己吃飯要自己飽,不是一天到晚儘有一種攀緣心,打妄想,順著自己這個欲念去跑,那是不行的。

那麼在這個坐禪的期間,以後每一天講開示是在六點半開始,講到八點半,這是兩個鐘頭。在這兒坐禪已經有三個多禮拜了,這要長遠,發長遠的心,不是說我坐了三個禮拜,這就說我怎麼還沒開悟呢?人家古來的人,修行幾十年也沒有生出一種:哦,我怎麼還沒有開悟呢?你沒有開悟,你自己不用功嘛,你自己用功用得不好嘛;你用不好功,你就是坐多久的時間也不會開悟的。你一坐那個地方就把頭低下來,這個樣子,那怎麼會開悟呢?你根本一點這種金剛的樣子都沒有。那個金剛,什麼叫痛啊,什麼叫苦啊,什麼叫疲倦啊——我要把一切都勝利!修行,我這幾天看見果修,修得還不錯;這前幾個禮拜我看她很用功的,一個女人這樣用功,這是很少的。現在也不論是男、是女,你男人不用功,男人就落後;女人不用功,女人就落後。誰不用功,誰就不能到前邊去;誰能用功,誰就先得到覺悟,先得到這種的好處。所以,旁人沒法子幫得了你的忙,一定要你自己去用功。你自己不用功,永遠都是糊塗人;你自己能用功,很快就會開悟,做一個明白人。

開悟了,所行所做都和菩薩是一樣的

在今年,這十四個禮拜打禪七,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已經都要過去了,還有第五、第六、第七、第八你們可以盡量練習能坐得好好的,走得也好好的。走路不要東張西望,不要儘管閒事:門響了,你也望望;那個窗戶響了,你也看看;來一個人,你也要知道;走一個人,你這眼睛也要跟著這個人跑一跑。那麼你這樣子,在修行的過程中,絕對不會有成就的。要怎麼樣呢?要修得行不知道行,坐不知道坐。你在這兒打坐,不知道你是打坐呢;你不知道打坐,所以頭就不會低下去。你因為有個你,所以頭就低下去;若沒有你了,頭不會低的。走路、跑香的時候,上不知有天,下不知道有地,中不知道有人,所以你怎能可以管閒事?

你們練習得行行坐坐、坐坐行行都一點麻煩也沒有了,練習好了,我預備第九個七開始的時候,來同你們大家比賽一下。這個老人和你們這青年人來跑一跑、坐一坐,那時候,誰要低著頭,我就拿把刀把頭給砍去;所以,你們現在若不練習好了,那時候頭沒有了。我不叫你們低頭,你如果害怕頭沒有了,就現在可以跑的;若不怕呢,就等第九個禪七,我來和你們大家比一比。那時候我們一個鐘頭也不要睡覺,不要說現在還有三個鐘頭的睡覺時間。那時候我們坐都在一起坐,誰也不准跑到後邊去,或者那個人看不見的地方去坐;大家坐都在一起坐,我睜著眼睛看著你們,誰再低頭,最低限度我也用香板來砍一下。

現在我給你們機會,你們先練習,那麼第九個禮拜、第十個禮拜或者一定要有開悟的。我現在就是選拔人才,誰快開悟的,我以後把什麼事情都交給他管理,那麼也就是第一;我現在就要找第一個開悟的。你不開悟啊?這是我不相信的,一定要悟的,開悟了就不會做這個不正當的事情,你所行所做都和菩薩是一樣的。你若不開悟啊,不開悟,以後我們就把門關上了,也不講經,也不說法了,也不翻譯,什麼事情都不幹了,因為沒有什麼意思。我們掛名說是十四個禮拜打禪七,外邊誰也做不到,殊不知媄銣馴是假的,一個得到好處的也沒有,這有什麼意思?單有這麼一個虛名,那有什麼好處?我們這一回己經過去三、四個禮拜了,未來還有好幾個禮拜,等你們都會練得坐也像個坐的樣子,跑也像跑的樣子,那個時候我們再來做一個開始。開始比這個現在的情形是不同的,你們就要真真正正得嚐一嚐禪悅為食、法喜充滿這個境界;或者我們一坐坐七天,就這麼一坐坐七天也不動彈,那時候算你的功夫成就了。

絕不可欺世盜名

那麼,絕不可欺世盜名─欺騙這個世界,盜取一個好的名譽(stealing this good name)─我們決定不可以欺騙一切的人,也決定不可以欺騙自己。我們頭一次在這個西方國家開始十四個禮拜的坐禪班,如果一點都沒有成就,你說,以後那些個西方人,你還怎麼樣去度?因為有這一種的關係,所以我們一定要不怕苦、不怕難來用功修行。這個頭可以掉,可以斬落它,我們不參禪、不打坐是不可以的;這個天可以塌下來,地可陷下去,我們不坐禪是不可以的!我覺得在這個十四個禮拜應該有人開悟的,這是我預先告訴你們的;若沒有人開悟是不可以的!一定要開悟,不論是那一個,或者是做飯的開悟,或者是做菜的開悟,或者是收拾廁所的開悟,或者是吃飯的開悟,或者在這兒坐禪的開悟;總而言之,一定要有開悟的!

我對你們說這個話,你們應該相信的,只要你們自己努力用功,決定會有成就的。你們還記得在三年以前的事情,很多人就說三藩市會搬到海堨h,當時我曾經對各位講過,我說我絕對不准它搬到海堨h——這三藩市不准它搬到海堨h!為什麼?它如果往海媟h,我也要到海堨h,我不願意到海堨h見這個海龍王,也不願意給海龍王去說法,我現在要給西方的美國人說法。所以,除非我離開三藩市,我若在三藩市,就不准它搬到海堨h!那是頭一年,我這樣講;第二年,人還是這樣講,我還是對大眾這麼說;可是到現在三藩市沒有搬到海堨h,這我說的話可以說是應驗了。

還有在去年春天的時候,有人聽見我說過,說今年會有五個人出家受戒。當時沒有那麼多,只有一個果前、一個果寧,還有那個小沙彌(我就知道他不在數的),但是說五個人。果然去年秋天就湊了五個人去受戒,這也是我預先說出來。

那麼今年這個禪七我也預先告訴你們,一定要有一個人,最低限度是一個人開悟,這一個人開悟的就是first,就是在西方第一個開悟的。你們誰要是願意做西方第一個開悟的,就不要懶惰,不要把頭低低的。你若是不願意,不願意也要願意,為什麼?你遇到這個不講道理的師父,怎麼可以不願意的?沒有理由說出來一個不願意的。這就是我預先和你們說的三個lists。

你若不開悟,不開悟,我就豁出來犯法,我就犯戒犯法都把你們都殺了,你看厲害不厲害?這個(香板)雖然是個木頭,也可以砍死人的,可以砍掉人腦袋的。因為我費了這麼多的心血,想栽培出來真正的法器,真正弘法的人,那不成功?不成功呢,就失敗了,大家都不要活著,把你們殺了之後,我自己也把頭割下來。哈,哈,那大家都沒有腦袋!那麼我是這樣一個不怕死的人,你們誰要是怕死,那就早一點來告訴我,說:「不行,我不行了,我就怕死了。」

那麼今天,因為在這第四個禮拜上,我看人人都還不會坐,也不會行,所以對你們講一講,這不是對你們發脾氣,是希望你們都不怕死。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