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法懺法師(曇無懺) 

 晉•北涼河西•中天竺人

◎宣化上人1970126日講於美國佛教講堂 

這位法師善於念咒,又可以看見鬼。當時有人看見有很多瘟疫鬼,這種鬼沒有了,大家都知道是法懺法師的功德。

今天所講的這位法師叫法懺,他是印度人。在六歲他的父親死了,他的媽媽就守寡,以織毛蓆來維持生活,也就是用毛作的毛氈,人可以睡覺用的。當時就有一位法明法師,即達摩耶舍法師,名譽很高,所有的有錢人都來供養他,甚至於國王、大臣都皈依他,所以他的供養就特別多。法懺的媽媽一看,「這個真是不錯耶!我這個小孩子,反正我維持他生活很困難的,叫他跟法明法師出家好了,生活就不會成問題了。將來他長大了,也像這位法師這麼多的供養,我這個作母親的一定也不會餓死囉!」於是乎就叫她兒子跟法明法師出家了。

出家之後,他學小乘教,讀誦的經典很多很多的,和一般的沙彌完全不一樣。一般的沙彌,都沒有他智慧這麼高、這麼大;所以是很特殊的一個人才。這樣子,他就遇到一位叫白頭禪師的,這位禪師是個學大乘法的,就和他來辯論。一辯論,辯論多長的時間呢?辯論了一百天,這一百天的時間,他也沒有勝利過,總是白頭禪師勝利。然後他就問這位禪師說:「你有甚麼經典可以看一看嗎?」這位禪師就給他《涅槃經》來看。他一看《涅槃經》,知道自己好像在小水坑媕Y的那種境界,又好像在井媕Y看天的那種境界,所有的智慧都不圓滿。他知道自己小乘的境界是不對了,於是乎就把他所有的同學——就是這些個沙彌聚會到一起,來向白頭禪師求懺悔。由此之後,他就學大乘法了。在二十歲時,他讀了大乘的經典有二百萬言。

他有一個弟弟,他這個兄弟有一種特別的本事、特別的能力,甚麼能力呢?他可以降伏大象,他能騎象。甚麼樣子的象,他都可以降伏,又可以騎,並且又可以殺象。在當時,印度國王有一頭白耳朵的大象,是國王所騎的,國王最愛騎這頭象。那麼他弟弟騎國王這頭象,這象就不聽他招呼,於是乎就把這頭象給殺了。把國王的象殺了,那還得了!國王也就把他這個兄弟給殺了。殺了之後,餘怒還沒有消,還是very angry(很生氣),就下了一道命令說:「如果有誰看一看他的屍首,或者收他的屍首,禍滅三族,把他家堛瑪丳酊B友都給殺了。」禍滅三族,就是父黨之親戚、母黨之親戚,連他自己的親戚都給殺了。有的禍滅九族的,九族就是哥哥的親戚、妹妹的親戚,所有的親戚都給殺了。那麼現在不是九族,是三族,三種的親戚都要殺(註1)。就這樣子,所有的人連看都不敢看。

這個時候,法懺法師因為是他弟弟,就哭著去把他弟弟屍首給收殮,make cave(挖個洞)埋起來。這國王大怒,「哦,真可惡!一定要把他捉住,殺了他。」這把一般人嚇得甚至於不寒而慄——不冷都打戰顫。那麼國王要殺他,他對國王說:「國王你殺他,是因為他有罪,所以你殺他;而我因為和他是親戚,所以我把他收起來。我這是屬於義,又犯甚麼法呢?」國王聽他這麼樣一辯論,並且他的神色自若,並不害怕。所以國王一看他,說:「哦,這和尚有點來歷,他不怕死。好了,就不殺他了!」就把他留起來,並供養他。

法懺法師很會念咒的,無論念甚麼咒都很有效驗。甚至於人家有病,他念一個咒,這病就好了。人家有甚麼其他不吉祥的事情,他念一個咒也好了,就變成吉祥了。這樣子,一般人就叫他大咒師,大咒師善於念咒。有一次最顯著的,他陪同國王到山上去打獵,打圍;他不過跟著國王去,國王叫他陪著。這座山沒有水,國王想水喝,就對他講說:「山上沒有水,我現在很渴,想喝水。」他就祕密地念一個咒,叫龍王給送水來。很奇怪的,他一念咒,本來也沒有水,那麼石頭上就有水流出來了。國王看見有水來了,他就對國王說:「因為國王您的道德,您的恩惠對老百姓太深了,所以現在感得感應了,這個乾石頭上會有水來,這真是國王的道德太高了。」其實是他念咒念出來的水,他就給國王戴了個高帽子,說是國王道德的感應。國王也就覺得甜甜的,很舒服地,就把這個帽子戴上了。這件事情傳到其他的國家去了,其他國家就都對這位國王非常地佩服,非常地讚歎,說:「這位國王真是特別有道德,感召得乾石頭上都可以流水出來!」人人就對這國王很好,願意和他作朋友。

這國王初初對這位法師的供養很豐富,也正是這位法師母親求之不得的事。時間久了,國王就把這件事情淡忘了,對他疏遠了。他一想,不要再在這兒貪圖供養,應該走了。一走就走到罽賓國,罽賓國很多的佛教徒,都是習學小乘的,所以對他都沒有甚麼緣。他又走到龜茲國,到龜茲國以後,他在這兒就大興法化,教化眾生,很多人都很相信他。在這個地方住了一個時期,又想要到中國來。(註2

當時有個北涼,北涼的地方大約就現在的新疆。有一個人叫沮渠蒙遜在那兒稱王,很相信佛教的。他到這個地方來,沮渠蒙遜對他很恭敬,因為早就聽見他名字,就供養他。他就在這兒也是教化眾生。因為他善於念咒,又可以看見鬼。有一次,他對沮渠蒙遜說:「很多瘟疫的鬼,現在到這地方來了。」沮渠蒙遜說:「我不相信有鬼啊!我若能見一見,我就相信了。」他說:「那好,叫你見一見。」果然沮渠蒙遜就看見鬼,嚇得不得了。然後他念了三天咒,這些鬼都沒有了。當時就有人看見有很多瘟疫鬼,瘟疫鬼就是害人得這個病就會死的。這種鬼沒有了,大家都知道是法懺法師的功德。

在這時候,沮渠蒙遜就派他兒子到其他的國家去作戰。他兒子叫興國,殊不知和人一作戰,就被人捉住了。和誰作戰呢?和暮末作戰。他這個兒子被敵人給抓住了。沒有好久,另外有一個叫赫連勃勃的,又把暮末這個國家也給平了。在亂軍之中,就兩國的兵作戰的時候,沮渠蒙遜的兒子被亂兵給殺了。沮渠蒙遜大怒,說:「我這一生信佛,佛一點都沒有靈驗,為甚麼你不保護著我這個兒子?」從此之後,他就下命令,不過五十歲的所有的和尚都要還俗,都不要再作和尚了;過五十歲的可以。

沮渠蒙遜在以前用石頭給他母親造一個石像,有幾丈高。正在下這個命令的時候,他母親這個石像就哭起來了,眼睛就出眼淚,鼻子就出鼻涕,痛哭流涕,雖然沒有聲,但是眼淚和鼻涕都流下來了。他一看這種情形,並且法懺法師也勸他,說:「你不應該這麼作,這不是佛沒有靈驗;這是因果的關係,不可以避免的。」沮渠蒙遜就沒有叫五十歲以下的人都還俗,沒有下命令;以後他就在這兒來弘揚佛法。

這時候魏國(北魏),聽說法懺法師和鳩摩羅什法師一樣是那麼聰明有智慧,也和佛圖澄一樣那麼有神通,就派人來和沮渠蒙遜要他,說:「如果你不把法懺法師送給我們,不叫他來,我們就要用兵來同你戰爭了。兵事相見,我就要發兵了。」因為沮渠蒙遜對法懺法師是非常捨不得,也就不派他去。又等了幾年,魏國又派了一個大官,叫李順,又來和沮渠蒙遜要;魏國就封沮渠蒙遜作涼州牧,就是涼王,又送給他很多東西,結果還是幹甚麼呢?還是和他要法懺法師。

沮渠蒙遜就請魏國使臣吃飯。在吃飯的時候,對使臣說:「北涼的老臣我呀,是很老的一個人了,你想要法懺法師,我無論如何捨不得叫他去,因為他是我的門師。如果你一定要,我寧可和我這個法師就一起死了給你看,也不能叫他去。」李順就說:「皇帝對你這麼好,又封你作王,又送給你東西,無非想要法懺法師。你何必因為一個胡人,把自己的江山都不顧了,你就是和他一起死了,也沒有價值啊!這有甚麼意思呢?要是我,我才不像你這麼作呢,現在皇帝正對你好,你應該把法懺法師派去啊!」沮渠蒙遜說:「不能!他是我這國家最要緊的一個人,我不能叫他去。」但是他又怕魏國,又捨不得派法懺法師去。

就這樣子,又過了一個時期。法懺法師本來回印度去了一次,在印度住過一年;(註3)這一次,他又要回印度去。沮渠蒙遜就很不願意他走,又發脾氣了。這一回怎麼樣呢?就預備刺客——就是偷著去殺人的人,這叫刺客——要在半路把他殺了。在這個時候,法懺法師還沒走之前,就對大家哭起來,說:「我的業障對頭來了,現在又找上我來了,就是佛菩薩也救不了我,沒有法子了。但是我的願力是要去找《涅槃經》的後分(註4),我不能因為業報來了,就停留在這兒。」所以就走了,沮渠蒙遜本來送給法懺法師很多值錢的東西,但是他又派去一個人,在半路上偷偷把法懺法師殺了,把所有的寶物又都拿回來了。

這時候,法懺法師才僅僅四十九歲。他死了之後,沮渠蒙遜左右的這些人,就天天看見有鬼神,拿著寶劍斬沮渠蒙遜。過了沒有好久,那一年四月,沮渠蒙遜也死了。

在法懺法師沒有死之前,有過這麼一回事:當時有一位出家人叫道進,向法懺法師求授菩薩戒,法懺法師就教他說:「你自己先去懺悔了。」道進法師回去就拜佛求懺悔,求了七天七夜,第八天又去見法懺法師了。一見,法懺法師就發大脾氣,對他大罵了一頓。道進呢,「這大約是自己的業障太重了,所以這法師不給授菩薩戒!」於是就一邊坐禪,一邊修定,一邊懺悔。這樣作了三年,他就作夢,夢見釋迦牟尼佛和一切十方的菩薩大眾來給他授戒了;不單他一個人作這種夢,和他在一起的十幾個人都得到這種的夢。他就預備去對法懺法師講這種境界;正來了,離法懺法師還有十幾步遠,法懺法師就即刻站起來,很驚奇地說:「善哉!善哉!你已經得戒了。雖然你得到戒了,可是現在我再給你作證明,證明你正式得到戒了。」所以在佛像前,又給他授菩薩戒。

當時,長安有一個沙門叫道朗。道朗也是在夢中,有好像道進這種境界的夢。在道進作這個夢的這一天,道朗也有這種的夢,那相離得很遠很遠的!道朗本來是個老資格,出家很早的,以後他自己叫道進叫法兄,自己退到法弟上。當時這件事情一般人都認為是很奇怪的,所以以後跟著道進法師受戒的人很多很多的。
以上是法懺法師這一生大概的事情。

(註1):三族、九族的解釋有幾種說法——
三族:(1)父、子、孫。(2)父族、母族、子族。
九族:(1)上自高祖、下至玄孫。(2)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三。

(註2):頃之,王意稍歇,待之漸薄。讖以久處致厭,乃辭往罽賓,齎《大涅槃》前分十卷,並《菩薩戒經》《菩薩戒本》等。彼國多學小乘,不信涅槃,乃東適龜茲。頃之,復進到姑臧,止於傳舍。慮失經本,枕之而寢。有人牽之在地,讖驚覺,謂是盜者。如此三夕,聞空中語曰:「此如來解脫之藏,何以枕之?」讖乃慚悟,別置高處。夜有盜之者,數過提舉,竟不能勝。明且讖將經去,不以為重。盜者見之,謂是聖人,悉來拜謝。──《高僧傳》卷第二

(註3):《高僧傳》卷第二:「讖以《涅槃經》本品數未足,還外國究尋。值其母亡,遂留歲餘。」正好當時他母親病故,於是回國一年多。後來在于闐得到經本中分,回到姑臧繼續翻譯。

(註4):《高僧傳》卷第二提到曇無讖法師翻譯經典和《涅槃經》的過程──聞讖名,呼與相見,接待甚厚。蒙遜素奉大法,志在弘通,欲請出經本。讖以未參土言,又無傳譯,恐言舛於理,不許即翻。於是學語三年,方譯寫初分十卷。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