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百日禪選輯(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百日禪期間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勿盲修瞎煉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你修到非非想處天,那還是沒有返本還原到自性上,
所以就還有墮落,還沒有了生死。

● 修行一定要有恆遠心

我們修行要有恆遠的心,不是說今天修行,明天就可以休息了。修行是不能休息的,你若是修行一天就休息一天,永遠都不會有所成就的。必須要天天修行、時時修行、刻刻修行,總想呀,這個無常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到了,你如果不修行,無常來的時候,你就會跟著他去。躲不了無常,你的生死沒有自由,你自己做不了主。所以修行一定要有恆遠心,不要修行修行,就要休息休息。就在你不休息這一個時間就會開悟,所差的並不多,就差這麼一秒鐘!一秒鐘,你若是向前去修行就開悟了;一秒鐘,你若休息了就還要糊塗,這黑漆桶沒有打破,就差這麼一點點!我常講我們修行應該像什麼呢?應該像吃飯、穿衣服那麼樣子:我們天天要吃飯,天天就要修行;天天要穿衣服,也天天要修行。這修行不能間斷的,就像那個水總是流動的,那個水常常流,我們這個修行也要常常修行。

天堂、地獄就在一念的分別

這個三個禮拜的時間已經過去了,還有很少的時間。在我們這坐禪的期間,你不要認為它是很長,你就認為這是剛剛坐一分鐘,不是很長的。那麼一分鐘,你就坐得腰也痛、腿也痛,身上也不舒服,這還能有什麼成就呢?所以最要緊的就是這個一分鐘,這一分鐘就是我們生死的關頭,就是我們能躲無常的最重要的一個時候啊!不要以為我們修行,坐了一天也沒有什麼意思,坐兩天還沒有開悟呢,現在已經要三個禮拜了,還是無所得。為什麼你無所得呢?就因為這一分鐘你坐不了,這一分鐘你就懶惰下來了;懶惰下來就沒有成就。「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天堂、地獄就在這一念的分別。

修行,不要修外道法,要修自性

我們修行,不要修外道法,要修自性。在自性上用功夫,不要在時辰上用功夫;你在時辰上用功夫是不究竟的。你修到非非想處天,那還是有個「時」,沒有返本還原到自性上,所以就還有墮落,還沒有了生死。自性是圓融無外、周遍法界,這一種的功能沒有法子可以說得出來,所以真是不可思議。

怎麼叫修外道法呢?外道也就是婆羅門教所修的,在中國也就是道教所修的。道教所修的什麼呢?他所修的要「出玄入牝」,就是在這個頭上會生出個小孩子來。這個小孩子在道教堣S叫元神,也叫識神;它那個元神也就是個自性,那個識神就是這個八識。這個識,你能用功,你煩惱斷了,無明破了,那就是自性;你若煩惱沒有斷,無明不破,那就是識沒有能轉識成智。尤其有一種瞋恨心,那更是不得了了!

●「出玄入牝」,總叫他這個小孩子各處去玩!

以前,就有這麼一個婆羅門教的人修行「出玄入牝」的功夫。這種功夫是很危險的,很容易出去就回不來,也很容易墮到天魔外道媄銗h做魔王的眷屬。這個婆羅門就歡喜修這個「出玄入牝」的功夫,一坐,這頭上就出去一個小孩子,這個小孩子會騰雲駕霧,會在虛空媕Y跑。他這個一打妄想:到紐約去看看去,哦,這個小孩子就會到紐約了;再打個妄想:到印度去看看,哦,這印度,那個街道很不清潔、很邋遢啊。什麼事他在這個地方坐著就知道,什麼地方他都能看得見;甚至於他要得天耳通,也聽得見當地人說話。他認為這是神通不小囉,這是有神通了!那麼就修這種法,總叫他這個小孩子各處去跑、各處去玩。

有一天,他各處去旅行,但是晚間錯過旅店,他就在一個廟上找宿住下。這個廟上有一個老和尚,又有一個小沙彌。他一叫門,這小沙彌就出來,說:「你幹什麼啊?」「我想在這住一宿。」這小沙彌說:「等我問問我師父。」回去問這個老和尚:「外邊有一個婆羅門,他來想在我們這住一宿,可不可以留他呢?」老和尚說:「我們出家人慈悲為本,方便為門,這當然可以啦,與人方便就自己方便嘛,你要不給人家方便自己也不方便。留他在這住一宿啦,看看他吃飯了沒有?沒有吃飯,給他找一點吃的東西。」小沙彌就對這個婆羅門說:「可以的,我師父答應了。他問你吃飯沒吃飯呢?你若沒吃飯,就給你做一點齋飯給你吃。」這婆羅門說:「我飯就不要吃了,我要在這住一宿就好了。」於是乎就在這住。

住下,他晚間就打坐,就練這個「出玄入牝」的功夫,他這個識神就又走了。一走,大約走得很遠,天光的時候,他也沒有回來,那麼就貪著在外邊各處去遊戲神通,沒有回來。這個老和尚叫這小沙彌說:「叫這個人來吃飯。」小沙彌去一看,這個婆羅門在這兒坐著氣斷了,已經死了!回去告訴老和尚說:「這個婆羅門已經死了,坐著死的。」老和尚說:「啊,這個真是……我們想給人行行方便,想不到他給我們添了麻煩。好,我們弄點木頭把他燒了算了。」於是乎就把他抬到化身窯的地方去,用火把他燒了。

啊,我的房子哪兒去了?

燒了不要緊,這個麻煩更多了!唉,天天哪,一到太陽要落的時候,他就在這吵起來。吵什麼呢?他要他的房子:「啊,我的房子哪兒去了?」就找他的房子。這個老和尚知道這是這個死人鬧鬼,於是乎就給他念咒,念往生咒、念楞嚴咒,什麼念一咒,啊,他就是要房子!這麼天天鬧,天天鬧,鬧了大約一、兩個月這麼個的時間,這老和尚也沒有咒念了,小和尚也怕得不得了,這小沙彌師徒兩個說:「我們搬家了,這廟不要了,明天早晨就搬家。」這計議好了要搬家,又來一個和尚,也是晚間到這兒,想要掛單住一宿。

一叫門,這個小沙彌出來問:「做什麼啊,老修行?」「我因為錯過住的地方,今天晚間想在你這兒住一宿。」這個小沙彌說:「住一宿嗎?啊,這兒現在不留人了,我們都要搬家了。」「哦,你現在不留人,那麼以前你一定是留過啊?」沙彌說:「當然啦,我們以前留一個人,他在這死了,現在鬧鬼啊!我們明天就預備搬家了,所以不能留你,不能結你的緣了。」「哦,你們這鬧鬼,我就會治鬼。我會捉鬼,什麼鬼我都可以給你治!」這個沙彌一聽,說:「那我給你去和我師父商量商量。」

沙彌跑到堶措鴷L師父說:「外邊來了一位和尚,他說他能捉鬼,能治鬼。我告訴他以前有一個人在這死了鬧鬼,他說他能治。您看怎麼辦呢?」這個老和尚說:「治鬼,這在騙人呢!我都治不了鬼,他怎麼能治鬼?一樣都是出家人,我都沒法子,沒有咒念了,他就有咒念?我不相信!他不過想要在這兒住一宿,就騙我們,所以說他會治鬼。雖然這麼樣講,但是他說他會治鬼,就留他住一宿啦,反正明天我們也搬了。」他住一宿不要緊,意思呢,就是試試看,看看他:他說他會治鬼,到是能不能治鬼?就留這個和尚在這住下。

你入水不溺,入火不焚,還找什麼房子?

住下,他治鬼怎麼治法啊?他說:「你給我預備一缸水在這個房子媕Y,再燒起來一堆火,我一個人在這奡N好了。」晚間呢,就一缸水、一堆火,坐這地方打坐。啊——這鬼就來了,說:「那個房子哪去了?快快把我的房子給我!」這個和尚說:「你的房子在那個水堜O,你到那個水堨h找啦。」這個鬼跑到那一缸水堨h找,也沒有,說:「沒有在這水啊!」這位和尚說:「哦,那在那堆火媕Y。」這個婆羅門的鬼又跑到那火堨h找他的房子,說:「這火媕Y也沒有啊!」這個和尚就大喝了一聲,說:「你入水不溺,入火不焚,你還找什麼房子?」這麼一喝,哦,這婆羅門鬼開悟了;開悟了,就不找房子了。 所以修「出玄入牝」這種的功夫,是道教所修的,有很多的危險。那麼這個婆羅門鬼幸虧遇著了一個善知識,所以他又覺悟了;如果不遇到善知識,他還是一樣的迷而不悟。結果,這個老和尚和小沙彌也都不搬家了,這鬼也不鬧了。這樣子看來,修行,不需要修這個「出玄入牝」。

為什麼他會變一條長蟲呢?

還有一個婆羅門,他也修這個「出玄入牝」的功夫,往那一坐,出去了。出去啊,他自己覺得是他出去一個小人,但是這個境界就不同了。另外就有一個人看他不是出這個小人,出個什麼呢?在頭上就出來一條蛇。這條蛇出來,就從他身上走到房子媄銦A又走到外邊;在外邊,又走到那個拉屎屙尿的地方,那埵傢撱膜禲A牠就到那地方喝了很多邋遢水;喝完了,牠就歡歡喜喜地又回來了。

回來了,那個和尚就問他:「你到什麼地方去了啊?」他說:「我啊,我出去了,先到到天上,到了天上,在那天河媄銣琩N浴一下(就是在那兒take a bath)。我又在另外一個地方,喝了很多甘露水,從那地方回來了。」這個和尚就告訴他:「你所謂到天上,在地下連一百步都沒有超出去!你從你那個頭上出來的是一條長蟲(蛇)呢,就從你身上走到房堙A又從房堥鴠~邊,走到外邊,你就以為到天上!走到外邊呢,你看到你前邊最骯髒的那個水,你就在那兒以為你take a bath。又走到另外一個地方啊,還是這種的水,你喝了很多這種水;你說你喝的是甘露水!你如果不信,現在你的肚媕Y就是那種骯髒水,那種又騷又臭的味,你現在試一試……」哦,這個婆羅門,沒有說之前,他不知道、不覺得是肚埵酗S騷又臭的這種的水,這種的味道;一說了之後,果然又臭又騷的這個味道都拱上來,結果他就吐,一吐,吐的那個東西和那個骯髒水是一樣的。

從此之後,他知道他修這個法修錯了。為什麼他會變一條長蟲(蛇)呢?就因為他脾氣很大。這個婆羅門脾氣最大、瞋恨心最大,見到人總有一種瞋恨心。人有瞋恨心就會變蛇,人要有慈悲心就會做菩薩,所以你是做菩薩、是變蛇,這是自己做的,自己選擇的。因此我們人哪,凡是有脾氣的人就應該把脾氣改了,沒有脾氣了——免得將來墮落變成那個毒蛇。

腳和口打官司

因此說「修行莫盲修,需要識路途,路途若識得,任運自悠遊。」修道啊,不要盲修瞎練!盲修瞎練,就是不明白怎麼樣修行還要修行,越修行離道越遠,自己就給自己很多麻煩。所以說「修行莫盲修」,這個盲修就是盲修瞎練,就是不明白,自己亂修;「需要識路途」,你所修行的路途你要認識;「路途若識得」,你這個路途若認識了;「任運自悠遊」,這個任運也就自由的意思,任運悠遊自在,什麼事情都不勉強,正合乎這個中道。若不會修行的呢,就給自己很多麻煩,向前邁一步也不對,向後退一步更不對,向左也不對,向右也不對。就好像腳和口打官司一樣!有一次,這個腳就到法院那兒把嘴告了,它控告這個嘴,說什麼呢?它說:「這個嘴對我太不公平了,跑路要我跑,好東西要它吃,把我累得要死啊!它到哪兒,什麼香,它吃什麼,我一點也得不到受用,所以這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我現在要告它。」這個嘴到那兒就說了:「可以的,我不吃可以,可是我如果不吃呢,你也沒有法子跑路了。啊,那你也可以吃呀!」這個腳又不能吃,但是嘴吃東西,它又不服氣,所以這就自己給自己找很多麻煩。自己既然不能吃,又妒忌人家吃東西,怎麼可以的?好像這個人自己不能修行,人家用功用得好了,他妒忌人,這也是不對的。為什麼你不用功呢?你自己應該用功,不應該妒忌人家。

修行必須要親近善知識

還有,修行必須要有善知識,必須要親近善知識;你若沒有善知識,自己盲修瞎煉,往前進一步,向後退兩步,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做什麼。那麼現在在這個國家,佛法就來大興了,人人應該要明白真正佛法;人人明白佛法,知道怎麼樣修行,就不會再盲修瞎煉了,不會不認識真理了。我沒有講你們這些個人都是佛教的基本人才?各人都應該立定一個志願,抱著你自己的志願這個目標,就這目的去做,將來好幫助佛教來救度一切眾生,令一切眾生都離苦得樂,返本還原,得到自己本有的一個智慧,大家都一起成佛——這是我們人人都應該特別注意的一件事。OK,那麼還要打起精神來用我們自己的功。 弟子:請問師父不教「出玄入牝」的道理? 師父:為什麼不教、不學那個「出玄入牝」呢,因為入水不溺、入火不焚那個境界,他就是到「出玄入牝」還是一個識神,他沒有真正開大智慧,得到大的覺悟所以這種還是有執著。並且他還有一個「我」呢,這個修道要沒有「我」,沒有一個我了,你怎麼還有個「出玄入牝」呢?你出,出到什麼地方去?入,又入到什麼地方去?有「我」,這個始終是一種Attachment(執著)。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