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高僧傳─百日禪系列(二)

化老和尚開示於1970年11月15日~1971年4月14日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覺名法師(佛陀耶舍)

晉•長安•罽賓人

◎宣化上人19701129日講於美國佛教講堂

你看古來有道德的沙門,國家當寶貝,不准出國的,好像《楞嚴經》一樣,也不叫它到旁的地方去。

現在再講另外一位法師,這位大德高僧叫甚麼?他叫「覺名」,也是印度人;現在講的完全是印度的高僧,不是中國的。因為佛教是從印度來的,所以現在要提倡印度的高僧。這位覺名法師出家因緣也很特別的。他家堿O外道,這外道是很特別的一個外道,很祕密的外道,不叫其他人知道。有一天就來一個沙門,到他家來乞食,他的父親一看見這沙門就發了脾氣:「真討厭,這些東西跑到這堥茩n飯吃!哼,趕快去把他給我打一頓!」就叫一個人到那兒打這沙門。

這個人到了就打這沙門,殊不知打這沙門,覺名的父親身上就痛了。本來打這位沙門,這位沙門沒有怎麼樣子;反倒他父親身上痛,然後手腳也都痙攣起來,就都抽到一起,不能動彈了,走也不能走,站也站不起來了。他這回知道是得罪這沙門了,然後就問巫師——巫師就是有鬼到身上說話那種人,問他是怎麼回事?

這巫師就說:「你得罪賢人了,所以鬼神就叫你這麼樣子了!」他說:「那要怎麼辦呢?」「你得罪哪一位賢人,你要向哪一位賢人去求懺悔,他要是原諒你,你就會好的。」於是乎他就把他打的這位沙門,又請到家堥荂A叩頭禮拜來懺悔認錯,說是我不對,怎麼樣子、怎麼樣子的。這一懺悔呢,他的病就好了。

可是他這個兒子,就是這位覺名,一看這位沙門這麼有道德,就跟他出家,拜他作師父了,常常到各國去遊化。有一次,走在路上,遇到一隻猛虎,他師父就要跑,要避開這隻虎。但覺名就說:「這隻老虎吃飽了,你不要怕牠,牠不會再來傷我們的。」他這麼講,他師父也不一定不信,也不一定相信,說:「你怎麼知道牠吃飽了?」可是這隻老虎,果然也沒有理他們就走了。他們就向前面走,走了沒有多遠,果然看見那兒有人的骨頭,又有人血流到地下,還有那些痕跡。

他的師父就說:「咦,他怎麼知道的呢?奇怪了?」認為很奇怪。這時候覺名才十三歲。其實這不足為奇,不算甚麼奇怪。我相信這個小孩子──覺名大德那時候是沙彌──大約已經得了天眼通,所以他能看見這隻老虎已經吃飽了。他看見牠肚堿O有東西了,要不然他不會那麼說。

他十四歲就讀誦經典,讀誦很多很多經典,讀了幾百萬言,幾百萬卷的經書。他讀的經書多了,性情也就驕傲起來了。驕傲甚麼呢?他說:「在這個世界上,大約可以作我師父的人很少很少囉!」認為自己比誰都高,所以沒有人可以作他師父了,就生出這麼一種驕傲心來。他生出驕傲心,當然就有一種驕傲的樣子;所以一般的僧人都對他也看不起,「這個人太驕傲了,沒有甚麼大意思。」

因此他到了二十歲,還沒受戒,還是作沙彌。為甚麼呢?沒有人願意給他授戒,因為他太驕傲了,不能叫他作和尚,不能叫他作比丘。大家都來抵制他,就誰也不肯,譬如說師父叫誰去登壇給他授戒,都不去,就好像要罷工似的,不傳這個戒,所以他二十多歲還沒有受戒。

以後,他又跟舅父學《五明論》,《五明論》是一種外道法,學的大約時間久了,也就有一些比丘很慈悲,說可以給他授戒了。或者他師父也去各方面來找不討厭他的人來給他授戒,二十七歲才受了具足戒。你看,受戒也不容易的!不是說像現在你們到臺灣去,就可以受戒的;當時很不容易的,這三師七證要慢慢地找。

在他學了《五明論》和受了具足戒以後,還是專門研究讀誦法門,又研究翻譯經典的法門。那麼鳩摩羅什法師就跟著他來學佛法,對覺名法師很恭敬的。以後就到了沙勒國,沙勒國國王叫「不念」,他對佛法非常有興趣,供養三寶不遺餘力,就是儘量來供養三寶。有一次,國王請了三千多個比丘、比丘尼來應供,開弘法大會。覺名法師也參加這個法會,也是三千比丘、比丘尼其中的一個。

當時的太子叫「達摩弗多」,一看他容貌也圓滿,衣服也整齊,這種的威儀教相非常之好,就問他:「你從甚麼地方來的啊?」他對太子的談話也非常有辯才,這種辯才不是橫不講道理那種辯才,好像說是他和哪個佛教也不來往,或者獨創一派,不是這一套,就很有道理地講話。那麼這位太子就非常歡喜,把他留下了,留在宮媄鋮挩i他。供養,那是人間最上的妙味,最好吃的東西、最好的衣服、最好的房子,都用最優厚的東西來供養。

就在這個時候,鳩摩羅什法師就跟他媽媽到沙勒國,想親近他,跟他學佛法。跟他一學,鳩摩羅什法師原來是學小乘佛法,現在跟他學大乘的佛法。學了大約一、兩年的時候,鳩摩羅什法師的母親就帶著鳩摩羅什法師回到龜茲國去了。

這時候不念王就逝世了,就薨了。薨,國王死叫薨,這個「薨」字,我相信你都不認識。這位太子達摩弗多就作皇帝了,沒有好久,前秦的苻堅就派大將軍呂光到龜茲國去征伐,想搶鳩摩羅什法師。龜茲國的國王就向沙勒國王來求救,沙勒國王就去幫助龜茲國王,想和呂光來作戰,就把國家的事情交給覺名比丘和太子來管理,他帶著兵去救龜茲國。可是他這個兵沒有到龜茲國,龜茲國已經被呂光給破了;戰敗了,把鳩摩羅什法師給搶去了。沙勒國王又帶著兵回到自己本國去了,告訴覺名法師,說是鳩摩羅什法師被中國的呂光給搶去了。覺名法師就很嘆息地說:「我和羅什法師雖然相處很久,但是沒有說完我所懷抱的道理,我還沒有和他講完呢!唉,以後不知道甚麼時候又可以和他相見了!」就很嘆息的。

又過了一個時期,他就到龜茲國去弘法。在龜茲國這個法化大興,一般人都相信覺名法師。這時候,鳩摩羅什法師在中國(姑臧)給他寫信,請他到中國來。他一得到鳩摩羅什法師的消息,就即刻對他徒弟講了,說:「我們快到中國去,鳩摩羅什法師請我們去。」他想要去,這龜茲國國王、老百姓都不准他走,就看著他,不准他走。

又過了一年,他對弟子說:「現在一定要走了,一定要到中國去,我們今天晚間就跑!」他的弟子就說:「今天晚間跑,也跑不多遠,明天早起國王知道,還一樣把我們趕回來,怎麼能跑得了啊?」他說:「不要緊,有法子,可以跑得了。」就取很多清水,他在清水媕Y放了一些個藥材medicine,就念咒來咒清水。咒清水之後,就叫他所有的徒弟都用清水來洗腳。那麼用這個咒水洗腳之後,大家就收拾行李,各人揹起sleeping bag(睡袋),就跑了。

這一夜的時間,就跑出有五、六百里路──也沒有騎馬,也沒有用automobile(汽車),就是用兩條腿跑,跑了五、六百里路。到天明了的時候,他就問徒弟,說:「你們覺得怎麼樣呀?」徒弟說:「我們就聽耳朵堶楨I呼地響,眼睛被風颳得流眼淚。」在這個地方他用清水又念了一個咒,叫大家把腳又洗了。那麼先前念這個咒是飛行的咒,現在念這個咒是不飛行的咒了。等到第二天,國王知道了,派人來追也追不上了,所以覺名法師就跑到中國來。你看古來有道德的沙門,國家當寶貝,不准出國的,好像《楞嚴經》一樣,也不叫它到旁的地方去。

那麼他到中國來,以後幫鳩摩羅什法師翻譯經典,弘揚佛法(註1)(註2)。他到中國時,姚興很恭敬他,等他到國門的時候,親自去迎接他。迎接回來,就在逍遙園另給造了一個房子在那兒住。凡是人所供養他的錢、東西、甚麼甚麼的,他一概不受。在中國幾年,四事供養的飲食、衣服、臥具、湯藥這些個東西,用三間大房子來裝滿了,他也不管(註3)。以後姚興又把他供養的這些東西都給賣了,給他造了座廟,最後給他一萬匹絹布,他也不要。他不受人家的供養,這是覺名法師特別的長處。

(註1):興(姚興)命什(鳩摩羅什)譯出經藏,什曰:「夫弘宣法教,宜令文義圓通。貧道雖誦其文,未善其理。唯佛陀耶舍深達幽致,今在姑臧,願下詔徵之。一言三詳,然後著筆。使微言不墜,取信千載也。」於是姚興聽從什師語,即刻遣使招迎之。──《高僧傳》卷二

(註2):佛陀耶舍法師有紅色的鬍子,又善解毘婆沙。故當時人號曰「赤髭毘婆沙」。又為羅什之師,故有「大毘婆沙」之稱。弘始十二年譯出《四分律》凡四十四卷,並《長阿含經》等。涼州沙門竺佛念譯為秦言,道含筆受。──原文見《高僧傳》卷二

(註3):四事供養,並不受,時至分衛,一食而已。于時羅什出《十住經》,一月餘日,疑難猶豫,尚未操筆。耶舍既至,共相徵決,辭理方定。道俗三千餘人,皆歎其賞要。──《高僧傳》卷二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