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大乘妙法蓮華經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經文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妙莊嚴王本事品第二十七

◎一九六八年宣化上人講述於
美國加州三藩市佛教講堂

開經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妙莊嚴王」是一個國王,這國王信邪教、信婆羅門教,沒有真正的智慧。可是這個人很有善根的,有什麼善根呢?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四個比丘在一起發願修行,但是這四個比丘卻不能一齊修行,因為四個比丘都要吃飯,也都要有地方住,需要有護法來供養。其中就有一位比丘發願來護持其他三位比丘,他說:「我們四個人若是要一齊修道,會沒有飯吃、沒有地方住,因為沒有人供養,不能修道。現在我發願來做護法,護持你們三個人的修行;等你們三個人證果之後,我再修行。我現在先發願來護持你們,我去做工來供養。」這樣子商議妥了,那麼其他三個就修道,他就去做工,用錢來供養這三個人。

三個比丘一修,果然就修證果了。這三個證果的同參一觀察因緣,知道這位護法因為護持三寶,有很大的功德,所以就做了國王。這國王他因為宿世有這種善根,還有一種慈悲心、善心,但是他就信邪教,不信正教。這三個證果的同參就想:「他這種邪見不拔出去,怎麼辦?」於是三位比丘又同時發願,一位發願作為這國王的太太,兩位發願作為他的兒子。為什麼?他們想:「人能以受影響的,能以容易度的,最好就是他的妻和子;因為男人多數會聽女人的話,兒子也會影響父親的心理。接近長久了,一定可以把他度了!」所以這三個同參,一個做他的太太,兩個就做他的兒子,結果把這邪見的父親、邪見的丈夫度得信三寶了,也一起證果了。〈妙莊嚴王本事品〉就是說的這個公案。

C4. 明人護 分六
D1. 略明本事 D2. 標所化能化 D3. 明能化方便
D4. 明所化得益 D5. 結會古今 D6. 聞品進道
今D1.

爾時,佛告諸大眾:乃往古世,過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有佛名雲雷音宿王華智,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國名光明莊嚴,劫名喜見。

【爾時,佛告諸大眾】:釋迦牟尼佛說完了〈陀羅尼品〉之後,正要說這〈妙莊嚴王本事品〉,在這時候,佛告訴在法會中這一切的大眾。

【乃往古世,過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在過去很古以前那個世界。有多古呢?經過沒有數量、沒有邊際,不可考,也不可以心思、不可以言議,無量無數那麼多的劫數。

【有佛名雲雷音宿王華智,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那時候有一位佛出興於世,名號為雲雷音宿王華智佛。雲,這位佛的身,好像雲普覆一切;雷音,佛的聲音,好像雷聲音似的。宿王華智,這一位佛,他有智慧。「多陀阿伽度」是梵語 Tathagata,譯為如來;這是因為梵語的音有輕重的問題。「阿羅訶」是梵語 Arhan,也就是阿羅漢的意思;阿羅漢,就是「應供」,應該受人間和天上的供養,也就是應該受九法界眾生的供養。九法界,就是菩薩法界、緣覺法界、聲聞法界、天法界、人法界、阿修羅法界、畜生法界、餓鬼法界、地獄法界。三藐三佛陀,也就是三藐三菩提;這也是梵語,翻譯為正等正覺。每位佛都有十號,就是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有這十種名號,才夠資格稱為佛。

【國名光明莊嚴,劫名喜見】:在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在世的時候,這國土的名字為光明莊嚴;常常光明,就算是沒有一切的日、月、星、燈光,也是光明的。這時候的劫名,叫做喜見,一切眾生都歡喜。

D2. 標所化能化

彼佛法中,有王名妙莊嚴,其王夫人,名曰淨德,有二子,一名淨藏,二名淨眼。是二子有大神力,福德智慧,久修菩薩所行之道,所謂檀波羅蜜、尸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毘離耶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方便波羅蜜、慈悲喜捨,乃至三十七品助道法,皆悉明了通達;又得菩薩淨三昧、日星宿三昧、淨光三昧、淨色三昧、淨照明三昧、長莊嚴三昧、大威德藏三昧,於此三昧亦悉通達。

【彼佛法中,有王名妙莊嚴】:在雲雷音宿王華智佛的佛法中,這個時候有一個國王,名為妙莊嚴王。【其王夫人,名曰淨德】:王的太太,名為淨德夫人。【有二子,一名淨藏,二名淨眼】:王有兩個兒子,第一個名叫淨藏,清淨而有寶藏;第二個兒子的名字,就叫淨眼,既清淨,又有智慧眼。智慧眼,也就是有擇法眼。什麼是擇法眼?就能辨別法的是非;什麼是是法、非法,什麼法是正法、邪法,就是哪一樣對、哪一樣不對,他能分別得出來。

【是二子有大神力,福德智慧】:妙莊嚴王這兩個兒子,他們都有大神通了,又有福,又有德行,又有大智慧力。【久修菩薩所行之道】:為什麼他們有大福德,又有大智慧呢?因為他們在很久以前就修行菩薩所行的道,就是六度萬行。這兒講「七度」,本來有「十度」,有十波羅蜜的。

【所謂檀波羅蜜】:檀,譯為布施,就是布施波羅蜜。布施,有財施、法施、無畏施;財施也就是法施,法施也就是無畏施,無畏施也就是財施。怎麼這樣講呢?你有財了,就可以養道,可以修行。若沒有錢,就像方才所說的公案,這四個人一起來修行,要是等著護法來供養,那就不容易的;若護法不來呢?就沒有飯吃,甚至於就餓死了!餓死怎麼能修行呢?所以就有一個人發願去做苦工,來供養其他人可以繼續修行。

供養三寶,這是財施;因為你有財施,他才能行道修行,這也就是法施。因為有護法,所以他沒有恐懼了,也不怕餓死、凍死,不怕沒有飯吃,也不怕沒有衣服穿,也不怕沒有地方住了。修行,這衣、食、住,是很要緊的。若沒有飯吃,也打妄想想攀緣;沒有衣服穿,也打妄想想攀緣;沒有住的地方,也是打妄想想攀緣。要是有人供養,他就不害怕了:「這回我餓不死了,凍不死了!不要緊,用功修行。」就不打妄想了。他不害怕了,這豈不是無畏施呢?所以分而言之是三種,合而言之是一種,這是檀波羅蜜。

【尸羅波羅蜜】:尸羅是梵語,譯為「戒」。戒為成佛之母,成佛就要持戒,不能犯戒的。犯戒,就好像船行在大海中,船底下要是有窟窿就會漏水了,這船是不是要沉到大海堨h?所以犯戒好像船沉到海堣@樣。你受了戒,必須要守戒;不是受戒而不持戒,你不守戒,就漏了。這一漏,就成了有漏了,不是無漏了。無漏,就是你不破戒;你一破戒,這就漏。漏了怎麼辦?就要補,要多做功德。或者你出錢,或者你出力量,來作功德,在三寶的面前來立功、贖罪;贖罪,就是你有立功,你就沒有罪了。

【羼提波羅蜜】:「羼提」是梵語,譯為忍辱,就是忍辱波羅蜜。不忍辱,就不波羅蜜;你忍辱,就波羅蜜。說這波羅蜜是不是很甜的?這「波羅蜜」的「蜜」字,中文也可以寫「密」字。這波羅蜜是不是甜的?不是甜的,是很苦很苦的!可是苦完了,就該樂了,該甜了。你不苦,就不甜。所以這忍辱波羅蜜,就是你不能忍的,你就要忍;你想發脾氣的時候,你就要想忍辱波羅蜜,不應該發脾氣。發脾氣就像自己帶著很多手榴彈、很多原子彈,身上隨處都是;要爆炸,你就要想:「不要點這個火!要忍辱啊!」你身上的原子彈沒有爆炸,既不會把自己轟死,也不會把人家打死,所以這「忍辱波羅蜜」是最不錯的。

【毘奈耶波羅蜜】:「毘奈耶」是梵語,譯為精進,就是精進波羅蜜。精進,就是身也精進,心也精進,不懶惰,天天都來聽經,時時都要研究佛法,時時刻刻都發一個正信心,正信三寶。

你們學佛法,學來學去,不是就是聽經,到要用的時候,你不會用了,把什麼都忘了──布施也忘了,持戒也忘了,忍辱也忘了,那更不要談精進嘍!你不精進,就沒有禪定;沒有禪定,就生不出智慧來,所以這都是有互相連帶的關係。連帶,就是你和我,大家都有關係的。好像你們現在皈依我這個法師,這都有一點前因後果的關係;若沒有,這絕對不會有這種情形的。

【禪波羅蜜】:「禪」是梵語,此云思惟修,就是靜慮;把你的思慮清淨了。

【般若波羅蜜】:「般若」是梵語,就是智慧。為什麼不直接翻譯「智慧波羅蜜」呢?因為「智慧」是很普通的,這「般若」含有三個意思,所以不翻;若翻「智慧」,就沒有三個意思了。這三個意思是:文字般若、觀照般若、實相般若。文字般若,就是一切的經典;觀照般若,就是用自己這種觀察的智慧,來照了一切的境界;實相般若,就是本來就有這般若。因為文字般若而啟發觀照般若,因為觀照般若而契合實相般若。有這三種意思,所以保留不翻。

「波羅蜜」,就是到彼岸,也就是成功了。譬如你修行想成佛,你成佛了,這是波羅蜜;你想吃飯,吃完不餓了,這是波羅蜜;你想講經,上了法座講完經了,這是波羅蜜。什麼都是波羅蜜,波羅蜜是很多的。你讀書,小學讀完了,這小學的波羅蜜;中學讀完了,中學的波羅蜜;大學讀完了,大學的波羅蜜,處處都是波羅蜜。

【方便波羅蜜】:方便,就是觀機逗教,觀察這機,來用這種的教,來教化眾生。所謂「因人說法」,這說法不是一定的,法無定法。《金剛經》說:「法尚應捨,何況非法?」遇到什麼人,就說什麼法。你遇到殺豬的,你就給他講殺豬怎麼樣可以令豬不痛苦,殺完了,又怎麼樣炮製這種肉。和他講這個,他就覺得你講得很在行的,你是行家,你很明白這種的事情。然後你就可以再給他說:「說是這樣說,可是殺豬就和殺人是一樣的罪,只不過牠是畜生,我們是人。在國家,殺人犯法,殺豬就不犯法;雖然不犯法,但是在因果上,和犯法是一樣的。」就對他講這因果。他一聽:「這還有因果呢!我殺了這頭豬,這豬將來也要殺我,這不得了了。」於是就不殺了。你先給他講他所知道的法,然後再講這個怎麼樣的重要、怎麼樣厲害;他聽了,就會改邪歸正,就會不殺生了。這叫方便波羅蜜。

【慈悲喜捨】:慈,所謂「慈能予樂」,給眾生一切所歡喜的;悲,就是「悲能拔苦」,拔一切眾生的苦。喜,是歡喜;捨,就是布施。這慈、悲、喜、捨,就叫四無量心──慈無量心,悲無量心,喜無量心,捨無量心。

【乃至三十七品助道法,皆悉明了通達】:又要修三十七品助道法,就是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總共三十七品。這三十七品,在小乘稱為正道法,在大乘稱為助道法,在這唯一佛乘的圓教,也不是正道,也不是助道,非正、非助,但也是正道,也是助道。因為佛乘是圓教,是圓融無礙的。圓,就是圓滿,所謂「圓滿菩提,歸無所得」。圓融無礙,是怎麼說怎麼有道理。由慈悲喜捨這四無量心,乃至於三十七品助道法,這淨藏和淨眼二位菩薩都明了,通達無礙。

【又得菩薩淨三昧、日星宿三昧、淨光三昧、淨色三昧、淨照明三昧、長莊嚴三昧、大威德藏三昧】:這淨藏和淨眼二位菩薩又證得種種的三昧。三昧,就是正定正受。「菩薩淨三昧」,菩薩所應該得的淨三昧。淨三昧,就是圓淨三垢;三垢,是貪垢、瞋垢、癡垢,也可以說是見惑、思惑、塵沙惑。把這三種不乾淨的東西都乾淨了,這叫淨三昧。「日星宿三昧」,「日」譬喻實智,「星」譬喻權智,權實不二。「淨光三昧」,本性清淨,而現出無量的光明,所以叫淨光定。「淨色三昧」,本性清淨,而現出一切的色身來,這叫淨色定。「淨照明三昧」,這自性的光明,遍照無量三千大千世界;這是光明的自性照了諸法,所產生的定。「長莊嚴三昧」,就是以佛莊嚴而自莊嚴。「大威德藏三昧」,大威德,就是十力的威德。

【於此三昧亦悉通達】:在這七種的三昧中,也都通達無礙,也都明了了。對這種定力的境界,都是照了無礙。

D3. 明能化方便 分三
E1. 時至 E2. 論議 E3. 現化
今E1.

爾時,彼佛欲引導妙莊嚴王,及愍念眾生故,說是法華經。

【爾時】:在這時候,【彼佛欲引導妙莊嚴王】:這位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想要度妙莊嚴王,【及愍念眾生故】:以及慈悲愍念一切眾生的緣故,【說是法華經】:所以講說這《妙法蓮華經》。

E2. 論議

時淨藏淨眼二子,到其母所,合十指爪掌白言:願母往詣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所,我等亦當侍從親近供養禮拜,所以者何?此佛於一切天人眾中說法華經,宜應聽受。母告子言:汝父信受外道,深著婆羅門法,汝等應往白父,與共俱去。淨藏、淨眼合十指爪掌白母:我等是法王子,而生此邪見家。母告子言:汝等當憂念汝父,為現神變,若得見者,心必清淨,或聽我等,往至佛所。

【時淨藏淨眼二子,到其母所,合十指爪掌白言】:當時,淨藏和淨眼這兩位妙莊嚴王的兒子,來到母親淨德夫人所住的地方,就合起掌來,對他母親就說了。這十個手指頭、兩個手合到一起,這叫合十指爪掌。

【願母往詣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所】:我們現在願意請母親您,到雲雷音宿王華智佛的道場,去聽《妙法蓮華經》。【我等亦當侍從親近供養禮拜】:我們做兒子的,也侍候著您到那兒聽經去,到那兒親近雲雷音宿王華智佛,供養雲雷音宿王華智佛,禮拜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所以者何】:為什麼我們要親近、供養、禮拜這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呢?【此佛於一切天人眾中說法華經,宜應聽受】:因為這一位佛,現在在一切天人大眾中,正在講說《妙法蓮華經》,我們應該到那地方去聽受。

【母告子言】:妙莊嚴王的夫人,也就是這位淨德夫人,告訴兩個兒子說,【汝父信受外道,深著婆羅門法】:你們的父親他不信佛,而信外道,他對婆羅門教是很執著的,就聽信婆羅門教。凡不信佛法的,都叫外道,所謂天主教、耶穌教、婆羅門教、道教。【汝等應往白父,與共俱去】:你們現在應該到你父親那兒,對他說這件事,和他一起去佛所,去聽受《妙法蓮華經》。你看他這個母親,旁人不掛著,就掛著他們的爸爸,叫她兒子去度他爸爸去。她恐怕自己還度不了,叫她兒子去度。

淨德、淨藏、淨眼這三位,都是大菩薩,在宿世就得到宿命通了。雖然他們來到這兒仍然做人,又給人做兒子,又給人做太太,他們本來都是有大神通。就是我前邊講的,這三個本來和妙莊嚴王以前都是四個比丘,在深山堶蛈獢A因為沒有人供養,其中一人發心來供養他們三個比丘。於是他不出家了,還俗做護法。他進到塵世間,就到城市媄銗h買辦菜蔬,或者買米、麵、油、鹽,或者去化緣,或者去做工。很多的時候,就在王宮的附近做工;國王一出來,前呼後擁的,很多護衛隊的。「這做皇帝是不錯的。若我做了皇帝,再來當護法,你說這多好!那時候,我講什麼是什麼!」他因為生了這一念,果然來生就做了妙莊嚴王。

他做國王做得時間久了,把這護正法的心忘了,護起邪法來了,所以就深著外道,執著婆羅門教;又信這個,又信那個,總而言之,都是迷人的,令人瞎眼睛的這種道,令人天的眼目都沒有了。信這種道,就是由這麼一念的貪心:「做皇帝是很好的!」所以他就做了皇帝了。

修行,只怕你打妄想;你一打妄想,就會成功的。但是這是說打壞的妄想。好的妄想不容易成功的,你若打那壞的妄想就成功。好像現在這世界各國的元首,都是當初修道的人來著,或者是阿修羅王也有,他們都打這種妄想:「我去做國家的元首!」有這種領袖欲,所以現在都做了領袖。你不要以為他們這是好,這正是迷了,正是和妙莊嚴王是一類的。但是妙莊嚴王還有個好太太、兩個好兒子,所以才把他度得又明白了。現在這一些世界各國的領袖,恐怕要找好太太、好兒子也不容易的。

【淨藏、淨眼合十指爪掌,白母】:淨藏和淨眼二位王子,合起掌來,對母親說了,【我等是法王子,而生此邪見家】:我們現在已經都是行菩薩道的菩薩,已經是法王之子。可是最不好了,就是生在這種邪知邪見的家庭堙A我們最不幸運了──中國人講,這是最倒楣的。

【母告子言】:這兩個兒子不願意去度他們的父親,但是他們的媽媽放不下自己的丈夫,就告訴她兒子。【汝等當憂念汝父,為現神變】:你們應該有一種孝順心,應該憂念你們的父親。你要知道,在往昔,是他供養我們三個人成就道業,證果得宿命通,才能行菩薩道的,你們不要忘了。你們要度他成佛,他現在迷了,你們應該到那兒去顯顯神通、顯顯本領。這個顯神通,不是多吃一點飯的神通;這是要踴身虛空,高七多羅樹,現十八變,這種神通。【若得見者,心必清淨】:他看見你們有這樣的神通變化,就會覺悟的,他的心就可以明白了。【或聽我等,往至佛所】:或者他就許可我們一起到雲雷音宿王華智佛那兒,去聽《妙法蓮華經》。

E3. 現化

於是二子念其父故,踊在虛空,高七多羅樹,現種種神變。於虛空中,行住坐臥,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火;或現大身滿虛空中,而復現小,小復現大;於空中滅,忽然在地,入地如水,履水如地。現如是等種種神變,令其父王心淨信解。

【於是二子念其父故】:淨藏和淨眼,這妙莊嚴王的兩個兒子,因為母親這麼樣一提,他們也就想起以前他們修道,幸虧有這一位以前的同參,就是現在的父親,所以才能成就道業。【踊在虛空,高七多羅樹,現種種神變】:於是到了父親所在的地方,踴身到虛空中,有七棵多羅樹五丈那麼高,現出來有十八種的神通變化。

【於虛空中,行住坐臥】:在虛空中走路,也不需要坐飛機。在虛空中,又站在那地方,又坐到虛空中,又躺在虛空堙C【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火】:在身的上邊就往外出水,身下邊就出火;或者在身下邊出水,身上邊又出水。就這麼奇怪,水火同時,就互相合和,水也不怕火,火也不怕水。

【或現大身滿虛空中,而復現小,小復現大】:或者現出像虛空那麼一個大身。大身現完了,又現小身;現小了,又現出一個大身。【於空中滅,忽然在地】:或者在虛空中消滅又沒有了,忽然又跑到地上來。【入地如水,履水如地】:或者鑽到地媄銗h,好像是鑽到水媄銗h似的;或者在水上走路,也好像在地上走一樣。

【現如是等種種神變,令其父王心淨信解】:兩位王子現出來以上所說的這種種神變,為了是令他們的父親看見這種種的神通變化,心堣]就覺悟了、恢復清淨了,就生一種信心,不信外道了。

D4. 明所化得益 分十
E1. 信子伏師 E2. 白母求出家 E3. 勸親覲佛 E4. 敘歎功德
E5. 俱詣佛所聞法供養見瑞 E6. 佛授王記 E7. 出家修行
E8. 稱歎二子 E9. 佛述行高 E10. 讚佛自誓
今E1.

時父見子神力如是,心大歡喜,得未曾有,合掌向子言:汝等師為是誰,誰之弟子?二子白言:大王!彼雲雷音宿王華智佛,今在七寶菩提樹下,法座上坐,於一切世間天人眾中,廣說法華經,是我等師,我是弟子。父語子言:我今亦欲見汝等師,可共俱往。

【時父見子神力如是,心大歡喜,得未曾有】:這時候,妙莊嚴王看見兩個兒子有這麼樣的神通妙用,心堣]就生大歡喜了。他想,我兒子現在有這麼大神通,這真奇怪了!他們一定是有一個好的師父!他們這個師父是誰?於是就想學他兒子這種神通了。信這麼多年的外道,外道哪有這麼大的神通呢?無論是婆羅門教、什麼教,都沒有這麼大神通。【合掌向子言】:於是合起掌來,對他兒子說了。

【汝等師為是誰,誰之弟子】:你們現在有這麼大的神通,一定有個師父;若沒有個師父,你們怎麼會學這麼多、這麼大的神通呢?你們師父是誰啊?你們是誰的弟子?

【二子白言】:這兩個兒子就說了,【大王】:他不叫妙莊嚴王「父親」,就叫了一聲大王!【彼雲雷音宿王華智佛,今在七寶菩提樹下,法座上坐】:那位雲雷音宿王華智佛,現在於七寶菩提樹下,在法座上坐。【於一切世間天人眾中,廣說法華經】:為一切世間天人大眾中,廣說這部《妙法蓮華經》。【是我等師,我是弟子】:他就是我們的師父,我們就是這一位佛的弟子。

【父語子言】:妙莊嚴王一聽,他就對兒子說了,【我今亦欲見汝等師,可共俱往】:我現在看你們有這麼大神通,你們的師父,他的神通一定更大、更不可思議了。我也想去見一見你們的師父,好不好?這就和他兩個兒子商量可不可以啊?是不是可以給我介紹呢?如果可以的話,我現在可以同你們一起去,你說好不好?

E2. 白母求出家

於是二子從空中下,到其母所,合掌白母:父王今已信解,堪任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等為父已作佛事,願母見聽,於彼佛所,出家修道。

妙莊嚴王這兩個兒子,在空中現十八變;妙莊嚴王看見他兒子有這麼大的神通,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火,又在空中行、住、坐、臥,在那兒非常的自在,於是就問他兩個兒子的師父是誰?他兒子告訴妙莊嚴王,是雲雷音宿王華智如來。那麼他也就想要去拜佛了,想要去供養佛了,要求他兩個兒子給他做一個介紹人。

【於是二子從空中下,到其母所,合掌白母】:在這時候,他這兩個兒子,於是從空中下來了,先到淨德夫人的住所,合掌對母親說了。【父王今已信解,堪任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們的父親,他以前信外道,信那個婆羅門教,信那種種的外道法,邪知邪見,現在他已經改邪歸正,生一種正信的心了。父親現在堪可擔任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這種心,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了。

【我等為父已作佛事,願母見聽,於彼佛所,出家修道】:我們為父親已經大做佛事了。願母親您許可我們在雲雷音宿王華智佛的地方,跟著佛出家修道去。

爾時二子欲重宣其意,以偈白母:
願母放我等 出家作沙門 諸佛甚難值 我等隨佛學
如優曇缽華 值佛復難是 脫諸難亦難 願聽我出家

【爾時二子欲重宣其意,以偈白母】:在這時候,淨藏和淨眼這兩位兒子,願意把這個意思再說多一點,於是用偈頌向母親說明白。

【願母放我等,出家作沙門】:我們現在唯一的願望,希望母親您把我們放開了,不要再用「家」來枷著我們了!我們想要出家去做沙門。沙門是梵語,此云勤息,就是「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諸佛甚難值,我等隨佛學】:遇到佛是最不容易的,遇到佛的法也不容易的,遇到僧也不容易的,我們現在願意隨著佛來學習一切佛法。

【如優曇缽華,值佛復難是】:因為佛好像優曇缽華,那種瑞應的花,三千年才開一次花,所以很難遇著的;遇到佛,比遇到優曇缽華還更難。【脫諸難亦難,願聽我出家】:若是想解脫這一切的八難,也是非常困難的。我們現在遇到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希望母親答應我們的要求,我們願意隨著這位佛去出家修道。

E3. 勸親覲佛

母即告言,聽汝出家,所以者何?佛難值故。於是二子白父母言:善哉父母!願時往詣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所,親近供養,所以者何?佛難得值,如優曇缽羅華,又如一眼之龜值浮木孔,而我等宿福深厚,生值佛法,是故父母當聽我等,令得出家。所以者何?諸佛難值,時亦難遇。

【母即告言】:淨藏、淨眼他們兩個的母親淨德夫人,就告訴她這兩個兒子。【聽汝出家,所以者何】:好了,我聽許你出家,你可以出家了。為什麼我聽許你出家呢?【佛難值故】:能遇到佛,這是最不容易的、最難了!

【於是二子白父母言】:妙莊嚴王兩個兒子,對父母親就說了,【善哉父母!願時往詣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所,親近供養】:現在真是好了!你們真是我們的好爸爸、好媽媽,這麼樣慈悲,許可我們出家。我們願意父親、母親,都同我們一起到雲雷音宿王華智佛的道場,親近佛,供養佛。【所以者何】:所以然的原因,是什麼緣故呢?

【佛難得值,如優曇缽羅華】:佛出興於世,是不容易遇著的,好像瑞應華似的,很不容易能遇到開花。【又如一眼之龜,值浮木孔】:又好像一隻眼睛的龜,牠在大海中,想在那飄浮著的木頭上,去找那麼個窟窿,來作為牠的房子。這到什麼地方去找呢?這不容易遇著的!就是兩個眼睛的龜,也不容易找得到啊!

【而我等宿福深厚,生值佛法】:可是我們兩個人在宿世種了很多福,這功德很大的,也很深厚的,所以我們在今生就遇到佛,值遇到佛法了。【是故父母當聽我等,令得出家】:因為這緣故,所以我們的父親、母親,你們應該聽許我們出家。【所以者何】:為什麼要出家呢?【諸佛難值,時亦難遇】:因為諸佛不容易遇,時候也不容易遇,所以非常地困難。

E4. 敘歎功德

彼時妙莊嚴王後宮八萬四千人,皆悉堪任受持是法華經。淨眼菩薩於法華三昧久已通達;淨藏菩薩已於無量百千萬億劫,通達離諸惡趣三昧,欲令一切眾生離諸惡趣故;其王夫人得諸佛集三昧,能知諸佛秘密之藏。二子如是以方便力,善化其父,令心信解,好樂佛法。

【彼時妙莊嚴王後宮八萬四千人】:淨藏和淨眼這兩位菩薩說完這話之後,在這時候,妙莊嚴王的後宮,有八萬四千的宮娥、婇女、妃嬪之類的,【皆悉堪任受持是法華經】:大家都一齊發心,都能受持這《妙法蓮華經》,都發菩提心了。

【淨眼菩薩於法華三昧久已通達】:這位淨眼菩薩,對於法華三眛,久已通達無礙。法華經三昧,就是權實不二的法門。

【淨藏菩薩已於無量百千萬億劫,通達離諸惡趣三昧】:淨藏菩薩呢?已經在無量百千萬億劫,通達離諸惡趣三昧;他能現一切色身,令一切眾生都離地獄、餓鬼、畜生這三惡道。【欲令一切眾生離諸惡趣故】:因為他想要使令一切眾生,都離開這三惡道的緣故。

【其王夫人得諸佛集三昧】:這位妙莊嚴王的夫人,就是淨德夫人,她因為想要使令一切眾生都離開三惡道,所以證得諸佛集三昧。她一入這種三昧,諸佛就都現前了,都來集會了。諸佛現前做什麼呢?就在定中給她說法。【能知諸佛秘密之藏】:諸佛所說的法,她都能明白;就是秘密不傳的這種妙法,她都懂了。

【二子如是以方便力,善化其父,令心信解,好樂佛法】:淨藏和淨眼這兩位菩薩,就像上邊所說的,用這種神通妙用的方便力量,以種種善法,把他父親也教化了。令他生出一種正信的心,信正法而不信邪法,歡喜來研究佛法了,對佛法特別地歡喜。

E5. 俱詣佛所聞法供養見瑞

於是妙莊嚴王與群臣眷屬俱,淨德夫人與後宮婇女眷屬俱,其王二子與四萬二千人俱,一時共詣佛所。到已,頭面禮足,繞佛三匝,卻住一面。

【於是妙莊嚴王與群臣眷屬俱】:在這時候,妙莊嚴王和文武百官這些個大臣,以及眷屬等,很多人一起來到佛所。【淨德夫人與後宮婇女眷屬俱】:淨德夫人和後宮這些宮娥婇女,一起也都到佛所了。【其王二子與四萬二千人俱】:淨藏和淨眼這兩個兒子,和他們的眷屬有四萬二千人這麼多,一起到佛所。【一時共詣佛所】:這麼多人一起來到佛所。

【到已,頭面禮足,繞佛三匝,卻住一面】:他們到了之後,五體投地向雲雷音宿王華佛頂禮,然後向右來繞佛三匝,表示一心恭敬,退到一邊去。

爾時彼佛為王說法,示教利喜,王大歡悅。爾時妙莊嚴王及其夫人,解頸真珠瓔珞,價值百千,以散佛上,於虛空中,化成四柱寶臺,臺中有大寶床,敷百千萬天衣,其上有佛,結跏趺坐,放大光明。爾時,妙莊嚴王作是念:佛身希有,端嚴殊特,成就第一微妙之色。

【爾時彼佛為王說法,示教利喜,王大歡悅】:在這個時候,來了這麼多眾生聽法,這位雲雷音宿王華智如來就給妙莊嚴王說法,指示教化,令他得到利益,令他生歡喜心。這時候,妙莊嚴王聞法之後,非常高興、非常快樂。

【爾時妙莊嚴王及其夫人】:在這時候,妙莊嚴王和淨德夫人,【解頸真珠瓔珞,價值百千,以散佛上】:把頸項上所戴的真珠瓔珞這種寶貝,非常貴重、非常值錢;用這種最寶貴的瓔珞,拿下來供養於佛,散在佛上。【於虛空中,化成四柱寶臺】:這些個寶物,在虛空中,當時就化成四個柱子的寶臺。為什麼說「四柱」呢?這就因為有四弘誓願──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所以由四弘誓願,而變成四柱寶臺。【臺中有大寶床,敷百千萬天衣】:在寶臺的上面,又有大寶床,這床是用七寶造成的。在這寶床上,又敷放百千萬很多種天衣──「柔和忍辱」這就是衣。【其上有佛,結跏趺坐,放大光明】:在寶床上,有一尊佛結著雙跏趺坐,放大光明。

【爾時,妙莊嚴王作是念】:在這時候,妙莊嚴王就這樣想了。【佛身希有,端嚴殊特,成就第一微妙之色】:佛的身體真是少有,沒有人的身體有佛這麼莊嚴,真是特別的。這真是最第一微妙的色身,佛有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

E6. 佛授王記

時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告四眾言:汝等見是妙莊嚴王,於我前合掌立不?此王於我法中作比丘,精勤修習助佛道法,當得作佛,號娑羅樹王,國名大光,劫名大高王;其娑羅樹王佛,有無量菩薩眾及無量聲聞,其國平正,功德如是。

【時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告四眾言】:這時候,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告訴四眾說,【汝等見是妙莊嚴王,於我前合掌立不】:你們大眾,現在看見這位在我前邊合掌站著的妙莊嚴王了沒有?

【此王於我法中作比丘,精勤修習助佛道法】:這個國王,在我法之中,他應該做比丘;他精進,非常地勤而不懶惰,修習助佛弘揚佛法。【當得作佛,號娑羅樹王,國名大光,劫名大高王】:他將來應該成佛,名號為娑羅樹王佛,國名為大光,劫名為大高王劫。【其娑羅樹王佛,有無量菩薩眾及無量聲聞】:這位娑羅樹王佛,他有很多的菩薩弟子,又有很多的聲聞弟子。【其國平正,功德如是】:他將來成佛這個國家,這大光國土,地平如掌。所得的功德,就是這樣的莊嚴。

E7. 出家修行

其王即時以國付弟,與夫人二子,並諸眷屬,於佛法中,出家修道。王出家已,於八萬四千歲,常勤精進,修行妙法華經,過是已後,得一切淨功德莊嚴三昧。

【其王即時以國付弟】:妙莊嚴王聽雲雷音宿王華智佛這樣給他一說法,他一想:「這國家真是麻煩事情太多了,我不做國王了,出家了。」即刻就把國家也不要了。國家交給誰呢?交給他的弟弟治理。【與夫人二子,並諸眷屬】:他就和淨德夫人,以及淨藏、淨眼這兩個兒子,還有他的眷屬,【於佛法中,出家修道】:在雲雷音宿王華智佛的佛法中,出家修道了。你看,做國王都放得下,都要出家修道;我們不要說做大國王,小國王也沒有做,連鄉長也沒有做,總想出家,還放不下,這個也捨不得,那個也捨不得。人家一個國家都放下了,都不要了,就出家修道。

【王出家已,於八萬四千歲,常勤精進,修行妙法華經】:妙莊嚴王出家之後,他在八萬四千歲這期間,晝夜六時都是修行用功,總也不懶惰。你看,八萬四千歲那麼長的時間都不懶惰,我們才修了幾個月,或者幾年,就退心了,比較起來妙莊嚴王,那真應該生大慚愧!他修什麼呢?就依照《妙法蓮華經》來修行。【過是已後,得一切淨功德莊嚴三昧】:過了這時期以後,他就證得一切淨功德莊嚴三昧,一切都清淨了;用這種清淨的功德,來莊嚴他的法身,得到這種的定。

E8. 稱歎二子

即升虛空,高七多羅樹,而白佛言:世尊!此我二子,已作佛事,以神通變化,轉我邪心,令得安住於佛法中,得見世尊。此二子者,是我善知識,為欲發起宿世善根,饒益我故,來生我家。

【即升虛空,高七多羅樹】:妙莊嚴王出家修行,他得到一切淨功德莊嚴三昧的時候,即刻就踴身升到虛空中,距離地有七多羅樹之高,就是有五丈那麼高。【而白佛言】:對佛就說了。

【世尊!此我二子,已作佛事】:世尊!我這兩個兒子,他們在過去已經大作佛事了,所以得到神通變化。【以神通變化,轉我邪心】:他用他的神通變化,來轉變我這種邪心,令我生出正知正見。【令得安住於佛法中,得見世尊】:使令我安住到佛法媄銦A而明白佛法;因為這種關係,所以我現在才能見到世尊。【此二子者,是我善知識】:我這兩個兒子,他們就是我真正的善知識啊!【為欲發起宿世善根,饒益我故,來生我家】:他們為了想要令我發起宿世所種的善根,為了對我有一種饒益,對我有一種好處,所以他們才來生到我的家媄銦C

E9. 佛述行高

爾時,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告妙莊嚴王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若善男子、善女人,種善根故,世世得善知識,其善知識能作佛事,示教利喜,令入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王當知!善知識者,是大因緣,所以化導,令得見佛,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大王!汝見此二子不?此二子已曾供養六十五百千萬億那由他恆河沙諸佛,親近恭敬,於諸佛所,受持法華經,愍念邪見眾生,令住正見。

【爾時,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告妙莊嚴王言】:在這個時候,雲雷音宿王華智如來,告訴妙莊嚴王說。【如是!如是!如汝所言】:是這樣的!是這樣的!正如你所說的道理這樣子。

【若善男子、善女人】:假使有修善的善男子和善女人,【種善根故,世世得善知識】:因為在宿世種諸善根的緣故,所以在生生世世之中,都會遇到善知識。【其善知識能作佛事,示教利喜】:他所遇到的善知識,能以大作佛事,有一切神通變化,來指示眾生、教化眾生、利益眾生,令一切眾生都歡喜,【令入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使令入到無上正等正覺這法媄鋮荂C

【大王當知】:大王!你應當要知道,【善知識者,是大因緣】:最善的善知識,這決定是有一種大的因緣;若沒有大因緣,絕對遇不著善知識的。遇不著善知識,就是遇到惡知識;惡知識就是叫你不明白,愈愚癡愈好,愚癡到連飯都不會吃,好把你所吃的飯都留下給他吃。惡知識就是自私的,總要利益他自己。善知識正是相反,他是大公無私的,是利益眾生的。由這個,你就可以分別什麼是善知識、什麼是惡知識?惡知識就是自私,善知識就是大公無私。

【所以化導,令得見佛,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所以教化眾生的原因是什麼?就是因為想令眾生見佛聞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得到發無上正等正覺這個心。

【大王!汝見此二子不】:大王!你看見這兩個兒子嗎?【此二子已曾供養六十五百千萬億那由他恆河沙諸佛】:你這兩個兒子,他們過去已經供養諸佛,有六十五百千萬億那由他恆河沙數那麼多的諸佛。

【親近恭敬,於諸佛所,受持法華經】:他們親近這麼多的佛,恭敬這麼多的佛,在這一些諸佛的道場,生生世世都是受持《妙法蓮華經》。你看,過去諸佛、諸菩薩都受持《妙法蓮華經》,我們現在如果不受持《妙法蓮華經》,那豈不是自棄大利,把這個大利益都不要了?【愍念邪見眾生,令住正見】:你這兩位兒子,他們發願愍念有不正當知見的眾生,令他們生起正知正見的心。

E10. 讚佛自誓

妙莊嚴王即從虛空中下,而白佛言:世尊!如來甚希有,以功德智慧故,頂上肉髻光明顯照,其眼長廣而紺青色,眉間毫相,白如珂月,齒白齊密,常有光明,脣色赤好,如頻婆果。

【妙莊嚴王即從虛空中下,而白佛言】:妙莊嚴王即從虛空中,七多羅樹這麼高的距離就下來,來到雲雷音宿王華智佛的座前,對佛就說了。

【世尊!如來甚希有,以功德智慧故】:世尊!如來是特別稀有的,很不容易才遇著佛。佛以所修的一切功德,得到一切智慧的緣故,【頂上肉髻光明顯照】:所以頂上就有肉髻相,常常放光,常常顯照這個世間。

【其眼長廣而紺青色】:佛的眼睛很長,又很廣大,是紺青色。紺,是「碧」,也就是有點青色的樣子。【眉間毫相,白如珂月】:佛的兩眉中間,有白毫相光,潔白如珂月,好像十五那個滿月似的。

【齒白齊密,常有光明】:佛的牙齒,非常的白,又非常的齊整而不疏落,也常常放光,有一種光明。密,就是不疏。【脣色赤好,如頻婆果】:佛的嘴唇,也不需要擦口紅,天然就是紅色的,不用化妝品來化妝,好像頻婆果似的。頻婆果,翻譯為相思果,它是紅色的。相思,就是兩個人這麼互相想。

爾時,妙莊嚴王讚歎佛如是等無量百千萬億功德已,於如來前,一心合掌,復白佛言:世尊!未曾有也!如來之法,具足成就不可思議微妙功德,教戒所行,安隱快善;我從今日,不復自隨心行,不生邪見憍慢瞋恚諸惡之心。說是語已,禮佛而出。

【爾時,妙莊嚴王讚歎佛如是等無量百千萬億功德已】:在這個時候,妙莊嚴王讚歎雲雷音宿王華智如來,像這麼樣無量百千萬億功德之後。【於如來前,一心合掌,復白佛言】:在雲雷音宿王華智佛的座前,就又一齊心,而合十爪掌,又對佛說了。

【世尊!未曾有也】:世尊!真是從來未曾有啊!這佛的相,是特別的妙好。【如來之法,具足成就不可思議微妙功德】:如來所說的佛法,是非常圓滿,具足成就不可思議的微妙功德。【教戒所行,安隱快善】:教化眾生,使令眾生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又使令眾生都安樂而隱逸,又快樂,時時都非常之好的。

【我從今日,不復自隨心行】:我從今天開始,不會再任性了,不會隨著自己妄想心去做事,不會再跟著迷惑的心去行事了,不再迷了。【不生邪見憍慢瞋恚諸惡之心】:以後也不生邪知邪見這種不正當的見解了,也不生憍慢的心,也不生瞋恚的心,也不生愚癡的心了。一切諸惡這種心都不生了。

【說是語已,禮佛而出】:妙莊嚴王說完這話之後,向佛五體投地禮拜,就又退到一邊去。

D5. 結會古今

佛告大眾:於意云何,妙莊嚴王豈異人乎?今華德菩薩是。其淨德夫人,今佛前光照莊嚴相菩薩是,哀愍妙莊嚴王,及諸眷屬故,於彼中生。其二子者,今藥王菩薩、藥上菩薩是。是藥王、藥上菩薩,成就如此諸大功德,已於無量百千萬億諸佛所,植眾德本,成就不可思議諸善功德。若有人識是二菩薩名字者,一切世間諸天人民,亦應禮拜。

【佛告大眾】:釋迦牟尼佛告訴法華會中的大眾,【於意云何,妙莊嚴王豈異人乎】:在你們大眾的心中,你認為怎麼樣呢?我所說那位妙莊嚴王,他豈是旁人嗎?不是旁人哪!是誰呢?【今華德菩薩是】:就是現在這位華德菩薩。他以前就是妙莊嚴王來著,他做過那麼一段的糊塗事,你們知道嗎?幸虧他有個好太太。他這好太太是誰呢?

【其淨德夫人,今佛前光照莊嚴相菩薩是】:那位淨德夫人,就是現在於我的面前,這位光照莊嚴相菩薩。為什麼他要去給妙莊嚴王做太太呢?我告訴你們大家。【哀愍妙莊嚴王,及諸眷屬故,於彼中生】:因為他太可憐妙莊嚴王了,他說:「他現在墮落得這麼樣子,他以前供養過我,那麼我成道了,現在我應該去度他!」一想,怎麼度他呢?做他的父親?他不聽話;做他的母親?他也不聽話;最好就做他太太。這一切的男人,有很多歡喜聽太太的話,所以就去做他太太。又恐怕一個人力量不夠,所以叫那兩位同參:「我們作這一場戲,你們兩個人就去做他兒子去。」所以叫淨藏、淨眼就做他的兒子,這母子一同齊心合力,來化導這個父親。他因為哀愍妙莊嚴王和所有眷屬的緣故,所以生在那個國家給他做太太。

【其二子者,今藥王菩薩、藥上菩薩是】:淨藏和淨眼這兩個王子,你們知道他們是誰?就是現在的藥王菩薩和藥上菩薩。【是藥王、藥上菩薩,成就如此諸大功德】:這是藥王菩薩和藥上菩薩,他們所成就的,就像方才我所講的這麼大的功德,真是不可思議。【已於無量百千萬億諸佛所,植眾德本,成就不可思議諸善功德】:他們已經在無量百千萬億諸佛的道場,種諸善根,植眾德本,成就這種種不可思議諸善功德。

【若有人識是二菩薩名字者】:假如有人,不要說是知道這兩位菩薩旁的事情,就單單聽見、認識他們的名字;識,就是誌之於心,永遠不忘的意思。若有能以把這兩位菩薩的名字記住了,永遠也不忘,【一切世間諸天人民,亦應禮拜】:那麼這一切世間,天上的人和人間的人,也應該禮拜這個不忘藥王菩薩和藥上菩薩名字的人。

有一個人說:「我記得藥王菩薩和藥上菩薩名,那麼他們應該禮拜我,怎麼沒有人禮拜我呢?」他應該禮拜,但是他若不禮拜,你不能勉強叫人禮拜的,說這是應該禮拜的。好像你們一切皈依師父的,應該孝順師父、供養師父;那麼你若不孝順、不供養,我也不能說你們應該供養我,應該孝順我!我不能這樣講的。所以你記得藥王、藥上菩薩名,也不要爭眾生來禮拜你。或者他禮拜你,你都不知道呢!為什麼?天上的人和一切鬼神,他見著你念藥王、藥上菩薩名,你心埵傢臚、藥上菩薩這個名字,記之於心;他看見你、認識你,他就給你禮拜。但是你沒有天眼通,你看不見,所以他就拜你,你也不知道。最好你不要勉強人家來拜你,你如果功德不夠,受不了人禮拜的。

D6. 聞品進道

佛說是妙莊嚴王本事品時,八萬四千人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淨。

【佛說是妙莊嚴王本事品時】:釋迦牟尼佛說〈妙莊嚴王本事品〉的時候,【八萬四千人遠塵離垢】:有八萬四千這麼多的人,得到法益,都能遠離塵勞和垢污,就是得到清淨了。【於諸法中,得法眼淨】:所以這八萬四千人,在佛法媄銆o「法眼淨」,能知道一切世間法的因緣。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經文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