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大乘妙法蓮華經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經文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法師功德品第十九

◎一九六八年宣化上人講述於
美國加州三藩市佛教講堂

開經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這一部經,有二十八品,這是〈法師功德品第十九〉。前邊是講「隨喜功德」,隨喜功德,就有無量無邊那麼多。現在這是法師講說,或者書寫,或者受持,或者讀誦這一部《法華經》,這功德比前邊隨喜的功德更大得多。

怎麼叫「法師」?法是佛法,師是師承,以佛法作為我們的師承。承,是「承認」的「承」,就是三十五年以前,我作那一首偈頌「輪承聖助嘔方寧」那個「承」(編按:此偈作於一九四六年秋,時上人自天津乘輪船赴湖北,遇海怪顛覆,嘔吐不止,幸得佛菩薩加被,終得波平浪靜,免於覆舟之難)。又,以佛法布施給一切眾生,這也叫法師。

法師有五種:

(一)講說的法師:會講經說法,為眾生解釋經義,說明道理。

(二)讀經的法師:對著經本來讀念這經典。

(三)誦經的法師:不要經本子,能記得住來誦念這經典。

(四)受持的法師:對於這經義照著去做,受之於心,持之於身。

(五)書寫的法師:書寫,就是寫經典。把經典書寫出來,或者把它藏到寶塔中,或者印成經卷,流通於世;印,就是 print。你親手書寫的經典,放在寶塔媄銦A給一般人來叩頭禮拜、供養,這種功德是不可思議的。你若能以書寫流通於世,這功德永遠永遠都存在的。

這是五種的法師,他的功德是不可思議的。

C2. 明持經根淨 分二
D1. 總列六根清淨 D2. 別作六章解釋
今D1.

爾時,佛告常精進菩薩摩訶薩,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法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是人當得八百眼功德、千二百耳功德、八百鼻功德、千二百舌功德、八百身功德、千二百意功德,以是功德,莊嚴六根,皆令清淨。

【爾時】:釋迦牟尼佛說完〈隨喜功德品〉之後,在說〈法師功德品〉這個時候,【佛告常精進菩薩摩訶薩】:因為你要有功德,就必須要精進;你若不精進,就沒有功德。這一品,常精進菩薩是當機者,釋迦牟尼佛告訴常精進菩薩這位大菩薩說,【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法華經】:假使有修五戒、行十善的男子和女人,他們能以受持這部《妙法蓮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或者對著本子來讀《妙法蓮華經》,或者離開經本來誦《法華經》,能記得清清楚楚不忘,或者為人講解《妙法蓮華經》,或者書寫《妙法蓮華經》。

【是人當得八百眼功德、千二百耳功德、八百鼻功德、千二百舌功德、八百身功德、千二百意功德】:這個人可以得到八百眼功德,可以得到一千二百耳功德,可以得到八百鼻功德,可以得到一千二百舌功德,可以得到八百身功德,可以得到一千二百意功德。

我們人的六根,每一根都應該有一千二百個功德,這分三世、四方來講。三世,是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四方,東、南、西、北。在前邊有三百功德,在後邊有三百功德,在左邊有三百功德,在右邊又有三百功德,這合起來是一千二百功德。那麼為什麼說眼睛只有八百功德呢?因為眼睛所見的不全,見前不見後、見左不見右。你這眼睛往前看,就看不見後邊了。有人說:「那我不信!要是開了眼,後邊也可以看得見!」那要說開眼的,現在是講一般沒有開眼的。佛法有種種的分別,你不要「籠統真如,顢頇佛性」;籠統,就是這麼混合著。

這眼本來是應該有一千二百功德,但是它不圓滿,只見前邊不見後邊;左右也可以見,但是左邊只見兩百五十功德,右邊又見兩百五十功德,左右各有五十個功德它見不著──你往兩邊看,你也不能看全了;你要想看全,就要把頭轉一轉,所以說它所見不圓滿。因為眼睛沒有完全的能力,左邊有兩百五,右邊有兩百五,前邊有三百,合起來只有八百功德。

這個耳朵,不論前後左右、上下四方,什麼地方有聲音,都聽得見,是具足的、圓滿的,沒有障礙,所以耳朵有一千二百功德。

這個鼻有進出息,一進、一出,這也作為三個四百來講,一進有四百、出去有四百,所以一呼吸有八百功德;但是在這一呼一吸之間,有停止的地方,那個停的地方也算四百功德,但因為不是具足的,所以鼻也只有八百功德。

我們的舌頭,舌是嚐味的,它很具足,無論什麼味,一到舌頭上,它都知道,所以舌也是有一千二百功德。

身怎麼有八百功德呢?身有觸,觸有順逆二緣。順,是你所歡喜的這種觸塵;逆,是你所不歡喜的這種觸塵。在這順逆之間,那麼歡喜作為四百功德,不歡喜又作為四百功德;在離開這歡喜、不歡喜──離了這個觸塵,又作為四百功德。它這兒只有順逆這兩種緣它知道,這作為八百功德;等離開,它就不知道,就沒有觸覺了!所以離開的這四百功德,是缺的。

意在第六意識,還沒有到第八識,這意識是屬於有思想。它一想,就什麼都知道,所以是很具足的,很圓滿的。這第六意識,也有一千二百功德。

這個受持、讀誦、書寫、解說《法華經》的人,都有這麼多的功德,以六根就有六千的功德。【以是功德,莊嚴六根,皆令清淨】:以這六千種的功德,來莊嚴自己的六根,令這六根都清淨了──眼根也清淨,耳根也清淨,鼻根也清淨,舌根也清淨,身根也清淨,意根也清淨,都清淨了!

D2. 別作六章解釋 分六
E1. 眼根功德 E2. 耳根功德 E3. 鼻根功德
E4. 舌根功德 E5. 身根功德 E6. 意根功德 E1. 分二
F1. 長行 F2. 重頌
今F1.

是善男子、善女人,父母所生清淨肉眼,見於三千大千世界,內外所有山林河海,下至阿鼻地獄,上至有頂,亦見其中一切眾生,及業因緣果報生處,悉見悉知。

【是善男子、善女人,父母所生清淨肉眼】:這個善男子和善女人,以父母所生的清淨肉眼。眼有五眼,有天眼、肉眼、慧眼、法眼、佛眼。有一首偈頌是:

天眼通非礙,肉眼礙非通,
法眼唯觀俗,慧眼了真空,
佛眼如千日,照異體還同。

天眼是通的,肉眼是有所障礙的,法眼是觀俗諦的,慧眼是觀空的;佛的眼睛好像一千個太陽似的,照了一切中道、真諦。

【見於三千大千世界,內外所有山林河海】:他以父母所生的這個肉眼,就可以見到三千大千世界以內,和三千大千世界以外的所有山林河海。這要是譬喻起來,我們這身體就是山,我們這毛孔就是林,我們這血就是河,我們這臟腑就是海。那麼這個人,他以父母所生的清淨肉眼,能見到三千大千世界。四果阿羅漢,也可以看到三千大千世界;初地菩薩,可以看見一百個佛世界;二地菩薩,更要加上一倍,這看的都不同的。

【下至阿鼻地獄,上至有頂】:阿鼻是梵語,譯為無間,就是無間地獄。無間,沒有間歇,總受罪。無間地獄媕Y,有五種的無間:趣果無間、受苦無間、時無間、命無間、身形無間。這位受持《妙法蓮華經》的法師,往下能看見阿鼻地獄,往上能看見有頂天。有頂天,是三界最高的一層天,也就是非想非非想處天。

【亦見其中一切眾生,及業因緣果報生處,悉見悉知】:下至阿鼻地獄,上至非想非非想處天,中間這一切的眾生,這位法師也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以及眾生造業受報的因緣,起什麼惑、造什麼業、受什麼果報?將來這果報,生到什麼地方去?他完全都看得見,完全都知道!

F2.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於大眾中 以無所畏心 說是法華經 汝聽其功德
是人得八百 功德殊勝眼 以是莊嚴故 其目甚清淨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在這個時候,釋迦牟尼佛又想要把這個道理說得再詳細一點,所以又用偈頌來把它說一遍。

【若於大眾中,以無所畏心,說是法華經】:假使在大眾之中。在大眾之中說法,是不太容易的,因為有一種大眾威德畏。你如果沒有無畏的心,會生出一種恐懼,就不能說法了。好像你們各位,能以對著很多人來講說佛法,這都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因為你有這種聽聞《法華經》、講說《法華經》的功德,所以在大眾媄銦A你都無所恐懼,沒有什麼可以怕的心。你要是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你就不能聽法了。這位法師他於大眾中,沒有恐懼心,給大家講說這一部《法華經》,令其他人都明白。【汝聽其功德】:這個「汝聽」,就是對著常精進菩薩說的。常精進菩薩!你聽這位法師講經所得的功德,我現在為你說一說。

【是人得八百,功德殊勝眼】:這位法師,他能得到八百的眼功德,得到殊勝的眼。有的以「三世」來論一千二百功德,有的以「四方」來論一千二百功德。

眼睛怎麼只有八百功德呢?因為它見前不見後、見左不見右,所以就少了四百功德。眼睛看前邊、不能看後邊,能看左邊、右邊又看不見了;它總有不圓滿的地方,所以它的功德只有八百。本來前邊有三百功德,右有三百功德,左邊又有三百功德,那麼它因為只能看前,這三百功德存在;左右,只能看得多分,而有少分它看不見的,所以左邊兩百五十功德,右邊有兩百五十功德,這合起來是八百功德。這是眼睛得這種殊勝的眼功德。我們一般人也有眼睛,但是它只是看而已,談不到眼功德;他得到殊勝的眼,這眼能見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媄銂漕ぁL也看得見,外邊他也看得見,不要得天眼通他就看得見!

【以是莊嚴故,其目甚清淨】:以這種種功德來莊嚴的緣故,所以他就得到清淨眼目。

父母所生眼 悉見三千界 內外彌樓山 須彌及鐵圍
並諸餘山林 大海江河水 下至阿鼻獄 上至有頂處
其中諸眾生 一切皆悉見 雖未得天眼 肉眼力如是

【父母所生眼,悉見三千界】:以父母所生的肉眼,就會變成清淨眼,所以這就是不可思議的境界了!他完全可以見到三千大千世界內媄銂熔野矷A又可以見到三千大千世界外邊的眾生;悉,就是完全。

【內外彌樓山,須彌及鐵圍】:好像彌樓山、須彌山、鐵圍山。彌樓山,這是一座大山。「彌樓」是梵語,翻譯為光明。須彌山,就是妙高山。鐵圍山在須彌山的外邊,有大鐵圍山;鐵圍山的外邊,又有七重香水海。【並諸餘山林,大海江河水】:還有其餘的山林、大海,和這一切的江、河,他都能看得見。

【下至阿鼻獄】:乃至往下看,可以看到阿鼻地獄。「阿鼻」是梵語,翻譯為無間。無間地獄,那是沒有間斷的,總要受罪,求出無期。在無間地獄媕Y,一個人也不覺得這地獄很鬆、很空洞的,還有很多空的地方;多人,他也不覺得這個地方少了。這也就是說,一個人也裝滿了這個地獄,一千個人也裝滿了這個地獄,一萬個人又可以裝滿了;這個地獄,就是這樣子,這叫無間,沒有空的地方。

墮落無間地獄是什麼樣的人呢?就是弒父、弒母、弒阿羅漢、破和合僧、出佛身血這種人,都要墮這個地獄。弒父,殺父親;弒母,殺母親;弒阿羅漢,殺阿羅漢。破和合僧,就是僧人在那兒住著很好的、很和諧的,你到那兒講是講非,把這僧人講得都不和了。出佛身血,佛在世的時候,你把佛的皮肉或者割破了,這都是出佛身血;佛入涅槃之後,我們如果把佛像打壞了、碰掉一塊,這都是出佛身血的罪。這五種也叫五逆,這五逆罪就會墮無間地獄;若墮到這無間地獄,你要想出來,也就沒有法子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或者有菩薩放光,或者有佛放光,照到你那個地方,那時候才可以出去,但是這個機會是很少的。

【上至有頂處】:往上邊,他能看到這非想非非想處天。非想非非想處天,這是無色界的第四層天,就是三界之頂上,所以又稱為有頂天。這個天是在世界上最高的天,你想都想不到,你沒有法子想得到的地方;就是任何太空的火箭──打月球的火箭,也打不到那地方。所以科學再昌明,也到不了那個地方。但是要是講說《法華經》的這位法師,他就能到那個地方了──他也不是能到那個地方,他是能看見這非想非非想處天;這叫有頂天,這天之中它是最高的了。

【其中諸眾生,一切皆悉見】:在有頂天到阿鼻地獄中間所有的一切眾生,這位講說《法華經》的法師,他都可以看得見的。【雖未得天眼,肉眼力如是】:雖然他沒有得到天眼,但是父母所生的肉眼力量,就能有這麼大的功德,能上看到有頂天,下看到阿鼻地獄去。

E2. 耳根功德 分二
F1. 長行 F2. 重頌
今F1.

復次常精進!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此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得千二百耳功德。以是清淨耳,聞三千大千世界,下至阿鼻地獄,上至有頂,其中內外種種語言音聲。

【復次常精進】:釋迦牟尼佛又再叫一聲,常精進菩薩!【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此經】:假使有持五戒、修十善的男人,或者持五戒、修十善的女人,或者受具足戒的比丘,或者受具足戒的比丘尼,或者受菩薩戒的菩薩,或者受沙彌戒的沙彌,他們來受持這部《妙法蓮華經》,受之於心,持之於身。【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或者他能對著經本來讀,或者他能離開經本來背誦,或者他能給一般人來講說,或者他能書寫。【得千二百耳功德】:這位法師,他就會得到一千二百耳功德。耳是很圓融無礙的,它前後、左右、上下都可以聽聲音。

【以是清淨耳,聞三千大千世界】:以父母所生這個清淨耳,能聽到三千大千世界內外一切音聲,【下至阿鼻地獄,上至有頂,其中內外種種語言音聲】:下至無間地獄,上至非想非非想處天,在這其中種種語言音聲,都能聽到。不但是清楚,而且還能分別是什麼聲音。

象聲馬聲牛聲,車聲,啼哭聲、愁歎聲,螺聲鼓聲、鐘聲鈴聲,笑聲語聲,男聲女聲、童子聲、童女聲,法聲非法聲,苦聲樂聲,凡夫聲、聖人聲,喜聲不喜聲。

【象聲馬聲牛聲】:象是什麼聲、馬是什麼聲、牛是什麼聲,他聽見這個聲音就知道。你前生是頭象,或者來生是頭象;或者前生是匹馬,或者來生是匹馬;他一聽你這個聲音,就知道你這前因後果!「這個人,原來前生他是頭牛,今生轉世成人,他這個聲音,還有牛味道!」那個牛的聲音還沒斷呢!又聽這個人的聲音:「不得了!來生他要投生做牛去了!」不要說看你,閉上眼睛,一聽你這個聲,就知道你將來做什麼。你看妙不妙?這是一個講法。又可以在這種種的聲音之中,一聽這聲音,他就知道了,能分別出來這是牛聲、那是馬聲、那是象聲!譬如,這聲音媄鉿釩雃h種聲,有人聲、馬聲、牛聲、鴿子叫的聲,什麼聲都有;那鴿子一叫,就那麼「咕、咕──」,雞一叫,就那麼「咯、咯──」。所以不要說見這個人、見這個形,一聽聲,就什麼都知道了,知道他怎麼樣來的,怎麼樣去的。

【車聲】:你看!這車的聲音,他也知道。

【啼哭聲、愁歎聲】:有的人一說話就「嗚、嗚──」,聲音一點也不響,好像要哭似的,他的聲音總有一種悲音。有的人就「唉──」,這愁歎了!這不是說只聽他這個哭聲和愁歎聲,連他將來怎麼樣有什麼不好?他怎麼有這麼哭音也都知道。「喔!他將來有一些意外,他就要撞車、要死了!所以他現出哭的聲來了。」或者愁嘆聲,「喔!為什麼他愁歎呢?他有什麼問題不能解決啦!」這一聽這聲音,就知道他有什麼事情。

【螺聲鼓聲、鐘聲鈴聲】:螺聲,就是寶螺聲;寶螺一吹,「嗚──」那個聲。鼓聲,法鼓的聲音,就我們這鼓聲。為什麼要打鼓?哦!他們那兒又上課了,有中文課了!鐘聲,一打鐘,哦?他們那兒做什麼啦?那兒講經了!鈴聲,你敲鈴,他也知道要拜佛了。這都一樣的,就是這麼回事嘛!

【笑聲語聲】:我這麼一講,你那兒就笑了!這是笑聲。語聲,就是講話的聲音。總而言之,【男聲女聲、童子聲、童女聲】:一聽聲音,就知道他現在是個男人,將來他要做女人了;或者前生她是個男人,今生做女人了!你聽人講話,種種人有種種的聲音,聲音都不同。昨天來的是果先的朋友,他和果地的聲音差不多;我聽他在這兒講話,我就以為是果地講呢!細一聽,又不是。我雖然不能聽這種種的聲,但是也多少可以聽著有一點差別。童子聲,童男的聲音。童女聲,童女的聲音。

【法聲非法聲】:那兒講經說法呢!這是法聲。非法聲,就是他們那兒在胡說八道呢!盡講非法的話,不要聽他的!

【苦聲樂聲】:啊!那個地方真是痛苦了,發出一種苦聲。樂聲,他們那班人怎麼那麼快樂呢?

【凡夫聲、聖人聲】:凡夫聲,一聽你這聲音,就知道你是個凡夫,沒有證果,不是阿羅漢。聖人聲,一聽這聲音,就知道這是個聖人聲音。你看!你不能瞞得了這個法師的,這個法師,沒有法子瞞得了。

【喜聲不喜聲】:歡喜的聲和不歡喜的聲音。

這種種的聲音,這位受持《妙法蓮華經》的法師都能聽到,又能分別清楚知道,所以你不能瞞得了他的。

天聲、龍聲、夜叉聲、乾闥婆聲、阿修羅聲、迦樓羅聲、緊那羅聲、摩?羅伽聲,火聲、水聲、風聲,地獄聲、畜生聲、餓鬼聲。

【天聲】:天,就是三界諸天(欲界天、色界天、無色界天)。為什麼會生到天上去呢?因為人持五戒、修十善,所以死後就生到天上,享受天福。這位受持《妙法蓮華經》的法師,他能聽到天上的人所說的聲音。一聽這個人,啊!這個人將來會生天!或者一聽這個人,知道這個人是從天上來的,現在又做人世間的人了!

【龍聲】:有龍神的聲。一聽龍這個聲音,知道這條龍在往昔生中做過什麼事情,牠是什麼因緣而墮龍身;或者他將來要墮龍身,或者牠現在已經是龍身。這是講過去、現在、未來,或者他過去是龍身,現在是人身;或者現在是人身,將來是龍身;或者過去是人身,現在變成龍身。一聽聲音,就知道這前因後果。

【夜叉聲】:夜叉,是一種鬼的名字;這是梵語,翻譯為速疾,跑得非常快的捷疾鬼。有可以在陸地上跑的地行夜叉,又有可以在虛空媄鉽蒂瑼漯臟璈]叉。

【乾闥婆聲】:乾闥婆是梵語,翻譯為嗅香神,他歡喜聞香味。帝釋天有大法會,玉帝一燃起牛頭栴檀香,他就嗅香而至,到玉帝那地方,就給玉帝奏音樂、跳舞戲。乾闥婆也是有過去、現在、未來這三種講法。或者他過去是人身,現在是乾闥婆身;或者現在是人身,未來是乾闥婆身。這位法師一聽他這聲音,就知道他過去的因、現在的果和未來的果。

【阿修羅聲】:阿修羅是梵語,翻譯為無端正。男的阿修羅相貌生得非常醜陋,女的阿修羅相貌生得非常美麗。天上的阿修羅,有天福,沒有天人的德行,其性好鬥。這阿修羅的聲音,也是按照三世來說:或者過去是阿修羅,現在是人;或者現在是阿修羅,將來是人;或者現在是人,將來是阿修羅。這位法師一聽他這個聲音,就知道他將來受什麼果報。

【迦樓羅聲】:迦樓羅是梵語,翻譯為金翅鳥。大鵬金翅鳥專吃龍,牠吃龍,就好像我們人吃麵條一樣。龍雖然是很大一條,還是屬於蟲子之類的,不過牠是蟲類最大的。所有的鳥都吃蟲子,小鳥就吃小蟲子,大鳥吃大蟲子,大鵬金翅鳥是鳥類中最大的,牠就吃龍這大蟲子。

大鵬金翅鳥的翅膀,一展開有三百六十由旬那麼長,牠用翅膀一搧,把海水就都給搧成兩半,這三百六十由旬的地方就沒有海水了。龍是在水娷繭菕A這時候沒有水了,龍就露出來,沒有地方可以隱藏牠這個身體了;於是大鵬金翅鳥就把龍像吃麵條似地,那麼吞到肚堨h了。所吃的,都是年輕的龍,老龍在水最深的地方藏著;把年輕的龍都給吃了,老龍也就沒有法子再不管了,於是想辦法來對治這大鵬金翅鳥。龍王想盡了方法,也沒有法子可以對抗大鵬金翅鳥。以後突然想起來:「哦!釋迦牟尼佛是最大慈悲心,我去請佛來幫助我!」於是來到佛所,求佛來救牠。

釋迦牟尼佛問:「我為什麼要救你呢?你有什麼災難了?」龍王就說:「現在在這個世界上,有大鵬金翅鳥,牠把我的龍子龍孫都給吃了,將來我這龍的種類就會斷絕了。求佛慈悲,來救一救我們這龍的種類!」佛說:「那沒有什麼問題!我把這舊的袈裟送給你。你把這袈裟拆成一縷一縷,每一條龍的角上掛一縷線,就可以了!」龍王回去就照辦,大鵬金翅鳥再把海水搧乾了,也看不見龍在什麼地方,就看見佛的袈裟在那兒。

大鵬金翅鳥也有點神通,牠知道是釋迦牟尼佛用神通來救龍,所以也來佛所,對佛說:「世尊!您不給我們龍吃,我們就都要餓死了!我們吃的又多,一定要龍那麼大的身體才夠吃得飽,現在龍沒有了,那我們是要餓死囉!您這是對龍慈悲,對我們大鵬金翅鳥可就不慈悲了,您這就不普遍、不平等了!」

佛說:「在我法媕Y,要戒殺放生,你吃龍,這也是殺生。你殺生,冤業越結越深,今生你吃龍,來生龍吃你,這互相吞食,冤業不能了。你現在不要吃龍了,要吃齋,不要再吃肉了!」金翅鳥問:「那吃齋,我吃什麼齋呀?到哪地方有齋吃啊?」佛說:「以後我的弟子在午齋的時候,他們送一份供養給你,你以後就不要吃龍了!」這樣子,釋迦牟尼佛和大鵬金翅鳥訂下這個條約。

以後龍也不需要怕大鵬金翅鳥,大鵬金翅鳥也沒有餓死,乃至於到現在,我們在午齋時送出七粒米,一份就是給大鵬鳥吃的。你一送這個食出去,要是開五眼的人,就會看見大鵬金翅鳥飛來,把這個東西吃了。所以牠不需要吃龍,也餓不死的。因為我們受佛這個遺囑,所以到任何地方,佛的弟子吃飯,都應該給這大鵬金翅鳥送一份供養去。

【緊那羅聲】:緊那羅,也是天龍八部之一,翻譯為疑神,因為他頭上長了一個犄角,令人懷疑,就稱為疑神。他也是在帝釋天那地方奏音樂的,是帝釋天的樂神。玉帝──就是忉利天主,一有大的宴會,他去給奏音樂,奏的音樂非常好聽。

【摩?羅伽聲】:摩?羅伽,翻譯為蟒神,這是大蟒蛇。

以上是天龍八部,他們各有所因,所以將來各有所成的果。這樣種種的聲音,講說《妙法蓮華經》的這位法師,都會知道,皆能明瞭。

【火聲】:火的聲音,這位法師一聽,就知道過去被火燒的聲,或者現在被火燒的,或者將來會被火燒的這種聲音。

【水聲】:或者一聽這水的聲音,就知道,哦!這個地方,在過去被水淹過,或者現在就要被水淹了,或者將來一定會被水淹的。

【風聲】:本來打颶風,這風還沒有來,一聽這個聲音,就知道在幾萬里地的地方有個颶風,那颶風就要到這地方來了!或者現在颳的風,知道這風媄銢O什麼因緣颳的風?或者將來這個地方會颳風。總而言之,也是過去、現在、未來這三世的聲音,這位法師都知道。

【地獄聲】:這位法師,一聽這個人的聲音,就知道他將來一定會墮地獄的,或者他是從地獄那兒來的。現在地獄有種種的聲音,他也聽得見了。

【畜生聲】:畜生,就包括一切的動物;牠的聲音也都知道。或者一聽這個人的聲音,就知道他以前是做畜生的,或者將來他要做畜生;或者一聽這畜生的聲音,就知道將來牠還會做畜生。

【餓鬼聲】:餓鬼最難找吃的東西,甚至於幾個大劫也找不著一滴水、一滴血,或者一滴酒來喝,做餓鬼是很痛苦的。所以你們不要盡想吃東西,想吃東西,就會變餓鬼的。

人們所吃的東西,就當吃藥那麼吃,不要拿它當怎麼樣好吃、怎麼樣有營養。我們因為這個身體若不吃藥,它就要沒有生命,所以一定要吃這個藥,就是那五種的觀所說的,「正事良藥,為療形枯」嘛!

「五觀」就是:(一)計功多少,量彼來處;(二)忖己德行,全缺應供;(三)防心離過,貪等為宗;(四)正事良藥,為療形枯;(五)為成道業,應受此食。有這五種的觀想,你所吃的東西才能消化得了;你若沒有作這五種的觀想,所謂「三心不了水難消,五觀若明金也化」。三心,是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你若三心不了,就是喝口人家供養你的一杯水,你也消受不了;這五種觀想,你若明白了,就是吃下去金子,也可以消化了。所以出家人在吃午飯的時候,一定要念供養咒,然後不打妄想來應供,來用齋飯。

比丘聲、比丘尼聲、聲聞聲、辟支佛聲、菩薩聲、佛聲。

【比丘聲、比丘尼聲】:這位法師,一聽這個人的聲音,知道這個人前生是個比丘,或者知道這個人現在就要來做比丘了,或者知道這個人來生會做比丘;一聽他的聲音,就知道他將來的果報如何。這比丘尼也是這樣子,或者過去世做比丘尼,現在沒有做;或者現在做比丘尼,將來又會做比丘尼。這種種的比丘聲、比丘尼聲,這位法師也分別得清清楚楚的。

【聲聞聲、辟支佛聲】:聲聞是聞「四諦」──苦、集、滅、道,而悟道的。辟支佛是修「十二因緣」而悟道的。

【菩薩聲】:或者菩薩的聲音。菩薩是修六度萬行,而行菩薩道。這位受持《妙法蓮華經》的法師,一聽這個人的聲音,就知道三世的因果──或者過去世是菩薩,現在又做個普通的人;或者現在是菩薩,或者將來做菩薩。

【佛聲】:或者一聽這個人的聲音,喔!這是個佛聲音!

以要言之,三千大千世界中,一切內外所有諸聲,雖未得天耳,以父母所生清淨常耳,皆悉聞知,如是分別種種音聲,而不壞耳根。

【以要言之,三千大千世界中,一切內外所有諸聲】:總而言之,在這三千大千世界之內和三千大千世界之外,所有一切的聲音,這位法師,【雖未得天耳,以父母所生清淨常耳,皆悉聞知】:雖然還沒有得到天耳通,可是以父母所生這個清淨的普通耳,完全都能聽見。【如是分別種種音聲,而不壞耳根】:都能分別詳細,而明白種種的音聲。雖然聽種種的聲音,還不被這些聲音所轉,不被這些聲音所染污,不被這些聲音所轉變;就是有什麼聲音,聽是聽,但是無所著住。因為不著住,所以他就不會壞耳根;如果著住到聲音上,就會壞了耳根。

F2.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父母所生耳 清淨無濁穢 以此常耳聞 三千世界聲
象馬車牛聲 鐘鈴螺鼓聲 琴瑟箜篌聲 簫笛之音聲
清淨好歌聲 聽之而不著 無數種人聲 聞悉能解了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在這個時候,釋迦牟尼佛願意重宣以上的意思,而用偈頌再把它詳細說一說。

【父母所生耳,清淨無濁穢】:受持《妙法蓮華經》的這位法師,以父母所生的肉耳,非常清淨而沒有污濁。【以此常耳聞,三千世界聲】:用這個普通的耳朵,就可以聽見三千大千世界內外一切的聲音。

【象馬車牛聲,鐘鈴螺鼓聲】:或者是象聲、馬聲、車聲、牛聲,他都分別清清楚楚的。所有的鐘聲、鈴聲、螺聲、鼓聲,他也能分別得清清楚楚。【琴瑟箜篌聲,簫笛之音聲】:琴、瑟、箜篌,這都是奏音樂用的樂器,或者現代的吉他之類的。以及簫聲、笛聲,所有種種樂器的音聲。這位法師,完全能聽到,又能分別清楚是什麼樂器的音聲。

【清淨好歌聲,聽之而不著】:或者有的人,用清淨的音喉唱出好聽的歌聲,這位法師他也聽得清清楚楚的;雖然聽種種的聲音,但是他可不著住。【無數種人聲,聞悉能解了】:沒有數量那麼多種人的聲音,無論你是什麼人講的,他都可以聽得清清楚楚的,也能明白。

又聞諸天聲 微妙之歌音 及聞男女聲 童子童女聲
山川險谷中 迦陵頻伽聲 命命等諸鳥 悉聞其音聲
地獄眾苦痛 種種楚毒聲 餓鬼飢渴逼 求索飲食聲
諸阿修羅等 居在大海邊 自共言語時 出於大音聲
如是說法者 安住於此間 遙聞是眾聲 而不壞耳根
十方世界中 禽獸鳴相呼 其說法之人 於此悉聞之

【又聞諸天聲,微妙之歌音,及聞男女聲,童子童女聲】:這位法師,又能聽見諸天的聲音,又能聽到諸天微妙的歌聲,又能聽到男人聲、女人聲,又能聽到童男、童女的聲音。

【山川險谷中】:在山川和最危險的山谷中,【迦陵頻伽聲】:有迦陵頻伽鳥的音聲。迦陵頻伽,這種鳥在沒有出卵的時候,牠在卵媄銧N會鳴;那聲音,比一般的鳥叫得都好,所以又稱為好聲鳥,又叫仙音。這種鳥所唱的聲音非常之好!【命命等諸鳥】:命命鳥,就是共命鳥。這種鳥,是報同業別,所受的報是一樣的,但是所造的業分別。所以在一隻鳥身上,生出兩個頭、兩個口──吃東西,牠也搶著吃、牠也搶著吃;叫,牠叫、牠也叫,這叫共命之鳥。你們看過這種鳥沒有?【悉聞其音聲】:這位法師,完全聽見牠們的聲音。

【地獄眾苦痛,種種楚毒聲】:所有地獄那苦痛的聲音,或者種種被打的、受種種痛苦的聲音,這位法師完全都聽得見。

【餓鬼飢渴逼,求索飲食聲】:這餓鬼飢渴交迫,逼迫得很難受。越餓越找不著東西吃,越找不著東西吃就越餓,餓得肚子媕Y都要著火了,這叫「飢渴逼」。餓鬼飢渴所逼迫的聲音,他們到處尋找飲食的聲音,這位法師都能聽見。

【諸阿修羅等,居在大海邊,自共言語時,出於大音聲】:所有的阿修羅,他們住在大海的旁邊,互相談話的時候,發出很大的音聲。好像海邊上的鱷魚,那都是阿修羅;牠們一出來找東西吃,都是互相示威,這隻也出一種大聲音,那隻也出一種大聲音。

【如是說法者】:像以上這樣,這位講說《妙法蓮華經》的法師,【安住於此間】:此間,是這個地方;什麼地方?就是「慈悲」,他安穩住在「慈悲」上。慈悲一定要多多的,少了慈悲,是不可以的。修道的人,切記不要把慈悲弄沒有了!若沒有了慈悲,那就非常危險,阿修羅就要來找你了;你若慈悲,阿修羅就拿你沒有辦法!【遙聞是眾聲,而不壞耳根】:在很遠的聲音,他也聽得見,但是可不會壞的耳根。

【十方世界中】:在十方世界媄銦A【禽獸鳴相呼】:這禽獸互相鳴、互相呼應。你看!在山上那個獸,這隻叫一聲,那隻也會回一聲,都是互相你招呼牠,牠就招呼你。所有飛禽和走獸這麼互相爭鳴、互相呼叫的聲音,這一切的聲音,【其說法之人,於此悉聞之】:這位說法的法師,他都完全聽得到,也都明瞭。

其諸梵天上 光音及遍淨 乃至有頂天 言語之音聲
法師住於此 悉皆得聞之

說法這位法師,不動道場,遍知三千大千世界一切的音聲。【其諸梵天上,光音及遍淨,乃至有頂天】:梵天,就是色界大梵天;光音天,就是二禪天;遍淨天,就是三禪天;乃至,就是也包括四禪天。有頂天,就是無色界最高一層天,也就是非想非非想處天。【言語之音聲】:從初禪、二禪、三禪、四禪,乃至有頂天上,他們所說的言語音聲,【法師住於此,悉皆得聞之】:講解《法華經》這位法師,就在講經這個道場,他完全能聽到諸天的言語聲音,其餘的聲音也都聞得到。

一切比丘眾 及諸比丘尼 若讀誦經典 若為他人說
法師住於此 悉皆得聞之

【一切比丘眾,及諸比丘尼】:所有一切的出家比丘僧和比丘尼,【若讀誦經典,若為他人說】:他們或者讀經典,或者誦經典,或者書寫經典,或者為他人演說經典。【法師住於此,悉皆得聞之】:這位法師就在講經法會這個地方,所有一切的聲音,他都聽得見。

復有諸菩薩 讀誦於經法 若為他人說 撰集解其義
如是諸音聲 悉皆得聞之

【復有諸菩薩,讀誦於經法,若為他人說】:又有一類菩薩,或者常常修習佛法,或者讀誦,或者為他人講說《妙法蓮華經》。【撰集解其義】:撰,就是自己另外作一篇文章。集,或者找到其他書上有的文字,來註解這一部經,還是同樣這一部經。【如是諸音聲,悉皆得聞之】:好像這一類的音聲,講經這位法師都能聽得清清楚楚的!

諸佛大聖尊 教化眾生者 於諸大會中 演說微妙法
持此法華者 悉皆得聞之

【諸佛大聖尊,教化眾生者】:菩薩聲,這位法師都知道;諸佛的聲,妙不可思議,但是這位法師也知道。諸佛是世間大聖的人,是教化一切眾生的一位覺者。【於諸大會中,演說微妙法】:在一切大會之中,諸佛演說為實施權、開權顯實,這種微妙不可思議的法。【持此法華者,悉皆得聞之】:受持《妙法蓮華經》的這位法師,完全都聽得清清楚楚的。

三千大千界 內外諸音聲 下至阿鼻獄 上至有頂天
皆聞其音聲 而不壞耳根 其耳聰利故 悉能分別知
持是法華者 雖未得天耳 但用所生耳 功德已如是

【三千大千界】:我們這個世界,只是一個小世界。這一個須彌山、一個日、一個月、一個四大部洲,這叫一個世界;積集成一千個世界,有一千個須彌山、一千個日、一千個月、一千個四大部洲,這是一個小千世界;再積集一千個小千世界,這是一個中千世界;再積集一千個中千世界,這是一個大千世界。因為說三個千的緣故,所以為三千大千世界。

所以你不要眼光那麼小、心量那麼窄,美國人就只知道美國,英國人就知道英國,法國人只知道法國,德國人只知道德國,就知道那一個小地方。我們這一個國家,要是往三千大千世界來比,就好像一粒微塵那麼小似的,沒有什麼好不得了的。說是:「我不知道有這麼多的世界嘛!」你若知道有這麼多的世界,你就成了佛了,不是凡夫了!你爭心也沒有那麼多,貪心也沒有那麼重,癡心也沒有那麼一大堆了!一大堆,就是太多了!

【內外諸音聲】:這三千大千世界以內的、以外的,所有一切的聲音,這位講解《妙法蓮華經》的法師他都知道;他一講《妙法蓮華經》,就有這麼多、這麼大的神通。

【下至阿鼻獄】:下到這阿鼻地獄。阿鼻地獄就是無間地獄,一人也滿,多人也滿。你一個人在那地方,覺得也沒有空的地方;你人多了在那媄銦A也沒有覺得擁擠。就是你一個人,也是滿這個地獄;有幾萬萬個人,這個地獄也裝得下你們。為什麼呢?是你業障所現的,就現這個無間地獄。【上至有頂天】:那麼下到阿鼻地獄,上就到有頂天。這個有頂天,就是非想非非想處天;你思想想不到,沒有法子想到那麼樣高的地方。

【皆聞其音聲,而不壞耳根】:可是,雖然那麼高的有頂天,那麼深的無間地獄,所有的聲音,這位法師都聽得清清楚楚的;雖然聽得清清楚楚的,但還不會損壞他的耳根。聲音太多了,一聽,會把耳朵聽聾的,會把耳根壞了。他雖然聽這麼多的聲音,耳根還不壞。【其耳聰利故,悉能分別知】:聰,是聰明;利,是銳利。這個耳根非常聰明銳利,就是你這一句話說還沒說完,他那兒給你聽完了。你看,就這麼快!他聽見你一句,就知道你整個的道理;聽見你一個字,他就知道你想要說什麼,所以能分別得清清楚楚。

【持是法華者,雖未得天耳,但用所生耳,功德已如是】:受持《法華經》的這位法師,雖然他沒有得到天耳通,但是用父母所生這個普通的耳朵,就能聽到一切的音聲;他所有的功德,已經有像上邊所講的這麼多!

在前邊所講的「耳根」,有肉耳、天耳、法耳、慧耳、佛耳,和眼是一樣的。現在這位法師,他也不是肉耳,也不是天耳、慧耳、法耳、佛耳,就是父母所生這個普通的常耳。你也有這個耳,我也有這個耳,但是你不會講說《法華經》,你就不會聽這麼清楚的聲音;這一位法師他會講《法華經》,所以他就可以遍聽三千大千世界的聲音。

E3. 鼻根功德 分二
F1. 長行 F2. 重頌
今F1.

復次常精進!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成就八百鼻功德。

【復次常精進】:釋迦牟尼佛又說,我再跟你講一講,常精進菩薩!【若善男子、善女人】:假使世間上,有修五戒、行十善的男子和女人,或者受比丘戒和比丘尼戒的出家人,或者受菩薩戒的男子和女人。【受持是經】:他們能受之於心,持之於身──能身體力行,躬行實踐這一部《法華經》,能照著《法華經》所說的道理去修行。【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成就八百鼻功德】:或者僅僅地對著《法華經》的本來讀一遍,或者離開《法華經》的本來背誦一遍,或者為他人講解這《法華經》,或者用筆恭恭敬敬地來把它寫出來,這樣能有什麼好處呢?成就八百鼻功德。你看!這鼻子也有了功德。

以是清淨鼻根,聞於三千大千世界上下內外種種諸香,須曼那華香、闍提華香、末利華香、薝蔔華香、波羅羅華香、赤蓮華香、青蓮華香、白蓮華香、華樹香、果樹香、栴檀香、沉水香、多摩羅跋香、多伽羅香,及千萬種和香,若末若丸、若塗香,持是經者,於此間住,悉能分別。

【以是清淨鼻根,聞於三千大千世界上下內外種種諸香】:這個鼻子的功德是誰給它的?是這位法師給它的。這位法師因為受持《法華經》,才能有八百鼻功德;若不受持《法華經》,不要說是八百,連八功德恐怕都沒有。以這種清淨的鼻根,他能聞到三千大千世界以內,和三千大千世界以外,乃至於上下各方一切的種種諸香。

這個世界上,在虛空媕Y,這個日月有無量無邊的。不過在我們這個小世界,在南贍部洲,就看見我們這個日月。到其他的地方,還另外有其他的世界,有其他的世界的日月,不過我們現在沒有到那兒,是不知道的。

有人說是:「到這個月球堙A那是月球的世界,那是不是算一個另外的世界?」你到月球那個地方,那還是這個世界的界限內,沒有到其他的世界呢!到其他的世界,你又看不見這個世界了,就都看不見我們這個世界的日、月、星辰;你看見的,是另外一個世界的。「那個日月,和我們這個同不同呢?」等你見到就知道了!或者那個太陽是三角形的也不一定,或者那個月亮是個四方形也未可知。不過,你到那個世界就知道那個世界的境界了;沒有到的時候,不可預測。

我們不要像那一些個糊塗科學家,總要測量測量,測來測去測死了,他還不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頭髮也都白了,眼睛也都花了,牙也都掉了,耳朵也都聾了,這個世界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等他將要知道的時候,喔!就死了。他這一死了,那個又要重頭再研究;一研究,研究剛剛有點眉目了,啊!他也又死了!所以呀,科學家研究這麼多年,也研究不出個所以然的情形來,啊!這真可憐呢!

卍    卍    卍

那麼今天呢,我相信啊,就講到這個地方就得了。願意呀,知道這個香啊,還要等到明天。

今年我們這個暑假班完了之後,人還是很多。有的想跑的人也不願意跑,大約是打坐坐得腿睡覺了,邁不動步了:這是一個理由。再有一個理由就是這腿懶了,不願意邁步了。還有一個理由,就是心也懶了,也不願意邁步了。所以,想要跑的人,也就沒有跑;已經跑的人又回來了,所以人還這麼多。人多,大家要互相幫助。幫助什麼呢?幫助修道。

我們在什麼時候舉行這觀音七。這觀音七,是念觀音菩提薩埵最好的一個機會。在中國打觀音七,有人要包功德,包著做功德;在美國這兒,因為誰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功德,也不知道有什麼功德,也不知道功德是什麼,所以,我相信沒有人包。中國怎麼樣包法呢?說這兒要打觀音七,我做一個齋主。齋主就是天天來拈香,到佛前上供的時候就來拈香,拈頭一支香。這因為你們以前沒有信過佛,都不知道這佛教媕Y有這麼多的妙處。拈頭一支香,這是佛第一眼就看見你了。那麼有的齋主,就是這個住持法師拈完了香,他跟著拈第二支;跟著拈香,這叫這個齋主的香。那麼,要得到拈這支香,最低限度要拿或者三千,或者五千塊錢,或者一萬塊錢,說這個打念佛七所有的開銷都我來包著,我來拿。另外有誰願意給錢呢,那他不管。我相信在美國這兒沒有這樣的。但是,我們來參加這個打念佛七的都要做功德。你每一個人要在這時候和觀音菩薩結結法緣。這是今天,我告訴你們一個小小的消息。

卍    卍    卍

【須曼那華香、闍提華香、末利華香、薝蔔華香、波羅羅華香】:有須曼那華香;「須曼那」是梵語,譯為稱意。這種花又香、又美麗,有白的,有黃的。又有闍提華香;「闍提」也是梵語,譯為金錢華。這種花是黃色的,花開得好像一個個金錢似的。又有茉莉華香,這種花也是很香的。又有薝蔔華香;「薝蔔」是梵語,譯為黃華,又譯為金色華,因為花黃得好像金子那樣子。又有波羅羅華香,這種花叫重生華。怎麼重生呢?因為這種花開過一次,又能重覆再開一次花。

【赤蓮華香、青蓮華香、白蓮華香】:赤蓮華香,就是波頭摩華,有紅色蓮華的香。青蓮華香,就是優缽羅華,有青色的蓮華這股子香氣。白蓮華香,就是芬陀利華,有白色的蓮華這股香氣。【華樹香】:這種樹開了花,那就香了。【果樹香】:這種果樹,果子成熟了,也放出一股香味。

【栴檀香、沉水香、多摩羅跋香、多伽羅香】:又有牛頭栴檀香;這種香,點上能香四十里。又有沉水香;這種木質,好像鐵,又好像石頭那麼重,所以放在水中,它就會沉到水底,但是它這股香氣是非常的大。又有多摩羅跋香;「多摩羅跋」是梵語,譯為性無垢,自性媄鋮S有塵垢;又譯為藿香,在中藥材堙A有這種藿香。又有多伽羅香;「多伽羅」也是梵語,譯為根香,這種樹木的根子非常香的。

【及千萬種和香】:前邊這是種種的香,現在又把這千萬種的香都和到一起。【若末若丸】:或者為末;末,是末香。或者為丸;丸,是丸香。什麼叫末香?就是一心散為萬善;什麼叫丸香?就是萬善仍歸一身。【若塗香】:或者為塗香,就是向身上塗的這種香。

【持是經者,於此間住,悉能分別】:受持這部《妙法蓮法經》的這位法師,就在這個地方住。慈悲謂之「此間」,就是住到慈悲上。前邊所說這種種的香,他都能分別清清楚楚的,是什麼香,一點也不會混的;就是千萬種的香和到一起,他也能分別出來。

又復別知眾生之香,象香馬香牛羊等香,男香女香、童子香、童女香,及草木叢林香,若近若遠,所有諸香,悉皆得聞,分別不錯。

【又復別知眾生之香】:又能特別的知道,所有一切眾生所放的香氣。【象香馬香牛羊等香】:好像有的象身上會放香的,馬也會放香,還有牛的香氣、羊的香氣,這種畜生的香氣。什麼叫「香」?香就是「善」;什麼叫「惡」?惡就是「臭」。這香和臭,就代表善、惡兩個味道。

【男香女香、童子香、童女香】:還有男人的香氣、女人的香氣、童子的香氣、童女的香氣,【及草木叢林香】:以及種種的草、種種的木,一切叢林所放的香氣。【若近若遠,所有諸香,悉皆得聞,分別不錯】:不論是在近處,還是在遠處,所有這一切的香氣,這位受持《妙法蓮華經》的法師,他都可以得聞,都分別得清清楚楚這種種的畜生香、草木香、人物香。

持是經者,雖住於此,亦聞天上諸天之香,波利質多羅、拘鞞陀羅樹香,及曼陀羅華香、摩訶曼陀羅華香、曼殊沙華香、摩訶曼殊沙華香、栴檀沉水,種種末香,諸雜華香,如是等天香和合所出之香,無不聞知。

【持是經者,雖住於此,亦聞天上諸天之香】:受持《妙法蓮華經》的這位法師,雖然他在人間住,但是諸天的香,他也都可以聞得到。

【波利質多羅、拘鞞陀羅樹香】:在忉利天上,帝釋那個園子埵酗@棵樹,叫天樹王;這種樹,它也會放香的,香氣周遍五十由旬。波利質多羅,就是天樹王的香。拘鞞陀羅樹,也是在天上的,不是人間的樹;這種樹叫大遊戲樹,諸天可以在這樹下遊戲,很好玩的。

【及曼陀羅華香、摩訶曼陀羅華香、曼殊沙華香、摩訶曼殊沙華香】:又有曼陀羅華香,就是小白花香;又有摩訶曼陀羅華香,就是大白花香;又有曼殊沙華香,就是小紅花香;又有摩訶曼殊沙華香,就是大紅花香。

【栴檀沉水,種種末香,諸雜華香】:又有栴檀香,又有沉水香,又有在天上的種種末香,又有和一切都混合到一起這種種雜花的香。【如是等天香和合所出之香,無不聞知】:像這些天上種種的香,香與香之間互相和合所放出的香氣,受持《妙法蓮華經》這位法師,他都可以聞到,知道是什麼香。

又聞諸天身香,釋提桓因在勝殿上,五欲娛樂嬉戲時香,若在妙法堂上,為忉利諸天說法時香,若於諸園遊戲時香,及餘天等男女身香,皆悉遙聞。

【又聞諸天身香】:天上的人,身上常常放香。我們人間的人,有的人身上也有香氣,是怎麼香?擦點香粉、塗點香水,把身上弄得都有香。天上人不必擦香水,不必用化妝品,那是天然的香。怎麼有香呢?因為持戒清淨。人持戒清淨,身上就會放出香味來;若不持戒的人,身上就會有一股臭味出來。這香味,代表你做善做得多;臭味,代表你做惡做得多。等到天人身上一沒有香氣,那天人就該死了。你不要以為天上的人就永遠都活著的,天上的人,他有「五衰現相」的時候。這五衰一現相,他自己就知道他要死了。不要說天上的天人,就天主都會墮落的。五衰現相是:

(一)花冠萎謝。天人所戴的帽子是一頂花冠,好像一朵花似的一頂花帽子;這一朵花,是常常新鮮的,沒有什麼塵土。等他五衰現相──這種衰敗的情形現出來的時候,他這花冠就自然落了,也不新鮮了;不單不新鮮,花都凋謝了,就不成一頂帽子的樣子。這是一衰。

(二)衣著塵埃。天人所穿的衣服,不像我們人間的人所穿的衣服,時間一久就骯髒了,要拿去洗一洗。天人所穿衣服非常清潔,不用洗的,因為天上最清淨,沒有塵埃。等到他五衰一現相的時候,也不知道怎麼,衣服上就有了塵埃、不乾淨了!好像我們吃東西把東西掉到衣服上,就生了一塊油的痕跡、印子。

(三)兩腋汗出。天人不出汗的,就天再熱,他也不出汗,甚至於他那個地方根本就沒有熱的時候,總是清涼的,所以他身上總沒有汗出,很潔淨的。等到五衰現相時,他的兩胳臂底下那地方就自然流出汗水!這也是一衰。

(四)體放臭味。天人的身上,總是放香的,有一股香氣;善大的,香氣就多一點,善少的,香氣就少一點。等到他五衰現相時,他這身上放出一股臭氣。這一股臭氣,不是像我們人間這個臭狐,身上有好像牛、或者魚那一股味道,又腥又羶;不是的,他這個臭氣放出,也就像我們人出汗那股汗泥味,他也有了。因為天上根本就沒有這種臭味,那麼他身上有一股臭氣,其他天人都受不了,就都給熏跑了。

(五)不樂本座。天人常常是坐著的,出外也坐著;他就坐到他那宮殿堛煽子上,宮殿自然都會飛的。那比我們人間機器造的交通工具要用汽油,方便得多,他什麼都不用的,願意到什麼地方去,就可以隨意而至。譬如天人一想:我到紐約去!這麼一想,就到了紐約了。什麼道理呢?有神通嘛!天人都有神通,所以坐到那個凳子上,就到了紐約了。這是個比喻,你不要以為天上的人真到紐約了!你不要食而不化──吃了東西不消化。可是他五衰現相的時候,就坐不住了!他坐也不安樂,又站起來,這麼來回站起、坐下,坐下、站起,不知怎麼樣好了;這個時候,就墮落了。墮落到人間來,或者到地獄去,或者轉餓鬼,或者轉畜生,或者做人,沒有一定的。所以你不要以為生到天上就是保險了!那也不保險的。在天上一樣也墮落,沒有人保證你不墮落的。

那麼天人身上都有香,這股香氣,和我們人間這香是不同的。【釋提桓因在勝殿上,五欲娛樂嬉戲時香】:釋提桓因,是忉利天的天主;他在殊勝殿上,就是他所坐那個宮殿,享受五欲之樂。天上也有五欲,不過這個五欲和人間的不同,但是他也具足五欲之樂。他在殊勝殿上,享受五欲之樂和嬉戲時的香氣。天人也會跳舞的,所以常常開 party(派對、宴會),大家都聚會到一起跳舞。跳舞,不是像人間這麼跳,他坐那地方就可以跳舞的──坐那兒、起來,起來、又坐下。坐那地方又可以騰空,又飛,來回這麼各顯神通,在那個地方玩。你不要羨慕天上那種玩耍啊!羨慕天上,那很危險的!

【若在妙法堂上,為忉利諸天說法時香】:在這個殊勝殿上,有一個「妙法堂」。釋提桓因或者在妙法堂上,為忉利諸天講說妙法時的香氣。釋提桓因,在〈楞嚴咒〉上就叫「南無因陀囉耶」,他是忉利天(三十三天)的天主,給這其餘的三十二天說法。

【若於諸園遊戲時香,及餘天等男女身香】:或者在帝釋的花園子媢C戲玩耍時,所放出的香氣;或者其他的三十二天,一切男女夫婦身上所放出的香氣。男女,就是夫婦。又有一個講法,男就是動,女就是靜;動就是屬陽,靜就是屬陰,也就是一股陰陽氣所放出來的香。

【皆悉遙聞】:這位受持《妙法蓮華經》的法師,雖然他在人間隔得很遠,都能聞到這種香氣,還能知道香氣在什麼地方。

如是展轉,乃至梵世,上至有頂,諸天身香,亦皆聞之。並聞諸天所燒之香,及聲聞香、辟支佛香、菩薩香、諸佛身香,亦皆遙聞,知其所在。雖聞此香,然於鼻根不壞不錯。若欲分別為他人說,憶念不謬。

【如是展轉,乃至梵世,上至有頂,諸天身香,亦皆聞之】:這樣的輾轉,乃至色界大梵天,上至有頂天,在這中間諸天的身香也能嗅到;不但能嗅到,而且分別很清楚。講說和受持《妙法蓮華經》的這位法師,他都可以聞得清清楚楚的。

【並聞諸天所燒之香】:或者天上的人也燒香,他並且能聞到天上人所燒的這股香氣,【及聲聞香、辟支佛香、菩薩香、諸佛身香】:聲聞就是「四諦香」,辟支佛就是「十二因緣香」,菩薩就「六度萬行香」,諸佛就是「解脫菩提香」。因為凡夫是在世間上,這四聖是在寂光淨土,所以我們凡夫本來不容易聞得見這四聖的這種香,但是以《妙法蓮華經》這種不可思議的境界,【亦皆遙聞,知其所在】:這些香氣,無論離著多遠,這位受持《妙法蓮華經》的法師,都可以聞得到;遙,就是遙遠。聞這個香,而且還知道這個香從什麼地方來的。【雖聞此香,然於鼻根不壞不錯】:雖然聞到這種的香氣,可是對這個鼻根也不會有所損壞,也不會分別有所錯誤。【若欲分別為他人說,憶念不謬】:假使想要把所見的境界,為其他人來解釋,他能憶念,一點都不會忘的,決定是記得清清楚楚,而不會說得不對的。

卍    卍    卍

今天晚間這個經文,也就講到此地。再有一個消息向大家發表。這《妙法蓮華經》已經講到第十九品,就來講到第二十品了。總起來這《妙法蓮華經》是二十八品。還有後邊這麼多的經文,我想快一點把它講完了。因為這《法華經》,已經講有二年了。現在快一點講完它,在這個暑假。冬天坐禪班以前,我想把它講完了它。所以有禮拜天講二次,十二點半到二點半一次,晚間七點到九點。禮拜一、禮拜二、禮拜三、禮拜四,這幾天都是這樣子,都七點到九點講《妙法蓮華經》。禮拜五呢,由果寧來講。他講《地藏經》,是嗎?(弟子﹕Yeah。)禮拜六十二點半到二點半是由果前講《妙法蓮華經》。晚間,就是我們社長和我們這位果遵,他們兩位講。前幾天我本來就想要發表這個消息,但是忘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忘了。今天這果前問我,所以我無論如何不要再忘了。並且也好幾個人打電話來問說今天晚間誰講經。現在大家都知道了,比較願意聽經的呢,每天都有經聽,聽經聞法才能開悟。佛教講堂,這個講經說法就像流水似的,天天都有法水長流。你們各位要是天天來聽講,一定會恢復你自己本有的智慧。

卍    卍    卍

F2.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是人鼻清淨 於此世界中 若香若臭物 種種悉聞知
須曼那闍提 多摩羅栴檀 沉水及桂香 種種華果香
及諸眾生香 男子女人香 說法者遠住 聞香知所在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在這個時候,釋迦牟尼佛願意再把前邊所說的道理,說得更詳細一點,所以用偈頌再來重說一遍。

【是人鼻清淨】:這「鼻清淨」,就是父母所生的「肉鼻」。知道大千世界內外,這就是個「天鼻」;他又不著住一切的香塵,也不被香塵所染,這就是個「慧鼻」;他能分別不謬,這就是個「法鼻」;他又能異時互用、同時互用,這就是「佛鼻」,所以鼻也具有五種鼻。前邊所講的眼、耳,到現在是鼻;這也就是眼睛能聽,耳朵又能見,鼻子也能聞、也能見,這就是六根互用的境界,每一根都具足六根的功能。眼睛本來可以看得見的,但是它又可以聽;耳朵本來是聽的,但是它又可以見;鼻子本來是聞的,它也可以吃東西。這互相為用,每一根都有六根的作用。

這位受持《妙法蓮華經》的法師,他的鼻根非常清淨;【於此世界中】:他就在這個世界中,【若香若臭物】:這個「臭物」,也可以讀「嗅物」。「嗅」也就是「臭」,因為人人都知道這個臭是不太好聞,所以就讀成一個「嗅」。實際上,也是嗅到這個氣味,就知道臭了。什麼是最臭的物,你們猜一猜?「人」就是一個最臭的物。你看大、小便便出去那麼臭,令人跑得遠遠的。西方人怕臭味,就用水把它沖走了,說是若不把它沖走,不衛生。也真是這樣子的。但是再衛生,一天到晚衛生衛生,保衛這個生命;到死的時候,也一樣死,連多活一天都不可以的。

或者是香物,或者是臭物;【種種悉聞知】:香,他也知道;臭,他也知道,都可以完全聞得到,善能分別這個香、臭。實際上香就是善的氣味,臭就是惡的氣味。你做善,你不用告訴人說:「喔!我做了某某善了!」你根本就有一股善的味道,有一股香味。你盡做善事,你自己不知道,但是有修行的人,他不要說來用眼睛看、耳朵聽,就用鼻子這麼一聞,就知道你是做善的、是做惡的──做善的就有一股香氣,做惡的就有一股臭味。你看!這一點都不能瞞得了人的。

【須曼那闍提,多摩羅栴檀,沉水及桂香,種種華果香】:又有須曼那華香;須曼那華,譯為稱意華,黃色又摻上白色,白中有黃、黃中又有白,白色就表示銀子,黃色就表示金子,又叫金銀花。又有闍提華香;闍提華,譯為金錢華,這種花是黃色的,花開得好像一個個金錢似的。又有多摩羅跋香;多摩羅跋,譯為性無垢,本性就沒有塵垢,非常乾淨。又有牛頭栴檀香,又有沉水香,又有桂花香。種種的花、種種的果,受持《妙法蓮華經》的這位法師,他一聞就知道是什麼花樹、果樹的香,分別很清楚。

【及諸眾生香,男子女人香】:又知道這一切的眾生,象、馬、牛、羊等這種種的香。又知道男人的香、女人的香。這個香,只可以當個「氣」,就是男人的香氣、女人的香氣。【說法者遠住,聞香知所在】:講說《妙法蓮華經》的這位法師,雖然他在遠的地方住著,離這個香塵很遠很遠的,可是他一聞到香氣,就知道這個香從什麼地方來的。

大勢轉輪王 小轉輪及子 群臣諸宮人 聞香知所在
身所著珍寶 及地中寶藏 轉輪王寶女 聞香知所在
諸人嚴身具 衣服及瓔珞 種種所塗香 聞香知其身
諸天若行坐 遊戲及神變 持是法華者 聞香悉能知
諸樹華果實 及酥油香氣 持經者住此 悉知其所在
諸山深嶮處 栴檀樹華敷 眾生在中者 聞香悉能知

【大勢轉輪王,小轉輪及子,群臣諸宮人,聞香知所在】:這世間最有大威勢的轉輪聖王。轉輪聖王,他王一四天下,管四大部洲。有金輪王管轄四大部洲,銀輪王管轄三大部洲,銅輪王管轄二大部洲,鐵輪王只管轄南贍部洲。轉輪聖王,他有七種的寶貝:金輪寶、白象寶、紺馬寶、神珠寶、玉女寶、主藏臣寶、主兵臣寶。有大威勢的轉輪聖王,就是金輪王。有小轉輪王,就是銀輪王,或是銅輪王,或是鐵輪王。還有轉輪聖王的兒子,和他那一些個文武百官,臣佐、臣僚,以及宮媕Y的宮人等等。

這位法師一聞到這個香氣,就知道他們都在什麼地方。你看!聞香知道所在,這鼻子豈不是就有眼睛的用了?一聞這個香,知道這香從什麼地方來的,就和看見一樣的;所以這鼻子也就有眼睛的用,鼻子會看了!

【身所著珍寶,及地中寶藏,轉輪王寶女,聞香知所在】:身上所佩戴一切的寶玉、鑽石,和地媄銎畟礙漱@切寶貝,以及轉輪聖王七寶之一的寶女。這位法師一聞這個香氣,就知道現在在什麼地方。

【諸人嚴身具,衣服及瓔珞,種種所塗香,聞香知其身】:所有的天人和人間的人,他們用來莊嚴身上的這一些飾物,好像所穿的衣服,所佩戴的瓔珞、手飾,這都是嚴身之具,還有種種所塗的這些個香。這位法師一聞到這個香氣,就知道他身上所配戴的莊嚴具是什麼。不要用眼睛看,鼻子也可以看。有人說了:「我的鼻子怎麼不會看呢?」你當然不會看了!你沒有受持《法華經》,你也沒有講說《法華經》,你也沒有讀《法華經》,你也沒有誦《法華經》,你也沒有書寫《法華經》,你鼻子怎麼會看呢?

【諸天若行坐,遊戲及神變,持是法華者,聞香悉能知】:所有的一切諸天的天人,或者他們在經行,或者在坐禪,或者在遊戲,或者在神變──你顯一個神通,他又顯一個神通,各顯各的神通。受持《法華經》的這位法師,一聞這個香氣,就知道這些天人在那兒做什麼。

【諸樹華果實,及酥油香氣,持經者住此,悉知其所在】:所有一切的樹、一切的花,和一切的果實,以及酥油點燈的這種香氣。受持《法華經》的這位法師,他在這個地方一聞這個香氣,就完全知道它們在什麼地方。

【諸山深嶮處,栴檀樹華敷,眾生在中者,聞香悉能知】:在深山窮谷,很危險的地方,有這一些個栴檀樹,在那兒開花開得很茂盛。所有在這深山媄銂熔野矷A人非人等,或者在那兒用功修行、在那兒做什麼的,這位法師一聞這個香氣,知道清清楚楚,就和看見一樣的。

鐵圍山大海 地中諸眾生 持經者聞香 悉知其所在
阿修羅男女 及其諸眷屬 鬪諍遊戲時 聞香皆能知
曠野險隘處 獅子象虎狼 野牛水牛等 聞香知所在
若有懷妊者 未辨其男女 無根及非人 聞香悉能知
以聞香力故 知其初懷妊 成就不成就 安樂產福子
以聞香力故 知男女所念 染欲癡恚心 亦知修善者

【鐵圍山大海,地中諸眾生,持經者聞香,悉知其所在】:在須彌山的外邊,有個大鐵圍山。鐵圍山和大海,以及地媕Y藏著的一切眾生。受持《妙法蓮華經》的這位法師,聞到這種的香氣,他就完全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

【阿修羅男女,及其諸眷屬,鬪諍遊戲時,聞香皆能知】:阿修羅,有男阿修羅、女阿修羅,以及阿修羅的眷屬。阿修羅就是自己和自己常常鬥爭,以鬥爭作為一種遊戲、一種消遺。這位法師一聞到香氣,就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曠野險隘處,獅子象虎狼,野牛水牛等,聞香知所在】:曠野,就是沒有人的地方。險隘,就是最危險和最狹隘的地方,僅僅就能走一個人,不能兩個人走;最危險與最狹窄、最小的那麼個地方,或者有獅子、大象、老虎、豺狼,或者有野牛、水牛等等。這位法師一聞到香氣,就知道牠們在什麼地方。

【若有懷妊者,未辨其男女,無根及非人,聞香悉能知】:假使有女人已懷孕,有了小孩子了,也不能分辨胎中是男、是女;因為在肚媄銦A所以不知道。或者是無根,或者她是懷一個鬼胎,根本就不是人。非人,也就是妖怪。有的人生出一隻狗,有人生出一隻豬來,這就是妖怪。這位法師一聞到那個香氣,就知道她懷的是什麼。

【以聞香力故,知其初懷妊,成就不成就,安樂產福子】:因為他聞香氣這個力量的緣故,知道她最初在什麼時候懷的孕,或者就要生了,或者還沒有要生。成熟,好像水果熟了,就可以摘下來吃;若沒熟,就不可以摘下來吃。胎兒在母腹中,要十個月足才成就,可以生出來;若是在七個月,這還沒有成就呢!女人生小孩子本來很危險的。這個做母親的,和閻羅王只隔著一張紙那樣近,可以說是幾乎一伸手,就摸著閻王爺的鼻子了──這言其就將死了。所以能平安生產,產生的小孩子又有福。

【以聞香力故,知男女所念,染欲癡恚心,亦知修善者】:以聞香這個力量的緣故,能知道男人所想的是什麼?又能知道女人所想的是什麼?好像女人有染污心,總歡喜某某一個男人;男人就歡喜某某一個女人,這都叫染欲。因為愚癡的緣故,才想男女的事。癡,是愚癡,就是無明;恚,是瞋恚,就是瞋恨心。因為無明,就生了瞋恨。這種的心理,這位法師完全明白,也知道哪一個人是修善的。

地中眾伏藏 金銀諸珍寶 銅器之所盛 聞香悉能知
種種諸瓔珞 無能識其價 聞香知貴賤 出處及所在

【地中眾伏藏,金銀諸珍寶,銅器之所盛,聞香悉能知】:又能知道地媕Y所有的這些寶藏,或者是金礦,或者是銀礦,或者是鑽石等。或者知道用銅造的器皿,所盛的是什麼東西。這位法師,一聞這個香氣,就什麼都知道。你說,這真是太妙了!

我們一般的人只知道眼睛能看、耳朵會聽、鼻子聞香、舌能嚐味、身就覺觸、意緣法;你若和他講「六根互用」這個道理,他怎麼樣都不相信。但是你若到這個境界,得到這種的功德了,你自己就知道佛法不可思議的這種境界:「喔!原來有這麼妙的境界!」

有的人就說話了:「我不願意這樣子!為什麼呢?這太麻煩了!天上的聲音也聽到,天上的人也看見,看得這麼多,這怎麼可以睡得著覺呢?這妄想不更多了嗎?所以我不歡喜得到這種的境界!」你不要說你不歡喜,你就歡喜也不一定得到;那得要沒有妄想,才能有這種境界。你若得到這種境界,是見而不見、聞而不聞、嗅而無嗅、嚐而未嚐、觸而未觸、緣而未緣;能以不被境界轉了,才能有這種境界。你願意睡就可以睡,你願意不睡也可以,所以這就是妙!

講來講去,講不出去這個「妙」字。《妙法蓮華經》每一句經文、每一個字,你都往「妙」上來講、來解釋,那就對啦!那你就明白《法華經》了!

方才不要這境界這個人,我這一講,他心奡N:「喔!我怎麼打這麼個妄想,他就知道了呢?」為什麼你會打這麼個妄想呢?你會打這麼個妄想,那我怎麼就不會知道?你可以打這麼個妄想,我就可以知道你這個妄想;所以你若怕我知道你這個妄想,你就不要打這個妄想,那就最好了!

【種種諸瓔珞,無能識其價,聞香知貴賤,出處及所在】:這瓔珞,也是有很多種,用很多種寶貝所造成的。一般人看見這麼多寶貴的瓔珞,眼睛也花了,看東西也看不清楚了,被這個寶物照得,腦也不會想東西,頭腦也不清楚了;所以也就不知道這個寶貝價值多少,因為從來也沒有看過這麼多的寶貝。那麼一般人不知道,可是受持《法華經》這一位法師,他聞寶物的氣味,就知道這個寶貝值多少錢、那個寶貝值多少錢,是貴是賤,他都知道。知道它是從什麼地方出產的──就是從哪一個國家、哪一座山、哪一個地方的礦產出來的,知道它現在是在什麼地方。

天上諸華等 曼陀曼殊沙 波利質多樹 聞香悉能知
天上諸宮殿 上中下差別 眾寶華莊嚴 聞香悉能知
天園林勝殿 諸觀妙法堂 在中而娛樂 聞香悉能知
諸天若聽法 或受五欲時 來往行坐臥 聞香悉能知
天女所著衣 好華香莊嚴 周旋遊戲時 聞香悉能知
如是展轉上 乃至於梵世 入禪出禪者 聞香悉能知
光音遍淨天 乃至於有頂 初生及退沒 聞香悉能知

【天上諸華等,曼陀曼殊沙,波利質多樹,聞香悉能知】:天上有很多種華,先舉出來四種:曼陀羅華,就是小白花;摩訶曼陀羅華,就是大白花;曼殊沙華,就是小紅花;摩訶曼殊沙華,就是大紅花。波利質多樹,是帝釋天花園子媄鋮煽吨挩薴。受持《法華經》這一位法師,一聞這個香氣的味,就能完全知道。

【天上諸宮殿,上中下差別,眾寶華莊嚴,聞香悉能知】:天人所居住的各種宮殿,又分三等,有最高最上的宮殿、中等的宮殿、下品的宮殿。不是說宮殿都是一樣的宮殿,它也不同的。無論哪一種的宮殿,都用種種寶和種種華來莊嚴。這位法師一聞到這個香氣味,就知道得很清楚的。

【天園林勝殿,諸觀妙法堂,在中而娛樂,聞香悉能知】:帝釋天的花園子媄銦A又有最妙的樹林子;那個樹林,不是像我們人間的樹林這個樣子。天上的樹林,都是七寶莊嚴的,或者枝是玉造成的,葉就是金、銀造成的,就是用種種金、銀、琉璃、玻?、硨磲、赤珠、瑪瑙這七寶,來造成的園林。雖然說一樣是樹,不像我們人間這種樹,所以這是個勝殿。

帝釋天有一個妙法堂,是為其他三十二天的一切天人說法的;在天上,他天天給講妙法。或者在忉利天的妙法堂中,開一個非常大的會,大家都在那兒,連跳舞帶飛,儘量去快樂。這位法師聞見這個香氣,就知道這妙法堂那兒有多少天眾,在那兒很好玩的。

【諸天若聽法,或受五欲時,來往行坐臥,聞香悉能知】:這一切的三界諸天的天人,都來到妙法堂聽帝釋說法,或者在勝殿堂領受這五欲的時候。天上也有色、聲、香、味、觸,這五種欲。或者來,或者去,或者在那兒經行,或者在那兒坐,或者在那兒臥。一聞到這個氣味,受持《法華經》的這位法師就能完全知道。

【天女所著衣,好華香莊嚴,周旋遊戲時,聞香悉能知】:天女所穿的衣服,都是用很多的花香來莊嚴造成的。她們周旋在遊戲的時候──周旋就是走過來、走過去,這麼來回走去走來的;遊戲,就大家在一起玩。

這位法師一聞香味,就知道她們在那地方,哦!太快樂了!

【如是展轉上,乃至於梵世,入禪出禪者,聞香悉能知】:像這樣輾轉向上邊去,乃至於到色界大梵天,或者在天上那兒入禪定,或者出禪定。入禪,是入禪定;出禪,是出禪定。你入定和出定,受持《法華經》這位法師,一聞香味,完全都知道。

你天天打坐,若坐得可以入定,那才算呢!入定,並不是睡覺。在這兒入定,頭不會這麼低著的,低著這就睡著了;也不會這麼仰起來,仰起來,就不是入定。入定的時候,是在這兒端然正坐,不動不搖、不搖不動,心堜明了了,般若常明,不是像睡覺;睡覺,什麼都不知道了。雖然入定,這是「寂」,所謂「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寂是寂靜,但是動中的事情也知道。這時候,般若現前──那般若的智慧,照盡諸法空相了。「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舍利子,是諸法空相」,就是這個境界!

我再告訴你們一件事情,以後或者我講經,講講就因為睡眠不夠會睡著了;睡著了,你們不要把我叫醒了。到時候,你們就念迴向,各人回家去,願意做什麼就做什麼,或者等我坐這兒什麼時候睡醒,什麼時候再給你們講經。或者是這樣子,或者不是這樣子!那有的時候,講講經,或者就講入定了,也不一定的。我講到這「味道」上,又想跑到那個地方去,你們不要到那時候就手忙腳亂了:「喔,這怎麼回事啊?」不要惶恐!我告訴你們,或者有這個情形,或者沒有這個情形,也不一定的。

【光音遍淨天,乃至於有頂,初生及退沒,聞香悉能知】:一般人所知道的天,就以為只有這一個天,其實有無數那麼多的諸天。這個天上邊,又有那個天;那個天上邊,又有另外一個天,數不過來那麼多。外道只知道有一個天主,其實天主也很多的。天主並沒有很特別的,和我們人間皇帝是一樣很普通的。所以一個天就有一個天主,無量諸天就有無量天主。

天主在佛教中,不過是個護法而已,在佛前只有站著的身份,連坐的位置都沒有。為什麼?因為他是護法。好像護法韋陀菩薩和伽藍菩薩,總是站在佛前來保護著佛,天主也就是這樣子。

光音天有光音天的天主,遍淨天有遍淨天的天主。光音天的天人,以光來說話;他放一種什麼光,這就說一句什麼話。遍淨天,那個天上都特別清淨的。有頂天,就是非想非非想處天了。非想非非想處天的天人,壽命有八萬大劫,但是到墮落的時候,還是一樣受輪迴之苦。

我們所看見的這個天是四王天,四王天的天人壽命有五百歲,以人間五十年作為四王天的一晝夜。你算算,這四王天五百歲,合算到人間是多少年了?已經幾萬萬年了!所以,其他這個天是很多的。

從最初生到天上去,以及到退沒──五衰現相發生而墮落了,受持《法華經》的這位法師,一聞到天上這股香氣,他就完全能知道。

諸比丘眾等 於法常精進 若坐若經行 及讀誦經典
或在林樹下 專精而坐禪 持經者聞香 悉知其所在

【諸比丘眾等,於法常精進】:這一切的比丘和比丘尼眾等,他們對佛法是常常精進的,身也精進,心也精進。【若坐若經行,及讀誦經典】:或者坐禪,或者經行,或者在那兒誦經,或者在那兒拜佛,或者在那兒拜懺,或者在那兒寫經。

【或在林樹下,專精而坐禪】:或者在樹林子媄鋮虒g行。他們或者走到樹林子堙A到那樹底下來坐禪;那個地方非常清淨,容易得到輕安,容易得到三昧。【持經者聞香,悉知其所在】:受持《法華經》這位法師,一聞到這個香氣,完全知道他是在什麼地方。

菩薩志堅固 坐禪若讀誦 或為人說法 聞香悉能知
在在方世尊 一切所恭敬 愍眾而說法 聞香悉能知
眾生在佛前 聞經皆歡喜 如法而修行 聞香悉能知
雖未得菩薩 無漏法生鼻 而是持經者 先得此鼻相

【菩薩志堅固,坐禪若讀誦,或為人說法,聞香悉能知】:這發菩薩心、行菩薩道的菩薩,他們有自利利他、自覺覺他,行六度萬行的堅固志願。他們不論是坐禪,或者讀誦經典,或者給一切眾生來說法,這位法師一聞到這個香氣,也就能完全知道。

【在在方世尊,一切所恭敬,愍眾而說法,聞香悉能知】:在在,就是所有的地方。無論在什麼地方,你在這個地方就知道是在這兒,在那個地方就知道在那兒。所以這十方世界中,無論在哪一方的世尊,都是一切眾生所恭敬的。佛因為憐愍眾生的緣故,眾生是苦惱無量,所以給眾生來說法,令眾生離苦得樂。這位法師也是一聞到香氣,就知道佛在什麼地方。

【眾生在佛前,聞經皆歡喜,如法而修行,聞香悉能知】:所有的眾生在佛的座前,聽佛講經說法,都生一種恭敬歡喜心。佛說法之後,眾生就依照這個法來修行。這位法師一聞這香氣,誰依法修行也知道,不依法修行也知道。

【雖未得菩薩,無漏法生鼻,而是持經者,先得此鼻相】:這位受持《妙法蓮華經》的法師,雖然他沒有得到菩薩無漏法生鼻,因為受持這部經典的緣故,他就好像得著這無漏法生鼻這個相;但是沒有真正的證得,可是已經好像得了似的這樣子。

這個鼻根現在講完了,那麼以下就會講這個舌根。你們若不會用自己這個舌頭,可以聽一聽這個怎麼樣用自己的舌頭,就會有一千二百功德。有人說:「這個舌頭誰都會用,除非啞吧,他不會用舌頭說話。不是啞吧,沒有一個人不會用舌頭。」你說得是有一點道理,但是也有一點沒有道理。為什麼呢?你要是真會用這個舌頭,就盡說好話,不會說壞話。你自己迴光返照,問問你自己會不會說壞話?由有生以來,是不是盡說好話來著,沒有說過壞話?我相信無論哪一個人,你自己也不能給自己保險,說是我沒說過壞話。你罵人也就是壞話,你講人家是非也就是壞話,你打妄語也就是壞話。你說,這些個小小的問題,你是不是一點都沒有呢?我相信不!一定會有的。那就是沒會用舌頭。你聽過經之後:「喔,這舌頭有一千二百功德,我不要再說壞話啦!再說壞話沒有功德了!」所以呀,那麼你就會用舌頭了。這個就差這一點點,你就不會用;你把這一點點改了,就會用了!

卍    卍    卍

在明天是十月一號,中華總會館,請我們這兒比丘、比丘尼去幫他們超度這個死的人。在沒超度死人之前,你們先超度超度他們這活的人,給他們說說法。因為活的人,這是現實的。這是你們給他說法,他改惡向善了,這就是超度他們了,不要等到死再超度。

那麼我們明天,這佛教講堂的護法居士,誰願意去隨喜都可以的。在受過戒的居士,可以穿袍搭衣;沒有受戒的人只皈依的呢,可以只單單穿個袍可以。自己沒有呢,可以在這兒看哪一個合你穿,可以帶去借著穿一穿。那麼我們到那邊一定要很莊嚴的,不要不守規矩。但是我們要選出幾個做僧值,僧值就是糾察,糾察就維持規矩的,維持keep these rules。要有四個人,不要跟著走,在那地方看著那個壇。他們有人看著是他們的事情,我們自己也要有人在那看著。

最好明天你們看看,可不可以把虛老的像請去到那地方。這他們一看,這麼大的,就把他們嚇得老老實實的了,你看!你們可以把虛老的像請去,到那地方,這個老招牌!這個很莊嚴的,不要請那佛像。因為虛老的這個像它不太怕碰;那個佛像很貴重的,怕碰。虛老的像它沒有那些個彫刻的東西,所以很容易請去的,也很容易請回來。如果你們歡喜的話可以請去。

到那兒,你們記得,我們去要預備四個人來維持秩序,來看著。最好就是他們那兒有麥克風在果前的前邊,帶著走,你還把錫杖也帶去。帶著錫杖,你拿著錫杖把它舉高一點,這是給他們開地獄門的。完了你在前邊領著這麼念,果先就在那麥克風那兒念佛,大點聲念。不過也不要太大;太大把你喉嚨喊啞了,好像果同第二天說不出話來,那也是太過了。那麼這果寧呢,做主席就在後邊,來督著大隊。你們在那花園周圍這麼可以繞佛,叫這所有去的人最好都跟著繞佛,給他們種善根。

你們誰歡喜去,都可以去的。到那兒,要是能講的講一講,講五分鐘或者十分鐘的時間,這是最好的。那麼明天大約這一下子會影響很大的。令這一些中國人一看,「喔!美國和尚來了。喔!這是大法師啊!這是不得了,登壇給他們說法!」主要要講,我們絕對是無黨無派的,沒有黨,沒有派。我們離開政治的問題來做這個功德。我們本著佛教大慈大悲的心,來超度一切眾生;不論哪一個國家,你有人死了,歡喜我們給你超度,我們都可以做得到的,就這麼樣講。

卍    卍    卍

E4. 舌根功德 分二
F1. 長行 F2. 重頌
今F1.

復次常精進!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得千二百舌功德。

【復次常精進】:這是把前邊沒說完的道理,現在再說一說。佛叫了一聲常精進菩薩!我現在對你講。【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經】:若有受持的善男子和受持的善女人,他們若受持這一部《妙法蓮華經》。怎麼樣受持法呢?【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或者讀來受持,或者誦來受持,或者解說受持,或者書寫受持,或者受持的受持;總而言之,依這部《法華經》所講的道理來修行。【得千二百舌功德】:這一位受持、讀誦、解說、書寫的法師,他能得到一千二百舌功德。

舌怎麼有一千二百功德呢?因為舌能說法;不但能說法,而且又可以說圓融無礙的妙法,所以舌的功德是最大的。舌雖然有功德,但是過錯也不少!你若不說法,盡說是非,或邪言邪語,那就有過了;不止一千二百過,恐怕有一萬二百的過都不止。為什麼?口有有兩舌、綺語、妄言、惡口這四惡,這過越造越多,造成無量無邊那麼多的過。那麼造過,它就吃什麼東西都不香。你要自己知道有沒有過錯,你就吃東西看看香不香?若有過,香的東西吃著也不香,不香的東西更不香。現在這個舌頭有功德了,你說怎麼樣?

若好若醜,若美不美,及諸苦澀物,在其舌根,皆變成上味,如天甘露,無不美者。若以舌根,於大眾中,有所演說,出深妙聲,能入其心,皆令歡喜快樂。又諸天子天女、釋梵諸天,聞是深妙音聲,有所演說,言論次第,皆悉來聽。

【若好若醜,若美不美】:好,就是滋味最好不過了;醜,就是味道不好。前邊這好和醜,僅僅地是一種普通的飲食。後邊「美、不美」,雖然和「好、醜」差不多的意思,但是這個「美」,是好中之好了,就是上味──醍醐妙味、甘露法食;不美,就是不好中的又不好了。那個「醜」,本來是不好,但是「不美」比「醜」更不好了。所以「美」就比「好」的更好,「不美」就比「醜」的更醜。

【及諸苦澀物】:澀,就是不滑,就是這個東西吃到舌頭上,舌頭覺得麻麻的,就很不舒服。中國的脈學堙A有一種的脈叫「澀」,就是很麻的,不光、不滑;好像你手往前這麼摸,它不願意動彈,這就叫「澀」了。那麼苦本來就很難吃了,再加上澀,這更不好了!人人都不願意吃苦的,但是我對苦的還不討厭,我很願意吃苦的;因為我覺得那苦的媕Y很甜,先苦後甜!

你若不苦,它也不甜,所以想要甜,就先要苦。這就有個比喻,好像讀書,中國有這麼一句話,說是「受得十年寒窗苦,一舉成名天下知」。「十年寒窗苦」是怎麼樣?在中國,以前讀書的人沒有學校,不是說像現在幾千人、幾萬人聚會到一起來讀書,或者在一個班奡N有三十、四十。古來讀書就一個人,孤孤獨獨的,這麼在書房苦讀;白天也讀,晚間也讀,沒有休息。沒有人來看看你、或者和你說幾句話,一個朋友也沒有,誰也不知道這個人讀書。這樣的用功,經過十年,這十年苦得不得了,就去趕考。一趕考,因為他這十年盡讀書用功,所以學問也好,字寫得又工整,也有智慧了;到考場那兒,出什麼題目,一考試,他就考上了,又考了第一名──就是狀元。這一中狀元了,喔!人人都知道了:「某某人是狀元哪!」這一舉成名天下知,這就甜了;以前沒人知道,那是苦,現在知道就是甜了!

又好像再給你們舉個例子,你們在這兒學佛法,學了兩、三年了,也沒有人知道。今天去這一講,又講中文、又講英文,中西合璧,這麼樣子說法。中國人聽得不完全明白,也可以明白一半;外國人聽見,不單明白一半,完全都明白了!那麼這樣子,大家都知道了:「哦!這是某某法師!那個是某某法師!他們那兒又有兩位比丘尼,三位比丘!」這也叫受了一些個苦,現在他們大家都認識你了,都知道你們會念〈楞嚴咒〉、會念《心經》,又會念「南無阿彌陀佛」,這在西方人是很稀有的。西方人有幾個會念〈楞嚴咒〉的?我相信除了我們佛教講堂的弟子之外,任何地方沒有人會念〈楞嚴咒〉的。這我敢下一句決定詞,絕對絕對沒有的!如果有,除非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不然的時候,那絕定沒有的!你們相信我講這個話嗎?你不相信,我也要你相信,你不相信不行了!你看這厲害不厲害?

【在其舌根,皆變成上味,如天甘露,無不美者】:這個澀物若一到他舌頭上,你說怎麼樣?都變成最好、最高等的滋味,好像天上那個不死藥似的。天上有一種不死藥,吃了就不會死。為什麼天人活那麼大年紀?

就因為他有甘露,他盡吃甘露法食。這甘露是甜的,這種甜的露,比那個 Apple juice(蘋果汁)、Orange juice(橙汁)、什麼 juice(果汁) 都好喝的!你想喝、不想喝啊?想喝,就要學佛法;學佛法,慢慢我看你這個弟子不錯了,很守規矩、很聽教的,無論教他什麼,他都聽──教他對的他也聽,教他不對的道理他也相信,一點都不懷疑啦!好了,那我給他一點甘露,叫他不要死了。你看那時候才妙呢!給你一點甘露,你就可以長生不老,和天人一樣活那麼大年紀。

無論好不好的味道,一到這位受持《法華經》的法師的舌上,都變成上好味道了!所以再不好吃的東西,都可以變成無上的妙味;就是喝洗腳水也可以的,果式沒對你們說過?因為它可以變成無上的妙味,你們現在明白了嗎?(編按:上人在香港時,有一老婦來求上人讓她得個孫兒。上人說,想得孫,先得喝下他那盆洗腳水;老婦猶豫不敢喝,上人即取盆一飲而盡,笑稱這是甘露水。老婦大悔,求上人再賜洗腳水喝;上人表示機會已過,但是仍然滿老婦的願,令她隔年得一孫兒。)

【若以舌根,於大眾中,有所演說】:假使用這個舌頭在大眾之中,來講說佛法──不是用鼻子來講;若用鼻子也可以,不過這個鼻音講得不會太清楚。這個聲音,我是懂了,但是你不懂;我知道我想要說什麼,你聽,就不知道我想要說什麼。所以說話是要用舌頭,不要用鼻子;但是用眼睛也可以說話,眼珠這麼一轉,你那有智慧的,也就懂了!所以用眼睛也可以說話,用耳朵也可以說話。說:「這個我不相信!」我也不相信!我們大家都不要相信!

【出深妙聲,能入其心,皆令歡喜快樂】:你不相信?這就是深妙!若是「淺妙」,你就相信了;因為深妙,你就不會相信的,說:「豈有此理呢?沒有這個道理!」為什麼你說沒有這個道理?就因為出深妙聲了,所以你就不懂了。要是淺妙聲,你還可以知道。為什麼叫深妙?就因為能入到你心堙C怎麼樣入的?深妙就是深妙入的。怎麼樣歡喜的?也因為深妙!因為深妙,你也不知道為什麼你就笑了,就歡喜起來了:「啊!這個法師講經講得不錯!我一定明天還要去聽去!打個電話問一問今天是不是某某法師講經?」一聽到經,就最快樂了;這真是甚至於比吃甘露味更好吃、更快樂!

【又諸天子天女、釋梵諸天,聞是深妙音聲】:又者,天上的諸天子,或者天女,或者帝釋天、大梵天王,以及其他諸天的天王。釋,是帝釋,就是因陀囉王;梵,就是大梵天王。你這一講經,他們在天上的都聽到了:「喔!這有一個法師在那兒講經呢!」因為什麼他聽著了?就因為這個深妙聲音。深妙這個不可思議境界,就是天上也聽見,地獄也聽見,什麼地方都聽見,龍宮的龍也聽見了!

【有所演說,言論次第,皆悉來聽】:凡是這位法師有所演說,所說的言論,都很有次第的,前後連貫。不是說一句有理的,又說一句沒有理由的,一點次第都沒有!本來你說個一,應該再說個二,結果就說個五,這就是「不次第」,把這個二三四都沒有了!理論也要有好幾層,譬如說這第一個理由是什麼,第二個理由是什麼;他第二個理由沒說,就跳到說第七第八個去了,這也就是沒有次第。那麼現在講的有次第,也就是從長行一行一行講完了,又講重頌;重頌一句一句地講完了,又講長行,這就叫次第,不是雜亂無章,所以這一切的諸天和天龍八部,都來聽講了!

及諸龍、龍女,夜叉、夜叉女,乾闥婆、乾闥婆女,阿修羅、阿修羅女,迦樓羅、迦樓羅女,緊那羅、緊那羅女,摩?羅伽、摩?羅伽女,為聽法故,皆來親近,恭敬供養。

【及諸龍、龍女】:又有龍男和龍女。單說一個「龍」,這就是男龍。這「龍女」,這是女龍;龍也有男的,也有女的。為什麼不說「龍男」呢?因為單說一個「龍」字,就代表他這個男的本性了。

【夜叉、夜叉女】:又有夜叉男和夜叉女。夜叉,就是速疾鬼,又會飛,又會跑。單說一個「夜叉」,這就是男夜叉,若說「夜叉女」,這就是個女夜叉。男夜叉、女夜叉都很不好看,不像男的阿修羅相貌生得非常醜陋,女的相貌就生得非常美麗,不是的!這個夜叉,無論男女都很難看的!說「那個人像個夜叉」,就是表示太醜陋了!一看見,就把人都嚇破膽了,甚至於把人駭死!

【乾闥婆、乾闥婆女】:又有乾闥婆男和乾闥婆女;乾闥婆是玉帝那兒的俗樂神,常常為釋提桓因奏音樂。

【阿修羅、阿修羅女】:又有阿修羅男和阿修羅女;阿修羅,他的性質專門好勇鬥狠。

【迦樓羅、迦樓羅女】:又有迦樓羅男和迦樓羅女;迦樓羅,就是大鵬金翅鳥,專門吃龍的。

【緊那羅、緊那羅女】:又有緊那羅男和緊那羅女;緊那羅,也是玉帝的法樂神,常常為釋提桓因奏法樂。

【摩?羅伽、摩?羅伽女】:又有摩?羅伽男和摩?羅伽女;摩?羅伽,就是大蟒蛇。

【為聽法故,皆來親近,恭敬供養】:這天龍八部,雖然夜叉那麼醜怪,但是這位講說《妙法蓮華經》的法師,在這兒講說佛法的深妙聲音,他們都會來聽法的,又來親近這位法師,或者常常給這位法師叩頭和供養。供養什麼呢?或者供養這法師甘露。他或者跑到天上那兒,去偷一點甘露回來供養法師──或者到那兒去要的也不一定,不一定是偷的。你們各位不要學這一類的行為,不要出去偷一點東西來供養師父。這是不可以的!你若這樣子,你犯了法,我也犯了法了!為什麼?因為你偷東西,就是犯戒;我受這個偷來的東西,這是變成一個受賄的人──就是「貪贓受賄」。譬如賊偷來的東西,沒有地方放,就放到你那兒,這你就是受這個「贓」了。我不受這種的供養!幸虧現在沒有這樣的弟子,所以我預先告訴你們;不然的時候,如果沒有法子供養師父,以為去偷點東西來供養師父,大約這也有功德吧?這是沒有功德的!所以今天藉著這個機會,把這個道理給你們講一講!

以前在中國杭州,有一個阿羅漢濟公禪師,他專門叫他徒弟偷;偷誰的呢?偷師叔的、偷師伯的。濟公也有一些個師兄、師弟,他跟徒弟說:「你們若沒有錢,就去偷你們師伯、師叔,不要到外邊偷!」我現在叫你們也不要到外邊偷,也不要到媄銊翩A就是不要偷。為什麼他叫徒弟偷他師兄弟的錢呢?就因為他師兄和師弟把錢看得太重要了,就是認識錢,不能捨!

及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國王王子、群臣眷屬,小轉輪王、大轉輪王、七寶千子、內外眷屬,乘其宮殿,俱來聽法,以是菩薩善說法故。婆羅門居士、國內人民,盡其形壽,隨侍供養。又諸聲聞、辟支佛、菩薩、諸佛,常樂見之。是人所在方面,諸佛皆向其處說法,悉能受持一切佛法,又能出於深妙法音。

前邊是天龍八部都來親近、恭敬供養這位講說、受持、讀誦、書寫《妙法蓮華經》的法師。不單天龍八部,【及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還有比丘和比丘尼,優婆塞(在家的近事三寶的男人)和優婆夷(在家來近事三寶的女人)。還有【國王王子、群臣眷屬】:一個國,就有一個國王;這國王,有大的國王、有小的國王。又有王子,又有一般的大臣,以及國王和群臣的眷屬。

【小轉輪王、大轉輪王、七寶千子、內外眷屬】:又有小轉輪聖王、大轉輪聖王。有王於一洲的,這是鐵輪王;有王於二洲,這是銅輪王;有王於三洲的,這是銀輪王;以上就是小轉輪王。大轉輪王,這就是金輪王,王於四洲──東勝神洲、南贍部洲、西牛賀洲、北俱盧洲,這四大部洲。又有七寶,又有千子(轉輪聖王有一千個兒子),又有內外所有的眷屬。【乘其宮殿,俱來聽法】:又有天人坐著他那宮殿,都一起到這個法會聽法。【以是菩薩善說法故】:為什麼這天龍八部、轉輪聖王都來聽法呢?就因為這位菩薩善說《妙法蓮華經》,說得非常之妙,所以他們都來聽說。

【婆羅門居士、國內人民,盡其形壽,隨侍供養】:又有婆羅門;「婆羅門」是梵語,譯為淨裔,就是修行清淨行者的後人。又有在家的居士,以及國家媄銎狾釭漱H民,他們盡他這個生命,隨時隨地來侍候和供養這位講說《法華經》的菩薩法師。

【又諸聲聞、辟支佛、菩薩、諸佛,常樂見之】:又有一切的聲聞、辟支佛、菩薩、諸佛,也來聽法,都歡喜好樂見到這位法師。【是人所在方面,諸佛皆向其處說法】:無論在什麼地方,十方的諸佛都向著這位說《法華經》的法師,所住的地方來說法;那麼說法這位法師,還能受持這十方諸佛所說的法。什麼叫十方諸佛皆向其處說法呢?好像《法華經》是十方諸佛所說的法,這位法師受持《法華經》,這就是十方諸佛皆向其處來給他說法。

【悉能受持一切佛法,又能出於深妙法音】:這位法師,他對《法華經》一字一句都能完全受持,能完全受持諸佛所說的一切佛法;他又能用很淺顯的道理,來把深妙的法音都給講說出來。

F2.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是人舌根淨 終不受惡味 其有所食噉 悉皆成甘露
以深淨妙聲 於大眾說法 以諸因緣喻 引導眾生心
聞者皆歡喜 設諸上供養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在這個時候,釋迦牟尼佛因為悲心切切,所以也不怕麻煩,願意用偈頌再把前邊的道理重說一遍。

【是人舌根淨,終不受惡味】:這個受持、讀誦、解說、書寫、為他人講說《法華經》的這一位法師,他的舌根得到清淨。因為他自性清淨,所以一切的惡味不但不能轉他這個舌根,而且被他的舌根給轉變了;一切的惡味,也變成妙味。【其有所食噉,悉皆成甘露】:他無論吃什麼東西,都變成甘露味,都變成最上的醍醐妙味。

【以深淨妙聲,於大眾說法】:這位法師,以這種不可思議的清淨妙聲,給大眾來講說妙法。【以諸因緣喻,引導眾生心】:他用種種的因緣、種種的譬喻,引導眾生向於佛道,向於佛法,發菩提心,成就佛果。【聞者皆歡喜,設諸上供養】:這一位法師因為所說的法是清淨妙音,所以聞者都發生一種歡喜心。一切眾生,就預備這種種最上的供養,來供養這位法師。

諸天龍夜叉 及阿修羅等 皆以恭敬心 而共來聽法
是說法之人 若欲以妙音 遍滿三千界 隨意即能至
大小轉輪王 及千子眷屬 合掌恭敬心 常來聽受法
諸天龍夜叉 羅剎毘舍闍 亦以歡喜心 常樂來供養
梵天王魔王 自在大自在 如是諸天眾 常來至其所
諸佛及弟子 聞其說法音 常念而守護 或時為現身

【諸天龍夜叉,及阿修羅等,皆以恭敬心,而共來聽法】:所有的天龍八部和夜叉等等,以及無端正的阿修羅眾,他們本來都是鬥爭心堅固,現在因為這法師善說諸法,所以他們也都把瞋恨心變成恭敬心了,一起到這個法會來聆聽這位法師講說佛法。

【是說法之人,若欲以妙音,遍滿三千界,隨意即能至】:這位講說《法華經》的法師,他想用這種不可思議的微妙音聲來說法,希望這個聲音能充滿到三千大千世界這麼遠。他只要這麼樣作觀想,那麼三千大千世界,即刻就可以聽見這種說法的妙音。

【大小轉輪王,及千子眷屬,合掌恭敬心,常來聽受法】:大轉輪聖王,就是金輪王;小轉輪聖王,就是銀輪王、銅輪王、鐵輪王。金輪王有一千個兒子,那麼有多少個皇后嬪妃?就沒有講,大約也很多。轉輪王和他一千個兒子,以及所有的眷屬們,他們都合起掌來,生出一種恭恭敬敬的心來到這個法會,聽這位法師講說佛法。

【諸天龍夜叉,羅剎毘舍闍,亦以歡喜心,常樂來供養】:這三界諸天,和天上的龍,以及夜叉、羅剎、毘舍闍等。夜叉,就是跑得很快的那種疾速鬼。羅剎,也是一種鬼的名字。「羅剎」是梵語,翻譯為暴惡鬼;暴惡,就是脾氣很暴躁、很大的,又惡。

毘舍闍,也是一種鬼的名字,翻譯為噉精氣鬼,就是專門吃人精氣的。晚間他遇著男人,他就變成一個女人去誘惑這個男人,令這個男人生出一種慾心來;要是遇到女人,他就變成一個男人,令這個女人也生出一種慾心。他就把這一個人的精氣給吃了,他專門吃這個東西,這叫噉精氣鬼,這種鬼是很厲害的。所以我們修道的人思想一定要清淨,一定要正確,也就是因為這個;你若不清淨,他就來偷你這個寶貝了!

鬼本來不生歡喜心的,總有一種瞋恨心,可是現在因為這位法師說法說得妙了,所以也生歡喜心了,而且還常常地發願來供養這位法師。

【梵天王魔王,自在大自在,如是諸天眾,常來至其所】:這大梵天王和六欲天的魔王,以及自在天(欲界的他化自在天)和大自在天(色界的摩醯首羅天),這些諸天的天眾,常常來到講經說法這位法師的地方,聆聽佛法,供養法師。

【諸佛及弟子,聞其說法音,常念而守護,或時為現身】:十方的諸佛和佛的弟子。聲聞、辟支佛、菩薩,就是佛的弟子。他們聽見這位法師在這兒講說《妙法蓮華經》的聲音,就常常護念這一位講經的法師,而且守護這個道場。或者有的時候,十方諸佛和佛的弟子,還現身來見這位說法的法師。

E5. 身根功德 分二
F1. 長行 F2. 重頌
今F1.

復次常精進!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得八百身功德;得清淨身,如淨琉璃,眾生喜見。其身淨故,三千大千世界眾生,生時死時,上下好醜,生善處惡處,悉於中現。

【復次常精進】:把前邊的道理再說一次,釋迦牟尼佛又叫了一聲常精進菩薩!【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經】:假使有修行的善男子和善女人,【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得八百身功德】:他們若能受持這部《妙法蓮華經》,或者讀這部經,或者離開經本背誦這部經,或者為他人解說這部經,或者書寫這部經,就能得到八百身功德。【得清淨身,如淨琉璃,眾生喜見】:他能得到清淨的身體。怎麼樣子呢?就好像一個淨琉璃體似的,一切眾生都歡喜見到這位法師,歡喜親近這位法師,歡喜聽這位法師說法。

【其身淨故】:因為他身體清淨、沒有染污的緣故。為什麼他身體這麼清淨呢?就因為持《法華經》嘛!持《法華經》,也持戒律,所以他身體清淨了!【三千大千世界眾生,生時死時,上下好醜,生善處惡處,悉於中現】:在三千大千世界媄銎狾釭熔野矷A或者生的時候,或者死的時候,或者在天上,或者在地獄,或者相貌生得美麗,或者相貌生得醜惡,或者他們死了,生到善的地方去,或者生到惡的地方去。都在他這個清淨的身體媄銦A就好像照像機似的,就都現出來了。雖然照出很多的像,但是還不混亂,每一個相都清清楚楚的;不是像我們這照像機,有的時候,照的像不清楚。

及鐵圍山、大鐵圍山、彌樓山、摩訶彌樓山等諸山,及其中眾生,悉於中現。下至阿鼻地獄,上至有頂,所有及眾生,悉於中現。若聲聞、辟支佛、菩薩、諸佛說法,皆於身中,現其色像。

【及鐵圍山、大鐵圍山、彌樓山、摩訶彌樓山等諸山】:以及鐵圍山(在須彌山的外邊)、大鐵圍山、彌樓山(光明山)、摩訶彌樓山(大光明山)等這一切其他的諸山。【及其中眾生,悉於中現】:在其中的所有眾生,完全都在他這清淨身體媄銌{出來。

【下至阿鼻地獄,上至有頂,所有及眾生,悉於中現】:向下到這無間地獄,向上到這非想非非想處天,所有的境界和所有一切的眾生,完全都在他這清淨身體堬{出來了。跟你們講一個現代的比喻,這個淨身,就好像雷達似的,無論從那方飛來的飛機,雷達這兒就看見了,所以就這麼妙!雷達是用一種科學來造成的,但這個淨身是自己本身,有這種妙處,有這種力量。

【若聲聞、辟支佛、菩薩、諸佛說法】:或者是聲聞、或者是辟支佛、或者是菩薩、或者是諸佛,他們在十方世界說法,【皆於身中,現其色像】:都能在這位法師清淨身媄銦A現出他這形形色色的色像。

F2.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持法華者 其身甚清淨 如彼淨琉璃 眾生皆喜見
又如淨明鏡 悉見諸色像 菩薩於淨身 皆見世所有
唯獨自明了 餘人所不見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在這個時候,釋迦牟尼佛願意把前邊這個道理,用偈頌再說詳細一點。

【若持法華者】:假使若能修行,依照這部《妙法蓮華經》來修行、受持此經的這位菩薩法師,【其身甚清淨,如彼淨琉璃】:他的身體就非常清淨,好像淨琉璃那麼樣子,媄鉹]可以看見外邊,外邊又可以看見媄銦C【眾生皆喜見】:所有的眾生,都歡喜見到這位說法的菩薩法師。

【又如淨明鏡,悉見諸色像】:這個清淨身,又好像一塵不染的明鏡一樣,所有的色像來,就照見什麼色像;那麼什麼色像去了,也就沒有了,不留影子在鏡子堙C【菩薩於淨身,皆見世所有】:講說、受持、書寫、讀誦《法華經》的這位菩薩法師,在清淨身中,能見到世間所有一切的色像,都在他那清淨的妙身媄銡酮搢ㄐC【唯獨自明了,餘人所不見】:但是這種境界,唯獨他自己才能看見、明白瞭解,其他人是看不見,也不會知道的。

三千世界中 一切諸群萌 天人阿修羅 地獄鬼畜生
如是諸色像 皆於身中現

【三千世界中,一切諸群萌】:在三千大千世界之中,所有一切眾生和所有一切境界,【天人阿修羅,地獄鬼畜生】:好像天上的人和人間的人,及一切阿修羅,這是三善道;以及地獄、餓鬼、畜生,這是三惡道。【如是諸色像,皆於身中現】:所有這一切種種的色像,都在這位法師的淨身堙A可以顯現出來。

諸天等宮殿 乃至於有頂 鐵圍及彌樓 摩訶彌樓山
諸大海水等 皆於身中現

【諸天等宮殿,乃至於有頂】:所有三界諸天的一切宮殿,乃至非想非非想處天的天人,【鐵圍及彌樓,摩訶彌樓山】:鐵圍山和光明山,以及大光明山。【諸大海水等,皆於身中現】:所有一切大海的水,有這種種的色像,都在受持《妙法蓮華經》這位法師,他的淨身中顯現出來。

諸佛及聲聞 佛子菩薩等 若獨若在眾 說法悉皆現
雖未得無漏 法性之妙身 以清淨常體 一切於中現

【諸佛及聲聞,佛子菩薩等】:所有十方諸佛、聲聞、辟支佛,和法王之子──一切的大菩薩。【若獨若在眾,說法悉皆現】:或者單獨一人在那兒,或者在大眾之中,給大眾說法。完全都在他這個琉璃的身體中現出來。

【雖未得無漏,法性之妙身】:這位受持《妙法蓮華經》的法師,雖然他沒有證得這個無漏的聖果,還沒有得到這個法性的妙身。【以清淨常體,一切於中現】:但是他就以父母所生這個清淨的常身,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在他這個身體媄銩|現出來的。這種境界,只有他自己知道,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E6. 意根功德 分二
F1. 長行  F2. 重頌
今F1.

復次常精進!若善男子、善女人,如來滅後,受持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得千二百意功德。以是清淨意根,乃至聞一偈一句,通達無量無邊之義。

【復次常精進】:再把前邊這個道理再說一次,釋迦牟尼佛又叫了一聲,常精進菩薩!【若善男子、善女人,如來滅後,受持是經】:假使有修行的善男子和修行的善女人,在將來佛入涅槃之後,有能受持這一部《妙法蓮華經》的人,【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或者對著這部經來讀,或者離開經的本子來背誦,或者為人解說,或者用筆和紙來書寫這部經。【得千二百意功德】:能這樣修行用功,就會得到一千二百意功德。

為什麼能得到這一千二百意功德呢?因為【以是清淨意根,乃至聞一偈一句,通達無量無邊之義】:以這種清淨的勝意根,乃至於就是聽到一首偈頌,或者聽到一句經文。他能由這一偈一句的義理,就能明白全部經典的道理;不單明白全部經典的道理,而且又能以觸類旁通,明白沒有數量無邊的道理和義趣。

解是義已,能演說一句一偈,至於一月四月,乃至一歲,諸所說法,隨其義趣,皆與實相不相違背。若說俗間經書、治世語言、資生業等,皆順正法。

【解是義已,能演說一句一偈】:明白這個義理之後,又能為他人來講解一句的經文,或者一首偈頌。雖然這一句,而能發揮出來無量的義理;這無量的義理,還仍然歸到這一句經文上。【至於一月四月,乃至一歲】:這一句經文、一首偈頌,甚至能講一個月,或者講四個月,或者講一年。「一月」表示一乘實相的法,「四月」表示四諦法,「一歲」是十二個月,這表示十二因緣法。

【諸所說法,隨其義趣,皆與實相不相違背】:雖然是一偈一句這麼少,他能以把它合到一切法上,和一切的法都相合。他所說的法,隨順義理的趣向,都合乎實相的道理,合乎第一義諦的道理。

【若說俗間經書、治世語言、資生業等】:或者他講說世俗間一切的經書,好像四書五經等,所讀的這一些個書,這都是世俗的經書。或者是治世的語言,就是治理這世界的言語。或者是資生的事業,是幫助生活的職業,就是做生意、做什麼買賣之類,能以賺錢,好維持生活。【皆順正法】:雖然就講這些俗間的經書和治世語言、資生業等,都與正法相合,不相違背,隨順這個正法。

三千大千世界六趣眾生,心之所行,心所動作,心所戲論,皆悉知之,雖未得無漏智慧,而其意根清淨如此。是人有所思惟,籌量言說,皆是佛法,無不真實,亦是先佛經中所說。

【三千大千世界六趣眾生】:這所有的三千大千世界中的六道眾生,【心之所行,心所動作,心所戲論】:他們心媕Y所想要做的事情;所起的動作,在心媕Y,最初打那麼一個妄想,就有這麼一個動作;所生的妄想,心媕Y起這一些個虛妄的念頭;所有的戲論,這戲論在心媕Y沒有發揮出來,就是心媕Y胡思亂想的。想什麼?想:「我若做個皇帝可不錯!」或者:「我競選總統,有沒有人能擁護我呢?有沒有人投我票呢?」本來是老年人了,他就想:「我會不會再做一個小孩子?我再像一個青年人那麼樣子?」或者青年人,就想:「那個老年人長那麼長鬍子,我要是也有那麼長鬍子,可不錯!」有的小孩子就想】:「他們大人,什麼都能幹,我趕快一點長大,也就什麼都能做,這有多好呢!」這麼盡打這些個妄想,這都叫心媕Y的戲論。

【皆悉知之】:眾生打這種妄想,在講說《法華經》的這位菩薩,他都知道。你看!【雖未得無漏智慧,而其意根清淨如此】:雖然他沒有得到無漏,沒有證果,可是他的勝意根,得到這樣清淨的境界。

【是人有所思惟,籌量言說,皆是佛法,無不真實】:這位法師,他要是想做一件什麼事情,有所思惟、所籌量的,除非不說出來;他若說出來,都是佛法。不單是佛法,而且是妙法;不單是妙法,而且還是不可思議的一種法。這種不可思議的境界,為什麼他得到呢?就是因為他受持《法華經》,他所想的和所行的,都是真實不虛。你看!很不公道的──不是不公道,這最公道!就因為他受持《法華經》。為什麼你打妄想也不成事實呢?就因為你不受持《法華經》;你若受持《法華經》,那你所想的、所說的、所做的,也都是真實。

【亦是先佛經中所說】:這位法師,他是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但有言說,都是實相妙法,這也是以前佛在經中所說出來的道理。他雖然沒有完全把全部大藏經都看完,但是那些個道理他已經都有了;為什麼他能有了?就因為得到受持《法華經》這種不可思議的妙處。這所謂「妙三昧」,是人所想像不到的。

F2. 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是人意清淨 明利無濁穢 以此妙意根 知上中下法
乃至聞一偈 通達無量義 次第如法說 月四月至歲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在這個時候,釋迦牟尼世尊認為這個道理是非常的妙,所以願意再把這個道理,用偈頌來說一遍,因為它太妙了!

【是人意清淨,明利無濁穢】:受持《法華經》的這位法師,他得到清淨的勝意根。他不但聰明,而且又有智慧,沒有污濁和染污──就是非常清淨。【以此妙意根,知上中下法】:以這種勝妙的意根,能知道一切上中下的佛法。

【乃至聞一偈,通達無量義】:乃至於僅僅聽見一首偈頌,他就能豁然開悟了!開悟了之後,就通達一切諸法實相,就「深入經藏,智慧如海」了。【次第如法說,月四月至歲】:他說法,是次次第第的,那麼有條不紊的說,不是說得雜亂無章的。他說這一首偈頌,或者可以講說一個月,或者可以講四個月,或者可以講一年。一個月,就表示實相的大乘法;四個月,就表示四諦法;至歲,就表示十二因緣法。

是世界內外 一切諸眾生 若天龍及人 夜叉鬼神等
其在六趣中 所念若干種 持法華之報 一時皆悉知

【是世界內外,一切諸眾生】:在三千大千世界的內和外,所有一切眾生,【若天龍及人,夜叉鬼神等】:或者天上的人,或者人世間的人,或者諸龍、夜叉(速疾鬼)、鬼、神等等。

【其在六趣中,所念若干種】:所有在這六道輪迴媄銂熔野矷A他們所想念的有多少種,這位法師都知道。哪一個眾生願意做畜生──願意去做牛、做馬、做鴿子、做雞、做鴨、做狗、做貓、做老虎、做獅子,他都知道。所謂「所有眾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悉見」,如來悉知悉見不出奇,這位受持《法華經》的法師也都知道,所以這是不可思議的。【持法華之報,一時皆悉知】:是什麼道理,他都知道這麼多的事情呢?就是受持《法華經》所得到這種的果報。在同一個時候,所有的眾生這種種的心念,他都知道。

十方無數佛 百福莊嚴相 為眾生說法 悉聞能受持
思惟無量義 說法亦無量 終始不妄錯 以持法華故
悉知諸法相 隨義識次第 達名字語言 如所知演說
此人有所說 皆是先佛法 以演此法故 於眾無所畏

【十方無數佛,百福莊嚴相】:在十方世界所有無數佛,他們都是在往昔時,曾經三祇修福慧,百劫種相好,所以得到這種百福莊嚴相。【為眾生說法,悉聞能受持】:他們為一切眾生來演說妙法。所有的佛法,眾生聽見之後就能受持。

【思惟無量義,說法亦無量】:他這一想,能由一種道理,就明白無量的道理;由無量的道理,又還為一個道理,所謂「一本散為萬殊,萬殊仍歸一本」。他說起來佛法,也無量無邊的,【終始不妄錯,以持法華故】:由開始講到最後,他所講的不會把它忘了,不會講錯的。什麼緣故他能有這種的記憶力、這種的聰明智慧呢?就因為他受持《法華經》的緣故。

【悉知諸法相,隨義識次第】:他完全知道一切的諸法實相。隨著經義,他就知道這個法的次第。【達名字語言,如所知演說】:他通達這名字和語言的三昧,照著所覺悟、所知道的道理,來給眾人講解。

【此人有所說,皆是先佛法】:這一位受持《法華經》的法師,他有所說法,都是以前佛所說過的道理,所以他現在又把它說一說。【以演此法故,於眾無所畏】:也因為他演這種妙法的緣故,所以在人多的地方,他也無所畏懼。

持法華經者 意根淨若斯 雖未得無漏 先有如是相
是人持此經 安住希有地 為一切眾生 歡喜而愛敬
能以千萬種 善巧之語言 分別而說法 持法華經故

【持法華經者,意根淨若斯】:受持《妙法蓮華經》這位法師,他這個勝意根所得的清淨,就像前邊所說的這種情形。【雖未得無漏,先有如是相】:雖然他沒有得到無漏,但是先就得到這種的形相、情形。

【是人持此經,安住希有地】:這一位法師,他受持讀誦這部《法華經》。他所安住的,也是最勝最希有的一個地方。【為一切眾生,歡喜而愛敬】:他能為一切眾生所愛敬;誰見著他,誰就歡喜,又愛護他,又恭敬他。

【能以千萬種,善巧之語言,分別而說法,持法華經故】:他能用千萬種善巧方便的語言、譬喻,來講說佛法;他又能分別得清清楚楚的,來說佛法。為什麼他能分別清清楚楚的,講得那麼玄、那麼妙、那麼樣不可思議?就因為他受持讀誦《妙法蓮華經》的緣故。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經文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