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地藏菩薩本願經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經文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地獄名號品第五

◎一九六九年宣化上人講述於
美國三藩市佛教講堂

這一品是第五品,叫地獄名號品,說明地獄有什麼名字,什麼名號的。什麼叫地獄呢?地獄是誰造成的呢?人間有監獄;地府裡,就是陰間,也有監獄。可是人間的監獄是政府先造好,給犯罪人預備的。地獄的監獄是不是也是這樣子呢?不是這樣,不是像人間的監獄,預先造好在那地方,等人犯了罪,就把他罥到監獄裡。地獄這個監獄只是有名而無形──這個名目是有,而地獄的形相是沒有的。要等著你到地獄受罪的時候,才有這個形相現出來;也就是你造什麼罪業,地獄就現出來一個什麼監獄。

這種監獄並不是人造的,也不是鬼造的,而是自己的業力所造成的。你造出來什麼樣的業力,就有一個什麼樣的監獄在陰司。陰司又叫陰間,為什麼叫陰間呢?因為它沒有日、月光,總是黑暗的,所以叫陰間。而造什麼罪業,在這陰間,就現出一個什麼地獄來,這一種情形是非常巧妙,非常不可思議的。這也就是你所造的罪業,聚集到一起所成就的地獄。所以地獄只有名號,而沒有實體,要等到你去受罪的時候,這個地獄才現出來。所以這是非常微妙,非常不可思議的。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白地藏菩薩言。仁者。願為天龍四眾。及未來現在一切眾生。說娑婆世界。及閻浮提罪苦眾生。所受報處。地獄名號。及惡報等事。使未來世末法眾生。知是果報。

「爾時」:當爾之時。「普賢菩薩」:誰都知道這位普賢菩薩吧!他騎著一隻六牙白象,他的行力最大,所以稱大行普賢菩薩。「摩訶薩」:這一位大菩薩,「白地藏菩薩言」:對地藏菩薩就說了,「仁者」:這仁者也就是菩薩的一個別名。

「願為天龍四眾」:我願意請你為現在的天龍及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未來現在一切眾生」:和這個未來以及現在的一切眾生。「說娑婆世界」:說一說娑婆──這個堪忍的世界。「及閻浮提」:和南閻浮提,這些「罪苦眾生」:所有造罪而受苦的這一些眾生,「所受報處」:他們造什麼罪業,就應該到受什麼果報的地方。「地獄名號」:這些地獄的名號,「及惡報等事」:和這種受惡果報的事情。「使未來世」:使令將來的這個世界,「末法眾生」:末法的眾生。「知是果報」:知道地獄這種果報的厲害問題。

地藏答言。仁者。我今承佛威神。及大士之力。略說地獄名號。及罪報惡報之事。仁者。閻浮提東方有山。號曰鐵圍。其山黑邃。無日月光。有大地獄。號極無間。又有地獄。名大阿鼻。復有地獄。名曰四角。復有地獄。名曰飛刀。

「地藏答言」:地藏菩薩聽到普賢菩薩這樣請問,所以就答覆普賢菩薩說,「仁者」:說有仁愛的這個人,你是一個大慈悲的人。「我今承佛威神」:我現在承藉著佛的威德神通,「及大士之力」:和大士──仁者!你的力量。「略說地獄名號」:我略略地說一說這地獄的名號。「及罪報惡報之事」:他們造什麼罪業,就受什麼果報。以前造惡,現在就受惡報;做善事,就受善報。而在地獄裡,都是受惡報的這些事情。

「仁者」:地藏菩薩又叫了一聲仁者,說「閻浮提東方有山」:在這南閻浮提的東方有一座大山。這山「號曰鐵圍」:這座山是鐵圍山。鐵是黑色的,這表示黑暗無光。「其山黑邃」:這座山黑咚咚的,就像在洞裡邊似的。「無日月光」:這個地方,日月所不能照到,沒有日月光。「有大地獄」:在那個地方,有一個最大的地獄。「號極無間」:這個地獄是最大的,也是最高的,叫極無間。無間也就是前邊所講的地獄,有五種的無間。「又有地獄,名大阿鼻」阿鼻是梵語,翻譯成中文叫無間。前面那個叫極無間,這個就叫無間。

「復有地獄」:又有一個地獄,「名曰四角」:這個地獄的名字就叫四角;也可以說這個地獄是四方的,有東南西北四方;也可以說這個地獄裡,有四個好像牛角似的,人到這個地獄裡,就受這種角觸碰,死了又生,生了又死。

「復有地獄,名曰飛刀」:又有一個地獄,叫飛刀地獄。人在這兒,也不知從什麼地方就飛來一把刀,或者把頭斬下來,或者把手給斬下來,或者把身上的肉給割破了,流很多血,或者就把你刺死了。刺得身上也痛,腿也痛,周身都痛。痛完了,剛不痛,啊!這個飛刀又來刺,所以,痛了又痛,痛了又痛。這叫飛刀地獄,這種地獄,也是最苦的。

復有地獄。名曰火箭。復有地獄。名曰夾山。復有地獄。名曰通槍。復有地獄。名曰鐵車。復有地獄。名曰鐵床。復有地獄。名曰鐵牛。復有地獄。名曰鐵衣。

「復有地獄,名曰火箭」:這個火箭地獄,有很多的箭,箭上頭都有火。現在向月球射火箭,這種火箭和地獄的這種火箭是一樣的。地獄這種火箭是很厲害的,人要是有罪過,要受這個火箭的果報。

「復有地獄,名曰夾山」:又有一種地獄,人在這種地獄裡受苦,受得很厲害的。先是東邊的地獄門開了;開了,人就往外跑,好像在監獄裡的土匪逃獄似的,以為跑出去就得到自由了。啊!卻不知道一跑出這個地獄,就看見兩座山。他認為跑到山裡頭去,就可以躲避這種罪過,於是就跑到山裡去了。跑到山裡,你說怎麼樣?啊!這山都是活動的山,由四面夾攏來了,所以前後左右都是山,一起夾,把這個人夾成肉餅,血肉模糊的。在那地方,不但地獄的東門是這樣,南、西、北門也是這樣子。這獄的門打開了,罪人就往外逃,一逃,看見山,就往山裡頭跑。一跑到山裡頭去,卻不知道這山裡頭還是地獄。為什麼這樣?就因為這個眾生的罪業太深了,到處都要受果報,到處都要受這種無法忍受的刑具。為什麼有夾山地獄這種的果報呢?就因為這個人在生,對人壓迫得很厲害,或者他自己有勢力來壓迫人,所以死了以後,也受這種夾山的果報。

「復有地獄,名曰通槍」:這個槍和箭比,箭比較細小一點,而槍的槍頭很大,這個槍頭一扎,就可以把人扎死。在這個通槍地獄裡,這槍或者由前邊、由後邊、由左邊、由右邊刺來,一刺,就把罪人的身體刺出很多窟窿來,將身體開了很多的窗戶,很多的門,所以全身都是窗,都是門了,因此,這叫通槍地獄,這種地獄也是很難受的。

「復有地獄,名曰鐵車」:人在這種地獄裡頭,鐵車由罪人的身上走過來,走過去,把人壓在底下。而釋迦牟尼佛在因地的時候,有一生,他有天眼通,看見這種地獄裡呀!鐵車在人的身上走過來,走過去,這種苦太厲害了,他就發一種慈悲心說:「我一定要發心修道,將來我成佛時,把這個地獄裡的眾生都度出去。」所以,這是釋迦牟尼佛最初發慈悲心。

「復有地獄,名曰鐵床」:又有一種地獄叫鐵床。坐到這個鐵床上,或者睡到這個鐵床上,床底下就生出很多刀子來,這些刀子都用火燒紅了,這個罪人就被叫來躺在這種鐵床上。

「復有地獄,名曰鐵牛」:這鐵牛地獄是鐵牛,都有牛角,用牛角來頂罪人,令人受罪。「復有地獄,名曰鐵衣」:又有一種地獄叫鐵衣地獄,這個鐵衣是因人在生的時候,受戒又犯戒,就墮落這種鐵衣地獄。這種鐵衣地獄是怎麼樣的呢?這種地獄有很多帶鉤的刺刀。往身上這麼一刺,就把身上的衣服都給拉破了,拉破了,他就沒有衣服穿,然後又從空中飛來一種鐵的衣服,這個受罪的人一看空中有衣服來,他就伸手招說:「衣來!衣來!」說這個衣服你快來啦,快來到我這兒來。那麼招招手,這衣服就來了,一來,把他身上都用鐵皮子包上,這個鐵皮都是用火燒紅的鐵,一穿到身上,就把身上都燒得焦爛,變成灰了。變成灰以後呢?等一等巧風一吹,本來已沒有個他,又現出一個他的形相,這是鐵衣地獄。

復有地獄。名曰千刃。復有地獄。名曰鐵驢。復有地獄。名曰烊銅。復有地獄。名曰抱柱。復有地獄。名曰流火。復有地獄。名曰耕舌。復有地獄。名曰剉首。復有地獄。名曰燒腳。復有地獄。名曰啗眼。復有地獄。名曰鐵丸。

「復有地獄,名曰千刃」:這種千刃地獄,就是造罪業造得多來的。若人墮到這種地獄裡頭,在虛空中有千萬把刀,就像下雨似的,下到下邊來。這些刀有如雨點似的,把罪人的頭也斬碎了,身上也斬碎了,把所有的骨頭、肉都斬碎了,斬碎之後就死了。死後,又有一種巧風一吹,他又活過來了,又受這種的罪。

「復有地獄,名曰鐵驢」:又有一種地獄叫鐵驢。這鐵驢地獄是鐵驢在罪人身上踩,走過來,走過去的踐踏犯罪的人。「復有地獄,名曰烊銅」:又有這種地獄──啊!把罪人放到燒化了的銅裡邊。既然銅都可以燒化,那麼人一放到裡邊也是會燒化。

「復有地獄,名曰抱柱」:這種抱柱地獄,又叫炮烙地獄。我去年講《楞嚴經》的時候已經講過,不過恐怕人都忘了。這個抱柱地獄,就是一個燒紅的銅柱子,人抱到這柱子上,就離不開它。什麼人會墮這種地獄呢?這是好淫亂、好姦淫的人,在生的時候犯的淫業太多了,男人也犯的太多,女人也犯的太多。總而言之,不論男女,犯淫業最多的人,在死後就墮到抱柱地獄。等人墮到這個地獄裡頭的時候,要是男人看見這個銅柱,就是他在生時所最愛的那個女人,於是就到那兒把她抱住,一抱住,孰不知這個被火燒紅的銅柱,就把他身體都給燒焦了。燒焦了,也就死了,死了,巧風一吹,又活過來,活過來,還是這樣子──抱完了又抱,抱完了又抱,燒完了又燒,燒完了又燒。死了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像這樣有很多次。

男人看見這炮烙,是個女人;要是女人呢?看見這個炮烙,就是一個她在生所最愛的那個男人。於是她也就情不自禁,跑到跟前,把她所最愛的男人抱住。抱住之後,也就被這種銅柱的火,把她燒得變成了灰,等巧風一吹,她又活過來。活過來又去抱,又去抱又死,死了又活,又抱。也是這麼抱上就受罪,受罪就死了,死了又活過來,再受罪。這種東西是什麼所成的呢?是不是有人預備這個東西?不是,這是因為他那個淫業,淫欲的業火所成的這麼一個地獄。所以我們無論男女,不要以為男女相愛是個好事,要是你走到不正當的路,將來就墮落到這種抱柱地獄,這是最苦的一件事。

「復有地獄,名曰流火」:又有一種地獄,名叫流火。這個火呀!它是流動的,就像水似的。這種流火地獄,也是眾生淫欲的火所造成的。

「復有地獄,名曰耕舌」:又有一種地獄,它的名字叫耕舌地獄。什麼叫耕舌地獄呢?人死了做鬼,就有一個惡鬼,把罪人的舌頭用一個鉤子鉤住,再往上一撐,撐得幾丈長,又長又腫得很大。然後割下來,用犁耙,翻土的工具叫犁杖,就用那種犁杖在舌頭上盪來盪去,把舌頭給盪出很多溝。為什麼要受這種果報呢?就因為這個人在生的時候毀謗三寶,說三寶的罪過,破壞三寶。譬如說──不應該信佛,這佛根本沒有,不是真的,佛法也是騙人的,和尚更是到處藉著佛法來騙人,不要相信他!像這樣毀謗三寶。

還有,口有四惡:(一)惡口就是罵人。(二)兩舌就是對張三說李四不好;到李四那兒,又說張三不好。把張三、李四兩個人挑撥得一點都不和氣,成日鬥爭打架。(三)綺語是無論男男女女,男人就專講女人,說那個女人,你看怎麼樣子?生得很漂亮吧!這個怎麼樣子!怎麼樣子!專門講女人的事情。那女人呢?就講男人的事情,那個男人不錯,又如何、如何,專門講一些個,總而言之,這種不正當的,邪淫的話,這就是綺語。(四)妄言就是盡撒謊,打妄語。因犯綺語、妄言、惡口、兩舌,這口的四惡,所以就墮到耕舌地獄。

「復有地獄,名曰剉首」:到這個剉首地獄,為什麼要剉首呢?就因為在生的時候殺害眾生,先把眾生的頭給砥碎了,所以死後就落到剉首地獄。好像蟲子、雀鳥、禽獸,你殺牠的時候,先一搥;或者一棍子,或者用什麼東西,把頭給打碎了。或者看見蚰蜒、蜈蚣,你一看是個毒物,就用一個什麼東西,一下子把牠的頭給打碎了。因為傷害生命多了,所以死後就墮入這種剉首地獄。總而言之,你在生做什麼罪業,死了就受什麼果報。

「復有地獄,名曰燒腳」:又有一種地獄,叫什麼呢?燒腳,它專門燒你的腳。這個燒腳不是說是用火來燒你的腳,是你走到什麼地方,什麼地方就變成火,來燒你的腳。你的腳就像一塊蠟似的,所以你走到什麼地方,就著火苗子;好像蠟燭似的,你無論到什麼地方都會著火的,所以這叫燒腳地獄。

「復有地獄,名曰啗眼」:有一種鵰鷲,專吃不乾淨的東西,這種地獄,有最多這種鷲鳥。這種鳥看見犯罪的人來了,就飛到罪人的地方,兩個鐵爪一抓,就抓到罪人的兩個肩膀上。想把牠弄掉,也弄不掉,然後牠把頭往後一回,就專門叨罪人的兩隻眼睛,先把眼睛叨破,再把眼睛水吃了,又把罪人腦裡頭的水也喝了,這時罪人就死了。死了,牠也飛了,等到罪人活過來,牠再飛回 來。

「復有地獄,名曰鐵丸」:又有一種地獄叫鐵丸地獄。這鐵丸像鐵蛋一樣,由四周圍都來打你,打你的頭,打你的身上,什麼地方都打。這樣把人打死後,它就不來了;但是等你活過來時,它又來了。就是這種地獄。

復有地獄。名曰諍論。復有地獄。名曰鐵鈇。復有地獄。名曰多瞋。地藏白言。仁者。鐵圍之內。有如是等地獄。其數無限。更有叫喚地獄。拔舌地獄。糞尿地獄。銅鎖地獄。火象地獄。火狗地獄。火馬地獄。火牛地獄。火山地獄。火石地獄。火床地獄。火梁地獄。火鷹地獄。鋸牙地獄。剝皮地獄。飲血地獄。燒手地獄。燒腳地獄。倒刺地獄。火屋地獄。鐵屋地獄。火狼地獄。如是等地獄。其中各各復有諸小地獄。或一。或二。或三。或四。乃至百千。其中名號。各各不同。

「復有地獄,名曰諍論」:又有一種地獄,名叫諍論。墮到這個地獄,就有很多的鬼來罵你,一天到晚都罵你,說你什麼都不對的。為什麼墮到這種地獄裡呢?就是因為在生時,歡喜和人諍論,才墮到這種地獄裡。

「復有地獄,名日鐵鈇」:這個鐵鈇也就是一種鐵鈇子,拿著鐵鈇砍你的頭。

「復有地獄,名曰多瞋」:這種地獄,人人會在這個地獄裡,都是因為發脾氣。脾氣非常大的人,你打我,我打你,就好像到了這個地獄裡的人,互相打,互相鬥諍。

「地藏白言」:地藏菩薩對普賢菩薩說了,「仁者,鐵圍之內」:在這鐵圍山的裡邊,「有如是等地獄」:有像上邊所說這麼多的地獄。「其數無限」:我雖提出來這麼多的名字來講,其實這地獄的名字是沒有限量的那麼多。

「更有叫喚地獄」:更有叫喚地獄。十八地獄裡頭有八寒地獄,八熱地獄。在八寒地獄裡頭的第四個地獄──叫喚地獄,也叫大叫喚地獄。在這個地獄裡頭一天到晚,總喊喊叫叫的。

「拔舌地獄」:又有一種地獄專門拔人的舌頭。

「糞尿地獄」:有一種地獄,裡邊全是糞尿,人在這個糞尿地獄裡,餓了就吃糞,渴了就喝尿。

「銅鎖地獄」:又有一種銅鎖地獄,人在這種地獄裡頭,總也出不去,好像被一把銅鎖鎖到裡邊似的。

「火象地獄」:有一種地獄裡頭,就是這個火的象。

「火狗地獄」:這狗身上都是冒火生煙的。

「火馬地獄」:這馬的身上也著火。

「火牛地獄」:在這個地獄也有這種身上有火的牛。

「火山地獄」:又有山上也冒火的這種地獄。

「火石地獄」:用火石把你砸了,壓到底下的地獄。

「火床地獄」:有一種都是用火造成的床。

「火梁地獄」:又有火樑地獄。

「火鷹地獄」:在這火鷹地獄裡,有火鷹專門吃人的眼睛,吃完了眼睛,牠就飛走了。

「鋸牙地獄」:又有一種地獄專門鋸人的牙。

「剝皮地獄」:剝人的皮。

「飲血地獄」:喝人的血。

「燒手地獄」:燒人的手。

「燒腳地獄」:燒人腳的地獄。

「倒刺地獄」:在這個地獄,有很多倒掛著的鉤子,把你掛到上邊。

「火屋地獄」:有給你一個房子,裡邊都是火,把你羅到那個屋子裡的地獄。

「鐵屋地獄」、「火狼地獄」:還有鐵的屋子、著火的狼這種地獄。

「如是等」:像上邊所說的種種地獄。「其中各各復有諸小地獄」:上邊所說這麼多的地獄裡,又有很多的小地獄。地獄有大地獄,有小地獄,在每個大地獄裡頭,或者有一個小地獄,或者有兩個小地獄,或者有三個、四個小地獄。「乃至百千」,「其中名號」:這些地獄的名號,「各各不同」:各各都不相同。

地藏菩薩告普賢菩薩言。仁者。此者皆是南閻浮提行惡眾生。業感如是。業力甚大。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是故眾生莫輕小惡。以為無罪。死後有報。纖毫受之。父子至親。歧路各別。縱然相逢。無肯代受。我今承佛威力。略說地獄罪報之事。唯願仁者。暫聽是言。普賢答言。吾已久知。三惡道報。望仁者說。令後世末法一切惡行眾生。聞仁者說。使令歸佛。

「地藏菩薩告普賢菩薩言」:地藏菩薩就對普賢菩薩說了,「仁者」:你這個有仁德的人。「此者」:所謂此者,就是說這一些個地獄,「皆是南閻浮提」:就是這個南贍部洲──南閻浮提,「行惡眾生」:這些個做惡的眾生,「業感如是」:他們造業所感應的果報是這樣子的。「業力甚大」:眾生的業力,是特別大的。有多大呢?「能敵須彌」:有須彌山那麼大。「能深巨海」:有多深呢?這個業障有大海那麼深。「能障聖道」:為什麼修行不成就道業?就因為被業力障住,把你的聖道都給遮住了,所以不成聖道。

「是故眾生」:因為這個,所以眾生,「莫輕小惡」:你不要輕看了這個小的惡處,小的惡事。為什麼呢?小的惡事多了,就是大惡,積少成多,就變成大惡了。「以為無罪」:你不要以為小的罪惡是沒有罪,「死後有報」:死後將來受果報,「纖毫受之」:就是像頭髮這麼多,或像一粒微塵那麼小的惡事,也要受果報的。「父子至親」:在人世間,父子是最親的,可是「歧路各別」:但是在地獄裡頭的時候,做父親也不肯代替兒子受罪;做兒子的雖然孝順父母,到地獄裡也不肯去替父母受罪了,所以說歧路各別。「縱然相逢」:縱然在地獄裡相遇到一起,「無肯代受」:誰也不肯給誰代受了。為什麼不肯代受呢?雖然在人間是做父子的,但到地獄裡,就知道這是前生的業障,或者是冤家對頭也不一定。所以到地獄裡,就沒有人肯代你受罪了。

「我今承佛威力」:地藏王菩薩自說,我現在承佛威德神通的力量,「略說地獄罪報之事」:略略地,簡簡單單地說一說地獄罪報的這一些個事情。「唯願仁者暫聽是言」:我唯願仁者你暫時聽我所說的這些話。「普賢答言」:普賢菩薩對地藏菩薩說,「吾已久知三惡道報」:說很久很久我就知道三惡道的果報了,不管你說不說,我都可以知道,可是未來的眾生,沒有人知道。「望仁者說」:我希望仁者你對我再說一說,「令後世末法」:你現在說了,使令後世──在佛法的末法時代,「一切惡行眾生」:所有一切的惡行眾生。「聞仁者說」:聽你說這個地獄的罪報,令他們有所警愓,就不敢做惡事了,所以我願聞仁者說。「使令歸佛」:令一切眾生,都歸依三寶,歸依佛教。

地藏白言。仁者。地獄罪報。其事如是。或有地獄。取罪人舌。使牛耕之。或有地獄。取罪人心。夜叉食之。或有地獄。鑊湯盛沸。煮罪人身。或有地獄。赤燒銅柱。使罪人抱。或有地獄。使諸火燒。趁及罪人。或有地獄。一向寒冰。或有地獄。無限糞尿。或有地獄。純飛鈒鏫。或有地獄。多攢火槍。或有地獄。唯撞胸背。或有地獄。但燒手足。或有地獄。盤絞鐵蛇。或有地獄。驅逐鐵狗。或有地獄。盡駕鐵騾。

「地藏白言」:地藏菩薩對普賢菩薩說了。「仁者!地獄罪報,其事如是」:說地獄罪報的這種事情,就像這樣子似的。像這樣子,也可以說是好像上邊所說的這個樣子。又有一個意思,也可以說是好像下邊所說的這些個地獄的樣子,往上講也可以,往下講也可以。「如是」兩個字是指法之辭,也可以說是指前邊這一些個地獄的情形,也可以說是指後邊地獄的情形。

「或有地獄」:或者有一個地獄,「取罪人舌,使牛耕之」:把這個最好講大話,好罵人,好打妄語的這個人的舌頭,用鉤子給鉤出來。使這個牛,在他舌頭上來耕。用犁耙來犁他的舌。

「或有地獄」:有這一種地獄,「取罪人心」:開膛把罪人的心取出來。「夜叉食之」:被勇健鬼、捷疾鬼等這些夜叉,把罪人的心給吃了。

「或有地獄,鑊湯盛沸,煮罪人身」:或有一種地獄,用鑊──就是鍋,鍋裡頭盛了熱到極點的沸湯,把這個有罪的人,放到這鍋裡來煮,這麼活煮了他。

「或有地獄,赤燒銅柱」:或有這種地獄,把銅柱燒紅了,「使罪人抱」:叫罪人去抱這個銅柱。

「或有地獄」:或者有這種地獄,「使諸火燒」:用很多種的火來燒,「趁及罪人」:來燒這個罪人。

「或有地獄,一向寒冰」:也有這種地獄,比寒冰都寒,來凍罪人。

「或有地獄」:又有一地獄,「無限糞尿」:有很多很多糞和尿。

「或有地獄,純飛鈒鏫」:或有這種地獄,它有這種鈒鏫。什麼叫鈒鏫呢?鈒鏫就是好像一個蘋果,或者一個檸檬的樣子,可是這個上頭有刺的,就像一根一根的針,都扎在那個檸檬的四周圍,這叫鈒鏫。這種東西,或者在地下,或者由空中來的,雖然它是鐵的,但是它會飛起來,刺到你的頭上,或者刺到你的眼上,眼、耳、口、鼻,什麼地方都刺。你什麼地方痛,它就往什麼地方打。

「或有地獄」:或者有這種地獄,「多攢火槍」:這火槍,也就是那個通槍,用火燒紅了,往你身一扎。啊!扎出一個火窟窿來,扎出一個火洞來,並且在你身上開闢馬路,燒一個洞,好可以來回通風。

「或有地獄,唯撞胸背」:有在前面撞你的胸,或者在後邊撞你的背。

「或有地獄,但燒手足」:或者燒手,或者燒足。

「或有地獄,盤絞鐵蛇」:或者有地獄是鐵的蛇,盤到你身上,這個也是燒得不得了。這個盤絞鐵蛇地獄的鐵蛇是一種蟲子類,牠口裡能吐出一條小的蛇。這個鐵蛇不只是一個口,牠周身都是口,都是嘴,每一個嘴又可以吐出來一條小的蟲子,小的蛇。每一個小的蛇都有十二個鐵嘴,牠從罪人的眼睛,鑽到罪人的身體裡頭去,走、走、走,從男女根的地方再出來,牠所咬的,那是你沒有法子可以忍得住的那種痛。為什麼受這一種的果報呢?這都是人在生的的時候,歡喜行婬欲。婬欲太過了,女人也歡喜男人,男人也歡喜女人,沒有一個數量,所以等將來到地獄,就受這種的果報,這是很危險的。

「或有地獄,驅逐鐵狗」:趕著鐵狗來咬你。

「或有地獄,盡駕鐵騾」:又有一種地獄盡駕這鐵騾子,這騾子和馬一般大,比驢大一點。

仁者。如是等報。各各獄中。有百千種業道之器。無非是銅是鐵。是石是火。此四種物。眾業行感。若廣說地獄罪報等事。一一獄中。更有百千種苦楚。何況多獄。我今承佛威神。及仁者問。略說如是。若廣解說。窮劫不盡。

「仁者」:地藏菩薩又叫了一聲仁者,這是一個仁德的大士。「如是等報」:像上邊我所說的這麼多果報。「各各獄中」:所有的地獄裡邊,「有百千種業道之器」:每一個獄裡邊,就有百千萬種那麼多的業道之器──這個造業受報的罪器。這種應該受的器具,「無非是銅是鐵,是石是火」:罪人受報應的這種器具,無非是銅是鐵,都是銅、鐵、石頭和火所造成的。可是,是不是真有這個銅、鐵和石、火呢?不是的,這是什麼道理?

「此四種物,眾業行感」:這是眾生造什麼因,就受什麼果報。你造出這種業,就現出這種果報。你造了該受銅器懲罰的這種業,就有銅的獄現前。造了應該用鐵器懲罰的這種業,就受鐵的獄這種苦,乃至石頭和火都是一樣的。「若廣說」:假設要詳詳細細廣泛的說,「地獄罪報等事。一一獄中」:造什麼罪,就受什麼果報的這些事。在每一個獄裡面,「更有百千種苦楚」:在每一個獄裡不是單單只有一種苦處,而是有百千萬種那麼多的苦處。「何況多獄」:況且是這麼多的獄?「我今承佛威神」:地藏王菩薩說,我現在承佛的威神,「及仁者問」:和仁者你問我,「略說如是」:我略略地,簡簡單單地說,就像前面那麼多。「若廣解說,窮劫不盡」:假使要詳細廣泛的說,就是說幾個大劫也說不完。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經文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