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序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序淺釋

◎美國萬佛聖城宣化上人講述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一九七一年六月十三日

B10.略釋明題(分三)
C1.雙標二目    C2.雙釋二目    C3.雙結二目
今C1

題稱大方廣佛華嚴經者,即無盡修多羅之總名;世主妙嚴品第一者,即眾篇義類之別目。

在前邊所講的「菩薩搜密」那一段文,是「感慶逢遇」,感,是感激;慶,是慶幸。所以他說幸哉,偶逢玄化,這就是感慶逢遇。那麼現在這一段文,這是第十個「略釋名題」。略,就是大略的;釋,就是解釋;名,就是這個經的名目;題,就是經的題目。略略地解釋「大方廣佛華嚴經」這名字的題目。

在這一部經,從一開始講序文,分出有十個細目:

(一)標舉宗體。
(二)別歎能詮。意思就是能顯、詮顯出來,顯現出來這部經的道理。
(三)教主難思。佛是不可思議的。
(四)說儀周普。所說的道理是最普遍的。
(五)言該本末。
(六)旨趣玄微。這種宗旨非常玄微奧妙。
(七)成益頓超。這種利益是頓超的,成就頓超的利益。
(八)結歎弘遠。結,是結束;歎,是讚歎,讚歎這一部經弘大而遠。
(九)感慶逢遇。
(十)略釋名題。

這是十種細的科目。現在這一段文,就是第十「略釋名題」,略略地解釋這個名目。

題稱大方廣佛華嚴經者:題,是題目;稱,是名稱。這個題目的名稱叫「大方廣佛華嚴經」。者,就是這一部經。

即無盡修多羅之總名:即,當「就」字講──就是,就是什麼呢?就是無盡,沒有窮盡。沒有窮盡的什麼呢?就是修多羅。「修多羅」就是經的總名。因這個題目的名稱叫做「大方廣佛華嚴經」,而這七個字包括所有的經典的名字和道理。因此這七個字要是詳細講,是重重無盡的,沒有法子講得完,所以叫總名。

世主妙嚴品第一者:世主,就是世、出世之主。一切世界的王,就是世主;佛是出世之主。妙嚴,依報、正報都是微妙而莊嚴的。第一,這一品是排列在三十九品的第一品。

即眾篇義類之別目:眾篇,就是《華嚴經》這眾多的篇幅。義類,是分別義類;別目,是特別的一個名目。

現在我們講這部《大方廣佛華嚴經》,恐怕會有地震的情形發生;因為這《大方廣佛華嚴經》一講的時候,大地就要六變震動。所以要是有這種情形發生的時候,各位不要害怕;因為不會大的,是小小的來震動一下,這是護持《華嚴經》的善神來擁護法會。雖然有護法擁護法會,但是也會有魔王來攪鬧這個法會,所以常常有人來打門,這時候你們也不要動心。講《華嚴經》,是釋迦牟尼佛用定心來講的,一切的菩薩都是用定心來聽這部經,這都是在定中說法、聞法。所以要是有一種特殊的情形發生,各位都不要恐懼;或者沒有,也不一定,這是無有定法。

在東晉時代,有一位法師最初在道場寺來翻譯這部《華嚴經》(晉譯本)。當翻譯《華嚴經》的時候,堂前忽然化出一個水池子,每日正在譯經的時候,從那個水池子媄銦A這麼飄飄搖搖就現出兩個童子來;都各拿著鮮花到這兒,燒香供養這位法師。不但這位法師看得見,當時在這個法會媄銦A有很多人都知道這情形,都看見。但也不是完全都看見,為什麼呢?因為當時有善根深厚的人,在這譯經法會時,都開法眼;得到法眼,所以他們才能看見這種情形。

為什麼有這兩位童子來供養這個法會呢?因為這部經在龍宮媕Y藏了幾百年,龍樹菩薩在佛滅度後六百年,才把它請到這世界上來。經過六百年,都沒有人知道這《華嚴經》在龍宮媕Y藏著。龍樹菩薩到龍宮堙A把這一部《華嚴經》讀了一遍,因他過目不忘,記憶力特別好,所以讀一遍就記得了──把這一部經記得清清楚楚地傳到世界上來。龍王也很歡喜將這部《華嚴經》流通到這世界上,所以他也很歡喜,不是自私地想:「哦,我這一部經,在龍宮堙A這是不傳之祕,不傳的祕密法,不能讓人知道的。」不是的,他很高興地說:「這部大乘佛法傳到世界上去了,真是最好了!」所以他派龍子龍孫,變現兩個童子,來供養這個法會。因為當時是翻譯這部經典的法會,不是講說這部經典的法會,所以每一天翻譯的時間一到,就有兩個童子來佛前上香、供花,所謂「雙童現瑞」──這事情在一般佛教堙A人人都知道的。

所以我們現在講《華嚴經》,或者就有六種震動的情形發生,若震動發生,你們都不要驚恐,或者有,或者沒有,都不一定的。我沒有什麼道德,也就是所講的道理都很淺顯的,不合乎佛的心印法,護法善神或者也就不管了:「隨他們去講吧!預先告訴你們一聲,或者我們這兒正講經呢,這個地就晃起來了,這個講堂也晃起來了,不要害怕。

有的人又有了疑問,說:「講法的地方不會地震?在四年前,或者五年前,你常常說三藩市不會地震;你說你在三藩市一天,就不會發生地震,就是有,也會很少的。怎麼今天又要地震呢?這不是前後所說的道理不同,很矛盾的嗎?」不錯,是很矛盾的。但到震的時候,能叫它不震;不震的時候,能叫它震,這是無有定法。

在前幾天晚間,有個弟子從紐約打電話來問我:「一般人都說明天紐約會地震,如果一定會地震,我就要早一點回來;如果不地震,就等到下個月五號,或者六號回來。」最初我答覆他:「這我不知道,因為我現在不是在紐約,紐約的事我不知道。」過了兩分鐘,他講完旁的事,又問我:「怎麼辦?」我說:「不要緊,你不要怕,地震就地震嘛!你管它幹什麼?」我們現在看報紙,紐約也沒有地震,這件事情也就過去了。那麼現在我們三藩市就是有地震,也不要緊的,這是佛法的表現,不需要害怕的。因為我們講《大方廣佛華嚴經》,或者就會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出現。

在唐朝,實叉難陀法師翻譯完《華嚴經》之後,就由賢首國師來講經。最初翻譯這一部經是哪一天呢?是證聖元年三月十四日辛酉,在這個時候開始翻譯《大方廣佛華嚴經》,翻譯到聖曆二年十月初八那天,才把這部經典翻譯圓滿,合成唐本八十卷。

在這沒翻譯之前,就在最初翻譯這經典之前,也正是和六祖惠能大師相差不太遠的時代,唐朝武則天皇帝作了個夢,夢見什麼呢?夢見這個天地宇宙內,都下甘露──普降甘露──沒有一個地方不降甘露的。她就很高興,所以就請實叉難陀法師來翻譯這部經典,所翻譯的也就是我們現在這一部經典──連〈普賢行願品〉,共八十一卷,四十品。(編註:晉朝所譯的《華嚴經》,稱為舊經,共有六十卷;唐朝所譯,稱為新經,又稱唐經,共八十卷;連〈普賢行願品〉,共八十一卷。)在一開始翻譯之後,果然天就開始降雨,所降的雨都是甜的,這是一種瑞應──祥瑞的表現。

等到這部經典翻譯圓滿之後,賢首國師就在「佛授記寺」開講,這是哪一天呢?就是十月十五這一天開講。到十二月十二這天晚間,講到「華藏世界海」這個地方,正講到震動,喔!講堂及寺院這個地就震起來了!當時聽講的人,出家人、在家人,有幾千人這麼多,都知道這種情形,都感覺到這個地震,所以都非常驚異,歎未曾有──從來就沒有的這回事。從來沒有,現在有了,這叫「得未曾有」。

所以實叉難陀法師,和當時有一位律師叫明詮,又有一位法師叫德威,就把當時這種地震的情形,寫了一篇奏章,呈送給武則天皇帝看。武則天親手批這篇奏章,她說:「在你們寫這篇奏章之前,我已經看過了,因為在譯經弘揚這種祕密法前,我已經先夢見甘露呈祥──普天之下都降甘露。現在開講的時候,又感六變震動,這真是不可思議的一種境界,所以這件事情應該詔告天下,令天下人都知道這種吉祥的事情。」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