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大方廣佛華嚴經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五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
美國萬佛聖城宣化老和尚講述

開經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七)休捨優婆夷 寄第七不退住

爾時善財童子,蒙善知識力。依善知識教。念善知識語。於善知識深心愛樂。作是念言。因善知識,令我見佛。因善知識,令我聞法。善知識者,是我師傅。示導於我諸佛法故。善知識者,是我眼目,令我見佛如虛空故。善知識者,是我津濟,令我得入諸佛如來蓮華池故。    

在這個時候,善財童子承蒙善知識海幢比丘加被的力量,依照善知識的教導來修行,常念念不忘善知識對他所說的話,對於善知識所給予的利益是一言難盡。所以他對善知識生出深心的愛樂,而作這樣的想法:「因為善知識的關係,才能令我見到佛。因為親近善知識,而令我聞到佛法,所以善知識,就是我的師傅,他指示引導我學習一切佛法。善知識,就是我的眼目,他令我眼界開朗,令我見到佛有如虛空一樣,知道虛空是無相的,而佛亦如是。善知識,是我的津濟橋樑,指示我證入一切諸佛如來的蓮華池,蓮華化生,所謂「九品蓮華為父母,華開見佛悟無生」。

漸漸南行。至海潮處。見普莊嚴園。眾寶垣牆。周帀圍繞。    

善財童子漸漸向南行去,至海潮處。海潮者,即是潮所至處。他遂見到普莊嚴的花園,有眾寶砌成的垣牆,四周圍繞。這是在園中,第一事的莊嚴,即眾寶圍繞。

一切寶樹,行列莊嚴。一切寶華樹,雨眾妙華,布散其地。一切寶香樹,香氣氛氳,普熏十方。一切寶鬘樹,雨大寶鬘,處處垂下。一切摩尼寶王樹,雨大摩尼寶,徧布充滿。一切寶衣樹,雨種種色衣,隨其所應,周帀敷布。一切音樂樹,風動成音。其音美妙,過於天樂。一切莊嚴具樹,各雨珍玩奇妙之物。處處分布,以為嚴飾。    

所有一切寶樹,皆排列成行,有條不紊,秩序井然。一切寶華樹,皆雨眾妙華,而散布於園地。所有一切的寶香樹,皆散放香氣,氛氳繚繞,普薰十方法界。所有一切的寶鬘樹,皆雨大寶鬘,從樹枝中處處垂下。一切的摩尼寶王樹,皆雨大摩尼寶,徧布充滿整個園林。一切的寶衣樹,皆雨種種顏色的寶衣服,隨著各地方不同的角度,而周帀敷布。在大地方便雨大的寶衣,小地方便雨小的寶衣。一切的音樂樹,微風徐來,便成音樂,其音美妙悅耳,超過諸天上所作的音樂。一切莊嚴具樹,各各雨珍玩奇妙之物,到處分布,來嚴飾此花園。這是第二事莊嚴,即林樹行列。

其地清淨,無有高下。於中具有百萬殿堂,大摩尼寶之所合成。百萬樓閣,閻浮檀金以覆其上。百萬宮殿,毗盧遮那摩尼寶間錯莊嚴。     

普莊嚴園的地面非常清淨,沒有高低不平的地方。在此園中,具有百萬座殿堂,皆是大摩尼寶所合成。又有百萬幢瓊樓玉閣,其樓頂皆以極珍貴稀有的閻浮檀金所覆蓋,又有百萬座宮殿,皆以毗盧遮那摩尼寶(光明徧照如意寶)來間錯莊嚴。這是第三事莊嚴,即堂閣崇麗。

一萬浴池,眾寶合成。七寶欄楯,周帀圍繞。七寶階道,四面分布。八功德水,湛然盈滿。其水香氣,如天栴檀。金沙布底。水清寶珠,周徧間錯。鳧雁孔雀,俱枳羅鳥,遊戲其中,出和雅音。寶多羅樹,周帀行列。覆以寶網,垂諸金鈴。微風徐搖,琤X美音。施大寶帳。寶樹圍繞。建立無數摩尼寶幢,光明普照百千由旬。     

又有一萬個浴池,皆是眾寶合成,這都是萬佛聖城的境界。以七寶所作成的欄杆,來周帀圍繞。以七寶所成的階道,皆分布於四面,有條不紊。八功德水,湛然清澈,充滿其中。八功德水具有八種好處:①澄清②清冷③甘美④輕軟⑤潤澤⑥安和⑦飲時除渴及一切過患⑧增益長養善根。八功德的香氣,有如天栴檀,是一種很希有的栴檀香。又有金沙布滿池底,而淨水的寶珠,周徧間錯於池中。又有鳧鴨、鴻雁、孔雀、俱枳羅鳥(好聲鳥),在園中遊戲,皆出和美雅的聲音,又有寶多羅樹,四周圍繞,一行一行排列整齊;又以寶網覆蓋其上,有很多金鈴垂布,微風徐搖,使其發出極美妙的音聲;又施舉大寶幢,有無數寶樹在四周圍環繞;又建立無數的摩尼寶幢,其光明普徧照耀百千個由旬那麼遠,這是第四事莊嚴,即浴沼清華。

其中復有百萬陂池。黑栴檀泥,凝積其底。一切妙寶,以為蓮華,敷布水上。大摩尼華,光色照耀。     

在此園中,又有百萬那麼多的小水池。香氣芬芳的黑栴檀泥,凝結沈積於池底。有種種妙寶所作的蓮華,皆分敷散布於水面上。有大摩尼的寶華,其光色熠熠,照耀十方,這是第五事莊嚴,即映帶池流。

園中復有廣大宮殿,名莊嚴幢海藏妙寶,以為其地。毗琉璃寶,以為其柱。閻浮檀金,以覆其上。光藏摩尼,以為莊嚴。無數寶王,光燄熾然。重樓挾閣,種種莊飾。阿盧那香王,覺悟香王,皆出妙香,普熏一切。其宮殿中,復有無量寶蓮華座,周廻布列。所謂照耀十方摩尼寶蓮華座,毗盧遮那摩尼寶蓮華座,照耀世間摩尼寶蓮華座,妙藏摩尼寶蓮華座,師子藏摩尼寶蓮華座,離垢藏摩尼寶蓮華座,普門摩尼寶蓮華座,光嚴摩尼寶蓮華座,安住大海藏清淨摩尼王寶蓮華座,金剛師子摩尼寶蓮華座。     

在普莊嚴園林中,又有廣大的宮殿,其地是以莊嚴幢海藏這種妙寶所成的,有毗瑠璃寶,作為宮殿的樑柱。用閻浮檀金,覆蓋於宮殿的上面;有藏青色的摩尼寶,來莊嚴此宮殿;有無數的寶王,皆放出熾然的光燄;有重重疊疊的樓閣,作為種種的莊飾;又有阿盧那香王(赤香色),覺悟香王(人一聞此香,便得開悟),皆放出微妙的香氣,普薰十方一切世界。在此宮殿中,又有無數寶蓮華座,周廻的分布行列,就是所說照耀十方的摩尼寶蓮華座,照耀世間的摩尼寶蓮華座,妙藏摩尼寶蓮華座,師子藏摩尼寶蓮華座,離垢藏摩尼寶蓮華座,普門摩尼寶蓮華座,光嚴摩尼寶蓮華座,安住大海藏的清淨摩尼寶蓮華座,金剛師子摩尼寶蓮華座,這是第六事莊嚴,即嚴敷殿堂。

園中復有百萬種帳。所謂衣帳,鬘帳,香帳,華帳,枝帳,摩尼帳,真金帳,莊嚴具帳,音樂帳,象王神變帳,馬王神變帳,帝釋所著摩尼寶帳。如是等其數百萬。有百萬大寶網彌覆其上。所謂寶鈴網,寶蓋網,寶身網,海藏真珠網,紺瑠璃摩尼寶網,師子摩尼網,月光摩尼網,種種形像眾香網,寶冠網,寶瓔珞網,如是等其數百萬。    

在普莊嚴園中,又有百萬種不同的寶帳,就是所說的衣帳、鬘帳、香帳、華帳、枝帳、摩尼帳、真金帳、莊嚴具帳、音樂帳(能出妙音的帳)、象王神變帳、馬王神變帳、帝釋所穿的摩尼寶帳,像這種種的寶帳,其數目有百萬種那麼多。又有百萬那麼多的大寶網,彌布覆蓋在上面,就是所說的寶鈴網、寶蓋網、寶身網、海藏真珠網、紺青色瑠璃的摩尼寶網、師子摩尼網、月光摩尼網、種種形像的眾香網、寶冠網、寶瓔珞網,像這種種的寶網,其數目有百萬那麼多,這是第七事莊嚴,即羅以帳網,先帳後網。

有百萬大光明之所照耀。所謂燄光摩尼寶光明,日藏摩尼寶光明,月幢摩尼寶光明,香燄摩尼寶光明,勝藏摩尼寶光明,蓮華藏摩尼寶光明,燄幢摩尼寶光明,大燈摩尼寶光明,普照十方摩尼寶光明,香光摩尼寶光明,如是等其數百萬。    

又有百萬種的大光明照耀此普莊嚴園林,就是所說的燄光摩尼寶光明、日藏摩尼寶光明、月幢摩尼寶光明、香燄摩尼寶光明,勝藏摩尼寶光明、蓮華藏摩尼寶光明、燄幢摩尼寶光明、大燈摩尼寶光明、普照十方世界的摩尼寶光明、香光摩尼寶光明,像這樣種種的光明,其數目有百萬那麼多,這是第八事莊嚴,即耀以光明。

常雨百萬莊嚴具。百萬黑栴檀香,出妙音聲。百萬出過諸天曼陀羅華,而以散之。百萬出過諸天瓔珞以為莊嚴。百萬出過諸天妙寶鬘帶,處處垂下。百萬出過諸天眾色妙衣。百萬雜色摩尼寶,妙光普照。    

在此普莊嚴園中,常雨百萬種的莊嚴具,有百萬那麼多的黑栴檀香,皆出微妙的音聲,演出種種妙法。又有百萬那麼多超過諸天的曼陀羅華(小白華),皆散布於此園的上面。又有百萬超過諸天的瓔珞,來莊嚴此花園。又有百萬超過諸天的妙寶鬘帶,在花園四周處處垂下。又有百萬超過諸天的眾色妙衣。又有百萬雜色的摩尼寶,微妙的色光普徧照耀十方世界,這是第九事莊嚴,即雨散雜嚴。

百萬天子欣樂瞻仰,頭面作禮。百萬采女,於虛空中,投身而下。百萬菩薩,恭敬親近,常樂聞法。

有百萬的天子,皆為此園莊嚴的景象所震懾,他們歡欣快樂的瞻仰休捨優婆夷,而很恭敬地頭面作禮;又有百萬那麼多的采女,在園林的虛空中,投身而降下;又有百萬那麼多的菩薩,恭敬親近休捨優婆夷,常常樂於聽聞佛法,這是第十事莊嚴,即凡聖欣敬。

休捨,翻譯為「意樂」,「希望」,「滿願」,表示隨順眾生的意樂和希望,令其得到圓滿,又能圓滿性相法。前邊是海幢示現比丘相,為善財童子演說般若了真的法,現在是第七住——不退位住,此位以慈悲入俗,教化眾生,故示現優婆夷身,入於無生畢竟的空理,心心常行空無相願,止觀雙運,緣不能壞,湛然猶如澄清的大海。

時休捨優婆夷,坐真金座。戴海藏真珠網冠。掛出過諸天真金寶釧。垂紺青髮。大摩尼網莊嚴其首。師子口摩尼寶以為耳璫。如意摩尼寶王以為瓔珞。一切寶網垂覆其身。

這時候,休捨優婆夷坐在真金所造的寶座上,頭上戴著用海藏真珠所作的網冠。在其手腕上掛著超過諸天的真金寶釧,垂著紺青色的頭髮,以大摩尼寶網來莊嚴她的頭,以師子口的摩尼寶作為耳環,以如意的摩尼寶王作為瓔珞,用一切的寶網來垂布覆蓋在她的身上。

百千億那由他眾生曲躬恭敬。東方有無量眾生來詣其所。所謂梵天,梵眾天,大梵天,梵輔天,自在天,乃至一切人及非人。南西北方,四維上下,皆亦如是。

有百千億那由他那麼多的眾生,皆曲躬合掌,表示恭敬。從東方又有無量眾生來到此普莊嚴園中。所謂梵天的眾生,梵眾天的眾生,大梵天的眾生,梵輔天的眾生,自在天的眾生,乃至一切人及非人等。南西北方,四維上下等其他的方向,也都是如此。

其有見此優婆夷者,一切病苦,悉得除滅。離煩惱垢。拔諸見刺。摧障礙山。入於無礙清淨境界。增明一切所有善根。長養諸根。入一切智慧門。入一切總持門。一切三昧門。一切大願門。一切妙行門。一切功德門。皆得現前。其心廣大。具足神通。身無障礙。至一切處。    

其中有見到休捨優婆夷的眾生,他們一切的痛苦疾病,皆能完全除滅,能遠離一切煩惱的塵垢,拔除一切邪見的棘剌,摧伏貢高我慢的障礙山,入於無礙清淨的境界。增長光明一切所有的善根,增長一切諸根,深入一切智慧之門,進入一切總持的陀羅尼門,而且,一切三昧門、一切大願門、一切妙行門、一切的功德門,皆得示現於其面前。她的心廣大無量,猶如虛空,具足一切神通,身體沒有障礙,能分身至十方世界一切的地方。

爾時善財童子,入普莊嚴園。周徧觀察。見休捨優婆夷,坐於妙座。往詣其所,頂禮其足。繞無數帀。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誘誨,願為我說。

這時善財童子,進入普莊嚴園,觀察四周徧處,見到休捨優婆夷,坐在妙寶座上,他便走到她面前,頂禮其足,向右繞無數帀,然後說道:「大聖者啊!我已經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了,可是我尚未知道菩薩要怎樣學習菩薩行?要怎樣修行菩薩道?我聽海幢比丘介紹我來親近您,說您聖者,善能誘誨教導眾生,請您慈悲為我說法,開示我。」

這位優婆夷是一位證得法身的菩薩,示現成優婆夷身,來教化眾生。

休捨告言。善男子。我唯得菩薩一解脫門。若有見聞憶念於我,與我同住,供給我者,悉不唐捐。善男子,若有眾生,不種善根。不為善友之所攝受。不為諸佛之所護念。是人終不得見於我。善男子,其有眾生,得見我者,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獲不退轉。善男子。東方諸佛,常來至此。處於寶座。為我說法。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一切諸佛,悉來至此。處於寶座。為我說法。善男子。我常不離見佛聞法。與諸菩薩而共同住。善男子。我此大眾,有八萬四千億那由他。皆在此園。與我同行。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其餘眾生,住此園者,亦皆普入不退轉位。     

休捨優婆夷告訴善財童子說:「善男子!我唯有得到菩薩一種解脫的法門,可是你不要以為這唯一的法門沒有什麼價值,在這唯一的法門中,包含無量的方便和解脫。若有見聞憶念我,或與我同居住,或供養我的眾生,他們的福報都不會虛棄空過,他們將來一定會有不可思議的福報和長養諸善根。善男子!若有眾生,不曾種諸善根,不為善友所攝受,也不為諸佛所護念。這種人始終是見不到我的,縱使見到我,也不認識我。善男子!其有眾生得見於我,皆能於無上正等正覺,獲得不退轉的果位,永不退失菩提心。善男子!東方諸佛,常常來此花園中,坐於寶座上,為我演說妙法。在南西北方,四維上下等其他方向的一切諸佛,也常來此園中,坐於寶座上,為我宣說妙法。善男子!我常不離開見聞佛法的機緣,而與所有諸大菩薩共同居住,不退菩薩為伴侶。因為我往昔發願,盡未來一切劫,都要得見於佛。善男子!我此大眾,有八萬四千億那由他那麼多,皆在此普莊嚴園中,與我同行。他們悉於無上正等正覺中,得到不退轉。其餘在此花園中居住的眾生,也都普入不退轉的果位。」這是表示方便入俗,則八萬塵勞,皆成波羅蜜,所有的眷屬,皆與休捨優婆夷,同位修行。

善財白言。聖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為久近耶。     

善財童子又問:「聖者啊!你發此無上正等正覺的心,是很久以前發的呢?還是最近發的呢?」

答言。善男子。我憶過去於燃燈佛所,修行梵行。恭敬供養。聞法受持。次前於離垢佛所,出家學道。受持正法。次前於妙幢佛所。次前於勝須彌佛所。次前於蓮華德藏佛所。次前於毗盧遮那佛所。次前於普眼佛所。次前於梵壽佛所。次前於金剛臍佛所。次前於婆樓那天佛所。善男子。我憶過去於無量劫,無量生中,如是次第三十六琲e沙佛所,皆悉承事恭敬供養。聞法受持。淨修梵行。於此已往。佛智所知。非我能測。

休捨優婆夷回答說:「善男子!我回憶過去在燃燈佛的時候,就修行清淨行,恭敬供養,聽經聞法,受持於心。在此次以前,於離垢佛的時候,我就出家修道,受持正法。又在此次以前,於妙幢佛的處所,我也是出家修道。再往前邊說,於勝須彌佛的時候,我也是出家修道。又此次以前,於蓮華德藏佛的時候,我也是出家修道。又此次以前,於毗盧遮那佛的時候,我也是出家修道。又此次以前,於普眼佛的時候,我也是發菩提心。又在此以前,於梵壽佛的時候,我也是發菩提心。又在此以前,於金剛臍佛的時候,我也是發菩提心。又在此以前,於婆樓那天佛的時候,我也是發菩提心。善男子!我回憶過去於無量劫,無量生生世世中,像這樣次第經過三十六琲e沙數佛那麼多的世尊,我都承事恭敬供養諸佛,聞法受持,淨修梵行。可是在此以前,諸佛的智慧和所知道的境界,就不是我所能測量了。」

三十六者,表示已過前六位,位位具修六度,六六三十六,皆是琩F性德。

善男子。菩薩初發心無有量,充滿一切法界故。菩薩大悲門無有量,普入一切世間故。菩薩大願門無有量,究竟十方法界故。菩薩大慈門無有量,普覆一切眾生故。菩薩所修行無有量,於一切刹一切劫中修習故。菩薩三昧力無有量,令菩薩道不退故。菩薩總持力無有量,能持一切世間故。菩薩智光力無有量,普能證入三世故。菩薩神通力無有量,普現一切刹網故。菩薩辯才力無有量,一音一切悉解故。菩薩清淨身無有量,悉徧一切佛刹故。     

善男子!菩薩初發心的功德是沒有數量的,能充滿一切法界和虛空。因為發心之量,稱等法界,亦等眾生,而眾生亦無初際,從癡有愛。而菩薩發心,癡愛無初,亦無終的緣故。菩薩的大悲門也是無有數量,能普入一切世間的緣故。菩薩的大願門也是無有數量,能究竟十方法界的緣故。菩薩的大慈門也是無有數量,能普徧覆蔽一切眾生的緣故。菩薩所修的行門也是無有數量,能於一切刹一切劫中常修習佛法的緣故。菩薩的三昧力也是無有數量,他令眾生於菩薩道得到不退轉的緣故。菩薩的總持力也是無有量,能支持一切世間的緣故。菩薩智慧光明的力量也是無有數量,能普證入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的緣故。菩薩的神通力也是無有量,能普現一切諸佛刹網的緣故。菩薩的辯才力也是無有量,能以一音演說法,令一切眾生完全瞭解的緣故,所謂「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菩薩的清淨身也是無有量,能完全徧滿一切佛刹的緣故。

善財童子言。聖者。久如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善財童子說:「大聖者啊!您已修行這麼久了,應當得到無上正等正覺了。」

答言。善男子。菩薩不為教化調伏一眾生故,發菩提心。不為教化調伏百眾生故,發菩提心。乃至不為教化調伏不可說不可說轉眾生故,發菩提心。不為教化一世界眾生故,發菩提心。乃至不為教化不可說不可說轉世界眾生故,發菩提心。不為教化閻浮提微塵數世界眾生故,發菩提心。不為教化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世界眾生故,發菩提心。乃至不為教化不可說不可說轉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世界眾生故,發菩提心。不為供養一如來故,發菩提心。乃至不為供養不可說不可說轉如來故,發菩提心。不為供養一世界中次第興世諸如來故,發菩提心。乃至不為供養不可說不可說轉世界中次第興世諸如來故,發菩提心。不為供養一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世界中次第興世諸如來故,發菩提心。乃至不為供養不可說不可說轉佛刹微塵數世界中次第興世諸如來故,發菩提心。不為嚴淨一世界故,發菩提心。乃至不為嚴淨不可說不可說轉世界故,發菩提心。不為嚴淨一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世界故,發菩提心。乃至不為嚴淨不可說不可說轉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世界故,發菩提心。不為住持一如來遺法故,發菩提心。乃至不為住持不可說不可說轉如來遺法故,發菩提心。不為住持一世界如來遺法故,發菩提心。乃至不為住持不可說不可說轉世界如來遺法故,發菩提心。不為住持一閻浮提微塵數世界如來遺法故,發菩提心。乃至不為住持不可說不可說轉佛刹微塵數世界如來遺法故,發菩提心。

休捨優婆夷回答說:「善男子!菩薩不為只教化調伏一個眾生的緣故,而發菩提心。菩薩也不為只教化調伏一百個眾生的緣故,而發菩提心。乃至不為教化調伏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的眾生,轉是重複,轉來轉去,沒有停止的意思,這是表示數目之大,無有窮盡,而發菩提心。」

在萬佛聖城居住的人,不論遠來或近來的,都是自己人,既然都是自己人,就要守規矩,誰不守規矩,誰就不能共住,且會被遷單。規矩,即是你的一舉一動,所行所作,皆要合乎自己的身分和地位,不要妨害障礙他人。如果你妨害障礙其他人修行,這就等於破壞道場。守規矩,即是持戒律。如果你不發菩提心,一天到晚打妄想,不用功修行,盡和人講是講非,你就是障礙其他人修行,破壞整個僧團。所以,不論出家人或在家人,如不遵守道場的規矩,絕對是不可共住的。

經文上又說:菩薩修道發菩提心,不是單為一個世界所有的眾生而發心。乃至不為教化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世界的眾生,而發大菩提心。也不為教化閻浮提微塵數那麼多世界的眾生,而發菩提心。也不為教化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那麼多世界的眾生,而發菩提心。乃至不為教化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的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世界的眾生,而發菩提心。以上是表示不只為度化有一定數目的眾生,才發菩提心。

休捨優婆夷又說:「菩薩不單單只為供養一位佛,而發菩提心。乃至不為只供養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的佛,而發菩提心。又不是為供養一個世界中次第出興於世的諸佛,而發菩提心。乃至不為供養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的世界中次第出興於世的諸佛,而發菩提心。不為只有供養一個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的世界中,次第出興於世的諸佛,而發菩提心。乃至不為只供養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的佛刹微塵數的世界中,次第出興於世的諸佛,而發菩提心。」以上是不只為供養有一定數目的諸佛,才發菩提心。

休捨優婆夷又說:「菩薩不只為嚴淨一個世界,而發菩提心。乃至不只為嚴淨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的世界,而發菩提心。不只為嚴淨一個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的世界,才發菩提心。乃至不單單只為嚴淨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的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世界,才發菩提心。」以上是不只為嚴淨有一定數目的刹土,才發菩提心。

休捨優婆夷又說:「菩薩不只為住持一位佛遺留的佛法,才發菩提心。乃至不只為住持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的佛所遺留的佛法,才發菩提心。不只為住持一個世界的佛所遺留的佛法,才發菩提心。乃至不只為住持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的世界,佛所遺留的佛法,才發菩提心。也不只為住持一個閻浮提微塵數那麼多世界,佛所遺留的佛法,才發菩提心。乃至不只為住持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的佛刹微塵數世界,佛所遺留的佛法,才發菩提心。」以上是不只為住持有一定數目的佛法,才發菩提心。

如是略說,不為滿一佛誓願故,不為往一佛國土故,不為入一佛眾會故,不為持一佛法眼故,不為轉一佛法輪故,不為知一世界中諸劫次第故,不為知一眾生心海故,不為知一眾生根海故,不為知一眾生業海故,不為知一眾生行海故,不為知一眾生煩惱海故,不為知一眾生煩惱習海故,乃至不為知不可說不可說轉佛刹微塵數眾生煩惱習海故,發菩提心。

休捨優婆夷又說:「像這樣簡略的說,菩薩不是只為圓滿一位佛的誓願,而發菩提心。不是只為往詣一位佛的國土,而發菩提心。不是只為入一位佛的眾會道場,而發菩提心。不是只為受持一位佛的法眼,而發菩提心。不是只為轉一位佛的大法輪,而發菩提心。不是只為知道一個世界中諸劫的次第先後,而發菩提心。不是只為知道一位眾生的心海,而發菩提心。不是只為知道一位眾生的根海,而發菩提心。不是只為知道一位眾生的業海,而發菩提心。不是只為知道一位眾生的行海,而發菩提心。有些眾生生生世世都是不斷的修行,有些眾生修行到一半,就中途而廢。總之,眾生所修的行門,是無量無邊,有如海那麼多。菩薩不只為知道一位眾生的煩惱海,而發菩提心。眾生的煩惱是無窮無邊的,所以菩薩的四宏誓願中有一句是「煩惱無盡誓願斷」。乃至不是只為知道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轉的佛刹微塵數眾生的煩惱習海,而發菩提心。」

欲教化調伏一切眾生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承事供養一切諸佛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嚴淨一切諸佛國土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護持一切諸佛正教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成滿一切如來誓願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往一切諸佛國土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入一切諸佛眾會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知一切世界中諸劫次第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知一切眾生心海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知一切眾生根海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知一切眾生業海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知一切眾生行海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滅一切眾生諸煩惱海悉無餘故,發菩提心。欲拔一切眾生煩惱習海悉無餘故,發菩提心。

休捨優婆夷又說:「菩薩是為了要教化調伏一切眾生完全無餘,而發大菩提心。為了要承事供養一切諸佛完全無餘,而發大菩提心。為了要嚴淨一切諸佛國土完全無餘,而發菩提心。為了要護持一切諸佛的正教完全無餘,而發菩提心。為了要成就圓滿一切佛的誓願完全沒有剩餘,而發菩提心。為了要徧往一切諸佛的國土完全沒有剩餘,而發菩提心。為了要證入一切諸佛的眾會道場完全無餘,而發菩提心。為了要知道一切世界中諸劫的次第出興完全無餘,而發菩提心。為了要知道一切眾生的心海悉完全無餘,而發菩提心。為了要知道一切眾生的根海完全無餘,而發菩提心。為了要知道一切眾生的業海完全無餘,而發菩提心。為了要知道一切眾生所修行的行海完全無餘,而發菩提心。為了要滅除一切眾生所有諸煩惱海,而發菩提心。為了要拔除一切眾生的煩惱習氣的大海完全無餘,而發菩提心。」

華嚴經的境界是不可思議,而菩薩的行願也是無窮無盡。在普賢行願品中有一段:「我此禮敬,無有窮盡。如是乃至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禮乃盡,而眾生界,乃至煩惱無有盡故。我此禮敬,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所以,菩薩的願海是重重無盡,莫可言宣,眾生無盡,願也無邊。

善男子。取要言之。菩薩以如是等百萬阿僧祇方便行故,發菩提心。善男子。菩薩行普入一切法,皆證得故。普入一切刹,悉嚴淨故。是故善男子,嚴淨一切世界盡,我願乃盡。拔一切眾生煩惱習氣盡,我願乃滿。

善男子!揀取重要之點來說此法門,菩薩是以像這樣等百萬阿僧祇(阿僧祇譯為無央數)那麼多方便行的法門,而發大菩提心。善男子,菩薩修行普入一切法,而證得諸法之實相。菩薩普入一切刹土,而完全莊嚴清淨諸佛刹。所以善男子,一切世界都嚴淨圓滿,我的願才完盡,乃至完全拔除一切眾生的煩惱習氣,我的願才圓滿。

善財童子言。聖者。此解脫名為何等。答言。善男子。此解脫名離憂安隱幢。

善財童子說:「大聖者啊!這個解脫是叫什麼名字呢?」休捨優婆夷回答說:「善男子!這個解脫的名字叫離憂安隱幢。」

此解脫是以大悲高顯,所以稱為幢。凡是見到此幢的眾生,皆離開業惑的痛苦,而不退菩提心,所以稱為離憂安隱幢。

善男子。我唯知此一解脫門。如諸菩薩摩訶薩,其心如海,悉能容受一切佛法。如須彌山,志意堅固,不可動搖。如善見藥,能除眾生煩惱重病。如明淨日,能破眾生無明暗障。猶如大地,能作一切眾生依處。猶如好風,能作一切眾生義利。猶如明燈,能為眾生生智慧光。猶如大雲,能為眾生雨寂滅法。猶如淨月,能為眾生放福德光。猶如帝釋,悉能守護一切眾生。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我唯有知道這一個解脫門,如果像一切諸菩薩摩訶薩一樣,他們的心量廣大,有如大海,完全能容納接受一切佛法。他們的志願和意力都非常堅固,有如須彌山,不可以動搖。他們好像一種叫善見的藥草,能除去眾生的煩惱重病。他們好像明淨的太陽,能照破眾生無明的暗障。他們猶如大地,能作為一切眾生的依怙處。他們猶如好風,能利益一切的眾生。他們猶如明燈,能為眾生生出智慧之光。他們猶如大雲,能為眾生雨寂滅的妙法,令眾生得到寂靜圓滿之福。他們猶如清淨的月亮,能為眾生放出福德的光明,照耀一切有情。他們猶如帝釋天主,都能守護一切眾生。這一切大菩薩的功德,並不是我們所能瞭解,而我又怎能知道或演說他們的境界和功德,以及所修行的行門呢?

善男子。於此南方海潮之處,有一國土,名那羅素。中有仙人,名毗目瞿沙。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善男子!你再從此向南方行去。在海潮之處,有一個國土,名叫那羅素,譯為不懶惰。在這國土中,有一位仙人,名字叫毗目瞿沙。你可以往詣彼處,向他請問:「菩薩怎樣學習菩薩行?怎樣修行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繞無數帀。殷勤瞻仰,悲泣流淚。作是思惟。得菩提難。近善知識難。遇善知識難。得菩薩諸根難。淨菩薩諸根難。值同行善知識難。如理觀察難。依教修行難。值遇出生善心方便難。值遇增長一切智法光明難。作是念已。辭退而行。

這時善財童子,頂禮休捨優婆夷之足,向右繞無數帀,殷勤瞻仰,悲泣流淚,而作這樣的思惟:「得到菩提是很困難,親近善知識也是很困難,而遇到善知識也是很困難。所以要想遇到一位能幫你度過生死流的善知識,也是很困難的。要想得到菩薩的諸根是很困難的,而要想清淨菩薩的諸根也是很困難。遇值善知識,而能和善知識在一起修行也是很困難。要合理的觀察也是不容易。能依教去修行,也是很困難。要想值遇善知識的啟示,而出生善心的方便,也是很難。要想值遇增長一切智慧的法光明,也是很困難。而我現在都能遇值到,我實在是太幸運了!」善財童子作完這樣的念頭之後,便向休捨優婆夷辭退而去,再向南行,去尋訪另外一位善知識。

(八)毗目瞿沙仙人 寄第八童真住

爾時善財童子,隨順思惟菩薩正教。隨順思惟菩薩淨行。生增長菩薩福力心。生明見一切諸佛心。生出生一切諸佛心。生增長一切大願心。生普見十方諸法心。生明照諸法實性心。生普散一切障礙心。生觀察法界無暗心。生清淨意寶莊嚴心,生摧伏一切眾魔心。    

這時候善財童子,隨順思惟菩薩的正教,隨順思惟菩薩的清淨妙行,生出增長菩薩的福力心。生出能明見一切諸佛的心,他用智慧之眼,能見到無數量那麼多的佛。生出一切諸佛的佛心。又生增長一切大願之心,來救度眾生。又生普見十方諸法的心。又生出明照諸法實性的心。又生出普徧散除一切障礙的心,在他的心裡,已沒有懷疑、恐怖等種種障礙,而能勇猛向前邁進。又生出觀察法界無黑暗的心,心中已無黑濁暗晦,用明照諸法實性之智慧,來觀察法界之真如體性。又生出清淨意念的寶莊嚴心。又生出摧伏一切眾魔的心。

漸漸遊行。至那羅素國。周徧推求毗目瞿沙。

善財童子漸漸向南遊行,到達那羅素國,就各處尋訪毗目瞿沙仙人。

那羅素,翻譯為不懶惰,因為這位善知識,他能動刹持刹,觀刹詣刹,沒有休息。毗目瞿沙,翻譯為常出增上無怖畏聲,因為他能出廣大徧滿音,安穩眾生,這是第八童真住,因為以清淨無漏,故寄仙人表之,以其心不生顚倒,不起邪魔,不破壞菩提心。

見一大林,阿僧祇樹以為莊嚴。所謂種種葉樹,扶疏布濩。種種華樹,開敷鮮榮。種種果樹,相續成熟。種種寶樹,雨摩尼果。大栴檀樹,處處行列。諸沈水樹,常出好香。悅意香樹,妙香莊嚴。波吒羅樹,四面圍繞。尼拘律樹,其身聳擢,閻浮檀樹,常雨甘果。優鉢羅華,波頭摩華,以嚴池沼。   

善財童子見到一個大樹林,有阿僧祇那麼多的樹木,來莊嚴此林。有種種不同的葉樹,枝葉扶疏,伸展護蔭。又有種種不同的華樹,盛放開敷美麗的花朵,非常新鮮榮豔。又有種種不同的果樹,互相接連不斷的成熟。又有種種的寶樹,雨摩尼寶果。又有大栴檀香樹,處處行列,有條不紊。又有諸沈水樹,常常放出泌人心脾的異香,使人一嗅,便生清淨的心。又有悅意香的樹,人一嗅此香,便生歡喜。此樹用它的妙香來莊嚴此林。又有波吒羅樹(即是楸樹,開紫色花,香氣氛氳),四面周圍環繞。又有尼拘律樹(葉似柿葉,子似枇杷,子承帶如柿,其種類耐老,於諸樹中最高大),其樹身聳峙擢秀。又有閻浮檀樹,即是生閻浮檀金的樹,常雨甘美的果子。又有優鉢羅華(青蓮華)、波頭摩華(紅蓮華),來莊嚴池沼的水面。

時善財童子,見彼仙人,在栴檀樹下。敷草而坐。領徒一萬。或著鹿皮。或著樹皮。或復編草以為衣服。髻環垂鬢。前後圍繞。     

這時候善財童子,看見毗目瞿沙仙人,於栴檀樹的下面,坐在用草編敷成的草墊上。他所率領的徒眾有一萬那麼多。(一萬,是表示萬行的意思。)他們有的穿著鹿皮,有的穿著或著樹皮,或者有的編草來作為衣服。這些仙人故意現出一個奇怪的樣子,奇裝異服,令人一看覺得很特別,而知道他們是在樹林中用功修道。他們頭髻帶著環子,垂到鬢前,這是很特別的髮型。他們前後圍繞著毗目瞿沙仙人。

善財見已。往詣其所。五體投地。作如是言。我今得遇真善知識。善知識者,則是趣向一切智門。令我得入真實道故。善知識者,則是趣向一切智乘,令我得至如來地故。善知識者,則是趣向一切智船,令我得至智寶洲故。善知識者,則是趣向一切智炬,令我得生十力光故。善知識者,則是趣向一切智道,令我得入涅槃城故。善知識者,則是趣向一切智燈,令我得見夷險道故。善知識者,則是趣向一切智橋,令我得度險惡處故。善知識者,則是趣向一切智蓋,令我得生大慈涼故。善知識者,則是趣向一切智眼,令我得見法性門故。善知識者,則是趣向一切智潮,令我滿足大悲水故。    

善財童子看完這一切情形之後,他便走到毗目瞿沙仙人的面前,五體投地的頂禮表示恭敬,然後這樣說:「我現在得遇一位真正有智慧的善知識!善知識,是趣向一切智慧之門,令我得入真實的道。善知識,又是趣向一切智慧之乘,能載運我,令我得至佛的地位。善知識,又是趣向一切智慧之船,能載運我抵達智慧的寶洲。善知識,又是趣向一切智慧的火炬,能令我得生出十種力量(佛之十力)的光明。善知識,又是趣向一切智慧的道路,能令我得入湼槃(不生不滅)四德,常樂我淨的大城。善知識,又是趣向一切智慧的明燈,能令我得見而明辨平安和危險的道路。善知識,又是趣向一切智慧的橋樑,能令我得度脫離險惡的處所。善知識,又是趣向一切智慧的寶蓋,能令我得生大慈悲清涼的利益,而遠離熱煩惱。善知識,又是趣向一切智慧的眼目,能令我得見一切真實法性之門。善知識,又是趣向一切智慧的海潮,能令我充滿具足大悲的法水。」

作是語已,從地而起,繞無量帀,合掌前住。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誘誨,願為我說。

善財童子讚歎完善知識之後,便從地而起,向右繞無量帀,然後合掌恭敬前住至毗目瞿沙仙人的面前,而說:「大聖者啊!我已經先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了,而尚未能知道菩薩要怎樣學習菩薩所修的行門?要怎樣修行菩薩道?我聽休捨優婆夷為我介紹,說您大聖者,善能教化誘誨一切眾生,請您為我演說。」

時毗目瞿沙,顧其徒眾,而作是言。善男子,此童子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善男子,此童子普施一切眾生無畏。此童子普與一切眾生利益。此童子常觀一切諸佛智海。此童子欲飲一切甘露法雨。此童子欲測一切廣大法海。此童子欲令眾生住智海中。此童子欲普發起廣大悲雲。此童子欲普雨於廣大法雨。此童子欲以智月普照世間。此童子欲滅世間煩惱毒熱。此童子欲長含識一切善根。     

這時毗目瞿沙仙人,轉身回顧他所率領的一萬徒眾,而這樣說:「善男子!你們知道嗎?這位童子在過去已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善男子!這位童子已經普徧施與一切眾生的大無畏。這位童子普徧施給一切眾生利益。這位童子常常觀察一切諸佛智慧之海,他已得到諸佛的智海。這位童子想要飲盡一切的甘露法雨,他想要學盡一切的佛法。這位童子想要測量一切廣大的法海。這位童子想要令一切眾生住於智慧之海中,令眾生得到覺悟。這位童子又想要普徧發起廣大的大悲雲,來蔭護一切熱惱的眾生,離苦得樂。這位童子,又想要普雨廣大的法雨,令眾生得到法的潤澤。這位童子,又想要以智慧的明月來普照世間。這位童子又想要滅除世間的煩惱毒熱,令眾生得到清涼。這位童子,又想要增長眾生一切善根。

時諸仙眾,聞是語已。各以種種上妙香華,散善財上。投身作禮。圍繞恭敬。作如是言。今此童子,必當救護一切眾生。必當除滅諸地獄苦。必當永斷諸畜生道。必當轉去閻羅王界。必當關閉諸難處門。必當乾竭諸愛欲海。必令眾生永滅苦蘊。必當永破無明黑暗。必當永斷貪愛繫縛。必以福德大輪圍山圍繞世間。必以智慧大寶須彌顯示世間。必當出現清淨智日。必當開示善根法藏。必使世間明識險易。     

這時,一切諸仙眾,聽完毗目瞿沙仙人讚歎善財童子的發心志願之後,各以種種上好微妙的香華,散在善財童子的頭上,作為供養。然後向善財童子叩頭頂禮,圍繞恭敬,而這樣說:「這位童子,將來必當救護一切眾生,必當除滅一切諸地獄的痛苦,度脫眾生遠離諸惡趣。必當永遠斷除一切諸畜生的惡道趣。必當轉移除去閻羅王界,不令其存在。必當關閉一切諸難處的門。必當乾竭眾生的一切諸愛欲海,使眾生不再被愛欲所吞噬,而脫離生死苦海。必當令眾生永遠滅除痛苦的五蘊(色、受、想、行、識),不再被其所焚燒。必當永遠破除無明的黑暗。必當永遠斷除貪愛的繫縛。每一個人得不到自由的緣故,皆因被貪愛的枷鎖綁得緊緊地,如果去除貪愛,那麼一切的一切都得到自由。這位童子,必當以福德的大輪圍山圍繞著世間的眾生。我們這個世界是被鐵圍山包圍著,在鐵圍山內有一個鹹水海,在鹹水海內,有四大洲,又有七重金山,七個香水海,中央是須彌山。在大輪圍山內,又有不可數那麼多的世界海,他又必當以有如須彌山的智慧大寶,顯示給世間的眾生。也必當出現清淨的智慧,有如日光一樣。必當開示一切眾生善根的法藏。又必定使世間的一切眾生明白認識什麼是危險?什麼是平易?使其能明辨邪正。

時毗目瞿沙告群仙言。善男子。若有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必當成就一切智道。此善男子。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當淨一切佛功德地。     

這時候毗目瞿沙仙人便告訴群仙說:「善男子!若有能發無上正等正覺心的人,他將來必定成就一切智慧之道。這位善財童子,已發無上正等正覺之心了,他將來必定清淨一切佛功德地,而證得佛果。」

時毗目瞿沙告善財童子言。善男子,我得菩薩無勝幢解脫。善財白言。聖者。無勝幢解脫。境界云何。

這時候,毗目瞿沙仙人告訴善財童子說:「善男子!我已得到菩薩無勝幢解脫的法門。」幢是表示童真淨智,變化自在,高出功用以及摧碎疑惑的意思。無勝是相惑不動。

善財童子問:「大聖者啊!這個無勝幢解脫的法門,它的境界是怎麼樣呢?」

時毗目仙人即伸右手。摩善財頂。執善財手。即時善財自見其身,往十方十佛刹微塵數世界中。到十佛刹微塵數諸佛所。見彼佛刹及其眾會,諸佛相好,種種莊嚴。亦聞彼佛,隨諸眾生心之所樂而演說法。一文一句,皆悉通達。各別受持,無有雜亂。    

這時候,毗目瞿沙仙人就伸出來右手,摩善財童子的頭頂,又以左手執持善財童子的手。執手,是表示授與的意思,同時也表示慈悲。這是華嚴經力攝無力的道理。知識有力,力攝無力,故因知識,令善財能見以下種種殊勝境界。若善財有力,則仙人無力,力攝無力,仙人所證,善財皆得,所以是互相攝持。就在這個時候,善財童子自己看見他的身體發生奇妙的變化,前往十方十佛刹微塵數那麼多的世界中!他入了三昧,到十佛刹微塵數那麼多諸佛的道場,看見彼佛的刹土及其眾會,和諸佛的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以及種種的莊嚴。同時也聽聞到彼每一尊佛,隨順一切眾生心裡所歡樂,而演說佛法。善財童子完全能通達明瞭佛所說的一文一句一字一偈,而各別受持於心,憶念不忘,沒有雜亂。

亦知彼佛以種種解,淨治諸願。亦知彼佛以清淨願,成就諸力。亦見彼佛隨眾生心所現色相。亦見彼佛大光明網,種種諸色,清淨圓滿。亦知彼佛無礙智慧大光明力。又自見身,於諸佛所,經一日夜。或七日夜。半月一月。一年十年。百年千年。或經億年。或阿庾多億年。或那由他億年。或經半劫。或經一劫。百劫千劫。或百千億。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佛刹微塵數劫。

善財童子又知道彼佛以種種瞭解,來清淨治理一切諸願。又知道彼佛以清淨願,來成就佛的十力。又看見彼佛隨順眾生心,而示現種種色相,來教化眾生。又看見彼佛的大光明網,有種種不同的顏色,皆清淨圓滿。又知道彼佛無礙智慧的大光明力量。善財童子又看見他自己的身體,在諸佛的道場中,經過一日一夜,或七日七夜,或半月一月,或一年十年,百年千年。或經過億年,或阿庾多那麼多億年,或那由他億年。或經過半劫,或經過一劫、百劫、千劫、或百千億,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佛刹微塵數那麼多的劫。

在普賢行第三十六品中說:「了達諸世間,假名無有實,眾生及世界,如夢如光影。於諸世間法,不生分別見,善離分別著,亦不見分別。無量無數劫,解之即一念,知念亦無念,如是見世間。無量諸國土,一念悉超越,經於無量劫,不動於本處。不可說諸劫,即是須臾頃。」這一段經文,是可以描寫善財童子所經歷的境界。

爾時善財童子,為菩薩無勝幢解脫智光明照故,得毗盧遮那藏三昧光明。為無盡智解脫三昧光明照故,得普攝諸方陀羅尼光明。為金剛輪陀羅尼門光明照故,得極清淨智慧心三昧光明。為普門莊嚴藏般若波羅蜜光明照故,得佛虛空藏輪三昧光明。為一切佛法輪三昧光明照故,得三世無盡智三昧光明。    

在這時候,善財童子為毗目瞿沙仙人之菩薩無勝幢解脫的智慧光明所照耀的緣故,而得到毗盧遮那藏(徧照一切處)的三昧光明。又為無盡智慧解脫正定正受的光明所照耀的緣故,而得到普徧攝受諸方的總持光明。又為金剛輪總持門的光明所照耀的緣故,而得到極清淨智慧心的三昧光明。又為普門莊嚴藏的般若波羅蜜光明所照耀的緣故,而得到佛虛空藏輪三昧的光明。又為一切佛法輪三昧的光明所照耀的緣故,而得到三世無盡智慧的三昧光明。這是因為得到虛空藏輪,即一切佛法圓滿寂照。以這種智慧照心,則智窮三世,無盡法源。

時彼仙人放善財手。善財童子即見自身還在本處。    

這時候毗目瞿沙仙人放開善財童子的手。善財童子即刻看見他的身體,還是在原來的地方,沒有到十方世界去。這就是近遠無礙,念劫圓融,皆是圓教善友法門之力。所謂「一念為無量劫,無量劫為一念」,不移本處,而能徧十方處。既還本時,亦多劫未逾一日。華嚴經的境界就是那麼玄妙,是不可以心思,不可以言議!

時彼仙人告善財言。善男子。汝憶念耶。善財言。唯。此是聖者善知識力。

這時候毗目瞿沙仙人問善財童子說:「善男子啊!你記得剛才所經歷的境界嗎?」善財童子說:「我還記得,這都是聖者善知識您的力量,所以才令我看見這種不可思議的境界啊!」

仙人言。善男子。我唯知此菩薩無勝幢解脫。如諸菩薩摩訶薩,成就一切殊勝三昧。於一切時,而得自在。於一念頃,出生諸佛無量智慧。以佛智燈,而為莊嚴。普照世間。一念普入三世境界。分形徧往十方國土。智身普入一切法界。隨眾生心,普現其前。觀其根行,而為利益。放淨光明,甚可愛樂。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彼殊勝願,彼莊嚴刹,彼智境界,彼三昧所行。彼神通變化,彼解脫遊戲。彼身相差別,彼音聲清淨,彼智慧光明。

毗目瞿沙仙人說:「善男子!我唯有知道這個菩薩無勝幢解脫的法門。如果像一切菩薩中的大菩薩,已經成就一切殊勝正定正受,能於一切時,而得到自在。能在一念之間,出生諸佛無量的智慧,用佛的智慧之燈,作為莊嚴,來普徧照耀一切世間。能以一念普入三世——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的境界。又能分形徧往十方的國土。能以智慧之身普入一切的法界,隨順眾生心中所想,而普現其前。又能觀察眾生的根行,而為利益一切眾生。又能放出清淨,甚可愛樂的光明,像這樣種種的境界,而我又怎能知道,怎能演說菩薩的功德行呢?又怎能解說菩薩殊勝的願力呢?又怎能解脫菩薩莊嚴的佛刹呢?又怎能解說菩薩智慧的境界呢?又怎能解說菩薩的三昧所行呢?又怎能解說菩薩的神通變化呢?又怎能解說菩薩的解脫遊戱呢?又怎能解說菩薩身相的差別呢?又怎能解說菩薩的音聲清淨呢?又怎能解說菩薩的智慧光明呢?這種不可思議的境界,我是說不盡的!」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一聚落,名伊沙那。有婆羅門,名曰勝熱。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毗目瞿沙仙人接著說:「善男子啊!在此處南方,有一個聚落,名字叫伊沙那。有一位婆羅門,名曰勝熱。你可以到他那兒去請問:『菩薩要怎樣學習菩薩行呢?要怎樣修行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歡喜踊躍。頂禮其足。繞無數帀。殷勤瞻仰。辭退南行。

這時候善財童子,歡喜踴躍,因為他從毗目瞿沙仙人處得到這種殊勝法益,所以向仙人頂禮其足,右繞無數帀,殷勤地瞻仰善知識。然後向仙人告辭而退,再向南方去尋訪另一位善知識。

(九)勝熱婆羅門 寄第九王子住

爾時善財童子,為菩薩無勝幢解脫所照故。住諸佛不思議神力。證菩薩不思議解脫神通智。得菩薩不思議三昧智光明。得一切時熏修三昧智光明。得了知一切境界。皆依想所住三昧智光明。得一切世間殊勝智光明。於一切處,悉現其身。以究竟智,說無二無分別平等法。以明淨智,普照境界。凡所聞法,皆能忍受。清淨信解。於法自性,決定明了。心琱ㄠ佽陔藹恩獢C

這時候善財童子,為菩薩無勝幢解脫所照耀的緣故,而住於諸佛不可思議神通變化的力量,證到菩薩不可思議解脫神通的智慧。又得到菩薩不可思議正定正受智慧的光明。又得到於一切時熏修正定正受智慧的光明。又得到瞭知一切境界,都是依妄想而住的這種三昧智慧之光明,如果沒有了妄想則明白一切境界皆空。

善財童子又得到一切世間殊勝的智慧光明。又能於一切處,完全示現他的身體,以究竟的智慧,演說無二無分別的平等法。他又能以光明清淨的智慧,普照所有的境界,無論聽到那一種法,他完全能忍受,而不驚不怖不畏。他又有清淨的信心和瞭解,對於法的自性,能夠決定明瞭,沒有一點含糊或懷疑,心裡永遠也不捨離菩薩所修的妙行。

求一切智,永無退轉。獲得十力智慧光明。勤求妙法,常無厭足。以正修行,入佛境界。出生菩薩無量莊嚴。無邊大願,悉已清淨。以無窮盡智,知無邊世界網。以無怯弱心,度無量眾生海。了無邊菩薩諸行境界。見無邊世界種種差別。見無邊世界種種莊嚴。入無邊世界微細境界。知無邊世界種種名號。知無邊世界種種言說。知無邊眾生種種解。見無邊眾生種種行。見無邊眾生成熟行。見無邊眾生差別想。     

善財童子為求一切智慧,心裡永不生退轉的念頭。他又獲得佛十力的智慧光明,時時刻刻勤求這種微妙之法,心裡常常沒有厭足的時候。又以真正的修行,來深入佛的境界,能出生菩薩無量的莊嚴,無邊的大願,已完全清淨圓滿。又以無窮盡的智慧,能明白無邊的世界網。每個世界和其他世界皆互相攝持,而形成無邊的世界網。這個世界網雖然複雜間錯,但不是淆亂無章,而是各有其次序和軌道。在華嚴世界品中說:「一切世界,依種種莊嚴住,遞相接連成世界網。」又說:「眾生各各業,世界無量種,於中取著生,受苦樂不同。」一切國土,皆由眾生心之所現。眾生有不同的業,而所受的果報和所居住的國土,也就各各不同。而善財童子已經明白這種無邊的世界網。他又能以無退屈無怯弱的心,拯度無量眾生的大海。他瞭解無邊的菩薩諸行之境界,見無邊世界種種的差別,見無邊世界種種的莊嚴。所謂「刹種不思議,世界無邊際,種種妙嚴好,皆由大仙力」。又說:「雜染及清淨,無量諸刹種,隨眾生心起,菩薩力所持。」他又入於無邊世界微細的境界。又知道無邊世界種種的名號。又知道無邊世界種種的言說。又知道無邊眾生種種的瞭解。又見無邊眾生種種的行為。又見無邊眾生成熟所修行的行門。又見無邊眾生差別不同的思想。

念善知識。漸次遊行,至伊沙那聚落。見彼勝熱,修諸苦行,求一切智。四面火聚,猶如大山。中有刀山,高峻無極。登彼山上,投身入火。

善財童子一心專念善知識的教導,漸漸向南遊行,抵至伊沙那聚落。伊沙那,翻譯為「長直」。「長」是表示善知三際。「直」是善知勝義。善財童子看見勝熱婆羅門,在那兒修行一切的苦行,為求得一切的智慧。勝熱婆羅門的四面皆有大火聚集,猶如大山似的。中間又有一座刀山,高峻險拔,沒有極限。此時,勝熱婆羅門登上此刀山,然後投身入於大火聚中。 這位勝熱婆羅門,示現印度外道的一種苦行。於五熱中,成就殊勝之行。他能不為煩惱所熱惱,故成勝德。又不染於煩惱,成清淨行。

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合掌而立。作如是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誘誨,願為我說。    

這時善財童子,向勝熱婆羅門頂禮其足,合掌而立,然後這樣說:「大聖者啊!我已經先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了,可是尚未能知道菩薩要怎樣學習菩薩所修的行門?要怎樣修菩薩道?我聽毗目仙人為我介紹,說您聖者,善能誘誨眾生,我希望您為我演說妙法。」

婆羅門言善男子。汝今若能上此刀山,投身火聚。諸菩薩行,悉得清淨。

勝熱婆羅門說:「善男子!你現在若能登上此刀山,投身到大火聚中,那麼,你便能完全清淨一切諸菩薩的行門。」這是婆羅門給善財童子的一個考驗。他所修的苦行是五熱炙身,即四面火聚,更加頭上有太陽。此光並不是普通的火,而是般若火,能燒疑惑薪的緣故。中有刀山,表示無分別智,最合中道,無不割斷種種邪見和偏見,是一種解脫德。高峻無極,表示高而無上,難可登上。火有四種意義:①燒煩惱薪,②破無明暗③成熟善根,④照現證理。又刀代表斷德,無不割故。火是智德,無不照故。投身入火聚的意思,是因為障盡證理故,而理即法身。

時善財童子,作如是念。得人身難。離諸難難。得無難難。得淨法難。得值佛難。具諸根難。聞佛法難。遇善人難。逢真善知識難。受如理正教難。得正命難。隨法行難。此將非魔,魔所使耶。將非是魔險惡徒黨,詐現菩薩善知識相,而欲為我作善根難。作壽命難。障我修行一切智道。牽我令入諸惡道中,欲障我法門,障我佛法。

這時候善財童子,便作這樣的想法:「如果我上刀山,投身火聚,那麼我不就喪失此人身嗎?我得到人身是很不容易的。離開一切的災難是很困難的,況且被火這麼一燒,那不就成了火難嗎?我是要捨離這些火難,他怎麼叫我跳到火堆裡去呢?這是不對的!再者,若能夠沒有災難,更是不容易。要得到清淨的妙法,也是不容易。能遇到佛,也是不容易。能具足諸根,也是不容易。能聽聞到佛法,也是不容易。能遇到真正的善人,也是不容易。能碰到真正善知識,也是很困難。能得到合理正法的教化,也是很難。要得到真正的正命,也是很困難。能隨順法去修行,也是不容易。這位勝熱婆羅門,莫非他就是個魔王?是不是魔叫他來試驗我呢?或者他不是魔,可能是魔險惡的徒眾生吧?他可能假冒詐現成一位菩薩善知識的形相,而想令我不種善根?或者他將作為我壽命中的災難,來障礙我修行一切智慧之道吧?他大概要連累牽扯我墮入諸惡道中吧?他可能是想來障礙我修行法門,障礙我學習佛法?」

善財童子作以上種種的懷疑,並非因為他愛惜身命而捨不得犧牲,而是恐怕失去道緣。這也表示他的智慧未深,尚未圓滿,故在善知識之考驗下,而生出這種懷疑。

作是念時,十千梵天,在虛空中,作如是言。善男子。莫作是念。莫作是念。今此聖者,得金剛燄三昧光明。發大精進。度諸眾生。心無退轉。欲竭一切貪愛海。欲截一切邪見網。欲燒一切煩惱薪。欲照一切惑稠林。欲斷一切老死怖。欲壞一切三世障。欲放一切法光明。     

正在善財童子打這個念頭時,有一萬位梵天,在虛空中,來作證明,他們這樣說道:「善男子啊!你不要作這種妄想,千萬不要打這種念頭!現在這位勝熱婆羅門聖者,他已經得到金剛燄正定正受的光明。他發大勇猛精進心,來度脫一切眾生,心中一點也不起退轉心。他想要乾竭一切貪愛的大海。他又想要截斷一切眾生的邪見網。他想要斷除一切眾生老死的怖畏。他想要摧壞一切三世的障礙。他想要放出一切法的光明,照耀處於幽暗的眾生。」

善男子。我諸梵天,多著邪見。皆悉自謂是自在者。是能作者。於世間中,我是最勝。見婆羅門五熱炙身。於自宮殿,心不樂著。於諸禪定,不得滋味。皆共來詣婆羅門所。時婆羅門以神通力,示大苦行,為我說法。能令我等滅一切見。除一切慢。住於大慈。行於大悲。起廣大心。發菩提意。常見諸佛。睇D妙法。於一切處,心無所礙。     

善男子!我們梵天諸天眾,大部分都有一種邪見,都自稱是一位自在者,是一位創造萬物的主宰者,以為在世間中,我們是最殊勝的。可是見到這位婆羅門以五熱來炙烤其身這種境界之後,我們在自己宮殿中,心裡不再樂著於諸禪定的快樂,已不得其滋味了。所以大家都一起來拜訪這位婆羅門。那時婆羅門便以神通力量,示現大苦行,為我們說法。令我們滅除一切邪知邪見,除去一切我慢,而住於大慈之地位,實行大悲的法門,起廣大心,發菩提意,常常能得見諸佛,能痡`聽聞妙法。於一切處所,心中已沒有障礙了。

復有十千諸魔,在虛空中。以天摩尼寶,散婆羅門上。告善財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其火光明,映奪於我所有宮殿諸莊嚴具,皆如聚墨。令我於中,不生樂著,我與眷屬,來詣其所。此婆羅門為我說法。令我及餘無量天子諸天女等,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     

這時又有一萬那麼多諸天魔,在虛空中,用天上的摩尼寶珠,撒散在修清淨行的勝熱婆羅門的身上,然後告訴善財童子說:「善男子啊!這位婆羅門用五種火焰來炙烤他的身體時,這種金剛火焰的光明,把我們所有天魔的光都遮蓋住了。一切宮殿中的諸莊嚴具,都好像一塊黑墨一樣,使我們諸天魔眾,都不生歡喜的執著心了,所以我們攜一切眷屬,齊來拜訪這位婆羅門。那時婆羅門尊者,為我們演說妙法,令我們及一切無量天子和諸天女,皆於無上正等正覺,得到不退轉的果位。」

現在亞洲的佛教徒,皆有一種錯誤的觀念,以為參師越多越好。可是所參的師父越多,他以前那一位師父的氣就越大。因為以前那位師父,不願意他徒弟再拜另一位師父。而這個徒弟自己總覺得以前那個師父不夠資格,或者沒有神通,或者沒有道德,或者沒有學問,所以他要再找另一位師父,這叫拜一位師父,而違背一位師父。這些人還以為這是學習善財童子參師,會有很多功德。這是錯誤的想法!每次善財童子參訪的善知識,皆是前一位善知識所指示的,而不是他偷偷的跑去參師。不同的關鍵就在此。

復有十千自在天王,於虛空中,各散天華。作如是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其火光明,映奪我等所有宮殿諸莊嚴具,皆如聚墨。令我於中,不生愛著。即與眷屬,來詣其所。此婆羅門為我說法。令我於心而得自在。於煩惱中而得自在。於受生中而得自在。於諸業障而得自在。於諸三昧而得自在。於莊嚴具而得自在。於壽命中而得自在。乃至能於一切佛法而得自在。

又有一萬那麼多大自在天的天王,在虛空中,各散天華,然後這樣說道:「善男子啊!這位修清淨行的婆羅門,在用五熱炙烤他的身體時,這種金剛火焰的光明,把我們所有天宮殿中的一切莊嚴具都遮蓋住,這好像一場黑墨似的。令我們在宮殿中,不再生出歡樂的執著,不再喜愛這種享受。所以我們即刻與眷屬,來拜訪這位婆羅門的處所。這位婆羅門便為我們說法,令我們的心得到自在。於一切煩惱習氣中,也得到自在。於一切的三昧中,也得到自在。於壽命中,也得到自在,而能控制自己的生死。乃至於一切的佛法,都得到自在,法喜充滿。

復有十千化樂天王,於虛空中,作天音樂。恭敬供養。作如是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其火光明,照我宮殿諸莊嚴具,及諸采女。能令我等,不受欲樂。不求欲樂。身心柔軟。即與眾俱,來詣其所。時婆羅門為我說法,能令我等心得清淨,心得明潔。心得純善。心得柔軟。心生歡喜。乃至令得清淨十力,清淨之身。生無量身。乃至令得佛身佛語佛聲佛心。具足成就一切智智。    

又有一萬那麼多化樂天王,在虛空中,作天上的音樂。化樂天是六欲天的第五層天。在此天中,思衣得衣,思食得食,一切皆由心意而化現。天人享受無窮的福報,但這不是修道的究竟處。因為天福享盡,仍然會墮落,受輪迴生死。這一萬個化樂天王,以天音樂恭敬供養婆羅門後,便這樣說:「善男子!這位婆羅門以五熱炙烤他的身體時,這種金剛火焰的光明,照耀我宮殿中的一切莊嚴具,以及一切采女。它能令我們,不再執著欲念的快樂,不再追求這種欲樂,身心皆非常舒適柔軟。所以我們即刻與大眾一起,來到此婆羅門的處所。那時婆羅門便為我們說法,令我們的心得到清淨,令心得到明潔,令心得到純善,令心得到柔軟,令心生出大歡喜,乃至令心得到清淨十力,清淨的身體。而生無量身。乃至令我們得到佛身,即是佛的果位,以及得到佛語、佛聲、佛心,而具足成就一切智慧之智。」

復有十千兜率天王,天子天女,無量眷屬,於虛空中,雨眾妙香。恭敬頂禮。作如是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令我等諸天及其眷屬,於自宮殿,無有樂著。共詣其所。聞其說法。能令我等不貪境界。少欲知足。心生歡喜。心得充滿。生諸善根。發菩提心。乃至圓滿一切佛法。    

又有一萬兜率(知足天)天王、天女、天子和無量諸眷屬,在虛空中,雨一切眾妙香,來恭敬頂禮這位婆羅門聖者。然後這樣說道:「善男子啊!這位婆羅門以五熱炙烤身體的時候,其光明令我們諸天及眷屬,在自己所居住的宮殿中,不再生出歡樂的執著。所以我們大家都一起來拜訪這位婆羅門,來聽他說法,能令我們不再貪著娛樂的境界,欲念也減少,而常常知足快樂,心生歡喜,心得充滿,生長一切善根,發大菩提心,乃至圓滿一切佛法。」

復有十千三十三天,並其眷屬,天子天女,前後圍繞。於虛空中,雨天曼陀羅華。恭敬供養。作如是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令我等諸天,於天音樂,不生樂著。共詣其所。時婆羅門為我等說一切諸法,無常敗壞,令我捨離一切欲樂。令我斷除憍慢放逸。令我愛樂無上菩提。又善男子。我當見此婆羅門時,須彌山頂,六種震動。我等恐怖,皆發菩提心,堅固不動。

又有一萬那麼多三十三天(位於須彌山頂)的天主,以及他們的眷屬,天子和天女,在前後圍繞。於虛空中,雨天上的曼陀羅華,來恭敬供養此婆羅門,然後這樣說道:「善男子啊!這位婆羅門聖者,用五熱炙烤他的身體時,其光明令我們諸天眾,對於天上的音樂,不再生出歡樂的執著。所以我們一起來拜訪此婆羅門的處所。這時婆羅門便為我們說一切法,皆是無常無我,敗壞不堪。令我們捨離一切欲樂,斷除憍慢放逸的習氣。令我們愛樂無上菩提的覺道。又善男子啊!在我們剛見到這位婆羅門的時候,須彌山頂,皆有六種震動(即動、湧、起、震、吼、擊),令我們生出恐怖心,知道一切都是無常,所以大發菩提心,而住於堅固不動的地位上。」如果你能夠忍耐冷熱飢寒,這就是堅固不動的菩提心。我們現在為什麼在這麼寒冷的天氣中,還要聽經聞法?這就是堅固不動的菩提心。我們不怕飢、不怕寒,也不怕沒有錢!這是修道人的基本座右銘。

復有十千龍王,所謂伊那跋羅龍王,難陀優波難陀龍王等。於虛空中,雨黑栴檀。無量龍女,奏天音樂。雨天妙華,及天香水。恭敬供養。作如是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其火光明,普照一切諸龍宮殿。令諸龍眾離熱沙怖,金翅鳥怖。滅除瞋恚。身得清涼。心無垢濁。聞法信解。厭惡龍趣。以至誠心,悔除業障。乃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意,住一切智。

又有一萬個龍王,即是伊那跋羅龍王、難陀優波難陀龍王等,在虛空中,雨一種稀有的黑栴檀香。有無量那麼多的龍女,演奏天上的音樂,又雨天上的妙華,及天上的香水,來恭敬供養這位婆羅門,然後這樣說:「善男子啊!這位婆羅門以五熱炙烤他的身體時,他這種金剛火焰的光明,普徧照耀一切諸龍的宮殿,令一切諸龍眾遠離熱沙的怖畏,免於被燙死的危險。因為龍的鱗皮內,藏有無數的小蟲子,時時刻刻咬噬龍的身體,令其痛癢不堪。為了減輕這種痛苦,他們就到海邊去,用自己的身體,和沙子磨擦,可是沙粒便留在龍的鱗皮上,等到太陽一出來,把這些沙粒曬得火燙,而直接燒灼龍的身體,使龍受更多苦。這種光明又使龍眾遠離金翅鳥的怖畏。當金翅鳥看見龍在海邊,受熱沙燒灼的痛苦,奄奄不動的時候,它便飛到那兒,把龍一條一條的吞下去,好像吃麪條一樣。可是這種金剛火焰的光明照耀龍宮時,龍再也不怕這種恐怖了。因為龍在往昔修行時,是乘急戒緩,不持戒律,所以墮到龍趣。龍還有一種瞋恚心,現在被這種金剛火焰的三昧光明一照,便將瞋恚心滅除,身得清涼,心中已無汚垢染濁。牠們聽聞佛法,也能生信解心了。皆深深厭惡龍趣,不再歡喜龍身。甚至以至誠懇切的心,來懺悔除去業障。乃至發無上正等正覺之意念,而住在於一切智慧之中。」

復有十千夜叉王,於虛空中,以種種供具,恭敬供養此婆羅門,及以善財,作如是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我及眷屬,悉於眾生發慈愍心。一切羅刹鳩槃荼等,亦生慈心。以慈心故,於諸眾生,無所惱害,而來見我。我及彼等,於自宮殿,不生樂著。即與共俱,來詣其所。時婆羅門,即為我等,如應說法。一切皆得身心安樂。又令無量夜叉羅刹鳩槃荼等,發於無上菩提之心。    

又有一萬個夜叉王(即速疾鬼),在虛空中,以種種供具,來恭敬供養這位婆羅門和善財童子,然後這樣說道:「善男子啊!這位婆羅門用五熱炙烤他的身體時,我們和一切眷屬,本來有很重的瞋心,但現在都對眾生發出慈愍之心。一切羅刹(有害的惡鬼),鳩槃荼(甕形鬼)等,也都生出慈悲心。因為生出慈悲心的緣故,他們對於一切眾生,也都沒有惱害心了,所以齊來看我。我和他們,對於自己所住的宮殿,不再生歡樂的執著,即刻便與他們一起來拜訪這位婆羅門的處所。那時婆羅門便對治我們的根機,為我們說法,令我們的身心皆得安樂。他又令無量那麼多的夜叉、羅刹和鳩槃荼等,也發無上菩提之心。」

復有十千乾闥婆王,於虛空中,作如是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其火光明。照我宮殿。悉令我等受不思議無量快樂。是故我等來詣其所。此婆羅門為我說法。能令我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     

又有一萬個乾闥婆(樂神)王,在虛空中,這樣說道:「善男子啊!這位婆羅門在用五熱炙烤身體的時候,這種金剛火焰的光明,照耀我們所住的宮殿,完全令我們受用到不可思議的快樂,所以我們也一起來拜訪這位婆羅門的處所。那時這位婆羅門便為我們說法,而令我們能於無上正等正覺的果位上,得到不退轉。」

復有十千阿修羅王,從大海出,住在虛空。舒右膝輪。合掌前禮。作如是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我阿修羅所有宮殿,大海大地,悉皆震動。令我等捨憍慢放逸。是故我等來詣其所。從其聞法。捨離諂誑。安住忍地。堅固不動,圓滿十力。

又有一萬個阿修羅(無端正)王,從大海中出現,住在虛空,以右膝輪跪地,合掌向前禮拜,然後這樣說道:「善男子啊!這位婆羅門以五熱炙烤他的身體時,我們阿修羅所住的宮殿、大海和大地,完全震動起來,而令我們捨離憍慢放逸的思想。我們本來是很傲慢好戰的,常想爭第一。但是這種威嚴的光明,掃除我們這種貢高我慢和馬虎放逸的態度。所以我們一起來拜訪這位婆羅門的處所,跟隨他來聽聞佛法,捨離諂媚,誑妄自大,打妄語等習氣毛病。而安住於忍辱的地位,身心堅固不動,及圓滿佛的十力。」

復有十千迦樓羅王,勇力持王而為上首。化作外道童子之形。於虛空中,唱如是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其火光明,照我宮殿。一切震動。皆悉恐怖。是故我等來詣其所。時婆羅門即為我等,如應說法。令修習大慈。稱讚大悲。度生死海。於欲泥中,拔濟眾生。歎菩提心。起方便智。隨其所宜,調伏眾生。    

又有一萬個迦樓羅(大鵬金翅鳥)王,牠一展開翅膀就有三百三十個由旬那麼長(大由旬為八十里),一搧可以把海水搧乾淨,現出將要死亡的龍類,而飛下來擒捉吞噬龍。這些鳥,有勇力持王作為領袖,牠變化成一個外道童子的形狀,騰躍在虛空中,這樣唱道:「善男子啊!這位婆羅門以五熱炙烤他的身體時,他這種金剛火焰的光明,照耀我所住的宮殿,令一切發生震動,現出很恐怖的樣子,所以我和眷屬一起來膜拜這位婆羅門。那時婆羅門即對治我們的根性,而為我們說法。令我們修習大悲法門,稱揚讚歎大悲心,而得度脫生死的大海。令我們能在欲念的欲泥中,拔脫救濟眾生。令我們讚歎菩提心,而生起方便的智慧,來隨順眾生的機宜,調伏眾生剛強的心性。」

復有十千緊那羅王。於虛空中,唱如是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我等所住宮殿,諸多羅樹,諸寶鈴網,諸寶繒帶,諸音樂樹,諸妙寶樹,及諸樂器,自然而出佛聲法聲,及不退轉菩薩僧聲。願求無上菩提之聲。云某方某國,有某菩薩,發菩提心。某方某國,有某菩薩,修行苦行,難捨能捨,乃至清淨一切智行。某方某國,有某菩薩,往詣道場。乃至某方某國,有某如來,作佛事已,而般涅槃。善男子。假使有人,以閻浮提一切草木,抹為微塵。此微塵數,可知邊際。我宮殿中,寶多羅樹,乃至樂器所說菩薩名,如來名,所發大願,所修行等,無有能得知其邊際。善男子。我等以聞佛聲法聲,菩薩僧聲,生大歡喜。來詣其所。時婆羅門即為我等,如應說法。令我及餘無量眾生,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     

又有一萬個緊那羅王(玉帝的樂神),在虛空中,這樣唱道:「善男子啊!當這位婆羅門以五熱炙烤自己身體的時候,我們所住的宮殿、一切多羅樹、一切寶鈴網、一切寶繒帶、一切音樂樹,一切妙寶樹,以及一切諸樂器等,自然發出佛聲、法聲,以及不退轉菩薩僧的聲音。又出願意求無上菩提的聲音,而說:『在某一個地方,某一國內,有某一位菩薩發菩提心。又在某一個地方,某一國內,有某一位菩薩,正在修行苦行,難捨能捨,乃至於清淨一切智慧之行。又在某一個地方,某一國內,有某一位菩薩,往詣道場,大作佛事,轉妙法輪。乃至在某一个地方,某一國內,有某一位如來,作完佛事之後,而入般湼槃。』善男子啊!假使有人,以閻浮提世界中的一切草木,磨為微塵細末。這些微塵數,還可以知道它的邊際有多少。而我的宮殿中,從寶多羅樹,乃至樂器等,所演說菩薩的名號,所發的大願和所修的行門。這一切一切,是沒有法子來知道它的邊際。這些都是勝熱婆羅門的威德金剛火焰光明所感應啊!善男子!我們因為聽聞到佛聲、法聲和菩薩僧的聲音,便生出大歡喜心,而來拜詣這位婆羅門的處所。那時婆羅門,乃觀機逗教而為我們說法,令我們以及無量的眾生,於無上正等正覺中,得不退轉的果位。」

復有無量欲界諸天,於虛空中,以妙供具,恭敬供養。唱如是言。善男子。此婆羅門五熱炙身時,其火光明,照阿鼻等一切地獄。諸所受苦,悉令休息。我等見此火光明故,心生淨信。以信心故,從彼命終,生於天中。為知恩故,而來其所恭敬瞻仰。無有厭足。時婆羅門為我說法,令無量眾生發菩提心。    

又有無量欲界諸天,也是在虛空中,以妙好不可思議的供具,來恭敬供養這位婆羅門,然後這樣唱道:「善男子啊!這位婆羅門以五熱炙烤他的身體時,他這種金剛火焰的光明,照耀阿鼻等一切地獄。阿鼻翻譯為無間,即是受苦無間斷。這種無間地獄,一人亦滿,多人亦滿,沒有空間。這種光明,令一切受種種苦的眾生,完全得到休息。因為我們見到這種光明的緣故,心裡便生出清淨的信心。因為信心的緣故,所以從無間地獄命終,而生到欲界天。而我們知道他是令我們得到解脫的恩人,為了要報恩的緣故,所以來到這地方,來恭敬瞻仰這位婆羅門尊者,沒有感到厭足的時候。那時婆羅門為我們說法,令無量眾生發菩提心。」

爾時善財童子聞如是法。心大歡喜。於婆羅門所,發起真實善知識心。頭頂禮敬。唱如是言。我於大聖善知識所,生不善心。唯願聖者,容我悔過。     

本來善財童子生出懷疑心,以為此婆羅門是大魔王作怪所現,要令他上刀山,跳火坑。然後有這麼多天龍八部,諸天聖人來給他作證明,叫他不要作如此之想。所以,此時善財童子聽聞這種種的法,心中生大歡喜。對於熱勝婆羅門的處所,發起真正認識善知識的心。然後頭頂禮敬婆羅門,而這樣唱道:「我在大聖善知識的處所,生出這種不善之心和懷疑心,希望大聖者原諒我,容許我懺悔過錯。」

時婆羅門,即為善財而說頌言。
若有諸菩薩 順善知識教
一切無疑懼 安住心不動
當知如是人 必獲廣大利
坐菩提樹下 成於無上覺

這時候,婆羅門即刻為善財童子,說出下面的偈頌:

「若有諸菩薩,能隨順善知識的教誨。一切皆不應存有懷疑和恐懼之心,則能安住其心,而不為境界所動搖。你應當知道這個人,將來必定獲得廣大的利益。他將往詣道場,坐菩提樹下,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果位。」

爾時善財童子即登刀山。自投火聚。未至中間,即得菩薩善住三昧。才觸火焰。又得菩薩寂靜樂神通三昧。善財白言甚奇。聖者。如是刀山,及大火聚,安隱快樂。

這時候,善財童子即刻登上刀山,自己投身到火聚中。在他尚未達到火聚的時候,便即刻得到菩薩善住於菩薩道的三昧,因為上不依山,下不依火,正處於空,即顯般若,離於二邊,無所住故。在剛接觸到火燄的時候,他又得到菩薩寂靜快樂神通這種正定正受。纔觸火燄,是表示善財童子親證到般若實體,也就是性淨湼槃,所以得到寂靜樂。又是大用無涯,即是神通。觸,是親證的意思,所謂「受諸觸如智證」。

然後善財童子便對婆羅門,說出他身投火聚的感受:「真是奇怪!大聖者啊!像這樣的刀山和大火聚,為什麼在我的身體剛接觸到時,有如此的安隱?如此的快樂呢?」

時婆羅門告善財言。善男子。我唯得此菩薩無盡輪解脫。如諸菩薩摩訶薩。大功德燄。能燒一切眾生見惑,令無有餘。必不退轉。無窮盡心。無懈怠心。無怯弱心。發如金剛藏那羅延心。疾修諸行無遲緩心。願如風輪,普持一切精進大誓,皆無退轉。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這時勝熱婆羅門告訴善財童子說:「我只有得到這種菩薩無盡輪解脫的法門。」無盡輪有兩種意義:①智輪摧惑,照其本源,無有窮盡。②反常智用,用周法界,無有窮盡,圓轉不已,所以稱為輪。如果要像一切諸菩薩中的大菩薩,以大功德的火燄,則能燒盡一切眾生的見惑,而令他們的邪見餘習消滅殆盡。令眾生必定得到不退轉之果位,得到無有窮盡智慧之心。時時刻刻也不生懶惰懈怠的心,也沒有怯懼軟弱的心,而發起有如那羅延金剛藏,這種堅固的心。能迅速修行一切行門,而沒有遲緩拖延的心。所發的大願就好像風輪一樣,能普徧支持一切精進的大誓願,完全沒有退轉心。像這種種功德行,我又怎能知道?怎能演說呢?你最好再去參訪另一位善知識吧!」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城名師子奮迅。中有童女,名曰慈行。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善男子啊!從這地方再向南行去,有一個城市,名叫師子奮迅。在此城中,有位童女,名叫慈行。你可以到她那兒去請問:「菩薩要怎樣學習菩薩行?怎樣修行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繞無數帀。辭退而去。    

這時候善財童子,向熱勝婆羅門頂禮其足,向右繞無數帀,然後向婆羅門告辭而退,向南行去,再去尋訪另一位善知識。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