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大方廣佛華嚴經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四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
美國萬佛聖城宣化老和尚講述

開經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四)彌伽大士 寄第四生貴住

爾時善財童子,一心正念法光明法門。深信趣入。專念於佛,不斷三寶。歎離欲性。念善知識。普照三世。憶諸大願,普救眾生。不著有為,究竟思惟諸法自性。悉能嚴淨一切世界。於一切佛眾會道場,心無所著。

在這個時候,善財童子一心專持正念法光明法門,深信趣入此法門,一點也不疑惑。專心念佛,不斷三寶種性,讚歎離欲清淨的道心,稱念善知識。普徧照耀三世,回憶三世以前所發的一切大願,普救眾生,不著住於有為的相上。究竟思惟一切法的自性,而都能莊嚴清淨一切世界,在一切諸佛的眾會道場中,心裡一點也不執著。

漸次南行。至自在城,求覓彌伽。乃見其人於市肆中,坐於說法師子之座。十千人眾所共圍繞。說輪字莊嚴法門。

善財童子漸漸往南行去,到自在城,求覓彌伽大士。乃見到彌伽大士在此城的鬧市中,坐在師子之座,為大眾說法。有十千那麼多的人圍繞著他,聽他演說輪字的莊嚴法門。

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繞無量帀,於前合掌。而作是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我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云何流轉於諸有趣,常不忘失菩提之心。云何得平等意,堅固不動。云何獲清淨心,無能沮壞。云何生大悲力,琱ㄢ玼h。云何入陀羅尼,普得清淨。云何發生智慧、廣大光明。於一切法,離諸闇障。云何具無礙解辯才之力,決了一切甚深義藏。云何得正念力,憶持一切差別法輪。云何得淨趣力,於一切趣普演諸法。云何得智慧力,於一切法,悉能決定分別其義。

這時善財童子,向彌伽頂禮其足,向右繞無數帀,然後在其面前合掌而說道:「聖者,我已經先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可是我還未知曉菩薩應怎樣學習菩薩所修行的行門,要怎樣修行菩薩道?菩薩要怎樣才能流轉於諸有趣中,常常不忘失菩提之心?菩薩要怎樣才能得到平等的思想,意志堅固不動?菩薩要怎樣才能獲得清淨的心,而沒有方法可以沮壞,障礙他?菩薩要怎樣才能生出大悲力,永遠也不疲倦?菩薩要怎樣才能證入總持的法門,普徧得到清淨?菩薩要怎樣能發生智慧廣大的光明,於一切法,遠離一切的黑暗障礙?菩薩要怎樣才能具足無礙的瞭解和辯才之力,決定明瞭一切甚深法的義藏?菩薩要怎樣才能得到正念的力量,憶念受持一切不同的法輪?菩薩要怎樣才能得到清淨三惡趣的力量,於一切趣中普徧演說諸法?菩薩要怎樣才能得到智慧力,於一切法,完全能決定分別法的義理?」

爾時彌伽告善財言。善男子,汝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耶。善財言。唯。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這時彌伽大士告訴善財童子說:「善男子!你已經發無上正等正覺心了嗎?」善財童子說:「是的,我在很久以前已經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了。」

彌伽遽即下師子座。於善財所,五體投地。散金銀華無價寶珠,及以上妙碎末旃檀。無量種衣以覆其上。復散無量種種香華,種種供具,以為供養。然後起立而稱歎言。善哉善哉。善男子。乃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彌伽大士遽然從師子座走下來,在善財童子所站的地方,五體投地,然後又散金銀華和無數的寶珠,又以上好微妙的碎末栴檀香,和無量種種的衣服來覆蓋在善財童子的上面。又散無量種種的香華,種種的供具,以作為供養。然後站立起來而稱揚讚歎善財童子,說:「善哉善哉!善男子!你能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這真是很難得啊!」這是彌伽大士以師禮資,義似自輕,升座說法,不乖重法。在湼槃第六說:「有知法者,若老若少,故應供養恭敬禮拜,猶如事火婆羅門等。」

善男子。若有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則為不斷一切佛種。則為嚴淨一切佛刹。則為成熟一切眾生。則為了達一切法性。則為悟解一切業種。則為圓滿一切諸行。則為不斷一切大願。則如實解離貪種性。則能明見三世差別。則令信解永得堅固。     

善男子,假設又有人能發無上正等正覺的菩提心,則為不斷滅一切佛的種子,能嚴淨一切佛的刹土,能成熟一切的眾生,能了達一切的法性,能悟解一切業種,能圓滿一切諸行,能不斷往昔所發的大願,能如實瞭解明白,遠離貪的種性,能明見三世差別不同的法,能令眾生的信解永遠得到堅固。

則為一切如來所持。則為一切諸佛憶念。則與一切菩薩平等,則為一切賢聖讚喜。則為一切梵王禮覲。則為一切天主供養。則為一切夜叉守護。則為一切羅刹侍衛。則為一切龍王迎接。則為一切緊那羅王歌詠讚歎。則為一切諸世間主稱揚慶悅。

這位發菩提心的人,則能為一切如來所攝受護持,能為一切諸佛常常想念,能與一切菩薩平等,能為一切聖賢者所讚歎歡喜,能為一切梵王禮拜恭覲,能為一切的天主供養,能為一切的夜叉守護,能為一切的羅刹所侍衛,能為一切的龍王迎接,能為一切的緊那羅王所歌詠讚歎,能為一切諸世間的人主所稱揚慶悅。

則令一切諸眾生界悉得安隱。所謂令捨惡趣故。令出難處故。斷一切貧窮根本故。生一切天人快樂故。遇善知識親近故。聞廣大法受持故。生菩提心故。淨菩提心故。照菩薩道故。入菩薩智故。住菩薩地故。

這位已發菩提心的人,能令一切諸眾生界都得到安隱快樂,也就是令眾生捨離惡趣,令眾生出離八難處(地獄、餓鬼、畜生、北俱盧洲、無想天、盲聾瘖啞、世智辨聰、佛前佛後能斷除一切眾生的貧窮根本煩惱,能生出一切天人的快樂。遇到善知識,能親近供養,聽聞善知識所教誨的廣大法,能受持於心,能生出菩提心,能清淨菩提心,能照明菩薩道,能證入菩薩的智慧,能住於菩薩的果位。

善男子。應知菩薩所作甚難。難出難值。見菩薩者,倍更難有。菩薩為一切眾生恃怙,生長成就故。為一切眾生拯濟,拔諸苦難故。為一切眾生依處,守護世間故。為一切眾生救護,令免怖畏故。    

善男子,你應該知道菩薩所行所作是非常的困難。逢值菩薩出現於世也是很難的。遇見菩薩的人,更是難有。菩薩是為一切眾生所倚靠恃怙,能生長成就所有的眾生。他是為拯濟一切眾生,拔除一切的痛苦災難。為一切眾生所依靠的處所,守護世間。他是為救護一切眾生,令眾生免除恐怖畏懼。 

菩薩如風輪,持諸世間不令墮落惡趣故。如大地,增長眾生善根故。如大海,福德充滿無盡故。如淨日,智慧光明普照故。如須彌,善根高出故。如明月,智光出現故。如猛將,摧伏魔軍故。如君主,佛法城中得自在故。如猛火,燒盡眾生我愛心故。如大雲,降霔無量妙法雨故。如時雨,增長一切信根芽故。如船師,示導法海津濟處故。如橋梁,令其得度生死海故。

菩薩好像風輪一樣,支持一切的世界,不令墮落到地獄、餓鬼、畜生諸惡趣中去。又好像大地一樣,增長眾生的一切善根。又好像大海一樣,其福德充滿而無窮盡。又好像淨日,他的智慧普徧照耀三千大千世界。又好像須彌山,他的善根高出一切眾生。又好像明淨的月亮,其智慧光明出現於世。又好像勇猛的天將,能摧伏一切魔軍。又像一位皇帝,能在佛法城中得到自在。又好像猛火,能燒盡眾生的我慢和欲愛心。又好像大雲,降霔無量的妙法雨。又好像時雨,能增長一切眾生信根的根芽。又能像擺船的船師,能指示引導眾生在法海中抵達津濟的處所,應在什麼地方上岸。又好像橋樑,能令所有眾生得度過生死的大海。

彌伽如是讚歎善財,令諸菩薩皆歡喜已。從其面門,出種種光。普照三千大千世界。其中眾生遇斯光已。諸龍神等乃至梵天,悉皆來至彌伽之所。彌伽大士即以方便為開示演說分別解釋輪字品莊嚴法門。彼諸眾生聞此法已。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

彌伽大士這樣來讚歎善財童子,令一切諸菩薩都歡喜之後。又從他的面門,放出種種的光,普徧照耀三千大千世界,其中的眾生遇到這光之後,一切的天龍鬼神等乃至於梵天,全部都來到彌伽的道場,彌伽大菩薩即以方便的法門,來為他們開示演說,分別解釋輪字品的莊嚴法門。這一切的眾生聽到此法之後,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到不退轉。

在毗盧遮那經第五別有字輪品說:「菩薩若住此字輪法門。始終初發妙菩提心,乃至成佛。於是中間所有一切自利利他種種事業,皆得成就。」譬如最初的「阿」字,即是菩提之心。若觀此字而與相應,即同毗盧遮那法身之體。又有說這「阿」字輪,猶如孔雀尾輪光明,圍繞行者而住其中,即是住於佛位。又「阿娑嚩」三字,是總攝三部,「阿」字是如來部,「娑」字是蓮華部,「嚩」字是金剛部。隨一部中皆有五字。所謂字輪,是從此輪轉而生諸字。輪是生義。譬如從阿菩提字即轉生四字,謂一阿字,這是修行輪,既已發心,必修諸行。第二個「暗」字,是成菩薩輪,既修行已,必證菩提。第三是「噁」字,是大寂滅湼槃輪,即菩提所至。第四是「惡」字,是方便輪。而阿字當中,四字繞之,從下次第右旋,亦如輪相。舉一為例,餘字準之。若行者能如是了達,則能入陀羅尼門,旋轉無礙,故名字輪品。種種布列圓位,故名莊嚴。

彌伽於是還升本座,告善財言。善男子。我已獲得妙音陀羅尼。能分別知三千大千世界中諸天語言。諸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與非人,及諸梵天,所有語言。如此三千大千世界。十方無數,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世界,悉亦如是。

彌伽大士於是還升於本座,告訴善財童子說:「善男子!我已經獲得妙音的陀羅尼法門,能分別知道三千大千世界中一切諸天的語言音聲,又一切諸龍、夜叉(速疾鬼)、乾闥婆(樂神)、阿修羅(無端正)、迦樓羅(大鵬金翅鳥)、緊那羅(疑神)、摩睺羅伽(大蟒蛇)、人與非人,以及一切諸梵天,所有的語言,我也都能明白分別。像這樣三千大千世界,十方無數,乃至不可說不可說那麼多的世界,也都完全明白。」

善男子。我唯知此菩薩妙音陀羅尼光明法門。如諸菩薩摩訶薩,能普入一切眾生種種想海。種種施設海。種種名號海。種種語言海。能普入說一切深密法句海。說一切究竟法句海。說一切所緣中有一切三世所緣法句海。說上法句海。說上上法句海。說差別法句海。說一切差別法句海。能普入一切世間咒術海。一切音聲莊嚴輪。一切差別字輪際。如是功德,我今云何能知能說。    

善男子,我唯有知道此菩薩的妙音陀羅尼光明的法門。如果要再說諸菩薩中的大菩薩,能普徧證入一切眾生種種的思想海,種種的施設海,種種的名號海,種種的語言海。他能普入說一切深密的法句海,說一切究竟的法句海,說一所順緣中,有一切三世所順緣的法句海,說上等的法句海,說上上等的法句海,又說不同的法句海,又說一切不同的法句海。他能普入一切世間的咒術海,一切的神通變化,一切的音聲莊嚴輪,一切不同的字輪際。像這以上種種的功德,我現在怎能知道,怎能演說呢?

善男子。從此南行,有一聚落,名曰住林。彼有長者,名曰解脫。汝詣彼問。菩薩云何修菩薩行。菩薩云何成菩薩行。菩薩云何集菩薩行。菩薩云何思菩薩行。    

善男子,你從我這兒向南行去,在那兒有一個鄉村,名叫住林,這地方是方便具足住,眾德所建立的。在那兒有位年高有德的長者,名字叫解脫。此長者所修的善根,皆為度脫一切眾生,乃至令眾生證大湼槃。你到他那兒去請問:「菩薩要怎樣修菩薩所修的行門呢?菩薩又怎麼樣成就菩薩所修行的行門呢?菩薩又怎麼樣集聚善根來成就菩薩行呢?菩薩又怎麼樣思惟修行菩薩行呢?」

爾時善財童子以善知識故,於一切智法,深生尊重。深植淨信。深自增益。禮彌伽足。涕泗悲泣。繞無量帀。戀慕瞻仰。辭退而行。

這時候,善財童子聽了彌伽大士的教導,因而明白了很多佛法。他對一切智慧的法門,念念生無量的智慧,念念滅無量的愚癡,深深生出尊重心,深深培植清淨的信心,深深自得其利益,法喜充滿。他遂禮拜彌伽大士的兩足,感激的痛哭流涕,捨不得離開善知識。他又向彌伽大士右繞無數帀,戀戀不捨,敬慕瞻仰彌伽大士,然後告辭向南行去,再去參訪另一位善知識。

(五)解脫長者 寄第五具足方便住

爾時善財童子,思惟諸菩薩無礙解陀羅尼光明莊嚴門。深入諸菩薩語言海門。憶念諸菩薩知一切眾生微細方便門。觀察諸菩薩清淨心門。成就諸菩薩善根光明門。淨治諸菩薩教化眾生門。明利諸菩薩攝眾生智門。堅固諸菩薩廣大志樂門。住持諸菩薩殊勝志樂門。淨治諸菩薩種種信解門。思惟諸菩薩無量善心門。

善財童子辭別彌伽大士,而往南行,在路中思惟一切菩薩怎麼樣修行而得到無礙解脫的智慧,和生出光明莊嚴的總持法門,他深深證入一切菩薩的語言海門,而通達無礙,譬如基督教所說:「聖魂充滿說方言」,這也就是深入菩薩的語言海門。他又憶念一切諸菩薩,知道一切眾生微細的妄想和微細的念頭,而以方便法來教化眾生的法門,又觀察諸菩薩是如何修行,而得到清淨心的法門。他又成就一切菩薩善根光明的法門。又修如何得到開智慧的法門。他又修行圓滿淨治一切菩薩教化眾生的法門。他又明白瞭解一切菩薩如何攝受眾生的智慧法門。他又堅固一切菩薩的廣大志願,和所歡喜的法門。他又觀察如何住持於一切菩薩殊勝志願和歡樂的法門?如何淨治一切菩薩種種深信瞭解的法門?如何思惟一切菩薩善心的法門?

誓願堅固,心無疲厭。以諸甲胄而自莊嚴。精進深心,不可退轉。具不壞信。其心堅固,猶如金剛及那羅延,無能壞者。守持一切善知識教。於諸境界,得不壞智。普門清淨。所行無礙。智光圓滿,普照一切。具足諸地總持光明。了知法界種種差別。無依無住。平等無二。自性清淨,而普莊嚴。於諸所行,皆得究竟。智慧清淨。離諸執著。    

善財童子所發的誓願非常堅固,心裡也不感覺疲勞厭倦,以為自己已經滿足了。以勇將所披的諸盔甲胄來莊嚴自己,以精進的深心來修行,永遠也不會退轉,只有前進而不往後退,具足不壞的信根。他的心意和志願非常堅固,好像金剛或那羅延一樣,沒有人能破壞的。他守持一切善知識所教導的法來依教奉行。對於一切境界,得到不壞的智慧,普門清淨,所行所作也沒有障礙。智慧光明圓滿,普徧照耀一切,具足諸地的地位總持光明,了知法界種種不同的境界,無所依賴,無所執著,一切平等,沒有兩樣。自性常常清淨,而普莊嚴一切六度萬行。對於一切所行所作,完全得到究竟,到達彼岸。智慧清淨,離開一切執著。

知十方差別法,智無障礙。往十方差別處,身不疲懈。於十方差別業,皆得明瞭。於十方差別佛,無不現見。於十方差別時,悉得深入。清淨妙法,充滿其心。普智三昧,明照其心。心痟隊J平等境界。如來智慧之所照觸。一切智流,相續不斷。若身若心,不離佛法。一切諸佛神力所加。一切如來光明所照。成就大願。願身周徧一切刹網。一切法界,普入其身。

善財童子又知道十方不同的法,得到沒有障礙的智慧。又往詣十方不同的國土去,身體也不感到疲倦。對於十方眾生所有不同的業報,他都明瞭。對於十方不同的佛,沒有看不見的。對於十方不同的時間,都能明白深入。他得到清淨的妙法,充滿其心的境界,以普見智慧的定力,明照其心,常常現前。心裡常常是快樂平等,無憂無愁,無貪無求,所謂「到無求處便無憂」。佛的大光明藏常常照觸他的身心。一切智慧之流,相續不斷。身心常在佛法之內,永不離開。一切諸佛的神力自在所加被於他,一切如來的光明所照耀他。成就廣大的願,這種大願身周徧於一切法界,一切的佛刹和一切的微塵,好像羅網一樣。所有一切法界,都普入到善財童子的身裡來。

漸次遊行十有二年。至住林城。周徧推求解脫長者。既得見已。五體投地。起立合掌。白言聖者。我今得與善知識會。是我獲得廣大善利。何以故。善知識者,難可得見。難可得聞。難可出現。難得奉事。難得親近。難得承接。難可逢值。難得共居。難令喜悅。難得隨逐。我今會遇,為得善利。     

善財童子向南行,慢慢的走,也遊行了十二年之久。到達住林城,他便各處去找尋解脫長者。見到解脫長者時,就五體投地,叩頭頂禮。然後站起來,合掌而說:「大聖者啊!我現在能夠和善知識會面,乃令我獲得廣大無量無邊的好處和利益。是什麼原因呢?真正的善知識,是不容易遇著啊!百千萬劫也不容易遇到善知識。百千萬劫也不容易得聞善知識來給說法。善知識百千萬劫也不容易出現於世間,也不容易得到機會來奉承善知識,要有大善根的人,才能遇到善知識,親近善知識,要是沒有善根的人,雖然遇到了善知識,也不會認識。遇到了善知識,也不能親近善知識。也不容易承接善知識的教化。也不容易逢值善知識。也不容易遇到善知識,與他同處一個道場共居。也不容易使令善知識歡喜高興,因為他常在定中,無貪亦無求,對任何事也不動心。也不容易跟隨著善知識的一舉一動。我現在遇到善知識,我是得到很多好處啊!」

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為欲事一切佛故。為欲值一切佛故。為欲見一切佛故。為欲觀一切佛故。為欲知一切佛故。為欲證一切佛平等故。為欲發一切佛大願故。為欲滿一切佛大願故。為欲具一切佛智光故。為欲成一切佛眾行故。為欲得一切佛神通故。為欲具一切佛諸力故。為欲獲一切佛無畏故。     

善財童子又說:「聖者,我在久遠以前已經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我現在為了要事奉一切佛,我為了要遇值一切佛,為了要見一切佛,為了要觀察一切佛的相好,所以發菩提心。為了想要瞭解一切佛的境界,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要證入一切佛平等的果位,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要發一切佛的大願,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滿足一切佛的大願,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要具足一切佛智慧的光明,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成就一切佛所修的眾行,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得到一切佛的神通,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具足一切佛的諸力,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要獲得一切佛無所畏的力量,所以發菩提心。」以上是善財童子欲上窮佛境,故發菩提心的種種因緣。

為欲聞一切佛法故。為欲受一切佛法故。為欲持一切佛法故。為欲解一切佛法故。為欲護一切佛法故。   

「我為了要聽聞一切佛所說的法,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要受持一切佛法,身體力行,躬行實踐,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要持這一切的佛法於心,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要瞭解一切佛法,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要護持一切的佛法,所以發菩提心。」以上是善財童子欲聞一切佛法,故欲罄盡法源。

為欲與一切諸菩薩眾同一體故。為欲與一切菩薩善根等無異故。為欲圓滿一切菩薩波羅蜜故。為欲成就一切菩薩所修行故。為欲出生一切菩薩清淨願故。為欲得一切諸佛菩薩威神藏故。為欲得一切菩薩法藏無盡智慧大光明故。為欲得一切菩薩三昧廣大藏故。為欲成就一切菩薩無量無數神通藏故。為欲以大悲藏教化調伏一切眾生,皆令究竟到邊際故。為欲顯現神變藏故。為於一切自在藏中,悉以自心得自在故。為欲入於清淨藏中,以一切相而莊嚴故。    

我為了想要和一切諸菩薩眾同一法身,所謂『同體大悲』,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要與一切菩薩的善根平等而無差異,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想要圓滿一切菩薩所修到彼岸的法,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要成就一切菩薩所修行的法,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要出生一切菩薩所發的清淨願,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想要得到一切諸佛菩薩的大威神通藏,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得到一切菩薩所修的法藏無盡智慧大光明,所以發菩提心。我想要得到一切菩薩正定正受的廣大藏,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成就一切菩薩無量無數的神通藏,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想要以大悲藏來教化調伏一切眾生,皆令他們究竟到達所有的邊際,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顯現神通變化藏,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在一切自在藏中,完全以自心得到自在,所以發菩提心,我為了證入於清淨藏中,以一切相而莊嚴諸佛國土,所以發菩提心。」以上是善財童子,欲齊菩薩行,所以發菩提心。

聖者。我今以如是心。如是意。如是樂。如是欲。如是希求。如是思惟。如是尊重。如是方便。如是究竟。如是謙下。至聖者所。    

大聖者,我現在以這樣的心,這樣的意念,這樣的快樂,這樣的欲望,這樣的希求,這樣的思惟,這樣的尊重,這樣的究竟,這樣的謙下,來到聖者的道場。

我聞聖者,善能誘誨諸菩薩眾。能以方便闡明所得,示其道路。與其津梁。授其法門。令除迷倒障。拔猶豫箭。截疑惑網。照心稠林。浣心垢濁。令心潔白。使心清淨。正心諂曲。絕心生死。止心不善。解心執著。於執著處令心解脫。於染愛處使心動轉。令其速入一切智境。使其疾到無上法城。令住大悲。令住大慈。令入菩薩行。令修三昧門。令入證位。令觀法性。令增長力。令修習行。普於一切其心平等。唯願聖者,為我宣說。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隨所修習,疾得清淨,疾得明了。

我聽有人說聖者你,善於誘導教誨一切菩薩大眾,能以方便的法門來闡明所得,指示他們的道路,作為其橋樑,又傳授法門,令所有的人除去迷倒障礙,拔除猶豫的箭,斷截疑惑的網,照耀心裡的稠密叢林,洗浣心裡的汚垢塵濁,令心得到潔白,使心恢復清涼。端正其心,所謂「直心是道場」,不要有諂媚彎曲的思想。決心要了生死,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瞭解心所執著的道理,對於執著之處,令心不再執著而得解脫。對於染愛之處,回心向善。令其速入一切智慧的境界。令修行人很快抵達佛法城中。令眾生住於大悲心,令眾生住於大慈心,令眾生能修行菩薩行,令眾生修行正定正受的法門,令這一切菩薩入證果的地位。令眾生觀察一切法性,無動無搖。令眾生增長一切力量。令眾生修習一切行門,普及於一切,其心都是平等,沒有分別。

我唯願大聖者,為我宣說這道理:菩薩為什麼要學習菩薩行?菩薩為什麼要修菩薩道?隨著他所修行,所學習的,很快就得到清淨,很快就得到明白瞭解。

時解脫長者,以過去善根力,佛威神力,文殊師利童子憶念力故。即入菩薩三昧門。名普攝一切佛刹無邊旋陀羅尼。    

在這時候,解脫長者以過去善根的力量,佛的大威神力,和文殊師利童子憶念力的緣故,即刻證入菩薩的三昧門,名字叫普攝一切佛刹無邊旋總持門。這是解脫長者普攝諸刹在於身中,由唯心之智,稱性總持,令和體用,旋轉無礙的妙用。

入此三昧已,得清淨身。於其身中,顯現十方各十佛刹微塵數佛,及佛國土,眾會道場,種種光明諸莊嚴事。亦現彼佛往昔所行神通變化,一切大願,助道之法,諸出離行,清淨莊嚴。亦見諸佛成等正覺,轉妙法輪,教化眾生。如是一切,於其身中,悉皆顯現,無所障礙。     

解脫長者入此三昧後,便得到清淨無染的身體。就在他身中,顯現十方,每一方各有十佛刹微塵數那麼多的佛,以及佛的國土,眾會道場,種種光明諸莊嚴的事。又示現彼佛所行的一切神通變化,所發的一切大願,助道的法門,一切出離欲界、色界、無色界的行門,也修清淨莊嚴法。又示現見一切諸佛成等正覺,轉妙法輪,教化一切眾生,令一切眾生了生脫死。像這種種一切,在解脫長者的身體中,完全都顯現出來,而沒有障礙。

種種形相,種種次第,如本而住,不相雜亂。所謂種種國土,種種眾會,種種道場,種種嚴飾。其中諸佛現種種神力。立種種乘道。示種種願門,或於一世界處兜率宮而作佛事。或於一世界歿兜率宮而作佛事。如是或有住胎。或復誕生。或處宮中。或復出家。或詣道場。或破魔軍。或諸天龍恭敬圍繞。或諸世主勸請說法。或轉法輪。或般涅槃。或分舍利。或起塔廟。彼諸如來於種種眾會,種種世間,種種趣生,種種家族,種種欲樂,種種業行,種種語言,種種根性,種種煩惱,隨眠習氣。諸眾生中。或處微細道場。或處廣大道場。或處一由旬量道場。或處十由旬量道場。或處不可說不可說佛刹微塵數由旬量道場。以種種神通,種種言辭,種種音聲,種種法門,種種總持門,種種辯才門。以種種聖諦海,種種無畏大師子吼。說諸眾生種種善根,種種憶念,授種種菩薩記。說種種諸佛法。

在解脫長者身中,現出種種的形相,種種的次第,依照本來而住,不互相雜亂。就是所說種種的國土,種種的眾會道場,種種的莊嚴飾好。在這其中所有一切諸佛現出種種神力,建立種種的乘道,又示現種種大願門。或者在一個世界處兜率(知足天)宮而做佛事。或者在一個世界沒在兜率宮而作佛事。示現種種的境界,令眾生發菩提心,求無上道。 佛示現住胎,從兜率天宮降下。無論那一位佛,在成佛之前,都住在兜率內院,候補佛位。等著前邊那一位佛入湼槃,然後便出世作佛,從兜率宮下降到母胎裡。佛住母胎仍舊有如住在宮殿一樣,並不被染汚所轉。我們一般人住胎就不同,在胎中好像睡覺,一切都不知道。可是,佛住胎的時候,還為所有的鬼神說法,教化一切鬼神。所以凡夫的境界和諸佛的境界是不同的。沒有智慧人的境界和有智慧人的境界又是不同。愚癡的人,一天到晚只造愚癡的業。智慧的人,每天就修行智慧的業,不造愚癡的業。至於人的住胎,在十二因緣裡說得很清楚。十二因緣中,第一就是無明。無明就是把我們本有的智慧都遮蓋住,無所明瞭。也不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不對?有的時候就顚顚倒倒,以是為非,以非為是,糊裡糊塗。無明就是糊塗的一個別名。這一個糊塗裡就是男貪女愛。男的見到漂亮女人就邁不動步,女的見到英俊的男人就像被粘住一般。然後互相就生出一種愛心,如果問一問他(她):「你為什麼有愛心?」他(她)就說:「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因為無明。無明一起,就有行為,即是男女的性行為。一有了這種性行為,就落到識上。父精母血結合在一起,就有識。有了識以後,就有名色,即是名稱。這就叫做一個胎。有了名色,就有六入,即是生出眼、耳、鼻、舌、身、意。有了六入,就有觸覺。小孩子在母腹中,常和母體摩擦。所以小孩子常喜歡人來撫摸他,來抱他。有了觸之後,就有受用。有了受用,就生出一種愛。有了愛,就生出一種取。有了取,就生出有。有了有,就有來生。有了來生,就有老死。所以這十二因緣是相因相續,互相幫助的。可是一般人不明白這十二因緣,所以在輪迴中生死不已。今生迷得淺一點,來生又迷得深一點,越迷越深,越深越迷,就不知道「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所以就在輪迴裡頭轉來轉去,頭出頭沒,生了又死,死了又生,認假作真,認賊作子,在這娑婆世界,真是太可憐了!可是仍不願意出離,迷不知返,這是我們眾生的一種麻煩。

諸佛雖然也是住胎,可是不像我們人那麼迷糊。他是為了教化眾生,令眾生反迷歸覺。因為我們迷失太久了,所以要回頭轉,所謂「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佛乃是為此而示現住胎,或者示現出生。或者示現處宮中,為太子。或者示現出家修道。或者示現出家成道,坐道場。或者示現破魔軍眾。或者示現天龍來恭敬圍繞。或者示現一切世間的國王來勸請說法。或者示現在道場中,大轉法輪。或者入般湼槃。或者入湼槃之後,焚身燒出舍利。或者眾生為佛起塔造廟。或者彼一切諸佛在種種眾會道場中說法。或者在仰世間,覆世間,圓形世間,方形世間,種種不同的世間,來給眾生說法。或者到四生六道等諸趣去受生。或者在種種家族中出世身為貴族或者貧民。或者示現種種的欲樂。或者又有種種的業行。或者說種種的語言。或者現種種的根性。或者示現種種的煩惱,隨眠習氣。

在諸眾生中,或者處於微細極小的道場,或者處於廣大的道場。譬如萬佛聖城是一個大道場,這是諸佛預備給眾生修行,講經說法的道場。或者處於一由旬量的道場(小由旬是四十里,中由旬是六十里,大由旬是八十里)。或者處於十由旬量那麼大的道場。或者處於不可說不可說佛刹那麼多微塵數由旬量的道場。這是諸佛示現種種不同道場的境界,來教化眾生,而運用種種的神通。

現在是末法時代,一般人就以是為非,以非為是,而說修道人不可以顯神通。要是有神通,就是旁門左道,或是茅山。所以弄得一般人魚目混珠,似是而非,人云亦云,是非不辨,不知何去何從,因此搞得世界一天比一天混濁。就因為多數出家人不認識這個道理,以盲引盲,所以也令一般人似是而非。那麼,究竟神通可不可顯現呢?可以的!你要是有神通,不妨顯神通。你若沒有神通,不要假裝有神通。如果不可以顯神通的話,那麼佛為什麼要顯神通?菩薩為什麼要顯神通?羅漢為什麼要顯神通?既然佛、菩薩、羅漢皆顯神通,你有神通的人為什麼不可以顯神通?無有是處,這是不對的。只怕你沒有神通,你要是有神通,可以顯給大家看一看。這是我的主張。因為我沒有神通,顯不出神通,所以我願意有神通的人,顯一顯神通。顯神通的人,並沒有犯法。顯神通的人,並不是土匪,不是要把他抓起來放到監獄裡,這是不合理的。所以佛不准你顯神通,是因為你沒有神通而假裝有神通。你要是有神通,而神通並不是偷來的,不是搶來的,為什麼不可以顯?如果有神通,又不能顯,那要它幹什麼?這豈不是變成廢物了。所以希望各位認識清楚,不要盡說一些以黑為白的話。如果不可以顯神通,佛經上就不應該有「神通」這兩個字。既然有這兩個字,為什麼又不可以顯?說它幹什麼?所以我們要把真理研究清楚。

諸佛又以種種的言辭來教化眾生,種種的音聲,種種的法門,種種的陀羅尼門,種種無礙辯才的法門,種種聖諦(苦集滅道)海。這四聖諦研究起來,有如大海那麼深廣。又以種種無畏大獅子吼,所謂「百獸聞之皆腦裂」,來演說諸眾生種種的善根,眾生種種不同的想法,授種種菩薩的記別號,說種種諸佛所說的法門。 

彼諸如來所有言說,善財童子悉能聽受。亦見諸佛及諸菩薩不可思議三昧神變。

那一切諸如來所有的言說,善財童子完全能聽見,能領受。又見諸佛及諸菩薩不可思議正定正受的神通變化。

諸位想一想,如果神通不可以顯現,佛經為什麼又常有「神變」這兩個字?這豈不是變成廢物?多餘累贅?所以我們要知道真理,懂得邏輯學,不要人云亦云,而不加研究考慮。譬如聽人說拜佛好,可以發財升官,做生意賺大錢。這簡直是罵人啊!如果你拜佛,佛就保佑你發財升官,賺大錢,那麼,佛不就變成貪汚受賄者?如果你叩一個頭,佛就保護你。你不叩頭,佛就不保護你,那麼,佛不就也有分別心嗎?

佛是平等的,你對他好,他也是這樣子;你對他不好,他也是這樣子。他不會因為你給他叩一個頭,就保護你一切都吉祥如意。這簡直是在罵佛!你以為佛也像你那樣貪汚嗎?這是錯誤的。

佛是不可思議的境界,佛是保護善人,而不是保護惡人。所謂「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你如果盡做諸惡,佛是不會保護你的。可是說來說去,其實並不是佛保護著你,而是你自己保護著自己。你自己往善路上走,自然就一切吉祥,逢凶化吉。你自己往惡路上走,自然就多災多難,一切不順利。所以學佛者不要迷信,不要諂媚佛,不要把佛當作我們這麼愚癡的人看待。

爾時解脫長者從三昧起。告善財童子言。善男子。我已入出如來無礙莊嚴解脫門。

在這時候,解脫長者從三昧的定中起,告訴善財童子說:「善男子!我已經入出如來無礙莊嚴解脫門。」 如來無礙莊嚴門,有五種意思:①一切如來,各具一切莊嚴。②一一如來,互徧無礙。③一切如來莊嚴,悉入長者之身。④長者徹見十方佛海。⑤長者智持,不以為礙。

善男子。我入出此解脫門時,即見東方閻浮檀金光明世界,龍自在王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毗盧遮那藏菩薩而為上首。又見南方速疾力世界,普香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心王菩薩而為上首。又見西方香光世界。須彌燈王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無礙心菩薩而為上首。又見北方袈裟幢世界。不可壞金剛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金剛步勇猛菩薩而為上首。

善男子,我進入這個解脫門的時候,即刻看見東方,南閻浮提檀金光明世界,有一位龍自在王佛,在那兒成無上正等正覺。他的道場,有大眾會之所圍繞。有一位毗盧遮那藏菩薩,作為法會的領袖。又見在南方,速疾力世界,有一位普香佛,在那兒成無上正等正覺,在那兒講經說法,教化眾生,有道場眾會之所圍繞。有一位心王菩薩,作為法會的領袖。心王,即是第八識。又見在西方,香光世界,有一位須彌燈王佛,也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無礙心菩薩,作為法會中的領袖。又見在北方,袈裟幢世界,有一位不可壞金剛佛,在那兒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有一位金剛步勇猛菩薩,作為法會中的領袖。

又見東北方,一切上妙寶世界,無所得境界眼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無所得善變化菩薩而為上首。又見東南方,香燄光音世界,香燈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金剛燄慧菩薩而為上首。又見西南方,智慧日普光明世界,法界輪幢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現一切變化幢菩薩而為上首。又見西北方,普清淨世界,一切佛寶高勝幢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法幢王菩薩而為上首。又見上方,佛次第出現無盡世界,無邊智慧光圓滿幢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法界門幢王菩薩而為上首。又見下方,佛光明世界,無礙智幢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一切世間刹幢王菩薩而為上首。     

解脫長者又說:「又見在東北方,一切上妙寶世界,有一位無所得境界佛,在那兒成無上正等正覺。在道場眾會中,有無量大眾恭敬圍繞著他,聽聞正法,有一位無所得善變化菩薩,作為菩薩中的領袖。又見在東南方,香燄光音世界,有一位香燈佛,在那兒成無上正等正覺,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有一位金剛燄慧菩薩,作為法會大眾中的領袖。又見在西南方,智慧日普光明世界,有一位法界輪轉佛,在那兒成無上正等正覺,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有一位現一切變化幢菩薩,作為法會中的領袖。又見在西北方,普清淨世界,有一位一切佛寶高勝幢佛,在那兒成無上正等正覺。道場眾會中,有無量大眾恭敬圍繞。有一位法幢王菩薩,作為法會中的領袖。又見在上方,佛次第出現無盡世界,有一位無邊智慧光圓滿幢如佛,在那兒成無上正等正覺,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其中有法界幢王菩薩,作為法會中的領袖。又見在下方,佛光明世界,有一位無礙智幢佛,在那兒成無上正等正覺,為道場眾會之所圍繞,其中有一位一切世間刹幢王菩薩,作為法會大眾中的領袖。

善男子,我見如是等十方,各十佛刹微塵數如來。彼諸如來,不來至此,我不往彼。    

善男子,我看見如是等十方,各十佛刹微塵數那麼多的佛。那麼多的佛,也不來到我的地方,而我也不到佛的世界去,因為體相是無來去,唯心觀之。

我若欲見安樂世界阿彌陀如來,隨意即見。我若欲見栴檀世界金剛光明如來,妙香世界寶光明如來,蓮華世界寶蓮華光明如來,妙金世界寂靜光如來,妙喜世界不動如來,善住世界師子如來,鏡光明世界月覺如來,寶師子莊嚴世界毗盧遮那如來。如是一切,悉皆即見。     

雖然佛也不到此處來,而我也不到佛的世界去,可是彼此互見的境界,是清清楚楚,毫無障礙。我若想見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只要一作意,隨著心裡一想,便可見著。我若欲見栴檀世界的金剛光明佛,妙香世界的寶光明佛,蓮華世界的寶蓮華光明佛,妙金世界的寂靜光佛,妙喜世界的不動佛,善住世界的師子佛,鏡光明世界的月覺佛,寶師子莊嚴世界的毗盧遮那佛,像這樣一切的諸佛,都能即刻見到。

所謂「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這就是說了心即佛。

又經云:「如心佛亦爾,如佛眾生然,應知佛與心,體性皆無盡」。既境即是心,心即是佛。則無境非佛矣!

然彼如來不來至此,我身亦不往詣於彼。知一切佛及與我心,悉皆如夢。知一切佛猶如影像,自心如水。知一切佛所有色相及以自心,悉皆如幻。知一切佛及以己心,悉皆如響。我如是知,如是憶念,所見諸佛,皆由自心。    

然而彼佛也不來至我的處所,而我身也不到彼佛的地方。我知道一切佛與我的心,完全作夢似的,只是一種境界,無有真實,如幻如化。又知道一切佛好像月光的影像,自心如水。所謂「佛法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眾生心垢定,菩提影現中」。又知道一切佛所有的色相,及與自心,都是虛幻不存。這是比喻空有無礙的道理。又知道一切佛,及以自心,如響應聲,彼此感應道交。所謂「以心為緣,而佛回應,佛無分別。以佛為緣,而心見佛,心何去來」。我如是的想,如是的憶念,而見一切諸佛,皆由自心所現。

善男子。當知菩薩,修諸佛法。淨諸佛刹。積集妙行。調伏眾生。發大誓願。入一切智。自在遊戲。不可思議解脫之門。得佛菩提,現大神通。徧往一切十方法界。以微細智,普入諸劫。如是一切,悉由自心。     

善男子,你應該知道一切菩薩,修行一切佛法,莊嚴清淨一切諸佛刹土,積集種種的功德妙行,以種種威德來調伏所有眾生,這都是因為他往昔所發的大誓願,和現在所發的大誓願。他入一切智慧之門,自在遊戲,在這世界無所執著,無所留戀,沒有放不下的思想。這是不可思議的境界,不可思議的解脫門。他得到佛的覺道,現出大神通,能徧往一切十方法界,所謂盡虛空徧法界。他以微細的智慧,能普入過去劫、現在劫,和未來劫。像這種種的境界,都是由自心所現。

是故善男子。應以善法扶助自心。應以法水潤澤自心。應於境界淨治自心。應以精進堅固自心。應以忍辱坦蕩自心。應以智證潔白自心。應以智慧明利自心。應以佛自在開發自心。應以佛平等廣大自心。應以佛十力照察自心。    

所以,善男子,你應該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善法來幫助自己的心,令自己的心增長慈悲喜捨。這一段經文,各位應該注意,我們修行應該按照經文所說的去做。這不但只為善才童子說的,而是為你我他正在聽嚴經的人所說。修道人應以善法來扶助自己的心。應該用佛法的道理和智慧,來潤澤自己的心。應該以一切境界,來淨治自己的心。要逆來順受。面對一個當頭棒喝的境界,要淨治自心,也就是「克己復禮」,把自己的私欲克服;格物致知,把自己的物欲格除了。如果我們能淨治自心,一定會開悟的。「淨治自心」,也就是不要打妄想,不要有欲念,不要有邪知邪見,不要有自私自利,要有大公無私的心。應該以精進來堅固自己的心,我們修道要精進更精進,不要有退後的思想。這就需要有堅固的力量,有金剛不壞的宏願。應該用忍辱的法門,來坦蕩自心,要光明磊落的,沒有黑暗。所謂「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我們修道人,要身體力行來修這忍辱的法門,忍人所不能忍的,做人所不能做的,讓人所不能讓的。有人說:「法師啊!我想忍,可是境界一來,我就受不了。」那是因為你沒有功夫,要是有功夫,怎麼會受不了呢?修行並不是口頭上說說就算,必須要躬行實踐。應該以智慧證得道心,洗心淨慮,不存一點污垢。又應該以智慧的般若劍,來明利自己的心,破一切無明,對於一切煩惱,都能夠迎刃而解。應該以佛的自在無礙,來啟開自心的智慧。應該以佛法的平等,來擴大自己的心。我們人不要只知道有自己,而不知有他人。要一切一切都平等,要真正明理,真正的大公無私,令自心廣大無礙。應以佛十種的智慧力量,來照察自己的心,不令自心愚癡。

善男子。我唯於此如來無礙莊嚴解脫門而得入出。如諸菩薩摩訶薩,得無礙智。住無礙行,得常見一切佛三昧。得不住涅槃際三昧。了達三昧普門境界。於三世法,悉皆平等。能善分身徧一切刹。住於諸佛平等境界。十方境界皆悉現前。智慧觀察無不明了。於其身中,悉現一切世界成壞。而於己身及諸世界不生二想。如是妙行,而我云何能知能說。    

善男子,我對於此如來無礙莊嚴解脫門,已經明白,而得到入這種三昧,和出這種三昧。如果像一切諸菩薩摩訶薩,得到無礙的智慧,住於無礙的行門,得到常見一切佛的三昧,得到不入湼槃際的正定正受,了達這一種入定,普門示現的境界。觀察過去、現在、未來的法,都是平等的。能善於分身,徧滿一切刹土。住於諸佛平等的境界。十方的境界,完全示現於面前,用智慧來觀察,照了一切諸法實相,沒有不明了。在於其身中,完全示現出一切世界成、住、壞、空的境界。而於自己的本身,以及一切諸世界,不生二想。像這樣種種的妙行,諸佛菩薩種種無礙的境界,我怎麼會知道?怎麼會演說呢?所以你還是到另外一位善知識那兒請教,將對你有大利益。

善男子。從此南行,至閻浮提畔。有一國土,名摩利伽羅。彼有比丘名曰海幢。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善男子,從此地往南行,到閻浮提畔的旁邊,有一個國家,名叫摩利伽羅(翻為莊嚴)。在此國家,有一位比丘名叫海幢。你前往他那兒去請問,菩薩要怎樣學習菩薩的行門?怎樣修行菩薩道?他會為你演說。

時善財童子,頂禮解脫長者足。右繞觀察。稱揚讚歎。思惟戀仰。悲泣流淚。一心憶念,依善知識。事善知識。敬善知識。由善知識見一切智。於善知識,不生違逆。於善知識,心無諂誑。於善知識,心常隨順。於善知識,起慈母想,捨離一切無益法故。於善知識,起慈父想,出生一切諸善法故。辭退而去。

這時候善財童子,頂禮解脫長者的足,然後向右繞來觀察,稱揚讚歎解脫長者。又思惟戀仰,感激的悲泣流淚。這時他專一其心,來憶念善知識所教化的道理。「我要怎樣來依照善知識所教化的道理去修行?我要怎樣來事奉善知識,來報答善知識的恩惠?我要恭敬善知識。我由善知識,而能得見一切的智慧。我於善知識的處所,不應該生違逆之心,或者欺騙善知識。我於善知識的處所受教,心裡也不能諂媚善知識,不可以對他打妄語。我對於善知識,心裡常隨順善知識的教化來修行。我對於善知識,應該生起慈母的思想,捨離一切無益處的惡法,而修行善法。我對於善知識,應該生起慈悲父親的思想。能依靠善知識,而生出一切的善法。」這時善財童子向解脫長者告辭而退,再向南行,尋找另一位善知識。

(六)海幢比丘 寄第六正心住

爾時善財童子,一心正念彼長者教。觀察彼長者教。憶念彼不思議菩薩解脫門。思惟彼不思議菩薩智光明。深入彼不思議法界門。趣向彼不思議菩薩普入門。明見彼不思議如來神變。解了彼不思議普入佛刹。分別彼不思議佛力莊嚴。思惟彼不思議菩薩三昧解脫境界分位。了達彼不思議差別世界究竟無礙。修行彼不思議菩薩堅固深心。發起彼不思議菩薩大願淨業。

這時候,善財童子一心正念觀察解脫長者的教化。憶念解脫長者這種不可思議的解脫門。又思惟解脫長者這種不可思議的菩薩智慧光明。又深入解脫長者這種不可思議的法界門。又能趣向解脫長者這種不可思議的菩薩普入門。又能明白徹見解脫長者這種不可思議的如來神通變化。又能瞭解明白解脫長者這種不可思議的普入一切佛刹。又能分別解脫長者不可思議的佛力莊嚴。又思惟解脫長者不可思議菩薩的正定正受,這種解脫的境界,和所證得的果位。又了達解脫長者不可思議的差別世界,究竟而無所障礙。又能修行解脫長者這種不可思議菩薩的堅固深心。又能發起解脫長者這種不可思議菩薩的大願和清淨的業。

寄心正住,是指海幢比丘,成就般若,明瞭法性是空寂,是無住無依,無邪無正的。所以他縱聞讚毀,而不動心。

漸次南行。至閻浮提畔,摩利聚落。周徧求覓海幢比丘。     

善財童子,一步一步的漸次向南走,到了閻浮提畔,抵達摩利伽羅國。他便到各處去訪求尋覓海幢比丘。

乃見其在經行地側,結跏趺坐。入於三昧。離出入息。無別思覺。身安不動。     

善財童子乃見海幢比丘在經行地側旁,結上跏趺坐,入於正定正受。這時候他的呼吸氣完全停止,沒有出息和入息,沒有其他的思慮和感覺,身心安樂,如如不動。

從其足下,出無數百千億長者。居士。婆羅門眾。皆以種種諸莊嚴具,莊嚴其身。悉著寶冠。頂繫明珠。普往十方一切世界。雨一切寶,一切瓔珞,一切衣服,一切飲食,如法上味,一切華,一切鬘,一切香,一切塗香,一切欲樂資生之具。於一切處,救攝一切貧窮眾生。安慰一切苦惱眾生。皆令歡喜,心意清淨,成就無上菩提之道。

從海幢比丘的足下,出無數百千億長者、居士,和婆羅門眾(修清淨業者)。他們都以種種的諸莊嚴具,來莊嚴自己的身體。頭上都戴著一頂寶冠,冠頂上又繫著一顆明珠。他們普徧前往十方一切世界,雨一切寶,一切瓔珞,一切衣服,一切飲食,如法上味,非常甘美。又雨一切華,一切鬘,一切香,一切塗香,一切欲樂資生之具。他們在一切處,救護攝受所有貧窮的眾生,安慰一切苦惱的眾生,皆令眾生歡喜,心意清淨,而成就無上菩提之道。    

足有兩種意思:①顯施行萬行。②又表行住義。長者,是行之長。居士,是得到安處。婆羅門,是淨行之意。成就菩提,是利行之意。

從其兩膝,出無數百千億刹帝利婆羅門眾。皆悉聰慧。種種色相。種種形貌。種種衣服。上妙莊嚴,普徧十方一切世界,愛語同事,攝諸眾生。所謂貧者令足。病者令愈。危者令安。怖者令止。有憂苦者,咸使快樂。復以方便而勸導之。皆令捨惡,安住善法。

從海幢比丘的兩膝蓋,又出無數百千億那麼多刹帝利種(貴族),和婆羅門等清淨的大眾。他們都非常聰敏而有智慧。其種種的色相,非常圓滿。種種的形貌,也非常美麗。種種的衣服,皆是上妙莊嚴。他們普徧於十方一切世界,用愛語同事,來攝受一切眾生。所謂貧窮者,令他得到富貴。生病的人,令他得到痊癒。有危險的眾生,令他得到平安。有恐怖的人,令他安穩,而無恐懼。有憂苦的人,都令他得到快樂。然後再以方便善巧的方法,來勸導之,令他們捨邪歸正,改惡向善,而安住於善法。

長者兩膝出刹帝利,是因為土田帝主,屈伸自在。又因為行由於膝,故出淨行。

從其腰間,出等眾生數無量僊人。或服草衣,或樹皮衣。皆執澡瓶。威儀寂靜。周旋往返十方世界於虛空中,以佛妙音稱讚如來。演說諸法。或說清淨梵行之道,令其修習,調伏諸根。或說諸法皆無自性,使其觀察,發生智慧,或說世間言論軌則,或復開示一切智智,出要方便,令隨次第,各修其業。

從海幢比丘腰間,又出相等於眾生數目那麼多無量的仙人。他們或者穿著草衣,或者穿著用樹皮所做的衣服。每一位仙人,都手執澡瓶,威儀很嚴肅寂靜。他們來回的周旋往返十方世界。在虛空中,以佛八種的妙音(極好音、柔軟音、和適音、尊慧音、不女音、不誤音、深遠音、不竭音),來稱讚如來,演說諸法。或說怎樣修清淨梵行之道,令眾生依法修習,調伏諸根。令眼根不被色塵所轉,耳根不被聲塵所轉,鼻根不被香塵所轉,舌根不為味塵所轉,身不被觸塵所轉,意不為法塵所轉。調伏諸根,也就是「督攝六根,靜念相續,入三摩地,是為第一。」督攝六根,即是調伏六根。人能轉境界,而境界不能轉人,或者演說一切諸法,都沒有自己的體性,皆是因緣而生。所謂「諸法從緣生,諸法從緣滅」,也就是「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為假名,亦名中道義」。他能使令眾生觀察而覺悟,領略到一切諸法,皆無自性的道理,而生出一種真正的智慧,令智光現前。或者說世間法,一切言論,一切語言學,一切的軌則法律制度等種種道理。或者再為眾生開示一切智慧之智,出離三界方便的道理。令眾生隨順次第,各隨各的根性,各修各的法門。看眾生有何因,便修何種法。各隨其性,而修他的道業。    

長者腰身出仙人者,腰乃是臍輪之下,氣海之間。是吐故納新,出仙之所。

從其兩脇,出不思議龍,不思議龍女。示現不思議諸龍神變。所謂雨不思議香雲。不思議華雲。不思議鬘雲。不思議寶蓋雲。不思議寶旛雲。不思議妙寶莊嚴具雲。不思議大摩尼寶雲。不思議寶瓔珞雲。不思議寶座雲。不思議寶宮殿雲。不思議寶蓮華雲。不思議寶冠雲。不思議天身雲。不思議采女雲。悉徧虛空而為莊嚴。充滿一切十方世界諸佛道場而為供養。令諸眾生皆生歡喜。

從海幢比丘的兩脇,又出現不可思議天上的龍,出不可思議的龍女,又示現不可思議一切諸天龍的神通變化。自有化無,自無化有,神通變化,妙用無窮。即是天龍雨不可思議的香雲,雨不可思議的華雲,雨不可思議的鬘雲,雨不可思議的寶蓋雲,雨不可思議的寶旛雲,雨不可思議的妙寶莊嚴具雲,雨不可思議的大摩尼寶雲,雨不可思議的寶瓔珞雲,雨不可思議的寶座雲,雨不可思議的寶宮殿雲,雨不可思議的寶蓮華雲,雨不可思議的寶冠雲,雨不可思議的天人身雲,雨不可思議天女的雲。這種種的雲,完全徧滿整個虛空,來作為莊嚴道場。充滿一切十方世界諸佛的道場,來作為供養。使令一切的眾生,皆生歡喜。

從兩脇現出諸龍,是因為龍類是旁生。

從胸前卍字中,出無數百千億阿修羅王。皆悉示現不可思議自在幻力。令百世界皆大震動。一切海水自然湧沸。一切山王互相衝擊。諸天宮殿無不動搖。諸魔光明無不隱蔽。諸魔兵眾無不摧伏。普令眾生捨憍慢心。除怒害心。破煩惱山。息眾惡法。長無鬪諍。永共和善。復以幻力開悟眾生。令滅罪惡。令怖生死。令出諸趣。令離染著。令住無上菩提之心。令修一切諸菩薩行。令住一切諸波羅蜜。令入一切諸菩薩地。令觀一切微妙法門。令知一切諸佛方便。如是所作,周徧法界。

從海幢比丘胸前的卍字中,又出無數百千億那麼多的阿修羅王。他們都示現不可思議自在幻化的神通力量。令百世界發生大震動。一切的海水都自然滾滾沸騰。一切的山王都互相衝擊。一切的諸天宮殿,沒有不動搖的。一切諸魔的光明,沒有不被隱蓋遮蔽起來。一切諸魔兵眾,沒有不受到摧伏。他們皆敗仗而逃,完全投降了。復令所有的眾生捨離驕傲我慢的心,除去一切怒害他人的心。破除煩惱大山,息滅一切惡法,長養無鬪諍之心,時時刻刻以和善的態度,來對待一切眾生。又以幻化的力量,使令一切眾生都開悟,令眾生滅除罪惡,而生出怖畏生死之心。令一切眾生反迷歸覺,脫離一切諸惡趣。使令一切眾生遠離所有的染汚法和執著法。使令一切眾生居住於無上菩提之心,令一切眾生修一切諸菩薩所修的行門。令一切眾生住於一切到彼岸的諸波羅蜜法。令眾生入一切諸菩薩所證的果位。又令眾生觀察佛一切微妙的法門。使令一切眾生知道一切諸佛的方便法門。像這樣所作的境界,都是周徧整個法界。     

長者於胸前德相,出修羅者,因為胸是能生能滅憍慢幻術之處所,又是明德之相故,能降伏眾魔。

從其背上,為應以二乘而得度者,出無數百千億聲聞緣覺。為著我者,說無有我。為執常者,說一切行皆悉無常。為貪行者,說不淨觀。為瞋行者,說慈心觀。為癡行者,說緣起觀。為等分行者,說與智慧相應境界法。為樂著境界者,說無所有法。為樂著寂靜處者,說發大誓願,普饒益一切眾生法。如是所作,周徧法界。

從海幢比丘的背上,為應該以二乘法而得度的人,示現出生無數百千億那麼多的聲聞和緣覺。為執著我見的人,說本來沒有我的法。為執著常見的人,說一切諸行皆悉無常。所以遇到那一類機緣,就說那一類的法。為貪心婬欲重而毫無厭足的人,說不淨觀。我們的身體,九孔常流不淨:眼有眼屎,耳有耳垢,鼻有鼻涕,口有口水,又有大便小便。不管你怎樣愛惜這個身體,如果長時間不沐浴,它就發出一股臭味。身體會發臭的人,是因為他們不持戒律。不管那一個國籍的人,他吃什麼東西,身上就會有那種東西的味道。愛吃蔥的人,身上就放出一股蔥的味道。吃辣椒的人,身上就有一股辣椒的味道。吃魚的人,身上就有一股魚腥的味道。吃牛肉的人,身上就有一股牛肉味。吃豬肉的人,就有一股豬肉味。吃羊肉的人,就有一股羊肉味。各有各的味道,吃什麼,就和什麼東西合股成一個有限公司。所以,你吃什麼,就有什麼味道。如果受戒後,反而不持戒律,等到來生你的身體將會臭不可嗅,汚濁不堪,全身都是狐臭味。誰嗅到這股味道,誰就討厭!也就好像人受戒,而不守戒律,令一般人都討厭,是一樣的道理。所以,受戒後,一定要嚴持戒律,絲毫不可毀犯。切不可以「藉佛穿衣,賴佛吃飯」,盡做一些犯戒律的事,尤其是婬戒。這個貪欲,就是指貪婬,明明知道這是犯戒的,還要去做。做了之後,還以為旁人都不知道。可是這是自己欺騙自己,企圖掩耳盜鈴,是大錯特錯!所以我們出家人,一定要持戒律。持戒律的人,身上常放出一股戒香。縱使多少天不沐浴,也沒有臭味。為什麼呢?因為持戒清淨。你不需要為自己擦上「巴黎之夜」的香水,它自然就有一股香氣,這是持戒的戒香。你不持戒,就有臭味,就會墮落到三惡道裡去,雖然將來再做人,身上還是充滿著狐臭味。身上發臭的人,就是因為不持戒律。

因此多貪的眾生,要修不淨觀。觀身不淨,九孔常流不淨。一旦死了,全身腫脹青淤,又有什麼可愛貪戀之處呢?為什麼要為這個臭皮囊那麼顚倒?所以學佛的人,對這一點要認識清楚,不要有那麼多的貪欲,要清心寡欲,洗滌妄想雜念及一切染汚的念頭。常常要修不淨觀,不要執著這個身體,而盡想為它打扮得漂漂亮亮。扮得漂亮是為了什麼?只是要去欺騙人而已。打扮得漂亮,可以吸引異性,令異性歡喜自己。這豈不是太顚倒?所以要修不淨觀,而不再為此臭皮囊那麼顚倒。

為好發脾氣,歡喜生無明的眾生,說慈心觀。慈心觀,就是要對一切眾生有原諒心。無論他做了什麼錯事,只要他能改,就應該原諒他。所以多瞋眾生,要修這個慈悲觀。「慈能予樂,悲能拔苦」。要教化愚癡的眾生,甚於愚癡到以為一切事都是不勞而獲——不去工作,就想得到工錢。不學技能,就想成為發明家。沒讀過醫學,就想做個醫生。這都是一種愚癡的想法。可是最愚癡的想法,即是想要「好花常令朝朝豔」:歡喜花的人,就希望花朵天天都盛開豔麗。好色的人,就希望自己的太太或丈夫,總是那麼年輕常駐,永不衰老。這都是愚癡的想法。又有「明月何妨夜夜圓」:好賞月的人,就想每天晚上的月亮,都能光輝明潔。月色照耀大地,所謂「月本無私照,夜夜獨攬呤」。他想遙天皆皎潔,大地淨光明,可以夜夜賞月,是人生一大樂事!又想「大地有泉皆化酒」:好喝酒的人,他愚癡到妄想大地凡是有泉水的沼池,皆化為酒池。他可以不用掏腰包去買酒喝。想喝的時候,便到酒池去喝一杯。「長林無樹不搖錢」:貪財的人,就想天天做工,賺那一點錢,多辛苦!如果所有的樹,都變成搖錢樹。我要用錢,就到樹下一晃,掉下來很多錢,這該多好啊!這都是愚癡的想法。甚至於好賭錢的人,也沒有買馬票,就想中頭彩。沒有種田,就想收萬擔糧。沒有讀書,就想要得到博士學位,這都是癡心妄想。那麼,為這一類的眾生,就說緣起觀,即是因緣觀。所謂「諸法從緣生,諸法從緣滅」。「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

為貪瞋癡等分的眾生,說與智慧相應境界的法門。與智慧相應,就不會被三毒等分所遮覆了,而得到智慧。為樂於執著境界的愚癡眾生,說無所有法。本來什麼都沒有,死了之後,還執著什麼?為那些遁入深山穹穀裡,不願見人,獨居的修道人,他們執著寂靜處,只願做個自了漢。這時就要引導他們發大誓願,來普徧饒益一切眾生。所謂「依法界心,修法界行;入法界的眾生,成法界的佛」。像以上種種所作,皆周徧法界。 從背出聲聞緣覺,表示二乘者,違背大乘教義。

從其兩肩,出無數百千億諸夜叉羅刹王。種種形貌,種種色相,或長或短,皆可怖畏。無量眷屬而自圍繞。守護一切行善眾生,並諸賢聖,菩薩眾會。若向正住,及正住者。或時現作執金剛神。守護諸佛,及佛住處。或徧守護一切世間。有怖畏者,令得安隱。有疾病者,令得除差。有苦惱者,令得免離。有過惡者,令其厭悔。有災橫者,令其息滅。如是利益一切眾生,皆悉令其捨生死輪,轉正法輪。     

從海幢比丘的兩肩,又出無數百千億那麼多的諸夜叉(速疾鬼)羅刹王。肩出夜叉等者,表示可畏有大勇力,又可以荷負守護佛法家業。羅刹有種種不同形貌,有的生三個頭,有的頭上長出兩對犄角,有的頭上長出三隻眼睛。有的生得巨口獠牙,非常難看而恐怖!又有種種不同的色相,有的長得花花綠綠,有的長得有如癩蛤蟆,令你一看到他,就周身毛孔聳然,甚至於顫抖。有的羅刹鬼,長得有如竹竿,有的長得好像木盤。總而言之,他們的相貌都足以令人怖畏。每一個羅刹鬼,又各自帶領無量的眷屬而自圍繞,來守護一切做好事的眾生,或者一切諸賢聖,和菩薩眾會。為那些向佛道上走,或者已證得佛果位的人,他就示現執金剛神,來守護諸佛,以及佛的道場住處。或者普徧守護一切世間所有的眾生。有怖畏的眾生,令他得到平安。有疾病的眾生,令他除去病痛,而得痊癒。有受苦惱的眾生,令他脫離,而得安樂。有造罪惡業的眾生,令他改過懺悔。有災難橫禍,不如意事的眾生,令他災障消滅,一切皆順利。像這樣利益一切眾生,皆令他們捨離生死的輪迴,而大轉正法的妙輪。

從其腹,出無數百千億緊那羅王。各有無數緊那羅女,前後圍繞。又出無數百千億乾闥婆王。各有無數乾闥婆女,前後圍繞。各奏無數百千天樂。歌詠讚歎諸法實性。歌詠讚歎一切諸佛。歌詠讚歎發菩提心。歌詠讚歎修菩薩行。歌詠讚歎一切諸佛成正覺門。歌詠讚歎一切諸佛轉法輪門。歌詠讚歎一切諸佛現神變門。開示演說一切諸佛般涅槃門。開示演說守護一切諸佛教門。開示演說令一切眾生皆歡喜門。開示演說嚴淨一切諸佛刹門。開示演說顯示一切微妙法門。開示演說捨離一切諸障礙門。開示演說發生一切諸善根門。如是周徧十方法界。     

從海幢比丘的腹裡,又出無數百千億那麼多的緊那羅王(帝釋的法樂神),各有無數的緊那羅女,在前後圍繞。腹出緊那羅等者,因為鼓腹弦歌,是音樂之所在。又出無數百千億乾闥婆王(帝釋的主音樂神),各有無數的乾闥婆女在前後圍繞。各各都奏出無數百千種天樂,來歌詠讚歎諸法實性。歌就是唱歌。詠就是吟詠唱詩。讚歎,是用美妙的言詞來讚歎。他又歌詠讚歎一切諸佛怎樣成正覺的法門。又歌詠讚歎一切諸佛成正覺之後,怎樣大轉法輪的法門。又歌詠讚歎一切諸佛轉法輪後,怎樣示現神通變化。又開示演說一切諸佛怎樣入湼槃。又開示演說守護一切諸佛的教法。又開示演說令一切眾生都得到大歡喜的法門。又開示演說怎樣嚴淨一切諸佛刹門。又開示演說顯示一切微妙不可思議的法門。又開示演說怎樣捨離一切諸煩惱障礙的法門。又開示演說怎樣令一切眾生,發心修行一切諸善根的法門。像這種種的歌詠讚歎,開示演說,皆周徧於十方法界。

從其面門,出無數百千億轉輪聖王。七寶具足。四兵圍繞。放大捨光。雨無量寶。諸貧乏者,悉使充足。令其永斷不與取行。端正采女,無數百千,悉以捨施,心無所著。令其永斷邪婬之行。令生慈心,不斷生命。令其究竟常真實語,不作虛誑無益談說。令攝他語,不行離間。令柔軟語,無有粗惡。令常演說甚深決定明了之義,不作無義綺飾言辭。為說少欲,令除貪愛,心無瑕垢。為說大悲,令除忿怒,意得清淨。為說實義,令其觀察一切諸法,深入因緣。善明諦理。拔邪見刺。破疑惑山。一切障礙,悉皆除滅。如是所作,充滿法界。

從海幢比丘的面門,又出無數百千億那麼多的轉輪聖王。面門出輪王,表示能廣布十善,令眾生趣向佛法。轉輪聖王為世間第一有福之人,於人壽八萬四千歲時出現,統轄四天下。他有四種福報:①大富,珍寶,財物,田宅等眾多,為天下第一。②形貌莊嚴端正,具三十二相。③身體健康無病,安穩快樂。④壽命長遠,為天下第一。轉輪聖王出現時,天下太平,人民安樂,沒有天災人禍。此乃由過去生中,多修福業。可惜不修出世慧業,所以僅成統治世界有福報之大王,却不能修行悟道證果。每一位轉輪聖王皆具足七種寶,有四兵圍繞,皆放出大施捨光,雨無量珍寶,使令一切貧乏眾生,都得到充足,令他們永遠斷除偸盜的行為。又有無數百千那麼多端正妙好的美女,他完全都能施捨出去,而心裡沒有一點執著。無我施,無受施,無施物,是為三輪體空。令眾生見其能捨一切,效而永斷邪婬之行。令眾生生出慈悲心,不斷絕他人的生命。令眾生得到究竟,常作真實語,不打妄語,不作虛誑沒有利益的言談。令其總攝他語,不作挑撥離間的行為。令眾生說柔軟語,不說粗陋鄙惡語。令眾生常常演說甚深明瞭的道理,不說不合法無意義的綺語,和刻薄浮飾的言辭。為眾生說少欲的法門,令他們除去貪欲情愛,心裡沒有染汚和穢垢。為眾生說大悲法,令他們消除忿怒,身口意三業皆得清淨。為眾生說真實的義理,令所有眾生都能觀察一切諸法,深入諸法因緣,善能明白真實諦理,拔除邪見的棘剌,摧破眾生對真理起疑惑的大山,一切的障礙,完全都除滅,像以上種種所作,皆充滿於十方法界。

從其兩目,出無數百千億日輪。普照一切諸大地獄。及諸惡趣,皆令離苦。又照一切世界中間,令除黑暗。又照一切十方眾生,皆令捨離愚癡翳障。於垢濁國土,放清淨光。白銀國土,放黃金色光。黃金國土,放白銀色光。瑠璃國土,放玻璃色光。玻瓈國土,放瑠璃色光。硨磲國土,放瑪瑙色光。瑪瑙國土,放硨磲色光。帝青國土,放日藏摩尼王色光。日藏摩尼王國土,放帝青色光。赤真珠國土,放月光網藏摩尼王色光。月光網藏摩尼王國土,放赤真珠色光。一寶所成國土,放種種寶色光。種種寶所成國土,放一寶色光。照諸眾生心之稠林。辦諸眾生無量事業。嚴飾一切世間境界。令諸眾生心得清涼,生大歡喜。如是所作,充滿法界。     

從海幢比丘的兩目,又出無數百千億那麼多的日光輪,普徧照耀一切諸大地獄,和一切諸惡趣,令深陷於惡趣的眾生離苦得樂。又照一切世界,令其除去黑暗。又照一切十方眾生,普令他們捨離愚癡的翳障。又於垢濁的國土,也就是我們所居住的娑婆世界,大放清淨的光明。在白銀的國土中,放出黃金色光明。在黃金的國土中,放白銀色光明。在瑠璃的國土中,就放玻瓈色光明。在玻瓈的國土中,放瑠璃色光明。在硨磲寶的國土中,就放瑪瑙色光明。在瑪瑙的國土中,就放硨磲色光明。在帝青的國土中,就放日藏摩尼王色光明。在日藏摩尼王的國土中,就放帝青色光明。在赤真珠的國土中,就放月光網藏摩尼王色光明。在月光網藏摩尼王國土中,就放赤真珠色光明。在一寶所成的國土中,就放種種寶色光明。在種種寶所成的國土中,就放一寶色光明。用種種光明照耀一切諸眾生心中的稠林,辦理一切諸眾生無量的事業,嚴飾一切世間的境界,令一切諸眾生心裡都得到清涼,生大歡喜。像以上種種所作的境界,皆完全充徧於十方法界。

從其眉間白毫相中,出無數百千億帝釋。皆於境界而得自在。摩尼寶珠繫其頂上。光照一切諸天宮殿。震動一切須彌山王。覺悟一切諸天大眾。歎福德力。說智慧力。生其樂力。持其志力,淨其念力。堅其所發菩提心力。讚樂見佛,令除世欲。讚樂聞法,令厭世境。讚樂觀智,令絕世染。止修羅戰。斷煩惱諍。滅怖死心,發降魔願。興立正法須彌山王。成辦眾生一切事業。如是所作,周徧法界。

從海幢比丘的眉間白毫相中,又出無數百千億那麼多的帝釋天,即釋提桓因,是三十三天的天主。他就是在楞嚴咒上,所說的「因陀囉耶」,即因陀王。他們皆於一切的境界,得到自在。眉間出帝釋者,因為帝釋於地居天中,是最尊勝。這表示以中道般若,化導眾生,令其離五欲,而得到清淨的白法。每一位帝釋天的頂上,皆繫上一顆摩尼寶珠,其光明照耀一切諸天宮殿,震動一切須彌山王,覺悟一切諸天的大眾,他們都不入定了,而互相尋問:「這是怎麼一回事?怎樣須彌山也搖動起來了?」 摩尼寶珠的光明,又讚歎諸佛的福德力,演說諸佛的智慧力,令眾生都生出歡喜,而發願修行;清淨念力,除去一切的妄想。他們堅固每位眾生所發菩提心的力量。讚歎樂於見佛的眾生,令其除去世間的貪欲、婬欲,和物欲。讚歎樂於聞法的眾生,令其厭惡世間上的境界。 讚歎樂於妙觀察智慧的眾生,令其斷絕世間的染汚法。停止像阿修羅好戰的思想,斷除一切煩惱的諍論。滅除眾生怕死的心,而發降伏一切諸魔的大願,大興建立正法的大幢,有如須彌山那麼巍然聳立。他們能成就處理眾生的一切事業。像以上種種所作的境界,皆周徧於法界。

從其額上,出無數百千億梵天。色相端嚴。世間無比。威儀寂靜。言音美妙。勸佛說法。歎佛功德。令諸菩薩悉皆歡喜。能辦眾生無量事業。普徧一切十方世界。

從海幢比丘的額上,又出無數百千億那麼多的大梵天王。額出梵王,因為梵王已經超出欲界。又額是次於眉上,表示稽桑請法的意思。每一位梵天王的色相,都非常的端正莊嚴,是世間上無以倫比的。他的威儀非常寂靜。其言語和所發出的音聲都非常美妙。他們勸請佛為眾生說法,讚歎佛的功德,令一切菩薩都發歡喜心。他們能辦理眾生無量事業的境界,普徧於一切十方世界。

從其頭上,出無量佛刹微塵數諸菩薩眾。悉以相好莊嚴其身。放無邊光。說種種行。所謂讚歎佈施,令捨慳貪。得眾妙寶。莊嚴世界。稱揚讚歎持戒功德。令諸眾生永斷諸惡。住於菩薩大慈悲戒。說一切有,悉皆如夢。說諸欲樂,無有滋味。令諸眾生離煩惱縛。說忍辱力。令於諸法心得自在。讚金色身。令諸眾生離瞋恚垢。起對治行。絕畜生道。歎精進行。令其遠離世間放逸。皆悉勤修無量妙法。又為讚歎禪波羅蜜,令其一切心得自在。又為演說般若波羅蜜。開示正見。令諸眾生樂自在智。拔諸見毒。又為演說隨順世間種種所作。令諸眾生雖離生死,而於諸趣自在受生。又為示現神通變化,說壽命自在。令諸眾生發大誓願。又為演說成就總持力。出生大願力。淨治三昧力。自在受生力。又為演說種種諸智,所謂普知眾生諸根智。普知一切心行智。普知如來十力智。普知諸佛自在智。如是所作,周徧法界。

從海幢比丘的頭上,又出無量佛刹微塵數那麼多的菩薩。每一位菩薩都是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來莊嚴其身。放出無邊的光明,而演說種種的行門。頭出菩薩者,是因為菩薩為最上首。以下是演說菩薩的十度行,就是①讚歎布施的行門,令一切眾生捨離慳貪,而得到眾妙寶,來莊嚴世界。②稱揚讚歎持戒的功德,令一切諸眾生永斷諸惡,所謂「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而住於菩薩的大慈悲寶戒。說一切三界二十五有,悉皆如夢幻泡影。說一切的婬欲和娛樂,皆沒有滋味。令所有眾生離開煩惱的束縛,而得到解脫。③又為一切眾生演說忍辱的法門,令眾生於諸法,心得自在。又讚歎佛的金色身,令諸眾生遠離瞋恨恚怒的塵垢。又發起對治的行門,譬如多瞋的眾生,就教他修慈悲觀,而斷絕墮於畜生道的危險。④讚歎精進的行門,令一切眾生遠離世間的放逸,皆悉勤修無量的妙法。⑤又為眾生讚歎禪定波羅蜜,令所有眾生的心都得到自在。⑥又為演說般若波羅蜜,開示正知正見,令眾生歡喜自在的智慧,拔除一切邪知邪見的惡毒。⑦又為演說隨順世間種種所作的境界,令一切諸眾生雖然捨離生死,而能於諸趣中自在受生。⑧又為示現神通變化,而演說壽命自在,能控制壽命的長短,令一切諸眾生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大誓願。⑨又為演說成就總持陀羅尼的力量,能出生大願的力量,淨治的三昧力,和自在受生的力量。⑩又為演說種種諸智慧,所謂普知一切眾生諸根的智慧,普知一切眾生心行的智慧,普知如來十力的智慧,普知一切諸佛自在的智慧,像這樣種種所作的境界,皆周徧整個法界。

從其頂上,出無數百千億如來身。其身無等。諸相隨好。清淨莊嚴。威光赫奕。如真金山。無量光明。普照十方。出妙音聲。充滿法界。示現無量大神通力。為一切世間普雨法雨。

從海幢比丘的頂上,又出無數百千億那麼多的如來法身。頂出佛者,表示佛是尊極無上。每一位如來的法身,都是無可比倫,皆具足三十二相和八十種隨形好,清淨莊嚴,威光赫然奕奕,有如真金山,放無量光明,普照十方法界。又出微妙的音聲,充滿整個法界。又示現無量的大神通力,為一切世間普徧雨法雨,潤澤所有眾生。

所謂為坐菩提道場諸菩薩,雨普知平等法雨。為灌頂位諸菩薩,雨入普門法雨。為法王子位諸菩薩,雨普莊嚴法雨。為童子位諸菩薩,雨堅固山法雨。為不退位諸菩薩,雨海藏法雨。為成就正心位諸菩薩,雨普境界法雨。為方便具足位諸菩薩,雨自性門法雨。為生貴位諸菩薩,雨隨順世間法雨。為修行位諸菩薩,雨普悲愍法雨。為新學諸菩薩,雨積集藏法雨。為初發心諸菩薩,雨攝眾生法雨。為信解諸菩薩,雨無盡境界普現前法雨。

所謂為坐菩提道場的諸菩薩,雨普徧知道一切眾生平等的法雨。普知平等法雨有三種平等:①始覺是同本,沒有始本的分別。②等諸佛。③眾生和佛是一性。又為灌頂位(即第十住)的諸菩薩,雨入普門的法雨。普門,即三世等十種智慧。勸彼住於灌頂位的菩薩,更勝進修。又為法王子位(第九住)的諸菩薩,雨普莊嚴的法雨。住於法王子位,是將要成佛的菩薩,令其學習法王的善巧安立處,而自莊嚴。又為童子位(第八住)的諸菩薩,雨堅固山的法雨。令其學習知道刹動刹等,皆無能壞,最為高出。又為不退位(第七住)的諸菩薩,雨海藏的法雨,令其學習一即是多,多即是一等十種廣大甚深的妙法。又為成就正心位(第六住)的諸菩薩,雨普境界的法雨,令其學習一切法皆無相無體,即一切皆平等。又為方便具足位(第五住)的諸菩薩,雨自性門的法雨,令其知道眾生無邊,乃至知道眾生無自性,皆是自性門,而以無邊等入自性。又為生貴位(第四住)的諸菩薩,雨隨順世間的法雨,令其了知圓滿三世佛法,皆是隨順世間。又為修行位(第三住)的諸菩薩,雨普悲愍的法雨,令其普徧觀察眾生界,而生悲愍心。又為新學諸菩薩(即第二治地住),雨積集藏的法雨,令其誦習多聞,虛閑寂靜,親近善知識,皆為積集包藏,而於法修行,創治心地。又為初發心(第一住)的諸菩薩,雨攝受眾生的法雨,令其勤供養佛,主導世間,而攝受眾生。又為信解諸菩薩(即十信位),雨無盡境界普現前的法雨,令其普緣如來及普賢的無盡境界,而生信心,分明現前,而進修入位。

為色界諸眾生,雨普門法雨。為諸梵天,雨普藏法雨。為諸自在天,雨生力法雨。為諸魔眾,雨心幢法雨。為諸化樂天,雨淨念法雨。為諸兜率天,雨生意法雨。為諸夜摩天,雨歡喜法雨。為諸忉利天,雨疾莊嚴虛空界法雨。為諸夜叉王,雨歡喜法雨。為諸乾闥婆王,雨金剛輪法雨。為諸阿修羅王,雨大境界法雨。為諸迦樓羅王,雨無邊光明法雨。為諸緊那羅王,雨一切世間殊勝智法雨。為諸人王,雨無樂著法雨。為諸龍王,雨歡喜幢法雨。為諸摩睺羅伽王,雨大休息法雨。為諸地獄眾生,雨正念莊嚴法雨。為諸畜生,雨智慧藏法雨。為閻羅王界眾生,雨無畏法雨。為諸厄難處眾生,雨普安慰法雨。悉令得入賢聖眾會。如是所作,充滿法界。

海幢比丘①又為色界諸眾生,雨普門的法雨,令其捨棄外緣,而迴光返照,得到心境無礙。②又為諸梵天(即初禪天),雨普藏的法雨。因為他們宿習多慈,可是偏愛自己的眷屬。現令他們慈悲一切,含福無窮。③又為諸自在天(即他化自在天),雨生力的法雨,令其轉世無礙,生十力自在。④又為諸魔眾(就是從他化天中,分出魔眾),雨心幢的法雨。因為魔喜歡摧他自高,現令其得到慈心的法幢,摧毀他的邪慢心。⑤又為諸化樂天,雨淨念的法雨。因為他們雖隨念化樂,但汚濁自心,所以令其轉染念為淨念。⑥又為兜率天眾,雨生意的法雨。他們雖於世樂得到知足,可是應生出世之意。⑦又為夜摩天眾,雨歡喜的法雨。因為世樂時分雖稱快,仍不及法喜的歡樂。⑧又為諸忉利天眾,雨疾莊嚴虛空界的法雨。因為地居天之極,雖羨空居天為殊勝,仍然不及福德的智慧,莊嚴法性的空寂。⑨又為諸夜叉王,雨歡喜的法雨。因為夜叉性情多殘暴,今用對治的方法,令其生歡喜心。⑩又為諸乾闥婆王,雨金剛輪的法雨。因為他們善於奏樂音。上德聲聞,亦為摧壞。現令其得金剛之智,則無所不摧,無不圓滿。⑪又為諸阿修羅王,雨大境界的法雨。因為阿修羅恃仗大身而生憍慢心,現令其見到法身,而稱讚法界的境界。⑫又為諸迦樓羅王,雨無邊光明的法雨。因為他們當以淨眼觀海時,就意欲吞龍為食。現令其以慈眼的智光,徧照機感。⑬又為緊那羅王,雨一切世間殊勝智慧的法雨,隨順他們善於歌唱,而令其得到即空涉有的殊勝世智。⑭又為諸人王,雨無樂著的法雨,因為人王執著世間的欲樂,現以對治法而令其無樂著。⑮又為諸龍王,雨歡喜幢的法雨;因為龍多恚毒,故為牠說歡喜。又因牠有熱沙等怖苦,而說法幢,來摧除其苦。⑯又為諸摩睺羅伽王,雨大休息的法雨,因為蟒多毒害,又為蟲啖食而無休止。故為牠說內休毒心,外苦休息的法。⑰又為諸地獄眾生,雨正念莊嚴的法雨。因為地獄眾生,身受無邊苦,心念無邊惡。若以正念三寶為莊嚴,則能頓脫眾苦。⑱又為諸畜生,雨智慧藏的法雨。因為畜生多癡的緣故。⑲又為閻羅王界的眾生,雨無畏的法雨。因為燄魔鬼卒皆互相怖畏,乃至王身,亦有熱鐵鎔銅等恐怖事。⑳又為諸厄難處的眾生,雨普安慰的法雨。諸難者,即所謂八難,以及在人間地獄囚繫閉等處,皆多不安,所以雨普安慰法雨,悉令得入賢聖眾會,和聖人的法性流,而翻彼難處。像以上種種所作的境界,皆充滿法界。

海幢比丘,又於其身一切毛孔,一一皆出阿僧祇佛刹微塵數光明網。一一光明網,具阿僧祇色相。阿僧祇莊嚴。阿僧祇境界。阿僧祇事業。充滿十方一切法界。    

海幢比丘,又於其身體的一切毛孔,一一毛孔皆出無量無邊佛刹微塵數的光明網。每一個光明網,皆具足無量無邊的色相,無量無邊的莊嚴,無量無邊的境界,無量無邊的事業,皆充滿於十方一切的法界。

爾時善財童子,一心觀察海幢比丘,深生渴仰。憶念彼三昧解脫。思惟彼不思議菩薩三昧。思惟彼不思議利益眾生方便海。思惟彼不思議無作用普莊嚴門。思惟彼莊嚴法界清淨智。思惟彼受佛加持智。思惟彼出生菩薩自在力。思惟彼堅固菩薩大願力。思惟彼增廣菩薩諸行力。    

這時候,善財童子,一心觀察海幢比丘的三昧境界,深深渴仰海幢比丘的道德神通,於是他就思惟憶念海幢比丘的三昧解脫。又思惟海幢比丘不思議的菩薩三昧。又思惟海幢比丘的不思議利益眾生的方便有如大海一樣。又思惟海幢比丘不思議無作用的普莊嚴法門。又思惟海幢比丘莊嚴法界清淨的智慧。又思惟海幢比丘受佛加持的智慧。又思惟海幢比丘出生菩薩自在的力量。又思惟海幢比丘堅固菩薩大願的力量。又思惟海幢比丘增廣菩薩一切行門的力量。

如是住立,思惟觀察。經一日一夜。乃至經於七日七夜,半月一月。乃至六月,復經六日。過此已後,海幢比丘從三昧出。      

善財童子就這樣站立著,來思惟觀察海幢比丘。經過一日一夜,乃至經過七日七夜,半個月,甚至一個月。乃至六個月,又經過六日。過了六個月又六日之後,海幢比丘方從三昧中出定。    

六月六日者,為第六中住,滿第六度。善財童子以法味資神的緣故,所以身心俱忘,不覺時久。

善財童子讚言。聖者。希有奇特。如此三昧,最為甚深。如此三昧,最為廣大。如此三昧,境界無量。如此三昧,神力難思。如此三昧,光明無等。如此三昧,莊嚴無數。如此三昧,威力難制。如此三昧,境界平等。如此三昧,普照十方。如此三昧,利益無限。以能除滅一切眾生無量苦故。

善財童子讚歎的說:「聖者,你真是希奇少有,極奇特殊啊!像這樣的三昧,是最為甚深微妙。像這樣的三昧,是最為廣大無邊。像這樣的三昧,其境界是無量無數。像這樣的三昧,其神通力是難思議。像這樣的三昧,其光明是無等倫的。像這樣的三昧,其莊嚴是無數無邊。像這樣的三昧,其威力是難制無敵。像這樣的三昧,其境界是平等無礙。像這樣的三昧,能普照十方一切世界。像這樣的三昧,能利益無限量的眾生,以能滅除一切眾生的無量苦。」

所謂能令一切眾生離貧苦故。出地獄故。免畜生故。閉諸難門故。開人天道故。令人天眾生喜樂故。令其愛樂禪境界故。能令增長有為樂故。能為顯示出有樂故。能為引發菩提心故。能使增長福智行故。能令增長大悲心故。能令生起大願力故。能令明了菩薩道故。能使莊嚴究竟智故。能令趣入大乘境故。能令照了普賢行故。能令證得諸菩薩地智光明故。能令成就一切菩薩諸願行故。能令安住一切智智境界中故。聖者。此三昧者名為何等。    

善財童子又接著說:「這樣的三昧,就是能令一切眾生離開貧窮的痛苦,出離地獄的苦,免除畜生的苦,能關閉一切諸惡難的門戶,而開啟人天的道路。令人天的眾生喜樂不已,令他們愛樂禪定的境界,能令他們增長有為的快樂,而不捨有為。能為眾生顯示出離三界有的快樂,而不染於有。能為眾生引發菩提心的快樂。能使他們增長福德智慧的行門。能令他們增長大悲心。能令他們生起大願的力量。能令他們明瞭菩薩道的方便法。能使眾生莊嚴究竟的智慧。能令眾生趣入大乘的境界。能令眾生照了普賢菩薩的行門。能令眾生證得一切諸菩薩的智慧光明。能令眾生成就一切菩薩所發的大願和所修行的行門。能令眾生安住於智中之智的境界中。大聖者啊!這種三昧的名字是什麼呢?」

海幢比丘言。善男子。此三昧名普眼捨得。又名般若波羅蜜境界清淨光明。又名普莊嚴清淨門。善男子,我以修習般若波羅蜜故。得此普莊嚴清淨三昧等百萬阿僧祇三昧。      

海幢比丘說:「善男子,此種三昧名為普眼捨得,又名般若波羅蜜境界清淨光明。又名普莊嚴清淨門。善男子,我以修習般若波羅蜜的緣故,所以得到這種普莊嚴清淨三昧,有百萬無量無邊那麼多的三昧。」

般若之智,照了一切法,所以名為普眼。一切皆無所得,故名為捨得。若有所得,則不能即寂而用。以無所得,即無所不得。菩薩無得,則心無掛礙。諸佛無得,則得菩提。

所以,般若清淨,則境界清淨,清淨之境,皆般若境。

善財童子言。聖者。此三昧境界,究竟唯如是耶。    

善財童子又問:「大聖者啊!這種三昧的究竟境界,就只有這樣嗎?」

海幢言。善男子。入此三昧時,了知一切世界無所障礙。往詣一切世界無所障礙。超過一切世界無所障礙。莊嚴一切世界無所障礙。修治一切世界無所障礙。嚴淨一切世界無所障礙。    

海幢比丘說:「善男子,證入此三昧時,能了知一切世界,而無所障礙。能到達一切世界,而無所障礙。能超過一切世界,而無所障礙。能莊嚴一切世界,而無所障礙。能修治一切世界,而無所障礙。能莊嚴清淨一切世界,也是無所障礙。」以上是表示於器世間中,無所障礙。

見一切佛無所障礙。觀一切佛廣大威德無所障礙。知一切佛自在神力無所障礙。證一切佛諸廣大力無所障礙。入一切佛諸功德海無所障礙。受一切佛無量妙法無所障礙。入一切佛法中,修習妙行無所障礙。證一切佛轉法輪平等智無所障礙。入一切諸佛眾會道場海無所障礙。觀十方佛法無所障礙。     

海幢比丘又接著說:「此三昧能見一切佛,而無所障礙。能觀察一切佛的廣大威德,而無所障礙。能知道一切佛的自在神通力,而無所障礙。能證得一切佛的諸廣大力量,而無所障礙。能進入一切佛諸功德海,而無所障礙。能受持一切佛無量的妙法,而無所障礙。能進入一切佛法中,修習微妙的行門,而無所障礙。能證入一切佛轉法輪,平等教化眾生的智慧,也是無所障礙。能進入一切諸佛的眾會道場海,而無所障礙。能觀察十方的佛法,而無所障礙。」以上是表示於智正覺世間,無所障礙。

大悲攝受十方種生無所障礙。常起大慈充滿十方無所障礙。見十方佛心無厭足無所障礙。入一切眾生海無所障礙。知一切眾生根海無所障礙。知一切眾生諸根差別智無所障礙。

海幢比丘又說:「此三昧能以大悲心來攝受十方眾生,而無所障礙。能常起大慈心充滿十方,而無所障礙。能見十方諸佛,心無厭足,也是無所障礙。能進入一切眾生海,而無所障礙。能知道一切眾生根性智慧不同的大海,而無所障礙。能知道一切眾生諸根差別,而無所障礙。」以上是表示於眾生世間,無所障礙。

善男子。我唯知此一般若波羅蜜三昧光明。如諸菩薩,入智慧海,淨法界境。達一切趣,徧無量刹。總持自在,三昧清淨。神通廣大,辯才無盡。善說諸地,為眾生依。而我何能知其妙行。辨其功德。了其所行。明其境界。究其願力。入其要門。達其所證。說其道分。住其三昧。見其心境。得其所有平等智慧。    

海幢比丘說:「善男子,我只有知道這一個般若波羅蜜三昧的光明。假如要像一切諸菩薩,進入智慧海,清淨法界境界的三昧。到達一切諸趣,徧往無量佛刹的三昧。總持自在,得到三昧清淨。神通廣大,辯才無盡的三昧。善於演說諸地,教化眾生,為眾生所依怙的三昧。而我又怎能知道他們這種妙行呢?怎能辨別其功德?怎能了達其所修的行門?怎能明白其證入的境界?怎能究竟其所發的願力?而入其要門?怎能通達其所證得的境界?又怎能演說其道分?又怎能住其三昧?又怎能見其心境?而得到其所有平等的智慧?」這是比丘謙己推勝。

善男子。從此南行,有一住處,名曰海潮。彼有園林,名普莊嚴。於其園中,有優婆夷,名曰休捨。汝往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善男子,你再從此處向南行去,將有一個住處,名字叫海潮。在那兒有一座園林,名字叫普莊嚴林。在此園中,有一位優婆夷(女居士),名字叫休捨。你可以到她那處請問:「菩薩要怎樣修菩薩行?怎樣修行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於海幢比丘所,得堅固身。獲妙法財。入深境界。智慧明徹。三昧照耀。住清淨解。見甚深法。其心安住諸清淨門。智慧光明,充滿十方。心生歡喜。踊躍無量。五體投地。頂禮其足。繞無量帀。恭敬瞻仰。思惟觀察。咨嗟戀慕。持其名號。想其容止。念其音聲。思其三昧,及彼大願所行境界。受其智慧清淨光明。辭退而行。      

這時候,善財童子於海幢比丘的處所,得到堅固的身體,獲得妙法的財寶,證入甚深的境界。他的智慧明徹,受到三昧力的照耀,而住於清淨的解脫,見到甚深的法藏。其心安住於一切諸清淨的行門,智慧的光明,充滿於十方。這時,善財童子心生大歡喜,踴躍無量,五體投地,頂禮海幢比丘的兩足。向右繞無量帀,恭敬瞻仰,思惟觀察,咨嗟戀慕而不願離開。他受持海幢比丘的名號,想其容貌舉止,念其音聲,思惟其所證入的三昧,以及其所發的大願和所修行的境界,受到其智慧清淨光明的照耀。然後善財童子乃向海幢比丘辭退而去,再朝南行,去尋訪下一位善知識。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