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大方廣佛華嚴經淺釋

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如來隨好光明功德品第三十五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
美國萬佛聖城宣化老和尚講述

開經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如來隨好光明功德品第三十五

如來有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相好莊嚴其身。八十種好是隨三十二相之好而來的。這一品是如來隨好放光明的功德品。在華嚴經列為第三十五品。

爾時。世尊告寶手菩薩言。佛子。如來應正等覺,有隨好。名圓滿王。此隨好中,出大光明,名為熾盛。七百萬阿僧祇光明,而為眷屬。     

在這個時候,世尊告訴寶手(令當寶重,起信手故。)菩薩說:「佛的弟子!如來應成正等正覺,有一種隨形好,名叫圓滿王。在隨形好之中,放出大光明,名叫熾盛。有七百萬阿僧祇那樣多的光明,作為眷屬。」

佛子。我為菩薩時,於兜率天宮,放大光明,名光幢王。照十佛剎微塵數世界。

佛又叫一聲佛的弟子!我做菩薩的時候。在兜率天宮(知足天)中,放大光明,名叫光幢王。這種光明,能照十佛剎微塵數那樣多的世界。

彼世界中,地獄眾生,遇斯光者,眾苦休息。得十種清淨眼。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咸生歡喜。踊躍稱慶。

在那些世界之中,所有地獄中的一切眾生,凡是遇到這種光明者,一切眾苦皆消滅了,離苦得樂。能得到十種清淨的眼,十種清淨的耳,十種清淨的鼻,十種清淨的舌,十種清淨的身,十種清淨的意。所有的眾生,皆大歡喜,踴躍而稱慶幸。

從彼命終,生兜率天。天中有鼓,名甚可愛樂。彼天生已。此鼓發音,而告之言。諸天子。汝以心不放逸,於如來所,種諸善根。往昔親近眾善知識。毗盧遮那大威神力。於彼命終,來生此天。

從那世界地獄命終之後,即生到兜率天(欲界第四層天)來。在兜率天宮有個天鼓,名叫甚可愛樂天鼓。他們生到兜率天之後,這個天鼓,自動發出聲音來,告訴諸天子(從地獄生到天上的人)說:「諸位天子!你們的心,不可以放逸,在如來的處所,要種植一切善根。因為你們在往昔的時候,曾經親近過一切善知識,所以,承蒙毗盧遮那(徧照一切處)菩薩的大威神力,才能在地獄命終,便生到兜率天來。」

佛子。菩薩足下千輻輪,名光明普照王。此有隨好,名圓滿王。常放四十種光明。中有一光,名清淨功德。能照億那由他佛剎微塵數世界。隨諸眾生種種業行、種種欲樂,皆令成熟。

佛的弟子!在菩薩的足下,有千輻輪之相(對父母和師長,以如法財供養,即得此相),名叫光明普照王。在千輻輪相有一種隨形好,名叫圓滿王,常常放出四十種光明。在其中有一光明,名叫清淨功德光,此光能照億那由他佛刹微塵數那樣多的世界,隨順一切眾生所修種種的業和種種的行為;種種的欲望和種種的快樂,皆令其成熟,遂心滿願,達到所求的願望。

阿鼻地獄,極苦眾生,遇斯光者,皆悉命終,生兜率天。     

阿鼻譯為無間,因為此地獄沒有空間。一人也是滿,多人也是滿,所以叫無間。又有一說,從開始受苦刑時,就沒有間斷的時候,所以叫無間。在無間地獄的眾生,受極苦的刑,其苦難言,無法形容。如果遇到毗盧遮那菩薩所放的光明,皆在命終時,生到兜率天上,享天上的快樂。

既生天已。聞天鼓音,而告之言。善哉善哉。諸天子。毗盧遮那菩薩,入離垢三昧。汝當敬禮。     

地獄的眾生,蒙菩薩之光普照,所以生天。生到兜率天之後,即聞天鼓所發的聲音,而告訴剛來到的天人說:「善哉!善哉!你們諸位天子!毗盧遮那菩薩,已入離垢三昧之定,你們應當恭恭敬敬頂禮三拜。」

爾時。諸天子,聞天鼓音,如是勸誨。咸生是念。奇哉希有。何因發此微妙之音。    

在這個時候,這些天子,聽到天鼓的聲音,這樣來勸導和教誨。他們都作這種的思念:「奇怪得很!這些希奇少有的事。為什麼因緣?天鼓自然能說話,能發出這種微妙不可思議的聲音?」

是時,天鼓告諸天子言。我所發聲,諸善根力之所成就。     

這個時候,天鼓便對這些天子說:「我現在能發出聲音,乃是在往昔的時候,曾修種種善根,行種種功德,才有這種的力量,而能成就。」

諸天子。如我說我,而不著我,不著我所。一切諸佛,亦復如是。自說是佛,不著於我,不著我所。      

諸位天子!好像我自己說我,雖然有我,可是不執著有個我,也不執著有我所有的一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也是這樣。佛自己說自己是佛,可是不著於我相,也不著於我所。也就是沒有我相的存在,沒有我所的執著。

諸天子。如我音聲,不從東方來,不從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來。業報成佛,亦復如是。非十方來。    

諸位天子!好像我天鼓所發出的音聲,不是從東方來的,也不是從南西北方來的,更不是從四維上下而來的。佛乃善業成就,也是這種的道理,並不是從十方來的。

諸天子。譬如汝等,昔在地獄。地獄及身,非十方來。但由於汝,顚倒惡業,愚癡纒縛,生地獄身,此無根本,無有來處。     

諸位天子!譬如你們,往昔在地獄的時候,在地獄和受苦的業身,不是從十方來的,而是由於你們自己顚倒造惡業,愚癡而被纒縛,所以才生地獄身。這是沒有根本,乃是由業報所成的,沒有一個來的處所。

諸天子。毗盧遮那菩薩威德力故,放大光明。而此光明,非十方來。    

諸位天子!因為毗盧遮那菩薩大威德力的緣故,所以放大光明。這種光明,不是從十方來的,而是從往昔所修善根淨力而來的。

諸天子。我天鼓音,亦復如是。非十方來,但以三昧善根力故,般若波羅蜜威德力故,出生如是清淨音聲,示現如是種種自在。

諸位天子!我天鼓所發的音聲,也是這樣。不是從十方來的,而是從往昔所修三昧的善根力而來的。也是從往昔所修般若波羅蜜的大威德力而來的。才能生出這樣清淨的音聲,才能示現這樣種種的自在。

諸天子。譬如須彌山王,有三十三天上妙宮殿,種種樂具。而此樂具,非十方來。我天鼓音,亦復如是,非十方來。

諸位天子!譬如須彌(妙高)山王,有三十三天(忉利天)最上等微妙的宮殿,種種的樂具。這種的樂具,不是從十方來的,乃是三十三天的業力所成就。我天鼓能說話,也是這樣,不是從十方來的。

諸天子。譬如億那由他佛剎微塵數世界,盡末為塵。我為如是塵數眾生,隨其所樂,而演說法,令大歡喜。然我於彼,不生疲厭,不生退怯,不生憍慢,不生放逸。

諸位天子!譬如有億那由他佛剎微塵數那樣多的世界,統統磨成微塵。我為這樣多塵數的眾生,隨順他們心中所快樂,而演說妙法,令他們生大歡喜心。然而我對於他們,不生討厭疲倦的心,也不生退怯的心,也不生驕傲我慢的心,也不生放逸的心。

諸天子。毗盧遮那菩薩,住離垢三昧,亦復如是。於右手掌,一隨好中,放一光明,出現無量自在神力。一切聲聞辟支佛,尚不能知,況諸眾生。

諸位天子!毗盧遮那菩薩,住離垢三昧,也是這樣。在其右手掌中,有一種隨形好,放出一光明,在其光中,又現出無量自在神力。一切聲聞和一切辟支佛(緣覺),他們尚且不知此光是從何處而來的,何況一切凡夫眾生,更不能知道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諸天子。汝當往詣彼菩薩所,親近供養。勿復貪著五欲樂具。著五欲樂,障諸善根。

諸位天子!你們應當到毗盧遮那菩薩的處所去,親近於他,供養於他。不要再貪戀五欲(財色名食睡,或色聲香味觸)的樂具。假設貪愛五欲之樂,便會障礙一切所修的諸善根。

諸天子。譬如劫火燒須彌山,悉令除盡,無餘可得。貪欲纒心,亦復如是。終不能生念佛之意。

諸位天子!譬如三大災中的劫火,把須彌山統統燒盡,沒有餘剩可得的。貪愛五欲這種愚癡纒縛的心,也像須彌山被劫火燒光一樣,什麼也沒有了。否則,始終不能生出念佛的意念。

諸天子。汝等應當知恩報恩。

諸位天子!你們是在地獄受極苦的眾生,而被毗盧遮那菩薩所放大光明,將你們的苦業消淨,才能生到兜率天來。你們應該知道這是毗盧遮那菩薩的恩德,如今應要報他的恩德。

諸天子。其有眾生,不知報恩。多遭橫死,生於地獄。

諸位天子!凡是受到毗盧遮那菩薩恩德的眾生,如果不知報恩者,那麼,一定遭遇意外的死亡。例如坐汽車、撞車而死。乘飛機、失事而死。坐輪船、沉沒而死。坐火車、出軌而死。總而言之,凡是不正當的死,就是橫死。死後就生在地獄,而受苦報。

諸天子。汝等昔在地獄之中,蒙光照身,捨彼生此。汝等今者,宜疾迴向,增長善根。     

諸位天子!你們往昔在地獄的時候,承蒙毗盧遮那菩薩所放的光,照耀你們的身上,你們才能捨棄地獄身,而生到兜率天宮。你們現在應該疾速迴向,增長你們的善根。 

諸天子。如我天鼓,非男非女,而能出生無量無邊不思議事。汝天子天女,亦復如是。非男非女,而能受用種種上妙宮殿園林。如我天鼓、不生不滅。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不生不滅。汝等若能於此悟解,應知則入無依印三昧。     

諸位天子!好像我天鼓,也不是男,也不是女,可是能出生無量無邊不可思議的事。你們天子和天女,也和我天鼓一樣,不是男不是女,可是能受用種種上妙的宮殿和園林。好像我天鼓,也不生也不滅,色受想行識這五蘊,亦是這樣,也不生也不滅。你們若能對這種道理悟解,應知便能入無依印三昧的正定。

時諸天子。聞是音已。得未曾有。即皆化作,一萬華雲,一萬香雲,一萬音樂雲,一萬幢雲,一萬蓋雲,一萬歌讚雲。作是化已。即共往詣毗盧遮那菩薩所住宮殿。合掌恭敬,於一面立。欲申瞻覲,而不得見。    

這時候,這些天子,聽完天鼓所說的話之後,乃感覺此是未曾有的事,從來也沒有聽到這樣的妙法。於是即刻皆化作一萬華雲、一萬香雲、一萬音樂雲、一萬幢雲、一萬蓋雲、一萬歌讚雲,種種莊嚴雲。作這種變化之後,這些天子,共同一齊前往毗盧遮那菩薩所住的宮殿去。合掌敬禮,在一面站立。皆想申明瞻仰觀見毗盧遮那菩薩的尊容,可是見不到。

時有天子。作如是言。毗盧遮那菩薩,已從此沒,生於人間,淨飯王家。乘栴檀樓閣,處摩耶夫人胎。     

這時候,有位天子,這樣的說:「毗盧遮那菩薩,已經從此處而沒,生到娑婆世界印度淨飯王的家中。乘栴檀樓閣,住在摩耶夫人胎中。」(菩薩住胎,如同住在宮殿園林中一樣的清淨。)

時諸天子。以天眼觀,見菩薩身,處在人間,淨飯王家。梵天欲天,承事供養。     

這時候,從地獄生到兜率天的一切諸天子,用無礙天眼來觀察,見到毗盧遮那菩薩的身,處於人間淨飯王的宮中。這時,有大梵天王和六欲天王等,都在那裡承事供養。

諸天子眾,咸作是念。我等若不往菩薩所,問訊起居,乃至一念於此天宮,而生愛著,則為不可。    

一切天子大眾,皆作這樣的觀念:我們若是不前往菩薩住處去問訊起居,乃至一念對於兜率天宮,生出愛著福報的心,那是不可以的。我們要知恩報恩,要作禮貌上的拜謁。

時一一天子,與十那由他眷屬,欲下閻浮提。

這時候,所有的天子,和十那由他那樣多的眷屬,都想下降到娑婆世界,南閻浮提洲,到淨飯王宮中,參拜朝見毗盧遮那菩薩。

時天鼓中,出聲告言。諸天子。菩薩摩訶薩,非此命終,而生彼間。但以神通,隨諸眾生心之所宜,令其得見。     

在這時候,天鼓又發出音聲,告訴一切天子說:「諸位天子!毗盧遮那是菩薩中的大菩薩。他不是在兜率天宮命終,生到娑婆世界去。而是用他神通之力,隨順一切眾生之心所需要而示現受生,令一切眾生得見菩薩八相成道的過程。」

諸天子。如我今者,非眼所見,而能出聲。菩薩摩訶薩入離垢三昧,亦復如是。非眼所見。而能處處示現受生。離分別,除憍慢,無染著。     

諸位天子!好像現在我天鼓,雖然沒有眼睛,不能看見一切物,可是我能發出一種音聲。菩薩中的大菩薩,入離垢三昧定,也是這樣,不是眼睛所能見得到的,而他能到處去示現受生之相。離開一切分別,除掉一切憍慢,沒有一切的染汚,沒有一切的執著。

諸天子。汝等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淨治其意。住善威儀。

諸位天子!你們應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的心。應該淨治其意,就是佛道。住在善威儀,什麼毛病也沒有了。即是進退有威德和儀則,行住坐臥四大威儀,恰到好處,所謂「行如風、立如松、坐如鐘、臥如弓。」這是標準的威儀。尚有三千威儀,八萬細行。     

我們現在參禪打坐(禪七時間),就是淨治其意。清淨其心、調治其心,把貪瞋癡三毒心,都降伏了,令它們無影無蹤,只有一個無生法忍(不見有少法生,不見有少法滅,忍可於心。」在禪堂裡,行行坐坐、坐坐行行。坐的時候,無人、無我、無眾生、無壽者。行的時候,上不知有天、中不知有人、下不知有地,那麼,在禪堂裡和在禪堂外,便打成一片,成為一體。禪堂猶如玻璃,內外明徹。把我們的身體,參得內外玲瓏,毫無障礙。若是忍不了,就有了障礙。沒有障礙,就能忍得住。在坐時不知坐,在行時不知行。這時候,真到無人、無我、無眾生、無壽者的境界。雖然沒有人我眾生壽者之相,可是人我眾生壽者,宛然存在。但是在自己的份上,一切皆空了,內不知有人,外不知有身,又不知有一切物,與太空同體。盡虛空徧法界,沒有一念妄想。參到這種境界時,自然有好消息。

悔除一切業障、煩惱障、報障、見障。     

諸位天子!你們應該懺悔,要消除一切業障,就是身口意三業所造的惡業。要消除一切煩惱障,就是貪瞋癡三惡所起煩心惱身的思惑。要消除一切報障,就是地獄、餓鬼、畜生三惡趣的苦報。要消除一切見障,就是邪知邪見,障礙正道的見惑。也就是見著就迷惑,見著就障礙。

以盡法界眾生數等身,以盡法界眾生數等頭,以盡法界眾生數等舌,以盡法界眾生數等善身業,善語業,善意業。悔除所有諸障過惡。    

諸位天子!你們應該用盡法界所有眾生數那樣多的身,那樣多的頭,那樣多的舌,那樣多的善身業,那樣多的善語業,那樣多的善意業來懺悔。要消除去掉你們所有的罪過惡。所謂「我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

時諸天子。聞是語已。得未曾有,心大歡喜,而問之言。菩薩摩訶薩,云何悔除一切過惡。    

這時候,一切天子,聽完天鼓這一番話之後,覺得此話從來未聽說過,甚為稀有之事,心中遂生大歡喜。於是問天鼓說:「菩薩中的大菩薩,是怎樣懺悔消除一切過惡?請你慈悲,開示好嗎?」

爾時天鼓,以菩薩三昧善根力故,發聲告言。     

在這個時候,天鼓用菩薩三昧善根力的緣故,發出音聲而告訴一切天子,說出下邊一番大道理。

諸天子。菩薩知諸業不從東方來,不從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來。而共積集,止住於心。但從顚倒生,無有住處。菩薩如是決定明見,無有疑惑。    

諸位天子!菩薩知道所有一切業報,不是從東方來的,也不是從南西北方來的,更不是從四維上下來的,而是共受積集的業,止住在心中。是從顚倒所造出的業而來的。這個業沒有一個體性,沒有一個住處。菩薩像這樣決定明見這種道理,沒有懷疑,沒有迷惑。

諸天子。如我天鼓,說業、說報、說行、說戒、說喜、說安、說諸三昧。

諸位天子!好像我天鼓,說一切所造的業。說一切所受的報。說眾生一切的行為。說眾生一切的戒律。說一切歡喜的法。說一切安樂的法。說一切正定正受。說一切正知正見。令一切眾生依法修行,證得解脫。

諸佛菩薩,亦復如是。說我,說我所,說眾生,說貪恚癡種種諸業。而實無我,無有我所。諸所作業,六趣果報,十方推求,悉不可得。     

十方一切諸佛和菩薩,也是這樣。說我,也說我所有。說眾生,說貪瞋癡種種的業報。可是實實在在沒有一個我,也沒有一個我所有。一切所造的業,要在六趣輪迴中受果報。但若要向十方去推求找根本,那是找不到的。因為業報沒有體性的緣故,所以不可得。

諸天子。譬如我聲,不生不滅。造惡諸天,不聞餘聲。唯聞以地獄覺悟之聲。一切諸業,亦復如是。非生非滅。隨有修集,則受其報。     

諸位天子!好像我天鼓所發出的聲音,是不生不滅的,是非斷非常的,造惡業的一切天子,他們是聽不見我天鼓所說的音聲,只能聽到地獄眾生受苦,令他們覺悟的音聲。所有人造一切的諸業,也是這樣。業也是不生不滅。隨眾生所造什麼業?則受什麼果報。

諸天子。如我天鼓,所出音聲,於無量劫,不可窮盡,無有間斷。若來若去,皆不可得。     

諸位天子!好像我天鼓,所發出的音聲,在無量劫那樣長的時間,也不能窮盡,時時刻刻在虛空中有這種音聲。沒有間斷的時候。也沒一個來,也沒有一個去。這種音聲,都是不可以得到的。

諸天子。若有去來,則有斷常。一切諸佛,終不演說有斷常法。除為方便成熟眾生。     

諸位天子!假設有來有去,那就是執斷執常的法。所有一切諸佛,始終不演說有斷有常的法。除非為成熟眾生,令發菩提心,而說這種方便善巧法門。

諸天子。譬如我聲,於無量世界,隨眾生心,皆使得聞。一切諸佛,亦復如是。隨眾生心,悉令得見。

諸位天子!譬如我天鼓所發出的音聲,在十方無量的世界,隨順眾生的心,使有緣的眾生,皆能聽到這種音聲。十方一切諸佛,也是這樣,隨順眾生的心,令他們皆能見到諸佛。

諸天子。如有玻瓈鏡,名為能照。清淨鑒徹,與十世界,其量正等。無量無邊,諸國土中,一切山川,一切眾生,乃至地獄畜生餓鬼,所有影像,皆於中現。

諸位天子!好像有一個玻璃鏡,名叫能照。它的面又清淨又鑑徹。這個鏡的體積,和十方世界大小相等,也沒有量、也沒有邊。諸國土中的一切山川,一切眾生,乃至地獄、畜生、餓鬼等,所有的影像,皆在其中現出。

諸天子。於汝意云何。彼諸影像,可得說言、來入鏡中,從鏡去不。答言。不也。    

諸位天子!在你們的意思之中,是怎麼樣呢?那些的影像,可以這樣的說,皆來到鏡中,又從鏡中去了嗎?可不可以這樣的說?天子們皆答覆說:「不可以的。」

諸天子。一切諸業,亦復如是。雖能出生諸業果報,無來去處。

諸位天子!一切的業,也是這樣。雖然能出生一切諸業,受一切果報,可是它沒有所從來,也沒有從去。

諸天子。譬如幻師,幻惑人眼,當知諸業,亦復如是。若如是知,是真實懺悔。一切罪惡,悉得清淨。     

諸位天子!譬如幻術師,他能變化出來種種的幻術,令觀眾眼花撩亂,看不清楚是真是假。應當知道所造的諸業,也是這樣。若能這樣知道,那就是真實懺悔你的業障。一切罪惡,都消除殆盡,而得清淨。

說此法時,百千億那由他佛剎微塵數世界中,兜率陀諸天子,得無生法忍。無量不思議阿僧祇六欲諸天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六欲天中,一切天女,皆捨女身,發於無上菩提之意。

正在天鼓說這種法的時候,有百千億那由他佛剎微塵數那樣多的世界中,所有兜率陀的一切天子,皆證得無生法忍。有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那樣多的六欲天一切天子,皆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六欲天中的一切天女,相貌美麗,端莊圓滿,可是她們已不貪愛了,皆捨棄女身,即刻得到男身,並發無上菩提覺道之心意。

六欲天,就是①四天王②忉利天③夜摩天④兜率天⑤化樂天⑥他化自在天。諸天雖然快樂,但是福盡悲來,乃發生五衰的現象,證明死之將至,仍然要受輪迴之苦。什麼是五衰現象呢?茲簡略介紹於下。

①花冠萎謝:天人所戴的帽子,是用鮮花所造的。這種花是非常鮮豔,永不凋謝。等到五衰現象的時候,花冠的花,自然萎謝。

②衣服垢膩:因為天人沒有塵埃的緣故,所以天人所穿的衣服,不會骯髒,不用洗滌。等到五衰現象的時候,天人的衣服,自然有了塵垢,而且又邋遢。

③腋下汗出:天人的身體,非常清潔,素來不出汗。等到五衰現象的時候,天人的兩腋,反而流出汗來。

④身體臭穢:天人的身體,常放香氣,因為天人守戒律的緣故。等到五衰現象的時候,就放出臭味,猶如死屍之味,令人掩鼻而過。

我們如果生生世世持戒,身上便放香氣,否則,便放狐臭味,令人不敢接近。欲想身有芬芳香氣,就要嚴守戒律。

⑤不樂本座:天人修習禪定,靜坐修心,不生雜念。等到五衰現象的時候,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穩。坐下而站起,站起又坐下,心忙意亂,沒有定力。這樣的手忙脚亂,就墮到五趣中。(人道、阿修羅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

有首偈頌,是這樣的說:「六欲諸天具五衰,三禪天上有風災,任君修到非非想,不如西方歸去來。」我們修道的目的,是為了生脫死。如何能了生脫死?參禪打坐,能控制生死。或念佛號,能往生西方,不受生死控制。這是超出三界的兩大法門。

爾時,諸天子。聞說普賢廣大迴向,得十地故,獲諸力莊嚴三昧故。     

這個時候,一切的天子。他們聽說修普賢菩薩廣大迴向的法門,可以證得菩薩十地的果位,又可以獲得諸佛的力量,來莊嚴三昧,得到正定正受的緣故。

以眾生數等清淨三業,悔除一切諸重障故。即見百千億那由他佛剎微塵數七寶蓮華。

這些天子,乃用眾生數那樣多的清淨三業,來懺悔消除一切的重業障。因為這種緣故,所以即刻見到有百千億那由他佛剎微塵數那樣多的七寶蓮華現前。 

一一華上,皆有菩薩,結跏趺坐,放大光明。彼諸菩薩,一一隨好,放眾生數等光明。彼光明中,有眾生數等諸佛,結跏趺坐。隨眾生心,而為說法。而猶未現離垢三昧少分之力。     

在每一朵七寶蓮華上,皆有菩薩,結跏趺坐,皆放大光明。每位菩薩,在他們的每一種隨形好之相中,又皆放出如同眾生數那樣多的光明。在每一種光明之中,又現出如同眾生數那樣多的諸佛,結跏趺坐,隨順眾生的心意,而為眾生演說妙法。雖然是這樣子,可是尚未現出離垢三昧少分之力。

爾時,彼諸天子。以上眾華,復於身上,一一毛孔,化作眾生數等眾妙華雲,供養毗盧遮那如來。持以散佛,一切皆於佛身上住。     

在這個時候,一切天子,用最上好一切的香華,在身上每一根毛孔中,化作眾生數那樣多的眾妙華雲,來供養毗盧遮那如來。持一切寶華,散於佛身。所有一切的寶妙華雲,皆在佛身上住。

其諸香雲,普雨無量佛剎微塵數世界。若有眾生身蒙香者,其身安樂。    

這樣的種種香雲,普雨無量佛刹微塵數那樣多的世界。如果有眾生的身,蒙受到這種香雲者,其身安樂,永久沒有一切的病痛,永遠身心健康,精神抖擻。

譬如比丘入第四禪。一切業障,皆得消滅。     

舉出一個譬喩來說,好像比丘入第四禪天(捨念清淨地)一樣,把一切的業障,皆消滅無餘。四禪天還是凡夫境界,並非入聖人流。若繼續精進,到五不還天時,那才是入聖流。

若有聞者,彼諸眾生,於色聲香味觸,其內具有五百煩惱。其外亦有五百煩惱。貪行多者,二萬一千。瞋行多者,二萬一千。癡行多者,二萬一千。等分行者,二萬一千。     

如果有聽見的眾生,那些眾生,對於色、聲、香、味、觸五塵,在其內具有五百煩惱,在其外也有五百煩惱。對於貪行多者,有二萬一千煩惱。對於瞋行多者,有二萬一千煩惱。對於癡行多者,有二萬一千煩惱。對於貪瞋癡等分行者,二萬一千煩惱。

了知如是,悉是虛妄。如是知己,成就香幢雲自在光明清淨善根。    

若這些眾生明瞭知道這些八萬四千煩惱,都是虛妄不實的之後,便成就香幢雲自在光明清淨的善根。

若有眾生,見其蓋者,種一清淨金網轉輪王一琲e沙善根。    

假設有眾生,能見到諸天子所化的寶蓋,那就種下清淨金網轉輪王一琲e沙數那樣多的善根。

佛子。菩薩住此轉輪王位,於百千億那由他佛剎微塵數世界中,教化眾生。     

各位佛的弟子!菩薩住在這種轉輪王位,在百千億那由他佛剎微塵數那樣多的世界,在其中教化所有的眾生,令他們發菩提心,修無上道。

佛子。譬如明鏡世界,月智如來,常有無量諸世界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等,化現其身,而來聽法。廣為演說本生之事。未曾一念而有間斷。若有眾生,聞其佛名,必得往生,彼佛國土。    

各位佛的弟子!譬如在明鏡世界中,有位如來,名號月智佛。常有無量世界之中的比丘和比丘尼、優婆塞(男居士)和優婆夷(女居士)等等,化現其身,到明鏡世界去,聆聽月智如來廣說菩薩本生的事,未曾在一念之間,而有間斷。假設有一眾生,能聽到那位佛的名號,必定能得到往生那位佛的國土。

菩薩安住清淨金網轉輪王位,亦復如是。若有暫得遇其光明,必獲菩薩第十地位。以先修行善根力故。    

菩薩安住在清淨金網轉輪聖王之位,也是這樣。若有眾生暫時間遇到這種光明時,必定獲得菩薩第十地(法雲地)的果位。因為這個人,在以前曾經修行善根力的緣故。

佛子。如得初禪,雖未命終,見梵天處,所有宮殿,而得受於梵世安樂。得諸禪者,悉亦如是。    

佛又叫一聲各位佛的弟子!好像證得初禪的行者,雖然尚未命終,可是能見到梵天處所,所有的宮殿。又能得到享受大梵天那樣的快樂。獲得二禪、三禪、四禪的行者,完全也是這樣的情形。

菩薩摩訶薩住清淨金網轉輪王位,放摩尼髻清淨光明。若有眾生,遇斯光者,皆得菩薩第十地位。成就無量智慧光明。得十種清淨眼。乃至十種清淨意。具足無量甚深三昧。成就如是清淨肉眼。    

菩薩中的大菩薩,住在清淨金網轉輪王位的時候,放出摩尼髻清淨光明。假設有眾生,遇到這種光者,皆可證得菩薩第十地的果位。能成就無量智慧光明。得到十種清淨法眼、十種清淨法耳、十種清淨法鼻、十種清淨法舌、十種清淨法身、十種清淨法意。又具足無量甚深三昧(正定正受),成就這樣的清淨肉眼。

佛子。假使有人,以億那由他佛剎,碎為微塵。一塵一剎。復以爾許微塵數佛剎,碎為微塵。如是微塵,悉置左手,持以東行。過爾許微塵數世界,乃下一塵。如是東行,盡此微塵。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如是十方所有世界,若著微塵,及不著者,悉以集成一佛國土。     

各位佛的弟子!假設有人,把億那由他那樣多的佛剎,統統磨碎為微塵。每一粒微塵,作為一個佛刹。把這些微塵數的佛刹,再磨碎為微塵。然後把這些微塵,放在左手之中,拿著向東方走去。每經過如前所說那樣多的世界後,再便放下一粒微塵。再經過如前所說那樣多的世界後,再放下一粒微塵。把左手中的微塵,一粒一粒放下直到放盡為止。在南方、西方、北方、東北方、東南方、西南方、西北方、上方、下方也是這樣的情形。像這樣在十方所有的世界,或者下著微塵,或者不下著微塵,把它積集成一個佛國土。

寶手。於汝意云何?如是佛土,廣大無量,可思議不?答曰。不也。如是佛土,廣大無量,希有奇特,不可思議。若有眾生,聞此譬喩,能生信解,當知更為希有奇特。     

佛叫一聲:「寶手!你的意思是怎樣?這樣多微塵的世界,積集而成一個佛國土。這個國土,是不是廣大無量無邊?可以心思嗎?可以言議嗎?」 寶手菩薩說:「不可以的」。這個佛國土,是廣大的、無量的,是希有的,是奇特的。不可思議、不可言說。假設有眾生,聽到這種譬喩,能生信解,應當更為希有奇特的。」

佛言寶手。如是如是。如汝所說。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此譬喩而生信者。我授彼記,決定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獲如來無上智慧。     

佛又對寶手菩薩說:「寶手!你說的很對,就是這樣。如有善男子和善女人,聽到這個譬喩之後,而能生出信心者,我將給他授記,決定證得無上正等正覺的果位,定當獲得佛的無上智慧。」

寶手。設復有人,以千億佛剎微塵數如上所說廣大佛土,抹為微塵,以此微塵,依前譬喩,一一下盡。乃至集成一佛國土。復抹為塵。如是次第,展轉乃至經八十返。    

佛又叫一聲:「寶手!假設又有人,用千億佛剎微塵數那樣多如上邊所說廣大的佛國土,統統磨碎為微塵。再將此微塵,每粒成為一佛刹。再把每一佛刹,又磨碎成微塵。把這些微塵,依照前邊的譬喩,左手持之,向東方走,把手中的微塵,一粒一粒放下直到放盡為止,再積集成一佛國土。又把它磨碎為微塵,這樣的次第,輾轉經過八十次。」

如是一切廣大佛土所有微塵,菩薩業報清淨肉眼,於一念中,悉能明見。亦見百億廣大佛剎微塵數佛。如玻瓈鏡,清淨光明,照十佛剎微塵數世界。

像這樣一切廣大的佛土,所有的微塵,菩薩業報清淨的肉眼,在一念之中,能完全明見這樣多的微塵諸佛刹土,也能見到百億廣大佛剎微塵數那樣多的佛。好像玻璃鏡子一樣,清淨光明,照現十佛刹微塵數那樣多的世界。

寶手。如是皆是清淨金網轉輪王甚深三昧。福德善根之所成就。

佛又叫一聲:「寶手!這樣都是清淨金網轉輪聖王甚深的三昧,福德的善根,所能成就的。」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