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佛祖道影白話解(二)禪宗初期祖師

雲老和尚集•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

三十九世鳥窠道林禪師  

三十九世鳥窠道林禪師

師,姓潘,富陽人也。母朱氏,夢日光入口,有娠。及誕,異香滿室,遂名香光。九歲出家,二十一,於荊州果願寺受具。後詣長安西明寺復禮法師處,學《華嚴經》、《起信論》。禮示以〈真妄頌〉,俾修禪那。代宗詔國一禪師至闕下,師謁之,發明心地。及南歸,見秦望山有長松盤曲如蓋,遂棲止其上。白侍郎出守杭郡,入山問道。師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白曰:「三歲孩童也曉得。」師曰:「八十老翁行不得。」忽一日,謂侍者曰:「吾今報盡。」言訖坐亡。

贊曰

秦望山頭 是何模樣 月挂松枝 塵飛不上
至險至平 太守難諒 位高太危 徒懷悵望

或說偈曰

日光入口夢兆祥 異香滿室呈瑞相
九歲出家戒果願 三七參訪至長安
華嚴起信勤習誦 禪那般若倍鑽研
松結鳥窠避風雨 報盡立亡解脫鄉

白話解

「三十九世鳥窠道林禪師」,「鳥窠」,就是一個鳥窩。

師姓潘,富陽人也:這位禪師的名字叫道林,俗家姓潘,是富陽那地方的人。母朱氏夢日光入口,有娠:他的母親姓朱,父親姓潘。他的母親有一天晚間就做個夢,夢見這個日光入到口堙A從這個,身上就有身孕了,有了小孩子。及誕,異香滿室,遂名香光:等到他出生這一天,很奇異的這種香氣滿室;所以給他取個名字就叫香光,叫香光童子。這異香,就是從來沒有聞過的這種香。為什麼他異香滿室呢?這是這位禪師宿生有修行、有道德,所以他出生的時候,就有這種瑞相。這個瑞相,或者有光,或者有花,或者有異香,有種種祥瑞的這種境界,那麼這都不是普通人來的,都是有來歷的,有善根的。

九歲出家,二十一,於荊州果願寺受具:他九歲的時候就出家了;在二十一歲那一年,就在荊州果願寺受沙彌、比丘、菩薩這個具足戒。

後詣長安西明寺復禮法師處,學《華嚴經》、《起信論》:他受具足戒之後,他就出去當參學了,以後到長安西明寺去,那兒有一個叫復禮法師的,他到那兒親近復禮法師,在那兒學習《華嚴經》和《大乘起信論》。禮示以真妄頌,俾修禪那:復禮法師指示他一首偈頌,叫〈真妄頌〉,來給他講解,令他修禪定的功夫。

代宗詔國一禪師至闕下,師謁之,發明心地:唐朝代宗的時候,詔前邊講的這位國一禪師(即徑山道欽禪師)到皇帝那兒。那麼這位鳥窠禪師就去拜謁徑山禪師,想明白這個心地法門。

及南歸,見秦望山有長松盤曲如蓋,遂棲止其上:等到他又回到南方的時候,有一座山叫秦望山,那兒有一棵很老的松樹,樹上邊盤曲著,就像個寶蓋似的;於是乎這位禪師就在那棵松樹上邊蓄個窩──搭一個小茅蓬,就在那兒住。因為就像個鳥窩似的,所以稱他「鳥窠禪師」。

白侍郎出守杭郡,入山問道:這個白香山居士,叫白居易。白居易在杭州那兒做太守的時候,到這山媕Y,就請問鳥窠禪師怎麼樣修行?

師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鳥窠禪師就對他說:「你就什麼惡事也不要做,什麼善事你都要去做。」這很平常兩句話,人人都知道,所以──

白曰:三歲孩童也曉得。這個白居易就說了:「您說這兩句話,是三歲的小孩子也曉得啊!怎麼我問您這修道,您就說這個呢?」他不明白,他不懂得鳥窠禪師的意思。

師曰:八十老翁行不得。鳥窠禪師就說:「你說三歲小孩子也明白,可是八十歲的老年人,連「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也不容易做到!」

忽一日,謂侍者曰:吾今報盡。言訖,坐亡:有一天,就對他侍者說:「我現在這個壽命、這個報身已經盡了。」說完了這話,坐到那地方就圓寂了;一點也不問什麼事,也沒有病痛,也沒有什麼,報盡就走了。

贊曰

這個贊就說了──

秦望山頭,是何模樣:在杭州那兒有一座山叫秦望山,它的山頭是什麼樣子的?

月挂松枝,塵飛不上:那個月好像挂在松枝上似的,這是塵土所到不了的地方,很清淨的。

至險至平,太守難諒:在樹上住很危險的,可是也很平安的;這個白香山居士不明白。「難諒」,就不明白。(註1

位高太危,徒懷悵望:在那樹上住著,也高也很危險;這位太守就在那兒替他擔心,替他放不下。

又說偈曰

這個又是多餘的。「偈」,因為你說它是詩嗎?也不像詩,所以只可說是個偈頌。那麼偈頌馬馬虎虎都可以的,沒有寫詩那麼嚴格,所以就拿它當偈頌。「贊」,本來這位禪師我們沒有言語可以讚歎的,因為我們讚這位法師,也不增加他的光明;我們就誹謗這位禪師,也不減少他的德行。所以「譽之不見其增,誹之不見其損」。雖然是這樣說,我們人的性情都歡喜沒有事情找一些事情來幹一幹;那麼我也就養成這種習慣,養成這種的毛病,沒有事情要找事情來幹一幹,所以把每一位祖師都用八句偈頌來說一說。這八句偈頌是這樣說的──

日光入口夢兆祥:這頭一句,是說他母親做夢,夢見日光入口,就有了孕,這是一種很吉祥的一個徵兆。

異香滿室呈瑞相:等他出生的時候,又有一股異香滿室;所以他的名字就叫香光,這是呈現一種祥瑞的相。

九歲出家戒果願:他九歲的時候就出家了,後來在果願寺受戒。

三七參訪至長安:二十一歲的時候就出去參訪,到長安西明寺去親近復禮法師。

華嚴起信勤習誦:那麼復禮法師就給他講《華嚴經》、《大乘起信論》等等;他晝夜不間斷地來學習《華嚴經》、《大乘起信論》。

禪那般若倍鑽研:對坐禪這種靜慮的功夫、思惟修的功夫,這種般若的智慧,他加倍來研究,就像鑽木取火似的,絕對要得到火為止。

松結鳥窠避風雨:他在松樹上搭一個像鳥窩的住處,避免風吹雨淋,在那兒修行,所以叫鳥窠禪師。

報盡立亡解脫鄉:等到他化緣已盡了,告訴侍者說他要走了,即刻坐那個地方就圓寂了。你說這多麼解脫,無罣無礙的!這才叫遠離顛倒夢想,得到究竟的涅槃了。

──宣公上人•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講解


註1:白居易向鳥窠禪師問道的公案,《指月錄》記載如下──

白居易守杭時,入山謁師。問曰:「禪師住處甚危險。」師曰:「太守危險尤甚。」白曰:「弟子位鎮江山,何險之有?」師曰:「薪火相交,識性不停,得非險乎?」又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白曰:「三歲孩兒也解恁麼道。」師曰:「三歲孩兒雖道得,八十老人行不得。」白作禮而退。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BTTS/DRBU

│←上一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