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佛祖道影白話解(二)禪宗初期祖師

雲老和尚集•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菩提達摩祖師  

二十八祖菩提達摩大師•
(東土初祖)

祖,南天竺香至王三子也,姓剎利。初,王供養般若多羅,因試以寶珠;祖發明心地,般若遂付法。偈曰:「心地生諸種,因事復生理。果滿菩提圓,花開世界起。」祖得法,久之,念震旦緣熟,航海來梁。抵廣,刺史蕭昂表聞武帝,乃詔見。問:「如何是聖諦第一義?」祖曰:「廓然無聖。」曰:「對朕者誰?」祖曰:「不識!」帝不契。祖由此渡江涉魏,至嵩少。後得神光,授以大法,乃偕徒往禹門千聖寺。坐化,葬熊耳山。唐代宗諡圓覺大師,塔曰空觀。

贊曰

震旦初來 對朕不識 窠臼掀翻 敲空出血
得斷臂人 熊峰路絕 分髓分皮 霜上加雪

或說偈曰◎宣公上人作

震旦緣熟達摩來 對朕不識機未賅
神光熊耳跪九載 慧可積雪臂獨裁
以心印心付大法 初祖二祖續命脈
六次受害毫無損 隻履西歸留永懷

白話解

菩提達摩大師(註1)在西天是第二十八祖,在中國是初祖。祖,南天竺香至王三子也,姓剎利:菩提達摩大師是南印度香至王的第三個兒子,姓剎利;剎利這個姓是王種,屬於貴族。

初,王供養般若多羅,因試以寶珠:最初,第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行化至南印度,香至王崇信佛教,尊重供養二十七祖,又施以無價寶珠。二十七祖知道達摩祖師的密意,就用寶珠來試驗他(註2)。祖發明心地,般若遂付法:菩提達摩發明心地法門,般若多羅尊者就傳法給菩提達摩。本來這個般若多羅尊者,有的又說是菩提達摩的徒弟,有的又說是他師父;所以佛教堳雃h事情都查不清楚。因為有的書上是那麼寫,有的書上是這麼寫,所以書上寫的東西,有的時候也靠不住的。

偈曰:二十七祖說個偈。

心地生諸種:這個心地媕Y生一切的種子。

因事復生理:因這個事才能顯出這個理。

果滿菩提圓:這果若滿了,菩提也就圓滿了。

花開世界起:等這花開,這世界一切一切的問題都生起了。

祖得法,久之,念震旦緣熟,航海來梁:達摩祖師得法很久了,他想起震旦這個緣熟了(註3),就坐船到梁。「震旦」,就是中國。梁那時候的君主叫梁武帝,他到這兒見梁武帝來了。

抵廣,刺史蕭昂表聞武帝,乃詔見:到廣州,這廣州的刺史叫蕭昂,他就給武帝去份奏表,梁武帝就詔見他。

問:如何是聖諦第一義?梁武帝就問他:「怎麼樣叫聖諦的第一個道理?」

祖曰:廓然無聖。達摩祖師回答:「廓然無聖。」也就是朗然無聖。朗然,就是朗照的樣子。說「沒有聖人」,那麼這個話梁武帝就不懂得。

曰:對朕者誰?梁武帝說:「沒有聖人,對著我說話的這個人是誰?」意思就是:你就是個聖人嘛!

祖曰:不識!達摩祖師就說:「我不認識他是誰。」

帝不契:梁武帝不懂無我相。聖人若認為他自己是聖人了,那根本就和俗人一樣了,他就有自滿了,有這個我相;所以他說自己不認識自己。梁武帝說:「對朕者誰啊?」意思就是說:「你就是聖人嘛!你怎麼說沒有聖人呢?」

祖由此渡江涉魏:菩提達摩祖師就從這個地方渡江到洛陽。那時候是南朝,這南京是梁的地方;到洛陽,就是魏的國土。魏晉南北朝的時候有好幾個國家,這「涉魏」是到洛陽。至嵩少:到嵩山少林寺。

後得神光,授以大法,乃偕徒往禹門千聖寺:以後就遇著神光,把祖師這個正法眼藏傳給二祖神光了,就同著神光到禹門,那兒有座千聖寺。

坐化,葬熊耳山:坐在那個地方就往生了,埋葬在熊耳山。這說他坐化,有的書上就說菩提達摩祖師沒有死;所以這些個事情都是不可思議,不可考的。

唐代宗諡圓覺大師,塔曰空觀:唐朝代宗那時候,就封菩提達摩叫圓覺大師,他的塔叫「空觀塔」。

贊曰

震旦初來,對朕不識:初初到中國來,是誰對朕呢?梁武帝他不認識。

窠臼掀翻,敲空出血:把以往這種的舊套子都打破了。「窠臼」,就是一個窩;把這一個窩都打碎了,沒有一個窩了,這叫「掀翻」。敲這個虛空,這虛空媟|出血。

得斷臂人,熊峰路絕:他傳法給二祖,二祖為法斷臂,是「斷臂人」。在熊耳山的那個山峰地方,那就再沒有旁的地方走了。

分髓分皮,霜上加雪:有的徒弟得到達摩祖師的骨髓,有的徒弟得到達摩祖師的皮。霜本來是很冷的,再加上雪,這更冷了。

或說偈曰

又說一首偈頌。一定要頭上安頭,多餘的!這個偈頌是這麼說的──

震旦緣熟達摩來:達摩祖師在印度忽然就心血來潮了,覺得在中國佛教應該興起來了,所以就到中國來了;這叫「震旦緣熟」。「達摩」,是印度話,翻譯中文就叫法;就是法從印度到中國來了。這人名字也是「法」,翻譯也是「法來了」。

對朕不識機未賅:那麼梁武帝見達摩祖師,就問什麼叫「聖諦」?聖諦就是四聖諦;這也不是單單說四聖諦,就是佛教媄銡u正的法,也就是第一義諦。第一義諦是念慮未起,言語道斷,心行處滅。那麼梁武帝聽見很多好話了;他造了很多廟,度了很多人出家,就以為自己得到聖諦了,已經功德很多了;所以就想叫達摩祖師也來讚歎讚歎他,說:「你這個大王真好啊,真是有道明君啊!你提倡佛法,你已經明白聖諦了嘛!」想要這達摩祖師給他說幾句好話讚歎他。可是,菩提達摩是西天的第二十八祖,他怎麼會有這種諂諂面諛,這種溜鬚捧聖、拍馬屁的行為呢?不會有的,讚歎人的話他不說的;所以就說「朗然無聖」,它就根本什麼也沒有。

這個梁武帝沒有得到他的讚歎,就想來給菩提達摩戴個高帽子:「你印度來的,你是一個聖僧了,你是明白聖諦的人了!」所以他就又想方法,叫菩提達摩還是來讚歎他。讚歎他怎麼樣呢?他說:「對朕者誰?」對著我說話的這個是誰呢?意思間就是:你是聖人,我也差不多了;兩個人都有一點第一義諦的,都有這種的功夫了。

想不到菩提達摩不說這個,他說「廓然無聖」,什麼都沒有;掃一切法,離一切相。本來真正的第一義諦是什麼也沒有了,有了東西就著相了──著到人相上、著到我相上、著到眾生相上、著到壽者相上;它是什麼也沒有的。

所以梁武帝又問他說:「對朕者誰?」達摩祖師答得更簡單,說:「我不認識!」對著皇帝的人是誰啊?說:「我不認識」;這一方面,他也是不自滿。不像我們人,誰要一讚歎,就覺得像吃糖那麼甜;這可是最好了,得到個好批評。因為梁武帝不認識這個,所以帝不契,這叫「機未賅」;未賅,就是不合,不能合了。

神光熊耳跪九載:達摩祖師對梁武帝說完了話,從他那兒話不投機半句多,就走了。在南京,有一個法師在那兒講經。這個法師叫什麼名字呢?就是神光法師。這神光法師講經講得天花亂墜,地湧金蓮──這「天花亂墜,地湧金蓮」,也是當時有開眼的人能看見有這種境界。他那兒一講經,這天女散花,那地下也湧出金蓮花來,這感應很大的了。可是達摩祖師到那兒看一看,就對神光說:「法師!你在這兒幹什麼呢?」「我幹什麼?我在這兒講經說法教化眾生嘛!」「你講的,黑的是字,白的是紙,怎麼可以用這個來教化眾生呢?」

這神光一聽:「喔,你現在譭佛謗法,你這個摩羅剎(梵語「夜叉鬼」)真是混蛋,你是個大魔頭!」就罵起來。神光法師戴著一串念珠,這念珠是什麼做的呢?鐵做的。因為古來的人都會武術,這修道的人就做了一付鐵念珠來做武器。他拿著他這個武器,照著達摩祖師就打去了;達摩祖師頭一揚,就打到嘴上了。這一掛念珠打到嘴上,就把達摩祖師的牙打掉兩顆,你看厲害不厲害!

達摩祖師就想:我如果把牙吐到地上,這個地方就會大旱三年。因為聖人的牙跌到地下,這個地方就會有大災難,三年沒有雨下,那麼會餓死很多人了。達摩祖師一想:不要把人都餓死,我這個牙不要吐到地下!就把它吞到肚堨h了。所以中國有說「打牙往肚子堳|」,就是從這兒來的;那麼這是一種慈悲心。然後達摩祖師從這兒就走了。

達摩祖師一走,這個神光正在氣忿忿地:「這個摩羅剎真是可惡!」喔,這十殿閻君就現身了,無常鬼也來了;來了,就對神光說:「法師!今天你應該壽命盡了,我們要請你到閻羅王那兒喝茶去!」

「我講經講得這麼好,我都還要死嗎?」

「你講經講得這麼好,但是你生死沒有了嘛!你是還是要死的。」

「那這個世界上有誰閻羅王管不著,能夠不死的?有沒有這樣的人?」

「有!」

「誰呢?」

「就是方才你打掉兩顆牙那位,那長得很醜陋的和尚,他就是閻羅王管不著的。不但閻羅王管不著他,而且閻羅王見著他都要向他頂禮叩頭的。」

「喔,那我要找他去!找他去學閻羅王管不著這個方法。」

「那好,我給你一個時間啦!」於是無常鬼就把他放開了,沒有抓他去。神光法師這時候慌慌張張的,鞋也沒有穿,拎著鞋就跑去追達摩祖師。

那麼達摩祖師從那兒走了之後,在半路上就遇著一隻鸚鵡鳥。這鸚鵡鳥會說話,就對他講了:「西來意,西來意,請你教我出籠計!」這鸚鵡鳥在籠子堙A就請達摩祖師教牠怎麼樣能脫出這個籠子。達摩祖師想:我在這兒度人沒有度著,度一隻鸚鵡也好的。於是乎就教牠了,說:「出籠計,出籠計,兩腿伸直兩眼閉,這便是你出籠計!」這鸚鵡一聽也明白了。好了,於是乎就裝死,躺在那個籠子媕Y,就兩腿伸直直的,兩眼也閉上了,也不飛了,也不動彈了,也不喘氣了。

等這個主人回來了,一看自己這鸚鵡鳥躺到籠子堣ㄕY了,也不活動了,不飛了;就把牠拿出看看,用手這麼轉著,左邊那麼看看,右邊那麼看看。看來看去,看牠真像死了似的;但是身上還是熱的,只是不喘氣了,於是乎就把手打開了。這手打開了,你說這個鸚鵡鳥怎麼樣啊?這精神就來了,噗,噗,就飛了!這出籠計,跑了!

那麼神光追達摩祖師追了一路,就追到熊耳山去──追到中嶽嵩山。這五嶽──東嶽是泰山,南嶽是衡山,西嶽是華山,北嶽是恆山,嵩山是中嶽。那麼追到那兒了,達摩祖師就在那兒面壁,不和人講話。神光到那兒和達摩祖師講話,達摩祖師也不睬他,他就在那兒跪著求法;達摩祖師在那兒面壁坐了九年,他就在那兒跪了九年。這九年,他的功夫也差不多了,可是還沒有成就。所以說神光在熊耳山那個地方跪了九年。

慧可積雪臂獨裁:「慧可」,是達摩祖師給神光的一個名字,說他智慧可以了。怎麼樣可以?他跪了九年,這有一年就天下大雪,在熊耳山那個山上,他跪那兒,下的雪就都把他都被上了,雪到他腰那兒。然後他大約也凍得直打顫,就和達摩祖師講話了,說:「祖師啊,您慈悲,傳給我法吧!我把您牙給打掉兩個,這真是很對不起您!我知道您真有道德,您是懷道之士,我現在來向您求法!」達摩祖師就問他:「你看現在外邊下的是什麼?」

「下著雪!」

「這雪是什麼色的?」

「雪是白色的。」

「你等到天上什麼時候下紅雪,那時候我再傳給你法;如果沒有紅雪的話,我不傳給你法!」

這也是個考驗,可是神光這個時候也就福至心靈了,一想:好,既然你要紅雪,我就給你紅雪看看!於是乎就拿這個戒刀──在古來,出家人都會帶著一把刀,是防備如果有什麼必要一定要破戒的時候,寧可把自己頭割去,也不犯戒,這叫戒刀。那麼他拿戒刀把自己的一條臂就斬下來了,這血流如注,把天上下的雪都染紅了。於是乎他弄了一堆紅雪來,就捧著給達摩祖師看,說:「您看,現在這是紅雪了!」「唔,你是有點誠心,我還沒有白到中國來一次!好了,就傳給你法了。」所以說「慧可積雪臂獨裁」,這個「獨裁」,不是像那個「大獨裁」,就是他自己把臂裁斷下來。

以心印心付大法:於是乎達摩祖師就把這個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傳給慧可大師了。又說:「你的智慧可以了。」

初祖二祖續命脈:這個初祖和二祖互相繼續佛教的一個命脈。

六次受害毫無損:達摩祖師在中國,有一些個旁門左道妒忌他,就給他毒藥吃。給了六次,前幾次都沒有毒死;那麼最後一次,他在那個石頭上坐著,毒藥從肛門出去,把那個石頭都毒得爆開兩半了。他就想:唉,人這麼妒忌,要入滅了!於是乎他就假裝入滅,人們就把他埋上了。

隻履西歸留永懷:正在這個時候,北魏有一個姓宋的使臣,在蔥嶺那邊,就遇到達摩祖師了。達摩祖師一隻手拎著一隻鞋,就對這個姓宋的使臣說:「你國媄銌{在很亂的,你快趕回去,要改朝換帝了!」姓宋的使臣想:我國媕Y沒有什麼事啊?但是也就趕回去了,果然這個魏朝那個時候就改朝換帝了。

他就說:「喔,達摩祖師說的話真靈驗啦!」旁人問:「你在什麼地方見著達摩祖師?」

「我就是前兩天在蔥嶺那個地方遇到他了,他手堮陬菑@隻鞋;問他到什麼地方去,他說回印度去。他說我們朝廷媕Y有問題發生了,現在果然有問題發生。」

「喲,你真活見鬼了,達摩祖師已經死了!」

「他那個墳埋到什麼什麼地方?我們到那兒去看看!」

「他死了很久了,你又看見他,莫非說他沒有死嗎?」於是乎就把墳給打開。打開一看,棺材堣偵礞]沒有了,空空如也,只有一隻鞋──因為菩提達摩拿走了一隻鞋,他那個棺材媮晹酗@隻鞋。

所以說「隻履西歸留永懷」,達摩祖師就拿著一隻鞋回印度去了,留下中國人對他永遠的懷念;永遠都不能忘達摩祖師這種不可思議的境界。

 

──宣公上人•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講解


註1:「達摩」系梵文Dharma的音譯,亦有版本譯為「達磨」。

註2:關於二十七祖用寶珠來試驗達摩祖師的公案,見《景德傳燈錄》卷第二──……時王有三子,其季開士也,尊者欲試其所得。乃以所施珠問三王子曰:「此珠圓明有能及此否?」第一子目淨多羅、第二子功德多羅,皆曰:「此珠七寶中尊固無踰也,非尊者道力孰能受之?」第三子菩提多羅曰:「此是世寶未足為上,於諸寶中法寶為上。此是世光未足為上,於諸光中智光為上。此是世明未足為上,於諸明中心明為上……

註3:見《指月錄》──初祖菩提達摩大師者,南天竺國香至王第三子也,姓剎帝利,本名菩提多羅;後於般若多羅尊者得法,尊者謂曰:「汝於諸法已得通量,達摩者通大之義也,宜名達摩,因改今名。」祖問尊者:「當往何國作佛事。」者曰:「汝雖得法,未可遠遊,且止南天。待吾滅後六十七載,當往震旦,設大法藥,直接上根。慎勿遠行,衰於日下。」祖又曰:「彼有大士堪為法器否?千載之下有留難否?」者曰:「汝所化之方,獲菩提者不可勝數……。」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BTTS/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