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佛祖道影白話解(一)西天歷代祖師

雲老和尚集•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二十四祖師子尊者  

二十四祖師子尊者

尊者,中印土人。問二十三祖曰:「我欲求道,當用何心?」祖曰:「汝欲求道,無所用心。」曰:「既無用心,誰作佛事?」祖曰:「汝若有用,即非功德;汝若無作,即是佛事。」因付以大法。遊化至罽賓國,轉付法與婆舍斯多。後王秉劍至尊者所,問曰:「師得蘊空否?」曰:「已得蘊空。」王曰:「離生死否?」曰:「已離生死。」王曰:「既離生死,可施我頭。」曰:「我身非有,何吝於頭!」王即揮刃,斷尊者首,白乳湧高數尺,王之右臂旋亦墮地。

贊曰

無心可用 大用現前 廓通佛理 捨盡第筌
按劍引頸 海口難宣 蘆花白雪 秋水長天

或說偈曰 ◎宣公上人作

師子尊者志非凡 求法問道願心堅
應無所住離諸相 如有功能即落邊
五蘊皆空破迷執 萬緣放下了真詮
王劍斬頭白乳現 右臂墮地始服甘

白話解

第二十四代的祖師,叫師子比丘、師子尊者。這位尊者證得無相菩提,一切自在,一切如如。

尊者,中印土人:他是中印度的人。

問二十三祖曰:他遇著二十三祖鶴勒那尊者,問道:「我欲求道,當用何心?」各位應該想一想,二十四祖這麼問,那我們設身處境,也像二十四祖的「我欲求道」,我想要求這個了生死、脫輪迴,斷煩惱、證菩提的覺道,「當用何心」,我應該用什麼心?

祖曰:汝欲求道,無所用心。二十三祖就答覆他說:「你想要求道嗎?你真要想求道的話,什麼心也不要用。要無心,你若能懂得無心了,這就是道。」

曰:既無用心,誰作佛事?師子尊者聽這個道理,還沒有懂,所以就來辯論。說既然什麼心也不要用了,那麼作佛事的又是誰呢?他以為這是辯才無礙,就這麼和二十三祖辯論。

祖曰:汝若有用,即非功德。二十三祖又說:「你若有所用心,還有造作呢!沒有到那無功用道上;你還是著相,有形有相的。那都不是你自性媄銂滲u正功德。汝若無作,即是佛事:假使你沒有所用心,掃一切法,離一切相,那就是大作佛事;不是你在那兒念經、拜佛,或者禮懺,或者作種種的功課,那才是佛事。你要是真正修道,什麼都沒有了,掃一切法,離一切相;一空一切空,一離一切離,一淨一切淨,一正一切正。」二十三祖這麼一說,師子尊者馬上開悟了,頓入佛慧。

因付以大法:於是二十三祖就把心印的大法傳給他了(註1)。那麼每一篇都說「大法」,這個大法,就是佛教媕Y最重要的一件事:所謂「傳佛心印,以心印心」。佛說:「我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教外別傳,已咐囑摩訶迦葉矣!」這就叫「大法」。

遊化至罽賓國,轉付與婆舍斯多:以後,師子尊者到處去遊方教化眾生,到罽賓國──這是當時一個國家的名字,有的說是雲南,有的又說是從西伯利亞那兒去,這不需要考證它,總而言之,是當時一個國家。尊者就在那兒傳法給第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了。

後王秉劍至尊者所,問曰:師得蘊空否?傳法之後,因為當時這個國家有二個外道,學種種幻術,想要謀反叛亂,就偽裝成出家人,潛入王宮。事發敗露,這個國家的國王誤以為是出家人所為,就要毀滅佛教。這個國王,手堮陬菑@把寶劍,到師子尊者住的地方,問他:「你已經得到五蘊皆空了嗎?色受想行識,你都空了沒空啊?」

曰:已得蘊空。因為師子比丘不打妄語,也不會說客氣話,國王來問他,他就說真話了:「我已經得到五蘊皆空,我照見五蘊皆空,知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了。」

王曰:離生死否?國王又問:「你離生死了沒有?」就是你了沒了生死啊?

曰:已離生死。他答覆說:「我生死已經了了,沒有生死了!」

王曰:既離生死,可施我頭。國王就說:「你既然生死都不成問題,生死都了,那請你把頭布施給我。」

曰:我身非有,何吝於頭?師子比丘說:「我連身體都沒有了,這個頭我有什麼捨不得的?你就砍掉好了。」

王即揮刃斷尊者首,白乳湧高數尺:這個國王就用劍一斬,把師子比丘的頭給斬下來了。可是把頭斬下來,他不流血,而是由脖子上流出白漿,好像牛奶似的;這白漿竄高湧出,有數尺那麼高。各位想一想:這是什麼意思?等想清楚了,再來告訴我。

王之右臂旋亦墮地:這個國王因為右手拿著寶劍,斬了師子比丘的頭,這是殺聖人;這叫「弒父、弒母、弒阿羅漢、破和合僧、出佛身血」,這是犯了五無間的罪,所以他的右臂馬上就斷了,掉到地下。

 

贊曰

無心可用,大用現前:無心可用到極點了,到「無功用道」這種的境界,無用無不用,就大用現前,大造大化。

廓通佛理,捨盡第筌:把佛的道理都明白了,就「捨盡第筌」,把一切的渣滓、一切的葛藤、一切的皮毛,一切不重要的,都掉了、不要了。

按劍引頸,海口難宣:國王到他那地方,手堮陬菑@把劍;他就把脖子伸得長長的,等著國王殺,等國王斬。「海口難宣」,這種大無畏的精神,這種沒有「我」的精神,這種了生死的精神,這種「五蘊皆空」的真理,你就用海那麼大的口,也說不完這個道理,只可以用個簡單的比喻。

蘆花白雪,秋水長天:蘆花是白的,白雪也是白的,就像秋天的水和長天,都是一色的,都是天然本色。所謂「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這是大自然的一種景色。

這位師子比丘,他能不流血,而流白漿。各位研究研究,這是什麼道理?

你們一個說他開悟證果了;一個說他無漏了,沒有欲念,斷欲去愛,到這個無所求的境界上了──也就是無爭、無貪、無求、不自私、不自利的這種境界。

你們不要以為「財色名食睡」這五個字是很簡單的。這五個字沒有證果之前,都不能斷的;證果之後還有的,不一定完全斷的。所以我們萬佛聖城給你們講的,都是證果的妙法;你不要看是很平常的,「我也懂啊!不爭,我也不爭了!」你心堛夾S爭?「不貪,那我也不貪什麼。」你心堻g沒貪?你外邊不貪,媄銙g沒貪?媄鉹ㄢg,你自性媄銦A在八識田媕Y,貪沒貪?求、自私、自利,都是這樣子。你要內外如一,內外都乾淨了,那才算呢!

師子比丘為什麼白乳竄高湧出,有數尺那麼高?因為他的血都變成白陽了;血本來是紅的,現在變成白的──證果的聖人就是這個樣子!所以你不能冒充的,不能說:「哦!我是證果了!」你證果?先把你的頭割下來看看,是不是流白乳?啊!這一下,再也不敢承認你證果了!因為證果就沒有頭了,這個果證得也沒有意思,沒有吃飯的東西了!所以還是不要冒充證果的人是好一點,這是很危險的。

人若已經到純陽體的時候,血就都變成白色了,這是證果聖人的一個證明。中國二祖神光,也是被政府把頭割去,因為說他是一個瘋人,那麼他頭上也是流白漿。這是他真正解脫了,沒有執著了,也就是無漏了。

無漏了,沒有欲漏、沒有色漏、沒有財漏、沒有名漏、沒有食漏、沒有睡漏,什麼漏都沒有了!到這個無漏的境界,得到漏盡通,這是最難得的一通。六通之中,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都容易得,唯獨漏盡通不容易得;得到漏盡通時,就這個樣子──身上的血都變成白色的了。

 

或說偈曰

所以我又說一首偈頌,來讚歎這位師子尊者。一開始就說──

師子尊者志非凡:師子尊者,他這種志願不是普通人能比的,他是個特別的人,他很特別的,特別到什麼程度呢?

求法問道願心堅:他到處求法,到處訪道,訪友求師;他到什麼地方,都卑躬折節,敏而好學,不恥下問。不要說遇著二十三祖這麼高的人,就遇著比他低的人,他也向他們求法問道。他為法忘軀,為法心切,這一種願力很堅固的。

應無所住離諸相:他請問二十三祖:「用什麼心來求道?」二十三祖就告訴他:「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不用心,也就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了!你不要著相了!你以為要用什麼心?你有所用心,那就不是無功用道。

如有功能即落邊:假若你有功能,就落二落三、落空落有,落於二邊了。

五蘊皆空破迷執:他色受想行識都空了,他把凡夫這種五蘊的法都破除、破開,沒有迷執了。

萬緣放下了真詮:這萬緣什麼也都不罣了!無罣礙故,就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得到究竟的涅槃了,所以叫「了真詮」。

王劍斬頭白乳現:這個國王用寶劍把他的頭斬下來,白乳從斷頭處湧高數尺,這是有真功夫。你若問:「他證果了,那把頭斬下來後,他的頭會不會自己又回到頸上呢?」可以的,但是他不這樣做。為什麼?因為這樣做,又生執著了。那個時候,他就是這樣示現,這國王也是成就他這種道業,來給眾生做一個見證。至於師子比丘,他頭掉不掉,這根本都不是問題的。

右臂墮地始服甘:這個國王的右臂也同時斷了,掉到地下。這時國王才知道,喔!這真是證果聖人!我現在是受果報了!雖然右臂斷了,心堣]佩服了;佩服這個世界真正有聖人,真正還有傳佛心印的人。他心服口服,一點也不反抗了。

各位說說看,這個國王的右臂怎麼斷的?是不是師子比丘會武功,這個白乳一出,就好像練了寶劍,把這個國王的臂斬斷了報仇呢?是不是這樣?我不明白。你們想一想,今天我就問你們這麼多的問題。或者是天龍八部在那兒不高興了,「啊!你這國王,你拿聖人來做試驗品!」所以把他的右臂斬下來了,這就是護法的力量。

 

──宣公上人•一九八一年九月七日講解


註1二十三祖付二十四祖之傳法偈•見《景德傳燈錄》與《指月錄》──
  認得心性時 可說不思議
  了了無可得 得時不說知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