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佛祖道影白話解(一)西天歷代祖師

雲老和尚集•化老和尚講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尊者,華氏國人。因十祖行化至其國,憩一樹下。尊者適來,合掌前立。祖問:「汝從何來?」答曰:「我心非往。」祖曰:「汝何處住?」答曰:「我心非止。」祖曰:「汝不定耶?」答曰:「諸佛亦然。」祖曰:「汝非諸佛。」答曰:「諸佛亦非。」祖因說偈曰:「此地變金色,預知有聖至;當坐菩提樹,覺華而成已。」祖知其意,即為薙落授具,因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波羅奈國,轉付法於馬鳴,即現神變,湛然圓寂。眾建寶塔,閟其全身。

贊曰

諸佛亦非 聖凡何立 敷坐樹下 地現金色
談真實義 人天罔測 覺花一開 高懸慧日

或說偈曰 ◎宣公上人作

本無來往妙覺山 離諸止相萬佛傳
地現金色吉祥兆 天雨寶華瑞應先
聖人降世化群品 神龍擁衛預感召
諸佛已非何所有 如是如是莫聲高

白話解

尊者,華氏國人:這位尊者的名字叫富那夜奢。印度有一個華氏國,他是那個國家的人。

因十祖行化,至其國:十祖,就是那個脅不著蓆的脅尊者,他到這個國家──華氏國。華氏國,我也沒有去過,你們有沒有去過,我不知道。總而言之,這是印度一個古老的國名;知道不知道,這沒有什麼大問題。或者你只記著他不是中國人就可以了,對不對?他是印度人。你若一定說,哪兒是華氏國?華氏國現在叫什麼名字?這真是太麻煩了!不要用這種死功夫,又考古、考新的,考來考去考死了!你們想一想,是不是啊?考死了,來生再考;愈考愈不清楚!

憩一樹下:憩,就是憩息;在一棵樹下休息。因為他脅不著蓆,所以也不要進房子媄銗h,都是在外邊;他是日中一食、樹下一宿,和我們這兒差不多的。這時他右手指地,告訴徒眾說:「此地一變成金色,就會有聖人出現。」話一說完,地馬上變成金色。

尊者適來,合掌前立:這個尊者就是十一祖富那夜奢,他這時也來到這棵樹下,看見脅尊者在那兒打坐,就上前來,面對著脅尊者,像塊木頭似的,這樣合起掌來,立在那兒不動了。啊!我不是罵祖師,這真是那個樣子!

編按:以下原稿遺失,故由弟子補白話解。

祖問:汝從何來?十祖問他:「你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答曰:我心非往。他答說:「我的心不從任何地方來!」

十祖曰:汝何處住?十祖又問他:「你住在什麼地方?」

答曰:我心非止。他就回答:「我的心也沒有一個住處。」止,就是《金剛經》說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那個「住」,也就是「執著」。兩個人就這麼一來一往地打著機鋒。

祖曰:汝不定耶?十祖說:「你沒有一個固定的處所嗎?」

答曰:諸佛亦然。他答說:「諸佛也都是這樣啊!」

祖曰:汝非諸佛。十祖說:「你可不是諸佛!」意思說他還沒成佛呢!

答曰:諸佛亦非。他又回答說:「諸佛都沒有!」你看看!

祖因說偈曰:十祖聽他這麼說,就知道他是個法器,就說了一首偈:此地變金色,預知有聖至:這大地都變成金色的,我預先知道有聖人要來了。當坐菩提樹,覺華而成已:你啊!你是應當坐在菩提樹下的,你就要開悟成道了!

富那夜奢尊者就回了一首偈:

  師坐金色地,常說真實義
  迴光而照我,令入三摩諦

「師坐金色地,常說真實義」,師父您坐在金色的地上,所說的都是真語、實語,如所如說。「迴光而照我,令入三摩諦」,請您教我迴光返照的方法,令我得到正定正受。

祖知其意,即為薙落授具:十祖知道他的心意,是想要出家修道的;就替他落髮,傳授具足戒。因付以大法:就把大法傳給他。大法,就是以心印心、不立文字的妙法,也就是「這個」;若你識得了「這個」,就可以修道了!並且為他說了個傳法偈:

  真體自然真 因真說有理
  領得真真法 無行亦無止

尊者得法已,行化至波羅奈國,轉付法於馬鳴:尊者,就是十一祖;他受法給印證之後,到波羅奈那個國家去傳法,再把法傳給馬鳴大士。即現神變,湛然圓寂:就現阿羅漢的十八種神變,然後就湛然圓寂了。他是很清楚、沒有一點點染污,淨得像鏡子,清得像水,可以一看就看到底。眾建寶塔,閟其全身:眾人就建寶塔,把他全身封閉在缸內,供奉在塔堶情C

 

贊曰

諸佛亦非,聖凡何立:諸佛都沒有,那又有什麼?無數恆河沙那麼多的法界,只是大海中的泡沫;陰與陽,亦只如閃電般;也沒有聖,也沒有凡;沒有人,什麼都是空的。

敷坐樹下,地現金色:脅尊者在樹下敷座而坐,他手一指地,這時候,大地都變成金色的;就像《法華經》上所說的「三變土田」,當佛現大地三變時,大地也都變成金色的。

談真實義,人天罔測:他所談的都是真語、實語,但是人和天人都聽不明白。

覺花一開,高懸慧日:十一祖開悟了,他的智慧就像天空昇起來的太陽一樣。

編按:弟子補白話解至此

 

或說偈曰

本無來往妙覺山:本無來往是什麼?就是妙覺山。妙覺山──你說它到什麼地方去?

離諸止相萬佛傳:沒有住,沒有止,沒有所住,這是萬佛傳的心法。所以萬佛聖城傳的心法,就是沒有地方住!

地現金色吉祥兆:這是吉祥的表現,說是聖人來了,我們要把地方收拾乾淨。鋪上地氈,這是我們普通的一種恭敬。例如在飛機場鋪上紅地氈,從飛機上一路鋪到客廳,這是迎接國王大臣的一種禮貌。那麼現在地自己就變金色了,這就是歡迎這個聖人來,所以說「吉祥兆」。

天雨寶華瑞應先:天上也下這個寶華,天雨寶華繽紛而下。

聖人降世化群品:這是聖人出世來教化一切眾生,所以才有這種境界。

神龍擁衛預感召:這也是神和龍來擁護這個聖人的一種表現。預感召,預先有感應道交的這種情形。

諸佛已非何所有:諸佛都沒有,那又有什麼?

如是如是莫聲高:「就是這樣子!就是這樣子!這樣就對了!」大家都是以心印心,心照不宣,什麼都不用說出來。

 

──宣公上人•一九七八年五月三日講解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