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水鏡回天錄白話解.古人篇(一)

化老和尚著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大志未伸──徐元直

東漢末年

◎宣化上人講述於
一九八六年六月十四日

先生名庶,字元直。東漢末潁人。少年習武,後棄武學文,受業於水鏡先生門下。智高謀廣,博學多聞,初事劉皇叔,頗受禮待。曹軍圍攻,先生用計破之,輕而易舉,大獲勝利。曹知先生之籌謀,故騙其母入曹營,令書與先生招之,徐母深明大義而不為。操令人模仿徐母之字跡,先生得書,知其偽也,若不歸曹,必害母命,天下人笑徐某之不孝也,故辭皇叔。相送途中,被林木所遮,令兵伐之。先生受感動,回馬荐諸葛亮。徐母見子背劉備,而大怒,自縊而死。先生雖在曹營,但終身不為曹設一謀。

贊曰

滿腔熱血 一顆丹心 略使小計 曹操膽驚
偽造母書 先生奔命 一言不發 還我清淨

又說偈曰

事母至孝為國忠 追隨劉備走西東
大志未伸堪遺憾 小鬼設計入曹營
逆來順受道之動 返本還原德業興
從赤松遊黃鶴跨 比美留侯子房公

白話解

「憶徐元直先生」,這個「憶」字,就是回憶,想一想,想一想誰呢?想一想三國時代這一些個傑出的人物,那麼徐元直也是其中之一。他的謀略是很多的,可是建樹很少。為什麼呢?這也可以說是時運不濟、命途多舛。那麼命運不太好,所以,雖然有那麼大的本事,卻懷才莫售;他才能是很大的,滿腹的經綸,可是「莫售」,賣不出去。這是為什麼呢?這有他的前因後果,因為在往昔種的因種的不好,所以今生結的果也令人不滿意。雖然不滿意,可是﹁反者道之動﹂,他沒有參加軍隊去作戰和人爭勝負,據說他以後是修道去了。他去修道這事,我這也是聽的傳言,有人說他在東北的千山那兒住。

東北有廣寧山、有千山,所謂「千 廣二山神仙多」,這媕Y有幾百歲的老比丘都有的。我們廟上的那個方丈和尚在守孝的時候,就見過明朝的人。那明朝的人用扁擔挑著兩個小包,就叫「挑子」挑著。那麼在那明朝的人沒來之前,方丈和尚就在打妄想,說是:「啊,我守完了孝,到千山去修行去,因為那個地方是很好用功的地方。」那麼這樣呢,有一天他就聽見耳邊有人告訴他說:「你今天要等一等,有貴人要來看你。」他當時在墳上守孝是不講話的,也不知道這個貴人是個誰。那麼等著,等到大約巳時的時候,是上午還沒有到午時,就來那麼一個出家人,這個出家人挑這一個叫高挑的,有兩個包包,在這扁擔兩頭繩挑著。那麼到這兒來,他心奡N問他:「你從什麼地方來啊?」這個人就用口答他:「我從千山來的。」「你來做什麼呢?」這個人就說:「我來要告訴你,你若守完了孝,不需要到千山去修行。你就在這一帶修行就好了,因為這一帶的人和你有緣,你不必到千山去啦。」「那麼你是誰哪?」「我是在明朝做過將軍的,以後和清朝作戰失利,我就不做官,到山媕Y去修行了。因為我和你有這麼一段緣,所以我現在來告訴你,我告訴你完了之後,還回千山去。」就這樣子,那明朝的人把他姓什麼、叫什麼,當時是哪一位將軍,都告訴他了。不過我那方丈和尚也很善忘的,或者他忘了,或者他也不敢講那人的名字,那麼這是一個。又有人告訴我,說這個徐庶在每年三十的晚間,到一個家媕Y去和老百姓談話,可是他告訴這些人不要出去宣傳。這是現在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的呢?這也沒有什麼考據,沒有什麼證明。古來到今這些個修道的人都神出鬼沒的,都是像那神龍變化無窮的。

徐元直這位先生的名字叫「庶」,就是徐庶;「庶」當個眾字講,當個多字講,就是老百姓的意思;這是他的名字。字叫元直,他是三國時代的人物,東漢潁川人(現河南省)。那麼他少年時代學武,到後來他就棄武學文,跟著司馬徽水鏡先生,做他的學生。他智多謀廣,博學多聞,所以對兵書戰策一目了然;孫子兵法這種種的兵書戰策他都懂。因為懂這個,他以後就效忠劉皇叔,在那兒處理事情,得到劉皇叔的特別待遇,很優待他的。很優待他,他就幫著劉備來計畫事情,就做參謀,現在的名詞就是參謀(謀士)。

這時候劉備在樊城這個小地方,曹操想要用人海戰術來包圍劉備,劉備那時候的軍隊最多也不過幾千人,或者最多也不超過一萬人。那麼,本來這是寡不敵眾、少不能勝多;可是,徐元直先生就用種種的智謀,以少勝多,把曹操十萬大軍都給打敗了。曹操當時以為十萬大軍就像席捲殘雲似的,能把這個劉皇叔殺得片甲不留,想不到他這麼多的軍隊被劉備給襲擊而破,一點作用也沒有。那麼曹操也是很善於用兵的,像鬼那麼奸;鬼是更奸的了。所以說:「曹操奸似鬼」,曹操那個奸法就像鬼似的;「堯帝智如神」,帝堯他的智慧像神似的。那麼曹操就調查自己的軍隊是怎麼樣失敗的,這麼多軍隊怎麼會大敗潰輸呢?然後就知道:喔,原來在劉備的軍隊媕Y有一個叫徐庶的!這個徐庶是足智多謀,三韜六略(註1)他都懂得,善於用兵。於是乎就想辦法,怎麼樣能把這個人攏絡來,能把他弄到曹營這兒來用呢?

曹操也有謀臣,就說:「這個徐庶,他侍母至孝,最孝順母親;他母親是個「守孀的,是個寡婦。我們把他母親給請來,然後叫他母親寫信叫他來,他就會來了。」曹操說:「好計,好計,這是好辦法!「於是就到徐母那兒,說是她的兒子在他們軍營媕Y病了,請她到這兒來看一看,徐庶的媽媽就給被騙來了。她到曹營來了,曹操就威迫利誘的,說:「妳要給妳兒子寫一封信,叫他到這兒來看妳。妳如果不寫這信,我就要殺了妳。」大約徐庶的媽媽也是吃軟不吃硬的,也是性情很剛強的(要是不剛強,也不會守寡的),所以就很堅強的說:「這個信我不寫。」那麼不肯寫。大約曹操以前有徐庶母親寫字的筆跡,就叫一個人假造了一封書信,用徐母的名義,叫她兒子來曹營。

徐元直一看這封信就知道是假的,可是被時勢所迫,沒有辦法;不去,就怕曹操真把他母親給殺了,那麼母親就沒命了。他這個孝念是很純的,所以就到曹營去救母,寧可不保劉備,要去保曹操了。劉皇叔親自送他出城,而且一直站在原地等他漸行漸遠,就是不忍離去。後來徐庶的身影被途中的一叢樹林擋住了,劉備看不見他,就命令士兵把樹林砍了。徐庶被劉備的真誠所感動,於是勒轉馬頭,回來向劉備推薦諸葛亮先生。

那麼去到了曹營,媽媽看兒子來了,就知道他兒子中計了。徐母知道因為自己令兒子的志願、抱負不能發展,於是乎就自縊而死,自殺了。那麼徐元直本來是來救他媽媽,想不到媽媽比他更剛強,比他更有骨頭,自殺了,免得累贅他。徐母死後,曹操也不叫他走,就把他軟禁起來,給他好好的待遇,每一天吃好的、住好的。他就在曹營媕Y也是鬱鬱不得志,一天到晚也不講一句話,所以有這麼一句俗語說:「徐庶進曹營,一言不發。」因為什麼他一言不發呢?一方面和曹操道不同不相為謀,看他是個奸雄,所以不願意幫他;一方面他母親自殺,這殺母之仇,也是曹操用手段,就等於間接地把他母親殺了一樣,因為這個,他就不出力給曹操。

曹操在曹營媥i著他,他就在那兒修道了,也等於死了一樣!所以頭先我不是說他閉關嘛!這一些個好像諸葛亮、龐統都是古來的隱士、古來的大學問家,他們都是想要少欲知足的、淡泊明志的。那麼這樣子,他在曹營埵磻鴞h久,以後就沒有下文了。大約以後他不知道怎麼樣子就離開曹營,去修道去了,修道就跑到東北千山,所以到現在據說有人還見到徐庶。這是真的、假的,你不要問我,我是姑妄言之、姑妄聽之,你們信、不信也都可以。我只是這麼說一說,要是騙人也不是我騙的,是我聽來的啊;要找,你們找那個最初打妄語的人!總而言之,我現在說得明明白白的,我不確實知道,我也沒有見過徐庶。

贊曰

滿腔熱血,一顆丹心:這位徐元直先生,他抱著滿腔的熱血。那麼他也就是一顆紅心(愛國心),當時的志願想復興漢室,想把復興漢室為己任,所以他初初地就保劉皇叔。

略使小計,曹操膽驚:他只用了一個小小的計策,還沒有展開他的抱負,沒有用上他的才幹,曹操就嚇得膽子都嚇怕了。因為他以少破多、以寡擊眾,以這個很少的兵,就把曹操那麼多的兵都給打敗了,所以曹操也就害怕了。

偽造母書,先生奔命:曹操假造一封母親的書信給他,先生就到曹營堥荂A聽他母親的命令;也就是,被曹操這種的狡猾陷阱,設計把他弄去的。

一言不發,還我清淨:可是到了曹營之後,就是被這個環境逼迫,他也一句話不說,什麼也不幹了,用功修行,要個清淨了。不然,他一定要把曹操殺了,因為殺母之仇不共戴天嘛!

又說偈曰

事母至孝為國忠:這位徐元直先生,他事奉母親很孝順的;媽媽守寡,守著一個兒子。那麼他不只侍母親盡孝,也還想要復興漢室,想要盡上自己的一種忠心。

追隨劉備走西東:他毛遂自薦,到劉備那兒,想要幫著他復興漢室,所以效忠漢朝,到處奔波。

大志未伸堪遺憾:他這種很大的抱負、志願沒有能完全施展出來,他自己當然認為是遺憾了,這是我們後人也覺得很遺憾的一件事情。

小鬼設計入曹營:這個「小鬼」就是曹操,曹操就是個小人;小鬼並不是另外有個小鬼,就是我叫曹操是小鬼。那麼他做事不是光明磊落的,他用一種權術,用一種手段來想要攏絡徐元直,結果令徐元直懷才莫售。那麼曹操的這種鬼計多端,對他自己也沒有什麼好處,所以我叫他叫小鬼。

逆來順受道之動:「逆來」,我們人誰要遇到有坎坷逆境,都應該很歡喜的接受這種的逆境。逆境,就是不順心的事情,就是橫逆;橫逆,就是不如你的意的事情。如意吉祥那是如意,那麼這個不如意,就是你想什麼也得不到什麼;想這樣不得這樣,想那樣不得那樣,甚至於各方面的accident(意外),什麼災禍都來了。逆來順受要認命,所以「認命要知足,煩惱一概除;聲色也不好,名利更不圖。瞪我沒看見,罵我把理服;打我忙跪倒,光笑不會哭。人間也沒有,世上找不出;西方真衲子,懷揣摩尼珠。」(註2)你要能這樣子,那就是「道之動」。

人為什麼有逆境呢?逆境造英雄,你若能在逆境媕Y,能明白了,這個逆境是給你說法,是叫你提高志氣,要有真正的志氣,有真正的硬骨頭。受,能以改變橫逆,這叫「逆來順受道之動」。所謂「不受魔,不成佛;不受苦,不享福。」你能在這個反面找好處,能從反面明白這個道理了,就是「反者道之動,弱者道為用。」弱就是有一種柔和,好像是軟弱,但是這才真是道的一個用。

返本還原德業興:你若能返本還原,就萬德莊嚴,能認識本來的面目。我們人在世界上,都是在這兒像做戲似的、作夢似的,所謂「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註3) 「一切有為法」,有為法包括世間社會所有一切一切,這都叫有為法;有形有相、有所作為的,這都叫有為法。「如夢幻泡影」,都像在作夢似的,都是虛妄的;泡影,就像那個水泡,就像那個影子,不實在的。「如露亦如電」,又像一早起來的那個露水,又像那個電光石火,根本都是不常的,無常的。「應作如是觀」,你應該這樣的去瞭解,這樣的觀察。

從赤松遊黃鶴跨:「從」,就是跟著。「赤松」,就是「赤松子」。這個「赤松子」不是紅的樹上的,紅木的那個籽,不是那樣子。赤松子遊,「赤松子」就是黃石公的一個道號。「圯橋獻履」,張良在圯橋遇到一位老頭子,他的鞋丟了,張良就把他的鞋給拿來,跪到他的面前,拿著這個鞋送給他,這叫「圯橋獻履」。那麼黃石公看見這個人給自己拿鞋,還跪到那兒,便說:「我有一本書要送給你,你明天到這兒來拿。」

第二天,天一光,張良就來到這兒拿這本書,這個白鬍子老頭子沖沖大怒,就大發脾氣說:「你這一個年輕人和長者約,你怎麼可以後來。你不先來,這不行!今天我不給你,等明天再給你。」隔天雞叫的時候張良就到了,這個老頭又已經在那兒:「這還不行,你這還是失信,我不能給你!」張良一想:「我來得早,你來得也早!好,我今天不回去了,晚上就在橋上這兒睡。」等到半夜的時候,這個老頭子來了,張良就跪著向他叩頭。然後,這個老頭子自己告訴張良,說:他的名字叫黃石公,道號叫赤松子,和他有這個緣,所以要把這三卷天書送給他;這個天書有治國安邦的、有修身養性的、有這個排兵布陣的。

那麼張良以後把這三卷書讀熟了,就保著漢劉邦興天下,作為漢朝的「三傑之一」。所以這個「從赤松遊黃鶴跨」,是說徐庶也就像那個張良從赤松子遊。因為張良以後功成名遂了,他就身退,不再留戀富貴,把侯爺位子也不要了,就辭官不做去修道了。這個徐庶,聽後人傳言現今還在,大約也是像張良那樣子從赤松子遊了。「黃鶴跨」,那麼修行成了,能騎著黃鶴在虛空堶腹A不用坐飛機,也不用坐火箭,願意到天上去到天上去,願意到地下來到地下來,很自由的。你要是想這麼自由,也要好好修行,不要懶惰。

比美留侯子房公註4徐庶大約和張良(漢朝三傑之一的張子房)可以互相比美,都是識時務的,為俊傑的人。張良能以功成名遂身退,那麼徐庶功沒成名也沒有遂,可是在很短的一段時間,他也知道身退,不被曹操利誘,不貪功名富貴;他們都是有正解的人。

 


註 1泛指兵書,這本書的名字源於三略和六韜兩本書。  

註 2請見本會出版,宣化上人講述的佛遺教經淺釋。  

註 3金剛經第三十二品: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註 4張良字子房,被封為漢留侯。有關張良的高風亮節,請見本書第一六一頁「張子房」。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