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水鏡回天錄白話解.文士篇

化老和尚著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無盡居士──張商英

西元一○四三年∼一一二一年•北宋

◎宣化上人講述於
一九八七年六月廿七日

名商英,字天覺。北宋四川新津人。奉旨於五台山祈雨,睹見聖燈無量無盡,繼續出現,自稱無盡居士。初不識佛法,遊寺見佛經莊嚴。自思:「胡人之書,如是莊嚴;聖人之書,反而不及。」欲學韓歐闢佛,擬寫無佛論。提筆沉思,莫措一詞。其妻曰:「既然無佛,有何可論?」後於友人處,偶閱《維摩詰經》,覺經義絕妙,豁然省悟,生懺悔心。發願曰:「盡形壽弘揚佛法。」特著〈護法論〉,載於《大藏經》。宋徽宗時為相,諫帝過而罷官。倡念《金剛經》。文章俊秀,心地善良,慈悲為懷,方便為門,有求必應,菩薩心腸。敬題〈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圖讚序〉,真跡傳世。

贊曰

峨嵋鍾靈 四川毓秀 賢者輩出 將相無垢
天覺奇才 始謗終就 受持金剛 鮮出其右

又說偈曰

逆境由來造英雄 始謗終信數不窮
退之諫迎舍利表 永叔倡導仲尼名
居士欲作無佛論 夫人開示有何云
因緣會遇演妙法 實相離相甘露湧

編按:此篇原稿遺失,故由弟子補白話解。

白話解

這位居士是北宋時的宰相,四川新津人。他名商英,字天覺,自稱無盡居士。為什麼他自稱無盡居士?在宋哲宗元祐二年(西元一○八八年),他任官於五臺山附近,因此當年夏天有因緣到五臺山文殊師利菩薩道場朝禮聖蹟,在數天內,他繼續不斷地見到種種的瑞相──

或者看見無量無盡的聖燈,猶如串連在一起的珠子般,這些燈忽然大、忽然小,忽然紅、忽然白,忽然黃、忽然又綠了,忽然分開、忽然又合在一起,照耀了整個山林樹木。或者他又見到聖燈,忽然像紅色的太陽般,從海中騰空而上,放大光明;聖燈漸漸來到樓閣前面的時候,這個光就收斂起來了,彷彿一隻大青鳥喙銜著渾圓的火珠。或者他又見到了五色祥雲,空中現出琉璃世界,千萬菩薩的仗儀雲湧而出,寶樓寶殿、寶山寶林、寶幢寶蓋、寶臺寶座、天王羅漢、獅子香象,森羅密布護衛,這種種殊勝的瑞相,實非筆墨所能形容。或是他於佛殿中,見到在紫芝寶蓋,悠揚的梵樂中,文殊師利菩薩騎著獅子,優游自在,旁邊還有七八位尊者,一會兒往上昇,一會兒向下降,遊戲三昧,左右俯仰……

這些境界不只張商英見到,旁人也隨著個別的因緣,見到相同或不同的境界,因此張商英發大誓願:「願盡形壽,學習無量無邊的佛法,所有邪婬、殺生、妄語、倒見,及所有的惡念永滅不生,……一念若差,願在在處處,菩薩鑒護。」

第二年夏天六月,大地乾旱,所以張商英奉旨到五臺山祈雨。這一次,他又見到種種的瑞相,例如見到菩薩頂上寶蓋現光,漸漸地整座聖像放光,殿前現出許多金蓮華燈,光焰交輝,開合無數等。那時,遠近的僧俗千餘人雲集在此,見到這些境界,先是讚嘆歡呼,接著流淚慨歎:「從無始以來,罪業深重;從今日起,我們都要好好改往修來了。」

祈雨過後,大雨霈然而下,遍佈數州,本來將要乾枯的苗,又逢生機,綠意盎然。因為目賭聖燈等種種殊勝的因緣(註1),張商英對佛法大生信心,因此自稱「無盡居士」。

張商英從小就非常聰穎,年幼時,每天能夠記住一萬個字。他長大後,更是英氣煥發,才華溢橫,豪視一切。當他十九歲的時候,赴京考試,途中經過一戶向姓的人家。在他還沒有來的前一天晚上,向老先生就夢到神人對他說:「明天相公就要來了,要好好地接待他。」第二天,果然張商英來了,向老先生非常驚異,問清楚了他的家世,就要把女兒許配給他。張商英以功名未就,再三推辭謙讓,而向老先生則不管他是否功名及第,都一定要把女兒嫁給他。等到張商英高中進士後,便娶向小姐為妻。

張商英本來不認識佛法,有一天他到佛寺遊玩,看到藏經閣內《藏經》的梵夾,全用泥金字書寫工整,剛勁有力,非常莊嚴精美。他一向以衛捍儒學自居,就憤慨地說:「哼!胡人的書,這麼的莊嚴;而孔孟先賢的書,反而比不上胡人的教法,這麼為人所景仰看重!」他心媦姨咫ㄔ迭A所以回家後,就想要學韓愈、歐陽修,準備寫無佛論來闢佛。他整夜坐在書齋中,咬著筆,在那兒來回來回不停地磨著墨,絞盡腦汁,對著紙高聲長吟,可是怎麼樣也寫不出一句話來。張夫人就問他:「相公,這麼夜了,為什麼不睡覺,在寫什麼文章啊?」張商英就告訴她因由。張夫人一聽,笑著說:「既然無佛,那又有什麼可論的呢?如果真的想對佛教提出論議,應該寫有佛論才對啊!」張夫人這麼一說,張商英心中的疑惑油然而生,久久難解。

後來張商英在朋友的地方,看到佛龕前的經卷,就問:「這是什麼書?」朋友告訴他是《維摩詰所說經》。張商英信手打開此經閱讀,讀到〈文殊師利問疾品〉時,一段文字躍入眼簾:「是病非地大,亦不離地大」,不禁感嘆地說:「想不到胡人對人生道理的見解,這麼博大精深!」於是將《維摩詰所說經》借回去仔細閱讀,越讀越覺得經典所說的道理,絕妙非凡。

張夫人見他專一其心的讀書,就問他讀什麼書?他回答:「讀《維摩詰所說經》。」「那很好,相公可以讀熟明白經義後,再撰寫無佛論。」雖然張夫人只是清描淡寫地應話,張商英卻聽得驚心動魄,猛然覺察到自己過去的知見是錯誤的,於是生大慚愧,懺悔發願:要盡形壽弘揚佛法(註2)。因此特別著作〈護法論〉,來為佛法辯護,同時也透過歷史的省思,對佛教提出建設性的意見。後來〈護法論〉被收納在《大藏經》中(註3)。

張商英在宋徽宗時出仕為相,因為宋徽宗昏庸無能,任用小人,只顧自己的享樂,而不顧民生,張商英就勸諫皇帝的過失,而遭到罷官。他提倡念《金剛經》。他的文章俊秀,心地善良,總是以慈悲為懷,方便為門,人若有求於他,必定挺身相助,可謂是一位具菩薩心腸的丞相居士。他曾敬題〈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圖讚序〉(註4),真跡流傳於世上。

贊曰

峨嵋鍾靈,四川毓秀:蜀郡四川是個山川秀麗的地方。那兒有普賢菩薩的道場──峨嵋山,鍾靈毓秀。

賢者輩出,將相無垢:在這麼靈秀的地方,出了不少賢能的人才,以及忠貞清廉的將相。

天覺奇才,始謗終就:張商英也是來自四川,字天覺,他對佛教一開始是譭謗,可是後來覺悟到佛法的精深博大,於是成為佛教忠實的護法。他這種覺悟,可以說像天一樣的高。

受持金剛,鮮出其右:他盡心竭力提倡受持《金剛經》,這種精神沒有人能比得上。

又說偈曰

逆境由來造英雄:我們不要怕遇到逆境,若能認識不順利的境界,從逆境的磨練中站起來,就能造就出頂天立地的人才。

始謗終信數不窮:自古以來對佛法始謗終信的人,有說不出那麼多。

退之諫迎舍利表:退之,就是唐朝的韓愈。他先是上表皇帝,不要迎接佛的舍利到京師,批評迎佛舍利是怎麼樣不對,不合乎國家的制度,是一種無知的政策,說信佛是不應該的。幸虧他後來遇到大顛禪師,指破迷津,信了佛法。

永叔倡導仲尼名:永叔,就是宋朝的歐陽修。他先是學習韓愈的作風,擁護孔孟,認為儒教的道理是最正確的,認為佛教是異端,誹謗佛教。後來他去拜訪廬山圓通禪師,被禪師所折服,所以學習了佛法。

夫人開示有何云:這位張商英一開始也和韓愈、歐陽修一樣,先是想要作「無佛論」來譭謗佛教,幸而他有一位賢淑明理的妻子,點醒他「既然無佛,有何可論?」後來成為佛教的大護法。

因緣會遇演妙法:大概是他過去種過種種的善因緣,所以這一生因緣際會,演出種種殊勝的妙法。

實相離相甘露湧:他受持《金剛經》,《金剛經》講實相離相,「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所以我們不要著相,才能得到甘露法味。

 


註1有關張商英於五臺山見種種瑞應之事,見《大正藏經》•第五十一冊•一一二七頁•《續清涼傳》。

註2有關張商英對佛法由謗生信的事蹟,見《大正藏經》•第五十一冊•六四三頁•《續傳燈錄》卷第二十六。

註3:〈護法論〉,見《大正藏經》•第五十二冊•六三八頁。

註4〈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圖讚序〉如下:
佛國禪師文殊指南圖讚序
華嚴性海納香水之百川,法界義天森寶光之萬像,極佛陀之真智,盡含識之靈源,故世主妙嚴。文殊結集,龍宮誦出,雞嶺傳來,繼踵流通,普聞華夏。李長者合論四十軸,觀國師疏鈔一百卷,龍樹尊者一十萬偈,佛國禪師五十四讚。四家之說,學者所宗。若乃撮大經之要樞,舉法界之綱目,標知識之儀相,述善財之悟門,人境交參,事理俱顯,則意詳文簡,其圖讚乎,信受奉行,為之序引。
無盡居士張商英題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