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水鏡回天錄白話解.帝王篇

化老和尚著述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夏朝末代昏君──夏桀王

◎西元前一八一八 ~ 一七六六年

姓姒,名癸。夏朝末代昏君,身材高大,孔武有力,但嗜酒好色。寵妹喜,廢朝政。為取妹喜歡心,建造瑤臺,七寶所成,金碧輝煌。樹掛肉脯,地掘酒池,美女遊戲其間,仰可食肉,俯可飲酒,朝夕溺於酒色。忠臣諫曰:「好色為亡國之基。」桀曰:「朕聞庶民,男分女歸,暖衣飽食,出入共車,夫婦相隨。朕為一國之君,與妹喜共樂,何好色之有?」自命猶如紅太陽。故民謠曰:「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後被成湯所滅,放於南巢,自焚而死。

評曰

國家將興 必有禎祥 國運將終 妖孽獗猖
桀寵妹喜 不理朝綱 荒婬無度 導致滅亡

又說偈曰

昏君喪國夏桀皇 流連忘返醉夢鄉
雖有膂力難施展 卻無智慧理朝綱
肉林酒池常遊戲 瑤臺歌舞忘日時
禹王傳子家天下 至此江山一旦亡

白話解

今天講中國第一個昏君。為什麼叫昏君?因為他貴為天子,應該是富有四海,宗廟饗之,子孫保之。可是這個昏君雖然富有四海,也不富有四海;貴為天子,也不是天子;宗廟也不能饗,子孫也不能保了。為什麼?因為他昏昧,不明白天下是「有德者居之,無德者失之」──有德行,天予人歸;無德行,天不予,人不歸,就會把江山失去了。

夏桀王姓姒,名癸。這個癸字是「壬癸水」的癸,把癸字下邊那個「天」字拿去,媄銗[一個「示」字,就是「祭」字。這個名字就已經不太好了,若從壬癸水來講,壬水是陽水,癸水是陰水,所以他雖然孔武有力,可是沒有什麼學問,身體很高大,像隻笨牛;牛是孔武有力的,身體也很大,但是很笨的。

他做皇帝的時候,把國家大事置諸腦後,只貪吃喝玩樂,儘量享受,不理朝政,荒婬無度,又寵妹喜。所以說女人是禍水,傾國傾城。不單女人是禍水,男人也是禍水;若單說女人是禍水,現代講女權的人又會說偏心了,所以我說男人也是禍水,這個禍水是兩方面的。女人在這方面亂七八糟,假如男人不亂七八糟,也不能成為禍水,這都是兩人合作,才會有這些問題發生。據說妹喜雖然很美麗,卻一天到晚沒有笑容,只有在聽見裂帛之聲,才露出笑容;裂帛就是把絲綢用手一撕,她一聽見這個聲音就歡喜了;所以夏桀就下令每天不計其數的搬布帛來撕給妹喜聽,以贏得她的一笑。

講到這個地方,我想起我東北那個地方有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是真的,是個害人的故事。東北有個多歡站,多歡站離我住的地方大約有十八里路;那兒有個明五爺。明五爺的錢不知有多少,從北京到他家大約有一千五百里路,以前是坐馬車,不像現在有汽車、巴士、火車、飛機,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從北京到他家一千五百里路,他這一路走,不用喝旁人的井水,一路上到處都喝他自己井堛漱禲A一路上都是他的土地。你想這有多少個村莊、有多少井?這錢有多少!

他怎樣發的財呢?東北出產人蔘,人蔘七兩為蔘,八兩為寶──八兩以上就是寶了。他和一個結拜的兄弟到山上去放山,放山就是拿著一支鎖龍棍,鎖龍棍上頭不知放上多少青錢,一看見人蔘就叫:「棒槌!」人蔘就叫棒槌,你要是不叫,這個人蔘就會藏起來;你這一叫,就好像念個咒,把它的神通變化給制住了,它就變不了。所以放山的人都懂,拿著鎖龍棍,一看見人蔘,就把鎖龍棍往地上這麼一咚,大叫:「棒槌!」大家就往那地方注意一看,它就跑不了。據說你要是不這麼叫一聲,它就會跑了,你就抓不住它了,尤其是寶。

他和他這個結拜兄弟兩個人放山,放了幾年,有一回就放到山了。這回挖出來,真是寶;七兩為蔘,八兩為寶,這個恐怕比十六兩(一斤)都多。他一看,這是很值錢的東西,如果我分給他一份,那我得到的不是少了嗎?於是兩個人走走路,走到一個危險的山澗,他一掌就把這個結拜兄弟推下山澗去,粉身碎骨。所以他得到這個寶,是用一條人命換來的,可是這條人命不是自願的,所以這媕Y就有一股怨氣。

他拿著這個蔘,要過山海關去進寶給皇帝;可是如果到了山海關,關口檢查,恐怕就給沒收了,進不到皇帝那兒;於是他就想個法子。想什麼法子呢?買了一口棺材,把這人蔘放到棺材媕Y,說是往回運靈,運他父親的屍首。到了山海關那兒,大概檢查的也很嚴,就說:「是屍首我們也要看一看。」他嚇得很厲害,這時候戰戰兢兢的。人家把棺材蓋打開了,你猜怎麼樣?這人蔘果然變成一個白鬍子的老頭,躺在棺材堙F就這麼妙!因為它是寶嘛,他想它是什麼,它就是什麼。這就混進去了。

到了皇帝那兒,進貢給皇帝,皇帝就問他:「你這個寶要多少錢?」這個東西是無價寶,當時他也不知道要說多少價錢好;於是他沒有辦法,就躺到地下,皇帝就說:「喔!你是要一躺啊!」於是就把倉庫打開,銀子往外一躺,躺出的銀子都是他的,躺不出來的都是皇帝的。這一躺不知有多少,於是他就拿這銀子一路買地;所以由北京到他家,一路的地都是他的,沒有旁人的地,多少錢他都買。錢多了,他就變成明五爺了。

明五爺造宅子,他造的宅子一進一進有五進那麼多;東北古老的造法,造房子都有柱腳石,你猜他用什麼做柱腳石?就用銀子,銀子把疊寶,用一塊一塊的銀子,來做房子的柱腳石。造磚,每一個磚底下有四塊大錢,在前清的時候銅錢都是很值錢的;就這麼造,這就表示他豪華富貴。等到造的差不多了,他的太太有孕快生產了,他就看見他一掌推到山澗堛熊疵竷S弟從門口進來了。他拿著大菸袋在那兒抽,一看這個兄弟來了,這回他知道壞了,就出去迎接,出去到院子堣@看,不見了、沒有了!

結果怎樣呢?後邊他的太太就生了小孩,工人來報說:「老爺大喜了!生了一個少爺。」他就知道了:「喔!這是來討債了!」他知道這是他的結拜兄弟來托生了,但是也沒法子,也不能把他弄死,就養他。這小孩子一生出來就哭,哭個不停;只願意聽什麼呢?只願意聽東西打爛的聲音,譬如碗一落,啪啦、啪啦都打爛了,他就哈哈笑,不哭了。不論什麼東西壞了他就笑,不壞他就哭,有生以來就是這樣,好像妹喜歡喜聽裂帛之聲一樣。這都是有因果冤業在媕Y,所以才這樣!妹喜大概也是來向夏桀王報仇的,夏桀王也很認帳的,乖乖的就還帳,所以就這樣。

明五爺這個兒子叫什麼呢?叫三成,意思就是叫他只要回三成債務就好;以後三成長大就賭錢、抽鴉片菸。賭錢要壓寶,他一下子就壓幾個井;一個井是一條村,幾個井就是幾條村,就這麼賭。賭的時候,他在那兒抽鴉片菸,也不看;人家說:「三爺啊!你輸了。」他說:「好好好!好好好!」人家說:「三爺,你這回贏了。」「他媽的!贏了幹什麼!」就這個樣子,你看這不是敗家子是幹什麼的?

由這個就見出因果報應是絲毫不爽的,誰幫著誰,誰破壞誰,都有一定的。好像我這麼一個很沒有用的人,你們大家都來幫助這個沒有用的人;又有的人說喜歡聽我講話,其實我講的,真是白水燉白菜,淡而無味的,你們願意聽我講的,都上當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你們可以說都是來還我的債,大概我以前都給過你們好東西吃,說:「你們不要挑食。」所以我講法,不管好不好,你們都還在這兒耐心的聽著。

夏桀王就因為短妹喜的債,所以方才門老居士不是說:「妹喜是陰金,夏桀王是陰木,金剋木。」你看,這麼久了,幾千年以前的事情,她也還如見其肺肝然,還知道他是「金剋木,不發富」,所以連做天子的都窮了。這就因為他寵妹喜,不理朝政。為了博取妹喜歡心,就建造了金碧輝煌的七寶瑤臺;又在樹上掛了肉乾,在地上掘了酒池,讓美女遊戲其間,這樣頭一抬就可食肉,身一俯又可飲酒,他就這麼朝夕溺於酒色,天天荒婬無道,在那兒那麼搞。

當時也有忠臣勸諫他,說酒色是喪身亡國的一種行為;他也很聰明的,說:「我聽說一般百姓,男的有其本份,女的有其歸宿,暖衣飽食,出入同一部車,夫婦相隨。我只是和妹喜,也不是太多的女人,這有什麼荒婬?喝點酒算什麼?」就這麼狡辯。還自命猶如紅太陽,所以當時就有這樣的民謠:「這個太陽什麼時候衰亡呢﹖我們都願意與你同歸於盡。」結果亡於商湯。

商湯名叫履,他是以天下為己任的,就取而代之,他把夏桀王流放到南巢,結果夏桀王就在那兒自焚而死。所以頭先我說他和那個越南和尚差不多,那個和尚也是自焚而死;可是那是個和尚,夏桀是個皇帝,比較起來,皇帝的身份應該是重一點。那個和尚死了,以後就害了很多和尚也跟著自焚而死,這大概都是共業吧?共業所感!

評曰

國家將興,必有禎祥:國家將要興盛的時候,就會有種種的祥瑞之相。禎祥就是瑞相,譬如古秀雙合、鳳凰來朝等。

國運將終,妖孽獗猖:國運將要沒有的時候,妖孽就都現前了,不是這個妖孽來,就是那個妖孽現。

桀寵妹喜,不理朝綱:他寵愛妹喜,不理國家大事。

荒婬無度,導致滅亡:因為荒婬無度,所以導致滅亡,自焚而死。

又說偈曰

昏君喪國夏桀皇,流連忘返醉夢鄉:從流下而忘返謂之流,從流上而忘返謂之連;從受無厭謂之荒,樂久無厭謂之亡。忘返就是不知道要回來,天天都喝得醉醺醺的。

雖有膂力難施展,卻無智慧理朝綱:他雖然那麼高大,那麼有力量,也沒有發展力量的用處,也沒有智慧處理朝廷綱紀、國家大事。

肉林酒池常遊戲,瑤臺歌舞忘日時:他樹掛肉脯,地掘酒池,用七寶建造瑤臺,金碧輝煌,在那奡N只知道玩,已經是哪一天,哪一個時候,他都忘了。

禹王傳子家天下,至此江山一旦亡:夏禹王傳位給兒子啟,夏禹王是個明君,可是傳到夏桀王這兒就終了,在他這兒就都給敗了。這可以說是個敗家子,把江山都敗了。


◎宣化上人講述於一九八七年九月十八日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