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冊•Volume 3

宣化老和尚追思紀念專集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宣化老和尚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中文 Chinese 英文 English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緬懷上人

◎釋痡I

上人宣佈: 我就要離開你們了!

一九九三年中國的新年,上人來到了金山寺,景象呈現出一片喜悅及歡愉。信眾大批地湧到那兒道賀,每個人都興奮地頂禮上人,並聆聽他的開示。通常上人都在午齋後開示,那天,他沒留下隻字片語就走了。我們都很失望、傷心……。不一會兒,上人突然又回來了!我們大家都相當的開心,上人說:

我本來想要走的,可是你們很多人打了妄想,
所以我又回來了!

上人說得很生動,很高興。最後上人宣佈:

我就要離開你們了!

那句話令大家都難過了起來。上人預先告知他將離開這個世界,好讓我們做好準備。對於那些個還沒修菩薩行的人,要更加緊腳步。至於已經開悟者,則更要有毅力、勇氣及決心。

當我第一次到萬佛聖城時,看見山門漆著紅、黑兩種顏色,門的堶惘陷X棵大樹,看來是如此地祥和。我突然想起二十多年前,曾作過一個和此景類似畫面的夢,從此我開始對聖城產生了執著。雖然我不懂中文,而且只能講有限的英文,但我沒有任何的恐懼及勉強。當時就盼望著能在這所寺院發菩提心出家。上人的慈悲在這世上是稀有的,他用盡所有可能的方法度化眾生,不論他們是聰明還是愚笨,他的態度始終如—,平等對待。

一九九三年,信眾在長堤聖寺慶祝上人的生日。那一年惡劣的氣候使我病重,因心臟虛弱,所以就到長堤休養,我不能照顧自己,其他的比丘尼好心地看護我。我們睡在樓下,上人就住在我們的樓上。一日,我夢見自己在喝一個小杯子媕Y的水,這杯子是肉桂殼做的,清水是如此的香甜。我環顧房間的四周,除了上人外,沒有其他的人,他坐在桌子的另一頭,而我則是在靠近桌子的中間。此後,我的健康改善了,變的比生病前更加強壯,而且可以處理更多的法務。

我不斷地想著上人對我們宣佈的事情,並且擔心著上人入滅那天的到來,整個世界會面臨更多的災難,人們會更加地煩惱。我們即將失去一位大導師、大慈父,他等慈一切、不分國籍、階層、宗教、職業、貧賤。

上人生病時,我很傷心。一天夜裡,我夢見自己站在聖城前,上人騎在自行車上從廟裡頭向我這邊騎來。他看起來健康又活潑。穿過山門時,上人停住了,他從車上下來,和一個在山門工作的男子講話,我從没見過上人騎腳踏車的樣子。看見他騎車,意味著他想讓我們知道,他還很健康,還能正常地工作,好像一點病也沒有。但他示現病容來教化我們,是要提醒我們,要我們去認識生命中生、老、病、死這四個階段的無常,上人要我們自己從病苦中解脫出來,然後成佛。他為我們承受病痛和苦難,因為人們仍然有病,上人也就示疾來拯救我們的靈魂。我把夢境告訴一位比丘尼,那比丘尼去問上人,上人答說我們這樣解釋是對的。

大約六、七年前,有位美籍男士和他一個三歲大可愛的兒子來到聖城,他要求我幫他兒子向上人求皈依。結束後,他向我道謝,而且很興奮,他對我解釋他兒子的法名之意義,我對他說:「你兒子很幸運,他才三歲就皈依了上人。」他微笑著。之後,我又在聖城看見他與他妻子及兒子,他太太很高興看見我,她只不過初次見我面,說話的口氣卻很友善,好像我們認識很久似的。她說她兒子每晚臨睡前,都會念幾十聲「南無佛」,接著又念「南無師父」。在一個彌陀法會的午供,我見到這位美國男子跪在上人面前念懺悔文,他邊念邊哭。之後他告訴我,說他兒子以前很難管教,所以他失手就把他打死了。他很害怕,就對著上人禱告,上人當時並不在場,可是他的兒子卻奇跡似的活過來。就從那時起,我才徹底了解,他這樣誠心地要他兒子皈依的理由,原來上人救了他兒子一命。

曾經一次我非常傷心,看見我的一個孩子耽染世樂而不想修行,想隔天向上人請求讓我到台灣,好遠離我的孩子,看看他們會不會醒悟。當晚在夢裡,上人來到我站的地方,我抓著他的手臂進入一間小屋子,上人從口袋裡拿出一支鑰匙,開了門。我看見入口處有一些垃圾,屋內昏暗沒有光線,我一直抓住上人的手。我看見地上有個小罐子,怕上人絆倒,於是我用力一踢,就醒過來了。屋前有著垃圾的小暗房,代表這個世俗,比起廣大、明亮而又祥和的涅槃境界,它既渺小且骯髒,上人曾說過:

在聖城的出家人,從過去世幾個大劫以來,一直都是這個樣子,不光只是這一劫而已。那些一起在道場打坐的人,累劫以來都見過面的。

意思是說我們不論是出家、在家者,都已追隨上人好多個大劫了。我們發願跟隨上人,幫他弘揚佛法,救度眾生。那是上人帶領我們進入這個世界(小屋子)的原因。而用鑰匙開門,意味著上人打開了佛道;抓著上人的手,代表發願幫助上人,舉凡講經、譯經、教書、辦公室行政工作、廚房煮飯、乃至園藝等工作,都是為了弘揚佛法,救度眾生。任何一種工作都可視為一種菩薩行。當我醒來後,我不想去台灣,也不再傷心了。

上人入滅後,在四十九日法會前的一天,我夢見長堤聖寺,左邊有三面旗子在空中飄揚,周圍有花邊圍繞著。兩邊的旗子是淡紅色,有著紫蘿蘭色的帷幔;中間的一面是淡黄色,有著一張上人著深黄色袍的法相,上人臉上帶著愉快慈悲的笑容,脖子上掛著念珠,並没有圍上黑色的圍巾。看到上人愉快的微笑,好像有種祥瑞的徵兆,大概是上人預見到他的弟子將來會結合起來,繼續他未完成的佛事和弘揚佛法。此時此刻,上人雖已入滅,我們仍舊有佛法及六大宗旨,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語,可以依著來發菩提心。

常樂觀寂滅  一相無有二  其心不增減  現無量神力

──《大方廣佛華嚴經》〈光明覺品第九〉

▲Top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