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冊•Volume 3

宣化老和尚追思紀念專集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宣化老和尚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中文 Chinese 英文 English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緣在聖城──售屋奇遇記
賣房子畢竟是大事,我的內心深處要經過極大的掙扎。

◎陳果珠

我是從臺灣來的,現住聖城,我不敢說是跟大家講法,不過跟了上人後,多少也有些許的心得和感應。我把最近一次賣房子的事情告訴各位,因為我的房子在短短一個月之內,賣了三次,而且三次都成交,現在我說出來與大家分享分享。

前一陣子,臺灣局勢不太安定,在這之前好像就有一股力量要我來聖城,但是賣房子畢竟是大事,我的內心深處要經過極大的掙扎,後來經家庭數次會議,家人一致決定:「如果房子賣了,小孩和我可以去聖城;賣不出去,就照原來的日子過活。」當時臺灣的房地產非常不景氣,尤其受中共試射飛彈的影響,大家存觀望的態度,沒有人敢買房子。許多大房地產公司,每月的成交量幾乎等於零,尤其我住的地方──臺中,空屋的比率佔全省第一位。家人所以會答應賣房子,是認為根本賣不出去,所謂答應不過滿我一個願而已。

去年十一月,忙完了上人的追思法會後,回到家堮鄐W放了一張名片,兒子說是來看房子的,我看了名片後告訴兒子這個人可能會買。我是開價六百六十萬元,他希望以六百萬元成交,我一口氣答應下來。在他認為我是怕房子賣不出去,才以這麼低的價錢出售,而我認為這個人可能是師父帶來的,為避免橫生枝節,就很爽快答應,所以收了他二十多萬元的訂金(這是第一位買房子的人,姓李)。

第三天,隔壁的鄰居帶了他的朋友來,說中意我的房子很久了,他們希望以六百三十八萬元來買這個房子。在這之前,我發覺第一個買主──李先生──看我不懂,所以在簽約時,佔我很多便宜,我發覺後,找他商量,他吃定我認為約都簽了,妳拿我沒辦法,誰叫妳當初不懂,不看好,再簽約。那時我告訴他:「……也許會因為這樣,我會賠你二十萬而不賣你房子。」(所謂賠二十萬,就是收訂金二十萬,如果毀約就必須賠二十萬。)

我與第二個買主莊先生很快簽了約,簽約前我跟上人說:「上人!第二個買主與第一個買主兩人相差出價三十八萬,扣掉被罰二十萬,扣掉仲介費二萬,還多十六萬,如果成交多出的十六萬,我悉數捐出。」所以前後三天這個房子就賣了二次。但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正在莊先生付我訂金時,他的大兒子匆匆跑來說:「爸爸,妹妹被汽車撞了,現在送去醫院中。」所以他們一付完訂金二十萬,馬上趕去醫院。第二天一早我掛電話問他女兒傷得如何?他說只輕微的腦震盪,幾天後即可出院,我才寬心。我告訴莊先生說:「臺灣人有一種禁忌,買賣屋時,家中有人出意外,代表不吉祥,你要不要考慮看看,如果想解,錢可以還你。」莊先生說:「沒那回事,我女兒撞車是一回事,我買房子是一回事,我這人最不信邪,這屋子我買定了。」

五天後,記得那天是禮拜四,是十月八日佛入涅槃日,那天作的功德比平常作的功德,勝過十倍、十百倍、十千倍,所以我希望以這多出的十六萬,做他們全家人的功德,希望他們入我家後都能平安順暢。我掛個電話給莊先生,他爸爸接的,說:「他不在!」「他去哪堙H」「去市場殺雞做生意。」我想這一下完了,我竟然賣給一個殺雞的,本來我一直不懂,為什麼他買我房子的同時,他女兒會出車禍,現在我才恍然大悟。

那天下午,莊先生回了電話,我再確認是否買這個房子,他的回答仍然是肯定的,並又托人送來二十萬,所以我以他們全家的名字作功德,寄了十六萬元出去。星期天晚上,我們約好付尾款,但是那天我心奡N是不安,所以留在家婸w《楞嚴經》。下午四點多,莊先生托人打電話來,說不能來付款,他大兒子又出了車禍,腿撞斷了,現在趕去醫院中。

第二天一早,莊先生三兄弟一起來說,他們非常遺憾不能買我的房子,接連著兩起車禍,讓他們不得不考慮放棄購買此屋的念頭,並希望我能還他們訂金二十萬,我答應了。

離開時,他們告訴我:「這個房子沒有福德的人,住不起!當簽約時,妳說妳們家都是阿彌陀佛時,我嚇一跳,心想『我是殺雞的,可以住嗎?』結果還是進不了你家門。」那時我真是謝謝他們,不但沒怪罪我家不好,反而怪自己是殺雞的。

但是這一下可好了,一邊是自己毀約付了二十萬給對方,一邊是不但訂金要還人家,還替他們作了功德,現在兩邊都落空,還淨賠三十六萬,房子卻擱在那堙A我知道這是一場考驗,我想如果我沒有做錯的話,應該還會有人來買房子。

兩個禮拜後,一個晚上,第一個買主打電話來,問我房子賣了沒?我告訴她出一點狀況,所以沒賣成。她笑了,她說昨晚她家的土地公告訴她,屋子沒賣成,叫她趕快來買,她認為不可能,所以來電問我看看,才知道土地公告訴她是真的。不過李太太因價錢的關係,仍然沒有成交。

李太太來電話的第二天,有個學佛的師姊帶了一個朋友來看房子,一個小時內,以六百五十二萬元成交,當場付了訂金。至此,房子的處理總算告了一個段落,我也把多出的錢全部捐出去了。一個禮拜後,第一個買主李太太又打電話來說要買,我告訴她已沒機會了。朋友說:「妳好厲害,房子這麼不景氣,妳竟可以在短短一個月內賣三次,而且一次比一次的價錢好。」我說:「不是我厲害,上人厲害,佛菩薩厲害。」

這埵酗@個巧合,第一位買主,家的住址是一○八號,雖然買了但是沒有成,第三位買主的介紹人,也就是學佛的那位師姊家住址也是一○八號,而我們長串佛珠是一○八顆,所以,當第一位買主給名片時,我說可能會成交,就是這個緣故。

我有一個很小的佛具店,是爸爸那一代跟房東租的,前後四十幾年,地點非常好,但就在第三次房屋成交的第二天,房東希望結束租期,我知道這一切都是上人的安排,所以毅然決然的把店關掉,結束了經營多年的佛具店生意。

東勢有一位師兄問我:「聽說妳房子賣了,而且賣得很順,妳還說是上人幫妳的,上人怎麼幫妳呢?」旁邊一位師姊接口說:「唉呀!你不知道的,她有多發心你知道嗎?」其實不是發心不發心的問題,我只知道只要上人這邊有事情時,我一定用我的心,盡所有的力量把它做好,其他的事就交給上人,上人自會安排好好的。如果你也這麼做,有一天你會發覺你也會跟我一樣充滿法喜,其樂無窮。

▲Top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