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冊•Volume 3

宣化老和尚追思紀念專集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宣化老和尚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中文 Chinese 英文 English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慈悲父
上人是一個以身作則、慈祥的長者,
凡事以身作則,身教重於言教。

◎陳秀菁

所謂「有眼不識盧舍那,有耳不聞圓頓教。」不知是福薄緣淺,或是業重障深,上人幾次返臺弘法都因故不能前往拜見,聆聽法音,和宣公上人始終緣慳一面,此一大憾事也。

學佛十餘年,哪裡有講經或法會;就往哪裡跑,打了十餘年的游擊。在接觸法界佛教印經會(以下簡稱法界)前,對上人的事蹟略有所聞,知道上人是位旅美得道高僧,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常有信眾前往要求加持。舉凡各種疑難雜症,也都不藥而癒,這是接觸法界前對上人的所知所聞。因緣際會得以進入法界,得知法界為美國法界佛教總會在臺灣的分支道場,負責弘揚宣公上人的法音與經書之流通,使其法音遍佈世界各地。對法界的第一印象是,簡單而不失莊嚴,法師行佛制:「衣不離體,日中一食,夜不倒單。」為一清淨道場,更是修福修慧的好地方。到法界後,常利用假日前往參加法會共修或當義工,對佛法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在一九九四年時,得知要恭請上人返臺舉辦護國息災大法會的消息後,終於可以見到上人了,那時心裡很高興,認為機不可失,這次無論如何一定要去見上人,心裡這麼盤算著。但是,經過幾次開會後,得知上人不能返臺,希望落了空,心裡感到很失望。就自我安慰地想:「這次見不著就等下次;再不然,反正上人在美國,去美國不就看得見了。」想到這裡,心裡就釋懷了些。抱著一絲希望渴望得見上人,這是那時候的心境。

對上人的法有較深入的了解,是始於一九九四年,當時在法界參與電腦中文輸入,有《妙法蓮華經淺釋》、《大方廣佛華嚴經經疏淺釋》。所謂「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因為中文輸入工作的緣故,有幸得聞上人所說的無上甚深微妙法,這是最大的收獲。有道是「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感謝諸佛菩薩慈悲加護,今生得獲人身,得聞佛法,得遇明眼善知識,得以一償夙願。

上人很重視講經說法,其所講的都是大部的經典,都是大乘的經典,成佛的經典。《華嚴經》、《妙法蓮華經》、《楞嚴經》,乃至於〈楞嚴咒〉,都是到法界後才有機會研讀。在此之前,經是經,咒是咒。生平第一次持〈楞嚴咒〉、誦《華嚴經》是在一九九五年,法界連續幾星期的持誦〈楞嚴咒〉與《華嚴經》,請明眼善知識常住於世。那時持誦得法喜充滿,天真地以為如此可以使上人的身體好轉。現在回想起來,以上人的修持又何須我們誦什麼給他,那不過是給眾生種成佛的因。

對於上人圓寂的消息,有的人說是入定,有的人以為是上人在考驗弟子們,眾說云云,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替眾生扛太多的業力而走的。記得上人說:

人家一天吃三餐,活五十歲;
我們一天吃一 餐,可以活一百五十歲。

言猶在耳,卻不得不面對此一殘酷的事實。要大家持〈楞嚴咒〉,是因為只要世上有人會背誦〈楞嚴咒〉,妖魔鬼怪就不敢亂來,天地就增加一分正氣,又可以化暴戾之氣為祥和。《華嚴經》是經王之王,誦《華嚴經》可以對治我們的習氣毛病,種成佛的因。上人之用心良苦,又豈是眾生所能領悟!

上人講經說法深入淺出,生動活潑,對於人性之剖析是一針見血。對於講經說法人才的培養,更是不遺餘力,他說:

只要有一口氣在,就要講經說法。

足見其為法忘軀的精神。

記得在一九九四年,要在四、五天內打完十篇《華嚴經疏》稿件(平時上班利用空餘時間打,大概二天打一篇),好讓法師帶回美國。十篇稿件要在短時間內趕完,確有困難,只能儘量趕,能打幾篇是幾篇。在那四天中,從早打到晚,孩子的中餐、晚餐皆由其父代勞,就這麼樣趕著,皇天不負苦心人,總算如期完成,就興沖沖地將打完的磁片送到法界,一如往常般的先禮佛,就在第三拜將起身時,看見上人兩眼炯炯有神開心地笑著,突如其來楞住了,卻也更堅定信念,決心要把《華嚴經疏》完成。再者,左手腕上突出的骨頭也不知道何時變平了,我想這大概是上人慈悲加護的力量吧!記得上人曾說:

有誠心就可以看得見你想看的。

這佛教就講的一個「誠心」,心誠則靈,心誠則自然感應道交。未能皈依上人,一大憾事也,不免耿耿於懷,久久不能釋懷。但見上人在《華嚴經疏》上說:

皈依,只要一次就可以。有的法師為了怕信 徒跑了,供養少了,所以都不據實以告。皈依 兩次、三次那是佛教的敗類。

心裡釋然得到解脫。上人慈悲愍念眾生的精神,由此可見一斑。上人不貪圖名聞利養,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語,六大宗旨更是為人所津津樂道。

在打稿件時,常聽上人叫果寧、果護、果修、果地……那時只知道皈依上人的弟子法名是果字輩,直覺地以為「果」字是在家居士,「琚v字是上人的出家弟子。所以,由字裡行間看見上人都是叫果什麼的,而不是琱偵簹滿A心裡不免納悶;「為什麼上人都是叫果什麼的,而不是琱偵簹滿A難道上人的身旁都是在家居士嗎?」一肚狐疑又得不到解答,納悶不已,如此日復一日,總見上人這麼叫著,終於忍不住問同修,同修也說不知道。就在幾天後,有一天打字打到上人說:

果什麼是皈依時取的法名,出家後又取個別號叫,琱偵簹滿C

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哦,陰霾一掃而空,心裡頓時欣喜若狂,久久不能自己,那時第一個感覺就是:「上人真是太厲害了,我心裡在想什麼他都知道。」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對上人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這就好像佛對眾生說法,眾生總以為佛是對自己講的一樣,我亦如是。雖知上人不是針對我講的,但當時的感覺卻好像是針對我講的。套句上人的話:

我是一個很愚癡的人!

由講經的稿件中,得知上人是一個以身作則、慈祥的長者,凡事以身作則,身教重於言教。例如在東北時,參加道德會,那時的物質不是很豐裕,吃馬鈴薯時,上人叫大家要連皮一起吃下去,很多人偷偷地把皮吐掉,上人知道後也不多說,就將丟棄的馬鈴薯皮撿起來吃,那些人看了都很難為情,也就不敢再扔掉皮了。上人闡述佛法,為將正法發揚光大,敢說真話,不怕得罪人,不怕斷了財源,不怕沒人供養。上人說:

我最瞧不起有錢的人!

聽了不禁為其捏把冷汗。有錢者財神也,人人爭相巴結惟恐不及,又豈敢輕易罪之,其氣節乃現。上人又說:

萬佛聖城有很多博士、碩士、學士,
而我是無士。

我倒覺得上人的學問高深,見識廣博,由自性所流露出來的智慧光更是無與倫比。譬如《妙法蓮華經》的「蓮華」二字,「華」通「花」,「蓮華」是譬喻,以蓮花作譬喻。為什麼取蓮花為喻?一般人一定以為蓮花出污泥而不染,所以殊貴,故而雀屏中選。上人卻有其獨到的見解,上人說:

蓮花是花果同時,花開就蓮現,花落蓮成。」根在泥土表示一般凡夫,花梗表示二乘。凡夫著到「有」上,所以在泥土裡,這就譬喻「有」,凡夫著於「有」。二乘就著到「空」上,所以這個莖在水裡面,這表示「空」。蓮花超出空、有,表示是一種中道了義,既不落於空,又不落於有,就是中道、了義。而花果同時表示因果不二,因也就是果,果也就是因,如是因,如是果。因是種佛的因,果就成了佛果,花果同時也表示開「權」顯「實」。這花又有種種不同,有「謊花無果」──外道、「一花多果」──凡夫、「多花一果」──聲聞乘、「一花一果」──緣覺乘、「先果後花」──初果須陀洹、「先花後果」──菩薩乘。這種種花都不能比喻這個妙法,唯獨蓮花是有花有果,花果同時,這表示「即實即權」,「為實施權,開權顯實」。

這種精譬獨到的見解更是前所未見。上人自性所流露出來的智慧光是這麼的朗朗明淨,不禁令人嘖嘖稱奇,嘆為觀止。

欲續佛慧命,必須法輪常轉,而法賴僧傳,故上人非常重視僧伽的素質與培養,教育人才,使之成為有用的人。雖然上人的色身不在,但其法身是盡虛空、遍法界,無所不在的,法師們就像是上人的化身。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在緬懷師恩之餘,要依法不依人,更要迴光返照,返本還原,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上人說:

有大智慧,才不會做糊塗事。
不要懵懂傳懵懂,一傳兩不懂,
師父下地獄,弟子向裡拱。

但願眾生能依止善道,了生脫死,早證菩提,龍華三會再相逢。

或見師子吼  殊勝無比身  示現最後生  所說無非實

──《大方廣佛華嚴經》〈光明覺品第九〉

▲Top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