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良小學•培德中學 創校三十週年特刊
Instilling Goodness & Developing Virtue Schools’ 30th Anniversary

一個名叫春風的家 A Family Called Spring Breeze

A Home Called Spring Breeze

中文 Chinese 英文 English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第五單元 迴響

 

一次美好的經驗

凱西•戴維森(Kathy Davidson)•美國籍
瑜珈日報(Ukiah Daily Journal)記者 
二OO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刊於瑜珈市日報社會版

最近我母親受邀參加萬佛聖城的敬老節。之前,我曾聽對此活動印象深刻的朋友稍微提過,因此我就期待著有個美好的經驗。顯然,我是低估了這個活動的衝擊力。

早晨九點,我們走進大廳,幾位穿著高雅制服的女校學生迎接我們,非常有禮貌地問取我們的姓名,從名單上找出名字,然後帶領我們到座位上。看到青少年如此地有禮、溫順及純潔,實在令人開心。

處處都有活動,室內充滿了素食的香氣,廚房工作人員正忙碌地準備著約五百位客人的飲食。學生們表演了一些中國國樂節目,是由培德中學男女校學生分別演奏的。

從幼稚園到青少年的學生都表演節目。有些小孩們吹八孔笛子。有個棒極了的亞歷漢佐•葛西亞,只有六歲,卻演奏威瓦第的C小調協奏曲第三樂章,很不容易的曲子,他演奏得像個大人似的;至今我還是無法相信,我所聽到的,是來自這麼小的孩子。

少女們穿上傳統服飾,表演傳統舞蹈:天女散花、越南功夫舞和鈴鼓舞,風格色彩都很鮮明。這些少女也朗誦古代先賢們所留傳下來的詩歌。她們不單是在表演及活動,而且獨特地展現出她們的祖先們是如何地影響她們的生命。

接著開飯了,天哪!真棒!我們不是排自助餐的長龍,而是由學生、家長及教職員們端著大盤大盤的食物上桌。我相信大約有十到十二道菜,從湯到甜點,全是素食。食物不斷地上來,真難想像他們怎麼能如此快速地供應食物給這麼龐大的群眾。

我發覺由出家人引領的佛教儀式及唱誦,充滿了靈性。臨齋儀的唱誦,有中文及英文,確實優美極了。雖然我的信仰完全不同,但我對此感到全然舒適,也感受到了它的靈性。

午飯後,有十到十五位,年齡十三至十八歲的中學男孩們表演舞龍。這是課外活動,男生們非常喜愛。當他們用長棍子高舉過頭,來支撐約四十到五十呎長的巨龍,需要很強大的運動力及耐力。彩色的龍不斷地扭曲、翻轉、繞圈,男生們不時在龍身的圈子中跳入跳出,令人嘆為觀止。

幾個節目後,壓軸的舞獅出場了。

由兩位男生搭配,在後的約六呎多高,在前的約矮個四到五吋。他們披戴著大件壯腳巨頭的紅獅裝,獅頭的眉毛、眼睛、耳朵、嘴巴,都可以自由活動來豐富表情。這隻獅子趾高氣昂!牠怒眼瞪視觀眾,眨著眼睛,在觀眾面前搖頭晃腦,闊步、站立、蹲臥,接著跳上高度不等的木樁,有些甚至離地高達四呎。牠可以從一對樁上作九十度大轉彎,跳到另一對矮一點的樁上。有時後面的男生會把那個較小的男生高舉過頭,以便獅子站得高高的;或者把他整個撲倒,好讓獅子伏臥。這簡直是無法形容,太壯觀了。

接著,你才認為要結束了,第二隻金色獅子卻出場了,二獅共舞,把全場觀眾都掌控住了。舞獅所需求的體力,是很難描述的。穿著僧袍的指導老師緊觀每一個動作,按照次第指引表演的男生們。實在要讚歎老師和學生們之間天衣無縫的配合,才能呈現出如此毫無瑕疵的優美動作。

當節慶時,舞獅團會在學校出現,他們並曾在最近的舞蹈慶典中,在曼都仙諾大學表演。如果你有機會看到他們…,趕快去!他們的活力四溢,他們保存祖傳舞藝的精神,實在令人推崇。

結束時,每位年滿六十歲的老人,都獲贈一朵漂亮盛開的紙蓮花,這是個持久而有形的記憶表徵,可以讓我們帶回家去,好記著這充滿歡樂的一天。

萬佛聖城已經成為我們社區真正的新成員。他們提供學生們優良的教育環境,教導仁慈、尊重、信實、公平、廉潔及謙遜的品德。從活動中,我看出了這些品德,也會永遠珍惜這份記憶。他們將會在春季再表演一場,只不過下回是懷少節──顯然是要向年齡與老人正好相反的一群兒童們致意。

我由衷地感謝萬佛聖城,以它的學校及敬老活動,對我們社區做出持續貢獻。蓮花,我通常用來做為專欄的結尾標誌,對此篇文章則有特別的意義。請記得:蓮花出淤泥而成長。

孩子的天堂——夏令營活動報導

金剛菩提海雜誌社提供
二OO六年「愛護地球」夏令營報導

今年的女童夏令營充滿藝術氣息以及美勞,包括資源回收作品、棉被被面設計、烹飪,以及十分叫座的蔡老師的美術課。另一門美術課是由近育師開班,她也教中國書法和繪畫課,廣受歡迎。培德中學女校校友顏芝安教七到九年級學生戲劇課程和多元文化音樂課。依莎貝拉老師教三到六年級學生同樣的課程。三到六年級同學也在薛麗梅老師的課上聽故事、唱歌、摘水果、學舞蹈,還做了許多五彩繽紛的美勞作品。歐老師帶幼稚園班很開心!

全體夏令營同學都到萬佛聖城的有機農場去跟范親傑居士學習栽種,他們在土媦膜U的種子整齊有序的排列成行。此外大家也都到禪堂去上睇皎v的華嚴字母班,睇皎v還帶領做早課並介紹很多著名法師的生平故事。身兼家長的李親君居士,為幼稚園到二年級的小朋友編了一小段芭蕾舞,親自教導,讓小朋友們跳起來顯得典雅又可愛。近智師在夏令營的尾聲,特別帶學生們清晨時在萬佛聖城校園內漫步,討論環保議題,她也負責夏令營的協調聯繫工作,確保每一件事情順利進行。

夏令營的最後一天大家唱著不同宗教文化的歌曲,小朋友表演芭蕾舞、鈴鼓舞,學生們自編自演爆笑短劇。因為有許多人的投入,今年夏令營才能辦得有聲有色,感謝之聲不絕於耳。

由於男童夏令營的負責人恆聰師和凱樂門老師豐富的承辦經驗,課程的設計和生活的照顧,都令學生及家長相當滿意。因此學員中,不乏「三朝元老」的老面孔出現。

這次的主題是「愛護地球」,在清淨幽美的萬佛聖城,處處都以身教言教,乃至「無言之教」,教導這批未來的主人翁如何保護我們居住的環境。從不追逐動物、營養素食、資源回收、有機菜園到不浪費食物,在在顯示我們的教育注重實踐。

萬佛聖城處處都是培養孩子良好習性的地方。在沒有車馬喧囂的清新自然環境中,五至九歲的孩子進了禪堂,自動地把鞋子排得整整齊齊。齋堂裡,每天有輔導員教他們垃圾分類,並檢查是否已吃完所取的食物。有機菜園裡孩子們在大太陽下體驗了農夫的辛勞,也更懂得惜福的道理。

萬佛聖城夏令營的特色是佛法的薰陶。學生每天要參加上供及晚課,很多學生喜歡晚課的唱誦,他們覺得大眾一起念佛,氣氛非常祥和。打坐課讓這些蹦蹦跳跳的孩子們,學習到怎麼定下心來及盤腿打坐。恆順師的佛學和道德課,讓這些精力旺盛的孩子們安靜了下來,恭敬地洗耳傾聽。法師喜出望外的說:「他們很好耶!」

中文課則越來越受到學生的喜愛及家長的重視。從加拿大來的林鼎智興奮地說:「超多的故事,希望永遠都是中文課。」臺灣來的陳冠宇,居然也說中文課是他最喜歡的課。鄧德輝的父母在夏令營後特別表示,希望他們的兩個兒子都能到萬佛聖城學中文。

七日星期五晚上七點在道源堂的惜別晚會,老師、學生、家長們齊聚一堂。孩子們展現了在夏令營的學習成果,舞龍、舞獅、中文背誦,和最後精彩的幻燈秀,許多逗趣的畫面,大家忍不住開懷大笑。2006年的夏令營在歡樂中,畫下了美好的休止符,也留下了令大家難以忘懷的回憶。

送二姐去當義務老師

林秋敏•臺灣省
國中教師•任教於臺灣

一九九五年家媔i行了一場「大革命」,爸媽怎麼也想不透:二姐(近育師)竟要拋棄人人羨慕的「鐵飯碗」(教職),去美國萬佛聖城擔任義務教師。他們不能接受這等的瘋狂行為,擔心果真這樣,此後她怎麼生活。沒有錢怎麼做事?病了、老了怎麼辦?……一連串不解、一連串疑問,家堿O一片低氣壓籠罩,而我也不明白二姐為何選在這時,而不是退休後、生活有了保障才去。我不敢問,因為我怕自己說沒兩句就涕泗縱橫。於是找與二姐相熟的同事探詢,結果他們也不是很清楚。想著二姐可能遠行,我不禁悲從中來。原來姐妹平常雖不太談心事,但真要分離,而且是遙遠的美國,此後恐怕難得一見,心中真是萬分不捨啊!

二姐還是決定去美國看看,至於是否離職,等八月再說。希望長時間的冷靜、思考,雙方找到彼此能接受的方式;雖然我也擔心爸媽不能承受二姐的違逆,可是我覺得我們無權、也不能左右二姐的人生。

赴美前,在一次家庭的聚會中,我們也為將遠行的二姐餞別,我們要讓她知道弟妹都支持她,我們希望二姐去聖城看看,生活一段時日,如果真不喜歡那兒了,不要不敢回家。而我也想:姐弟六人在臺灣,父母不會乏人照顧,又每個人都有固定的職業,將來如果要多養、多照顧一個二姐有什麼困難呢?還是祝福代替傷感吧!何況二姐追求自己的人生,我好似也看到了她擁有樸實自在的生活遠景,這其實是教人欣羨的。難得有「心遠地自偏」的心境並力行,想想如果換成我,我又何嘗有此勇氣呢?

八月底,我接到一封轉交校長的辭職信,從此二姐就遠居美國了。往後一兩年,雖然二姐常告訴我們她很好,生活得很快樂,但有時我還是會想:如果二姐改變主意,回來了,又一時找不到工作,那麼就開安親班好了,以她的資歷、耐心,一定可以造福很多學童,當然我打的另一個主意是:如此一來,我家兩個寶貝更有福了,如果能由阿姨照顧,那我這個媽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可惜」我這個如意算盤打錯了,我的二姐不僅愛上了萬佛聖城,還「引誘」我也喜歡上聖城。一九九九年我帶了我的兒子到聖城一遊,看到一群無掛礙的修行者,無私的奉獻者,不禁肅然起敬,又領受聖城的寧靜、樸實、舒適,我真想問:我可不可以也來這堸琚H

後來二姐出家了,我沒有太多驚訝。反而佩服她這麼勇敢、堅毅,而且我覺得人生不要空留遺憾,做自己,過自己的人生是最幸福的。何況佛法的好,她也必然點滴在心頭了。特別的是:教育是她的專長、學佛是她的人生,能將佛的慈悲、智慧融入教育,這是何等神聖呀!

二姐一直是我的善知識、我的導師。過去幾年,我生活上的不如意,幸好有她的鼓勵、安慰,我方能由憤怒不平到現在的雲淡風輕。現在我也常告訴自己:困挫正是使人精進的大力量啊!我覺得我的二姐目前已造福很多人,而將來一定有更多人受惠,當然最大的受惠者必定是我,不管是教育學生或學習佛法,她都是我的活水源頭呀!

▲Top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