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良小學•培德中學 創校三十週年特刊
Instilling Goodness & Developing Virtue Schools’ 30th Anniversary

一個名叫春風的家 A Family Called Spring Breeze

A Home Called Spring Breeze

中文 Chinese 英文 English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第四單元 父母心

 

給孩子們的話──因為不完美,所以有改進

孫果秀•臺灣省
家長•曾任義務教師多年

你可曾看過常圓的月、長豔的花?你可曾聽過不靜的聲、不滅的響?就因為月缺花殘,你才有花好月圓的喜樂和期待;就因為聲止響絕,你才有尋聲逐響的欲望與跋涉。所以,我們才遇會到一起,共同來為未臻完美的育良小學、培德中學,打造我們的理想國。

猶記得當年,我扛著行李跨進我將待四年的學府大門時,我真的不知道該哭還是笑?這所新成立的師資培訓大學,竟然比我讀過的任何一所學校都簡陋,規模小得可憐,規矩卻多得嚇人。就好像讀軍校似的,宿舍的舍監都由教官擔任;我們一早在響亮的起床號中驚醒,十分鐘刷洗穿戴完畢,再把清一色雪白的被褥折成「豆腐干」。

此外,我們要穿制服,不可以塗脂抹粉、戴首飾──當然也不可以穿高跟鞋;而最可笑的是:男生留平頭,女生髮中分、長不過肩。對真正來求知識的學子,這或者還可以忍受;而師資的不足、出國十二年之後,當我初次返回臺灣時,竟驚喜地發現:我們頭兩屆的「苦難同胞們」,有很多人已在教育界頭角崢嶸,做了「年輕有為」的「長」字號人物;相對的,在設備優良、名師雲集的自由環境媥Е式u出師」的後期學弟、學妹們,就沒有這麼亮麗的成績了。這說明了甚麼?我們這些老學長異口同聲說:「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的確!嚴格的管理,建立了我們良好的道德意識;而苦難的磨鍊,鍛鍊出我們靈活的頭腦與能屈能伸的堅韌──這些便是永續生存的能力。

在貧乏的物質生活中,我們學會廢物利用,獲得了「無中生有」的創造力,與「自有化無」的承受力;在嚴格管理下,我們學得品性端正、處事柔韌而善於溝通;我們使年輕而缺乏經驗的幾位師長掏出教學熱忱,與壓箱底絕技;我們與寥寥可數的全校同學,建立了合作互助的革命情感──這些,使大家在畢業後仍如兄弟姐妹般互相扶持。我在萬佛聖城、在育良小學、培德中學,也看到同樣的特質與跡象;所以當你們有人因為學校或宿舍生活的不盡完美而失望、憤恨或哭泣時,我總想告訴你們我大學時期所見聞、經歷的一些又好笑又令人淚下的小插曲。

孩子們!這個社區、這所學校,凝聚的是 上人的慈悲、智慧,與所有師長的辛勤與關懷;它們已經給與你的,其實遠超過我在「高雄師範大學」所獲得的。千萬不要錯失了機會,入寶山而空手回啊!甚麼?你說這兒不是寶山,是冰山?你可知道?厚厚的寒冰底下,其實並不那麼冷。每件事可以有多重的角度,就看你怎麼去看它!你正面積極,所獲得的就是成功和快樂;你負面消極,所收取的就是失敗與創傷。

不久以前,美國有一家皮鞋製造商的老闆想到非洲去開拓生意,便先派兩位推銷員分別去勘察市場。第一個推銷員到了非洲之後,馬上打電報回來報告:「遭透了!這堛漱H不穿鞋!」第二個推銷員的電報緊接著來到:「棒極了!這堛漱H沒有鞋穿!」老闆採用了第二個推銷員的想法,決定到非洲設廠製造皮鞋。

孩子們!因為有缺陷,所以有改進!生活就像個填字遊戲,必須先有問題,才能逐步填上答案。假如你覺得在此受益匪淺,我祝福你:你的好運道已來臨!請珍惜你的福報,我將為你歡唱。假如你覺得在此委屈難過,我恭賀你:你有好機會奮鬥了!請磨拳擦掌吧!我將為你喝采。

感恩這一切

張果助•臺灣省
家長•曾任義務教師一年•現任臺灣明新大學服務院院長

我這一生中第一次接受佛法、第一次進入廟宇,是在一九八五年暑假來到萬佛聖城參加觀音法會。短短三日,在緊湊又令人感動的法會中度過,從此連結起與 師父上人的生生世世師徒之緣,及建立起與聖城的歸屬與護持關係。

幾年前由於對臺灣的政治、社會環境惡化,及對草率的教育改革感到憂心不安。由於親近佛法的關係,自然地,也慢慢放下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那種虛榮的妄想,而學習尊重孩子的性向,及重視他們的身心清淨健康,於是我們學習放下與不捨,而選擇讓孩子在小小年紀就離鄉背井,遠渡重洋來到萬佛聖城就讀育良小學及培德中學。

長子小學畢業後就送來讀培德中學七年級,由於年紀小又初次離開父母身邊學習獨立,加上過去一直被過度保護,因此經歷了很艱辛但又充滿溫情與回憶的一學期,而遠在臺灣的我也幾乎天天流相思淚,於是我們把兒子接回來讀國中,他除了開心外,還有對聖城的兄弟們濃濃的思念與承諾──我九年級要回來讀。

二OO二年暑假,我利用「休假一年」的機會帶著一對兒女回到聖城讀書,自己也在女校教數學及初級中文。這堛犒蝩R安撫了我們狂野不安的心,甘甜的水洗滌了我們的腸胃與自性。所有的一切都是這麼地簡單、自然、直爽、親切,這種感覺比回到自己的娘家還要自在舒服,真是不可思議,好希望能永永遠遠住在這堙A只是放不下年邁的父母,也不能不顧現實生活。雖然自己塵緣未了,無福繼續住在聖城,但我們把一對兒女留下來了,因為我覺得培德中學、育良小學與外界學校很不一樣。

可能是因為大部分老師,都是有心做教育工作的義務老師,加上學生人數少的關係,許多外界睜一眼閉一眼,或教訓記過一下就過去的學生輔導工作,在這堻ㄛO謹慎小心地被討論與落實。同學之間也表現出同學愛、互相幫忙、安慰有困難的人等等溫馨的傳統。

學校還有不少節慶活動,讓學生能學以致用,學習為人服務的態度與精神,更重要的是可激發每個人的創造力、巧思、善念與愛心。俗話說,經歷過才會成長,這些與調養心性相關的善緣與機會,在其他學校是很難碰到的。

一年一年過去了,眼見兒子就要畢業,女兒也即將上十年級了,看著他們純真的笑容讓我們肯定當初的抉擇。每年寒暑假兒女都會回來,當他們與以前的同學聚在一起時,從表情與言談中真的可以看出很大的不同。我覺得自己的孩子思想比較簡單、純真、個性直爽,加上受孔孟思想、孝道、佛法的教化,使他們對事物的批判比較正直、厚道、善良,而這些特質正是我們所重視的。

師父的慈悲與大智慧,感召了許許多多的善知識投入教育工作,默默地耕耘,淨化世界。每一個孩子都有他的個性與特質,在師父 上人所辦的「真」教育的薰陶下,讓孩子學習如何做人處事、明辨是非。他們的言行思想也會影響家人,無形中就形成一個善的循環圈,整個家都受到福澤。感恩 師父上人,感恩所有的法師、善知識對我們全家的照顧與幫助,祝福培德中學與育良小學的所有師長、學生與家長都福慧雙修。

為孩子找到好學校

鍾•葛林(Jon Green)•美國籍
家長

幾年前我們全家搬到瑜珈市時,當機要務是為小孩找所好學校。房地產仲介告訴我們區內的學校,包括位於達摩鎮萬佛聖城內的育良小學。

學校(男校與女校)提供非常好的以家庭價值為主導的教育基礎。一天開始於對國家的宣誓,結束於向老師們表示敬意的道別;全體學生都要穿制服,而且這是嚴格執行的。

全體學生也依年齡分組共進午餐。學生們不准在校園內晃蕩,老師謹慎而慈愛地教導他們尊敬與守規矩;這些教師,有很多是男、女法師和居士們。

這股良好的氣氛,使得我和我太太相信:位於萬佛聖城的學校,是本區最好的學校之一。

最佳抉擇

陳果崙•臺灣省
家長

幾年前就有個心願,希望大女兒能到萬佛聖城上學。以前她不愛說話,有張嚴肅的臉,再加上是個吃素學佛的中國人,與同學之間的人際關係成為她最大的苦惱,進而影響她的睡眠和功課。小小年紀居然有失眠的問題。我常提醒她臉上要有點笑容,她說:「有什麼好笑呢?」她真的不大快樂。前年她去聖城打了「觀音七」和「佛七」後,開始感受到清淨法喜。

去年七月為她和妹妹報名聖城的夏令營,出發前和她談申請到聖城讀書之事。她哭了五分鐘後說:「我想我是應該去那兒讀書,誘惑就會斷乾淨了。」去年秋天她進入培德中學讀九年級,花了一段時間適應,但她快樂多了。今年暑假回來她經常「未語先笑」,整個人煥然一新。週末常和一群朋友玩,看她笑鬧得像小時候一樣,我很為她感到高興。她也不再睡到日上三竿,早早就起床了,並說:「奇怪!一旦我決定去了,電腦網路、早起做早課,和背〈楞嚴咒〉都不成問題了。」她現在還負責家堸ㄞ鞳B洗碗、洗廁所的工作,比以前勤快多了。她把以前訂的漫畫書都扔掉,也不要求我們載她去圖書館上網。講究品質的她,現今也很自然地和我們去舊貨店買東西。

明年她將參加中國文化常識比賽,在跟她講解中國文化、歷史、地理中,不僅是她,我也學習很多。她說若不是參加比賽,她可能不會如此努力了解中國的一切。這真是讓她充實自己的大好機會。

今天是她生日,她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是把〈楞嚴咒〉背會了。她認為煩惱和我執是自己苦惱的根源,需要楞嚴大定來幫助自己恢復清淨心。我知道當她會背〈楞嚴咒〉,並持之以恆時,她的樓房已打好穩固的地基了。

小女兒能到育良小學讀書,是個附加獎。她本無意願,而我們也無此計劃。前年我們全家去聖城打「觀音七」﹐她喜歡那兒自然幽美的環境,而在法會期間也很少缺席。去年七月她參加聖城的夏令營,豐富的節目及新認識的好朋友,使她也要求留在聖城讀書。這真是個意外的驚喜。法師和她面談後決定讓她試試。想不到她住校讀六年級後相當獨立,適應良好。

她在聖城很快樂,功課、人緣都不錯,學會彈鋼琴、拉二胡,然而最令我們高興的是,她的中文進步神速。在她六歲時,我們舉家搬到美國中部,她沒有寫讀中文的基礎,只有週末兩小時去中文學校上課。上中文對她來說是件痛苦的事,常為此流眼淚。在我追問下終於說她不喜歡去,因為老師很嚴厲,再加上她朋友沒有人說中文,學了也沒有用,所以對中文有些抗拒。

到聖城幾個月後,我們發現她的中文說得流利了,也會以中文寫卡片給我們,漸漸會讀有注音或拼音的中文書。她說老師對她們既慈悲又有耐心,並不規定用什麼方式學,也常給她們看一些有趣的中文書,所以她現在覺得中文很好玩。昨天她告訴我:「從我們學校畢業的學生,每個中英文都很棒哦!」以前我們很遺憾她是個中文「文盲」,如今看看她的表現,想想她也會是「很棒」中的一位,感到非常神奇。

美國友人問我,怎麼捨得讓兩個女兒去那麼遠的地方讀書?我說:「萬佛聖城有清淨幽美的環境,注重道德教育,又有佛法、中文、打坐課程,這種完美的教育是別處找不到的。為了她們好,有些東西是須割捨的。中國人說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我們的小孩即使現在和我們在一起,上大學時不也多半要離開我們嗎?她們不過是提早幾年離開罷了。」他們雖不是佛教徒,看到這嚴重污染的世界,倒也能了解我的想法。

老師和義工們接過照顧和教育女兒的重擔後,我開始有時間讀較大部的經如《楞嚴經》、《法華經》。常常沉浸在法喜中。老師和義工們的辛勞不僅成就學生,也成就我。

記得去年夏天,法師決定接受她們入學申請時,我真是太高興了。多年的願望終於實現,像在做夢一樣。當晚我同修夢見 上人對他說:「你們兩個女兒能順利地申請進萬佛聖城讀書,是佛菩薩加被。」然而我知道,除了佛菩薩,上人也幫了大忙,因為幾年來我曾為此事多次祈求 上人。

兩個女兒到聖城讀了一年的書,各方面都有進步。她們感恩父母為她們做了最佳抉擇,而我們蒙受佛菩薩、上人、法師、老師、義工們的深恩,亦有無盡的感謝。

一位母親的驚喜與欣慰

孫素玲•上海市
家長

我是萬佛聖城學校學生明明和子君的母親。我的兩個孩子在培德中學就讀至今已有三年了!在這期間,孩子們在學習上的進步、生活上的獨立能力,以及待人的禮貌、品格,真是讓我感到驚喜與欣慰;因此我要衷心地感謝學校、感謝各位法師、感謝各位老師!

因為是可敬的法師與可敬的老師們,在與孩子朝夕相處的期間,給予孩子們生活上無微不至的關懷、學習上的嚴格要求,與為人處世的正確引導,才能讓孩子們有今天的健康成長。人們常說「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在這三年期間,孩子們日復一日地變化、年復一年地進步,這期間包含著各位老師與各位法師的無數心血。是的,回想起三年來孩子們的成長過程,我便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時在朋友的介紹下,把兩個孩子送進萬佛聖城就讀的那種情景,至今仍讓我記憶猶新。

當時由於學校的特殊性,以及對學生們要求在學習和生活上都要有獨立性與自覺性,使得我的兩個孩子很難適應。確實,在母親懷中長大、處處都要依賴於母親的孩子,突然一切都要自己做、自己安排,讓孩子們真有點不知所措。由於對學校的制度一時不太適應,思想有著一定的壓力,所以孩子們在學習上就不理想。當時我很著急,為了讓孩子們能安心地堅持學習,能儘早地適應學校的環境,我不得不每星期去學校與孩子們溝通,以及實地地了解他們的思想與困難所在;然而真正能讓孩子們在學習上有所提高,對生活環境能有所適應,僅靠我一個做母親的一點微薄之力,是遠遠不夠的。

此刻,我還清楚地記得,當時有很多法師與好心的老師看在眼堙B急在心堙F他們對於那些一時不太適應環境的孩子,總是給予耐心的幫助,不惜花自己業餘的時間,也不顧自己的勞累,經常給需要幫助的學生做長時間的個別輔導,從不計較個人的得失。他們那種忘我的工作精神,培育下一代的強烈責任感,以及任勞任怨的工作作風,令我感動、令我難忘。

應該說:孩子們今天的健康成長,是與學校分不開的。它是各位法師與各位老師在所有孩子們身上注入心血的表現,更是各位法師與老師功德的體現。在此我要再次感謝萬佛聖城的學校,感謝各位值得尊敬的法師和老師。

媽媽的感恩

陳曼億•臺灣省
家長

看著只剩最後一張的月曆,才豁然驚覺,嘉凡還有五個多月就畢業了。四年就馬上要這樣飛逝,叫人唏噓惶恐,也頓生許多的不捨。

百感交集中,最多的是感恩;兩個女兒芷儀、嘉凡,都有緣在培德女中接受人文道德,以及學術科目的教育。

我最記得,當親友們知道我決定讓女兒們來萬佛聖城唸書時,都不約而同地問:「你怎麼捨得?」結果,「能捨才能得」的不變真理印證在她們身上。我捨出去兩個孩子,得回了兩個好人。

善的磁場總能讓人在不知不覺的潛移默化中,美化心靈、改變氣質。我永遠忘不了芷儀第一次從宿舍回家的第一句話:「媽,我現在才知道妳有多愛我。」那是一句可以溶化每個母親心的柔言軟語;似乎再多的辛苦,在那一瞬間都煙消雲散。雖然因緣牽引,她在別處完成了高中學業,但是她最大的改變,開始在這青青校園,而她寄情最多的,仍是這堛漁v長校友和一草一木。

三年多前,嘉凡帶著勉強、徬徨和許多的不踏實,第一次穿上裙子校服,忐忑地走向正在參加升旗典禮的同學們。我遠遠目送她,心中突然不由自主地生起送她上幼稚園的第一天那樣的不捨。只有求菩薩給她加持和定力。好不容易下課回來,她的第一句話竟是:「我蠻喜歡三皈依的,我已經會唱了。」我懸了一天的心終於輕輕地放了下來。

是同學對她的愛,讓重感情的嘉凡決定留了下來。事實上,這一群純真的女孩似乎早就約定,要在這片清淨道場和教育園地,重續好緣。她們互相砥礪,合作無間,像家人,像姊妹,一起籌劃活動、研究功課、為社區服務,不但感情融洽,而且互為善知識。所以雖然學校的許多物質條件非常基本,多年前甚至可以說十分欠缺,但是從不曾影響孩子們的向上心和同學愛,反而讓她們磨練心性、感情緊密。

中國文化的薰陶,是我和許多家長送孩子來聖城求學的另一個主要原因。她們有許多是第一次觸摸中國樂器,第一次學習中國舞蹈。看著這些孩子漸漸地在優質的傳統文化洗禮下,越來越有屬於中國女性的典雅氣質,心奡N有說不出的感動。

嘉凡最大的收穫之一,是代表學校參加中國文化常識比賽。這個寶貴的經驗讓她常常津津樂道,反覆回味:法師培訓的練習過程,參賽的緊張和刺激,團隊默契帶來的榮譽,以及到美東參加總決賽的點點滴滴。她從毫無信心,到勇敢地承接挑戰和重擔,至最後信心十足和成就感滿滿。這個經驗已為她的人生寫下豐富的一頁,也把她的中文和中國文化常識,帶進了另一個讓她無比欣慰的層次和領域。

所以我們每每談到這個話題,她總會真心地對我說:「謝謝妳,媽媽,把我帶來聖城,讓我有這麼多的成長和收穫。」我也會由衷地讚歎:「妳現在有許多方面,懂的真地好像比我還多了。」

曾經也有朋友善意地提醒,聖城清淨是否會有讓孩子成為溫室花朵之虞?但是看著嘉凡一路走來,這層疑慮早不復存在。她在這個社會的縮影堙A感受到人的習性、考驗和衝擊,學到如果善解,便可包容,學會知足,便能感恩;進而從中體悟出這都是成就她人格,啟發她佛性的好因緣。

嘉凡也常常發抒感嘆,她在這三年中有太多的改變.她以前喜歡打扮,偏好葷食,不吃水果。但是現在,她已經脫胎換骨;素食和水果成了她生活中的主食,樸素成了她的新主張。她不由自主地對我說:「如果我留在舊金山唸高中,也許我會是個和現在完全不同的人,一個可能讓妳有些擔心和失望的女兒。」她的這番摯誠表白,讓我不禁更加地感恩這份因緣,這份成就了嘉凡正確的價值觀和人生觀,鞏固了她明辨是非、誠正信實品德的好因緣。

相信嘉凡和我,以及其他家長校友一樣,會永遠懷念和感恩這個像家的學校。

「育良」、「培德」這兩個教育園地很快將屆滿三十周歲。我們感恩所有無私付出的師長們,如默默耕耘、愛心灌溉的農夫,樹木樹人,賦予五濁社會許多希望。謹以此文做為賀禮,祝福良校,欣欣向榮,與學子教學相長,英才滿天下。

給孩子一段無悔的人生

梁玉棋•臺灣省
家長兼義務老師

當我與「萬佛聖城」有一面之緣後,回去總想著它,開始問它的種種,知道它還有學校,更是雀躍,也才相信世上是有一見鍾情的,只緣還沒遇到。

眼見臺灣的教育與環境,對孩子來說弊多於利;加上本身因工作關係,均將孩子放在安親班,親子關係愈加疏離,在家庭與工作之煎熬下,無力感日增;而二個男孩,正值青春期,若繼續發展下去,那是我們所要追求的未來嗎?於是毅然決定,讓孩子在聖城這樣環境的學校展開一段求學過程,當然前提得徵得孩子的爹,及孩子們自己的同意。

來到聖城學校就讀,初時,覺得物資不如想像中豐盛,生活方式亦大不如從前,沒有報紙、電視、交際應酬…,我們好像失去很多。實際上,我們得到更多,就像返璞歸真,我們不需追求外在的種種,來滿足永遠無法填滿的空虛心靈。

在臺灣,我們沒有學佛,只是有民間信仰,會燒香拜拜、祭祖等,偶爾吃素。孩子不愛大魚大肉,常為了要他們吃塊魚或肉,在餐桌上淚眼汪汪,惹得大人不高興,說「孩子都像媽,三比八,拍起(臺語音,意為很瘦,難養)!」孩子幾年來停滯未長。來此讀書,如回歸山林的鳥兒,離開束縛,心胸開闊,日日告知:「今天吃得好飽!」或「某樣東西很好吃,你有沒有吃到?」日復一日,結果當然是年年得添置新衣。

在聖城,我們常駐足觀賞:孔雀曼妙展屏、小松鼠追逐嬉戲、鹿群悠遊於青青草原、蔚藍的天空與千變萬化的白雲、四季遷迭的景色、聆聽松濤聲…,而我們更可隨時親近莊嚴肅穆的佛殿,殷殷訴說我們的種種,然而佛、菩薩們總是垂首低眉地微笑,如慈母般安撫著我們那顆動盪不安的心;孩子們在此成長,真是快樂得不得了!

初來聖城,曾填寫一份問卷,有一個問題是:你來此之目的?記得曾有片段寫道:「人生的每一階段,一生只有一次,給孩子也給自己,一段無悔的人生。」幾年下來,箇中滋味,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但我可說:如果您曾經嘗試,將永不後悔;若躊躇不前,必將遺憾終生。

三十年,可讓一個人從小嬰兒茁長成一個壯年人。但對於學校而言,也許還只是個初學步的孩子;而回首前塵,定是篳路藍縷,從沒有到有,是何等艱辛!沒有前人的腳步可依循、沒有物資、教材、設備、人力、學生…等,一切都得從零開始,前人的艱辛是可想而知的!

「一步一腳印」、「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感謝 上人、歷任校長、老師們、同學們及曾經為學校付出點點滴滴的參與者、或在旁加油打氣的觀眾,因為有每一位的參與,而成就了今天的學校,讓我的孩子得以在此環境徜徉、學習。「三十而立」,走過三十年歲月的學校,更要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戰戰兢兢,因為守成更不易,以後還有更長遠的路要走下去。希望我們都能盡棉薄之力,回饋學校,更希望將有更多人來參與此「百年樹人」的教育盛舉,讓後人都能享有「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之快樂豐收。

您是不是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加入這個行列了呢?眾志成城,心動不如行動,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讓我們共同參與、努力、投入。我們現在與未來的點點滴滴,將轉化為學校的過去與歷史,也會因有您的參與,而使這場盛筵更出色!

吾家有女初成長

朱建和、陳運璞•臺灣省
家長兼義務老師

小女果凡兩歲十個月的時候,我們全家從五月初春光明媚的華府開車橫越全美,經過高山、平原、大川、小溪,以及四季氣候的變換,終於在九天之後抵達萬佛聖城。當時有好幾位跟果凡同樣年齡的小朋友,所以在一年多之後,育良小學女校特別開設托兒班,讓幾位四歲的小朋友都可以上學,從此開始了果凡在女校的求學生涯。

果凡從小愛書,一歲以前的方式是將書本的一角咬下吞到肚子堙A後來是爸爸媽媽唸故事書給她聽。小學一年級跟著媽媽在萬佛聖城的資源回收中心勞動,當時有很多舊的教科書要回收,她懶得勞動,就在旁邊翻那些書;翻了一個暑假,竟然就學會自己看書(包括中英文),育良小學女校從此多了一位小書蟲。連全班到校園堣嵽~活動時,果凡都帶著一本書邊走邊看,還得勞駕老師來提醒爸媽,千萬要幫朱同學戒掉走路不專心的習慣。

還記得 師父涅槃後,有一天,果凡忽然擔心萬佛聖城的法師們,可能無法得到足夠的供養,因此她就將自己全部的積蓄八塊半美金,都捐到功德箱堙A讓我們看到育良小學的環境培養出她那份可貴的布施心。不過果凡後來又跑來向爸媽要零用錢,理由就是她的存款全捐出去了。

育良小學規定學生必須背誦《弟子規》,這點對我們做父母的很有好處,因為果凡在五、六歲時,有一段時間喜歡「離家出走」,心情不好時,就決定出走到萬佛聖城的山門附近,不肯回家。多虧學校教他們有關為人子女與學生的道理,因此果凡的個性逐漸改變。我們常常覺得果凡的叛逆期當時已經度過,所以長到十幾歲時,反而是一個貼心可愛的女兒(除了凡事愛拖之外)。

育良小學和培德中學有很多有愛心的老師,最記得果凡感冒生病時,老師會拿中藥藥粉給她吃,讓她很快復原;而她將老師的藥吃了,老師自己反而不夠吃。其次,在這堥D學的孩子都輪流到齋堂幫忙,果凡因此學會了不少下廚的手藝,這對一個廚藝不精的媽媽而言,真是一大喜訊。

培德中學每年畢業班的學生人數不多,都有機會擔任課外活動各項社團的負責人,提供學生擔負責任的經驗,並培養與人相處共事的能力。學校堛瑣ル籵茼蛦\多不同的國家,擁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因此果凡和她的同學從小就習慣接觸不同的語言和文化。她們也都擁有雙語、三語甚至多重語文的能力。

每一位育良小學和培德中學學生都是最幸運的天之驕子,因為他們能夠在最清淨、最重視品德的環境之中,培養完整的人格並接受優良的學術教育。回顧這十四年(從托兒班起)果凡在育良小學和培德中學的求學生涯,她不僅學到尊師重道、戒殺護生、與人分享等為人處事的觀念與良好習慣,也度過了沒有毒品暴力種種染污的青少年時期。我們經常聽到人家說,果凡小時候總是鎖著眉頭,現在可是常帶微笑的開朗女孩了。謹此感謝教過果凡的老師、校長,以及所有萬佛聖城的法師、居士們的關心、照顧與指導。

不要讓孩子走冤枉路

劉德福、鄭玉玲•馬來西亞籍
學生家長•萬佛聖城及男校行政義工

「你業障深重!」這是一九八三年 宣公上人到馬來西亞弘法時對我說的話。當時我很不服氣,我自認沒有殺人放火,又不偷不搶,為什麼說我業障深重?

當時我和朋友合夥開了一家直銷公司,是個很競爭、熱門的行業。為了在商場上出人頭地,我卯足了勁,拼命地衝刺,每天忙著交際應酬和客人周旋,吃喝玩樂的場所都成了我的辦公室。公司的業務因而蒸蒸日上,它就像一隻會生金雞蛋的母雞。但有得必有失,雖然事業上給我帶來些財富,然而精神體力卻早已透支過度。

一九八八年,我到萬佛聖城拜萬佛寶懺,到了山門前,我不願意進去,心堣@直吶喊:「回去吧!回去吧!」掙扎了很久,為了不讓同修失望,我勉強住了進去。

拜懺時,我這一生所做所為,就像演電影似地,一幕幕清清楚楚地在眼前浮現,看得我心驚肉跳,淚水不禁奪眶而出。現在我終於明白,為什麼 上人要說我業障深重了。我開始反觀我自己,每天追名求利、吃喝玩樂,不斷造業,以為這就是人生奮鬥的目標。

在拜懺期間,我注意到在萬佛聖城求學的孩子,他們的一舉一動都中規中矩。生活在這塊純淨土地上的孩子,都是這麼地天真快樂。我不禁要反問自己:「我要給我的孩子什麼呢?難道也要重蹈我的覆轍嗎?」我想搬到萬佛聖城長住的種子就這樣萌芽。

可是回到馬來西亞,我還是得過老生活,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看來我是騎虎難下。我掙扎在既得利益和給孩子一條向善之路的十字路口,舉棋不定。徘徊了六年,終於在一九九四年下定決心,毅然決然放棄一切,舉家遷居萬佛聖城。

我們開始了新生活,在聖城內做義工,學習佛法,給自己有一個培福培慧的機會。同修除了照顧家庭外,也到男校幫忙行政工作。這時女兒曉慧才六歲,兒子親智四歲,他們都到育良小學讀書,從幼稚園到高中,受聖城一系列的完整教育。

美國其實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到處都有誘惑。但是我們住在萬佛聖城,少了這層顧慮。在這堛瑣ル矷A除了因適應不良而離開者外,不用擔心會變壞。因為在這個環境堙A人心都是向善,所以每個人都受到潛移默化的薰陶,自然有一股寧靜祥和的氣氛。

孟母三遷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但是那時候的環境沒有像現在這麼險惡。宣公上人高瞻遠矚,為我們創辦這麼好的環境和學校,讓我們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完全信賴地把孩子交給學校。這並不代表學校教育出來的學生都像聖人一樣不犯錯,他們還是凡夫,還會做錯事,但至少在犯錯後,他們知道自己錯在那堙A不會一錯再錯,遺憾終生。

家庭和學校都是教育孩子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環節。為了以身作則,我們不看電視節目,遠離一些暴力色情的染污。兒子每天晚上跟著我到佛殿聽經、寫功課;女兒則跟著媽媽。幾年下來,他們學會了獨立照顧自己,把書讀好,不讓父母操心;並在課餘體諒父母的辛勞,幫忙做家事。

這兩年,女兒上了大學,兒子也即將高中畢業,我們開始感受到經濟上的壓力。正好全家都申請到綠卡,同修找了一份送報的工作,孩子在星期假日都爭著為媽媽分憂解勞。我自己也蠢蠢欲動,想去兼個差,多賺點錢讓孩子上大學,最後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二OO六年十二月一日,兒子接到普林斯頓大學的通知,學校已經通過了他的入學申請,這個大學給他全額獎學金,四年都是完全免費的,我們真是鬆了一口氣。兒子可以到第一流的大學讀書,我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可以驕傲的。只期望他記得自己是一個佛教徒,肩負著身為佛教徒的使命,把在萬佛聖城所受的良好道德教育,到外面去做個好榜樣,影響更多人走上向善之路。

宣公上人常說:「讀書是為了明理,不是為了名利。」我們希望孩子們真真實實地朝這個方向走。我已經虛度了大半輩子的功夫,不希望孩子們再步著我的後塵,走那麼多的冤枉路。想到這堙A不禁為自己在一九九四年所做的抉擇而慶幸。因為我們對 宣公上人有絕對的信心,也相信冥冥中都會有最好的安排。

▲Top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