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開示錄(六)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萬頃滄波欲斷魂

我生來就是要獻身佛教,如果佛教不要我,我一個人就跳到大海中,不要讓這些人受我連累。

◎一九八六年七月一日開示

我年輕時,專門給人治病。人有病,我就一定給他治好,解決他的病痛,所以得罪了很多天魔外道和牛鬼蛇神。他們都有大神通,等著機會,你把門打開,他們就要攻擊你。所謂「門開」就是飛精附人,他們或者闖關奪竅,把你的靈魂趕跑,附到你身上胡說八道。我當時得罪了很多妖魔鬼怪,緣由是我收了一位小徒弟,這個小孩跟我出家也很有因緣。

有一天,我在打坐時,就知道有位小孩子要來出家,這個小孩子肥肥胖胖的,很好看。第二天早上,我告訴大徒弟:「你注意,今天會有個小孩子來出家。他來了,你要告訴我。」

下午一點鐘,大徒弟就氣喘喘地以山東口音來告訴我說:「師父,您今天早晨說有位小孩子來出家,現在真來了。」

我說:「真來了,在什麼地方?」

他說:「在前邊廚房。」

我去一看,這個小孩穿得破衣服,彎著脖子,瞪著眼睛。以後他跟我出家,天天就拿一把扇子,樣子好像濟公。

這小孩子五歲就會給人治病,誰幫助他呢?就是狐狸精、蛇精。因為他前生是做巫醫的(中國北方叫跳大神,臺灣叫乩童),這些牛鬼蛇神,在他五歲時就來找他,讓他有治病的本領。有些病他能治好,有些病卻不能治好。一般人叫他「小魔障」,因為他魔媗]氣的,一點章法也沒有。

到十二歲時,他自己也有了病,什麼病呢?肚子痛,但是他自己治不好這個病。有一天,他作了個夢,夢到一位胖和尚到他家,對他說:「你若想病好,就到哈爾濱三緣寺去出家,拜安慈法師做師父,你的病就會好了。」一連作了三個這樣的夢,他就相信了。

他住的地方離我的廟有一千多里路,當時日本剛投降,他一個人向哈爾濱走,在半路上,看日本人投降後,還有武器在軍庫場,他就到那兒撿了兩顆手榴彈,一邊走,一邊玩手榴彈。晚上,當他睡在外面時,十幾條狼來了,把他圍起來,從四面八方進攻他,他也不害怕,說:「好朋友!你來了,我給你幾個彈吃。」這一來,狼不想吃彈,就跑了。

我看見他這樣子,就問他:「你為什麼來的?」

他說:「我是來出家的。」

我說:「為什麼?」

他說:「有位肥和尚,就是在山門殿塈今菄漕漲魽A托夢給我,叫我到這堥荍鉿w慈法師出家,我的病就會好了。」

我問他:「你是不是沒飯吃,沒有衣服穿,沒有房子住,才來出家的?」

他說:「不是,就是因為肥和尚指示我三次,所以我才來。」

那時我手上有個饅頭,我就咬了一口,在口中嚼爛,然後連口水帶饅頭吐到地上,說:「要出家,先把這東西吃了吧!」他彎著脖子,望望我,趴到地上拿起就吃了。

我看這個孩子還可以造就,就把他留下,他的病果然在出家後就好了。過了半年,他真地得了五眼六通,什麼都可以看見,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都有了。我就帶他到各處去給人治病。治病時,人家就對他來刨我的根底,說:「你現在有這麼大的本事,但是聽了那麼久,不知你師父有沒有神通?大家都知道他修行,卻不知道他是否和你一樣有神通? 」

這小孩眨眨眼,對空中說:「大概沒有!」很奇怪,他說了這一句話,他的神通也沒有了。沒有不要緊,但是他這些牛鬼蛇神的眷屬,又來把他弄得魔媗]氣的。

我看了就想:「豈有此理!他跟著我出家,你們這些鬼又來麻煩!」於是就和他們鬥法,鬥了二十一天,這其間我沒有吃飯,也沒有睡覺。最後終於把這些妖魔鬼怪降伏。

降伏之後,以為沒事了。可是以後我到東井子(四面都是山,鄉村就剩一口井)。我駐腳的屋子,外邊只是用木頭籬笆紮著,也不擋風,也不擋水,什麼也擋不了。那天我帶了四位小孩子在這個屋子住下,這家人全都皈依我。因為我在東北常為廟上辦事,所以各處奔跑。在那兒住下後,水堛漫ヰ契N找機會發水來淹我。

當時上面下雨,井奡N水冒出有三丈高,就這麼樣子,上下來夾攻。北方是睡炕,水來得太急,無法逃跑,人雖然站在炕上,也被淹死。那一次淹死三十多人,房子沖倒八百多間。可是我住的那間房子籬笆雖然擋不住風雨,但是外邊有十丈(八十尺﹞水高,院子只有一兩尺水高。

我老實告訴你們:當時我看見下這樣的大雨,跟著我這四個小孩子都有五眼六通,於是我們就結上界,所以水淹不進來。這情形和水淹金山寺差不多。這是被水淹過一次,但沒有淹死的情形。

第二次水淹的經驗,是我從天津搭船到上海,本來航程是四、五天的時間,可是那次船在黑海洋堨朝遄A也不走動,在那兒停留了十多天。當時船上有十四個出家人,米麵都吃完了,人人幾乎要餓死了。那時我也沒有什麼咒念,肚子堛漯F西,甚至黃膽水都吐出來了。我躺在甲板上,就想:「我生來就是要獻身佛教,如果佛教不要我,我一個人就跳到大海中,不要讓這些人受我連累。如果佛教還用我,我希望觀音菩薩顯靈,讓船平安到上海。我想五分鐘後,如果風仍不平,我就跳到海中。」

這麼一說,風也息了,雨也停了,船終於平安到達上海,這幾十個人也沒有餵魚,沒有變成水鬼。這是我惹的亂子,所以我到香港後,再也不敢管閒事,但是偶爾還管一點。到了美國之後,也是高懸免戰牌,什麼天魔外道來向我挑戰,我都向他們叩頭,頂禮懺悔。他們看我現在一點本事也沒有了。我隨時預備他們來向我討命。在萬佛聖城十年,現在退位了,他們要再來找我,我也無所謂,反正我也沒有什麼事情幹了!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